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鞋对床,鬼上床,那年父亲将姐姐送给了村里的二傻子········

发表时间:2016-10-28 18:29:47 点击:17679 回复:42

悬沐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有人阳寿以尽,有人命不该绝#

我叫秦风,是个棺材子母亲被下葬时,我却突然呱呱坠地,成为血河村里最忌讳的不祥人,父亲也因为这个原因,将我抛下给乡下的奶奶带着。

九岁以前的生活和所有的孩子一样,我们秦家在村里算的上是大户人家,奶奶对我疼爱有加。

只不过随着我年纪一天天的长大,奶奶脸上的忧愁也越来越浓重了,她经常看着我发呆,那浑浊的眼神中充满看怜爱和担忧。

而我那时年纪小根本就不明白奶奶到底在担心什么,直到奶奶患上了重病,我才发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之处。

我的左眼眼罩之下是一颗白瞳,用父亲的话来说就是白内障,父亲是城里的大医生他的话就是权威。

发表时间:2016-10-28 18:29:47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8日 18:48:14

    我蹲在奶奶的床边,看着奶奶那苍白的脸色眼眶便泛红,这个时候瑞穗便会过来如一个小大人一样抱着我安抚我。

    她是管家福伯收养的孩子,也不过十五岁,但是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水灵灵的让血河村的少年们看了就眼珠子滴溜溜的转。

    不过她在外人的面前都很冷淡,唯独对我才会露出这般疼惜的表情。

    我被瑞穗紧紧的抱在怀中,可以清楚的闻到她身上的女儿香,心中莫名的生出一种喜欢。

    “瑞穗,奶奶会死吗?”我惶恐的看着瑞穗,小心翼翼的问道。

    虽然我是秦家的孙少爷,但是我就只有奶奶一个亲人,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奶奶就这么死了。

  • 2016年10月28日 18:50:06

    瑞穗抚摸着我的脸蛋,冲着我勉强一笑:“孙少爷,你别怕,老夫人是不会有事的,你父亲马上就要回来了,他是城里的大医生一定能治好老夫人的病。”

    父亲?这个词对于我而言陌生到了极点,至少在过去的九年里我没有听任何人说起,所以对父亲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

    不过三天之后,真的在我们秦家大宅子前停下了一辆轿车,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轿车,黑色的油光发亮,我的小伙伴宝柱孙大海还有李学文都来看。

    而我的心思却不在那车上,而是在车上走下来的两个男人身上,从车上走下一个面色凝重的中年男人。

    福伯轻轻的将我往前一推,低声对我说快叫爸爸。

  • 2016年10月28日 18:53:19

    我看着眼前这个三四十岁,面色发白的男人怎么也叫不出口,反而是他先开口了,但是却并非是什么好话。

    “孽障,滚开。”他皱着眉头,看到我就好似看到了瘟疫一般,而我对他原有的一点点期待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抛弃了我九年的父亲,没有想到看到我第一眼居然便是如此的冷漠,瑞穗赶紧拉着我退到了一边,父亲便带着老者匆匆忙忙的走进了大宅。

    他们朝着奶奶的房间走去,我和瑞穗还有福伯也紧随其后,不管他怎么对待我,只要他能治好奶奶让我给他跪下也无所谓。

    我们跟着父亲进了奶奶的卧房,奶奶早就已经病入膏肓了,一双手如枯槁一般,当她被父亲叫醒,张开那布满血丝的双眼时,那眼神似乎是看到一个无比恐怖的东西。

    双手颤抖着指着那个被称之为我父亲的男人:“你,你,你怎么回来了?谁让你回来的,你?”

  • 2016年10月28日 18:53:54

    奶奶的话还没有说完又吐出了一大口血来,那血并不是一般的红色,而是墨绿色的其中夹杂着秽物。

    父亲眼眶泛红拉着奶奶的手,我则挣脱了瑞穗,冲到了窗前开始放声大哭:“奶奶,奶奶不要死,不要死。”

    “啪”的一记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我的脸颊上,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父亲冲着我声嘶力竭的怒吼:“你个祸根孽胎,必定是你这个扫把星害了你奶奶,你滚,现在就滚出去。”

    看着他的表情我知道他恨毒了我,不过为什么恨我,年幼的我当时并不明白。

    最后还是福伯让瑞穗把我给强行带了下去,那一天我扑在瑞穗的怀里哭了好久好久,并不是因为那男人骂我是祸根孽胎,而是因为我有一种直觉,奶奶很快就要离开我了。

    我第一次感到莫名的惊恐,就好像是知道从今往后自己要变成一个孤儿了。

    瑞穗为了安抚我还把就住在我们家隔壁的宝柱给找了过来,有小伙伴陪着我玩我的情绪自然是好了许多。

  • 2016年10月28日 18:56:42

    心情渐渐平复之后,我便又将目光挪向了奶奶的院子。

    不知道奶奶怎么样了,就在宝柱来了不久瑞穗就被福伯也叫走了,院子里的人匆匆忙忙的没有人搭理我。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那深深的宅院被黑暗笼罩之后显得无比的可怕。

    宝柱妈忌惮的扫了我一眼,将宝柱带走了。

    我则呆呆的站在奶奶的院门前听到里面发出了哭喊声,还有一股诡异的低吟。

    “秦风,秦风?”

