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游戏烩 > 综合讨论 RRS

【原创轻小说】七日轮回(不定期更新)

发表时间:2016-10-27 11:52:50 点击:12059 回复:41

桂花酒酿元宵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最近看到一款会七日循环的手游,发现设定还挺有点意思的,于是就想脑洞一篇小说,总觉得世界会循环一定会发生许多鬼畜故事,但其实本质还是个虐狗故事啦……如果大家能喜欢的话就好了,不定期更新啊~
第二十七周
放学后的学校屋顶,被斜阳染得通红。
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久到我不愿意去计算时间的尺度。
一阵秋风抚过我的脸颊,就像是带来了身后她的消息。
“那个,阿毅……”萧澪低着头,在后面轻轻地问,“你今天找我来这里干什么啊?”
她的声音如同天籁,与这个秋日的午后遥相辉映。
我转过身,对她说:“我有两句话想要告诉你。”
她红着脸的样子,不管看几次都不会腻。
接着,我走向她,把早早准备好的那个小盒子交到她手上。她的眼神里泛起了闪亮的光,宛若天边的星辰。
“萧澪,祝你生日快乐。”
“这是……给我的?”她的视线在礼物和我之间穿梭了数次,最后问我,“我可以打开么?”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
她拆开盒子时候的表情,也笑得让人心醉。
最后的一层包装也被拆除,萧澪慢慢打开了那个兼具重量感和质感的纸盒——
“咦?”
——直到看到盒子里放着两颗鸡蛋。
她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凝固了几秒钟,接着缓缓抬起头对我说:“这,这是……”
“如你所见,这是鸡蛋,用水煮过8分钟,你可以称之为水煮蛋,但是我个人比较推荐溏心蛋这个称呼。”
“这,这样啊……”
现场的气氛变得有点尴尬,我评估这次礼物的反应只能算中等,远未达到理想程度。不过再怎样总也比上一次送她独角仙幼虫时的反应要好多了。
“如,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阿毅同学,谢谢你的……水煮蛋啊。”
“是溏心蛋。”我纠正道。
她没有理会我,一溜烟地离开了屋顶。我似乎听到了她把什么东西丢进垃圾桶的声音,我想这只是我的错觉吧。
“啊,结果这次我的第二句话还是没有说出口。失败失败。”
我喜欢萧澪。
我只是想告诉她这一点。
“这一周也失败了吗?”
一个黑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他身上穿着黑色兜帽衫,有一种独特的神秘感。
“是啊。”我一屁股坐在学校屋顶的天台上,对他说,“看来女生也不太喜欢溏心蛋做生日礼物。”
“呃,虽然我的立场不太方便给你建议,但是一般人送生日礼物都不会选蛋类的吧?”
“真的不会吗?”
“不会啦。”
他斩钉截铁地对我说。
“啊……那就只有等下一周再来了。”我挠了挠头,“好在今天已经第5天了。”
“是啊。”
我们就这样,在学校的屋顶静静看着远方天空中的“黑门”。

