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直播连载:这是一个从洞房开始讲起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26 20:31:50 点击:188529 回复:643

正宗回锅肉2016 联盟:【初恋联盟】 - 普通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高考结束那天,我提上行李就坐火车回家。到我们村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本来我早就打电话给大舅,让他来接我的。但不知道为啥,他电话一直是关机。没办法,那我就只能自己走回去,反正村里的路我也特别熟悉。
离村口还有几十米远呢,我就看到村口大路上有一队人。借着村口那盏路灯,我看到那些人基本上都是穿红戴绿的,像是娶亲队伍。
定睛一看,我发现那一队人都是我们村的。抬脚追上去,我本来想喊他们的,但话到嘴边又给咽下去了,原因有三。
第一,哪儿有晚上娶亲的?
第二,现在谁家娶亲还用轿子?
第三,我大舅居然也在,好像还是队伍的指挥。
大舅平时就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连初中文化都没有,怎么指挥起了娶亲队伍呢?




想看更多故事,可以加群:235232147。当然,也可以发私信给我。

发表时间:2016-10-26 20:31:50

快速回复

1 2 3 ... 7 下一页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喜欢本文的朋友欢迎加入读者群:235232147,感谢您的关注!

    这事有些古怪,我决定先不喊他们,继续看下去。 娶亲的队伍抬着两顶轿子,一前一后地在大舅的带领下,沿着村子外的大路朝着山上去。虽然在队伍前面有吹喇叭和唢呐的,但都没有发出声音,像是假吹。而且村里每家每户都紧闭大门,没人出来看热闹。 当时我定在了原地,心想他们该不会是冥婚吧?这事在网上传得挺开,也挺诡异的。 但犹豫几秒后,我就决定追了上去。因为大舅也在那里,我怕啥? 尾随队伍继续往山上走,到了半山腰的位置,我看到前面的林木边上有一座房子。这座房子我以前上山干活的时候经常见,但从来没进去过,因为大舅不让。 那是一座两层楼房,顶上是黑色的瓦片,墙是刷白的,看着让我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队伍停在了楼房前,大舅叫其他人转身回避,之后有两个人分别走到轿子前,把里面坐着的人背了出来。当时隔得有些远,所以我就眯着眼睛往前看,看到轿子里的两人也是穿着红衣裳,应该是新婚夫妻。 新娘用背的,这个好理解。为什么新郎也要用背的呢?
  • 等新郎和新娘都背进去后差不多一两分钟吧,背人的那两位快速地跑了出来。之后,大舅叫整支队伍全部离开这里,在凌晨三点钟前必须回来。

    那伙人扔下轿子,一个个大步往山下跑,而且越跑越快,也不怕一脚踩滑摔下去。他们都走了后,大舅不仅没跟着下山,反而进了房子。

    等那些人全都跑光后,我悄悄地走到了房子那里。

    看着外面停放着的两顶大红轿子,我忍不住想起了港产的僵尸片那些,后背顿时就冷了一下。

  • 没管轿子,我朝着房子走去,脚步很轻,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一来是怕被大舅发现,请我挨一顿揍。二来,我也想搞清楚大舅到底在搞啥子东西。

    看了一眼四周,已经没有人了,我就蹲在了窗户边上,侧耳倾听。

    房子里边非常安静,听了好几秒,一点声音都没有。我心想,可能是那对新人不在这里,所以就想着换个地方听。

    刚要走,窗户里面传出了轻微的声音,像是衣服掉在地上了。这种声音本来很不容易察觉到的,但当时四周太过安静了。所以别说衣服掉在地上的声音,估计就是常人呼吸的声音都能隐约听到。

    我立马缩了回去,然后继续仔细听。

  • 衣服掉在地上得声音,床扭动发出的吱呀声,这都很正常。因为进去了两个人嘛,还是新婚夫妻,脱衣服睡觉这些,当然会发出声音。

    想到这个,我就想到在寝室里,那些龌龊室友看片子时候的动静。所以我心里一阵欢喜,打算继续听下去。

    没过多久,里面传来了女人的叫声。同时,男的也发出了酣畅爽快的声音,搞得我也跟着浑身燥热,面红耳赤的。

    床被他们搞得咯吱咯吱响,我都担心床会不会散架。

    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三个小时。当时我也想,这个男的可以啊,大喜之日居然能坚持这么久。

  • 拿出手机一看,都快到凌晨两点四十了,我估摸着那伙人要回来了,因为大舅之前交代他们凌晨三点必须赶回来。所以,我看了一眼四周,打算躲在房子左边,反正那里有一片树林。

    藏进去后没多久,我就依稀看到山路那里有人上来,就是那伙人。

    他们一路上保持安静,谁都没说话。等来到房子外面后,大舅准时开门,然后叫他们进去。

    之前背着新郎和新娘进去的那两人二话不说,立刻跑进了房子里。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才把新郎和新娘背出来。之所以要这么久,我估计是新娘和新郎还要穿衣服收拾一下啥的。想到这个,我心里有一种发现秘密的窃喜。好吧,我很龌龊。

  • 把新郎和新娘放到轿子里,那伙人依然半个字不说,抬着轿子就往山下走。大舅把大门关上,然后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人后才跟上去。

    他们走了,我也要走,不然这山上黑漆漆的也怪吓人。我跟了上去,跟他们始终保持二十多米远。这个距离在白天不算啥,但在晚上还是不容易被发现的。而且好在山路不泥泞,走起来的声音也不大。

    跟着队伍往山下走。走了一会儿,我看到地上有一块红布。拿起来一看,应该是新娘子的红盖头。怎么掉地上了也没人看到?

  • 我把红盖头揣身上。想着以后要是大舅发现我今晚的事情,要揍我。那我就说,你把人家新婚夫妻带到山上房子里洞房,而且自己还进去偷窥(我是这么认为的),凭什么揍我?他若不信,这红盖头就是证据。

    下山之后,大舅对那一行人的一个男的嘱咐了几句,然后跟他们分道扬镳,奔我们家去了。

    他先回的家,然后把门给关上了。我急忙跑上去砰砰敲门,还喊着,大舅开门。

    大舅打开门,看到我回来后,脸上立马露出了高兴,但随后就眉头一皱说,平时你回家都是夜里十点左右,今天都三点过了,你才回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你怎么不打电话告诉我呢,我也好去接你。

  • 嘴里问着一堆问题,但他还是让我赶快进去。随后,他去帮我做饭,叫我自己去打水洗脸。

    吃过饭后,我也困得慌,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中午,大舅叫我起来吃午饭。我还没有完全睡醒,本想继续睡的,但大舅自己进来拉我被子。他就这样,对自己的作息很严格,对我也是硬性要求。

    我睡眼迷蒙地坐了起来,刚要去穿鞋子。结果大舅叫我等一下,然后就把我的鞋子拿了起来看。

    他指着鞋子上的泥,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什么怎么回事,进村的路上泥多得很,鞋底粘了泥很正常。

    大舅立刻生气地对我说:“这种黑色的泥巴只有山腰处那座房子的四周才会有。”

  • 听到这话,我顿时感觉后脊梁都在冒寒气,心想这下完蛋了。但随后我就冷静了下来,我有红盖头,我怕啥?所以我很随意地说,人家结婚,我去凑个热闹,这也很正常,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大舅眼睛一扫,然后伸手从我的枕头底下把红盖头给拿了出来。他的脸色顿时大变,立刻问我怎么会有那东西?

    我说昨晚下山的时候,在路上捡到的,应该是新娘轿子里掉出来的。你们走在前面没有看到……

    话没说完,大舅啪地给我一巴掌,大声地吼着:“你闯大祸了!”



    明晚20:00,准时继续更新,欢迎大家留言,增加人气。

  • 2016年10月27日 20:03:49

    我捂着脸,眼睛直直地盯着大舅看,脑子里有些发懵。等回过神来后,我也是特别生气,站起来就冲他吼,不就是捡了新娘的红盖头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舅气得脸都发白了,咬着牙说:“那新娘是死的,而且又入过洞房。你捡她的盖头,她会盯上你的。”

    我顿时愣了一下,说你少吓唬我。昨晚新郎新娘进了山腰那房子后,还在里面干那种事情呢,怎么可能会是死人?