    谁在叫我?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一个低沉阴冷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在不断的召唤着我,不过一回头那声音立刻消失了。

    我心中惊恐万分快速的朝着奶奶的院子跑了进去,结果迎面撞上了一个人,那人一把抓住了我的肩膀将我用力的推倒在地上并且还用力的在我的腹部踹了一脚。

  • 2016年10月28日 18:58:08

    这似乎还不能让他解气,他指着我大声的怒吼着,说我果真是一个孽障会害死身边所有的人,像我这样的人还是死了干净。

    我挣扎着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用尽浑身力气把他推开快速的跑到了奶奶的门前,结果福伯却拦住了我。

    福伯是管家,我却出奇的怕他,因为他总是阴沉着一张脸,让我生畏。

    “孙少爷,这个院子你不能再来了,还有这个你掉了,以后记住一定要贴身带着。”福伯说着便将黑曜石佛珠戴在了我的脖子上。

    这是我从小就贴身带着的,福伯严肃的叮嘱我让我对这黑曜石莫名的生出了反感,但是因为惧怕福伯所以还是乖乖的把黑曜石给戴上了。

    见我戴好了黑曜石,福伯便挥了挥手,让瑞穗带着我出去,并且嘱咐瑞穗一定要看好我,别让我再乱跑了。

    我几乎是被瑞穗拽着出了院子的,瑞穗抓着我的手腕一声不吭,将我戴到了她的房间里便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今天我就跟着她睡。

  • 2016年10月28日 19:02:58

    要是换做平时我应该欢欣鼓舞才是,不过今天的我真的半点也开心不起来,担忧的看着瑞穗,问她奶奶怎么样了。

    瑞穗哀伤的看着我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的拥着我的肩膀说时间不早了让我快点吃点东西早点睡觉。

    我没有什么胃口,随随便便的喝了半碗小米粥便躺在瑞穗的床上,眯着眼睛假装睡觉。

    瑞穗见我闭上眼了,轻轻的叫了我两声,见我没有什么反应便蹑手蹑脚的站起身来悄悄的端着碗筷出去了。

    我趁着瑞穗去洗碗筷的空档,便一个人再一次溜到了奶奶的院子里,院子中挂满了白色的布条,路的两边也点上了白色的蜡烛,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两个人在对话,我悄悄的靠了过去。

    “少爷,还是请百老来吧,为老夫人超度否则?”福伯欲言又止。

    这个被称作少爷的人便是我的父亲,他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点了点头,并且还对福伯说最后让百老连我一起超度了。

    我不知道超度是什么意思,但是心中却隐隐的觉得应该不会是什么好词,我有些生气他怎么对我,我都无所谓,但是他要是想要害奶奶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 2016年10月28日 19:05:29

    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大人,而我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我很清楚自己绝对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我必须把这件事告诉奶奶。

    我想聪明的奶奶一定有办法对付他,于是我转身一路小跑到了奶奶的房间里。

    奶奶的房里黑漆漆的一片,窗户被风给吹开了,冷风不断的往里灌,木窗拍打着墙面发出“砰砰砰”的可怕声音。

    我紧紧的握着拳头,虽然害怕还是鼓起勇气快步走了进去,并且还是低声叫着奶奶。

    凭借对奶奶房间的熟悉,我很快就到了奶奶的床前,当我掀开帘子凭借窗外的烛光朦朦胧胧的看到了奶奶就躺在床上,不过她的头发已经遮住了她的脸颊,我看不清楚她此时此刻的表情。

    “奶奶?奶奶,你醒一醒奶奶?”我伸出手本是想要把奶奶给拉起来的,结果这一碰触奶奶的手我的身体不由的一颤,一股让人窒息的寒气迅速的涌了过来。

  • 2016年10月28日 19:07:14

    我条件反射一般的往后推了一步,而这么一退还未松开奶奶的那双手,直接把奶奶也拉动了。

    “嘭”的一声,奶奶的手重重的滑落在床沿边上,脑袋也微微一侧。

    我清楚的看到了一张如骷颅一般消瘦的脸,眼窝是凹进去的,双眼早就已经不翼而飞就只剩下两个黑色的窟窿。

    “啊啊啊!”我惊声尖叫,随之便昏了过去。

  • 2016年10月28日 20:19:51

    当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黄昏了,我是被外面的啼哭声给吵醒的,我睁开眼看到瑞穗的眼睛已经哭的红肿,见我醒了立刻拭去了脸上的泪水柔声问我饿不饿。