发表时间:2016-10-27 11:52:50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7日 11:53:02
    距离世界末日,还有一天。 第一周 那就像是一个梦境。 不,在做梦的时候似乎不该这么说。说一个梦很像梦,这句话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 但是,我还是找不到更多的形容词来形容眼前的景象。 空间在错位,时间在支离,逻辑在停摆。一切的概念和元素都正在走向尽头。 在我的眼前,只有无限蔓延,并且压倒一切的"黑门"在吞噬着一切。我心里明白,最终它将会毁灭世上的一切,然后变成这个世界本身。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似乎有人在这么问我。 我回过头去,看见一个人站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他戴着兜帽,我看不清他的容貌。 "你是谁?" 我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头顶的帐篷。 梦境的内容正在脑内飞速地消散,现实一股脑地涌进我的大脑。 学校的天文部正在进行校外露营,部员之一的我自然也是其中一员。 我转身看了一眼身边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刚好是午夜12点整。 我坐起身子,穿上鞋,拉开了帐篷的入口。 "好冷……" 山间微凉的空气刺激着我的鼻腔,周围的黑暗让眼睛一下子无所适从。 我看向视界的一角,那里是灯火通明的城市,交界。然而在灯火映衬下,有一样特别的存在让人无法不去在意。 那就是黑门。 没有长度,没有宽度,没有体积,甚至没有固定位置。但只要看向交界,就一定会被它独特的黑暗吸引。 不知从几时开始,黑门降临了交界。城市的一半被封印起来,有很多全副武装的人进去,却没有看到有太多人出来。小道消息说那里是和异世界相通的入口,还有许多怪物出没,但是我们老百姓也不可能知道更多。 转过身去,身后数十米处散布着其他七八个天文部员的帐篷,如今他们早已见周公去了吧。 其中那个杏黄色的帐篷,我注视良久。 萧澪是我喜欢的女生,邻班的班花,天文部的重宝,同时也是我的入部理由。 一想到她,我就变得没来由地兴奋,之后又会陷入没来由的沮丧中。 本来想找机会在这次活动里对她告白的,当然不才如我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好在下周五就是她的生日,如果能送她一件特别称心的生日礼物,再顺势告白成功率一定就会高上许多。 "明天如果不下雨,就找个机会去问问她喜欢什么礼物好了。" 我自言自语着。 心里突然有什么一阵悸动,就像自己曾经在哪里听过这句话一样。人有的时候大概就是会这样,总会对初见的事物有既视感。 我甩甩头,又走进了帐篷-- "是谁?" 背后感受到一阵视线,就像是有人站在黑夜里盯着自己一样。 一旦回头,那里却理所当然地什么都没有。 我连忙躲进帐篷中的睡袋里,竖起耳朵监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然而只有虫鸣声不绝于耳。 就像是每一个这样的秋季一样。 "我这口毒奶真是灌进了老天爷心坎里。" 第二天的早上,我穿着一件没有什么鸟用的一次性雨衣站在瓢泼大雨里。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我想大多数人都压根没想到周末有雨。 雨水从缝隙里渗透进内侧,和我的皮肤粘在一起,看上去像是一个真空包装里的火腿,这个场景荒诞到让人笑不出来。 "萧澪……现在在做什么呢?" 心里想着她的事,身上却完全不能动弹。 我就这样在这场大雨中,渐渐失去了意识。
  • 2016年10月27日 11:53:21
    又过了一天,时间是第三天,我却躺在家里没去上学。关于理由其实很单纯。
    我感冒了,而且非常严重。
    用尾椎骨也想得到,这是因为昨天在山上淋了太多雨才会这样。
    结果也没问到萧澪喜欢什么,我现在这幅样子也没法去学校--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打开了房门,去走廊拐角的报箱回收今天的报纸。
    外面还是下着雨,就像昨天那么大。
    萧澪现在在做什么呢?我没来由地问着自己。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咦?"
    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直接穿过雨水,回荡在我的脑内。
    我四下张望,谁也不在。当我眼角扫过楼下的街道时--
    一个穿着黑色兜帽衫的人,站在雨中。
    我看不清他的面孔,但是我很清楚他在看我。
    不知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心里像是有白色的电流划过,每一次都伴随着刺痛。
    我……认识这个人。
    却不是在这个世界。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已经跑到楼下,寻找他的身影。
    但是他已经不在那里了,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地消失了。

    几天以后,我从沉睡中醒来,眼睛看着自家的天花板。
    时间是第七天的晚上,我依旧在病假当中。
    这几天我就是在家里和泡面为伍,几乎觉得自己要转职成泡面精了。
    今天白天迷迷糊糊地可以在家里听见街上异常喧闹的声音,这对于越来越冷清的交界来说还是挺稀奇的事情。
    我坐起身子,感觉到病痛似乎已经渐渐离开了它。
    "等一下,今天就是萧澪的生日了啊……"
    我还根本没有去准备她的生日礼物,时间又已经晚了。这下又只有等明年了吗。
    我照例打开房门去报箱拿报纸,走到暌违数天的走廊上。
    然后,我一时间停止了呼吸。
    眼前的景象让人难以置信。街道上全是废弃的汽车,到处都是丢下不管的箱包,有时还有鞋子。
    这个城市就在之前,经历了一次疯狂的逃亡。
    我开始打心底地觉得事情有点不妙,穿着室内拖鞋就一路跑到楼下。这时,我看到了黑门。
    从我家的角度平常是看不到黑门的,但是如今,黑门已经超过了天空的一半,如同张开的上腭一般君临着这个城市。
    我突然明白了大家逃亡的理由,我一直待在家里养病实在是太蠢了。
    也许我再也见不到外地工作的父母了吧。
    也许我再也见不到萧澪了吧。
    也许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时间指向晚上的23点59分。
    "还来得及。"
    "什么?"
    听到背后的声音,我回过头去。
    穿黑色兜帽衫的人,出现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
    他缓缓地说:"世界即将结束,但却还不会被毁灭。"
    "等一下,你是谁?为什么黑门会扩大?世界结束是什么意思?"
    听到我的问题,他看了一眼手表。
    "时间到了,我们下次见。"
    黑门在那个瞬间吞噬了整个世界。
    一切的物质和概念都化为了无。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我似乎看见了远方的一抹光亮。
    如同扑火的飞虫般,我不禁向那光亮伸出了手。
    (待续)
  • 2016年10月27日 12:01:34
    楼楼的情景铺垫很对味诶,好想知道以后几天会发生神马
  • 2016年10月27日 12:03:28
    超爱世界末日题材的小说哦,为神马要轮回七日捏?
  • 2016年10月27日 12:05:32
    男主为神马要等到世界末日才想到告白囧
  • 2016年10月27日 12:07:53
    七日轮回?和上次漫展上看见的七日之都的世界观好像
  • 2016年10月27日 12:13:44
    好奇七日轮回这个标题是不是隐藏神马秘密呢
  • 2016年10月27日 12:19:51
    挺喜欢这种风格的连载,快更了啦楼主
  • 2016年10月27日 12:28:23
    七日轮回……是准备最后一天再相恋咩
  • 2016年10月27日 12:35:01
    送溏心蛋。。。。这是注孤生的节奏啊
  • 2016年10月27日 12:42:47
    楼楼的时间线有点穿越,好期待以后的剧情
  • 2016年10月27日 12:54:55
    感觉马上会有虐狗的情节,期待ing
  • 2016年10月28日 14:54:14
    第二周



