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很不幸,我的男友是个程序员

发表时间:2016-10-25 17:46:45 点击:11590 回复:47

小柠乐app 联盟:【80、90交友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你爱我吗?
爱。
有多爱?

“比爱1024还爱你。”
听到这句话,我有过1024次拍死我的程序员男友的冲动,最终看在他脸上写满诚恳的样子的份上,还是只朝他撇了撇嘴。

如你所看见的:的男朋友是一名程序员,一名因为长期写代码而会让人产生连他的那张脸上也写满代码的错觉的程序员。

1

遇见他之前,我并不太明白程序员是什么东西,对于他自称的极客,更是一脸茫然。
极客?什么玩意,跟黑客一样破坏世界的吗?
其实那些你们认为的破坏分子不叫黑客,而叫骇客……”balabalabala,接下来他给我做了长达N分钟的解释说明。
好吧,不懂。那你有没有做过破坏世界的事啊?饶他说了十来分钟,我仍是一脸懵逼。
“我都说了黑客不是骇客而且我是极客……如果有的话?侵入教务系统算不算?
你侵入教务系统修改了你的成绩?
没有,只是下载了几张女生照片而已啦……”
……好猥琐啊。


他追我的时候告诉我,他会像对待他的电脑一样对待我。
……所以是电脑重要还是我重要?

“这个......都重要。
该说你诚实呢,还是诚实呢?
我最终还是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在他第一次见我时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第二次见我时邀请我一起在食堂吃饭并且没有主动抢单的意识第三次终于鼓起勇气问可不可以搂住我肩膀之后。

2

有一个程序员男友最直接的好处便是他可以承包你一切电子产品的故障维修工作,虽然他总是义正言辞地将他自己和修理工区分开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可以挣脱成为我的御用修理工的命运。


那还是我们才认识不久大约勉强算得上熟识的时候。
对了,你不是程序员嘛。你会修电脑吗?我电脑好像有点问题。
那个,程序员不一定会修电脑……我们也不是修电脑的。不过,我还是可以帮你看一看。
你难道不知道很多帮女生修电脑的男程序员修着修着就修改了找不到对象的传说了?
额,这个,这个……”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能这样找到真爱,但我想这样找到的对象一定都是真爱。

有一次聊天,我正好对着班上一男生的书法作业犯花痴。

“我喜欢字写的漂亮的男生,字写得好的男生遭人爱。
长得好的男生也遭人爱……”
对啊,但是你都不是。
为什么就没有女生欣赏代码写得好的男生呢?他陷入了沉思。
“你去找一个同样喜欢写代码的女生吧……”

3


他是一个把编程当做游戏能编上瘾的,超标准的程序员。和他在一起之后做的最多的便是背着我的电脑去实验室里在他旁边看他敲代码:我开始看电影的时候他在敲代码,我看完电影的时候他还在敲代码;我酝酿情绪准备写东西的时候他在敲代码,我写完东西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候他还在旁边念念有词的敲代码。


“啊,这个好帅啊。
当他嘴里发出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他。

“咋了?”他见我皱着眉头四处张望,便问我。

“你说什么好帅,我没见着帅哥啊。”

“我说这行代码好帅~~~”他指着电脑屏幕,眉飞色舞地向我展示。

“有病......”


他就这样时不时地随机播放一些自言自语,一会儿“卧槽”,一会儿“我了个去”。我也就安然自得地蹭着实验室里的免费wifi,对出去玩这件事一点也不抱希望。

因为我知道,他的回复一定是:

“外面人这么多,你为啥非要出去凑热闹呢?”

不过也有那么些例外。
“今天出去玩吧。
怎么想到要出去玩了?
……学校不是要停电吗?


4

不知道是他比较内向的缘故,还是他们这一类人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不爱与人打交道,相对于复杂的人际关系来说,他更愿意将自己埋在那一窜乱码般的代码里。比如连吃饭的时候跟服务员交流这样一件事,他都要全权地交付于我。仿佛我成了他与这个现实世界的唯一链接,不过有时候我会有一些恼火。

“你去点个餐会死么?”
“嗯……这不是有你嘛。


恼火归恼火,但我知道这是他信任我的表现。其实他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而当他下定决心将他的世界大门向你打开,将他的世界与你分享之时,他便也将你当做了他世界的一部分。虽然他不会明白你那些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但是他会真正的把你放在心上,至少,他愿意为你处理那些你不擅长的技术琐事,即使那些问题在他的眼里可能白痴的要命,甚至是浪费自己的天赋。


“亲,等你学会编程的时候我们再结婚吧!”某天,他看完了一篇什么《三个月教女朋友编程》之类的文章,准备拿我当小白鼠,跃跃欲试。
“这个,这个。我的理科都是体育老师教的,这辈子我应该都学不会吧……”
不会啊,你很聪明。
虽然,那好像是他极少数夸我聪明的次数之一。但对于学编程这件事,我还是打心底拒绝的。