    我摇了摇头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奶奶的脸,一把将瑞穗的手紧紧的拽在手心里,结结巴巴的跟瑞穗说我看到的情况。

    瑞穗捂住了我的嘴巴,让我以后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并且告诉我奶奶已经去世。

    我立刻推开瑞穗快速的掀开被子便光着脚跑出了,瑞穗在我的身后快速的跟着我跑着,而我却如疯了一般。

    奶奶死了?不,不会的,奶奶说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 2016年10月28日 20:20:40

    我绕过院子,快速的跑到了祠堂,哭喊声就是从这里传出去的,当我走到祠堂门口看到奶奶那灰白的照片时便无力的停了下来,泪水就好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着。

    父亲那锐利的眼神从我的身上划过,便微微蹙眉朝着我疾步走了过来,扬手揪住了我的衣领气急败坏的喝道:“你个孽障,你来做什么?还不快滚出去。”

    “秦爷莫非这位就是棺材子?”一个光头老翁看着我,那黑豆一般的眼神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打量,忽而伸出手却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弹了回去。

    他那带着戏谑的笑容瞬间变得暗淡,口中喃喃自语的说道:“果真是个冤孽,如此之大的煞气,只怕是妖孽转世。”

  • 2016年10月28日 20:21:56

    去你的妖孽,我秦风怎么可能是妖孽,我记得村里的老人说过妖孽都是极坏的。

    父亲听了之后连连点头:“白老,今日还烦请您帮帮忙,如何去掉他身上的煞气?是不是什么邪灵附体?可以做法事超度么?”

    白老摇了摇头看着我掐指一算,便让父亲把我的生辰八字告诉他,他反反复复的算了好几遍最后却说完全算不出我身上的煞气是怎么一回事。

    我是男儿身又是童子,本来应该阳气重才对,可是我的周围却是凝聚着一股子阴气。说到这里,白老便目不转睛的看着我的眼罩,凝眉算了一会儿便大惊失色。

  • 2016年10月28日 20:22:58

    “你莫非是鬼瞳?”白老连连摇头,父亲似乎也知道我左眼的秘密,将白老拉到了一边并且让福伯去拿支票,说多少钱都可以只要能为我去了煞气。

    白老摇头,说这煞气太阴森了,他连来由都算不出来如何知道怎么去了煞气?他一边说一边指着我的眼罩。

    “这玩儿,虽然是八卦铜钱打造的,不过也支持不了多久了,所以。”他欲言又止。

    父亲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这孽障日后不知道还会给我闯出多大的祸患来。”

    百老深吸了一口气,拍了拍父亲的肩膀说这都是我的命,如若命当如此,那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 2016年10月28日 20:23:40

    只不过依照我现在的情况似乎还不至于伤人,这话音刚落,父亲便打断了百老的话。

    “若不是他,那我母亲为何会惨死?”父亲的情绪很激动。

    白老拿出了罗盘,并且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出了两滴鲜血闭上眼开始念念有词,我看着白老觉得很是稀奇原本的哀伤也暂时抛诸脑后。

    我也想知道到底奶奶是被什么东西给害了,如果真的是病了,怎么可能会被挖了眼睛?

    这白老念念有词的站在祠堂里,这一念叨就是一个下午,黄昏他才停了下来,脸上带着汗珠儿。

    他蹙眉对父亲说,古宅里有很多的鬼物,一只专门吃人眼睛的鬼盯上了这宅子里的人。

    父亲一听大惊失色,看着那白老问这该如何是好?是不是该搬走?不过这是祖宅,所有的祖先灵位也都供奉在这里,怎么可以说走就走呢?

  • 2016年10月28日 20:26:07

    白老见父亲不愿意搬,便耸了耸肩准备拿起他的东西走人,父亲立刻走上前去将一张支票递给了百老。

    白老原本还一副非走不可的表情,不过看到那支票便立刻说尽力一试。

    我真不明白,拿到那么一张白条就这么高兴么?瑞穗气喘吁吁的跟上前来紧紧的拽着我的手。

    百老回过头看着瑞穗,眉头紧蹙,他转过身对父亲说了一番话,父亲听了便连连摇头。

    “就算她的运再好,也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不行。”父亲阴沉着一张脸,我不知道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只是从那天起,我便不能再随意的出去走动了,瑞穗福伯轮流看着我,家里的小工栓子哥也时不时的被安排来给我送饭吃。

