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爱情不是三国,分久不一定必合

发表时间:2016-10-27 15:15:32 点击:1070 回复:0

小柠乐app 联盟:【80、90交友联盟】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我这回跟小草分手,应该算是彻彻底底地分了,我也真的是累了。”毕业前的一天,老王约我和小李撸串,三杯酒下肚,老王就开始感叹。

 

“行了行了,你就别哔哔了,吃你的烤韭菜吧。你跟你家那位,就跟三国演义似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打赌,不出两天,你俩就又腻一块去了。”小李听不下去,直接塞了一串烤韭菜到老王嘴里。老王被签子戳得嗷嗷直叫,却还死命对着我喊:“花,你说呢!”

 

“就你俩那感情,比五百集的台剧还拖沓,照我说,你俩就分个八百次,也分不掉。我是再也不凑活你们的破事了,你俩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我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在想,老王和小草这回,大概是真的要分了。

 

 

我和小草是高中时在笔友吧里写信认识的,那会儿的我还是个正打正的伪文艺青年,爱和陌生人互寄明信片和信件,也不知道都写些什么,大概无非就是成绩没有起色,喜欢的男生又经过了我的窗前,班上的女生在勾心斗角之类的青春期琐事。

 

我攒了一铁盒子的信,来自五湖四海全国各地,其中小草是跟我聊得最合拍的。我们都痴迷《红楼梦》,都最喜欢林黛玉。于是在信件里互换了QQ,成为了网友。再后来高考结束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挑来选去,最后去了小草所在的城市。

 

我们大学里有个红学社,老王和小李是我在社团里认识的。这两人连《红楼梦》三个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却也和我一样报名参加了红学社团,因为他们觉得红学社里,女生比较多。

 

 

 

大二一次红学社活动的时候,小草赶来我们学校参加。老王一见到小草,眼睛就挪不开了,打着外联部的旗号,厚着脸皮去跟小草搭讪。活动结束了,老王还腆着脸来问我:“花,你那个朋友,有男朋友没啊?”

 

“你说小草啊?目前没有。不过我劝你还是少招惹她,人家是市里人,美女级别,家境优越,从小被捧在掌心里长大,对另一半的挑选条件都是列满一张A3纸的,你这种乡野土鳖,还是趁早将这小心思扼杀为妙。”

 

老王全然不顾我说了什么,只听见了“没有”二字。“没有好啊,没有好啊。”老王念叨着。

 

那之后,老王突然开始疯狂地读起《红楼梦》来,整天个拉着我吐槽:“唉你们女生怎么就爱看这种小情小爱哭哭啼啼的东西呢,林妹妹怎么有事没事就使小性子呢,真是搞不懂你们女生的大脑结构。要我说,四大名著还是《三国演义》最好,‘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多么的有气势。”

 

“行了,行了,你这种不懂文学的大老粗,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所以,当一个月后,老王牵着小草的手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是很惊讶的。

 

老王声称要感谢我这个红娘,请我吃大餐,还叫上了小李,说是要让我和小李多增进增进感情。

 

小李啐老王:“你别自己脱单了,就看全世界都精虫上脑行吗?!”

 

那之后我们的朋友圈被他们的恩爱秀了一满屏。今天是西餐厅的牛排红酒小提琴,明天是Dior的新款口红施华洛世奇的天鹅项链,后天是游乐场的摩天轮过山车。起先我还会给他们点个赞,后来发现点了赞之后会持续收到二十条与我无关的消息提醒,大多是这样的:

 

-亲,你爱我吗?

-宝贝,我爱你呀,爱你爱得我心都疼了,我的小心肝。

-亲,我今天路走多了,腿好疼啊。

-宝贝,抱抱,揉揉,下次我背你啊。

......

 

我总被他们肉麻到起一层鸡皮疙瘩,从此再也不敢轻易点赞。区别于我的视而不见,小李就直接多了,在老王的朋友圈底下回复:“你TM天天秀恩爱,能给你家祖坟积点德吗?”

