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我来自江湖,这是我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29 11:03:45 点击:13347 回复:35

燕一18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经历过残酷的屠杀,也遭遇过惨烈的追杀;
我体会过手足相残的痛苦,也尝到过肝肠寸断的离别……
我来自江湖,这是我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29 11:03:45

热门推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29日 11:04:20
    第一章  夜,杀人的夜
       “小七,芒哥喝醉了,现在你就开车把芒哥给送回去!”
       领班强哥扶着一个喝醉了酒的男人从楼上的KTV包房下来,看到上楼送酒的我,便吩咐我上前帮忙!
       “好的,强哥!”
       我答应了一声,然后把酒盘递给了跟在我身后上楼的小六,然后上前架起了已经完全挂在强哥身上的那个男人,将他扶下了楼!
       我叫小七,是本市最有名的金辉夜总会的一名服务员。两年前,我从南方到了这里,因为厌倦了流浪,所以我就到了这家夜总会做了服务员。
       我进入夜总会后,被分在了强哥的小组工作,因为我是第七个加入到强哥小组的服务员,所以大家都叫我小七!
       我扶着不省人事的强哥到了地下停车场,用遥控钥匙找到了芒哥的车,将强哥扶进了副驾驶室里,并为他系好了安全带!
       芒哥的车是一辆进口极光路虎,车里的视野很开阔,舒适度很高,开起来也非常的带劲!
       我把车开出了夜总会,可是我却不知道要把车开去哪里,因为副驾驶上的芒哥在被我从楼上扶下来时便已经如一摊烂泥了,现在也是不省人事,我连叫了他几声,他都毫无反应!
       我看了一眼靠在副驾驶上双眼紧闭的芒哥,只见他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留中长发,五官端正而精致,要不是脸上有着被岁月摧残后的沧桑,他一定是一个很迷人的男子!不过,即便如此,在醉酒状态下的芒哥依然有一种独特的气质,这使得他在醉酒后也不会让人觉得狼狈。
  • 2016年10月29日 11:04:52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半,而在这个点,公路上的车流量已经不多了,因此,芒哥的这辆车可以发挥它良好的性能。我打开了车窗,加大了车子的马力,让外面的风能够完全的吹进来。
       我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能让芒哥醒过来,然后能够告诉我目的地。可是,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我驾车行驶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芒哥依然连眼睛都没有睁过。
       “叮铃铃……”
       就在我举足无措的时候,芒哥的电话突然响了。
       而随着电话铃声响起的时候,芒哥的眼睛猛的睁开了。
      “喂!”
       芒哥把电话放到了耳朵旁,听了一会,然后低声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芒哥挂了电话,然后转头看着我,他说:“小兄弟,能送我去一个地方吗?”
       芒哥的眼睛里闪着精光,完全看不出他是一个酒醉的人。而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沧桑感,是好听的男中音,而且还有一种气势磅礴之感!
       我笑了笑,然后点头说道:“当然,我的工作就是送芒哥去你想要去的地方。”
       芒哥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你就送我去老工业园区吧!”
       老工业园区在城北的郊区,离这里有三十多分钟的路程,之前那里因为有几家污染严重的工厂,后来被政府征收整改,再后来因资金问题,整改的事就泡汤了,而再后来那里就一直被搁置荒废了!
       现在的老工业园区基本上已经没人居住,却不知芒哥要去那里干嘛?不过,作为我的顾客,无论他要去哪里,我都有义务把他送到目的地!
       见我没有发问,芒哥似乎很满意,点了点头,再次闭上眼睛靠在了座椅上。
       只是,在他闭上眼睛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脸上有一种失落和疲惫之色一闪而过。
  • 2016年10月29日 11:05:15
    我以极快的速度把车开向了老工业园区,越靠近老工业园区,路上的车越少,街边的街灯也变得越来越暗了。等完全进入了老工业园区以后,那里的街灯因为没有人维修的缘故,已经大部分都坏了,而这里的夜也变得漆黑无比!
       我按照芒哥的指示,一路把车开到了老工业园区中央的一家废旧轮胎厂前。
       那里以前是一家生产大型货车轮胎的轮胎厂,因为污染严重,也是被政府宣布停业的其中一家工厂。这家废旧轮胎厂虽然被荒废了很久,可是厂子大部分地方依然是完好的!