  • 2016年10月30日 19:45:59

    我坐在床沿边上,来来回回的晃动着我的腿,无聊的就快要发疯了。

    已经整整两天,我都没有出过这个房间,再这么下去,我真的就要疯掉了。

    瑞穗这么好声好气,我都听不进去,不过就在第三天的夜里,我们的宅子再一次被血染了,而这一次死的人便是那白老,那个口口声声说可以为我们抓住食眼妖物的白老自己被妖物给吃了眼睛。

    他的尸体躺在冰冷的水中,被泡的肿胀,捞上来的时候让人看一眼便会心惊肉跳。

    我是趁着栓子睡着了溜出看到的,而且我还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好听极了但是又有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感。

    “完了,这下真的是要完了,快点收拾衣物,我们还是连夜进城去吧。”父亲的面色比先前还要凝重,看的出来他十分的惊慌。

  • 2016年10月30日 19:47:23

    福伯却在父亲的耳边耳语了一番,父亲的脸色更是吓的煞白,后来我才知道之前给我封鬼瞳的那位道长说过,如果我们离开秦家祖宅,那么那些鬼物便会跟着我们。

    这是甩不掉的,可是现在出了一个吃人眼睛鬼物,我们还怎么能住的下去?我看着父亲,父亲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包烟开始吧嗒吧嗒的抽了起来。

    留下来是死路一条,走也无法摆脱,现在怎么办?

    “少爷,这老夫人一直都供着一张地藏菩萨画像在地下室里,我们取出来先挂上,还有桃木剑我们也摆上,先震一震,然后少爷您再花重金去请个能人来。”福伯临危不惧,说起话来还很有条理。

    父亲听了虽然没有出声,但也是默许了,我站在柳树后面悄悄的看着,忽然一只手“啪”的一声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 2016年10月30日 19:49:51

    我一惊抬起头来发现是瑞穗,她的脸上带着稍许的怒气,我想说什么她已经将她的手捂住了我的嘴,拉着我朝着院子内走去。

    等到走进了我的卧房,瑞穗才嘟着那粉嫩嫩的小嘴儿,很是不悦的对我说,今天我偷偷的跑出去,如果被发现不仅仅我要受罚,就连她和栓子也要跟着我一起挨罚。

    栓子就如木头一样傻站在一旁,见瑞穗生气便上来劝说:“穗儿,孙少爷还小,别怪他。”

    穗儿?我抬起头看着栓子,发现了栓子看瑞穗的眼神很是不对,而且瑞穗看栓子也是带着一种特殊的神色。

    我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是心中就是非常的不舒服,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瑞穗发现我正盯着她看,便给我端了糕点过来,让我快点吃东西,我昏睡了那么久腹中空空,于是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 2016年10月30日 19:51:12

    栓子和瑞穗则站在一边两人的脸上都带着羞涩的笑容,他们还时不时的咬耳朵,我不屑的扭过头去不理会他们。

    吃过东西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瑞穗还和栓子有说有笑的,我叫了她几次她只是让我一个人早点睡。

    我赌气一般的爬到了木床上,这瑞穗胆子真真是大了,奶奶之前让她好好照顾我,可现在奶奶才刚刚去世她就只顾着和栓子说话完全不理会我。

    “秦风,秦风,嘿嘿嘿,嘿嘿嘿。”

    我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朦胧间听到了之前的那个声音,她在叫我,那声音就好像是银铃一般的动听悦耳,我听了身体便是微微一颤。

    睁开眼却发现屋里已经是漆黑一片了,好你个瑞穗,居然和栓子都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 2016年10月30日 19:54:39

    “吱嘎”的一声,门被推开了,我以为是瑞穗大声的叫道:“瑞穗,你刚刚去哪儿了?”

    “呼呼呼!”一阵风灌了进来,我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我皱着没有光着脚丫子走到了木门前,左顾右盼了一番发现真的没有人,我关上门一转身却撞上了一个人。

    我的目光落在了她那双红色的绣花线上,我的视线慢慢的向上移动着,当我看到那只留着长长黑色指甲的手,我的心中已经不寒而栗。

    黑暗中冷风吹动着长长的秀发,在我的脸上拂动,我吞了吞口水没有勇气抬起头来,只是本能的大喊:“不要挖我的眼睛,不要挖我的眼睛。”

    “孙少爷?孙少爷?你醒一醒啊?”我的耳畔响起了瑞穗的声音,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焦灼,我的眼皮微微一颤,睁开眼便看到了一脸焦灼的瑞穗和栓子。