  • 2016年10月27日 20:13:25

    见我不相信,大舅也不再多啰嗦,拉着我就出门了。我当时鞋子都没穿,踩在村里的路上,硌得我脚好痛。

    到了村东,我看到前面的那户人家里传出道士诵经的声音。拐过弯一看,那家人正在办理丧事,但规模不大,来帮忙的也不多。

    我们这边就是如此,年轻人去世之后,也会办理丧事,但没有老年人去世时的场面大。而且,年轻人去世时的丧事,会简单一些,很快就入土安葬。

    站在那里看了好一会儿,我问大舅,这家有人去世了,也不能说明就是新郎或者新娘之一?

    大舅拍了我一下,然后指着前面让我看。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结果看到了几个围坐在一起打牌的男的。定睛一看,那几个男的不就是昨晚抬轿子的其中几个吗?

  • 2016年10月27日 20:24:36

    这时候,大舅带着我走到了那户人家的房子背后,在一块无遮无拦的空地上看到了一顶大红轿子。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顶轿子就是昨晚放在山腰房子外面的两顶轿子之一。而且,我还记得,好像是放着新娘的那一顶。

    这下我心里开始有些慌了,难道昨晚那两顶轿子里放的,真是死人?

  • 2016年10月27日 20:32:03

    正想着呢,忽然一阵凉风吹来,把轿子前面的帘子吹了起来。我看到里面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但我身上的汗毛却都竖了起来。

    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结果脚掌踩到了石块上,硌得我顿时清醒过来。

    这时候大舅跟我说,那个新郎是邻村的,如果不信,可以带我去看看。

    我急忙说不用了。然后问他,那个新娘真会来找我?为什么呢?

  • 2016年10月27日 20:43:20

    大舅很是气愤地吼我:“谁叫你小子躲在外面偷听的?”

    我说那也是无心之失。而且,只是偷听而已,又没有做什么。而且,昨晚你躲在房子里面,难道不也是……

    说到后面,我的声音越来越小,害怕大舅恼羞成怒再给我一下。

    大舅没有动手,而是嚷了一句,你懂什么。说完这话,他转身就走,把我一个人扔在那里。

    我本不想追上去的,但后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发冷。回头一看,轿子还是摆在那里,风吹来的时候,帘子轻轻摆动起来。我心里害怕,想着那帘子下次掀开时,里面会不会坐着一个新娘子。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然后调头就追着大舅去了。

    回到家后,我问大舅该怎么办?

  • 2016年10月27日 20:51:39

    他什么也没有说,走进放干柴的那间房里,拿出了一把干稻草。之后,他找来一个小凳子坐着,双手拿着那把干稻草,只看到他扭了几下,然后拿细线绑了几下,快速地做出了一个一尺左右高的草人。

    做完之后,他把草人放在地上,然后回到屋里去拿出一个箩筐和一把稻米。他先把稻米撒在地上,然后找来一根木棍撑着箩筐的边缘,把它支撑起来。最后,用一根细绳绑在木棍的下面一些位置,再拿着线头躲在旁边。

    我完全看不懂他要干什么,就问他到底该怎么办?

  • 2016年10月27日 20:59:45

    大舅冷着脸叫我别说话,他心里有数。

    说完后,他就盯着箩筐看。没多一会儿,几只麻雀落在旁边,盯着箩筐底下的稻米看了几眼,然后左右瞅了瞅,确定没啥危险后,一步一步地朝着稻米走去了。

    等它们全都进去后,大舅突然拉了一下细线。棍子瞬间飞了回来,箩筐失去支撑点后一下子落下来,把那几只麻雀全都罩住了。

    这时大舅不慌不忙地走上去,然后从里面抓住一只麻雀,其他的就给放生了。接着,他拿起一把水果刀,破开麻雀的肚子,取出内脏。

  • 2016年10月27日 21:07:44

    我在旁边看着觉得有些残忍,但大舅却脸色平静。把内脏取出来后,他将草人的肚子拨开,然后将麻雀的内脏放进去,再拿细线把草人的肚子给系住,防止内脏滑出来。

    做完这个,大舅叫我去把缝衣服的针和打火机拿出来。

    拿出来给他后。他把打火机打着,然后拿起针在火焰上面晃了晃,看这样子是消毒。接着,他叫我把手伸过去。

    我不明所以地把右手伸了过去,他叫我忍一下,然后也不给我做好心理准备的时间,拿起缝衣服的针就扎进了我的大拇指里。我吃痛,条件反射地把手给收了回来。结果他又给拽了回去,叫我别动。

  • 2016年10月27日 21:14:20

    大拇指上针眼那里冒出了一滴鲜血,然后顺着手指往下滑,最后滴在了草人上。这时,大舅松开大拇指,然后抓住了我的食指,叫我忍一下。不用猜我都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我急忙收回了右手,然后问他干嘛扎了一个又一个?

    大舅说:“我用稻草做一个草人,然后将麻雀的内脏塞进去,做出一个假人。之后再把你的十指血滴在上面,草人的身上就会沾染你的气息。今晚上那个新娘来找你的话,这个草人就能替你去死,躲过一劫,明白吗?”

    我说你这连人都骗不了,怎么能骗那新娘呢?

  • 2016年10月27日 21:23:57

    “那你信不信我呢?”

    能不信吗?我是大舅一手抚养长大的。如果我连他都不信,那还能信谁?

    我把手伸过去了,嘱咐他轻点。

    他倒也不客气,抓住我的手后,毫不犹豫地在食指上扎了一下。我猛抽一口冷气,疼得我不要不要的。接下来还有中指、无名指和小指。

    右手的五根手指头全部放了血,我心想总算完了。结果他又朝我伸过手来,叫我把左手给他。

    呆呆地看了他几秒,最终我只得把左手交出去。

  • 2016年10月27日 21:32:52

    十根手指头全都放了血,我看到草人的胸脯那里都被染红了,心里忍不住疼了一下。看到我一脸疼痛的样子,大舅说他下手知道轻重,手指会疼一会儿,但不会有事。之后,他拿着草人回到了堂屋那里,然后自己磨墨,抄起毛笔在一张黄纸上写下了我的生辰八字,然后对折几下,塞到了草人里面。

    之后,他拿着草人走进我房间,然后把它放在了我的床上,还拿被子给盖着。

    我走过去问他,这样真的能骗过那新娘吗?

  • 2016年10月27日 21:38:01

    大舅说他心里有数,让我不用担心。

    晚上吃过饭,大舅叫我去洗澡,而且还要换上他穿的衣服。我没有他那么健壮,所以穿着他的衣服总会兜风,感觉凉飕飕的。更让我有些受不了的是,他的衣服有一股比较刺鼻的汗味,八成是干完活出了很多汗还没洗的,正好让我赶上了。

    我说味道太大,受不了。他说必须穿上,这样才能不被那新娘发现。

    差不多十点的时候,他去搬来脚手架,然后放在我床对面的衣柜前面,叫我爬上去。

    我说这是干嘛?

  • 2016年10月27日 21:41:01

    他说难道你不想看看,今晚上你房里会发生什么事情吗?

    当然想!

    所以我二话不说,顺着脚手架就往上爬。站在衣柜上面,我都不敢乱动,生怕衣柜倒下去,把我给摔疼了。接着,大舅坐在脚手架上,然后递给我一只鞋子,是我昨天穿的那只,上面的泥巴已经被我弄下去了。

    我问他又要干嘛?

    他叫我把鞋子叼在嘴里,说万一待会儿看到了什么吓人的画面,嘴里有个咬着的东西,也能防止叫出来,暴露我们的位置。

    还好这是我的鞋子,要是换成他的……

    正在这时,大舅突然催了我一声,快点叼在嘴里,她来了。



    明晚20:00继续更新,欢迎大家留言点赞支持!

  • 2016年10月28日 20:10:19

    听到大舅的话,我赶紧把鞋子叼在嘴里,然后睁大眼睛看着房门。

    等了差不多两分钟,房门一动没动,好像根本没有东西进来。说实话,到现在为止,我都有些怀疑大舅是不是太疑神疑鬼了。

    而就在这时,透过窗外洒进来的月光,我看到床上原本是盖好的被子,居然自动慢慢地掀开了。是从左上角掀开,然后掀到了一半的位置。接着,躺在床上的草人居然抖了一下。

    我当时真是吓坏了,没想到我居然见到了如此惊悚的灵异事件。更让我吃惊的是,那纸人的上半身竟然坐了起来,然后双腿着地站了起来。

  • 2016年10月28日 20:19:21

    我的双手和脚趾顿时抓紧了,目不转睛地看着床上站着的那个草人。它迈动着两条僵硬的短腿,一步一步地往前走。落到地上后,它居然也是稳若泰山,没有摔倒在地。之后,它就这么一步一步地走到房门,然后从门缝里出去了。

    等了差不多十秒钟,我才去拍了一下大舅。他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叫我别说话。又等了半分钟左右,他才同意我说话。

    拿下鞋子,我的脑门上全是冷汗,然后着急忙慌地问他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那草人会自己走路?

