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春风十里不如你:直播我和北京土豪帅大叔的爱情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28 18:22:32 点击:8075 回复:8

嗨嗨皮皮滴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生君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同时生,日日与君好

 

有人说爱情就像鬼,很多人听过却没有见过。

 

我想如果我没有遇到X,也许我正在过着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也许人生的种种算计里,只有爱情和相遇是无法记录其中的。

 

今天卤煮想给大家讲讲我和北京土豪帅大叔的故事。故事有点狗血,但是绝逼真实,所以请勿喷,卤煮玻璃心。

 

从小卤煮的人生就像一条充满奇葩色彩的几何抛物线。三岁的时候父亲去世,母亲改嫁,她改嫁过的男人大概需要用计算器计算。模糊记得她带我坐过船、坐过很长的汽车。因为她改嫁的经历,让卤煮在以后的日子里只要谈及婚姻总是会莫名奇妙的的想到船啊车啊等各种交通工具~~

 

那个女人留给我唯一值得炫耀的东西就是美貌。在这个情意千金不敌胸脯四两的年代,漂亮的脸蛋和好的身材绝对是一张王牌。

 

好吧,卤煮跑题了。接下来正经的说说我和土豪大叔X的故事。

 

卤煮在北京读大学,毕业后顺其自然留在这里。认识X是在缘助上,那时疼爱我的爷爷奶奶去世,我失去唯一的依靠,开始沉迷于各类社交软件寻求陌生人的安慰。

 

第一次对话,X很直接问我要多少。

我很矫情的用了姜喜宝式的语气回答他:我要很多很多的钱,如果没有很多很多的钱,我要很多很多的爱。

后来他付费看了我在缘助上的联系方式和照片。

深夜他发来私信:我已经老了,没有多余的爱。

我回他:爱就像女人的胸部,挤挤总是有的。

 

第一次见面,我们约在工体的一家咖啡馆。那天很冷,印象中是那个冬天最冷的一天。卤煮穿着黑色羽绒服戴着红色针织帽站在咖啡店门口等他,我没有看过他的照片,只能等他辨认出我来。卤煮傻傻等着,就像一个移动的肉包子等待主人来吃。

 

他远远的走过来时,我就知道是他了。女人对于男人和大姨妈有一种类似本能的判断。

 

很冷的天气,他只穿了黑色大衣,里面是银灰色衬衣和针织衫,脸很干净,甚至能够看出他早晨刚刚清理过的胡渣。很高的个子,一副标准精英人士的样子,还有一种用人民币培养出来的优良气质。

 

那一刻我很庆幸,卤煮在赴约之前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是肥头大耳油光满面大腹便便的老头子,卤煮就跑。对着那样的人卤煮连倾诉都做不到。人生苦短,切莫装逼~

 

进到咖啡店,他问我喝什么,我说要甜一点的。他给我点了焦糖玛奇朵,他的是拿铁。点完咖啡后,我们坐下来陷入沉默。他话不多,我对陌生人本就亲密不起来,于是在咖啡店的过程,都是他问我回答。他说话的声音很厚重,听的人心里莫名踏实。我猜不出他的真实年纪,他看起来很年轻只有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但我知道他不可能是外表看起来的年龄。

 

虽然话不多,但是也不觉得尴尬,我安静的坐在他身边玩手机喝咖啡,他重复和我一样的动作,不时看看我。他好像也并不觉得别扭,反而很享受。那种状态像久别重逢的故人。

 

后来我问他能不能带我去吵闹一点的地方,他说好,我说越吵越好。

我们去了酒吧。其实那是卤煮第一次去酒吧,震耳欲聋的声音让人卸掉防备安全也变得肆无忌惮,我扯着嗓子喊过去问:你为什么要找女人。

因为我不喜欢男人啊。他语气戏谑。

我加重语气继续喊回去:你为什么要找女人啊。

他很快接招,你为什么要找男人。

你为什么找女人我就为什么找男人。

你为什么找男人我就为什么找女人。

缺个暖被窝的。

我专业暖被窝找工作。

 

根本不用挥刀比武,有的人只一眼你便知道,他是你势均力敌的对手。

我们是中途相遇的同类。

那年我23岁,他未知。

 