    原来刚刚只是在做梦,而我吓的裤裆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了。

  • 2016年10月30日 20:08:40

    虽然瑞穗没有说什么,不过尿裤子的我还是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父亲再一次消失了,听福伯说他是去请得道的道长来作法去了。

    我也因此可以撒丫子跑出去玩,在家门口我便遇上了挎着布书包的李学文,他看到我有些吃惊。

    “秦风,没事?不是说你生病了吗?”李学文眨巴着大大的眼眸盯着我。

    我这才知道原来福伯他们在奶奶去世之后并没有对外发丧,就连我这几天留在家里也对外称我生病了,因为要养病所以不能出来玩,我看了看四周将李学文往墙边一拉,便寻思着把这几天家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李学文。

    李学文虽然只比我年长一岁,不过因为他的父亲是我们村里小学的校长从小就读了很多的书,知道的也多一些。

  • 2016年10月30日 20:09:15

    他听了我说的这些话,便是将信将疑的看着我,说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东西的,那些什么妖魔鬼怪都是别人虚构出来的,而那些道长也都是骗钱的神棍。

    听李学文这么说,我便皱起了眉头,告诉他我说的都是真的。

    他皱着眉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既然这样他也想看看鬼物到底是长什么样子的,于是便让我去跟福伯说让他在我们家住几晚。

    我开心极了,说没问题便去告诉福伯,而福伯的态度却是非常的坚决,立刻告诉我绝对不可以。

    我瞪着福伯,问他为什么,他只是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我现在年纪还小以后长大了就知道了。

    说完便让我回房间,我闷闷不乐偏偏不回去,悄悄的坐在后院荡秋千。

    我来来回回的荡漾着,看着阴沉沉的院子,这院长哪怕是白天艳阳高照也没有什么日光可以透的进来,因为院子里种了很多的槐树。

    “莎啦啦,莎啦啦”


  • 2016年10月30日 20:29:50

    我隐隐约约的听到树枝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抖动,一片片叶子也袅袅婷婷的落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下意识的抬起头一看,结果吓的立刻从秋千上摔了下去,一张恐怖狰狞的脸瞬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和她的距离还不足一米,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那张苍白鬼魅的脸上只有两个黑漆漆的眼窝,眼珠子早就已经不翼而飞了。

    她那殷红的嘴角带着血,却还冲着我狰狞的阴笑着,我摔倒地上她也飘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她身着一袭红色旗袍,脚踩一双绣花线没错她就是昨晚我看到的那个鬼物。

    看来我并不是在做梦,她阴阴的笑着将那双冰冷的手扼住了我的喉咙,一阵剧痛传来只见她那黑色的指甲已经刺入了我的皮肉。

  • 2016年10月30日 20:30:21

    “啊,救命,救命。”我大声的呼喊着,拼命的扭动着身体,黑曜石佛珠从衣服里掉了出来。

    “啊啊啊。”那鬼魅大叫了一声,便消失了。

    我看着空荡荡的后院,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远处瑞穗朝着我跑了过来,问我坐在地上做什么。

    “鬼,有鬼。”我结结巴巴的对瑞穗说道。

    瑞穗一听便用力的在我的脑门上一拍,说我年纪小小的就开始胡说八道,我任由瑞穗拉着我离开已经没有了要争辩的心情。

    从这一天开始,我便乖乖的躲在自己的房间里,一连着五天都没有出去,直到父亲请了道长回来,我才被福伯带着到了祠堂。

  • 2016年10月30日 20:30:47

    这位道长年纪要比之前的白老轻,看起来不过四五十岁的样子,身后还带着一胖一瘦两个徒弟。

    他一看到我便凝眉说一进宅院就觉得有一股煞气,原来是从我的身上来的,说完便让父亲把一个护身符给我戴上,说一方面震住我的煞气,一方面可以保我不被妖物靠近。

    “这孩子阴,鬼物只怕都会盯着他。”道长看着我脖子上黑色的淤青,眉毛微微一扬:“你已经见过她了?”

    我知道道长说的她是谁,便点了点头,道长又看向我的黑曜石想必他是知道这黑曜石救了我一命。

    他让我这几天跟他呆在一起,而他的徒弟则把秦家祖宅上上下下都贴满了符咒,我看着这鬼画符的符咒觉得很有意思也学着鬼画符起来。

    父亲一巴掌摔在了我的后脑勺上:“孽障,别打扰道长。”

  • 2016年10月30日 20:36:14

    这一巴掌打的我脑袋嗡嗡嗡的响,道长倒是不介意,看着我写的“符咒”还呵呵呵的笑了起来,说我写的不错,他的两个徒弟都还写不出我这样的符咒。

    “你有慧根,如若此次成功,你可愿意做我的徒弟?”道长一脸慈祥的微笑看着我。

    我立即点头,父亲淡淡的扫了我一眼,我想如果道长可以把我带走去山上修行的话,他应该会高兴的不得了,因为这样就不会再有人让他心烦了。

    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顺利,那天夜里秦家又添了两条人命,道长的两个小童去奶奶的卧房许久都没有出来,福伯派人进去看,结果却发现,这两个小童已经死了。

