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我能不能告诉我现在的男朋友,我曾被人强奸过。还打过胎?

发表时间:2016-10-25 07:38:22 点击:13599 回复:12

唐溪也是唐小溪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裤子脱了,躺到床上去,把腿分开。”

“……”

“再分开一点……再分开一点,张到最大,好,就这样。”

冰凉的液体从静脉注入我的体内,我看着天花板悬挂的吊灯渐渐陷入了昏迷。

醒来已经是一个小时多后,手掌有轻微的刺疼,我下意识看过去,原来是护士拔掉了我手背上的输液针。

“人流做好了,你要感觉没事,就去办出院吧。”她隔着镜片扫了我一下,眼底分明是鄙夷,大概是觉得我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被人搞大了肚子才来做手术拿掉。

我不在乎她怎么看,稍微动了一下身体,除了肚子有种来大姨妈时的腹胀感外,倒是没有其他不舒服。

果然是无痛人流啊。

戴上墨镜,我捂着肚子挪着脚步走出休息室。

每走一步,两腿间怪异的感觉就清晰地传至我的四肢百骸,不断地提醒着我一个多月前,我是怎么被人蒙住眼睛,捆住手脚肆意凌辱的。

等待已久的电梯门终于打开,里面已经有四五个人,我连忙从包里拿出口罩戴上,又把额前的刘海多拨下来些。

不管怎么说,我这个榕城第一豪门的长孙长媳也曝光过几次,要是让人认出我,知道我来医院做人流,那就完蛋了。

毕竟,众所周知,我家里那个丈夫,是绝对不可能让我怀孕的。

可有句话叫怕什么来什么。

我低着头进了电梯,身边就有个声音迟疑地喊了我一声:“大嫂?”

转过头一看,竟然是我的小姑夫——秦程风!
发表时间:2016-10-25 07:38:22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5日 12:52:04
      他见我没应答,伸手要摘掉我的墨镜:“你是大嫂吧?”

    我没来得及阻止他,让他得逞了,四目相对,这下藏都藏不住了。

    秦程风错愕,结结巴巴地说:“真的是你……刚才那一层是妇科吧,你是……”

    最初的紧张,在我看到他怀里搂着的女人后就烟消云散了,我冷笑一声:“你先把自己管好吧!”

    秦程风才反应过来,手就像是被火舔了一下,快速从美女的腰上撒开。

    恰好电梯到一楼,我懒得再看他们这对狗男女,重新戴上墨镜走出去。

    秦程风是我小姑子的丈夫,是我在唐家最恶心的人,平时跟他说一句话我都觉得反胃,更不要说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

    但是这个恶心的人偏偏还追上来,拉住我的手强行解释:“大嫂,大嫂,你听我解释,刚才那个人还是我同事……”

    “这种事情你没必要说给我听,你还是想想怎么向玲儿解释吧。”我讥笑,“秦程风,出轨本来就是你最擅长的事。”
  • 2016年10月25日 14:39:20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5日 14:39:49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25日 14:40:18
  • 2016年10月25日 14:42:03
  • 2016年10月26日 14:45:33
      他脸色一变。

    我甩开他的手,大步出了医院。

    司机在门口等着,上车后靠着车窗闭上眼睛,不知不觉睡了过去,到家司机才叫醒我。

    天已经黑了,不过这个时间和我平时下班的时间差不多,应该不会有人起疑心。

    下了车,我抬起头定定地看着那块据说是光绪帝亲手书写的匾额——唐门。

    虽然已经在这个家生活了三年,但是每次看到这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我的心情总是有点微妙,忍不住想,如果我当年再多买几升汽油,把这里烧得更彻底就好了……

    时过境迁,多想无益,我深呼吸口气,走了进去。
  • 2016年10月27日 12:06:50
      刚进门,小姑子就迎了出来,抱着我的胳膊甜甜地笑:“嫂子,你回来啦。”

    “……嗯。”我在犹豫要怎么把在医院看到的事告诉她。

    小姑子歪着脑袋看我的脸:“嫂子,你很累吗?脸色看起来不大好。”

    刚做完人流,脸色肯定好不到哪里去,我连忙别开头:“是有点累了。”

    “我说玲儿啊,别老是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也不看看咱岳总是什么人物,你都不够格让人家搭理你的。”

    这种阴阳怪气的语调,除了平时最爱搬弄是非的二婶外,我想不出第二个人。

    小姑子气愤道:“要你管啊!”

