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长篇小说连载 中国式教育 第一章

发表时间:2016-10-28 10:34:44 点击:6710 回复:4

夏灵宇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中国式教育 第一章
  今年我二十七岁,已经从一所三流大学毕业五年。生我的时候我父亲还是一名文学青年。他从宋词里看到这样的一句话:更吹落,星如雨。于是给他的儿子起名:星如雨。

   十年前,写诗还很流行。尤其是我继承和发展了我父亲年轻时候的文艺细胞,文艺的一塌糊涂。连大便得时候都能写出一首朦胧的爱情诗。大便的离去,是马桶的追求,还是屁股的不挽留。写完之后,就到处送给但凡有点姿色的女同学,然后在她们或娇笑,或嗔怒的表情中流连忘返。记得有个女同学要拜我为师,让我给她看手相,管我叫诗赋,谐音师傅,我在仔细的端详了她的长相之后,一溜烟的跑了,留下她自己不知所然。当时我的老师对我说,你悟性有余,定力不足。可谓中肯。

   今年二月份,我多请了几天假回家过年。二月的林城寒冷异常,雪花飞舞,我来到路边的食杂店买了盒烟,盘算着去哪里消遣以渡过这无聊的长夜。突然刘凯打来电话,说他在君悦酒店,让我赶紧过来。

  我小的时候跟刘凯混,刘凯堪称林城的破坏之王。我们从大年三十撕别人家对联开始,到正月十五偷蜡,五月初五偷葫芦,我们从一起往别人家扔二踢脚,砸门铃,吐吐沫开始,到卸下很多的铁路设备准备卖钱的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刘凯初中的时候就有几个女朋友了,他在课下的时候经常把门一关,在里面干一些月黑风高的流氓之事。有时候刘凯说要给我也找个女朋友。我吓的一溜烟似得跑开了。

   刘凯之所以混得好,和他爹有关。在90年代末期,刘凯他爹老刘成为了林城的公安局副局长,经常出现在本地电视台晚上七点半的新闻栏目之中,操着一口义正言辞的口音宣称人民公安打击罪恶的决心。我们街坊的孩子都怕老刘,记得有一次老刘一脚把一个爬上他家栅栏的孩子踢出去老远,从此奠定了老刘在街坊孩子界的地位。那时候的林城经济发展的很快,很多胆大的地痞流氓都靠私伐山上的林木发了横财。白天党的机器运转,晚上流氓的大锯开始肆无忌惮的砍伐。老刘每天都蹬着自行车上班,退休以后,老刘的大儿子,也就是刘凯他哥开着轿车在街上乱窜,那时候的林城,轿车还是稀罕东西,银白色的轿车开在街上十分的拉风,引来无数年轻女孩侧目无数年轻混混怒目。

   到酒店的时候,刘凯已经和其中的三个人打上了麻将。剩下的一个女生在当观众。除了刘凯,其他几个人我都不认识。刘凯见我进来,说:桌子上有烟,冰箱里有酒,卧室里还有新到的充气娃娃没用过。引来大家一阵哄笑。刘凯说我介绍一下,其中两男一女是刘凯生意上的朋友,跟着刘凯一起创业。他指了指当观众的女生,说这叫花千树。介绍之后才知道花千树是其中打麻将女生的朋友。我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这个当观众的叫花千树的女生环肥燕瘦,冷若冰雪长的不错,而且是我喜欢的类型。

   过了一会,刘凯说他今天牌运不好,把位置让给我玩。本来我麻将打的就菜,今天更是邪门,坐下来一会不是被人自摸就是给人点炮,不一会就输了五百多。我借口上厕所起来换换牌运。不一会,刘凯过来递给我一瓶可乐,对我说,看你单身这么久,给你介绍个对象。我说,介绍对象好事啊!不用每天形影自怜,对镜怅恨凋朱颜。刘凯跟我说,人家可是奉天的名牌大学的学生。而且和你的工作单位是同一城市。我一听是名牌大学的学生。忍不住又多瞟了几眼。花千树脸红了,说:“刘凯,你能不能正经一点,这里这么多人你要再说我就走了。”我一看这架势,便也不再提。牌过几旬,刘凯说今天先到这,如雨你把他们几个送回家,临出门的时候刘凯还对花千树说,这是我兄弟,近女色,不是禁女色。你要小心他一点。我看刘凯今天前言不搭后语,忙说了句你赶紧滚蛋。老子的事不用你管。

