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重阳望归迟:身处韩国不得回,全能神撕裂了怎样的天伦?

发表时间:2016-10-25 15:45:45 点击:59077 回复:0

三秦豆子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人生是条路,有时候,一次不经意的决定可能会改变你的人生轨迹。他们也曾父慈母爱,儿女欢乐,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然而,如今的他们人财尽失,家破人亡,是什么让他们从天堂到地狱?是什么让这些本应尽情享受快乐安稳小日子的普通老百姓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近期,韩国多家媒体及中国“邪教受害者之家”网站多篇关于某邪教组织利用骗取境内信徒的巨额资金在韩国购买多处房产建立教会,鼓动信徒离家出走,为出境信徒非法办理难民签证等行为。而这个被称为邪教组织的团体就是全能神教。
多家媒体争相报道 全能神教危害知多少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称,近3年来,以受“宗教迫害”为理由而向韩国政府申请避难的中国人数已达736,超过中国人在韩申请难民总量的60%,这其中,以“全能神”教信徒居多。
韩国“News one”报纸报道称,中国“全能神”教数百名教众向法院投诉难民申请全部败诉。反映称全能神伪造手续为信徒办理难民签证,涉嫌从事非法移民和非法控制恐吓信徒等行为已引起韩国警方和出入境难民管理部门的关注。
2016年7月19日,韩国“宗教与真理”网站报道称,中国邪教“全能神”在韩国变身为“爱神教会”,并在江原道横城郡购买不动产,拟用于信徒群居及以此为据点进行传教。该网站向公众发出警示:全能神以“爱神教会”的名义开展活动!小心!
据韩国“江源日报”报道,一则中国女性为寻找陷入邪教的丈夫在韩国黄城郡召开记者见面会的事件也引起了各方关注。中国人A称,去年5月宣称外出上班的丈夫,跟着一个邪教组织进入韩国。为了寻找丈夫,A带着孩子三次前往韩国,历尽千辛万苦,只见过丈夫一次。据帮助A的一个基督教团体称,这个宗教团体2012年在中国提出末日论,现在2012年过去了,但该邪教仍然主张末日论。
很显然这又是一起罪恶昭著的全能神教将一个原本圆满美好的家庭毁成支离破碎的残酷现实。
全能神教究竟是怎样一个邪教组织?它在韩国的泛滥正在引起关注,为此我们采访了四名邪教的受害者,里面有人曾被邪教蛊惑,有的是受害者家属,有的受害者至今仍在韩国,家中至亲去世都未归来。从被访者艰难的叙述中,我们可以切身感受到邪教带给这些不幸者的痛苦与绝望。
     “是我们间接杀死了爸爸,如果没有信全能神,该有多好!”
    “人都死了,回来还有什么用,这是神在惩罚他!”当说起妈妈面对爸爸的去世时,虽然时隔一年多,但陈丽的眼中依然含满了泪水。
    爸爸去世了,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死在异乡。妈妈和哥哥都冷漠的对待这个现实,他们认为爸爸的死是神在惩罚他,谁让这个男人一直碍手碍脚。而妈妈和哥哥嘴中的“神”在陈丽眼中,却是一个大恶魔:它冷漠无情、残忍凶狠、它让人抛弃家庭、不念亲情。然而,今天的陈丽却不再想提起这个恶魔的名字——全能神教。
    而就在去年,陈丽自己还是一名全能神教的信徒。七岁信教,二十七岁脱离邪教,中间漫长的二十年,陈丽的经历不是三言两语能概括的。
    在陈丽的家中,从有记忆开始,就经常有人聚在一起,说笑,唱歌,爱热闹的年龄,喜欢这样的家庭环境,她跟着哥哥和这些人一起祷告,那时候的她不知道自己信奉的这个组织就是日后毁了她家庭的邪教——全能神教。
    家中四口人,妈妈、哥哥、陈丽都虔诚的信奉全能神教,只有爸爸不信,这也导致了两派人的对立。在娘仨眼中,爸爸就是恶魔、是撒旦。无数次,陈丽和妈妈哥哥一起殴打喝酒的爸爸,而爸爸喝酒也是因为劝说他们脱离邪教无效,借酒消愁。妈妈也问她和哥哥:如果我将爸爸打死,你们会不会恨我?每每这时,陈丽和哥哥都坚定的说:不会。或许还是念着一份夫妻之情,妈妈没有杀死爸爸,却和孩子们想尽了办法将这个他们眼中的“恶魔”赶出了家门。终于,去年失去家庭温暖多年的爸爸,在陌生的城市,因为醉酒,意外去世。在陈丽看来,虽然不是他们亲手杀了爸爸,但爸爸的死与他们有太大关系。
    在“接”爸爸回家的路上,陈丽说她一直一直在向神祷告,让父亲活过来。不是说神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么?那就让父亲活过来,只要父亲活过来,她愿意一辈子虔诚的信奉神。然而父亲终究还是没有醒来。父亲去世时,哥哥因为全能神教的安排去了韩国,陈丽对妈妈说让哥哥回来看看爸爸。妈妈冷酷的说看什么看,人都已经死了,这是神在惩罚他。她给哥哥发信息告诉哥哥父亲去世的信息,让哥哥回来看看爸爸给爸爸烧柱香,哥哥也和妈妈说了同样的话:人都死了,我回去干什么。
    父亲的去世和家人的反应犹如一道闪电惊醒了陈丽,她开始反思自己这么多年信奉的全能神教到底可信不可信?她想起了这些年家里的变化:小时候家里的生活在周围人中算是很好的,可是自从妈妈信教后,家里的钱都源源不断的拿给了全能神教,就连陈丽大学毕业上班后,每个月不到三千元的工资竟要拿出两千元交给全能神。还有,八十多岁的姥姥不小心摔倒,家里没有人管她,不给姥姥吃的喝的,都认为是姥姥得罪了神,神要惩罚她......