或许,那也是他试图向你分享他的世界的表现之一吧。


5

不过,在我眼里的他的世界是杂乱无章的当然我不得而知他电脑深处的另一个世界是否井然有序。只是每每气急败坏他的邋遢的时候,他的脸上总会呈现出一副Sherlock式的傲娇的神情,让我无可奈何。

我相信不是所有的程序员都这样不爱收拾自己,但这似乎也并改不了程序员总还是逃不过被和邋遢的IT民工联系在一起的命运,也只能在无可奈何之时叹一句大约他们的智商不在此了。他对自己的衣着打扮毫不在意,从来不会知道他自己适合穿什么样的衣服,和他谈论的时候也永远只是一句:反正你买就好了,你买什么我穿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我的衣着打扮评头论足。


在别人眼里,或者说不熟的人的眼里,他看起来永远是一副呆滞模样,闷声不吭,脸上爬满代码。
那时候我们都可好奇了,他这样几乎不说话的人,是怎么追到女朋友的。
哈哈。其实我也觉得很神奇,就这么在一起了。


熟识之后知晓其实他也同大部分人一样,在熟人堆里话从来也不少。不乏有一旦得到别人响应便滔滔不绝之势,或许是平日里志同道合之人甚少,一旦得见大有秉烛夜谈之劲,大约也正是相谈甚欢之人的缺失,才让人有对着代码对话的冲动吧。不过他懂得很多,听他絮絮叨叨是一件挺幸福的事儿。其实每个人都一样,都有这样一种表达欲,所谓不遇知音懒吟诗罢了。


他们喜欢做他们自己国度里的国王,主宰着属于他们自己的世界。

6


他对电子产品有一种特殊的迷恋。对物质生活并不太关心的他,更愿意花大把大把的钱在科技产品之上。相比于中午应该吃什么美味的午餐,他更关心谷歌新出那款VR眼镜有什么功能性价比如何。他也经常同我讲新科技、新设计之类,试图给我建立起一个全新的跟得上时代步伐的科技观。在他对电子产品的无限热衷的感染之下,久而久之倒也欣然接受,成了周围同学眼里的科技通,跟他在一起,你仿佛懂了很多的样子。朋友们都这样评价我。虽然偶尔对于他毫无节制的败家,我还是会十分不爽。


“你再花一千块钱买个键盘,我就让你跪键盘!”

 他不以为然,“你要不要试试?手感挺好的。”


7

其实直到如今,我也并没有参透,1024四个数字的真正意义。

大概就是,在我们相遇以前,他是10,我是24;在我们相遇以后,成了1024——成了2的十次方,也是爱的十次方。恩,我强行给自己找了个解释。

就在刚刚,我又问了他一遍,1024究竟代表着什么。

他搔搔脑袋:啊?不记得了,我当时大概就是随口说了个数字吧……

 