    刚被活活抽掉身体里的骨血,我现在真的很累,没心情应付她们,直接回了我自己的院子。
  • 2016年10月28日 09:11:59
      “大少夫人晚上好。”

    途径正在打扫的佣人,他们恭恭敬敬地哈腰问好,我点点头,上了二楼。

    我推开主卧室房门,窗帘挡不住的月光照进来,落在窗边的颀长身影上,隐约可见那美如冠玉的脸庞。

    我看了一会儿,笑着喊:“阿昊,我回来了。”

    没有任何声音回答我,我也习惯了,关上房门,脱掉外套,从衣柜里拿出两套睡衣,边说:“阿昊,我先洗个澡,洗完再帮你擦身体换衣服。”

    说完,我就拿着我的那套睡衣进浴室。

    我向来不喜欢坐浴,太麻烦了。

    拧开花洒淋湿全身,我用手接了一捧水洗脸,然后挤了些沐浴露搓洗身体,手掌无意间摸过小腹,这个地方其实一直都很平坦,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理作用,总觉得比平时更平了。

    大概是拿掉那个在我肚子里存在了一个月的小生命才会产生的错觉吧。

    感慨只是一闪而过,拿掉那个孩子我一点都不觉得遗憾——那本来就是不应该出现的东西。
  • 2016年10月29日 08:40:06
      洗完澡,我接了一盆热水,加入两滴香精,端着走出浴室。

    浴室外一片黑暗,我后知后觉想起来,原来刚才没开灯。

    将盆水放在桌子上,摸黑摸到遥控器,按下开灯键,室内一下子明堂起来。

    暖橙色的灯光下,那个站在窗边的身影显得更加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我走过去,脱掉他的衣服,用毛巾轻轻擦拭过他胸膛的纹路。

    虽然已经看过无数次,但我每次都忍不住赞叹匠人的手法真是太厉害了,居然能把一座蜡像做得跟真人一样。

    ——没错。

    这个跟我在神父面前宣誓此生不离不弃,三年来和我夜夜同房的丈夫——就是这座高仿真的硅胶蜡像。
  • 2016年10月29日 20:49:02

    三年前,我以一场盛世婚礼嫁进这第一豪门,得到无数艳羡的同时,也成了榕城的第一笑柄。

    在他们眼里,我是最不像新娘的新娘,最不像寡妇的寡妇。

    回想起往事我总是忍不住想笑。

    其实别说是三年前,就是三年后的现在,我都想不明白,这种事为什么偏偏发生在我身上?

    第二天早上,我和往常一样,洗脸刷牙换好衣服后,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男式休闲服,给我的‘丈夫’,也就是唐门的大少爷唐昊换上,完了说一句‘阿昊早安’,然后才去主宅吃饭。

    唐门是大家族,单单嫡系一脉就有三大房,我走过去,从家主爷爷开始挨个喊人,不过没人理我,连平时最爱粘着我的小姑子也露出一脸一言难尽。

    我心里正奇怪着,主位上的爷爷忽然发问。

    “阿歆,你昨天下午去医院干什么?”
  • 2016年10月31日 16:50:54
      此话一出,我立即看向秦程风——司机是我信得过的人,绝对不可能出卖我,昨天在医院我只遇到他,所以只可能是他!

    秦程风果然心虚地避开我的视线。

    我明白了,他是怕我把他在外面出轨女人的事说出来,所以干脆先下手为强!

    “大嫂,爷爷问你话呢,你怎么都不回答啊?”二婶歪着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我抿唇回道:“爷爷,我是身体有点不舒服,所以才去医院。”

    二婶又笑了:“家里的家庭医生是养着摆设的吗?”

    “我是女人的病症,不方便让男医生看。”

    “医生看病不分男女的,我当初生孩子,都还是陈医生帮我接生的呢。”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