   送走了刘凯的几个朋友,最后送花千树。车子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这些年来,我阅人无数也御女无数,但是花千树这种类型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遇到,仿佛冥冥之中我们要发生些什么。花千树说,听刘凯说你们是发小。我说是,我们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但刘凯的好胜心太强,锱铢必较,做什么都必须赢,大到开公司做生意,小到把妹赌钱,赢得话乐屁眼,输的话就涨着铁青的脸不说话。就连小时候比撒尿,他都要尿的比我远一厘米才会开心。而且刘凯胆子也比我大,在电视里看到通缉犯狰狞的照片时,我第一反应是屁滚尿流的跑到外面扑倒在大人的怀里,而他则是在审视通缉犯的发型。

     花千树说,那你是什么人?我说我是外表善良,内心闷骚的人。说这话的时候,我眼睛瞟了瞟花千树高耸的乳房,咽了一口吐沫。

   我和花千树穿梭在家乡的大街上,花灯初上,但却没有了往日的繁华。最近十年,林城的人口流失很严重,大量的人离开林城迁徙到大城市,这个小镇的人口流失也许是中国城镇化的缩影,也许是东北人口流失的缩影。即使是在大城市从事最低端的工作,也没有人愿意回到林城。林区里以老人和儿童为主。导致林城人口结构发生重大的变化,当车子经过我们高中母校的大门时,我忍不住放慢了速度。花千树也毕业于这所高中。这座毫不起眼的普通高中似乎已经走过了他的光辉历程。

   十年前,林城高中已经是一所臭名昭著的普通高中。因为管理不善,导致生源流失严重,学校已经日渐颓靡,恶性循环,难以为继。当年一到放学的时候,就有大批的小镇青年成群结队围在校园门前,分泌着旺盛的荷尔蒙激素,围追堵截略有姿色的女生,聚众滋事,刑训斗殴,学校拿他们束手无策。小镇青年,是一个贬义十足的词组,它可能暗示某种不佳的品位,比如有人说《古惑仔》是小镇青年最喜欢的电影;它也可能是指某类人,指小城镇那些缺乏上升通道而又抽烟喝酒打架泡妞的人。现在,在林城,平常已经看不到多少青年了。只有到了农历腊月,那些在外打工的青年成群结队回来,小镇才恢复了青春。十年,母校已人去楼空,一所兴盛一时的学校被历史所淘汰,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感慨万千之后,我送花千树到她家的楼下,我再我驱车回家,到家之后,我和花千树互相加了微信,看过花千树的朋友圈,我说怎么没看见你男朋友或者男性朋友呢?花千树说:“长得越丑的人越是热衷于秀恩爱,藉此来满足某种心里缺失感并通过这种方式来向大家证明其爱情的合理性,你看我是哪种人?”