发表时间:2016-10-28 18:22:32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8日 18:29:14

    连载2

     

    酒吧之后,卤煮和X的联系频繁起来。他很忙,只有晚上才能很快回复消息。我们很投机,经常会为一个话题吵到凌晨。讲到有趣的地方他会大笑。

    酒吧那天我们没有上床。卤煮也不知道为什么。

    有天晚上X问我为什么没有男朋友。

    他晃了晃手机。我瞬间明白,他看了缘助里我的详细资料,我在性的态度里写的是保守且无性经历。千万别以为卤煮是乖乖的小白兔或者清高的小龙女,我心里的小腹黑和各种小九九也只是深藏不露。

     

    卤煮还是处女的原因只是找不到想上床的男人而已。就像《欢乐颂》里曲筱绡说的,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男人,从头发到脚尖都会忍不住想去亲他抱他。

     

    我算稀缺动物吗?我问他。

    恩,勉强算。

    所以你打算要和我上床了嘛.

    暂时不。他笑着说。

    其实卤煮早就做好了这方面的心理准备。我曾跟他讲过我的故事,他面色波澜不惊,没有给我同情,也没有虚张声势的问候。只是像听了一个平常人的茶余饭后。他平常无异的表现却给了卤煮最深的安慰。从小我看过了太多同情的眼光,接受过我并不需要的拥抱。

     

    你不想要我吗,难道我不够漂亮?

    不,你漂亮。他回答我。

    那为什么?

    他没说话,走过来摸摸我的头发,然后开始亲吻卤煮,那是一个很长很缠绵的吻,他摸了我的胸。我以为一切都会自然而然的发生,毕竟卤煮都那样挑逗他了。但他还是停了下来,卤煮都开始怀疑本宝宝的魅力指数。

     

    之后的那段时间过的很甜蜜很日常。晚上他加班打电话给我,有时并不说话,只是听着他那边敲击键盘的声音,我洗澡开着手机扬声器,他听我这边哗啦啦的水声。他会撒娇求我给他讲笑话,他笑点很低。一次卤煮给他讲香蕉割包皮,他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

     

    卤煮给大家分享下:

    夏日炎炎的一天,两只香蕉走在路上。走在前面的香蕉突然觉得好热,他说,好热哦,我要把衣服脱掉。结果他就把皮给剥掉了。 结果后面的香蕉赶上来,突然大喊:哎呀,作孽啊你咋变成书上那样了,你割包皮了啊。

     

    但卤煮仍然不知道他在谁,在做什么样的工作,不知道他开什么车,不知道他是否有爱人,卤煮甚至有点害怕知道这些。我喜欢现在这样看似危险的安全。

    我们维持着一段复杂又模糊的关系。

    这段关系里,谁先爱上谁就输了。

     

    其实卤煮也不知道我们这样到底算什么关系,包养?恋爱?游戏?似乎都不是,有时明明能感觉到他对于我的用心,偷偷往卤煮的钱包里塞钱,会给卤煮买小礼物。会哄睡觉会陪我聊天,如果没有他的陪伴卤煮也许很难从亲人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

     

    我们真正发生关系是在青岛。那段时间他工作不忙,有三四天休息的时间。恰好夏末初秋,我们就去了青岛。

    青岛的第一个晚上,我们去啤酒街吃大排档,要了很多海鲜,那天X很年轻很活泼很高兴,喝了很多啤酒,还给我讲了他小时候很多调皮捣蛋的事情,还教我划拳喝酒,卤煮讲了从小到大的各种囧事段子,讲到开心的时候两个人笑的直不起腰来。

     

    回到酒店后他去了我的房间,本来订房的时候订的两个房间。他说要想和我呆一会,那天晚上他很开心在我面前表现的很孩子气。他抱着我坐在房间的地毯上看电视聊天。后来他磨磨唧唧说他想在我的房间睡。

     

    X大叔其实很闷骚,他用很无辜的语气说他只是单纯地抱着我睡觉,我的小腹黑瞬间爆发。我说大叔咱们在床中间放碗水吧,大叔你要是过界了或者有什么越轨行为,你丫就终身不举。

     

    他听完以后,愣了很久,直到我哈哈的笑出来声他才发现被我整了,满屋子追着我跑。

     