发表时间:2016-10-25 17:46:45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8日 16:16:12
  • 2016年10月28日 16:16:39
    更新了
  • 2016年10月28日 16:17:29
    10月28,最新更 爱它,还是爱我 “最近比较穷,前一阵子刚花一千块钱买了个机械键盘。“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嘴张成了O字型,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愿意花一千块钱买个键盘?那他不是钱太多,就一定是个疯子。 “机械键盘打字比较舒服,手感好,改天可以借你玩玩。” “哦,好吧。用不习惯吧……我只习惯笔记本的键盘。” “你可以试试,也许对你这样常写文章的人来说会有益处的。” 》》》》》
  • 2016年10月28日 16:18:14
    他告诉我他有个笔名叫何枫。他的名字很多,从峰达到Phodal。 “何枫?你不觉得‘程疯’更适合你吗?程序员疯子。” “……这个,这个,比起程序员码农什么的,我还是喜欢称自己为极客。” “什么玩意,跟黑客一样么?” “其实那些你们认为的破坏分子不叫黑客,而叫骇客。黑客实际上是褒义词……你可以谷歌一下。” “谷歌?” “那就百度吧。我不喜欢用百度,跟谷歌相比实在是差远了。不过,有句话叫做外事问谷歌,内事问百度。” “……你的打字速度这么快是因为你的键盘么……” “不算是吧。我用的五笔,快的时候大约是一分钟百来个字的样子。其实我还想换个鼠标,只是没钱了。” “额……鼠标什么的,用起来不都一样么?” 我不理解他的世界,就像不理解鼠标与鼠标的区别。
  • 2016年10月28日 16:18:59
    他追我的时候告诉我,他会像对待他的电脑一样对待我。 “嗯……所以是电脑重要还是我重要?” “这个……都重要。” “该说你诚实呢,还是诚实呢?” 我最终还是答应和他在一起了。 在他第一次见我时紧张地不知道说什么第二次见我时邀请我一起在食堂吃饭并且没有主动抢单的意识第三次终于鼓起勇气问可不可以搂住我肩膀之后。 在一起之后,我发现,他对电子产品的狂热痴迷与追逐,远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外。
  • 2016年10月28日 16:19:31
    “等我拿到奖金,我要给自己换个好一点的耳机。” 那时候他和同学正在为一个科技创作大赛忙碌,比赛结果差强人意,能勉强分得一定奖金。 “耳机?多少钱的?” “两三百的呗。”他说这话时,眉毛高挑,语调上扬,一面很亲昵地抱住我。 我小心翼翼地挣脱他的拥抱,掩饰住自己的不高兴。 “你要就买呗……” 在几次峰达同学对自己的毫不吝啬之后,我终于正面表示了我的不满。 “你永远都是给你自己换……” “呃,可是你也没说你有什么想要的啊。” 我不说就意味着我没有想要的东西了么,我在心里画了无数个叉叉。“你至于买那么多有的没的然后又抱怨没钱么 ……”
  • 2016年10月28日 16:19:52
    他良久不语,而后说:“电子产品更新换代太快,想深入科技这一领域就没有办法……” 看他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只好无奈地叹了一句:“不是说不能买啦,只是要有节制……” “嗯,嗯。女神大人说的是。” 从此,更加肆无忌惮
  • 2016年10月28日 16:20:31
    “亲, 中午帮我收个快递。” “你又买什么了?” “一个无线充电器。” 我打开快递,发票上赫然¥239的字样。我将那块深蓝色的看起来塑料感极强的充电板翻来覆去,不禁感慨了一句:花头精真多,充个电都这么矫情,月底又该喝西北风了。 “亲,今天有个快递。” “什么东西……” “固态硬盘。” “多少钱买的?” “也就四百多吧……” “……” “生日嘛,送给自己的礼物嘛。” “那我就不送你礼物了……” “你给我买个鼠标吧,啦啦啦。” “你再买,再买四通一达的快递员都要认识我了!” “亲…… ”他又给我发了个消息,并且附上一个“委屈”的表情。 看出其一副委屈兮兮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知其心有不轨,也只是佯装不知,问:“怎么了?” “没钱了……” “你不是刚拿到生活费?!” “额,前几天买了个万用表……” “你买东西可以三思而后行吗?敢不敢听我的话,节制一点!” “额……结婚了再听你话~”
  • 2016年10月28日 16:21:13
    “婚前都不听我话,你觉得我敢结婚吗?!” “敢。” 某人又委屈上了。 “现在都学会先占后奏了,还敢?” “亲……我不小心忘记了。” “以后还敢不?” “亲爱的,抱抱,不敢了。”
  • 2016年10月28日 16:21:36
    有一个疯狂购买电子产品的男友,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些“福利”。 比如有回他买了一条新的内存条装入他自己的笔记本,并且很大方地把换下来的旧内存条加入我的电脑之中,拯救了我那只有2G的电脑内存,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 后来的某天,我同他抱怨:“电脑好像越来越卡了。” “额,我把我旧电脑里的内存条拆个给你?”那时候他已经开始在ThoughtWorks实习,平日里多用公司的Mac。 “可以咯,你看着办呗。” “好像找不到螺丝刀……再说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2016年10月28日 16:22:01
    在他的长期熏陶或熏染之下,我终于也跟上了时代的步伐,认识了Lamy,用上了Kindle,刷上了数字尾巴,对于他有事没事败一堆认识的不认识的电子产品回来的行为,也习以为常。就像书虫嗜书,球迷痴球,搞机一族总是需要疯狂搞机。 虽然,对于他的败家行为,总还是心存不快。 闲来无聊偶尔会问他:“你的电子产品君们和我,你更爱哪个啊?” 就像很多女生闲来无聊会问男友“你妈和我掉进水里你究竟会先救哪一个”一样,我也是个无聊的女生。 “你猜。“ “你猜我猜不猜。” “我猜你猜我不猜。” “……” “你是老大,电脑行二,手机小三。” “往往老大都是失宠的。”
  • 2016年10月28日 16:22:30
    我就这样暂时性占据着传说中最受宠的老大的位置,指望着哪一天他给电脑换硬盘或是其他的时候,也能拆一个给我玩玩,指望着哪一天他也突发奇想,用他那些奇奇怪怪的电线电路板给我一份DIY。 就像他突然有一天,给我买了一支Lamy Safari 钢笔一样。 至于爱它们,还是爱我,这个问题,那就以后再谈吧。
  • 2016年10月31日 16:13:25
    02.去实验室约会吧
  • 2016年10月31日 16:13:58

    花花,我们去约会吧。”

    他心情好的时候叫我花花,心情一般的时候叫我猪,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也不叫。

    “去哪?”

    “实验室!”

    “……你能换个地方不?”

