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叔叔死后留下来一个账本,让我去找鬼讨债(修改篇)

发表时间:2016-10-25 17:47:14 点击:50658 回复:168

雁北飞I923 联盟:【初恋联盟】 - 普通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以前发现写的跑题了,所以重新修改了下#

叔叔死的时候,好像提前就知道他要死了似的。

叔叔是10月8号夜里走的,7号上午,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询问我工作状况以及跟女朋友状况,当时我还在外地。

 

之所以说突然,是因为叔叔从来就没有给我打过电话,我尽量撒谎说自己在这一边挺好的,跟女朋友也挺好。叔叔好像已经知道我此时的状况,不断的劝我,不要让我放在心上,一切都是命,实在不行就回来。

一直到要挂电话时,叔叔才突然又说:“对了,我这有两个账本,其中一个已经整理好放在桌子上,过个把月后你就回来,帮我把上面的账都给要回来,你婶子跟你父亲都不识字,家里只能靠你。”

父亲跟婶子都是没有文化,也没有上过学,可是,叔叔是读过书的。

而且,叔叔写的字很潦草,基本上只有他自己认识,其他的人都认不出来,除此之外,就是叔叔记得账很乱,有些是随便在草稿纸上写几个字的,有些记都没有记得,只是在他的脑海中,这些我都是亲眼见到过。

所以我开玩笑说道:“你写的字,鬼才认识,等过年我回去时候再说吧。”

人吗,就是这样,混得好的人恨不得天天出现在亲朋好友面前,混得不好的人,恨不得消失在亲朋好友的视线中,宁愿被他们当作已经死掉。

叔叔沉默了会儿说:“嗯,你尽量早点回来吧,家里头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你去做。”

就把电话挂了。

当时我并没有想太多,因为我心情十分的糟糕压抑。

女朋友家里头一直反对我们在一起,她一个人承受她家所有人给予的压力,固执坚持陪了我两年。可就在他父亲有心无力点头勉强默认我们可以交往时,我却莫名其妙的破坏了,而且也深深伤害了我的女朋友。

可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叔叔就在那天夜里走了。

不,那天夜里,我明明梦到叔叔走了。

发表时间:2016-10-25 17:47:14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5日 18:01:13

    欢迎朋友们一起加入群讨论剧情: 596899006 感谢您的关注。


    梦中,我看到几个陌生人驾着叔叔,叔叔在哭,说他现在还不想走,能不能在宽限他几天,陌生人则笑着说,那边现在缺人才,到了那边后,会给叔叔很好的待遇。

    我站在他们的后面,看不到叔叔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们说的话,以及叔叔的哭声,就在这个时候,叔叔转过头对着我大喊:“快去找你大奶奶,让她来救我……”

    大奶奶?

    我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陌生人已到了我跟前,那是一张没有丝毫的血色脸颊,就像是一张泡着发白的纸,额头上一道斜长伤口,黑色的血肉翻出,还有那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我猛地惊醒,不知何时身上都是冷汗,整个屋子黑洞洞的,拿起手机看了下表,凌晨一点四十四。这个时间,家里人都在睡觉,我打电话也不会有人接,更何况这只是一个梦罢了。

  • 2016年10月25日 18:02:04

    可那个梦,很真实。

    梦中叔叔让我去叫大奶奶,呵呵,老家在河北,我在四川,而且这么多年来我从来就没有根大奶奶联系过,也不知道大奶奶手机号,怎么能联系的上呢?

    大奶奶并没有在我们村住,很多年前就已经搬走了,以前我每年能在一个庙会上见到她,她是专门给别人算命,又是当地寺庙中九龙圣母的信徒。

    大奶奶不光会算命,还是是通灵之体,很多事情,即便她没有眼前看到,也能知道一些。

    比如我上高中时,大奶奶就知道我前后左右坐的人是男是女。而且,家里头一般遇到什么奇怪事,都会打电话找大奶奶看,就隔着电话,她都能把事情给解决。

    我记得的我姐姐刚生完孩子时,她在医院住院,当时我跟我姐夫都在病房里面值班。夜里,本来很困,但是我怎么也睡不着,因为一闭上眼睛后,便看到有很多的小孩子在地上打闹。

  • 2016年10月25日 18:03:19

    这些孩子看上去都才两三岁样子,都是陌生的。

    最初我以为是错觉,便没有说出来。可看到姐姐跟姐夫都睡不着,他们打着哈欠很困,于是我就问了下他们,结果他们也说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屋子里面都是小孩,一个接着一个,闹着他们根本睡不着。