 

 

没想到恩爱秀了不到小半月,小草就给我打电话,问我有空出去坐坐吗。

 

我们约了个咖啡馆,一坐下,小草就跟我说:“花花,我想跟老王分手了。”

“怎么了?你们不是前两天还在朋友圈里秀恩爱来着吗?”

“我感觉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小草一本正经。

 

原来,老王和小草在一起,是因为老王跟小草表白那天,一说完喜欢她就直接亲上去了。小草整个人懵了,推开也不是,不推也不是。顺水推舟的,也就在一起了。

 

“我也不知道我喜不喜欢他,可能就是刚好寂寞了想谈个恋爱吧。”小草一面拿勺子搅拌着咖啡,一面同我说。

“你这话让我这种想谈恋爱但又谈不到的人情何以堪。不过话说回来,老王对你还真是挺上心的。”我忍不住为老王辩驳了一句。

“我知道他对我挺好,但我忍不住就想跟他吵架。前几天约好去看电影,他路上堵车,迟到了几分钟。我扭头就走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做。而且每次跟他闹,他都不生气,就在那好脾气地哄着我,可他越是这样,我还就越生气了...... ”

 

没过几天,就听到了他们分手了的消息。

老王约我和小李吃饭,他独自喝着闷酒。酒在老王的喉咙里,混着哭腔。“我对她那么好,她为什么要分手呢.....”

“让你积点德吧,你偏不听。”小李损他。

我在一旁,沉默不语。

不过让我们大跌眼镜的是,第二天,老王和小草竟然又在朋友圈秀起了恩爱。

“和好了?”我问小草。

“恩,想想还是有点不舍得。”小草回我。

 

 

日子临近期末,我忙着复习。小草又约我出去坐坐。

这回见到小草,她眼睛红红的,一看就是刚哭过。

“亲,我失恋了。”

“啊?你们怎么了?”

“分手了。”

“谁提的?”

“我...... ”

“你提的分手,那你在这哭得天花乱坠的是怎样?”我忍不住揶揄。

“分手确实是我提的,但我没想到我说了一句分手吧,他说分就分了,也不来哄我。这不是我的本意啊,我只是想要他哄哄我,告个饶和个好......”

“你们恋爱中的女生真复杂......”

那一回分手,以小草的主动告饶结束了。听老王说,小草跑去我们学校找他,当小草往老王跟前一站,眼泪巴巴地望着老王,老王就什么都不想想了,直接将小草抱进了怀里。

 

 

后来我隔三差五就会接到小草的电话,每一次都带着哭腔,有时候是委屈,有时候是愤怒。有时候是因为老王跟其他女生聊了几句天,有时候是因为老王临时有事赴不了约,还有时候什么都不因为。“我还是觉得跟老王在一起没什么前途......他不是市里人,家境也不是很好,估计以他们家的能力,是没办法在市区买房的。而且跟他在一起,我都变得不像我自己了。不去听音乐会,也很久没有去看过艺术展。一让他听莫扎特,他就唧唧咕咕说这咿咿呀呀有什么好听的......”

 

我“嗯啊嗯啊”地应着,因为我也听不懂莫扎特,不好发表什么。

 

他们就这样分分合合合合分分,整整折腾了快两年。起先我还热心地参与其中,做他们的情感树洞。后来我也累了,也就“哼哼哈哈”地应付着。

 

 

 

直到毕业前,那回分手,是老王提的。

 

“可能真的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吧。我努力了快两年了,发现还是没法赶上她的步伐。我不懂她究竟在想些什么,不懂她究竟想要些什么。我俩在一起,隔三差五地吵,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吵。你们能想象吗,为一个‘晚饭吃什么’的问题,我俩可以两天不说话。但每次吵完,又都很后悔。她来找我,我去找她。我们抱在一起,发誓再也不吵架......然后......”

 

我和小李都沉默不语。

 

“我以前觉得,爱情就像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后来我才知道,爱情不是三国演义,爱情是合久必合,分久必分......”

 

混着烤串的味道,我听到老王说。

 

 

发表时间:2016-10-27 15:15:32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