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军事烩 > 军事杂谈 RRS

天堑怒涛

发表时间:2016-10-27 17:52:16 点击:3060 回复:0

弥勒天下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现在是1993年,当我写下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的手指在颤抖,因为,我自己都怀疑我即将记录下来的这些东西的真实性,但是我空洞的裤管跟我坐下的轮椅告诉我,这一切,都实实在在的发生过,我叫张大力,今年91岁。我在这个不足10㎡的房间里生活了43年,这是一家精神病院,也许我一辈子都会被关在这里,不过无所谓了,这里才是我最终归宿,最少我可以平静的度过余生,不对,是以为可以!!因为,在43年后的今天,我彻底绝望了!它来了.............................1949年,12月27日,当全国人民都沉浸在新年的喜悦中的时候,我正在回家的路上,还有1天,我就能到家,见到我日思夜想的女儿,以及我那年迈的父母,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春节,没有战火,没有死亡,有的只有喜庆跟欢笑。可是当我走下火车,踏上家乡的故土的时候。迎接我的却是一群荷枪实弹的士兵,足足有一个排。我见惯了这种场面,所以很冷静,很快我又被带上了火车,在第二天下午的时候,车停了下来,下了火车,车站里并没有多少人,冷冷清清的,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工作人员,也难怪,这个时间,都在家里吃团年饭呢,想到这里,我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然而并没有什么用,车站过道的墙上挂着一个老式挂钟,上面的时间显示是4点半,走出车站,我回头看了一眼,上面写着:重庆站     然后旅程并没有结束,很快我又被带上了汽车,这是一辆由美国生产的道奇牌军用卡车,独特的机油味,我太熟悉了,我曾经驾驶它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一同被押上卡车的还有其他4个人,由于天色太暗,看不清模样。我也懒得关心。带队的人丢了一袋玉米饼跟两壶水在车厢,然后就关起了车厢门。      回家的热情早就被消磨殆尽,我一点也不紧张,他们为什么带我来这儿?这样的情况我遇到过不是一两次了,枪林弹雨的都过来了,一个连死亡都不觉得可怕的人,还有什么能威胁到我,想到这里,我便昏睡过去。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汽车依旧在颠簸,车厢是密封的,我看不到外面,车顶有个小灯泡,泛着昏黄的光,时不时还闪两下,尾部坐着2个士兵,都拿着枪,一个已经靠在车厢上睡着了,另一个倒是挺精神的,一脸好奇的盯着我们,看见我醒了,递给我一壶水,我起身接过来,并冲他点了点头,仰头灌了几口,凉得我直哆嗦,我把水壶还给他,对他说了声谢谢,他接过去笑了笑,并没有说话。我躺回原处,上下打量着他,年纪应该不到20,身上穿的还是老式军服,有点泛白,他可能察觉到我在观察他,左右脚交替换了好几次,看的出他有点不好意思,我把目光移到他的武器上,那是一把三八式手动步枪,枪口的准星已经磨没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左右脚又换了一次,这一次露出了枪把,我一看,心里乐了,这枪居然没有推膛!!!当过兵的都知道,三八式步枪是手动的,没有推膛就无法退壳,也就是说这枪最多只能响一枪,依我看啊,一枪都响不了,我知道这一定是个新兵蛋子,班长发给他这么一把枪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壮胆儿~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有谱了,给新兵蛋子发破枪的传统,那也只有我们陈结巴的队伍了。  陈结巴原名陈鹏,隶属中央革命军第4纵队,45集团军,124师,370团,我们在长沙会战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他还不过是个小排长,而我也不过是长沙大学的一名学生,叫他陈结巴是有原因的,陈结巴喜欢打牌,而且不讲规矩,馒头,拖鞋,甚至是袜子内裤他都要拿来当赌注,还喜欢赖账,他们团长对他一直有意见,说革命战争期间,禁止赌博。有一次,他在打牌的时候被他们团长撞了个正着,要不是政委拦着,估计陈结巴这一次不死也要脱层皮!晚上政委就找到了陈结巴,政委才刚说了几个字,这陈结巴扯起喉咙就跟政委急上了:“老..老..老子又....又没赌钱,又..又...又...又没欺负女娃,老子打牌怎..怎..怎..怎么了? ..那他....他..团长他..他有一次还跟那...那...那....那维持会长的老...老....老婆打麻将了!!你....你...你让他先...先...先.....先管好他自己!再...再来教训老子!” 这政委是个文明人,也懒得跟他胡搅合,留下一句:“那你他娘的有种别赖账啊!!”