    那就像是一个梦境。
    空间在错位,时间在支离,逻辑在停摆。一切的概念和元素都正在走向尽头。
    在我的眼前,只有无限蔓延,并且压倒一切的“黑门”在吞噬着一切。我心里明白,最终它将会毁灭世上的一切,然后变成这个世界本身。
    然而,我向毁灭之中唯一的光亮伸出了手。
    “啊。”
    手指摸到的是帐篷的顶。
    梦境的内容正在脑内飞速地消散,现实一股脑地涌进我的大脑。
    总觉得刚才的梦中有什么超厉害的内容,却又想不起来。
    我走出了帐篷,熟悉的冷风刮过脸颊。
    时间是晚上刚过0点,也可以说是新的一天了。地点是后山山顶的天文部露营地。
    我望着不远处杏黄色的帐篷,想到还没有决定要送什么礼物给萧澪。
    总感觉我想了好久。
    “如果明天下雨的话——”
    这时,一道白色的电流穿过了我的脑海。像是记忆一样的东西,从裂痕里汹涌而出。
    “明天真的会下雨。”
    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件事?心里闪过一丝恐惧。我说着毫无根据的话,但却对此无比确信。
    我穿上外套,拨亮了手里的电筒,准备去山下的便利店买一把雨伞。比起追溯这违和感的来源,我更愿意先行动起来。
    电筒的光束照亮了眼前的黑暗,如同梦境里的那一抹亮色。
    总觉得,如果我现在不去买雨伞的话,会错过很多重要的事情。
  • 2016年10月28日 14:55:01
    第三天早上,我准备去上学。这本来应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但我心里却充满了对未知的兴奋。
    由于我买了雨伞,我没有淋到雨,所以今天也就没有感冒
    在露营地的深深既视感在今天烟消云散,我也松了一口气。
    “你现在还打算去上学?”
    听到声音,我扭头看见了穿着黑色兜帽衫的人出现在一旁。
    明明应该是初次见面,但我们彼此都没有这样的感觉。既视感再次涌上心头,我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学生去上学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这个世界已经撑不了几天了,你应该明白的吧。”他仿佛很困惑地看着我。
    “什……么?”
    有什么东西,正随着他的话语从心里的裂缝中磅礴而出。
    淋雨的第二天,卧床的第三天,一段曾经经历过,却又不尽然一致的时间。
    然后,这个世界将会在第七天晚上12点整终结。
    矛盾的记忆在互相冲撞,我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不知过了多久。
    “你想起来了吗?这个世界并不正常,每过七天就又会跳回到之前的第一天——”
    我抬起了头,打断了他的话:“既,既然这样,我就更加要享受仅存的日常生活了。”
    我以为我会更加恐惧和惊讶,但此时我却是出奇地平静。
    毕竟世界什么的跟我没有关系,我对它也无能为力。就算世界将在下一秒毁灭,我还是愿意尽力过好这一秒。
    他听到我的话瞪大了眼睛,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
    “每个能保留轮回前记忆的人都不是无缘无故获得这份能力的,你也一样。”
    “你在说什么啊……没事的话我先上学去了。”我抛下他,扭头就走——可是几步之后忽然想到一件事情要问他:“对了,你到底是谁啊?”
    穿着黑色兜帽衫的人想了一下,摘下了他的兜帽。
    兜帽之下,是一张随处可见,毫无特征的脸孔。我有点失望,总觉得这样神秘的大人物应该是更加狂霸酷炫的造型才对。
    他对我说:“你可以叫我御主,我平常主要拯救拯救世界什么的。”
    “那么御主知道萧澪喜欢什么生日礼物吗?”我没心没肺地问了。
    御主听到我的问题,抬起了一边的眉毛:“那种东西我怎么会知道。”
    “说得也是,我还是自己去问她比较好……”
    “停,慢着。”御主打断了我,“你说你要给心仪的女性送生日礼物,然后还要去问她喜欢什么?”
    “有什么问题吗?”
    “大有问题!对女性来说生日礼物就是一份惊喜,你先去问人家就没有意义了。”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他说得好像很有道理,我不住地点头。
    “御主大人,比起拯救世界你好像更适合去拯救青春期的少男少女啊。”
    “你信不信我现在给你开个大让你领教一下什么叫拯救世界?”
    总感觉,御主脱去了兜帽,也就只是个和我一样的普通人而已。
    心里有些放心了。
  • 2016年10月28日 14:55:42
    上学路上,我想了很多。
    和世界、御主、轮回什么的都没关系,我只是在考虑我自己。
    如果不管我做什么,都会在第七天重启的话,那我不管实现任何事情都会变得没有意义。
    但是反过来说,也正因为如此,不管犯下什么错误都会被原谅。
    正好,我要决定送给萧澪什么生日礼物。
    “如果不知道萧澪喜欢什么的话……”我喃喃自语,“那就一个一个试过来就好了!”
    也许这才是对这个即将降临的末日最好的抵抗。
    坐在课桌上,我盘算着要把礼物交给她的时机。
    “她生日当天是在第七天,但是在那天她一定已经和家人去逃难了,所以比较稳妥的方式是在第六天的放学后……”
    “哟早上好,阿毅。”
    一个壮汉秀着肌肉走过我身边,他是我的同班同学兼健身狂热分子阿坤。
    “早……对了阿坤,你觉得你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是什么?”
    “我?”阿坤摆出了一个健美造型,“增肌蛋白粉!”
    健身和减肥也是女生永恒的主题。好,就先用这个试试吧。
    我利用剩下的两天时间准备并包装好了罐装的蛋白粉(一罐香草和一罐巧克力味),并且计划在周四把萧澪喊到学校楼顶,把包装好的礼物交给她,祝她生日快乐,然后在满满的感动和愉悦中胜利告白。