    三个人都是看到同样的结果后,更是害怕起来。

    姐姐就匆忙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父亲在老家,听到这事情后,就给大奶奶打了个电话,大奶奶让父亲问了下姐姐在什么医院住的,几楼跟门牌号。

    她知道后,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不到十分钟,父亲就打电话过来,说没事了,让我们安心睡觉。真的很灵,尽管我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但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看不到那些小孩。

  • 2016年10月25日 18:04:11

    大奶奶一直都是我们那里的守护神。

    八号早上才六点,父亲就给我打电话,说叔叔快不行了,让我赶紧的买票回去。我回到河北邯郸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夜里一点多,老家是在农村,下火车后还要打车出租司机是看在我加钱份上,才不情愿开车送我。

    一路上,我们简单聊了几句,下了公路后便进入到了乡村马路,那是没有路灯的,整个世界都是黑暗。司机是年轻人,他将车开的很慢,有些害怕,不断的问我还有多远,不断说着前几天夜里送一个女的回家,也是农村的,路很不好走,到了之后又不给钱的。

    我知道司机是什么意思,便承诺会给他钱。

    沉默中,我不知道为何心情异常的低落,脸上都是泪水。

    快到村口时,阴风阵阵,萧瑟的秋季变得更加阴森起来。地里庄家都已收割,被割断脚脖的玉米秆,一簇簇躺在地上,在风中发出“莎莎”的响声,格外刺耳。

  • 2016年10月25日 18:05:26

    我打开车窗,朝着那荒凉田地望去,不远处有一片黑影重重的坟墓,那是我们家族世世代代死了的人居住的地方。

    曾经几何时,我被丢在那里,等着家族中的先人将我给收走。

    今夜再看那边,无边的惆怅中,我突然看到了一个人站在坟墓旁,一张苍白的面孔,一双空洞的双眼流淌着泪水,正在盯着我看。

    那个人是我叔叔!

    怎么可能?

    之前我还给父亲发短信询问叔叔状况,父亲只是说说说病得不轻,赶紧回来!

    叔叔应该只是病了,家族中有高血压,可能就是高血压上来瘫痪过去。

  • 2016年10月25日 18:06:34

    从曾曾爷爷到爷爷,都是这样的。

    瘫软之后并不会死,只是失去行动能力,还能在床上苟延残喘活着。曾爷爷就是在六十一岁时瘫软的,一直在床上躺了四十年,一百零一岁去世。

    就在我刹那间的思索时,车已经开过,我也重新收拾好心情,觉得刚刚只是错觉,叔叔并没有死,依旧活着好好的。外面的风声“莎莎”作响,回荡在天地之间。

     

     “你们村死人了?”司机声音颤抖的问道。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盯着那前面白色灯光:“开,继续往前面开。”

    司机极不情愿往前面开,当到了“丁”字口要转弯时,我制止住了他,告诉他到了。与此同时,外面阴风停止,那回荡在天地间的“莎莎”如哭泣声,也停止了。

    没有想到,这挂着白灯笼的家门口,就是叔叔家。

  • 2016年10月25日 18:07:44

    我害怕紧张打开车门,脑袋都是空荡荡,不知道司机对我说些什么,便开车离去。叔叔家大门是开着的,整个院子空荡荡的,白色灯笼光芒散发出来光芒,大厅门口外面有两张沙发,哥哥跟几个村里人躺在沙发上正在睡觉。黑夜中,我出现在这个院子中,犹如鬼魂一般,谁也不会发现我。