    你妹啊,居然拿大叔开涮。

    你妹啊,裹着棉被纯聊天,大叔你不是太监就是不举。

     

    最后我还是被他抓到了。他一下子就把卤煮推倒在床上,我大喊救命有人强抢民女啊。那是卤煮的第一次,他是第一个开发我身体的男人。他进入我身体的时候,发现卤煮真的是第一次的时候还是很怜惜的放慢动作。我不够放松的时候他就一直吻我,边吻边在我耳边问他到底举不举。

     

    如果非要问卤煮第一次的感受卤煮只能说真TMD痛啊,剧痛无敌痛。不过卤煮还是很开心,那是一种仪式,不是和少女告别的仪式。而是与爱人之间一种亲密无间的仪式。

     

    后来他说从来不碰处女,他说处女对自己的第一次都有着一种很高的期待,比如要和自己最爱的人在某某特定条件下等等。他说很麻烦,我问他为什么碰我,他说因为我不麻烦,还有他很喜欢我。

     

    接下来在青岛的几天外出游玩的时间很少,除了吃饭睡觉几乎都是在酒店里啪啪啪。用他的话说就是酒店豪华游,接下来的几天卤煮走路都觉得腿又酸又软。每次这个时候他就会露出一脸奸诈的表情,似乎是在报复我之前说他不举的事情。

     

    青岛的最后一天他沉默许多,他说回到北京可能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我,很厌倦在北京的日子,等老了以后一定要搬去一个很安静的城市,最好过着隐居山林般的日子。他问我是否愿意跟着他,卤煮说他只要别被岁月的杀猪刀磨了皮勉强可以考虑。他笑着说我是女色魔。

     

    后来卤煮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和他的工作。

    他竟然比我大18岁,我们之间差着一个成人礼的距离。可是他看起来真的很年轻,他的工作性质我不方便透露太多,我也是在后来才知道他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有钱。

  • 2016年10月28日 18:58:32

    连载3

     

    回到北京后他开始忙碌,不过他还是尽量抽时间陪我。他欲望很强烈,每次见面啪啪啪是不可少的主题,他不会像之前没碰卤煮时那么克制。

     

    后来他说他希望卤煮搬出去住,但并不是和他住在一起。

     

    卤煮之前和他说过,我们合租的其中一个女孩在缘助上认识了一个大款要搬出去住。我当时玩缘助也是那个女孩推荐的,她是直接的包养,那个男人特别有钱,有妻子孩子,他们只不过是各取所需,缘助里有钱人比较多相对来说素质也比较高,和某瓣某陌什么的那些装逼神器不是一个档次的。新搬来的那个女孩不太和善很邋遢让人无法忍受。我和他抱怨过那个女孩,他当时没说话。

    一个月后他就跟我提出让我搬出去住,说房子已经替我找好了不用担心房租的问题。

     

     

    新家离我工作的地方很近,交通便利。小区环境很好,房子是简洁的两居室家电齐全。卤煮买了很多零零碎碎的小东西来装饰新家,小区外面有一家花店偶尔会买一些鲜花。卤煮工作薪水还可以,平时做一些翻译的兼职,不用交房租后可以多花一些金钱在提升生活品质上。每次X来的时候,看到卤煮把房间收拾的很温馨都会特别开心。

     

    卤煮开始学煮菜,开始时菜的味道很不稳定,但是X似乎很喜欢,他说很喜欢这样家常的味道。有一次爱爱后,我躺着休息,他翻过身来回抚摸我的小腹,很久都没有停下来。我奇怪的看他,他问我愿不愿意有个宝宝。卤煮当时很害pia呀,说实话卤煮并不想要孩子,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而且卤煮还很年轻。

     

    他看到我震惊的表情,摸摸我的头说别怕以后会做措施,只是开玩笑而已。

    卤煮打趣他是不是因为几房姨太太年纪大了生不了孩子所以才要我生。

    他哈哈大笑说他应付不了那么多女人怕自己精尽人亡。

    我说哎呀小女子好怕,万一姨太太们看我专宠联合起来欺负我,我一个弱女子如何保命,爷你要金屋藏娇一定要把我这屋变成铜门铁锁呀。

    卤煮当时兴趣一来愣是自编自导连说带演了一出好莱坞宫斗剧,他在旁边笑的停不下来。

     

    转天他走的时候,递给我一张卡。说以后买什么不用让朋友代购,喜欢什么就买什么不用等。

    你这是在包养我么?我笑着问他。

    不,当然不是。

    那是什么?我继续问。

    我在宠爱我喜欢的女人,以后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些根本都不存在。

    不存在几房姨太太还是不存在正室?