  • 2016年10月28日 14:56:25
    放学后的学校屋顶,被斜阳染得通红。
    一阵秋风抚过我的脸颊,就像是带来了身后她的消息。
    “那个,阿毅……”萧澪低着头,在后面轻轻地问,“你今天找我来这里干什么啊?”
    她的声音如同天籁,与这个秋日的午后遥相辉映。
    我转过身,对她说:“我有两句话想要告诉你。”
    她红着脸的样子,不管看几次都不会腻。
    接着,我走向她,把早早准备好的那个小盒子交到她手上。她的眼神里泛起了闪亮的光,宛若天边的星辰。
    “萧澪,祝你生日快乐。”
    收到这份祝福,再加上看到这份实用性与巧思兼备的大礼之后,萧澪一定会感动得无以言表吧。
    我面带微笑,看着她打开了装着礼物的盒子。
    “这是……什么?”萧澪拿着印着肌肉猛男的铁罐,表情凝固在脸上。
    “这是增肌蛋白粉,平常配合有氧运动和科学的减肥计划,一定能为你的塑身之路添砖加瓦。”
    我像电视购物导购一般推销着这款商品。
    “这样啊……阿毅你一直觉得我需要减肥啊……”
    “咦?”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需要锻炼的肥婆吧!所以才会给我这样的东西来暗示我的对吧!”
    萧澪突然爆发了,我惊得向后退了半步。
    “那个,其实也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啊!我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
    她丢下盒子和铁罐,气鼓鼓地离开了天台,留下了郁闷的我。
    “失败了吗。”戴着黑色兜帽的御主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朝我搭话。
    “是啊,这个世界赶快毁灭算了。”
    “你这也太不负责任了!”他苦笑着吐槽我。
    虽然不知原因为何,至少这类产品是不能使用了。
    接下来的日子我没有去上课,在家里睡到了七天,在睡梦里迎来了重启。
    (待续)

