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贾府风云:不心甘情愿吃马粪的人都该死?

发表时间:2016-10-25 07:43:32 点击:10339 回复:1

墨黑纸白 联盟:【新青年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贾府风云:不心甘情愿吃马粪的人都该死?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我们关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跟我们有半毛钱关系吗?这是那群奴才们一直很困惑,也很难理解的一个问题,我的文字并不打算启蒙拿着昧心钱去歌功颂德的奴才们,但还是要把这个逻辑搞清楚,之所以人们在吃饱喝足后,会关注身边的人,并不是吃饱了撑的,而是不希望我们来之不易的和平生活,丧失于奢靡与不公之中,也许人们的关注并不会对一个社会的走向有多大的作用,但有人们的关注,傲慢的权力是不敢太过放肆的,毕竟他们权力构成的一砖一瓦都来自于每一个普通公民,奴才们积极谩骂关注社会的人,其实只是怕丢了放弃良知而换来的骨头而已,我们却不能天生和它们一样有奴性,那毕竟是畜类,不能以人的属性定义的物种,而我们是有血有肉的现代国家公民。

    请原谅我今天的文字,不会提及主人公的名字,我记得有位先贤说过:“你要和奸诈的人斗,你要比他们更奸诈。”我并不愿意和谁斗,只是很无奈现在的舆论环境,写评论是出于良知,写隐晦的评论则是出于他们的无耻。贾某人,最近被很多人关注的一个农民,他的名字不会出现在我这篇文字中,但他的名字必然将被这个国家的历史所记住,并且为后人所知晓,我们并不缺乏曾经被教科书歌颂的《水浒传》式人物,只是这些好汉们,都被贴上了“作奸犯科”的标志而已。

    我总是会想起贾府里的焦大,作为一个三朝元老的奴仆,突然有了主子的意识,这对于一个奴仆来说是不是一件好事?如果放在蛮夷清王朝的时代,这绝对是一件很悲催的事,但也是值得我们庆幸的一件事,说明即便那个黑暗的时代,还是有些人敢于做出一些批判,虽然被塞了马粪,但总比举国麻木不仁要好上一些。而放在我们这个以现代化大国自居的时代,我们并非奴仆,并且我们的祖辈们都是这个时代的建立者,是他们用鲜血染出了一个新国度,并非哪个“大神”打出来的,他又不用去流血,有什么好值得追捧的?每一位普通人的价值才是我们需要认知的,王侯将相爱死不活。

    在我们这个被权贵们嘴里称“人民是国家主人”的时代里,我们需要了解到的是,没有人是奴仆(拿钱的奴才们除外),每一位普通公民都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组成部分,每一位普通公民的合法权益就是这个国家的合法权益,每一位普通公民的幸福和悲惨都是这个国家的幸福和悲惨。那么每一位公民也都有资格对公权的傲慢表达疑问,并且积极捍卫自己的权益,当然并不鼓励以暴力来维权,但这有个前提,前提是公权的傲慢要适可而止,不要把人逼上绝路,这是为彼此找不自在,每一位普通公民的要求都不高,勒紧裤腰带能活下去,这就是中国人的千年哲学。

    事件经过是这样的,相关信息称:2015 年春节,在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高英镇北高营村的春节团拜会现场,贾某人用改装后的射钉枪当中射杀已经连任四届的村支书兼村长何建华,而在贾某人将要举办婚礼不到 20 天前,村支书何建华带人强拆了他精心布置的婚房,后来也没有归还本应偿付的补偿款,石家庄中院和河北高院先后两审终审判决贾某人死刑立即执行,2016 年 8 月 31 日该死刑得到最高法院核准。

    让我们从这个事件中拿出最为重要的部分,相关信息称:”村支书主导的征地拆迁遵循的不是“和平推进”原则,而是“你要跟我走,我就叫你发财;你要不跟我走,我就把你治死”的丛林逻辑,对村里没有签字拆迁的住户“断水断电,并杜绝其所有亲属的社保待遇”。