  我说你是长的美的那种人。花千树格格直笑。以我对女人的了解,所有女人最渴望对方夸自己的优点就是漂亮。这招果然奏效,花千树听过之后,心情大好。

   躺在床上点燃一支香烟,我贪婪的吸着。回想这几年的经历唏嘘不已。

发表时间:2016-10-28 10:34:44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8日 10:55:09
    有时候不是你选择了这座城市,而是这座城市选择了你。   五年前我刚从大学毕业,还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青年,坚信之手改变命运,毕业之后就是平步青云、出人头地,左手志玲,右手杨幂,一分钟都几十万上下。毕业已经五年了,眼看着钞票哗哗都从身边呼啸而过,自己却只能勒紧裤腰带算这钱过日子。但现在我不信命都不行,因为刘凯有个给力的老爹,他是含着金钥匙出来的,而我是手里攥着避孕药出来的。   五年前我第一次坐车从奉天北站到x大老校区去的时候,是一个异常寒冷的夜晚。穿着羽绒服人还冻的直哆嗦。出租车里也热不到哪去。车里传来罗大佑沙哑而沧桑的嗓音: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惊醒,诉说一点哀伤过的往事。只能住最便宜的小的看不见牌匾的旅店。如果说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是白衣飘飘的年代的话,那么如今的校园充满了铜臭和肮脏的味道。校园外面的书店越来越少,宾馆越来越多,如果你有幸在学校附近的廉价旅馆住上一夜的话,那隔壁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学生发出的的巨大的呻吟声定会让你彻夜难眠。现在一些学生的叫床声比很多的小姐全都专业。   当时我在奉天x大附近的一家中小学辅导机构上班,跟无数刚毕业的莘莘学子们一样,眼看着老板开着法拉利招摇过市,而我却只能住在简陋的筒子楼里。我租的这个筒子楼大概是老工业基地时期修建的,楼上楼下住的也都是刚毕业的小青年。冬凉夏暖,晚上开灯,随时看见蟑螂成群结队。一到晚上,外面菜市场巨大的轰鸣声恨不得把整个筒子楼都震起来。隐隐约约的,左邻右舍的叫床声配合着菜市场卸货和制冷器巨大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我所在的公司是租来的三层临街门市,三年房租几十万。广告中天天把自己吹的名师云集,号称历史悠久到高考出现的那一年就有的补课机构,实力强大到国家重点学校都自愧不如。但是实际上辅导机构的师资力量却相当的成问题,大部分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大专生和一些毕业了几年的大学生大专生。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辅导班、补课机构乱吹一气,号称三天提高三十分,全部名师教学,顶级教师亲临授课。毫无廉耻的欺骗外行的家长。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女人的钱和和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话,那么补课机构无意是暴利的隐形代名词。当然不是每个挂牌成立的公司和搭个屋子就能开补的机构就可以赚钱。每天有无数的公司新成立,也就有无数的公司倒闭。如果每个人都赚钱的话,那大街上岂不是没有了乞丐。任总是我们的老板,从一个小作坊领着大家干起,一直到在省城有十几家分公司。第一次见到任哥,着实吓了一跳,青面獠牙,肚子前撅,屁股后翘,脑门硕大,头发稀少。每天下午我们在单位的居民区打球的时候,都能看到任哥开着他那辆法拉利招摇过市。有一次帮任哥搬家,在奉天的大街上,我们七人的面包车愣是和任哥的法拉利开成了一个平手。   在公司的日子里身体是相当轻松的。每天早晨做二十分钟的公交车上班,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无聊的插科打诨闲扯淡中渡过。每天重点学的不是如何提高自己的文化课能力,而是如何提高说服家长掏出钱来砸成绩的能力。据说数学系的研究生每天都开着摩托去做家教,家教每天都能挣三四百。每星期周一就在寝室打麻将,周二到周日就四处做家教,晚上回来躺在床上数钱。
  • 2016年10月28日 10:56:43

        有时候不是你选择了这座城市,而是这座城市选择了你。

        五年前我刚从大学毕业,还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青年,坚信之手改变命运,毕业之后就是平步青云、出人头地,左手志玲,右手杨幂,一分钟都几十万上下。毕业已经五年了,眼看着钞票哗哗都从身边呼啸而过,自己却只能勒紧裤腰带算这钱过日子。但现在我不信命都不行,因为刘凯有个给力的老爹,他是含着金钥匙出来的,而我是手里攥着避孕药出来的。

        五年前我第一次坐车从奉天北站到x大老校区去的时候,是一个异常寒冷的夜晚。穿着羽绒服人还冻的直哆嗦。出租车里也热不到哪去。车里传来罗大佑沙哑而沧桑的嗓音:那悲歌总会在梦中惊醒,诉说一点哀伤过的往事。只能住最便宜的小的看不见牌匾的旅店。如果说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是白衣飘飘的年代的话,那么如今的校园充满了铜臭和肮脏的味道。校园外面的书店越来越少,宾馆越来越多,如果你有幸在学校附近的廉价旅馆住上一夜的话,那隔壁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学生发出的的巨大的呻吟声定会让你彻夜难眠。现在一些学生的叫床声比很多的小姐全都专业。

    当时我在奉天x大附近的一家中小学辅导机构上班,跟无数刚毕业的莘莘学子们一样,眼看着老板开着法拉利招摇过市,而我却只能住在简陋的筒子楼里。我租的这个筒子楼大概是老工业基地时期修建的,楼上楼下住的也都是刚毕业的小青年。冬凉夏暖,晚上开灯,随时看见蟑螂成群结队。一到晚上,外面菜市场巨大的轰鸣声恨不得把整个筒子楼都震起来。隐隐约约的,左邻右舍的叫床声配合着菜市场卸货和制冷器巨大的轰鸣声此起彼伏。