  • 2016年10月28日 15:24:03
    强势围观下周会送什么奇葩的东西,我推荐姨妈巾!(专业拆情缘
  • 2016年10月28日 15:36:05
    好好看,lz一定要继续更下去!求更新~~~
  • 2016年10月28日 15:49:09
    最爱看末日设定文了,希望是HE哈哈哈,心疼这种不懂得如何追女孩子的男生。
  • 2016年10月28日 15:57:06
    也正因为如此,不管犯下什么错误都会被原谅”突然觉得末日循环原来是一个很暖心的设定。
  • 2016年10月28日 16:06:48
    感觉跟那个游戏永远的7日之都设定蛮像?这么快就出同人文了我先马为敬!
  • 2016年11月01日 15:58:09
    第三十三周
    独角仙的幼虫、阿坤的肌肉写真集、溏心蛋、工业灭火器、自己写的情诗三百首、无碘盐两斤、和御主两个人一起录的网络歌曲、康熙字典线装版、50张萧澪盗摄精选集。
    我在纸上列出了之前三十余次轮回中曾经被实践证明无效或产生反效果的生日礼物。
    收到这些礼物后,萧澪不是一脸尴尬地呆在原地,就是哭叫着逃走。
    “经过以上无数次的失败之后我总结出了一个道理。”
    我盘腿坐在床上,而御主则在椅子上翻着我的漫画。
    时间是第3日晚上,在不知多少次试错失败之后,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观察我不断做蠢事的过程。
    “哦,什么道理?”御主回答我的时候头也没抬。
    “送礼物这事,如果不投其所好果然还是不行的。”
    “这次的我可不一样喔,我找到了她的微博!”我秀出了手机画面。
    “有什么发现么?”御主依旧回答得很应付。
    “我发现他特别喜欢贾比伯。”
    听到我这么说,他合上了漫画:“贾比伯,就是那个男神偶像吗?”
    “就是他,而且你看这个。”
    我点开了其中一条他转的微博。
    “贾比伯……在交界的纪录片首映式?”御主念出了标题。
    “没错,就是在后天。你想,如果我能拿着一件他身上穿过的T恤送给萧澪,这场面是不是就美如画了?”
    “那确实是……可是你要怎么得到贾比伯身上的T恤?”
    御主的问题直切要害。他的行程非常密集,多数时间在酒店房间里休息,周围也有许多保镖,难以接近。
    “我自有办法。”
    我回答道。
    要说是办法,其实也很傻。
    就是硬抢。混在粉丝中间,冲上去强行把他的衣服剥下来逃走。
    听了我简单粗暴的计划,御主下巴一直维持在胸口的位置。
    “贾比伯不是有很多保镖吗?你肯定会被揍的。”
    “就算失败我也还有下次循环的机会,而且……”我笑笑说,“我希望萧澪能在下面看到我为她这样努力的样子。”
    听了我的话,御主没有作声,只是叹了一口气。
  • 2016年11月01日 15:58:40
    第5日晚,我挤在人群中,伴随着迷妹的啸叫和热浪缓缓靠近看台。
    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靠得足够近,从我的角度其实还很难看到贾比伯本人。
    主持人正在跟他聊着家长里短,而我则盘算着冲上台的时机。一旦行动,这可能就是世界上最后一起恐怖活动了。
    脱口秀的部分结束,贾比伯转身来到靠近我的位置。
    “就是现在!”
    我拨开了眼前的人群,眼前的一切忽然变得好慢。
    只用了几秒我就冲上的舞台,我可以感觉到周围人群热辣的视线,而背后迷妹们的尖叫还要等一会儿才能进入我的大脑。
    我按住了他,开始掀他的白T恤。他比我想象得更瘦弱,或许是现在的我更强壮了。
    “我要把这件T恤送给——”
    这时,我的后背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三个黑又壮的保镖,把我狠狠地压在地上。肺里的空气像是被一下子全部挤出了身体,我发出了有点滑稽的效果音。
    周围乱成了一团,而我却在视野里看到了“她”的身影。
    是萧澪。她一直在看着我。她会为了我而高兴吗?
    “萧澪……你为什么在哭呢?”
    她紧锁着眉头,愤恨地看着被压在三个壮汉身下的我。
    那是一种我最不愿看到的表情。
    我把头重重地敲在舞台地板上,这时忽然好希望世界能在这一刻重启。
  • 2016年11月01日 16:17:01
    看到微博突然出戏了……anyway,希望lz快点更新!都特么三十多周了还没追到,这是要拍韩剧啊搞这么长
  • 2016年11月01日 16:28:44
    根据这种小说的尿性,我堵十块下一章就会反转成功追到萧澪
  • 2016年11月01日 16:38:19
    贾比伯啊哈哈哈哈,还抢衣服,估计被误会成猥琐男了吧       
  • 2016年11月01日 16:51:53
    抢T恤?亏你想的出哦,怎么不把比伯直接拿链子套走给妹子开一场个人演唱会咧
  • 2016年11月01日 17:29:54
    感觉要悲剧了,御主为什么不帮帮小男孩呢?
  • 2016年11月07日 15:48:55
    第五十一周
    当我回过神来时,第四天凌晨的电视节目也已经结束了。
    这档节目我已经看了几遍了?早就懒得去数了。
    自从之前贾比伯事件的世界重启之后,我就没有再去接近萧澪了。重启后的世界她当然不可能记得我过去做过的种种愚行,但我总觉得会害怕面对她。
    自己之前对她做的一切,都只是在伤害她。那样的话,也许我离她远远的才是更好的决定。
    在那之后的几个循环里,御主一如既往地过来观察我的状况,但不知何时开始就不再出现了。
    也许是已经看完了我房间里的漫画了吧?
    在这个无限重复的世界里,要让自己获得新鲜感会变得越来越难。
    想到这里,我坐起了身。
    “去上学吧。”