    我揉了揉眼眶的泪水,抬头望去,看到大厅正中央摆放这个玻璃棺材,第一眼望过去时,里面躺的人是我,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再去看是叔叔,里面躺的人是叔叔,是那么的清晰。

    那天夜里,我跪在叔叔的棺材胖,不知道哭了多久,回忆起小时候叔叔给我买鞭炮,以及我去年春节回来,叔叔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两包中华烟,专门送给我的抽

  • 2016年10月25日 18:09:39

    他自己都舍不得抽,便给了我。

    如今叔叔死了,他这一生中,还有很多的话没有对我说完,我好期待叔叔可以重新坐起来,将他未说完的、想说的,就趁着泪水正在淹没的时候,统统说出来吧。

    一直快到黎明前,哥哥才醒来,他眼睛红通通的,蹲在我身边:“别哭了,人都已经走了,人都要走到这一步,虽然有点突然,但死前没有受到一点的痛苦。”

    哥哥说的没有受到痛苦,是因为家族中人都是先瘫痪,在床上生不如死的躺个几年等死。

    可真的没有受到痛苦吗?

    我看到玻璃棺材中的叔叔身体臃肿的很,比活着的时候胖了好几圈,他脸色不是苍白,是紫黑色的,就像是死前被人勒住了脖子窒息而死。

  • 2016年10月25日 18:15:28

    “是什么时候走的?”我含糊不清的问道。

    哥哥说:“是前天夜里死的,应该是八号凌晨后吧,十一点多,叔叔还跟咱爸一起喝酒了,之后一个人回到煤场,第二天早上,咱爸过去的时候,叔叔就已经死了。”

    这个事情,说起来也奇怪。

    7号上午,叔叔一个人在煤场不知道干什么,晚上还跟父亲一起喝酒,说他马上就要发财了,要去一个地方做房地产生意,当时父亲还训他,有几个钱就不知道是干啥吃的了。

    他们一直喝到了夜里快十二点才分开,叔叔一个人朝着煤场那边走去。第二天早上,父亲去父去邻村超市买菜,平常都不会走煤场那一条路,因为那一条路东边就是我们家族的坟墓。

  • 2016年10月25日 18:20:59

    以前一快到鬼节,父亲就会梦到奶奶找他要钱,连续几次后,父亲便一气之下下定决心,再也不去上坟,如果奶奶还敢缠着他,便以后也不让后人去给他们烧纸。从那之后,奶奶就再也没有找过父亲要过钱。也正是因为这样,父亲不管去办什么事情,都不会经过那一条路。

    但那天早上父亲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骑着电动车就到了叔叔煤场那里,看到一个村民对父亲大喊,说叔叔出事了。父亲忙走进去看,发现叔叔已经不行了,身体僵硬冰冷。

    叔叔死的时候,是卷缩在床上,脸色通黑,瞪大了眼睛,眼珠仿佛要爆出来,他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东西似的。一只胳膊伸向了桌边,是去拿手机,仅仅一步之差,再也碰不到手机了。

  • 2016年10月25日 18:23:04

    手机下面,放着一个牛皮笔记本,那是已经整理好的账单。

    叔叔的死,很意外,也震惊了整个村子,平常叔叔在村子里面人缘很不错,过去几年也经常跟别人喝酒,只是近三年来,他才开始很少喝酒。

    所有人都知道,叔叔在前几天刚刚到医院检查,身体各项都是很健康,就是有点高血压。叔叔的死亡,明显不是高血压,倒是跟突发心脏病有些相似,可家族中,从来就没有心脏病史。

    不管怎么样,所有的人都觉,叔叔好像知道他要死了,否则,不会在七号上午将平常从不整理的账,重新工整理好,就像专门留给后人看的。每一个字,都是一笔一划、工工整整。

  • 2016年10月25日 18:26:04

    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人死后,死者儿子就应该到土地庙报名,但叔叔膝下无子(据听说叔叔跟婶子刚结婚后,生了个女娃,可没过几天就死了),只能让我或者哥哥去。之前父亲说,叔叔活着的时候,对我很好,甚至将我当成了他的孩子,应该让我去。