    多年的信仰在那么一刻间倒塌。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家族里信奉全能神的人太多了,他们都认为陈丽疯了,将她锁在房间里。连父亲的葬礼都不让她参加。后来陈丽设法逃了出来,她看过心理医生,尝试过各种方式自残,毕竟二十年的时间太过漫长。陈丽说那段时间她每天都挣扎在信还是不信之间。理性告诉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但总有那么几个瞬间,会想是不是真的像家里人说的因为我动摇了,所以父亲受到了惩罚。
在经历过无数次寒冷冬天里冰水从头上浇下来的刺骨疼痛和无数次的用刀子划伤自己的身体,陈丽终于破茧成蝶,她说:“虽然那个过程很痛苦,甚至有时感觉生不如死,但感谢那个时候的自己,幸亏坚持下来了。要不我这辈子完了。我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回在韩国的哥哥,拯救依然沉迷的妈妈,希望自己早日过上普通老百姓的生活。”
 “眼前的姐姐只是肉体,她已不再是我熟悉的姐姐,看着她我很痛苦”
2014年5月28日,发生了震惊社会各界的山东招远6名“全能神”邪教成员围殴一名女子致其死亡的事件。但很少有人知道,在5.28事件主犯吕迎春的老家龙口,2013年10月曾发生一起女子杀父案。
王建楠是那场杀父案家庭中除了父亲以外唯一的男子,杀人的是他的大姐,和妈妈一起是疯狂的全能神教徒。
王建楠说母亲和姐姐是自己在上大学的时候加入邪教组织的。他清楚的记得,1999年底的跨年夜,母亲和王建楠一起在外看烟花,看完烟花,母亲对建楠说:你看到这些房子了吗?这些东西将来都是咱们的。而就是在这一年,妈妈将家里的九万元都捐给了全能神教。就连买房子急需钱的儿子,她都没有给一分钱。
而说起捐这九万元钱,王建楠说这或许与他有关。这一年,招远有一帮全能神教的头目在家里住着。有一天,他们对王建楠说:你看北京沙尘暴这么厉害,预示着世界末日快到了。而王建楠不相信这样的说法,给他们解释沙尘暴形成的原因。在讲解的过程中,他感觉到对方的眼光慢慢发生变化,“那眼光中饱含着愤怒和杀气”,他们喊我“魔鬼魔鬼!”。说起这件事时,王建楠说他依然后怕。后来母亲让他藏了起来。最后事情以母亲给全能神上交九万元作为赎罪,并且大姐被发配到了招远传教。
在这次传教的过程中,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让姐姐拉下一身的病。就算经历了这些磨难,姐姐也依然没有醒悟,她认为这是一种荣耀,是神的考验。从招远回来以后,姐姐疯掉了,她将在王建楠和二姐帮助下,对全能神教不再那么狂热的母亲暴打近两个小时,王建楠和二姐吓得光哭。那个时候,王建楠说那一刻他觉得姐姐只剩下一个肉体,灵魂已经没有了,她已不再是自己的姐姐。
在这之后,母亲和大姐更加狂热的追随全能神教。最后大姐以一种极端的方式杀死父亲,进了监狱。而母亲也不打招呼的出走了一段时间。王建楠和二姐苦寻无果,最后母亲自己回来了。这次回来后,母亲家里也多了电脑、光盘等电子产品,从那以后母亲每日在电脑上看关于全能神的视频资料。王建楠说:在全能神教的队伍中,有一批懂电脑技术又有文化的年轻人,他们专门负责制作全能神的相关视频、音频等资料,用来给教徒洗脑。那些去往韩国的“全能神”教徒,就是去制作这些洗脑的材料。
母亲回来后,失去大姐和父亲的王建楠不敢再对母亲实行强硬的方式,他开始试着用比较柔和的方式和母亲相处。他不再强制母亲不信这个邪教,而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尝试着理解,感化。为了减轻失去父亲的痛苦,也为了尝试着接触母亲和大姐的精神世界,从而实现拯救她们的目的,他开始自学心理学。