  • 2016年10月28日 20:24:44

    大舅说刚才新娘走进来,用红绸带把草人牵着离开了。如果他没有做那个草人的话,被牵走的就会是我。而到时候要死的人,也会是我!

    我说我没有看到什么新娘,什么红绸带。

    大舅问我,想看是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木讷地点了点头。

    他说那快点穿上鞋子。

  • 2016年10月28日 20:30:19

    下到地面后,我赶紧把鞋子穿上,然后跟着大舅出门去了。沿着村子里的小路往村东跑,一直跑到河边为止。

    这一晚的月亮是圆的,所以就算没有路灯,也能勉强看情形路况。大舅看了一眼前面后,带着我过桥,走到河对岸。

    顺着河堤一直往前走,差不多两分钟,他就竖起右手,示意我停下。接着,他摁住我的肩膀,让我蹲下来,然后指着河对岸叫我看。

    我依稀看到,河对岸的石路上,有个草人在一步一步往前走,但它的前面什么都没有。  

    这时,大舅特别严肃地跟我说:“记着,待会儿要是看到了那新娘,别叫出来。知道吗?”

  • 2016年10月28日 20:38:50

    说完,他指着河里叫我看。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惊得我顿时头皮一炸,嘴巴立马张开——河中倒影,草人前面站着一个身着红色新娘装的女人。她的头上盖着红盖头,像是马上就要出嫁。而她的手上,拿着一根红色的绸带。而绸带的另外一头,则是系在了草人的脖子上。

    大舅一下子捂住我的嘴,叫我别喊。

    我身体在发抖,然后赶紧点头。

    他松开我的嘴巴后,叫我快走,有什么话回家再说。

    回到家后,我问大舅,那个草人已经被新娘带走了,是不是就代表,我已经没事了?

  • 2016年10月28日 20:47:17

    大舅说,一般情况下的确会是这样。

    我心里咯噔一下,然后立马就问,那不一般的情况呢?

    他说没什么,先去睡觉吧,三天之内如果没有发生其他情况的话,就不会出事了。

    看到他要回房睡觉,我就急忙问大舅,扎草人、叼鞋子、看水中倒影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想了一下说,见得多了,自然就知道了。

  • 2016年10月28日 20:56:33

    他回房后,我回头看了一眼我自己的房间,脑子里突然想起河中倒影的事情,后背顿时发冷,然后急忙跑到大舅房里,喊着要跟他一起睡。

    天亮之后,我起来洗脸刷牙。

    刚走到门口,大舅突然喊了一声:“方兴。”

    我回头看着他,心里很好奇,他怎么突然叫我名字?他很少叫我名字的,基本上都是叫兴子,或者直接说事,因为家里就我们俩人。

    “方兴!”

    他又喊了一声。

    看到他表情有些怒了,我赶紧回答一句,怎么了?

  • 2016年10月28日 21:07:10

    “没事,就喊一下你的名字,看看你的魂定了没有。”大舅说完后转身要去厨房做早饭。

    我快步追了上去,问他刚才那个什么魂定了没有,是什么意思?

    大舅解释说,昨晚你见过不干净的东西,魂被惊着了,怕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趁虚而入。所以趁着早上的时候喊你的名字,你要是答应了一声,就说明魂已经定下来,没有什么事。

    吃饭的时候,大舅问我高考考得怎么样?能不能上大学?

    我说没问题。

  • 2016年10月28日 21:15:17

    他嗯了一声说:“前些天,你韩叔来找我,说等你这次高考结束后,就把你和筱筱的事情定一下。你要是考上大学呢,就让筱筱在你们学校附近打工,陪着你。你要是没有考上呢,你们俩以后也可以一起出去打工,早点结婚。”

    我说今年我才不到十九岁,筱筱才满十八,太早了吧?现在外面好多都是二十七八了才考虑结婚的。

    大舅立刻反驳说早什么早,你爸也是差不多二十岁就结婚生的你……还有,人家筱筱长得漂亮,人又勤快踏实,对你也挺好的。怎么,你嫌弃人家文化水平低,配不上你了?

    我说不是……

  • 2016年10月28日 21:20:14

    话都没说完,大舅就打断说:“既然不是那就别那么多废话。你家里就我一个长辈,所以这事我做主就行。不过,这两天还不能去见,得那新娘的事情过去了再说。记着,你这几天别到处乱跑,要在我眼前,知道吗?”

    吃过饭后,我就一直跟在大舅身边,帮他干点家务,下地什么的。

    眨眼间,三天过去了,一切正常。

    大舅松了一口气,我也长舒一口气,看样子坎是过去了。所以,第四天的上午,大舅叫我洗个澡,穿好一些,中午去韩叔家吃饭。

    筱筱知道我们要来,所以特意打扮了一下,变得更漂亮。我跟她从小就认识,算是青梅竹马,所以到了谈婚论嫁后,反而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正应了那句话,太熟了反而不好下手。

    大舅跟韩叔谈得很高兴,他们俩都巴不得我跟筱筱的事情早些定下来。要是可以的话,他们甚至想明天就办婚礼。

  • 2016年10月28日 21:25:06
    很精彩,求书名。
  • 2016年10月28日 21:26:40
    加油!!!
  • 2016年10月28日 21:26:59

    我坐在客厅里被他们看来看去的,很不舒服,就干脆去厨房帮忙。韩叔早年丧妻,一直和筱筱相依为命。所以厨房里的活,基本上都是她在忙,我就帮忙打下手什么的。

    她一边炒菜一边跟我说,她去镇上待了差不多一年,卖过衣服、手机什么的。她朋友本想介绍她去首饰珠宝店应聘的,但因为我高考回来了,所以就没去。等以后去了外面的大城市,她也能很好地照顾自己,不会让我多操心。

    听到这话,我心里暖暖的,觉得有这么个人倾心自己,真的挺好的。

    吃过午饭,韩叔叫来了另外两人,然后和大舅凑成一桌打麻将。我看他那样子,八成是要留下来吃晚饭了。

    晚上差不多九点钟,大舅说他要回去一趟,但却叫我留下来。

    我说我跟筱筱都没结婚,留下来住他们家,这影响多不好。

  • 2016年10月28日 21:35:30

    大舅说你小时候又不是没在你韩叔家住过,怎么现在那么多话?再说了,你们俩的事情,村里人哪个不知道?谁会乱说话?而且,又没叫你跟筱筱一起住,你怕羞什么?

    他这一番话,把我说的满脸通红,也没办法反驳。

    当晚我是和韩叔一起睡的。我问他跟我大舅认识多久了?

  • 2016年10月28日 21:46:38

    韩叔说有个十多年了。

    随后我又问,那你知道山腰那里的房子是谁的吗?

    韩叔说是大舅的,但他不准任何人进去。怎么?你不知道这个?

    我确实不知道。没人跟我说过这个,而且我自打初中以后就在外面读书,平时很少在家,上哪儿去知道?

    聊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我也有些困,就躺韩叔身边睡觉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彻底安静了下来。而就在这时,我感觉脖子好像被绳子给系住了一样,勒得好紧。



    明晚20:00继续更新,恳求大家留言支持!

  • 2016年10月29日 20:04:17

     那绳子发力,拉着我的脖子将我给拉了起来。

    我感觉喘不上气,双手想去抓住那绳子,但面前是空的,什么都没有。起身后,我想去叫韩叔,但却发现嗓子里发不出来半点声音。眼看着下床了,我使出全力,一脚踹在了床上。

    砰地一声响,韩叔一下子就被惊醒了。

    他看到我站起来了,就问我怎么了?是不是要上厕所?