    土地庙在村南外,以前听说土地庙不是一个庙,是一个石像。是一个骑在白马鬼脸,手持刀和拆字的鬼怪。在二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个乞丐来我们村要饭,只要钱跟白面,其他的都不要,当年村里还是很贫困,就没有给他,谁知道那天夜里,乞丐就在石像前上吊自杀。

  • 2016年10月25日 18:26:31

    没过多久的一场暴风雨中,闪电将石像给劈碎,这个庙,是后来新建的。里面没有神鬼雕像,甚至连画像都没有,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泛黄的本子,上面都是记录这些年死了的人。平常这里没有人管,只有死了人后,村里一个明眼会来这里。

    可我来这里时,一个人都没有。

    我拿着笔,打开本子,要写下叔叔的名字时,却发现怎么都写不下去,笔不出水,让我很懊恼,只能去超市买笔。我刚转身就一阵风吹了进来,将桌子上的本一页页吹翻,总觉得这风有些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不由的惊呆。

    上面清晰写着叔叔的名字,还有标注:癸巳年农历十月十二日,2013年11月14日,阳寿已尽。

  • 2016年10月25日 18:30:53

    下面就是其他死者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本子上,会有叔叔的名字,还是三年前?

    如果是有人恶作剧写上去,后面添加名字的后人,就会看到,就会告诉叔叔。可是,这三年来,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说过。

    除非是,三年前叔叔就已经死了。

    但这又不可能,这三年来,叔叔虽然很少在家里住,一直都是在煤场过夜,只有过年才回家住上个三四天。我们见到的叔叔,是个活人,不是一个死人。

    突然,又是一阵阴风吹进来,卷着地上许多的尘土,夹带着远处玉米秆声音,一直灌入到这个昏暗小庙中。接着我听到了哭声,凄凉的哭声,熟悉的哭声,当我睁开眼睛再看的时候,是叔叔。

    叔叔就站在我面前,他的容颜跟活着的时候一样,脸很清秀,身体也没有那么胖,只是长出很多胡渣。叔叔哭着说:“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都是你大奶奶不好,没有将他们给拦住。”


  • 2016年10月25日 22:19:31

    大奶奶?

    事情再一次牵扯到大奶奶身上,前两天,父亲就说叔叔是被大奶奶害死,怎么现在连叔叔都这么说。

    我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那本上怎么三年前就有你的名字。”

    叔叔擦了下眼泪:“三年前我寿命就到了尽头,是我求你大奶奶,让我多活几年,她说她会帮着我拦着鬼差,让我再多活三年。可,可这还差一个多月,我就被鬼差带走了。”

    果然叔叔三年前就应该死了。

    但我并没有觉得,这是大奶奶的错,甚至觉得应该还要感激大奶奶,如果不是大奶奶帮忙拦着鬼差,三年前叔叔就被带走。

  • 2016年10月25日 22:21:17

    叔叔哭了一会儿,便接说道:“对了,让你婶子从箱子里面给我找出来那件蓝色西服,还有皮鞋,我去那边报道,要穿的整齐一下,才好上任那边的工作。”

    “嗯,我会告诉婶子的。”我泣不成声的点头。

    叔叔临走之前对我严肃说:“小心你大奶奶。”

    “大奶奶?”

    我甚是惊讶,大奶奶是通神之躯,这些年来也为家里做了不少事情。虽然是别人看不到,但自己家里人都是很清楚,理当应该感谢大奶奶才对,又怎么能埋怨大奶奶?

    大奶奶是承诺让叔叔多活三年,但突然出现什么意外,也是有可能,人怎么能以德报怨?

  • 2016年10月25日 22:21:33

    这也不像叔叔的性格,当年叔叔被人替上大学,是很气愤,是失落,可后来也都释怀,知道当年的社会就是那样,怪不得别人,只能是自己的命不好。

    对外人可以原谅,为什么自己的亲人就不能原谅?