    而且,他们的眼睛也被残忍的挖走,鲜血飞溅的到处都是,听来通报的人说惨不忍睹。

    道长的表情变得越发的凝重,他立刻双腿盘坐,让父亲把沉香木点上,他的手中拿着佛珠开始念起了咒语。

    外面的风就好像是发狂了一般肆虐着,发出可怕如鬼叫一般的声音,瑞穗虽然已经吓的瑟瑟发抖了但是却依旧把我抱的紧紧的让我千万不要害怕。

  • 2016年11月01日 16:07:21

    忽然,祠堂里的蜡烛瞬间熄灭了,道长念咒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声,而一道红色的影子已经站在了道长的身后。

    很显然道长已经发现了身后的鬼物,一个纵身跃起将手中的灵符直接就贴在了那鬼物的额头上。

    “碰”的一声,那鬼物非但没有被道长的符咒给震慑住,反而将一只手直接插入了道长的肩膀,那黑色的长指甲滴着血,外面已经是电闪雷鸣。

    在一道道白色的闪电划过的时候我看到那黑色的爪子将道长给高高的拽起,道长的脚已经离开了地面。

  • 2016年11月01日 16:07:54

    道长伸出右手从布袋中取出黄色符咒,又飞快的用朱砂写上经文直接贴在鬼物的胸口上,这一次那鬼物明显顿了一下道长趁着这个机会取出桃木剑直接插入鬼物的胸口。

    那鬼物一声尖利的叫声往后退了半步,却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反而面部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可怕。

    她晃动着长长的指甲朝着我飞奔了过来,道长拷鬼棍已经打在了那鬼物的后脑勺上,脑浆迸裂腥臭的液体喷了我一脸,粘稠恶心。

    道长晃动着身体,踉跄了一下便直接倒在了地上,父亲福伯他们把道长送去卧房到第二天天亮道长才醒了过来。

    他一醒来问的第一句话便是那鬼物如何?父亲和福伯对视了一眼就在道长昏倒之后,原本被打中的鬼物再一次消失不见了。

    道长面色越发的凝重,让父亲去烧黄纸,她要算一算那鬼物究竟是何方妖孽,为何会赖在此处祸害无辜的人。

  • 2016年11月01日 16:08:48

    一般这种妖孽都是因为心中带着怨气才会变成厉鬼祸害人间,道长将自己关在房里我们大家怕鬼物再次出现便都站在门外等待着道长。

    “瑞穗,我饿了。”我的肚子咕噜噜的叫唤着,整个人都没有了力气。

    父亲一听,便恶狠狠的等了我一眼:“你个孽障,想必是你阴气重才引来了这些鬼物,你害死你奶奶害死这么多的人,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去死?”

    他的眼眸猩红,一副好像恨不得将我给撕碎的表情,瑞穗紧紧的抱着我,而我没有哭只是呆呆的看着他。

    我知道他说的或许是真的,我一出生就害死了我的亲生母亲,现在还害死了奶奶,这鬼物真的是我带来的吗?

    “少爷,老夫人叮嘱过,要好好的待孙少爷。”福伯缓缓的走到父亲的身边,低声提醒道。

  • 2016年11月01日 16:09:28

    父亲咬了咬牙,走到了一边开始吞云吐雾,我们大家一直从天亮等到天黑,大家都饥肠辘辘。

    道长终于将门打开了,他满头的大汗,胳膊上原本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再一次裂开了血顺着他的胳膊往下流。

    父亲立刻明日为道长包扎好伤口,道长摇了摇头说不碍事,只不过我们这一次真的是遇上了大麻烦了。

    用道长的话说,我们遇上了一个有百年修行的鬼物,她一直都躲在奶奶院子里的槐树上修行今年的七月十四她终于修炼成形,出来祸害人了。

    “什么?槐树?”父亲紧张的扭头看着这一院子的槐树,这槐树都是祖上先人中下的,显得很气派,没有想到居然招鬼?

  • 2016年11月01日 16:17:49

    “可是,中槐树的不仅仅只有我们一家,这里家家户户都有槐树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我们秦家?”福伯看着道长不解的问道。

    不等道长回答父亲的一个大耳光已经落在了我的脸颊上:“这还用问吗?还不是因为这个孽障?”

