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宿舍隔壁

发表时间:2016-10-25 15:53:00 点击:1510 回复:0

博客自传第一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宿舍隔壁 
 
宿舍隔壁住着一位南大毕业的高材生是南方人生的细细腻腻很白净,可能因为是大学生单位照顾还是他自己要求的单位没仔细想过但他独占一间宿舍是真的。宿舍的间壁墙是单行砖两面刮大白,平口以后屋与屋之间的顶是连通的,每间屋各自糊一单层纸天棚防灰尘小虫。因此,每间宿舍看似是分开的,其实隔壁屋里掉根针在地上,这屋里能听到告诉他去哪里找。
我见过隔壁南方学生每天自己煮米饭并说馒头坏话的样子,也见他对着镜子上下前后梳头发时感觉良好很上瘾。我知道他休班整理床铺时四敞大开总也不满周围的环境说什么你们北方人不如我们南方人等等,我也小心着满心狐疑地品尝过他把在雨夜里抓捕的青蛙被他拨皮抽筋宰杀烹调过的美味后心想:南方人有什么了不起,连一只小青蛙也不放过。
很没想到上学后我们车间调来一位大美人,据说没几天就成了这南方人的小菜,因为他们在我宿舍隔壁约会了,那声音肉麻的很。一把把撕扯,一声声娇喘,一阵阵浪笑,一浪浪波涛,单人床四腿很吃力,欢叫声天棚大喘气,他们的方式把我和室友迷幻的不说话了都,记得我也曾拍墙惊扰过他们可他们镇静自如办事老到好像从来没发生过好事中被骚扰过的事。我们像看反面露天电影一样看到了手抄本《少女之心》里描写的场景,那会儿还不会享受叫床的遐想却生出一种想去制止强奸行为的冲动。真没想到啊,这南方的文雅狼吃起北方的胖大羊来,不仅不绅士而且更狈狼。
后来才知道这徐大美女小时候与我家是不远邻居,我也曾与她一起玩耍过只是她家后来搬走了她也女大十八变啊,他哥的外号叫“席咪”与我二哥还是很好的同学呢。
后来几乎是天天如此浪打浪,夜夜高歌紧慢唱,我也习惯了每日在淫声浪笑里入睡好像是花天酒地醉生梦死的感觉很爽。
再后来他们就地把宿舍改婚房了,不知道为何结婚后反而不那么折腾了早知如此就该劝他们早日结婚,之后他们就有了孩子。再后来女人去了银行工作南方人开公司做贸易了就,我见过这南方人坐着边三轮很神气满市里跑业务的样子。再后来有说法是这南方人让老婆做担保从银行贷款三四十万然后就神秘消失不知所踪了,听人说徐大美人自己抱着孩子哭了一夜然后就坚强起来还了贷款养大了孩子把自己锻炼成了女强人。
其实当年我听到这样的消息不惊讶:这南方人就是看准了北方人也吃定了北方人。
骂了隔壁,南方人,南方讲话。




床下有鬼
 
宿舍的屋地是用大青砖犬牙咬合铺成的,从经常能从砖缝里扫出沙子和有蚂蚁爬出来看屋地下面是用一盘散沙打的底。其实这样的屋地在当时也算好的虽然能打扫出沙子来但终不会像土屋地那样越扫越洼,用我们家对门媳妇教育孩子的话来说就是:好上看脚底啊,这个砖铺屋地不是姥姥家的屋地,磕到地上就是一块青。
这样的屋地吸水性很强因此经常把脸盆里的水泼到地上还能降温清空气也懒得出门倒,记得那天我去床下拿盆准备洗衣服时候,伸手却拿不出盆来,翻开床单一看“我操,好家伙”吓我一惊一跳,这是肿么了,床下鼓起一个大包像极了一个坟头它把盆顶到床下上面了。看上去这包不是这坟头有些时日但我也不是太久没洗衣服啊,这是谁想出生啊,莫非是要伸冤,难道旧情未了,不是来索命的吧,你看我这里是善门好开啊,是人是鬼在我床下算什么啊,我可前生今世与人无争啊,···我搜肠刮肚想不明白就四处游说询问以此证明我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床。
经过我深入基层多方打听认真分析判断反复比较推敲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远古时期这里是汪洋海世界星转斗移沧海桑田这里成就了陆上动物乐园,日月如梭几经变迁转眼这里有了人一下子热闹起来,人杰地灵香火日盛成就了一座五道庙保佑世人平安吉祥,单位在这裤裆之街分了一仓储大院,这排宿舍建成之前这里树木行行枝繁叶茂开花结果时常招蜂引蝶男欢女爱一段段有情有意千里共婵娟梁山与英台的故事演绎了千年之久谁也不想结束这恩爱到永远的春梦,没想到有人来这桃花源就结束了,在它们做爱孕育之时人来砍伐,在它们谈情缠绵之时人来强拆,这是什么世道啊满嘴人道就是不讲山道水道树道草道虫道鸟道天道地道自然之道阴阳之道。由此我的猜想可以开始原来这里发生的一场场杀戮从来就是持强凌弱这个世界是由一个世纪连一个世纪的冤屈和屈死鬼们的尸体炼成的,所谓的文明所谓的发展所谓的进步从来就是人的胃口和人与世界的血泪写成的因为这个世界的冤屈也无时不拿人类做主角上演清算的轻喜剧直到把人完全送出局。我看着我床下这个包不是这个坟头是这个冤屈发了好几天的呆,最终我决定翻开大青砖剥去那盘散沙向下深挖开来,我看到的是千年的尘埃在兴奋,我嗅到了上古的腐败有清香,再翻下去我又不想自责因为我知道我也逃不出人类的惯性作为,当我有些心灰意冷时候我看到一只蚂蚁在逃命,来了我再向下一扒,一株嫩绿的小树苗顺我上扬的手与灰尘一起滑落重新跌落进那些千年的尘埃里。它,又死了吗?