        我所在的公司是租来的三层临街门市,三年房租几十万。广告中天天把自己吹的名师云集,号称历史悠久到高考出现的那一年就有的补课机构,实力强大到国家重点学校都自愧不如。但是实际上辅导机构的师资力量却相当的成问题,大部分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大专生和一些毕业了几年的大学生大专生。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辅导班、补课机构乱吹一气,号称三天提高三十分,全部名师教学,顶级教师亲临授课。毫无廉耻的欺骗外行的家长。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女人的钱和和学生的钱是最好赚的话,那么补课机构无意是暴利的隐形代名词。当然不是每个挂牌成立的公司和搭个屋子就能开补的机构就可以赚钱。每天有无数的公司新成立,也就有无数的公司倒闭。如果每个人都赚钱的话,那大街上岂不是没有了乞丐。任总是我们的老板,从一个小作坊领着大家干起,一直到在省城有十几家分公司。第一次见到任哥,着实吓了一跳,青面獠牙,肚子前撅,屁股后翘,脑门硕大,头发稀少。每天下午我们在单位的居民区打球的时候,都能看到任哥开着他那辆法拉利招摇过市。有一次帮任哥搬家,在奉天的大街上,我们七人的面包车愣是和任哥的法拉利开成了一个平手。

      在公司的日子里身体是相当轻松的。每天早晨做二十分钟的公交车上班,中午休息一个小时。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无聊的插科打诨闲扯淡中渡过。每天重点学的不是如何提高自己的文化课能力,而是如何提高说服家长掏出钱来砸成绩的能力。据说数学系的研究生每天都开着摩托去做家教,家教每天都能挣三四百。每星期周一就在寝室打麻将,周二到周日就四处做家教,晚上回来躺在床上数钱。

  • 2016年10月28日 15:48:10

    第三章  回到单位

    过了年,我回奉天私立辅导学校报到。经过五年努力,我在一所私立辅导机构的分校担任教务主任的职务。主要负责培训新教师如何快速的进入状态。

    私立学校每周都要开例会总结得失,会议一般由总校的校长主持。总校校长强调着装的职业化,一律黑西装,白衬衫,西装不能有白纹,衬衫不能有横格。讲到关键之处吐沫横飞,就差火星四溅。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一到了台上立刻就变得道貌岸然。

        分校校长开始总结本周工作得失,主要内容就是本周内哪位教师消耗课时最多,消耗课时越多,消耗学生家长的预留款项就越多,公司的利润才最大,自己的提成相应的才能越高。本质上和搓澡的上钟上得越多提成越高没有区别。

        校长要反复和新教师传授上课技巧,此技巧绝非有关授课内容,而是如何将课时最大化的技巧,据传有一位新的物理老师,只用了五课时就把一个物理20分的学生教到了100分满分,结果第二天他被学校辞退。原因是他让学生太为快速的掌握了解题技巧。校长反复强调要让学生掌握解题技巧,但也不能太为快速的让学生掌握解题技巧。要循序渐进,否则撑死徒弟,饿死师傅,学生全会了,还要老师干什么。老油条的辅导班老师讲课就像挤牙膏一样,一节课挤一点内容,另一节课再挤点内容,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刚毕业的医科学校的学生去私立医院面试的故事。院长问:“某人额头上被蜜蜂蛰个包,怎么治?” 毕业生甲:“很简单,在患处涂抹点消毒液就可以了。”院长摇头,毕业生甲退出。毕业生乙进,院长又问同样题,乙答:“至少需要住院治疗一周,分别查血液,脑电图、心电图,彩超、核磁共振……”院长:“欢迎你来我院工作!这一点其实和私立学校异曲同工,即是以最大限度的消耗学生的课时为最终目的。

    现在不是十年前,新生代的家长年轻时在教育上吃尽了苦头,拼了命也要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给孩子补课花多少钱也舍得勒紧裤腰带。一边往补课班掏银子,一边还得骂着补课老师。所以也不能怪咱们往钱上看,咱们学校,名义上是学校,是培育祖国花朵的地方,实际上就是一公司,赚钱为第一要务,不能给公司带来利润,一切都免谈。谁能给公司带来更大的利润,谁就能够在这里站稳脚跟。