    道长听了父亲的话摇了摇头,对父亲说并非是因为我,而是因为这鬼物是一百多年前的死在我们秦家宅子里的。

    在场的人听了都面面相觑,死在我们秦家大宅的?难道她跟我们秦家还有什么渊源吗?

  • 2016年11月01日 16:18:23

    福伯听到道长这么说,便好像想起了什么,原来这宅子是老祖宗从一个殷姓商人那买来的。

    当时的价位低的离谱,不过对方声称是要留洋所以贱卖。那个时候老祖宗没有怀疑,不过买了这宅子之后发现不干净于是老祖宗便去调查一番才知道,殷老爷的四姨娘就死在这个宅院里。

    而且死的相当恐怖,好像是被殷家的大太太挖去了眼睛。

    道长叹了一口气,看着漆黑的夜面无表情的说道:“倘若她只是一人死也就算了,偏偏还怀了三个月的身孕。”

  • 2016年11月01日 16:22:00

    道长说罢便让父亲命人把宅院里的蜡烛全部都点上,在这小山村里每天八九点准时停电所以只能用蜡烛照明了。

    蜡烛火把将宅院照的很亮,大家的恐慌也稍稍的减弱了些许,不过道长却没有半点掉以轻心用白色的拉住摆了一个圆形的蜡烛阵。

    将我们这些人全部都围在这蜡烛里,并且嘱咐我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可以出阵。

    瑞穗抱着我,我对瑟瑟发抖的瑞穗说道:“瑞穗,你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不要说话。”道长紧张的看着那被风吹的微微晃动的木门,嘎吱,嘎吱,感觉好像有人准备推门进来,但是响了许久并没有见那可怕的红衣鬼物进来。

    我想估计她是怕了道长了吧?昨天道长把她给打伤了,她肯定是害怕了所以不敢出来。

    而就当我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红色的影子从天花板上闪了下来,那速度快的让人猝不及防。

  • 2016年11月01日 16:42:55

    道长这一次似乎并没有发觉红衣鬼物的靠近,他把注意力都放在了木门上,听到背后的人开始惊声尖叫道长才回过头来,手中的桃木剑还没有来得及挥动那鬼物已经一把将道长的脖子给扼住了。

    “呵呵呵,呵呵呵。”鬼物的笑声让人听了浑身发寒,我的手心已经沁出了汗水。

    “妖孽,你已经害了很多人了,如果再不收手只怕是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道长一只手用力的掐着红衣鬼物的手腕,一只手已经去取符咒。

    红衣鬼物明显是看出了道长的意图立刻将道长手给向后一扭狠狠的推到在了地上,紧接着便阴笑着大声问道:“你们之中有人是鬼瞳对不对?”

  • 2016年11月01日 16:43:17

    我的心咯噔一下,难道她杀了这么多人,为的就是我的这只眼睛?我的紧张没有人知道,因为这里除了父亲和福伯之外没有人知道我有一只鬼瞳。

    不过就算没有人吭声,那鬼物却还是一步一步的朝着我们靠近,阴笑着说她要把大家的眼睛全部都挖出来。

    瑞穗到底还是一个小姑娘已经开始嘤嘤的啜泣,我用力抱着她,不过我也只是一个小孩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

    “啊!”那鬼物原本已经靠近了烛光,但是她的手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烫到了一般快速的缩了回去,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狰狞。

    道长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的将藏在袖子里的三清铃拼命的开始晃动,口中念念有词那鬼物的双手拼命的按住自己的耳朵身体开始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 2016年11月01日 16:48:03

    看的出来,她非常的难受,道长趁着鬼物挣扎之际将桃花剑刺入了鬼物的黑色眼眶之中,只听一声尖锐的叫声那鬼物便倒在地上不能动弹道长快速的将符咒贴在了鬼物的额头上她这才完全安静下来。

    父亲看着道长战战兢兢的问道:“道长,这?”

    “她已经被我收服了,待我为她超度之后,她便会去头胎转世。”道长说着便让我们回去休息,而他则是一个人和那鬼物待在一起。

    那一夜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道长被那鬼物给杀了,眼睛也被抠了出来,不过所幸这第二天我看到了道长。

    他还活着,只不过他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用福伯的话来说便是印堂发黑,而且那眼睛也失去了神采。

  • 2016年11月01日 16:52:11

    他一脸的疲惫不堪什么都没有说便回到了客房,秦家终于是平静了下来,父亲也开始接管家里的大事小事。

    我们家在村里和镇里都有药铺,父亲刚刚接手忙的团团转,也没有空再理会我,瑞穗又忙着去跟栓子聊天我一个人百无聊赖。

    我想起了李学文,之前说过让他来我家住的,但是后来福伯却拒绝了,我今天要去找找他。

    李学文的家离我家也就三分钟的路程,我一蹦一跳的去了李学文的家,他的母亲正在做午饭,李学文则坐在院子里学写字。

    看到我来了,李学文便将笔放下,笑着问我那天怎么没有来接他。

    原本我是想要把实情告诉李学文的,但是想起出门前福伯的叮嘱,福伯说家里发生的任何事包括奶奶去世都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否则就再也不许我出去了。