过年行流
 
八五年的除夕夜是我回老家与奶奶一起过的,爷爷刚去世奶奶舍不得故土大二哥都有要事父母亲要伺候儿媳只有我是自由人,我不回老家谁回老家。记得与奶奶包完饺子她就开始敬天地拜鬼神烧香念佛下跪磕头向四方一脸严肃平静没有悲伤,我自己弄几样小菜对着孤灯瞅瞅爬上墙壁的背影盘腿坐炕上喝几口闷酒喷云吐雾一边想象着烟花笑语和新兴的电视节目一边看奶奶悄无声息的进进出出很神秘,不敢醉意更多。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基本开始吃好的中国人注重起穿衣打扮梳头发来了。记得十岁左右时候过年就是吃的好些吃的饱些还能去亲戚家吃好饭,穿戴基本一样棉袄棉裤新棉鞋。记得八五年过年拜年那一天,是人不是人的都披一件西服在上身,半毛涤纶混纺,深灰深蓝深咖。记得那会儿一年的流行就是从过年开始的,平时不太做衣服,夏天穿的少一件跨栏背心就过了。我见我的男同学们都穿上了只有两个扣子的西服,可这大翻领子的西服藏不住里面的衣服,有怕冷套棉袄的有装俏套毛衣的,有不套衬衣穿秋衣的也有衬衣领子发皱发暗的,有把领带打抽筋的也有把领带打肿歪着的,有自己做的西服熨烫不平还有没剪掉的线头当啷着,有做小了不敢系扣子穿起来像个马甲在身上袖子却向上挽两扣。裤子和鞋当然也不配套也不知道西服还要配套穿,上下衣服大多不一样的颜色不一样的料子不是一起做成的,也有穿皮鞋的也有穿棉鞋的还有穿轻便黑帮白边地瓜干鞋的,虽然如此但大家都很高兴感觉自己一副很时髦很流行的样子见面热情寒暄互相客气捧。我还见到有同学戴戒指的呢,看你个荷包指头,是铜的还是铁的铝的。
比我长几岁的后院老邻居玩伴保祥来给老爹拜年,可老爹还没起床呢,趁来我家等候之际诉起苦来。我看他一副乡村教师打扮,蓝色呢子帽,圆领对襟蓝布褂子,制服裤子套制服棉裤一双黑棉鞋脚底挂胶手上的两只手套有细绳连着好像重任在肩。我看他认真诉说自己婚后的重重不幸心想:圆够了房就剩下不满意了,圆房之前别猴急着结婚啊。