    我喉咙里发出了嘶哑的哈声,想叫他快点来救我。但脖子上的绳子越勒越紧,我的脸被涨得发红发热,说不出话来。而且,身体还被拉着往外走。

  • 2016年10月29日 20:15:54

    韩叔下床急忙走过来开灯,然后一把抓住我。看到我脸色那么怪异后,就问我到底怎么了?

    而就在这时,我感觉面前有一阵风刮过。韩叔瞬间往后飞了出去,然后摔在了床上,发出了砰地一声响。他的腰撞在床沿上,疼得他啊呀一声痛叫,声音特别大。

    这么大的动静,把筱筱给惊醒了。而我则被拉着出了堂屋的大门,正一步步往外走。这一幕,让我想起了草人。当时它就是这么背新娘用红绸子给牵着离开我家,然后去了村东。

    想到这个,我心里顿时惊恐万分,难道新娘识破了草人,又重新找到我了?

  • 2016年10月29日 20:24:22

    我急忙去摸手机,这才恍然发现我的手机在充电,没有带着。而且我当时还穿着四角裤呢,夜风吹来时,冷得我直哆嗦。

    筱筱跑了过来,问我要去哪儿?

    我很想叫她别过来,但说不了话,我就只能挥动双手。但筱筱似乎没懂,撒丫子跑了过来,然后特别焦急地问我到底怎么了?

    看到她跟在我身边,我担心这新娘会害了她,所以一脚把她给踢到了水田里。往前继续走了几分钟,筱筱又追上来了。

    这傻丫头,怎么还跟上来,会死人的!

  • 2016年10月29日 20:37:30

    正想着呢,我感觉面前有一阵微微凉风吹过,像是有人从我面前走过,但我没看到一样。之后,我看到筱筱的身体突然定了一下,然后就站在不动了。接着,她张着嘴巴,喉咙里发出了同样的嘶哑的哈声。

    糟了,她也被红绸子给系住脖子了。

    完了完了,这下我们俩都要死了。

    “筱筱,兴子……”身后传来了韩叔的喊声。

    我都要哭了,韩叔你可千万别过来,不然都得死。

    韩叔又喊道:“兴子,我已经给你大舅打电话了……”

  • 2016年10月29日 20:51:32

    大舅?想到大舅,我眼泪都要出来了。现如今,恐怕只有大舅能救我们了。但左等右等,大舅还没出现,而我跟筱筱却已经走到了村东河堤。

    出了村子,一直往前走,就是邻村,也就是新娘下葬的那个村子。看这样子,我和筱筱都要被拉到那里去,到底怎么死,我不知道。

    想着自己快死了,我忍不住抓住了筱筱的手,觉得都是自己害了她。

    正在我几乎绝望了的时候,缠着我们脖子的红绸子好像松了一些。越往前走,红绸子越松,过了不到两分钟,我能自由呼吸和说话了。

    我以为已经得救了,所以拉着筱筱就跑。但刚跑出两步,脖子突然被拉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

  • 2016年10月29日 20:57:21

    之后,脖子上的红绸子继续发力,生拖硬拉地把我跟筱筱继续带走。但力量越来越小,到了最后,我和筱筱就在原地坐着,好像已经没事了。

    筱筱哭着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搞不清楚,但我知道当务之急就是一个字,跑!

    所以我站起来后拉着筱筱往回跑。身后突然传来了吼声,充满了怨愤和不甘心,接着四周刮起了大风,吹得呼呼的,特别吓人。

    跑了没几步,我感觉后背突然一冷,像是有冰块塞进去了,冻得我直哆嗦。之后,我感觉浑身特别冷,手脚发抖。眼前还出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看不清楚什么样子,但他却冲着我大吼大叫。

    筱筱在旁边不断喊我,但她根本不知道我怎么了,也没办法帮我,只能急得泪如雨下。

    好在韩叔和我大舅赶到了。

    韩叔看到我的样子后吓坏了,急忙问大舅说,兴子这是怎么了?

  • 2016年10月29日 20:57:24

    之后,脖子上的红绸子继续发力,生拖硬拉地把我跟筱筱继续带走。但力量越来越小,到了最后,我和筱筱就在原地坐着,好像已经没事了。

    筱筱哭着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搞不清楚,但我知道当务之急就是一个字,跑!

    所以我站起来后拉着筱筱往回跑。身后突然传来了吼声,充满了怨愤和不甘心,接着四周刮起了大风,吹得呼呼的,特别吓人。

    跑了没几步,我感觉后背突然一冷,像是有冰块塞进去了,冻得我直哆嗦。之后,我感觉浑身特别冷,手脚发抖。眼前还出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人,看不清楚什么样子,但他却冲着我大吼大叫。

    筱筱在旁边不断喊我,但她根本不知道我怎么了,也没办法帮我,只能急得泪如雨下。

    好在韩叔和我大舅赶到了。

    韩叔看到我的样子后吓坏了,急忙问大舅说,兴子这是怎么了?

  • 2016年10月29日 21:13:46

    大舅看了我一眼后顿时眉头皱起,表情特别气愤,他一边叫韩叔把我背起来快回去,然后一边抓出白色的粉末朝空气里撒,暴跳如雷地大吼着,干你娘的,老子要你魂飞魄散!

    我趴在韩叔的背上,看不清大舅在干嘛,但能听到那歇斯底里的吼叫声。筱筱在旁边跟着,眼泪就没止住过。

    等回到我们家后,韩叔把我放在床上,然后叫筱筱去打点水来。没多久,大舅回来了,手上拿着七八支大红色的蜡烛,像是年轻人结婚时用的喜烛。除了之外,还有一盏油灯,碟子里面堆着厚厚的凝固的油,深色很深,而且碟子边缘都是破的,看样子是有些年头了。

    他冲进我的房间后,看到我一直在哆嗦,脸色发白的样子,特别着急。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先是拿起剪刀剪下我几根头发,缠绕在了油灯的灯芯上。接着,他把灯芯点燃,放在我的枕头上面,我顿时感觉脑袋开始暖和了起来。

  • 2016年10月29日 21:36:33

    他说他拿来的油灯,是用了好些年的,人气很足。把我的头发绑在灯芯上燃烧着,可以把我头顶上的那把火烧得旺一些,让我能清醒一点。随后,他叫韩叔把我的左手拿起来,掌心向下。

    大舅把喜烛点燃,用火焰烤我的手掌心。我感觉掌心有些发烫,但身体开始逐渐暖和起来,哆嗦的情况慢慢得到好转。喜烛燃烧了十来秒钟,根本没消耗多少,自动就熄了。

    他说用喜烛的火焰烤手心,可以借助喜烛里的喜气和火焰的阳气冲一下我体内的阴气。喜烛会灭,那是被阴气给浇灭了,必须换一支。

    扔掉熄了的喜烛,大舅重新换一支,点燃后继续烤。我的身体越来越暖和,喜烛也是用了一支又一支。

    等最后一支喜烛用掉后,我的身体不再哆嗦,恢复到了正常温度。而且我的呼吸平顺,眼前那个穿着大红衣服的人也消失了。

  • 2016年10月29日 21:44:36

    大舅看了一下我的情况后,说阴气被冲掉了大部分,已经没有大事了。等明天太阳出来,晒一晒就没事了。

    筱筱拿来毛巾,给我擦擦汗,叫我好好休息,不会有事的。

    我也感觉脑袋晕晕沉沉的,好像熬了两天的夜,又累又困。等睡醒后,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一点过了。

    大舅扶着我到院子里,筱筱则端来躺椅,让我躺在上面晒太阳。十一点钟的太阳,很热的,但大舅让我多晒一会儿,至少晒一个小时,并且还让筱筱看着我。之后,他跟韩叔去做饭什么的。

  • 2016年10月29日 21:53:54

    等他走后,我问筱筱没啥事吧?

    筱筱摇了摇头,说昨晚大舅也帮她去了去寒,她已经没事了。

    晒了一个小时,我浑身都发烫,感觉都快冒烟了。大舅查看了我的情况后,嗯了一声,才准许我回屋吃饭。

    我想换一身衣服,降降温。但大舅不准,说必须穿着衣服,等它自动降温,这样阴气才能彻底清除。

    我问这是为什么呢?