    当我想问叔叔到底怎么回事时,叔叔已经走了,我也清醒过来。仿佛那一段时间的时光是停止的,我看到一切都只是自己回忆罢了。

    回去之后,我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婶子听后甚是惊讶:“怪不得三年前你大奶奶回来,说我已经跟你叔叔没有了夫妻之缘,如果想要继续续缘的话,就让我们分房睡,当时我还琢磨的,是不是我们会离婚的,没想到是你叔叔三年前就寿命已尽。”

  • 2016年10月25日 22:22:25

    也许是吧。

    很多真正懂得天机的人,是不会说的那么清晰,只会拐弯抹角的点拨下,说的很朦胧,至于你能不能参悟的透,都是要看你自己。

    往往世间的人是参悟不透,他们就像是预言似,很快被人给淡忘,一直到事情发生之后,才会想起。可是,终究都晚了,一切都是追悔不及。

    婶子虽然是听了大奶奶的话,跟叔叔分房睡了,但这三年来,他们几乎是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

    大部分是因为婶子爱打麻将,经常打麻将,叔叔看不惯,才会吵架。叔叔的意思很简单,煤场很忙,每年只有到了秋后才有生意,请人还要给钱,就让婶子先不要打麻将,过去帮忙,等冬天闲了再打麻将。

  • 2016年10月25日 22:22:59

    当时叔叔还说,将来煤场赚来的钱再多,都是婶子,先少打几天麻将,以后有钱生活才是最重要。

    可是婶子从不听,还颇有怨言,因为之前叔叔也经常打麻将,有时候好几天好几夜都不回家。直到三年前叔叔突然不打麻将,别人怎么请都不去,四周借钱弄了个煤场,一心放在煤场生意上。

    之后,婶子又是很迷惑:“家里有他蓝色西服,我怎么不知道,你们谁见过他穿过西服?”

    在场的人,不光是我,就连父亲、母亲以及四周的邻居,都从来没有见过叔叔穿过西服,一个个都充满怀疑,觉得我可能撒谎。

    但村子里大部分的人都是很迷信,婶子又念在我不会骗她的份上,便回到屋子里面找了下。将柜子,以及床下放衣服的地方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找到西服。

  • 2016年10月25日 22:23:46

    我告诉婶子,叔叔是说放在箱子里面的。

    婶子皱眉看了一眼墙角的箱子:“这箱子还是我当年跟你叔叔结婚时,你奶奶给我们的嫁妆,都好几年没有用过,里面怎么会有西服呢?”

    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箱子,将里面陈年旧衣服一件件拿出来,快到最后的时候,我看到婶子手臂僵硬了下,之后慢慢的从里面拿出了一件蓝色西服,一双崭新的皮鞋。

    大奶奶是那天下午回来的,她从村口就开始大哭,一直哭到家里头,匍在棺材跟前,说都是她的错,那天西山老母找她一起出去腾云驾雾,她就去了;是那一帮的鬼差,趁着她没有在的时候,偷偷的将叔叔给抓走。她知道后叔叔已经死了,身体都僵硬,魂没法回不来了……

  • 2016年10月25日 22:24:33

    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要多伤心有多伤心,要多悔恨有多悔恨。

    村民们都沉默下来,认真听着大奶奶的哭诉,从大奶奶的口中得知,叔叔本来是三年前就阳寿已尽,是她到当地奶奶庙求老奶奶,老奶奶承诺,只要叔叔每月初一、十五都给她烧纸,就不管叔叔的事。阎王那边过来收人,只要大奶奶拦着,叔叔就不会死。

    她一边哭诉的,一边狠狠打自己耳光,发出脆亮的响声,自责自己没有脸再在这里待下去,也没有脸再管这边事,连自己侄子都没保护好,哪里还有脸在这里食村民香火等。

    村民们大部分还是心善,心软,一个接着一个去拉大奶奶,劝说的不怪大奶奶,这就是叔叔的命,命到头来,就算想拦都拦不住。还说,以后继续信仰大奶奶,有事就会找大奶奶帮忙。在村民们不断劝导下,大奶奶才渐渐平伏了情绪,不再哭泣,只是跟婶子不断道歉,希望婶子能原谅她。