    仔细想想,过去的50周循环里,我都没有在第四日上过完整的一天课。今天就做一天好学生吧。
    “早上好,阿毅。”
    看到我走进教室,萧澪还是如同往常一样向我打招呼。
    然而她不记得并不代表我没有做过那些事,我“哦”了一声路过了她的身边。
    “哟,阿毅!前几天你都干啥去了?”
    肌肉健美男阿坤用力拍打我的背部,这是他打招呼的方式。
    “呃,我之前身体不舒服……”
    “所以要多锻炼肌肉啊!”
    容我拒绝。
    “啊对了,我正想找你呢……等等……”
    阿坤突然想到什么事,开始在包里翻找,最后掏出一个信封,交给我。
    信封上什么都没写,我问阿坤:“这是什么?”
    他说:“我昨天回到家里的时候有个不认识的人交给我的,我开始还以为是什么诈骗呢,最后发现原来里面是电影票。”
    “电影票?”
    我打开信封,从里面倒出了两张电影票。
    贾比伯的纪录片电影,第七天下午5点。
    “给你了。”阿坤笑着对我说,“你想要约萧澪对吧?”
    我一时语塞,呆站在原地。
    这显然是那个带着黑色兜帽,整天窝在我家看漫画的可疑家伙干的好事。
    为了配合我偶然来到学校,也许之前的每个循环里他都在做这件事。
    “真是的……直接给我不就好了,装什么救世主啊。”
    我摇摇头,笑出了声。
    “阿毅?”阿坤看着我。
    “谢谢你,阿坤。”我抬头对他说,“谢谢你想到我。”
    他也腼腆地笑了。

    放学后的学校屋顶,被斜阳染得通红。
    我等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久到我不愿意去计算时间的尺度。
    一阵秋风抚过我的脸颊,就像是带来了身后她的消息。
    “那个,阿毅……”萧澪低着头,在后面轻轻地问,“你今天找我来这里干什么啊?”
    她的声音如同天籁,与这个秋日的午后遥相辉映。
    我转过身,对她说:
    “你生日那天,有空吗?”
    “诶?那个,我……”
    她红着脸的样子,不管看几次都不会腻。
    接着,我走向她,把早早准备好的电影票交到她的手上。这时,我看见她的眼神里泛起了闪亮的光,宛若天边的星辰。
    这是过去的50次轮回中从未出现过的景色。
    “萧澪,我想跟你去看这场电影。”
    “阿毅,我可以跟你去看这场电影吗?”
    我们同时说出了这样的话,相视数秒,各自笑了起来。
    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我的心情就像是在云端飞翔,这一定是我生命里最伟大的一刻。