  • 2016年11月01日 16:52:43

    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奶奶去世了不能告诉别人?但是福伯既然那么说了,我也只能是乖乖的听话,否则还真的是极有可能被关起来。

    毕竟,现在奶奶已经去世了,再也没有人护着我。

    我只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糊弄李学文,就说我贪玩忘记了,李学文摇了摇头小大人一般的拿起笔又开始写字。

    他才七岁但是已经写的一手的好字了,而我却只是鬼画符一般,我没有去过学校,也没有正经的老师教过我。

    我的字都是瑞穗教我识的,不过她也才小学毕业认识的字并不多,所以现在也没有什么可教我的了。

    “学文,去学校好玩吗?”我看着李学文一脸的羡慕。

  • 2016年11月01日 16:59:59

    至少去了学校就可以和大家玩在一起了吧?不用孤零零的,李学文点了点头,他看着我认真的说人是要学知识的,依照我家的情况早就该送我去读书了。

    没错,我家的条件不错,奶奶也并不是为了省那些学费,而是因为她说我没有必要学,如果实在想学就等再大一些,请一个老师来家里就好了。

    “秦风,你去求求你父亲,天底下没有一个父亲不想自己的儿子有出息的。”李学文说话的语气非常的笃定,我心中有些将信将疑。

    就那个严肃的男人他真的会希望我有出息吗?虽然不敢确定,我还是在吃晚饭的时候试了试。

    我趁着他的心情还算平和,便开口对他说我要去上学。

    听到我这么说,他手中的额筷子微微一顿,但是很快便又恢复了正常,不紧不慢的夹起一块肉送入口中咀嚼了几下又喝了一大杯的高粱酒才叹了一口气。

  • 2016年11月01日 17:00:33

    “不许惹祸。”他那干瘪的嘴唇里蹦出了让我有些惊诧的话语。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已经同意了?我呆呆的看着父亲,心中荡漾起了涟漪,真的如李学文说的一样,我的父亲也希望我有出息吧?

    不过,还不等我高兴,他便厌恶的看着我,让我滚,我想她大抵是不愿意看到我所以才会允许我去学校读书。

    但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如一阵风跑到了瑞穗姐姐的房门前,用力的推开门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件事告诉瑞穗。

    结果一推开门便看到瑞穗和栓子迅速的放开了彼此,刚刚他们正热烈的拥抱在一起,我没有管这些而是告诉瑞穗我要去读书了。

    瑞穗听了便露出了无比灿烂的笑容,很早以前瑞穗便为我求过情,希望奶奶可以送我去学校。

  • 2016年11月01日 17:03:15

    不过那个时候奶奶没有答应,瑞穗事后还被福伯给狠狠的打了一顿,看着片体鳞伤的瑞穗我非常难过,也是从那之后我再也不提去学校的事情了。

    瑞穗示意栓子出去,又小心翼翼的从她的床底下掏出了几块布摆在我的面前,她说让我挑一块喜欢的给我缝一个书包。

    我挑了一块蓝色的,瑞穗便拿着针开始为我缝了起来,我看着瑞穗,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李学文的母亲给李学文缝衣服的画面。

    我想要是我的母亲还在她一定也会愿意为我缝书包的:“瑞穗,我妈妈她长的好看吗?”

    瑞穗一听便微微愣住了,放下手中的针线认真的对我说:“孙少爷,以后不要问你母亲的事情,你父亲听了会不高兴的。”

    “为什么不高兴?”我看着瑞穗那桃花一般好看的双眸好奇的问道。

    瑞穗没有再回答我的问题,只是说小孩子不要问太多,这些都是大人的事,果然是奶奶调教出来的,一言一行都和奶奶很像。

  • 2016年11月01日 17:03:45

    我靠在瑞穗的胳膊便上,便闭上眼开始期待着明天去学校。

    父亲开了口事情很快就办成了,第二天早上福伯便领着我去了学校,口中还不断的叮嘱我,说我放下之后一定要在学校门口等着他,绝对不可以一个人乱跑。

    我真的不明白,我们家和李学文的家那么近,为什么我就不能跟李学文一起回家,非要福伯去接我?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我赌气的撅着嘴巴,福伯则给了我两块水果糖,要知道这是镇上才能买的到的好东西,我可是馋了很久。

    福伯用这样的糖衣炮弹,我自然是乖乖的点头答应了。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