  • 2016年10月25日 22:25:55

    婶子跟大奶奶关系很好,拉着大奶奶的手到另外一个屋子中说话,临走前,我看到婶子用邪异的眼光看了我一眼,那样的目光,让敏感的我瞬间就捕捉到,也记住。

    但想到是婶子,便没有放在心上。

  • 2016年10月25日 22:26:28

    叔叔死后,附近四周的村子一些过去欠叔叔钱的人,主动过来还账,没有还钱的人,在我拿着账本带着婶子,也很顺利的讨回来。本来以为所有的账单都要回来了,不知道婶子从哪里找到两张残缺的纸,上面寥寥草草写的几个字。

    婶子说,这也是别人欠着他们家里的钱,其中这个老陈,是前两个月夜里来拉煤,说当时没有带钱,你叔叔就记了下来。但是那张纸上,仅仅只是模糊写了村名,老陈,三千块,便没有其他的字。

    至于另外一张纸写得更简单,仅仅写了三个字:欠五千。

  • 2016年10月25日 22:27:00

    第二张纸没有地名,没有名字,甚至连个代号都没有,根本不知道是谁欠着,很难寻找。我们只能按照第一张纸上的线索寻找,到了那个村后,打听了半天,就找到两个老陈,但是他们都说没有过来拉煤。

    婶子也记不清楚老陈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是夜里,看不清老陈的样貌。

    这两笔账,我们也就认栽了。

    夜里我要守灵,哥哥跟父亲性格很像,他们都是害怕这些,所以不会进到屋子中的,只有我一个人在灵堂中。每天夜里,棺材四周都会洒满面粉,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说在头七时,死者灵魂随时都可能会回来看望。

  • 2016年10月25日 22:27:28

    守灵夜里,按照我们这里规矩,每过一段小时都要烧一次纸。

    到了凌晨两点多时,大部分人都睡去,我也开始昏昏欲睡,突然一阵冷风吹进来,我猛的清醒,看到有个老头缓慢走进来,手里头还拿着一个袋子,应该是给叔叔烧纸的。

    这两天来,叔叔过去的同学,以及朋友都会过来烧纸,可这大半夜的还有人来,也把我吓了一跳。老人走到屋子中,看着棺材中叔叔的尸体:“我是xx村的老陈,白天没有在家,不知道他已经走了,也不知道你们去找我要账,夜里听说过就匆忙过来还他钱。”

  • 2016年10月25日 22:34:20

    土地庙在村南外,以前听说土地庙不是一个庙,是一个石像。是一个骑在白马鬼脸,手持刀和拆字的鬼怪。在二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个乞丐来我们村要饭,只要钱跟白面,其他的都不要,当年村里还是很贫困,就没有给他,谁知道那天夜里,乞丐就在石像前上吊自杀。

    没过多久的一场暴风雨中,闪电将石像给劈碎,这个庙,是后来新建的。里面没有神鬼雕像,甚至连画像都没有,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个泛黄的本子,上面都是记录这些年死了的人。平常这里没有人管,只有死了人后,村里一个明眼会来这里。

  • 2016年10月25日 22:51:28

    可我来这里时,一个人都没有。

    我拿着笔,打开本子,要写下叔叔的名字时,却发现怎么都写不下去,笔不出水,让我很懊恼,只能去超市买笔。我刚转身就一阵风吹了进来,将桌子上的本一页页吹翻,总觉得这风有些不对劲,回头看了一眼,不由的惊呆。

    上面清晰写着叔叔的名字,还有标注:癸巳年农历十月十二日,2013年11月14日,阳寿已尽。

    下面就是其他死者的名字。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本子上,会有叔叔的名字,还是三年前?

    如果是有人恶作剧写上去,后面添加名字的后人,就会看到,就会告诉叔叔。可是,这三年来,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说过。

    除非是,三年前叔叔就已经死了。

    但这又不可能,这三年来,叔叔虽然很少在家里住,一直都是在煤场过夜,只有过年才回家住上个三四天。我们见到的叔叔,是个活人,不是一个死人。

  • 2016年10月25日 22:52:03

    突然,又是一阵阴风吹进来,卷着地上许多的尘土,夹带着远处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