    回到家里,我兴奋地推开了门:
    “我成功啦!萧澪答应跟我去看电影了!御……”
    念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自称要拯救世界实则闲得没事干的黑衣人早在几个轮回以前就已经不在这里了。
    50周,累积计算的话也就是接近一年的时间。
    “御主,谢谢你。我知道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却在这一年里一直在帮助我适应这个疯狂的世界,实现我的愿望。”
    我对着无人的天花板致谢,心里却确信他能够听得见。
    “接下来,我会一个人继续加油的,你也要加油。”
    我把这句话当作是对他的告别。
  • 2016年11月07日 15:49:21
    几天后的第七天,当我来到约会场所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或是御主)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街道上全是废弃的汽车,到处都是丢下不管的箱包,有时还有鞋子。
    这个城市就在之前,经历了一次疯狂的逃亡。
    我忘记了在第七天,市民都会因为黑门吞噬而撤离的事情。
    当然萧澪也已经离开城市了。
    “下次是不是应该早买一天的票呢……”
    “阿毅。”
    听到熟悉的声音,我回过了头。
    萧澪站在荒芜的广场上。
    “为,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我像是见了鬼一样。
    “是你约我来的呀,这话你问得很奇怪喔。”
    “可,可是……大家都逃了啊!”
    “是啊,我家里人也是……”萧澪笑笑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跟你出去,应该会没问题的。”
    听到她这么说,我握紧了拳头:“那个,我会保护你的!一定会!”
    “那就拜托你啦~”
    她的笑容让我仿佛看见了天堂。
    我们来到了电影院,那里已经是一片死寂。
    理所当然地已经没有人在放片,但是萧澪似乎没有受到影响。
    “你看,阿毅,我们可以随便走进所有的放映厅诶!”
    她跑进了一间漆黑的放映厅,我在后面用手机闪光灯为她照路。
    就连为她做这样简单的小事,我都感到无比幸福。
    “是啊……可是没有人放电影了,好可惜啊。”我说。
    她背着手,回头对我笑着说:“不会啊,电影下次我们还能再来看啊。”
    她说到“下次”的时候,我心里一阵刺痛。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下次”了。
    甚至不会有“明天”。
    对我而言,对世界而言,一切的一切都必须在下一秒决胜。
    “萧澪,生日快乐。”
    “啊,谢谢你……”
    “我一直喜欢你,我想要跟你在一起。”
    我对她的祝福,我对她的告白,永远都是那么唐突。
    这就是我爱她的方式。
    “这样啊……我很高兴。”萧澪红着脸,握着自己的双手说道。
    “但是一下子就要交往我觉得有点突兀,我们能不能先从好朋友开始呢?”
    听到这句话,我流下了泪水。
    明明应该是让我喜悦至极的一句告白,但对我来说却残酷至极。
    这个世界只有七天。在七天内犯下的罪孽无法带出这个世界,反之,在七天内创下的成就也一样。
    我和萧澪在这个世界明明还应该有无数愉快的未来,然而我知道距离末日只有几个小时。
    “阿毅?你怎么哭了?抱歉,我只是没有做好准备,我并不讨厌你……”
    “不,不是你的问题。”
    我只能这么回答她。
    她担心地握住了我的手,掌心传来的温度让我舍不得松开。
    但是,眼前缓缓降临的现实,仍然在吞噬我思考的空间。
    “抱歉,萧澪,我稍微上个洗手间。”
    丢下这句话,我跑出了电影院。
    头顶的黑门正在咆哮,四周的光明正在渐渐死亡,这个世界正在像过去的每一个一样迈向终结。
    “你在的吧!你看得到我吧!”我大声喊叫着,“御主!”
    “哟。”
    循声回首,我看到了那个好久不见的身影。
    戴着黑色兜帽的少年,无声地来到我的面前。
    “这次是什么事?”他开口问我。
    “你以前说过,我会有轮回前的记忆这件事是有理由的,现在我找到了。”我说,“告诉我打破7日循环的方法。”
    “为什么?你不想要这个不管什么错误都会被原谅的世界吗?”
    他戏谑的笑脸,和末日十分相配。
    “我更想要未来。”
    我坚定地告诉他。
    “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而且很可能永远不会成功。” 
    “我愿意冒这个险……”
    “还有,如果你想要获得打破7日循环的力量,你会失去过去51周里所有的记忆。”
    “什——么。”
    我一时无法消化御主的这句话。
    失去过去51周的记忆,意味着我跟萧澪的过去,我和御主的过去都将会化为死无对证的虚无。
    在这个没有人能为轮回作证的世界,如果我失去了这份记忆,那也就意味着那些近一年的岁月等同于没有发生过。
    这时,御主伸出手,他的手心有一颗药丸。
    “如果想要获得突破7日循环的可能性,就吃下它。”
    我在黑客帝国里看过这个桥段,没想到还会落在我身上。
    我接过了药丸,凝视许久。
    “如果我不吃的话呢?”我抬头问。
    然而我发现御主已经不在我面前了。
    这时,我真正感觉到在这个轮回里,我们已经不会再相会了。