这天流水
 
安排安排就挤到一起摘不开了,有早期规定,有互相礼让着约定,还有临时安定。
早上八点起了一个寒假最早,还匆匆看了几眼单词赶紧回家九点吃的早饭,九点二十以后陆续来了两位同学我们约好一同向北去远在十多里地外的同学家做客。九点五十分整我们车骑如飞,享受在时空里飞越山水的快感沿着河崖沿着河崖沿着河崖沿着河崖。十点三十五分顺利到达目的地,同学很高兴同学的父母很高兴我们也很高兴接下来就是抽烟喝茶吃糖块像很贵的客一样被接待着,同学与同学一起在屋外下手做饭菜一个做足了准备一显身手一个备足了材料让你练手。十二点二十五分同学的父母亲为给我们充分自由轻轻避开我们去了大儿子家,我们大小五个同学围坐一起开始喝酒吃菜,因为我还有场子要赶连忙直饮三杯白酒起身向诸位同学鞠躬道别回城。因为回的急车速快以至于我的后背很痒也没顾得停下来抓,我恨不能一步跨过这十多里地因为下一个场子在城西还要坐公交有二十多里吧。一点二十分在东风商店西门把车子藏一旮旯后等车,一点四十五上车后发现人多的门都关不上了,站着和坐着票价一样但售票员在前门挤不过来很多人不买票她干瞪眼没办法就算是福利吧,后门上后门下是个漏洞一改革就堵死了有后门也不给我们开了。两点三十分到最后一站刚躺一会儿就要下车售票员也没来验票,炮八师是部队驻地有军人穿军装三三两两在闲逛手里不曾握钢枪。推门而进同学个个脸红脖粗桌上杯盘狼藉像是擦枪走火似的,我来晚了要罚酒三杯这可够倒霉的哈,一边是早退一边是迟到我两边都想讨好最终却两边不是人,那边刚开席只是尝了口鲜这边盘子底仅有残羹食我忙来忙去只在路上看风景了。喝喝喝,干干干,如果不是还有场子赶我满可以让你吐得很难看也可以让你酒后吐心声。四点走了一批,我与他五点十五出发回家,晚六点二十分没有到达预定站点是因为舞龙灯耍高跷跑旱船背媳妇的当了我的道。公交不开了,我跳下车一溜小跑找到我的自行车回到家是晚六点三十五分,喝几口水喘几口气六点五十又出发,五分钟到达九三学社夜大校址。人茫茫烟腾腾七点我坐在新教室里美滋滋地心里美,我花十五元学费偷着来这里补习英语没有同学知道。放眼望去在教室里我看着他们,也是男女老少也是陌熟不一却个个精神焕发油头粉面有几下子,不是内力深厚就是基础扎实还有口齿伶俐,一节课下来我知道了我来的不是时候不是地方我白白偷着乐了我。九点散课后我慢吞悠的回到宿舍,十点半入睡时候恐怕也是一脑子花香漫散昏过去这天可够紧的啊。
(一九八五年二月二十五日)




学期第四季
 
一进教室,一股暖暖的气流扑面而来。屋里已经坐了十几个同学,大家都在小声嘀咕着寒假我想是的。我不知道有同学利用寒假结婚了,那会儿的人真的很朴实,结婚这样的人生大事都不跟同学说一声也许是怕同学花钱吧,可同学都是有工作的成年人啊,也许是没把三年的同学生活看得过重他以为毕业后各奔东西就不会再联系因为那会儿还不时兴聚会聚会再聚会,更没想到的是以后单位没有了同事也找不到了只有同学还有聚会的理由。看着他满脸堆笑分喜烟喜糖一身喜气,倒是同学们看上去有些分生和木讷不是因为第一天上课也不是因为内心诧异好像在问:你结了婚,我们呢。
我用心扫瞄着她,她来晚了为啥啊。她回过身来一拍我的手说:十五天是个什么字啊,你猜,快猜啊。我猜来猜去不会猜就说不知道啊。她笑眯眯给我解释说:十五天是不是半月啊,半月一组是不是个“胖”啊。我说半月不是二十天吗,不是都说再有“半月二十天”就如何嘛。她看着我笑起来,他们也跟着笑起来。我一急知道你们是说我胖啊,我胖的有那么严重要一个字谜来解释吗,我突地问她说:病老头子是个什么字啊,猜啊。她一急脸一红指着我说:哈你好,你说我瘦哈。并伸过手来拧:叫你说我瘦。这回轮到我哈哈了。
英语补习班的老师傅用英语讲起课来,一节课没有几句汉语。我这是怎么了,全神贯注也听不懂啊,他说他在大学时候老师就这么讲课。我这不是花钱找罪受吗,听不懂啊。我干嘛自以为是还偷着报个英语补习班,我不富裕又不聪明,努力假装爱学习这是为什么啊,专业课很吃力还想多吃多占,自以为胃口很大啊,我干嘛非得逼自己上梁山没有真本事贼寇也做不成啊。
三个学期一无所获,寄希望于第四季。无论我怎样装得不以为然也还是要去不务正业,铁了心要荒废专业这是为什么,我怎就知道自己合适英语呢,我问过自己吗。我两眼一黑,鼻孔堵塞,充耳不闻雷霆雷,只有嘴巴呵斥笔尖走,心声也不听心声的心答。
发表时间:2016-10-25 15:53:00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