  • 2016年10月29日 21:59:55
    大舅解释说:“昨晚那鬼把很强的阴气和愤怒灌进了你身体里。虽然经过了一番治疗,但你体内仍然有少许阴气存在,所以需要在烈日下暴晒一个小时。因为,一个小时有六十分钟,而六十,正是一个甲子。晒过了后,你的身体虽然恢复,但也需要衣服上的阳气继续巩固才行,所以不能脱。”
    筱筱在旁边叫我听大舅的话,继续穿着,忍一会儿就好了。
    我点了头,然后问大舅,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只鬼,好像不是新娘。
    大舅眉头微皱,然后斩钉截铁地说:“那是新郎。”



    明晚20:00继续更新连载,欢迎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
  • 2016年10月30日 19:48:19
    要开始更新了,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 2016年10月30日 20:02:55

      新郎?他怎么来了?

      别说我,连大舅说,他也想搞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吃过饭,大舅把一些香蜡纸钱装进黑色塑料袋里,然后说要带我去邻村,去新郎新娘的坟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筱筱本来想跟着,但被大舅拒绝了。说这件事情现在还没搞清楚,她要是跟着的话,容易被进来。

  • 2016年10月30日 20:13:47

    找到那座大坟之后,大舅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支香,点燃之后就插在了坟前,然后大声地说:“上次是我外甥无心之失,若有冒犯,你也惩戒过了。我来给你上柱香,烧一些纸钱,希望你能原谅他。如果非要盯着他不放的话,那我也只能对你不客气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说完,大舅递给我三支香,叫我诚心诚意地拜一下他们两口子,争取得到他们的原谅。拜完后,他还给我好些纸钱,要当着他们两口子的面烧掉,破财免灾。

    我照做了,心里也在请求他们原谅。毕竟那次是我有错在先,而且死者为大,我也不能跟他们计较那么多。

    但我刚点燃几张纸钱,一阵冷风吹来,香灭了,纸钱被卷飞,飘落到了十多米外。

    我急忙看着大舅,想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 2016年10月30日 20:16:49

    大舅有些生气,对着新坟说:“若非是我,你们俩也走不到一起,也不会在阴间续缘。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恩人。做人的时候,要懂得忍让,退一步海阔天空。做鬼的时候,也不要得寸进尺,否则只能惹祸上身!”

    说完之后,大舅叫我把香点燃,重新烧纸钱。

    我嗯了一声,去把香点燃后,再次拿出一把纸钱。正准备要点燃纸钱时,又一阵冷风刮了过来,力道更大,不仅把我手中的纸钱卷飞了,还把插在地上的香都给拦腰吹断。

    我心里顿时就慌了,连忙爬起来躲在了大舅身后。

  • 2016年10月30日 20:30:33

    大舅的脸上满是愤怒,刚要说什么,就听到新坟传来咔嚓一声。往右边走了几步,我看到新坟的侧面居然裂开了一条手掌厚的缝隙,有一米五六长,很吓人。

    看到那条裂缝后,大舅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嘴里轻声说道:“坟开口,妻子走。”

    我急忙问他这是说新娘已经走了吗?

    大舅没有回答我,而是对着新坟说:“我先去把你爸妈找来。”

    说完,他叫我跟着他进村。

    到村里,大舅找到一户修着二层小楼的人家,然后用了敲了敲院门。门开后,一个五十来岁的男人走了出来。他一头的花白头发,眼睛有些红,像是哭过。

    看到那个男人,大舅直接开门见山地说,周三,你儿子的坟出问题了。

  • 2016年10月30日 20:40:00

    周三听到这话顿时脸色大变,急急忙忙朝外跑,速度特别快。

    到了坟地后,周三看到新坟侧面的裂开后,急忙问大舅怎么回事?

    大舅说:“坟开口,妻子走。这代表着,和你儿子周老幺埋在一起的新娘,已经没有在里面了。”

    周三看了一眼新坟后,眼睛有些发直,嘴里轻声呢喃:“原来老幺说的话是真的。”

    “难道,你儿子已经给你托梦了?”大舅急忙问道。

    周三点了点头,说昨晚他睡觉的时候梦到了周老幺。梦里,周老幺极为气愤地说,有个男的把他刚娶过门的媳妇给拐跑了。

    他这话刚说完,大舅立马盯着我看。我愣了一下,心想,难道周老幺说的拐跑他媳妇的男人是我?

    这怎么可能?

  • 2016年10月30日 20:49:10

    大舅看向了周三,说他马上打电话给女方家里,问问情况。

    说完,他拿出手机打电话,结果语音提示对方的号码是空号。大舅的表情凝重了起来,连续打了几次都说是空号。

    把手机放回去,大舅跟周三说:“你现在跟我回村一趟,去找那家人说明白。”

    就这样,我们三个急急忙忙地回了村。在村东找到那户人家的房子,大舅上去砰砰敲门,但没人回答。喊了几声后,也没有人回应。

    这时旁边路过一个扛着锄头的老头儿,他见大舅在那里喊,就跟我们说,那户人家昨天早上不到四点钟就搬走了,没人知道他们去哪儿。

    大舅愣住了,说这户人家在村里住了几十年,怎么突然就搬走了?

  • 2016年10月30日 21:02:14

    我心里很慌,他们突然搬走,肯定跟新娘失踪有关。要是新娘找不回来,新郎不还是要找我麻烦吗?

    周三特别生气,大声地质问大舅怎么解决这事?如果不让他满意,他就告大舅欺诈,还要抓他坐牢。

    大舅突然吼了起来,叫他安静点。

    看到周三安静了后,大舅又说,他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说完之后,他一脚把门踹开了,然后在里面找东西。

    那房子里空空的,别说凳子了,连床、被子和柜子那些都没有,就只是个空房子。看样子,这家人在搬走前,已经将所有东西全都弄走了。

    我问大舅找什么,要不要我帮忙?

  • 2016年10月30日 21:14:23

    大舅扫了一眼每个房间,啥都没找到。最后,他说要扒开周老幺的坟,因为里面有一具新娘用过的棺材,也许能从里面找到些有用的东西。

    周三立马就不干了,说他儿子已经入土为安了,现在才过几天就扒坟,传出去多让人笑话。而且,万一他儿子在地下不安心,以后闹出事情来怎么办?谁负责?

    大舅底气十足地说他负责。

  • 2016年10月30日 21:27:40

    看到周三还是不同意,大舅又说:“昨晚你儿子托梦给你,这就说明他在地下已经不安了。明晚就是他的头七,也就是回魂之夜。到时候事情还没有解决的话,他回家后就会找你们一家人的麻烦。搞不好,你们全家人都得陪葬。”

    这话一出,周三的冷汗都下来了,再也不敢说半个不字。接着,大舅叫周三先回去找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然后多准备点香蜡纸钱什么的,等他来。

    周三被吓得不轻,撒腿就往回跑,生怕跑慢点耽搁了大事。他走后,大舅急急忙忙地带着我回家了。

    我问大舅,刚才是吓唬周三的吗?

  • 2016年10月30日 21:33:31

    大舅表情严肃地说,他说的话全都是真的,但是他漏了一句。

    我急忙问他漏了哪一句?

    大舅一下子转过头来盯着我说:“周老幺把周三一家人害死之后,会立刻来找咱们舅甥俩算账。而你,就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一口唾沫吞下去,我的后脊梁开始冒寒气了,脑子里又忍不住想起了昨晚的事情。随后,我问大舅,周老幺要是杀来的话,你有办法对付的吧?

    大舅嗯了一声。我顿时松了一口气,但大舅紧接着又说:“应付了周老幺后,周三他们一家子的亡魂就会杀到。到时候咱们舅甥俩,就只有陪葬这条路了。”

    我原本已经放回肚子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说那你有办法顺利地找到新娘的尸身吗?

  • 2016年10月30日 21:44:19
    大舅没有说话,估计是有些难度。
    回家准备一些东西后,大舅带着我赶回了周老幺的坟。到了那里时,我看到周三已经叫上了他的几个后辈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
    伴随大舅一声令下,那几个小伙子抡起铁锤和铁镐,将新坟砸得稀烂。把上面的砖石砸碎,清理干净之后,他们又换成了锄头和铲子,开始挖土。
    我看到那座新坟除了表面有道口子之外,下面都是完好无损的,不像是被挖过。所以我靠近了大舅,跟他说了这个情况。
    大舅点了一下头,说看样子是那新娘根本就没有进棺材一起埋进来。
    挖到两具棺材之后,大舅让他们先把原本是放新娘的那口棺材打开。这次他们没有那么粗暴了,而是用钢钎把棺材盖给撬开了。
    当看到里面的情况后,周三他们的脸上顿时写满了惊疑,而我跟大舅则是一脸的震惊。


    明晚20:00继续更新,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留言顶帖。
  • 2016年10月31日 01:51:24
    加油!还有吗?
  • 2016年10月31日 20:00:31
    更新马上开始,恳请大家多多支持。
  • 2016年10月31日 20:01:09

     草人?