我是听后来政委给我口述的,把我笑得满地打滚,原来啊!这陈结巴平时没什么,就是不能急,一急就结巴,这下政委可算是捉到陈结巴的小辫子了,从那以后陈结巴就老实多了。这个新兵看见我一直在打量他,终于忍不住了,从口袋里掏出半包烟。皱巴巴的看不清牌子,他很小心的抽出一根递给我,我揉了揉腿站了起来,接过他的烟,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了一句:“我叫小春~嘿嘿”话音未落,突然一个个趔趄摔倒在车厢,我也踉跄了一下,抓住栏杆才没摔倒,另一个睡觉的士兵已经被惊醒,不停的拉着枪栓,并把枪口对准了我,我条件反射的举起了手,这个时候小春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看见面前的情形,刚想说些什么,还没张口,突然一下扑到在我身上,他睁大着眼睛望着我,头顶一个拇指大小的血洞正在往外汨汨冒着血,我大叫一声趴下,然后顺势倒下,另一个士兵听见动静也趴下,我心里很清楚,我们遇到埋伏了!我透过后窗玻璃往驾驶室看去,发现驾驶室已经空无一人,车子撞在崖壁上,司机已经跳车,好家伙,连司机都收买了。  汽车受到到撞击并不严重,因为司机提前跳车,没有踩油门,所以撞击力度不是很大,车里的人也陆陆续续醒来,刚想爬起来,被我拉住了,我示意他们趴下,他们趴在车厢,一脸茫然的看着我,这时候我才发现,这几个人当中居然有2个是女孩子,还有一个约50岁的中年络腮胡,络腮胡正趴在车厢里一脸疑惑的看着我,2个姑娘脸上也是一脸不解的表情,只有一个人依然用棉袄捂着头呼呼大睡,露出一双脚在外面不停的摩擦着,左手也露在外面,只剩下拇指跟食指,其他3跟手指齐根而断,我摇了摇头,爬过去对这他胯下用力一蹬,他嗷的一声,猛的坐了起来,我连忙按住他脑袋,他扭过头来,看着我,然后咧嘴一笑:“诶~大力哥,咋是你咧?”说完嘴里还掉出来一块玉米饼子,我抬起手给了他一个爆栗:“穿鞋不穿袜,从不说人话,趴下就装死,雷公也气死!这么大动静还能睡得这么死,我说胡来,你什么时候能有点正行?“这个人叫胡来,如果没记错,他跟我同龄,今年也是28岁,13岁参军,人如其名,只要一睡觉,雷公都叫不醒,上面那段打油诗是我们连队长给他作的,我们分开已经6年了,没想到能再这里碰见他。胡来浑身都是毛病,就一个优点枪法好,非常的好,他常常说,按爹就给我2根手指,按就会用这2根手指扣扳机。他曾经用一把从死人堆里扒出来的汉阳造,在一场30分钟的遭遇战里毙敌17人,对方总共21人,可是他只有16颗子弹。真正的一战成名,一时间党报上全是他的名字。而今天,我们能否活着离开这里,全靠他了!        剩下的那个士兵正趴在汽车尾部,慢慢的抬起头,试图寻找敌人的位置,我心里很清楚,只要他露出半个脑袋,等待他的肯定是一颗滚烫的子弹!刚想叫住他,他的脑袋已经探了出去,一声闷响,士兵闷声倒地!胡来已经彻底清醒过来,胡来是傻,可也不笨,看见车厢里的尸体,顿时明白了,他慢慢的朝车尾爬过去捡起地上得三八大盖,摘下帽子套在枪杆上,慢慢的举过头顶,帽檐还没漏出去,又是一声闷响,帽子跐溜的在枪杆上打着转,子弹在车厢内弹了几下,带起一串火星,胡来冲我点了点头,我爬过去问他:”怎么样?“不好搞咧,他们有2个人,你看“我一看,帽子上有2个枪眼,间隔不超过2公分,看来对方也是神枪手,而且还有消音器,凭声音根本无法判断对方的位置。“那能不能判断出对方的大概位置?”我问“那肯定能撒,2个人都在西南方向咧!”“那就够了,”我拾起小春掉在地上的半包香烟,里面还剩下十来根。”谁有火柴?”“我有!”我转过头去,说话的正是2个女孩子其中的一个,我接过她递过来的火柴,一把抓出所有香烟,却发现怎么也点不着,再捡起包装纸一看,上面赫然印着:“生产日期:27.09.1948,居然是1年前的,看来小春一只舍不得抽,放在身上结果受潮发霉了,我把香烟塞回烟盒,放进口袋,扯过棉被就要点火,胡来一把抢过去:”诶~大力哥,这被子是俺的,是俺娘给俺缝的咧,那咋个烧得啊~“我踹了他一脚:”你也是你娘生的,那你说是烧你还是烧棉袄?“”那都不烧,中不中?“”不中!!”说完一把抢过棉被,对后面的人说:“等会我喊跑,你们就跳下车,往车子的左边跑,然后找地方隐蔽,说完就就点燃了棉被,不一会车厢里全是浓烟,还夹杂着一股骚味,我捂着鼻子大吼一声:“跑!!”然后跳下了车,众人也跟着跳了下来,我透过浓烟隐约看见一片树林,带着他们就往树林方向跑,在一个土包后面隐藏了起来,并把烧着的棉袄踩灭,接下来就看胡来的了!      胡来并没有下车,他一直躲在后面的车厢里,既然敌人隐蔽起来,我们察觉不到,当我们在浓烟的掩护下跳出车厢的时候,对方的注意力被我们吸引,他们以为我们要逃跑,可能会追击,然后自己暴露目标,果然,10分钟后,从车厢里传来2声枪响,胡来从车里跳下来,咧着嘴笑着:“大力哥,好了咧!你们出来撒!我终于松了一口气,说:”我们暂时安全了!“       经过初步的了解,他们的遭遇都跟我一样,除了胡来,胡来说:“俺明明记着睡床上的!!!”我心说,把你宰了你估计都 不知道!!中年 络腮胡叫蒋正国,52岁,海归华侨,物理专家。给我火柴的姑娘叫郑玥,24岁,南京大学另一个姑娘也姓郑,叫郑霞未完待续。。。。。。。
本帖来自:掌上猫扑
发表时间:2016-10-27 17:52:16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