    私以为,和宅男谈恋爱是这个世界上最能磨练人耐性的事之一——除非你是一枚宅女,你们宅宅相对,宅无限。

  • 2016年10月31日 16:14:17

    很可惜,我不是。我会时不时缠着他要求出去感受大好春光或沐浴习习秋风,逢年过节的喧闹则更关不住我这颗满载着向外面的世界飞去的心。

    “我们出去玩吧……”我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哀求道。

    “不行啊,还有点程序没写完……”

  • 2016年10月31日 16:14:44

    从我们认识开始,他就一直在写代码。为了比赛,为了个人主页,为了博客,为了其他。马不停蹄地写,废寝忘食地写。

    如果他写的不是代码,而是文字,我至少可以怀揣着能欣赏美文的心态等待;如果他不是忙着敲代码,比如沉迷游戏,那我则可以义正言辞地发表异议。

    然而,他是在写我这辈子不出意外的话都不大可能读懂了的云雾缭绕的代码啊……我既不能在他写的精彩之处发出慨叹,也不能对他的勤奋好学积极上进发表意见——我总不能不尊重他的工作吧!

    于是,我只好抱着电脑在他旁边,刷网页看新闻,从豆瓣刷到知乎,从淘宝逛到亚马逊。我开始看电影的时候他的电脑停留在一个乱码的界面,我看完电影之后他的电脑屏幕上还是那个乱码的世界。我酝酿情绪开始写东西的时候他不知道在琢磨哪个语句,我写完东西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时候他还在对着代码像唐僧念紧箍咒一样念念有词。

  • 2016年10月31日 16:15:14

    “我擦!”

    他在旁边突然大喊了一声。我被他吓了一跳,向他投去疑问的目光。

    “怎么了?”他反而问我。

    “没啊,你怎么了?”

    “哦,没事。你继续。”

    “……莫名其妙。”

    有时候无聊,就转过头去对着他发呆。见他时而浓眉上翘,双手击键如飞,面若春晓之月,暗含喜色;时而眼睑下垂,手顶额头,如临大敌,色如霜打之叶;时而蹦出一句“好帅啊”;时而暴躁一句“我了个去……”。

    我也终于习惯了他随机播放的自言自语,继续安然自得刷我的网页,逛我的淘宝,在双休日里安心地呆在实验室蹭着免费wifi。

    毕竟,免费wifi是个好东西。

  • 2016年10月31日 16:15:54

    “花花,我们今天出去玩吧。”

    “额……怎么想到要出去玩了?”

    “今天学校不是要停电么?”

    “……”

    “我们出去找个有wifi的地方玩吧~"

    ”......“

    “所以你在哪呢?”

    “实验室。”

    “过来吃饭去吧。”

    “嗯,好。”

    许久之后,迟迟不见踪影,等得不耐烦的我又打电话过去。

    “到哪了?”

    “额,还在实验室。”

    “……”

    “你在干嘛呢?”

    “没干嘛。”

    “过来实验室玩不?”

    “……”

    除了吃饭睡觉和停电的时候,大概他把剩下时间基本都贡献给了他那伟大的实验室。他的生命,他的青春,和他对代码孜孜不倦的热情。

    》》》》》

  • 2016年10月31日 16:16:23

    有一回在路上碰见一个同学,我们班里一个字写得很好的男生,于是同他说。

    “我喜欢字写的漂亮的男生,字写得好的男生遭人爱。”

    “长得好的男生也遭人爱……”

    “对啊,但是你都不是。”

    “为什么就没有女生欣赏代码写得好的男生呢?”

    “你去找一个同样喜欢写代码的女生吧……”

  • 2016年10月31日 16:17:08

    他对实验室的情有独钟最终还是惹恼了我。

    清明节那日天朗气清,我同他说,春色正好,出去踏踏青吧。

    他不悦,难得一个周末,为什么不好好休息,非要出去人挤人呢?

    我亦不悦,整日在封闭的实验室里,唯一的休闲方式便是对着电脑,不觉闷得慌么。

    我发短信叫他出去吃饭,他迟迟未至。

    等了片刻,便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儿。

    他支支吾吾。

    “你走到哪儿了?!”

    “……还在实验室。”

    “你不打算吃饭了是吧?!”

    “…… 哪里都不想去。”

    “那你不去,我去。先出去吃饭总可以吧!”

    “那就去呗…..”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听到他不情不愿的样子,我也生气了。“好吧,不去了!自己吃吧。”

    气冲冲挂了电话,我便和室友出学校买饭了。回学校时在北门碰到了他。

    我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他也侧目看了我一眼,四目相对,我轻哼了一声,挪开视线——谁也没有理谁。

    室友在旁强忍住笑:你们也太滑稽了吧!我气呼呼地:他活该!

    吃完饭,我和室友便去郊外寻找春天了,至于他,大概留在实验室里不知冬夏吧。

    投身于明媚的春光里,我很快就忘了与他的不愉快。

    “干嘛呢?”良久之后,他给我发短信。

    “回去的公交车上。你呢?”