    竟然是草人!

    棺材里面,红色的新娘上衣被掀开,一个一尺来高的草人正好躺在衣服当中。如果把衣服再穿好的话,就好像是那草人在穿着新娘装。

    我立刻看向了大舅,而他则是直接跳到了棺材旁边,把那个草人给捡了起来。之后,他仔细看了一下,发现那就是他之前做来替我去死的那个草人。

  • 2016年10月31日 20:22:07

    而在一边看着的周三几个人,完全蒙圈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明明是一具尸体,怎么变成了一个草人呢?

    周三立刻跳到棺材旁边,很是着急地问大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舅说:“你们先把这口棺材起出来,坟的话,暂时不要修。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如果是那家人故意骗你们,没让新娘嫁过来的话,我会帮你们找到尸体,重新葬下来的。”

    说完,他从背来的包里拿出了一张方形的白布。戴上塑胶手套后,他把草人和新娘的衣服全都拿起来放到白布里,然后系了两下,打成一个包袱,再重新装回到包里面。之后,他跳了上来,叫周三去找一条黑狗来。

  • 2016年10月31日 20:29:04

    周三立刻给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找一条黑狗带到坟这边来。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周三的大儿子牵着狗来了。

    大舅朝着那狗走了过去,没想到那条狗一直汪汪地叫,而且叫得很凶,仿佛大舅是要入侵家宅的坏人。

    看到黑狗这个样子,大舅点了一下头,说这条狗不错。说完后,他拿出了红色的新娘衣服给狗闻了一下。

    他这意思应该是,让这黑狗闻着新娘衣服的味道,去找尸体吧。

    闻了七八秒钟后,那条黑狗快速地跑出去了。大舅急忙喊道,跟上去!

  • 2016年10月31日 20:37:29

    他跑前面,我跟周三他们则跑后面。周三的大儿子和剩下的两人,则帮忙把坟弄一下。

    跟着那条狗跑回村里,它直接进了新娘家,在里面转悠了起来。就在我们大家都以为这条狗能找到尸体时,没成想它却坐在原地,不动了。

    这是什么意思?

    大舅盯着那条狗看了几眼,然后眉头紧锁地说,怎么会找不到呢?

    周三急了,就问大舅还有没有其他办法找到女尸?

  • 2016年10月31日 20:45:10

    他的着急,我能理解,因为明晚就是最后期限。如果那时候还找不到女尸,周三一家在劫难逃,而我和大舅也会生死难测。

    他一个人的手里,掌握着那么多条性命,压力可想而知。所以我就吼周三,吵什么吵,我大舅肯定会想办法救你们的。

    刚说完,大舅就说:“都别说了。这样,晚上我再用另外一个办法找新娘的尸体。这个办法的成功率要高一些,肯定能找到的。”

  • 2016年10月31日 20:55:25

    周三立刻就说,他要跟着去找,所以就暂时不回去了。

    这老家伙明面上说要跟着我们去找,实际上肯定是盯着我们舅甥俩,怕大舅带着我跑路。

    大舅肯定知道这个,但他一点也不在乎,看来是对自己有信心。

    回家后,大舅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晒太阳。他这么悠闲,周三可是待不住了,他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在旁边走来走去,分秒不停下来。

    忍了一会儿,他憋不住了,就大声地问大舅,到底有没有办法?

  • 2016年10月31日 21:06:22

    大舅说现在时间还早,他那个办法只有晚上才能用,所以,急不得。

    吃过晚饭后,大舅从自己的房里拿出了一根骨头和一支比较粗的白蜡烛。我怎么看,那都不像是牲畜的骨头。他把一个小盆放在凳子上,然后自己蹲在旁边,拿水果刀,一下一下地刮那根骨头。

    那骨头很硬,所以刀子在刮的时候,声音比较磨人耳朵,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刮了一小撮之后,他用刀尖把粉末铲到了白蜡烛的捻附近。之后,他把包打开,取出装着新娘衣服和草人的那个白布包。

    戴上塑料手套后,他叫我把电筒拿来照着那新娘衣服。我照做了,然后就看到他从衣服上找到了两根长长的黑头发。

    我急忙问他,那是新娘的?

  • 2016年10月31日 21:19:48

    大舅嗯了一声。他把两根头发缠在一起,然后绑在了蜡烛的捻那里。最后,他把蜡烛点燃,用一个灯笼罩罩住。

    “可以了,走吧!”大舅提着灯笼对我们说道。

    说完后,他和周三他们几个一起出门了,我把家门关了之后也是快步跟上去。

    一路往前走,我看到灯笼的火焰是指向前方的。我感到很惊奇,因为村子里没有起风,那灯笼里面就更没有风。

    我问大舅,昨晚你把我的头发缠在油灯的灯芯上点燃,说能驱赶阴气。这次你把新娘的头发缠在了白蜡烛的捻上,说能找到新娘的尸体,这是什么原理?

  • 2016年10月31日 21:26:35

    大舅解释说,油灯自古就是老百姓家里常用的照明用具,所以就有着光明的意思。而且由于它长年累月与人接触,所以沾染了不少人气。把你的头发和灯芯缠在一起点燃,就如同是油灯的火焰在帮助你头上那把火越烧越旺,给你灌输阳气和人气,驱赶你体内的阴气。而白蜡烛不同,一般常用于办丧事,或者祭拜祖先。所以,它点燃后能招阴气,甚至招鬼。那头发是新娘身上的,自然也沾染了新娘的阴气。把它和捻缠在一起燃烧,就能通过头发上的阴气来找到尸身。

    周三他们在旁边听着脸色有些变化,八成是没想到大舅还有这个能耐。

    接着我又问,那吃过晚饭后你削的骨头粉是干嘛的?

  • 2016年10月31日 21:32:31

    大舅说,那是他在一处阴气很重的坟地里找到的。刮下骨头粉,放在捻的旁边,是为了助燃和增强阴气。

    说着,我们从村子的东北角出去了,火焰一直是指向前方的。穿过前面的菜地,然后走到公路上。这条公路是双向的两车道,白天时候车子多,晚上偶尔有车子路过。

    这时,灯笼里的火焰开始抖动起来,并不是向之前那样很明显地指着前方。

    我急忙问大舅这是怎么回事?

  • 2016年10月31日 21:41:28

    他说公路上车来车往,把阴气冲散了。说着,他提着灯笼快步跑到了对面。

    到了对面后,火焰又指着前面,但抖动了几下之后,火焰就笔直地往上了。

    这时周三忍不住问道,又怎么了?

    大舅看了一眼火焰,然后提着灯笼往前走了几步,火焰依然没有变化。他说,糟了,阴气断了。

    我心里咯噔一声,立刻就问大舅这话什么意思?

    周三的眼神里满是害怕,说是不是又失败了?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气愤。

    我看了一眼面前的山坡,没有树木,无遮无拦的。但由于石头比较多,土壤稀少,所以就没人耕种。

  • 2016年10月31日 21:46:55

    这时,大舅说头发上的阴气是在这里断的,说明新娘的尸体极有可能就在这面山坡上。大家上去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蛛丝马迹。

    说完后,我们六七个人一起拿出电筒顺着山路往上爬,结果在这片山坡上找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愣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无奈之下,大舅只得说先回家,他再仔细想想到底是为什么。回去的路上,周三一直骂骂咧咧,说如果明晚他要是死了的话,第一个就会来找大舅跟我报仇。

    回家之后,大舅让我跟他睡一起,这样安全点。

  • 2016年10月31日 21:52:29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去穿衣服,大舅一把拉着我说:“兴子,昨晚我想了很久,那新娘的尸身肯定就在那山坡上,不过我们暂时没有时间去把整面山坡翻过来了。记着,今天晚上如果我还没有找到新娘的尸身。你就跑到你韩叔家,我已经叫他准备好了很多吃的和水。到时候你带着那些躲到山腰处那座房子里,我随后就到。只要咱俩到了那里,周老幺拿咱们也没有办法。”
    我刚想说话,手机却突然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筱筱打来的。
    接通之后,她问我事情怎么样了?
    我说没啥事,大舅能搞定的。之所以这么说,主要是不想让她为我担心。
    本来我以为筱筱要说的就这些,但没想到的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我和大舅感到极为吃惊。



    明晚20:00准时更新,恳请大家多多支持!
  • 2016年10月31日 22:07:59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1月01日 20:03:43

    “我家隔壁那个张嫂,今早上过来找我,问你大舅是不是对鬼的那些事情很了解?我说怎么了?结果她就跟我说,她男人这几天老做梦,嘴里喊着‘不要来找我,我没有说出去’,那天早上,张嫂穿了件红衣服准备去上街,结果把他男人吓得疯狂大叫,一个劲地喊张嫂把红衣服脱下来,扔掉。所以,她想让我问问你大舅,她男人是不是中邪或者撞鬼了?”