    “阿毅,你去了好久,发生什么了吗?”
    看见我回来,萧澪担心地问我。
    “啊……没什么,遇见一个熟人。对不起,放你一个人在这里等。”
    “现在还在外面跑的人,胆子真的很大呢,哈哈。”
    “是啊,我们也一样。”
    “不会啊,我胆子可小啦。”萧澪说,“我在这里是因为你说会保护我啊。”
    我的脸一定红到了耳根。
    “嗯。”我说。
    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不管是在哪一个轮回,哪一个过去,还是哪一个将来。
    我们坐在黑暗的电影院里,不自觉地十指相扣。
    “阿毅,你的手里有什么东西吗?”
    我握着她的右手还紧紧捏着那颗药丸。
    “我会服下这粒药,然后忘记过去的一切。”
    “阿毅?你在说什么……”
    “这样才能保护你和所有人的未来。”
    我松开了手,把药丸放进嘴里——
    可是药丸却不在我的手里了。
    “阿毅,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
    借着微弱的灯光,我也看得到萧澪在哭泣。
    她的手里握着从我手心里拿走的药丸。
    “不是这样的!这个世界已经要结束了,之后时间又会回到7天以前开始,一切都会变成没有发生过——”
    “忘记过去这种事,不要轻易地挂在嘴边啊!”
    萧澪对我咆哮了。我第一次听见她这样讲话。
    然后,我看见她把药丸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可是,你不就忘记了吗。
    你忘记了我送你溏心蛋的时候,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你忘记了我送你白色蠕虫的时候,尖叫着把虫子丢到我的头上。
    你忘记了我被贾比伯的保镖压制住的时候,站在台下流着泪责怪我。
    我是一个笨拙的男生,唯独记性比别人好了一点。
    所以,这一次,轮到我来忘记了。
    忘记那些我本不该记住的事情。
    忘记你。
    我抱住了她的肩,用嘴塞住了她的唇。
    这触感有如过电,然而我却无心久留。
    我想要的,只有唇齿间的那一粒药丸。
  • 2016年11月07日 16:12:16
    预感是要变身了!!
  • 2016年11月07日 18:21:11
    楼主你更新的太慢了!!
  • 2016年11月07日 18:33:51
    追到现在发现跟那个永远的7日之都游戏设定很像啊
  • 2016年11月07日 18:44:21
    哈哈哈哈哈,黑客帝国啊这不是么
  • 2016年11月07日 18:54:19
    这个男主都不仅仅是中二病
  • 2016年11月09日 11:28:26
    第?周
    那就像是一个梦境。
    空间在错位,时间在支离,逻辑在停摆。一切的概念和元素都正在走向尽头。
    我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头顶的帐篷。
    我转身看了一眼身边的手机,上面显示的时间刚好是午夜12点整。
     "你喜欢这个世界吗?"
    脑海里听到一个声音。
    我拨开帐篷,周围的黑暗让眼睛一下子无所适从。
    黑暗中,数个穿着斗篷的人影包围了我。
    这时也许应该感到害怕,但我却不可思议地没有那种感觉。
    "你们是谁?"
    一个黑影走向前,开口道:
    "我们是神器使,是能够破坏黑门的存在。"
    那是一个悦耳的女声。
    "那你们找我是--"
    没等我说完,几个人影一齐向我半跪行礼。

    "我们来迎接你了,御主大人。"

    御主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莫名地熟悉,可是我却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我望向远方的黑门,它像一只深邃的眼眸一般回望着我。
    这个世界只有7天时间。
    如果御主和神器使无法在7天里封印黑门,那么世界就会被其吞噬,回到第一天的状态。
    在这个永远的7日之都里,只有御主能够观测轮回的变迁。
    "走吧。"我淡淡地说。
    "为了我爱的这个世界,还有我爱的人。"

  • 2016年11月09日 11:41:37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屌丝追不到女神不是因为女神难追,而是因为屌丝的双商实在感人啊!!!!!现在的小学生追女票都知道,虫子、减肥和欧巴是绝对不能碰的禁区_(:з」∠)_
  • 2016年11月09日 12:04:46
    这是哪本轻小说的节选么?还是同人?求全名求完整版求下载链接QAQ
  • 2016年11月09日 12:19:35
    黑门?七日轮回?这是抄袭《永远的7日之都》的故事背景吧?还是说这就是7日之都的官方小说?
  • 2016年11月09日 12:35:27
    “你们是谁?”
    一个黑影走向前,开口道:
    “我们是神器使,是能够破坏黑门的存在。”
    那是一个悦耳的女声。
    “那你们找我是——”
    没等我说完,几个人影一齐向我半跪行礼。
    “我们来迎接你了,御主大人。”

    忘记女神之后就突然坐拥了一帮美眉,成为救世主,从此走上人生巅峰……果然初恋都是用来练习撩妹手段的。
  • 2016年11月09日 12:46:07
    LZ脑洞点赞,本来以为是个玛丽苏,结果后面扯出一大堆专业名词,完全大片既视感有木有,结果尼玛看到最后才发现是一个屌丝逆袭的故事……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