    相关信息显示:贾某人说:“在此之前的两个月当中,我的生活一直处在危险、恐惧当中。我会接到恐吓电话,晚上会有小痞子过来捣乱,他们砸玻璃,用强光手电照我,给我的藏獒投毒,如果能调阅110接警和出警记录可以说明情况,有一次110到来后,小痞子一直在周围徘徊,为安全起见,警车在楼下待了一夜就没走”“我家三层楼房就值9万块钱,北高营拆迁500多户,只有我们一家没从财务室里领到3万1千4的搬迁费,欺人太甚了吧!”“我是个受害者,最原始的受害者,是这个世道把我逼得无以为继,走上梁山。”

    在深圳晚报的评论中有这样一句话:“通过对贾某人的信息补白,可以看出贾某人对生活充满期待:“贾某人为了装修婚房,常常干活到深夜”,“用积攒了很久的一分硬币亲手拼起’我爱我家’四个字并买镜框组装起来挂在了门洞里”。不过,随着房子被强拆,原本触手可及的生活愿景变成美丽的肥皂泡,“房子被拆了俩月,女方家长干预不让再接贾某人电话,他们分手了”“多次写举报信给当地检察院和信访局,但没有结果”。”

    虽然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像焦大那样是贾府的三朝元老级奴仆,但这个国家每一位普通公民的祖上,都可能为这个国家的“转型”做出过贡献,这个国家也曾许诺每一位人民都是主人,那么村级“公仆”为什么如此虐待自己的“主人”?这是一个很难理解的问题。也许他们骨子里把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只是当做升斗小民、平头百姓,根本就没有当每一位国人是公民,更不存在什么服务意识,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甘愿去做被塞马粪的焦大,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哪怕权力再过嚣张跋扈也要意识到这个问题。

    遇到不愿意被塞马粪的焦大,自然会有头破血流的结果,更何况是去强拆、并且又因强拆而拆毁一桩婚这样更恶劣的举动呢?我们的法院就是冷冰冰的死亡判决书,难道不用讲一丁点的逻辑了?为什么我们的普通公民不相信法院?更愿意用私了的方式去处理一些纠纷?就是因为我们的法院不动脑子胡乱判决的案例太多了,人们从心理上对法院就是不信任的。假如没有强拆呢?假如贾某人的苦苦相求,希望结过婚以后再拆的卑微梦想可以实现呢?假如贾某人后来有了妻子,他杀人的念头可能从来都不会起来了呢?

    我们的法律如果只是看结果,而不在乎事件发生的本源和不断变化的过程,就毫无情感的宣布死刑,这样的法律我们要之何用?就因为他触犯了公权?公权触犯他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相关人士出面解决?有人说:“为什么他家不拆?就是惦记国家的钱。”我希望这么说的人闭上你的臭嘴,你如果连补偿款都给不到位,拆哪门子家?每一位公民的合法权益凭什么要为这个国家的发展而无私贡献?那是人家祖祖辈辈的家园,不是哪个权力的私有财产,别整天一副道貌岸然,却不顾别人死活的无耻吃相。如果这点规则都不讲了,我们的社会岂不是处处是悲剧?

    还有人说:“杀人偿命,自古有之,方显公平公正。”对于这么说的人,我希望我们每一位普通公民都可以进行一个思考,捍卫家园是否是一种罪?如果是,我们当初不应该抗日。捍卫权益是否是一种错?如果是,我们当初不应该赶走某P。对于蛮夷是否应该容忍?如果是,我们的先烈们又何必推翻蛮夷清王朝?那么,杀这样一个侵略者、权贵的代言人、蛮夷,是否是一种罪?我想,我们的官方还是不要为这样一个恶霸村官去背书,倒是暖了一群此类恶霸官员的心,却丢失了一大片普通公民的心,孰轻孰重?当三思之。