现在母亲已经不再出去传教了,自己一个人在家看材料写心得,但还是会不定时的打电话给王建楠,告诉他:我们之间要做一个了断,要断绝母子关系。每每这时,王建楠都会好脾气的答应着,他知道母亲永远是母亲,而他唯一能做的是春风化细雨般的去感化母亲,早日让母亲脱离邪教,回归到正常的家庭生活中。
 “晚上在家我从不开灯,我怕妻子回来看到家里有人,而不敢回家”
“曾经以为一经牵手就是一辈子,我没有想到她半路抛弃了我”,说这话的是宋健,已经和妻子携手走过近三十年的人生路,他做梦也没想到,妻子会被全能神所迷惑,抛弃年迈的父母,舍下他和孩子离家出走。而这种情况,在有全能神信徒的家中非常普遍。
妻子走后,宋健想尽了各种方法寻找妻子,投入了大量的金钱、时间。那时,一天走下来,脚上全是泡,一天只吃一包方便面。晚上回到家,宋健不敢开灯,他想着万一妻子回来,看到家里亮着灯,不敢回家怎么办。宋健说为了挽救妻子,他曾经研究过全能神的书及其他相关资料,也加入了反邪教同盟会。在反邪教同盟会里,他知道现在全能神在韩国被称为“爱神全教”。国内找不到妻子,他曾经也想过妻子是不是去了韩国,但不管在哪里,宋健说他没有放弃对妻子的寻找。因为这是孩子的妈妈,另一方面他也想揭开这个谜底。
在宋健看来,全能神教最终的目的是推翻现在的制度,建立神的国度。“但是他们书上说父母是蝼蚁、是猪狗,一个连父母都不孝顺的国度怎么可能会是神的国家呢?”,宋健不无生气的说道。
 史兴旺:希望利用互联网这个工具,帮助更多的受害者及家属
有道是邪不压正。作为一名邪教的受害者,他没有怨天尤人,也没有冷漠处之,反而是联合部分全能神教受害者家属和几位好友,共同出资建立了“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他说他的目的就是要让全能神的受害者能够聚在一起,人多力量大,一起解决问题,一起帮助家人摆脱邪教。
他是史兴旺,一名因为妻子信教而导致家庭支离破碎的邪教受害者。英国《金融时报》2012年12月20日曾对史兴旺进行采访。访问中,史兴旺讲述了妻子受全能神“末日论”蛊惑准备捐献财产的经过,并回忆起家庭曾有的欢乐时光。为了挽救妻子和家庭,史兴旺做了种种努力,“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就是其中之一。
后来,随着网站知名度的不断提高,有越来越多的邪教受害者及家属来到史兴旺的网站寻求帮助。一心想为邪教受害者做点事情的史兴旺便将网站发展成为更多的邪教种类的受害者服务的机构。“反全能神邪教同盟会”改名为“邪教受害者之家”,史兴旺说:现在的网站主要以寻亲为主。如有失联失踪的人,网站会公布这些人的照片及资料,如果是家里有邪教受害者,家属也可以将受害者的资料发到网站,大家会一起帮着想办法。
近日,“邪教受害者之家”网站发出倡议,公布了韩国济州岛和首尔出入境管理处电话,中国驻韩国大使馆联系邮箱,以及愿意提供帮助的韩国《宗教与真理》网站电话,联手为受迷惑前往韩国的全能神教徒的家庭提供寻亲帮助。
关于网站未来的发展前景,史兴旺说现在是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会利用互联网取其所需,相信也会有更多的受害者及其家属、社会人士关注反邪教、关注网站。他相信,在网络发达的今天,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借助互联网的力量而得救。

家和万事兴,破碎的家庭,期待能够重温往日的欢乐与幸福,
血浓于情,亲人的生命,渴望能够唤醒那颗被邪教蒙蔽已久的心。
无数历史事实告诉我们,那些披着传统宗教外衣的邪教必将且终将会灭亡。
“全能神”作为严重危害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活安定的邪教,也必将走向消亡。
拂去岁月的尘埃,期待终有一天,我们能够站在同一片蓝天下,沐浴同一方暖阳。
发表时间:2016-10-25 15:45:45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