    我那手机的声音还是有点大的,所以大舅在我身边能勉强听清楚。

    筱筱又说,她觉得这件事情……

    不等她说完,我就急忙对她喊着:“你现在去张嫂家,说我们马上就过来。”

  • 2016年11月01日 20:15:14

    说完我直接挂了电话,然后跟大舅一起快速地穿衣穿鞋,之后都顾不上洗脸,直接奔着筱筱家去了。

    如果这事是前段时间发生的,或许我和大舅也不会在意。但现在的我们,对红衣服这三个字是特别的敏感。不管那到底是不是新娘在搞怪,都有必要去查查看。

    到了筱筱家后,她先看到我,急忙站起来冲着喊了我一声。

    我跟大舅穿过筱筱家院子,然后爬过半米高的院墙跳到了张哥家。

    我们这个村子虽然不大,但也不是说相互之间全都很熟。所以,筱筱要在中间相互介绍一下。

    张嫂像是听说过邻村周老幺和我们村那个新娘的事情,所以对大舅还是有点信任的,再加上又是一个村的,还有筱筱这层关系。所以她也没有扭捏,就把事情跟我们再说了一遍,但和筱筱说的差不多。

  • 2016年11月01日 20:23:51

    说完后,她刚要向大舅求助,就看到张哥一脸不高兴地从外面回来了。

    张哥回到自家院子后,快步走过来打量了一下我跟大舅,然后问我们来干什么?说着话,他的眼睛还往张嫂那里瞥。

    张嫂没敢第一时间说话,估计是有些怕。但我和大舅没工夫等。所以大舅就直接问张哥,穿着红衣服的女人是不是我们村前些天死的那个新娘?

  • 2016年11月01日 20:34:43

    一听这话,张哥脸色顿时大变,一下子瞪着张嫂,然后他立马就吼她,你都跟他们乱说些啥了?你这大嘴巴的臭婆娘,老子打死你。

    张哥扬起了右手,快要打到张嫂的脑袋上时,大舅突然出手,凌空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张嫂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冲着张哥喊:“你这样一天天的做噩梦,精神和身体状况都越来越差,去找医生也没用,我也是没办法才找人家的,这都是为了你好。”

    看到张嫂喊起来,张哥更加火大,气得满脸涨红,大声吼着你懂什么?

  • 2016年11月01日 20:44:48

    吼完了张嫂,转过头来张哥就对着我和大舅吼着:“还有你们,都给老子滚,滚出去!”

    当时我真的很火大,但大舅却伸手拦着我,让我别乱说话。他对张哥说:“你以为什么都不说就没事了吗?以你现在的情况,我敢保证,不出一个星期,你就会被那红衣女人缠身给害死。如果不相信,那你就好好想想,从第一次梦到她,然后接下来几天你的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发生了什么变化。而你要是死了,你媳妇跟你孩子以后靠谁?你真的想扔下他们不管吗?”

    越说大舅越激动,到最后都差不多是吼出来的。

  • 2016年11月01日 20:52:26

    见他有些动摇了,我也赶紧说道:“如果是那新娘威胁你的话,不用怕,有我大舅在,他能收拾了那新娘。”

    张哥的眼睛亮了一下,但随后就带着质疑的语气说:“人家是鬼,你能打得过她?”

    “他可以。”

    我回头一看,周三带着他们同村的几个后辈从筱筱家的院子跳了过来。刚才那话,就是他喊的。

    看到周三,张哥立刻喊了一声三表叔。

    啥?他们俩还是亲戚关系?我有些吃惊。

  • 2016年11月01日 21:19:33

    走到张哥面前,周三急忙叫他快点把事情说出来,不然他们全都得完蛋。

    有了周三这话,张哥的担忧又少了很多,然后就开始说起了事情经过。

    在新娘牵走草人的那天晚上。张哥开着拉货的车从外地回来,当时快凌晨两点钟了。从村子东北角那条公路拐弯下来,张哥把车停好,然后熄火下车回家。

    刚走没几步,他就听到有砸石头的声音。当时他很好奇,这都凌晨两点了,谁在打石头?

    左右看了一下,没人。回头一看,背后那面山坡上,有个黑影在动。当时他觉得很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反正事不关己。刚回头,一下子撞见了新娘她妈。

    张哥当时被吓了一大跳,浑身瞬间冰冷,头皮都麻了。等看清楚是自己村里人后,他顿时松了一口气,跟新娘她妈还打了声招呼。对方也很友好地回应,然后两人就各走各的,没再多说什么。

  • 2016年11月01日 21:28:36

    但张哥更加好奇了,回头一看,发现新娘她妈是奔着对面的山坡去的。他想着,可能是别人有事吧,所以还是没去多管。等回家睡觉时,他就梦到了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但看不见脸,因为被红盖头给遮住了。

    张哥继续说,第一天晚上那个红衣女人叫他不准把晚上看到的事情说出去,否则会带他下地府去。醒来后,张哥以为只是做了个梦而已,就没怎么在意。但接下来的几个晚上,她都做了相同的梦,而且早上醒来后,他都看到自己的脸色很苍白,很憔悴,身体还很虚弱。像是开了一天的车,腰酸背痛不说,还很没精神。他去镇上的医院检查了一下,医生说没毛病。所以他开始害怕起来,觉得梦里那个红衣女人,肯定就是村里刚死不久的新娘。因为,那晚他只撞见了新娘的妈。

  • 2016年11月01日 21:35:56

    就在昨天,他还去新娘家看一眼,打算向新娘的爸妈道个歉,希望新娘能饶过自己。结果一问才知道,新娘的爸妈已经搬走了。而且,从邻村那边传来消息,说是新娘的尸体不翼而飞。张哥听了之后变得特别恐惧,生怕晚上新娘会来索自己的命。所以之前我们问他那个新娘的事情,他才反应那么强烈,那么不配合。

    说完之后,张哥急忙恳求大舅一定要救救他。这个态度,和之前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大舅问张哥,那晚山坡上的那个黑影,大概在什么位置干活,你现在还记得清楚吗?

  • 2016年11月01日 21:46:03

    张哥想了一下之后立刻点头,说他记得。

    大舅说了一声好,然后叫周三他们去准备锄头、铁镐、钎子和铁锤那些东西,要快!

    周三和张哥他们立刻就忙活了起来,在邻里借那些工具。而大舅则是去叫筱筱抓一只没有配过种的公鸡来,他有用。

    花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时间,东西全都准备好了。大舅带着一群人直奔村子东北角的那面山坡去了。

    到了那里后,张哥指出了那个位置,还不等大舅下令,周三他们一窝蜂拥上去,用钎子插到石头缝里,然后把石头给撬开。或者是用锄头勾住石头,然后用力地拉。

  • 2016年11月01日 21:56:29
    几个年轻壮汉折腾了近两个小时左右,挖开了几十块大小不一的石头。重的有好几百斤,磨盘那么大。轻的有成年人拳头大小,主要是用来塞缝用的。
    石头弄开后,我们看到下面是一张蓝色、红色和白色条纹的篷布,这在村里比较常见。办红白喜事时,如果太阳比较晒,或者下雨了,那就需要用篷布把院子遮挡起来,然后下面就可以坐人摆宴席什么的。
    大舅跟着另外三个人跳下去。四个人分别拿着篷布的四个角,然后将它给抬了起来。在篷布下面,有一个约两米五长,约一米宽的坑。而坑里面,则全都是白色的粉末。大舅伸手去捏了一点,然后激动地说道:“棺材就在这下面!”