    焦大不曾想过要打倒贾府,他对贾府的批判只是一种看之不忍,于是被塞了马粪,马粪能救了贾府?我也是醉了,这是多么神奇的逻辑才能想出来的脑残主意?于是借用被封为大神的鲁迅一句话来说:“贾某人的杀人,并非要打倒贾府,倒是要贾府好,所以这贾某人实在是贾府的屈原,假使他能做文章,恐怕也会有一篇《离骚》之类。”我们来分析分析,贾某人是不是这样一个人?一个贾某人并不可怕,但千千万万个贾某人,权贵们还不吓得屁股尿流?我以前在文章中说:“公民们应该积极的监督官员,以免我们的官员都成为阶下囚。”今天我还想说一句:“权贵们应该积极的尊重公民,以免我们的公民们像你们当初发家时一样热血澎湃。”

    我今天写这篇文字,并不打算为杀人者找什么理由,但我们每一个人,包括权贵们,都要时刻明白一个规律,不要给一个人杀人的念想,更不要把一个人逼上绝路。普通公民与普通公民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权贵们与普通公民的关系也是这样的,没有人天生就是待宰的羔羊,更何况一个国家的公民们?我们的社会如果真的想要走向文明,法律就应该是捍卫弱势群体的利器,而不应该是捍卫权力者的利器,否则这个社会只会充满戾气。

    至于贾某人是不是会被轻判,这个已经无关轻重了,他已经出现在了现实中,他也会留在历史中,他的生死如何也将为我们的后人诠释一个怎样的社会。至于他的命运是否会让其他人减少同样的命运?这些都在于我们的权贵们如何抉择了,总之每一个人都在看着,听着,也许有的懒得愤怒了,也许有的早已麻木了,也许有的依然拍案而起,归结而言,知道的人还是会在自己的记忆中,不断想起有过这么一个悲情同胞。

    今天,有一个本地人央求我帮他维权,我说:“不行,我只是个写文的,并非专业的维权者,而现在的舆论又如此之差,更何况我也是本地人,权贵们想整我也是分分钟的事。”他表示理解,并且表达了他们那个群体的无奈,也表示了会继续维权下去。今天,还遇到一个人,她说她小学三年级就被她父亲强奸了,一直被强奸到初中,她现在依然在家里住着,她说:“他虽然强奸了我,但这都是以前的事了,他现在已经年迈了,也怎样不了我了,我还是应该宽容点,该伺候他的伺候他,我觉得做人要宽容。”我不理解她的思维,对她说:“你不应该在这个家再住了,搬出来自己住挺好的,将来嫁人了也尽可能的少回家。”她说:“我不会有你这种想法,发生的事就发生了,没什么好为之做出改变的,你不懂我的话,我心态老,50岁的人才会懂。”

    对于第一个人,我对他做出了鼓励和支持,还是应该坚持维权到底,虽然没有一种维权是容易的。对于第二个人,我最后对她说:“中国孩子,小时候或多或少都经历过来自家人的“暴政”,经历深刻的孩子容易早熟,也就是你说的心态老。中国人之所以千年来深受“暴郑”之苦,就是因为选择顺从的人太多,反抗的人太少,而且反抗的人也容易被先消灭掉,但早点搬出去住并不是代表了不孝,至少你应该早点独立生活,这也是一种态度,每天还要面对不尴尬吗?”

    我们每个人没有办法帮到所有人,我们每个人也没办法用理性的方式让一些受到苦难的人选择理性反抗,但我们每个人只要是关注我们的社会,我们的社会就会少一些黑暗,多一份光明,我坚信清醒和具备公民意识的人成为大数据的那天,权贵们的傲慢,或者拥有权贵意识的普通人以及领狗粮的奴才们都会开始妥协和避让,最终我们的社会可以顺利迈入一个正常且朝气蓬勃的社会,毕竟真正成为一个国家的公民没什么不好的。

    2016—10—25落笔于墨辩閣
发表时间:2016-10-25 07:43:32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5日 14:20:59
    咱们国家在某党的糟蹋下,真的看不到什么好未来,社会不会有什么好转,除非是突然哪一天那些权贵们的后代忽然心血来潮的想“我们有钱又有权,什么都不缺了,我们为老百姓做点儿事实儿吧”,可这样的一天能到来吗?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