    学生来私立辅导机构,第一节课都是免费的,这就要求私立学校的老师,无论水平有多差,但第一节课必须要上好。正因为如此,也要求很多私立老师必须提前准备好第一节试讲课。将试讲课讲到极致。只要是试讲通过,家长一般就会交十节课的钱,或者交更多节课的钱。第一节课,也最大限度的考察老师的准备功底。很多家长会带着孩子一起来学校,他们往往会亲自听一听自己孩子的掌握情况,另一方面,也要亲自的看一看老师,看他的水平是否值得自己掏出这么多的钱来投入。

    会议结束,开车回分单位,给老师传达总校的会议精神。

        在我的直观感觉里,这座东北著名城市就像是一个打扮妖娆的丑女人。外部花枝招展,二三十层的高楼大厦林立两侧,往里一走,直接到了卖六块钱盒饭的小商贩的摊位前,看到的都是穿着裤衩下象棋的县城老大爷。

     

  • 2016年10月30日 10:44:15
    第四章 大学好友来看我 今天周末,我正在家里炖排骨的时候,大学同学吴智辉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毕业几年不见,要来和我叙叙旧,他工作的地方和我有几百公里,驱车前来。吴志辉是当初大学班里最有钱的一个,一见面根本认不出来,从翩翩少年,直接催肥了几十斤,变成了脑满肠肥的中年大叔。一阵酒肉穿肠,回忆往事唏嘘之后,吴志辉说:我今天来,一是看一看你,二是能不能借我点钱? 我说你扯什么扯,我是当年咱们班出了名的穷光蛋,你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   吴志辉叹了口气说,实不瞒你,这几年,为了给我找这个工作,爹妈不知道送进去多少钱了。去年考研,运作下来也小十多万。工作定下来了,研折了,钱也败没了。说到动情处,哭的提泪横流,梨花带雨,我说你这乡镇公务员干了几年,表演能力越来越强了。   吴志辉之所以世故而老辣,并非其先天如此,而是后天培养,他自小出生在官宦世家,和我们这些泥腿子出身的相比,早就先在官场上浸淫多年。这种在酱缸中泡久了的人渣的味道,是我们这些愣头青一时片刻也学不来的。 毕业之后,任何人不见,潜心修炼两年。眼看别人花天酒地,吟风弄月,自己却呆坐板凳,做了成百上千套模拟题,啃掉了几套千八百页的公务员的书籍。考了五次公考终于进入了梦寐以求的体制内。他说别说我们了,唐宋八大家的白居易考了九年,手肘生疮,须发尽白,终于考中,晚年退居洛阳,过着诗酒风流,红泥酒炉小妾搂的神仙日子,当然有比较惨的,《聊斋志异》蒲松龄,参加了十几届的科考,每次都满怀希望而去,垂头丧气而回,一到放榜的那天,就像霜打茄子,受炮烙之大刑的犯人。这几年公考热,外面的人挤得头破血流,哭爹喊娘。我这点挫折算什么。 吴志辉说,但是话说回来,和任何体制外的地方一样,体制内也是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个体都有独特的感受。体制内的人,看似风光,基层工作实则内心凄凉,尤其是一把年纪还升迁无望的老科员,更是凄惨。这种痛苦,是体制外无论如何也感受不到的。看那些小年轻平步青云,自己只能望洋兴叹。就好像自己忍精不射,看别人高潮迭起一样,个中滋味,五味杂陈。 体制内的蛀虫主要集中在年龄偏大没有上升空间的人,主要是一些军转干,顶岗的一些老官二代。他们上班最烦有人找他,脾气也大,领导安排的工作能推就推,但凡发现一点有利可图的事,就立刻像苍蝇见到血一样扑过来,善于走关系使绊子,稍不留神就无形中摆你一道。只要是不太得罪人的事情就倚老卖老指使别人去做,很多新手碍于情面只能多干,作为领导巴不得这些人少惹点事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吴志辉说,拼死拼活的体制内,真正能撩拨人心弦的只能是两个字,权力。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