    X目光淡了一下,答了一句都不存在就转身走了。

     

    他似乎对卤煮的试探有点生气。

    卤煮曾经看过一本传记,书里说这个年纪的成功男人(40岁左右)会有一种君王情结,在经历了种种磨难后的成功,只想和不知道自己过往的人分享,他们喜欢乖巧听话偶尔会闹一些小情绪开一些无关痛痒玩笑的姑娘,但不能触及他们的痛处与过去。那是他们不可揭露的伤疤,因为那里埋伏着他不想为外人知晓的可怜苍白的过去。

     

    不知道他是不是这样。卤煮又开心又纠结。开心他说我是他宠爱的女人,纠结于他不肯向我完全坦白他的生活。

     

    有一次他喝多了半夜给我打来电话,说让我去接他,地址是某会所。

    卤煮当时着急也不知道具体位置,只能打车去接他。那个弯弯绕绕的会所里面里面别有洞天,那是卤煮第一次在还有别人的情况下见到他,他似乎真的喝醉了,面色潮红的倚在沙发上。包房里还有几个人,其中一人说,你就是那丫头吧,他喝多了你把他接走吧他说非要去你那。

     

    我一人根本抬不动他,最后他朋友和我一起把他抬出来。那个人问我会不会开车,我说技术不太好,最后他帮我们叫了出租车。临走前他朋友给了我一把车钥匙说是他的,我接过来发现车钥匙上是大写的B字。

     

    卤煮当时看着X,觉得他异常陌生。那么多的日夜相伴,做着最亲密的事情,他知道我所有的事情,我在他面前几乎是透明的。但是我对他却一无所知,如果不是他喝醉了我甚至不会见到他的朋友,更不知道他还有别的车。因为我们每次出去,他开的车根本不是这一辆。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刻意隐藏或者在试探卤煮。可是他看起来对卤煮那么好,这些好的成分里凭女人的直觉判断并没有虚假的成分。但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年龄和他这个人,几乎对他再无任何了解。卤煮陷入了莫名的恐慌中。

     

    这种莫名的恐慌日积月累成为了我们感情破裂的导火索。

  • 2016年10月28日 19:17:54

    连载4

     

    那天醉酒醒来的早晨,他像往常一般把我拉到他怀里吻我。说他喝醉了辛苦我照顾他一夜。然后把我压倒在床上,其实那天我并没有兴致,他似乎察觉到我的心不在焉,很快就结束了。

     

    他走的时候我送他出门,微笑把车钥匙递给他,说昨天是打车回来的。

    他接过车钥匙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他的手动了一下。亲吻了下我的额头就走了。

     

    就在那个时候开始,卤煮才惊觉自己对于他的毫无保留,他已经成为了卤煮生活的全部重心。有了他以后,卤煮几乎很少和同事还有朋友们聚会。如果没有他,我似乎又要回到只有自己的生活。那种深深的恐惧感如同置身荒漠。

     

    越是缺乏安全感越会格外清醒。卤煮开始为自己的生活做各种准备,要保证自己即使有一天离开他仍然能活下去,精神和物质都是。我再也无法失去什么。卤煮开始和以前的同学们联系,参加同事下班后的聚会。用他给我的卡报了会计还有翻译课程。把每月的工资和翻译的钱都存起来办了理财。卤煮甚至开始清算他送给我的东西,确保这一切都可以在我承受的范围内。

     

    卤煮有太多疑问无法问出口,只能在爱着的时候也做好随时离开的准备。就像电影《第三种爱情》里的邹雨一样,那是一个用尽全力爱着却随时准备离开的女人。

     

    有一段时间我接了很多翻译工作,做不完的时候会拿到家里。

    有天他来看我的时候看到了问我为神马要做这些。我说是为了赚钱,他说以后会往我的卡里再多打一些钱,不需要这么辛苦。

    卤煮说已经足够,足够到我花不完,我并没有那么多的物质需求。

    那为什么?