    “实验室。”

    》》》》》

  • 2016年10月31日 16:17:32

    他还是答应陪我出去走走了,就像我还是坐回实验室敲字了。

    于是,在我们从恋爱开始到现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我们一直在长期构建一幅双双落座面对着各自的笔记本或喜或怒的美好图景。

    在每个晚饭后的空闲时间里,在每个睡足懒觉的周末,在每个拥堵与我无关的节假日,在阳光的午后,或是落雨的傍晚。

    我们在实验室里,他用心构筑着他的世界,我也用心构筑着我的世界。

  • 2016年10月31日 18:06:15
    程序员挺好,单纯。
  • 2016年11月01日 15:43:58

    03.我真的不是修电脑的
  • 2016年11月01日 15:44:26

    “咦,你是学计算机的吧。”

    “我不是学计算机的……”

    “那是什么?”

    “电子信息工程……”

    “听起来差不多……”

    “其实差多了…..”

    “好吧。反正你电脑很厉害就是啦。”

    “额……还行吧。”

    “我电脑好像有点问题,你能帮我看看不?”

    “那个……我不是修电脑的……”

  • 2016年11月01日 15:45:35

    很多次我都仿佛听到了他的咆哮:“不要找我重装系统了,不要找我解决电脑故障了,不要找我要收费软件破解版了,不要找我……我真的不是修电脑的!!!”

    虽然,在我心里,私以为,程序员这种东西,和百脑汇里的电脑修理工是一样一样的。

    如果有什么不一样的话,那一定就是,极客们是会破坏世界的修理工。

    记得某人告诉过我,他曾经“不小心”侵入了学校的教务系统。

    “你侵入教务系统修改了你的成绩?”

    “没有……只是下了几张女生照片而已……”

    “好猥琐…..难怪你追了这么久的女生还是单身……”

    “额……你愿不愿意让我终结单身?”

    由此看来,这还是一只猥琐的破坏分子修理工。

  • 2016年11月01日 15:47:33

    我有个老乡电脑好像有点问题,你替她看看?”

    “额,随便你呗…..”

    “那我把你QQ发我们群里了哦,都是萌妹子,你还可以勾搭一下噻~”

    “我只对你有兴趣…..”

    “鬼才信呢…..”

    “真的……表示解决了……”

    “这么快?那你也帮我修一下电脑吧~”

    “你电脑怎么了?”

    “视频开不起来,光驱出不来……”

    “那你什么时候拿给我看看呗……”

  • 2016年11月01日 15:47:59

    我们在一起之后,忽然多了一群跟我关系急速升温的同学,一群平日里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来往的“好同学”。

    “花花,那个,听说你男朋友是学计算机的?”

    “额......不是,他是电子信息工程的。”

    “哦,这样啊……”

    “怎么了?”

    “我电脑有点问题,能不能让你男朋友看一下?”

    “嗯…..”

    于我于他,都多多少少碰到这样不用你时从不联系有求你时甜言蜜语的神存在。我是个软心肠,从来不知道应该怎么当面拒绝人,于是从中学时代到现在,也就帮人做了不少枪手的事,从作诗填词扯情书,到作文演讲稿,都替人无偿代笔过。

    当然,他的业务比我要繁忙得多,毕竟写作之事不常有,而电子产品故障之事常有。为了躲避同学以及同学的同学甚至老师等无穷无尽的骚扰,他的QQ常年处于隐身状态。

    可是,他再隐身,也不能隐身在我的世界里。所以,他还是需要帮忙处理我同学我朋友我同学的同学我朋友的朋友的各种手机电脑故障。

  • 2016年11月01日 15:53:02

    “这么白痴的问题就不能自己动动脑子么……”他对着第N次因为没有开无线开关而连不上WiFi然后找他维修的电脑无奈。

    “U盘总是出问题只能说明买的U盘质量太烂了,让她不要买便宜货贪小便宜就好了……”同学的U盘总是发神经,他冷冷扔过来一句。

    “自己去网上下一个不就好了吗……”又有人找他装软件,他嘴里嘟囔着。

    有次我的某室友嫌电脑太卡,故障太多,问我能不能让男朋友帮她重装个Windows。鉴于同宿舍的关系,也就应承下来。吃完晚饭之后,我同某人撒娇:

    “亲,跟你说个事儿…..”边说边从背后抱住他。

    “怎么了?”

    “嗯……室友想让你帮忙重装个系统……”

    “她电脑怎么了?干嘛要重装?”

    “不知道,有问题吧……”

    “好吧。算了,我教你装系统吧,这样你以后就不用找我了。”

    “额,等我们要分手了的时候再教我吧,这样我们分手之后我也不怕重装系统了。如果不分手的话,我干嘛要学。”

    “你就是懒。”

    “本来就是嘛~”

  • 2016年11月01日 15:54:24

    所以直到现在,我还是半个电子产品白痴,别提装系统这件事了,手机更新升级的时候,我都要全权交给他处理。我总觉得一不小心,那样一个黑匣子就会被我折腾坏了。

    我就这样安心做着他眼里的电子产品白痴,偶尔依样画葫芦替同学解决一下基本的电脑问题。

    比如快要计算机等级考试了,总有同学过来问我:“能让你男朋友帮装个Office 2010不?”

    “噢,我有。我帮你装吧。”

    “你会啊?”

    “不就是装个软件么?”