    明晚20:00继续更新,恳请多多支持。
  • 2016年11月02日 19:55:55
    要开始更新了,恳请大家多多支持。
  • 2016年11月02日 20:01:16

    大舅要过一把铲子,将那些白色的粉末给铲开,结果下面真的露出来一块漆黑色的棺材盖。

    终于找到新娘了。

    我和周三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周老幺应该不会发火,不会来害我们了吧。

    周三有些按捺不住了,喊着他几个后辈,叫他们快点把棺材起出来,抬回去。

    那几个人哦了一声,刚要动手,大舅却突然喊了一声慢着。他说,这新娘的鬼魂还能作祟,就算带回去的话,也难保不会再跑出来惹事。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必须得做点什么才行。

  • 2016年11月02日 20:12:27

    说完后,他叫我公鸡递给他。

    接过公鸡,大舅一手抓住公鸡的翅膀,然后大拇指和食指在捏住公鸡的鸡冠。这样公鸡的脖子就完全露出来了,要宰割放血就特别方便。

    但是在宰割之前,大舅问周三:“确定你们家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新娘一家的事?”

    周三愣了一下,然后说这个问题他早就说过了,绝对没有。不然当初新娘的父母也不会同意两家孩子的婚事。

    大舅嗯了一声,然后对周围的所有人说,最近一段时间运气不佳、身体不好的人,请马上背过身去,或者可以直接下去一些,别站在这里。免得待会儿开棺后,阴气冲着你们。

  • 2016年11月02日 20:25:06

    这话一出,张哥夫妻俩和周三的两个后辈立马跑下去了。

    等他们走后,大舅对周三剩下的几个后辈说:“你们先把衣服往上拉,像是平常睡觉前脱衣服那样,但只拉到把脸遮住就行。之后,把手伸到石灰里,再去打开棺材盖。”

    那几个人照做了,然后用钢钎的另外一头把棺材钉给起了出来。最后,他们四个人同时发力,将棺材盖给打开了。

    大舅让他们背过身去别看,之后,他快速地拿出一把匕首,割破了鸡喉咙。鲜血立刻溅射出来,大舅抓过一把鸡血,撒到了棺材里面。我当时站在旁边,没有看到棺材里是不是新娘,但听到嗤嗤的声响。之后,大舅把公鸡扔到一边去,右手抓住棺材盖猛地合上了。

    最后,他说已经搞定,然后让那几个后辈把棺材起出来抬回去。

    周三问大舅,从此之后不会再出什么事了吧?

  • 2016年11月02日 20:38:44

    大舅嗯了一声,说他待会儿跟着一起去,等把新娘安葬好之后就不会再出事了。

    听到这话,周三连忙道谢,然后打电话回家,叫家里人准备两桌好菜。这个热情的样子,和昨晚上找尸身失败时骂骂咧咧的样子,完全不同,跟张哥倒是一模一样。

    那几个年轻人抬着棺材往山下走,我、大舅还有周三,负责把石灰给重新填进去。忙活完了后,周三急忙追着棺材跑去了。

    我跟大舅走在后面。他叫我把公鸡提着,可以拿回去炖了吃,别浪费了。

    我去捡起公鸡,然后就问大舅:“刚才你叫张哥他们暂时离开,然后叫起棺材盖的几个人把衣服拉起来遮住脸,将手伸进石灰里。等棺材盖打开了,你还把鸡血撒进去,这都有什么说法吗?”

  • 2016年11月02日 20:47:14

    大舅停了下来,等周三他们走了一会儿之后,才小声跟我解释说:“那新娘死的时候是十七岁,也就是未成年。这有个说法,叫少亡人。有句俗话叫,十个厉鬼九个少亡。所以,那新娘的阴气肯定很强,打开之后阴气会迅速扩散开来。运气不好、身体欠佳的人若是被阴气冲到了,好一点的,可能会大病一场,至少三五个月才能恢复,差一点的,可能就活不了多久。所以,他要让张哥他们暂时回避。”

    “打开棺材盖前,用衣服或者其他东西遮住自己的脸,是为了防止开棺后被新娘记下。而一旦被新娘记下的话,晚上就会被算账,比上次新娘来找你的时候还要厉害。而把手伸到石灰里,是为了防止棺材打开后,手被阴气伤到。因为,石灰是阳气很足的东西。也就是这东西,挡住了新娘的阴气,才使得阴气断了,让我们没办法准确找到新娘的位置。”大舅继续说道。“最后,没有配过种的公鸡阳气很强,把它的血撒到新娘身上,能冲了她的阴气,让她以后没办法作祟,老老实实地在棺材里待着。”

    他说完后,看到我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就问我看他干什么?

  • 2016年11月02日 21:00:59

    我说你太厉害了,简直跟电影里那些风水先生一样,感觉什么都懂,特别牛叉。

    大舅还是很平静地说,他也不想懂这些。

    正说着,我看到筱筱在前面等我。跟大舅打了声招呼后,我就朝着筱筱跑过去了,嘱咐她拿回去把毛拔干净,晚上我亲自炖给你吃。

    筱筱笑着嗯了一声。

    把鸡给她后,我转身朝着大舅跑去,跟他一起做完最后的事情。

    到了周老幺的坟地,差不多已经是上午十二点了。当时天气比较热,大舅叫人去搬来几块木板,给棺材遮一下阳光。

    周三说干嘛不立刻下葬?

  • 2016年11月02日 21:11:50

    大舅说现在阳光太强,这口棺材之前就在石灰里面待过,外面有着很强的阳气。如果在这个时候葬在你儿子的棺材旁边,会伤到你儿子的魂,让他没办法顺利投胎。所以,必须等太阳弱下去后才能下葬。

    话音未落,周三赶紧叫人把木板抬来,将棺材给遮起来。弄好之后,周三叫大家先去吃饭,下午再来忙活。

    在周三家吃过饭,他们闲着无聊,就凑了四个人打麻将。我大舅喜欢这个,就陪他们打。我闲着无聊,在旁边看着。看了一会儿,我感觉肚子有些不舒服,就去上厕所。

  • 2016年11月02日 21:22:58

    正拉得爽快呢,厕所外面有两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路过,一边走还一边说:“哎,昨天还听说周老幺的媳妇根本没葬在坟里。刚才我看到好几个人抬着棺材到了坟地里,看这样子,是把他媳妇找回来了?”

    “听我儿子说,他们在隔壁那村的一个石头坡上找到的,现在给抬回来,下午就葬下去。”这个大妈又说。“听说周老幺的媳妇,去年都还来过我们村,好像那时候就和周老幺在谈对象。”

  • 2016年11月02日 21:35:55

    “嗯,是谈过。后来周老幺出去打工了,那姑娘还偶尔过来,看看周三跟他老伴呢。”

    “照这么说,那姑娘还挺好的。只是可惜,死得太早。不然我都想去看看,如果真是那么好的话,就叫我儿子去追。”说这话的时候,大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另外一个大妈立刻就说:“你可别。我听说,那姑娘死的时候特别奇怪,前两天都还好好的,后来就老是喊着我不去,不要缠着我,之后没几天就死了。我听人说,可能是周老幺的鬼魂缠上了她,然后把她给害死了。”

    “这可不能瞎说。”

  • 2016年11月02日 21:47:10
    “谁跟你瞎说了?周老幺办丧事的时候,我就看到那姑娘来过一次。回去之后不到两天,那姑娘就死了,然后两家就商量着给俩孩子结婚的事情。你想想,哪儿有那么巧的?所以,那姑娘就是让周老幺给害死的,不然人家父母都同意结婚了,干啥还把自己的女儿埋到其他地方,来骗周三全家呢?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事有古怪。”
    听到这里,我已经没心情继续蹲坑了,赶忙擦完屁股就跑出去。当时大舅正糊了一个清一色呢,我一把抓着他走到旁边,然后悄悄地把刚才我听到的话告诉他。
    他听完之后脸色立马就变了,然后回头看着坐在麻将桌边上的周三,气得从牙缝里蹦出一句话:“那个老王八蛋,居然这么害我们俩!”


    明晚20:00继续更新,恳请大家多多支持!!
  • [扑100] 匿名用户

    2016年11月02日 21:55:00
    很好看,加油!
1 2 3 ... 7 下一页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