    我要我自己赚的钱。

    他看着我一时表情惘然,我过去抱着他说丫头要做女强人,万一你以后破产了我可以养着你。

    他抱紧我,沉默的抱了很久很久。

     

    后来他真的每个月都会往我的卡里多打一些钱,我把那些钱一部分拿去做了理财,一部分投资买了股票,一段时间后再把本金存回这个卡里。

    翻译课程结束的时候,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早晨的时候会觉得恶心想吐,没什么食欲,吃完东西会觉得难受,还会再吐出来。卤煮有慢性胃炎,恰巧冬天以为是着凉胃病反复。那几天X彻夜陪着我照顾我,几天后我开始恢复。但早晨起床仍然恶心想吐,卤煮这才突然意识到什么,打开美柚才发现姨妈已经迟到了很久,一直忙着上班上课兼职各种理财,居然把这件事情忽略了。

     

    我去楼下药店买了验孕棒,因为过度紧张喝了很多水仍然无法排尿。后来卤煮看着验孕棒上的两道红线完全不知所措,反应过来后才意识到要哭。

     

    这些日子以来的忙碌、紧张不安、筹谋算计在这两道红线前全部崩溃。意外来的太突然,卤煮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也许一切并没有我想象的糟糕,他也许没有刻意隐藏只是没有告诉我更多,也许这一切都是我的敏感多疑,是我把他当做救命稻草抓的太紧。也许我是在和自己的想象开战。

     

    卤煮决定去找他,不管怎么样都要先见到他,让他解开我的疑问我才能知道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快到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他,问他在哪里他说他在家,我说没什么只是有点想你,他说你乖我晚点去看你。我说好的。

     

    其实那个时候我已经在他家楼下了。从青岛回来后他带我去过他家里一次,卤煮当时很高兴,觉得X大叔开始让我融入他生活。

    但是卤煮按门铃很久都没有人开门,又打电话问他在哪里。

    他很奇怪的说在家。

    我说我就在你家门口。

    你在哪个房子?他问我。

    X问我在哪个房子,原来他有很多家,我不知道的家。我突然害怕自己曾经说的姨太太们的玩笑变成真的。

    他在电话那边也沉默了一会,然后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卤煮的多日隐藏的怒火就在那一瞬间爆发,我近乎咆哮的问他: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我到底是你的什么人,除了你的名字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到底有几个家,你是见什么人就开什么车么,你一次次的试探我到底是想怎样,你到底有多少女人,我是你包养的情妇么,我是有尊严的,我不会做你的情妇,永远都不可能。

     

    X好像被我的语气惊吓到了,电话半天没有反应。卤煮咆哮完跌坐在台阶上一直流泪。他如父如兄是卤煮亲密的爱人。卤煮很多很多的第一次都是和他一起。卤煮从一开始就没设任何的防线,只因他在我孤苦无依的时候给我了陪伴。而这个爱人却如此神秘,神秘到让你害怕。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挂断电话起身准备回家,突然有人抓我肩膀,我抬头才发现是他,一脸焦急的表情让人分不清真假。我推开他,他拉住我,我再推开他,他抱住我。后来他把我抱进屋里去,不停的安抚卤煮,然后开始叹气。他说你那么小小的人,发起脾气来谁也拦不住,乱七八糟的逻辑一大堆。

     

    后来他说并不是刻意隐瞒只是不知道从何说起,简单来说他现在是单身,除了我没有其他的女人。曾有过婚姻后来离婚了,前妻是他的大学同学。刚结婚的时候他刚刚进入事业单位,后来一起创业。离婚的时候,他前妻带走他一半财产。公司的合伙人因为当时经营不善也带着资金跑了。他疑心重的毛病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卤煮问他为什么要离婚。他说因为一个孩子,不过现在没有了。

    他表情凝重,似乎这些往事让他很难过。我不忍心再继续问。

    他说丫头你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即使有一天我们必须要分开,我也会给你一个温情的收场。

     

  • 2016年10月28日 19:18:27

    连载5

     