    比如总有各种各样神奇的同学与闺蜜问我:“你男朋友会剪辑音乐不?会做视频不?会把视频里的音乐抠出来不?会…...不?”

    “把视频里的音乐抠出来?转码就行了啊。裁音乐很简单啊,找个音频剪辑软件就好了……”

    “听不懂…..”

    “好吧,我帮你吧。”

    “你居然会?你咋是个汉子呢?”

    “这些难道不是会打字上网的人都会干的事吗?”

    “你咋是个汉子呢?”我的好闺蜜并不理会我,依旧感慨着。

    去年某人生日的时候,我给他做了一个简单的生日祝福视频,征集了一些朋友的祝福,拼了一些照片和音视频。

    某人收到以后,很感动。然后问我:“你找谁做的?”

    我听闻之后,深呼吸了一口气,用尽量不带起伏的语调,愤恨地告诉他:“我自己动手做的!”

    “我在网上找会声会影破解版眼睛都找花了还不敢问你!!!”我终究还是没能按捺住,咆哮了出来。

    就这样,在他替我解决问题的同时,我忽然成了女生中的大神,解决了从WiFi无法连接之时首先确认无线开关是否开启到如何分辨手机电脑性能的各类问题,渐渐地,我都开始怀疑,或许那个只会开机关机打字上网的女生,不是我罢。

    “大神是你的大神,你是我们的大神。”

    那群称呼他为“大神”的孩子如是说。

  • 2016年11月01日 15:54:48

    于是也只能说,只要他还愿意替我处理那些我不擅长的技术琐事,即使那些问题在他眼里可能白痴得要命,甚至是浪费自己的天赋。

    那么我也就会一直愿意,因为他费去笔墨,呓语二三。

    这辈子,可怜的他是无法改变作为我的御用修理工的命运了,我仿佛已经看到未来的家里从安灯泡到空调洗衣机维修的完美着落。

    那真是极好的。

  • 2016年11月02日 17:29:03
    不错,已关注
  • 2016年11月03日 15:54:02

    05.极客的神逻辑

    极客总能讲出一大篇‘道理’为自己的怪癖辩护。”

    这是很久以前某人给我看的一个关于极客指数的测试中,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条。

    如果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看见这句话时候的感觉,那就是:相见恨晚,感同身受。

    “你可以不要找理由吗?!”

    “哦……好吧。可是,明明……”

    “你!再!说!一!句!”

    很多次我都有如此这般嘶吼的冲动,但最终还是为了顾及自己的淑女形象,憋了憋气,良久吐出俩字:好吧。

    他总是有他自己的理由,那理由总是看起来无懈可击,让我无从辩驳。

  • 2016年11月03日 15:54:25

    他喜欢留胡子,胡子留到一厘米左右的时候杂乱无章,整个人看起来像个猥琐的小老头。

    “把胡子剃了吧,亲。”

    “没有剃须刀。”

    “不是给你买了吗?”

    “额,不好用。”

    “剃不剃?”

    “不想剃,挺喜欢留点胡子的感觉,带着点野性。”

    “野性没有,倒是像野人……”

    “你不觉得这样挺好的么,男人就需要一点狼的野性……”

    他还在那里扒拉扒拉,我干脆直接用手拔他的胡子,拔得他嗷嗷乱叫。

    “剃不剃随你!”

  • 2016年11月03日 15:54:51

    他一直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一个爱好文字的中文女生,并且又一面遵循着双子座和水瓶座是绝配的原则,而我恰好是一个水瓶座的爱好文字的中文女生——仿佛量身定做一般的冥冥中注定。

    而我为他怦然心动的一瞬间则是看了他写在空间里关于过去现在和梦想的文字,语言甚至不是很通顺,但是打动了我。

    “你的文章写得还不错嘛,我还以为工科生都只会玩游戏的呢。”

    “还好啦,双子座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语言天赋。”

    我撇了撇嘴,这和星座有八竿子打得着的关系嘛?

    “不过字里行间感觉很毒哈。”

    “额,我喜欢鲁迅,可能就会带有点批评意味吧。不过我只是觉得我的文字会比较犀利而已啊。”

    “我还以为你又要说因为你是双子座了。”

    与他不同,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些所谓的星座理论,世上同一个时刻出生的人有千千万,但每个人的有每个人的命运。如果有那么一些巧合,也只能说是侥幸的巧合而已。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星座理论,如果你了解一点你就会知道……. ”

    “不是每个水瓶座都神经质,不是每个处女座都是洁癖……”

    “然而大部分都是那样的,也许只是你不了解。你可以去看一下 ……”

    “……好吧。”我不打算就此问题和他做无谓的争执了。

    》》》》》

  • 2016年11月03日 15:55:12

    我喜欢用左手揽住他的腰,虽然这好像是在扮演一个“男朋友”的角色。

    “你腰好细,揽着特别舒服。”

    “我的腰细又不是我的错。”

    “不是你的错, 难道还是我的错么。”

    “对啊,就是你没把我照顾好。其实你可以发现像我们这些用脑较多的人都比较消耗体力,很难胖起来。再说,我们不都还是学生么,就这点伙食怎么可能会胖嘛……”

    “…….还有呢?”