    那天卤煮没有告诉怀孕的事情,我需要理清思路,虽然知道了他的部分过去但仍然对于我们的未来没有丝毫把握。卤煮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做出决定。

     

    那件事情过后,X花更多的时间陪我,有时候会学着做菜给我吃。有一次他在厨房做饭,我闻到油烟味就开始呕吐。他走过来问卤煮是不是胃不舒服,说要带我去看医生。我坚持不去。他突然问我是不是怀孕了。

     

    卤煮当时没说话,他把我从马桶旁边拉起来,看着我的眼睛问我到底是不是怀孕了。我没说话表示默认。他一把把我抱起来转了个圈,不停的问我是不是真的。

     

    卤煮真心没想到他会对我怀孕的事情这么开心。吃饭时他不停的给我夹菜,小心翼翼的问我爱不爱吃这个想吃什么,卤煮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晚上睡觉的时候卤煮忍不住问他是打算把这个孩子留下么,他说当然要留下这是我们的孩子。他说会给卤煮还有孩子一个家。

     

    后来回想起X当时认真的神态,如果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情,卤煮可能真的会为他生下这个孩子,也许我们之间的缘分就此落地生根。

     

    卤煮不想太无聊就恢复翻译的兼职工作,周末在家的时候发现X的很多衣服都在我这里没洗,我整个人懒洋洋的就拿去洗衣店。这段时间他都在我这里,工作忙也经常加班,我打算去他家给他拿些衣服过来,上次时间后他把钥匙也给了我。

     

    我打开门的时候,客厅里乱七八糟,卤煮还感慨没想到他看起来这么干净的清爽的人竟然也有这一面。卤煮还替他把衬衣裤子都收拾起来。走到他主卧门口的时候,突然发现玄关处有一双高跟鞋还有一双女式拖鞋。

     

    无法形容卤煮当时的状态,脑袋嗡嗡响。愣了很久才握住房门把手,真心害怕电视剧里捉奸在床的场面会在卤煮的面前上演。

    打开门后卧室里没有人,但卫生间里有哗哗的水声,卤煮不停劝自己也许是他在家,拖鞋神马的可能是给卤煮准备的,但那双高跟鞋又肿么解释呢,我从来不穿他更不可能穿。

     

    卫生间门打开的时候卤煮先看到了一双腿,毋庸置疑是个女人。她看到我时吓了一大跳,惊吓的差点没抓住浴巾。

    你是谁?我先发制人的问。

    她似乎惊讶于我的平静,也没回答卤煮的问题。继续擦头发,露珠开始打量她,她看起来并不是很年轻,眼角有不自然的细纹,双眼皮看起来很厚重,裹着浴巾仍然可以看出胸部下垂,最少应有三十几岁。

    女人看女人的眼光绝逼恶毒,但卤煮终究低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姑娘和一个三十几岁女人的对峙。

    那是他前妻。

    后来她说要跟我聊聊解释一下眼前的事情。她穿好衣服,我们转移到客厅。

     

    不记得最后卤煮是怎么跑出来的,耳边都是那个女人的话。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打掉这个孩子,我不要做他们的陪葬品。

  • 2016年10月28日 19:18:55

    连载6

     

    卤煮真的打掉了这个孩子,或许他就不应该来。

    那天他的前妻说,她这次回来是要跟X复合,他们曾有过一个孩子,但是那孩子很小就因为严重的脑膜炎夭折了,她把这一切都是归咎于X的粗心和不顾家,因为这个总是跟他争吵,她因为生产时大出血无法再生育,他们彼此埋怨彼此折磨最后导致离婚。因为无法生育的问题拿走X一半的财产,她说她这次回来是因为知道我的存在也知道我怀孕,她说这一切都是X告诉她的。所以想让我生下这个孩子,孩子由她和X抚养,到时会给卤煮一笔钱。

     

    TM可笑的生活啊,电视剧里的情节也狗血的发生在卤煮的身上,回想我们相遇的方式,曾经觉得浪漫的相遇现在看来竟然也如此套路。只能怪自己傻X,是我自己不顾一切的投入。

     

    从医院出来后卤煮回了老家。那段时间很想爸爸,也很想爷爷奶奶,卤煮又气又恨,恨他们没有一个人在我身边恨他们死的早,如果他们在我就不会遇见X,就不会发生这狗血的一切。

    这些所谓成功男士的背后,都是不堪入目的过去。那些温情和浪漫都是虚伪自私的粉饰。

     

    拉黑了他的微信,qq,电话。切断一切他和我的联系方式。本以为可以平静一段时间,但他还是很快联系到我。

    卤煮收到X缘助里的私信,自从认识他再没用过也忘了卸载。

    卤煮还是忍不住查看了他的私信,他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一切都是她前妻自己的想法,他不会和她复合。他希望我给他解释的机会。他发了很多私信,最后一封里让卤煮保重身体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

     

    卤煮心里暗自嘲笑,想着X如果知道孩子已经不在又会是什么样的场面。我应该报复回去。

     

    一个月后,我回到北京。去那个房子里收拾东西,还没收拾完就听见很急的脚步声,有人一把拉过我,速度快的让我眼前一黑。

    他脸上的胡渣有些扎人,卤煮尝试挣脱他,他就抱的越紧。最后我不再挣扎,任由他抱着。

    X不停的问我到底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和孩子好不好。

    卤煮推开他,抓住他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直视他一字一句的告诉他:孩子没有了。

    他震惊的甩我的手,不可思议的看着卤煮,然后像疯子一样扑过来问我到底把孩子怎么样了。我说没怎么样,就是打掉了而已,我不要我的孩子成为你和你前妻的陪葬品。

     

    他眼睛猩红,像疯了一样怒吼,他咆哮你怎么这么轻易相信别人的话,你为什么不问我,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要把你和孩子当陪葬品,那些都是她要复婚的借口而已,你懂不懂,你是不是和她一样,非要诅咒我这辈子没有孩子才满意。

     

    他吼完把我甩开,卤煮瘫坐在地上泪流不止。

    当时X背对我,我看到他的肩膀颤抖,才恍然意识到卤煮可能真的因为一时冲动做错了事情。

    卤煮站起身走到他对面,把他前妻说的话重复给他,问他到底是不是这样,我是不是只是为他们生孩子的情妇。

    他抬手打了我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碎了我们之间最后的温情。他一直以来都很温柔,从来都没有到动过我一个手指头,如果不是对我彻底绝望又怎会这样。

    很多的欲言又止,千言万语都在这一巴掌里彻底结束了。

  • 2016年10月28日 19:20:01

    连载7

     

    后来卤煮真的搬出去了。搬回原来合租的房子,假装一切都没发生继续工作生活。

    生活似乎也回到最初的样子,卤煮的同事还介绍了一个男孩给我,和卤煮年纪相当很阳光的一个男生。其实卤煮已经没有力气,但看着同龄人有活力的样子总是很想汲取温暖。

    日子过的又快又长。

    我才27岁却似乎已经走完了一生。

    卤煮和X很默契的再也没有联系过,我删除了X所有的联系方式,只保留了缘助里我们最开始的对话,那是唯一的纪念。

    有天晚上个男孩送我回家,刚进楼梯口的时候卤煮就被一个人逮住摔在墙上,楼梯里的灯没亮但是不用看也知道是谁,那个味道不会变。他用力的抓着我的肩膀,抓的卤煮很疼很疼。我知道那是很强烈的愤怒,他说卤煮是个没有心的人,那么快就可以忘记他忘记一切若无其事的生活。

    那一次后,X再也没有找过我。北京那么大,无需躲避就可以不再相见。

    半年后,我收到一个快递盒子,盒子里面有一个文件袋,里面有一个房产证,一份保险单,还有一张字条。

    房子是我曾经住的那个,保险单上是我的名字,日期是在我怀孕之前。

    字条上只有两行字: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恨不同时生,日日与君好。

    原来他爱我,很早很早以前就是爱了。

     

  • 2016年10月28日 19:20:21

    Ending 8

     

    故事到最后都应该有个结局,用力爱过的人不能因为后悔和遗憾而天各一方。用力抓住爱人的手,相信爱情的仁慈与宽恕。

    真爱永远都不会错过。

    卤煮和大叔重新在一起了。

    希望这个故事会带给每个人温暖的力量,愿从此有人与你共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

     

  • 2016年11月02日 17:33:59
    不错,已关注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