    “你不肯吃面,吃面就容易胖了……”

    “那好吧,你吃你的面去…..”

  • 2016年11月03日 15:55:33

    我之前曾经说过,他喜欢败一堆有的没的的电子产品回来。

    有一次火车站过安检,他带着一小箱子的元件、工具。安检人员问他:你是修理工吗?

    为此,我曾经多次明里暗里对他的“修理工”行为表达过我的不满。

    “电子行业不是其他,更新换代这么频繁,没办法。”

    “多了解点东西,多玩一些,才会进步。”

    可是,你确定你败回来的那些价值不菲的“破铜烂铁”不是仅供你娱乐消遣的玩具而已吗?你确定你收藏在房间的各种电子元件,不是已经沉睡经年累月了吗?

    他看上了一只耳机,亚马逊价上千,淘宝也要五六百。

    我一面把搜到的淘宝截图发给他,一面说:耳机好贵啊。

    “还好吧。你用那么贵的手机的时候怎么不说好贵的手机?”我手上的iPhone一直是受他诟病的源泉。

    “......我只是无法理解你对耳机的执着......如果是鼠标键盘我就可以理解了。毕竟,你又不是音乐发烧友。”

    “还好吧,至少会比你多一点。”

  • 2016年11月03日 15:55:54

    明明你就是个音乐零细胞。”

    “那是可以培养的。”

    “培养出什么结果了,说来我听听。”

    “算了,你这种只相信天赋的人......”

    直到最后,我还是没能理解他对那只耳机的执着何在。

    》》》》》

    他也经常熬夜。

    他熬夜看书,我给他发信息说,可以睡觉了。

    他回,好。

    良久过去不见回应,知晓还未入睡,我便又发短信说:“快睡觉吧。”

    “我又不是你,整日里无所事事。工作压力那么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睡觉。”

    为了学画画,也不至于深更半夜勤奋努力看《五天学会绘画》吧?

  • 2016年11月03日 15:56:17

    去年暑假他留在学校里忙“飞思卡尔”智能车大赛,几个男生常常折腾到凌晨三四点才胡乱在实验室打个地铺,为此我生了很久的气,我甚至直接去跟和他一起比赛的其他男生说,让他们晚上不要熬夜,早点睡觉。

    我在南京玩,凌晨两点醒过来发短信问他睡觉了没。

    他很诚实,告诉我马上。

    我很生气,给他回短信说,敢不敢早点睡觉!

    他说,没有办法……

    很长时间我看到那“没办法”几个字都气不打一处来。

    他说,你快睡吧。

    我说,你呢。

    他说,我从来都是严格要求你的。

    后来他告诉我由于他们熬夜疏忽,小车着火,他们的比赛可能无法坚持到底了,或许过几天就要回家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其实我心里挺高兴的。

    我不明白那群男生夜夜苦熬的逻辑何在,好在经过那次经历以后,他再也不熬夜了。

  • 2016年11月03日 15:56:48

    他最常说的话就是:再等1分钟,我们就可以走了。

    他装系统的时候,他拆电脑的时候,他写代码的时候,他调试网站的时候......

    他总是说:再等一分钟吧,马上就好了。

    我再也不相信他说的话了,因为永远都不是1分钟。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大可以翻一个足够狗血的电视剧出来,慢慢看慢慢品,大约一集过后,他也许会打电话过来了。

    “喂,干嘛呢?吃饭去吧。”

    我看看手机上角的时间,摸了摸饥肠辘辘的肚子,有气无力地应了他一句:“好。”

    》》》》》

    他平日里喜欢逗我,名曰测试我的逻辑能力。

    “你是猪。”

    “不是。”

    “你不是猪?”

    “不是。”

    “你不是猪吗?”

    “不是。”

    “你不是不是猪吗?”

    “是?不是?”

    “哈哈,亏你还是学中文的。”

    “……”

    终是只能说一句,与天斗,与地斗,与极客斗,其乐无穷。

  • 2016年11月04日 14:35:47
    06.我们的战争
  • 2016年11月04日 14:36:09

    我们在一起前前后后快两年了,除去那些甜甜蜜蜜,也难免少不了一些磕磕碰碰。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宣告自己不愉快的方式。

    作为一个女生,我宣告自己生气的方式通常是憋气、沉默、转身离去。

    而作为一个极客,他宣告自己不满的方式则通常是是旁若无人地刷网页、敲代码、玩游戏。

    我在觉得全世界都抛弃我的时候感慨: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他在觉得和我三观不和无法苟同的时候会感叹:还不如对电脑好一点,对电脑好一点还有回报。

  • 2016年11月04日 14:36:29

    我们经常为了午餐晚饭吃什么的问题闹别扭。他怨我大小姐脾气格外挑食我气他永远莫名其妙不讲道理。

    “吃什么?”他问我。

    “嗯……让我想想。你想吃什么?”

    “我先问你的!”

    “那你也不至于这么凶吧?”我嘟囔了一句。

    “你说不说,不说就去吃面!”明知道我不爱吃面,他就更喜欢故意气我。

    “吃面就吃面。”我性子倔,爱赌气。

    “好吧!”他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一言不发拽着我的手到我们常去的川菜馆,然后坐下来开始玩游戏。

    “你想吃什么?”我小心翼翼地问他。

    “随便。”他头也不抬,继续玩着他手机上的游戏。

  • 2016年11月04日 14:36:53

    不闹脾气的时候我会问他:“游戏有那么好玩吗?直让你坐在我对面玩得废寝忘食从来不抬头看我一眼。”

    “那我玩你也玩呗。”

    “你!”

    看着他低头专心致志狂野飙车,我也只好在心里感慨了一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在你面前发呆,你却在我面前玩游戏。

    和他一起出去参加同学朋友聚会的时候,他永远都在自己的世界里:低头玩游戏or埋头玩游戏。

    “你就不能和别人聊聊天么?”

    “额……有什么好聊的?”

    “你就适合活在游戏里!”我有些气打不过一处来。

    “哪有,我还适合活在代码里。”

    》》》》》

  • 2016年11月04日 14:37:21

    如你所见,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电脑前,很少跟人打交道,也很少出去旅行。

    期中的时候我们运动会连自主学习周有十多天的假期,于是心里盘算着想出去玩。他好像读懂了我的心思,问我:去成都玩不。

    我有一种太阳从西边出来了的喜出望外,连连点头答应,并且用最快的速度订好来回车票和住宿,告诉他行程已搞定。

    “一说到出去玩就这么高兴……”他却并没有我想象之中的积极。

    在成都的第二个晚上,我窝在床上上网查看次日去都江堰的攻略,他在另一旁玩手机。

    “我们明天早上九点多坐车去都江堰怎么样?”

    “你看呗,随便你。”

    “你怎么什么都是随便我啊,敢不敢出个主意?”从订票找住处看攻略到安排行程,全程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跟在我身边,仿佛我出门带了个小朋友。

    他歪在床的左侧,专心致志玩着手机游戏,好像并没有听到我在说什么。

    “峰!达!同!学!”

    “哦,那就去呗。”他抬了抬头,又低下去了。

    我气冲冲地订好车票,索性歪在床的这一侧,不再理他。

    良久,他仿佛觉察到了我的情绪不那么正常,弱弱地问了我一声:“明天几点,票订了?”

    我瞥了他一眼,“你不是要玩游戏么,你继续呗。”

    他见我仿佛不大高兴的样子,便爬过来朝我撒娇:“亲爱的,我错了,别生气嘛。”

    看在他认错及时的份上,我也就咧咧嘴表明心迹。

  • 2016年11月04日 14:37:52

    不得不说,他偶尔发起“神经”的时候,还是挺可爱的。

    一个晚上我们一同在实验室上网,那段时间刚迷上简书,我正在简书站内逛得“如火如荼”。

    “看什么呢?”

    “哦,一个网站,简书。”

    他看我逛得那么起劲,便也去翻了一翻,然后忽然开始忙活起来。

    “亲,‘寻找’的近义词有什么?”

    “啊?寻找?”我被他突然而来的问题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嗯,快想想。”

    “你要干嘛?”

    “做个东西,暂时保密。”

    他口中所说的“做的东西”就是后来的寻ta驿站,当然,当我第一眼见到它的时候它还很狼狈。

    “这是干嘛的?”

    “你不是想当编辑嘛,想做个寻找有趣的人啊什么的网站,然后你管理。”

    “额……”

    “快写点东西。”

    “写什么啊?”还在混沌状态的我愣是没弄明白。

    “随便什么都可以啊。”

    我没有理他,还在逛着自己的网页,不是不想理他,是我还没弄明白他究竟要“寻找”什么。

    他见我没有回应,也就不再说话。当我再次侧过头看他的时候,他依旧在敲着键盘,不知道忙些什么。

    “亲?”

    他没有理我,看起来好像生气了。

    我听着他的键盘噼里啪啦地响,也就不再自讨没趣——随他去了。

    他的气一直延续到从实验室出来。

    “亲?你到底怎么了嘛。”我拽住他的衣袖,摇了两摇。

    他没理我。

    我再摇了一摇,他直接挣脱开我,冷冷扔了一句:“别烦我。”

    一瞬间我心中的怒火也被熊熊地燃起:你丫的我又没有惹你。

    “反正你就是这样,不管给你做什么都是浪费时间。”

    他的冷言冷语实在让我倍感委屈。“其实我挺开心的啊,我只是还不明白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啊。”

    “嗯,抱抱,亲爱的,那就好好写。”

    虽然,我还是没有明白,我究竟需要写什么。

    》》》》》

  • 2016年11月04日 14:38:0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1月04日 14:38:36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