       还有,这家轮胎厂占地面积很广,有着很高的围墙,还有两扇很大、很厚重的铁门。
       芒哥让我把车停在了离这家轮胎厂大门一百米左右的路上,然后靠在车座靠椅上,眼睛死死的盯着轮胎厂那两扇紧闭的大铁门。
       在夜色的吞噬下,这家废旧轮胎厂和其他的废旧工厂也没有什么区别。黑色的夜下,轮胎厂除了大概的轮廓和那厚重的铁门外,再看不出来其他样子来。
       芒哥就这样盯着那废旧轮胎厂的大门,在几分钟的时间里都没有眨过眼睛。
       而在这段时间里,他的脸上有过失望、痛心、不舍和愤怒!
       这时,芒哥问我:“你知道这里现在是干什么的吗?”
       我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芒哥似乎在想着什么,他的脸上有着茫然的神色,他像是在和我说,又好像在自言自语,他说道:“这里,以前是这座城市很有名的地下赌场!”
       可是,这里漆黑一片,哪里能够看得出来是地下赌场!
  • 2016年10月29日 11:05:42
    “轰隆隆!”
       一阵雷声伴着闪电响起过后,让这本来就黑的夜似乎变的越发的漆黑了!
       雷声响过,芒哥终于回过了神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车窗外的天,似乎在喃喃自语道:“嘿嘿,真是一个好黑的夜,真是一个杀人的夜!”
       芒哥说完这话,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芒哥下车后,慢慢的向那废旧轮胎厂的大门口走了过去。在车灯的照射下,芒哥的身影被拉得很长,而他那被拉长的身影,孤独而颓废!
       芒哥在离铁门二十米左右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高声喊道:“小虎,我知道你在里面,我现在是一个人过来的,你把门打开,我们两兄弟可以好好的谈谈吗?”
       芒哥话音刚落,对面的废旧轮胎厂猛的亮了起来,在这漆黑的夜下,显得极其的突兀!
      “吱!”
       一声刺耳的破响,那两道紧闭的铁门被人猛然推开,十几个手持长约一米六七左右关公刀的人从轮胎厂里冲了出来。
       那十几个人出门后,将关公刀拖在地上,一路飞奔着向芒哥冲过来。
       关公刀在和粗糙的水泥路面的摩擦下,发出刺耳的响声,并泛起点点火花。
  • 2016年10月29日 11:05:59
     他们一路冲到了芒哥面前,围成了一个圈,将芒哥围在了中间!
       那十几个人拖着关刀围住了芒哥,只见他们每一个人都长得人高马大,都是清一色平头,都光着膀子,手臂上都纹着一只白虎。
       不过,芒哥虽然被这十几个手持关刀的肌肉猛男围在中间,可是身子依然站得笔直,似乎没有一点害怕的样子!
       芒哥对面前的十几个肌肉男视而不见,却再次对着铁门高声喊道:“小虎,我今天是来找你谈事,可你就是这样对待大哥的吗?”
      “大哥,你今天过来,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跟我谈的吗?”
       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身材瘦高的平头男子在两个身体精壮、穿着背心的男子的簇拥下从轮胎厂里走了出来。
       那个瘦高男人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脸上的五官跟芒哥十分相似,也是端正而精致。不过,他比起芒哥却少了一丝气魄,这使得他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很颓废!
       他应该就是芒哥所说的小虎了吧,也应该就是芒哥的弟弟吧。只是,比起芒哥来,他真的是没有什么魅力可言。
       不过,小虎虽然没有什么气质,可他身后的那那两人看起来却似乎有些不简单。因为,那两人不紧不慢的跟在小虎身后,阴沉着脸,眼中都透着阴冷的光!
       当三人走到了芒哥面前是,芒哥前面的平头猛男自动让开,让芒哥和小虎面对面的站到了一块!
       芒哥看着小虎,语气变得温柔了下来,芒哥缓缓道:“小虎,你最近却是越发的憔悴了!”
  • 2016年10月29日 11:06:24
    第二章   刀,杀人的刀
       小虎听了芒哥的话,脸上浮起了苦涩的微笑,小虎说道:“哥,你说的话听起来还是那样的暖!”
       芒哥点头说道:“当然啦,因为我们是兄弟嘛!”
       小虎摇头说道:“那么我们今天还算是真的兄弟吗,哥?”
       芒哥将右手搭在了小虎肩膀上,柔声说道:“当然啦,我可答应过妈的,我要好好照顾你,还要和你一起打下一片江山呢!”
       小虎的脸上升起了一丝悲愤,他说道:?“从前你确实很照顾我,不管我犯多大的错,你都会为我担着。可是现在,我却像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样躲在这里,还时常担惊受怕,每时每刻都要提防着你会来杀我!这些,难道就是你对我的照顾吗?”
       芒哥摇头说道:“这一切难道是我造成的吗,还不是你鬼迷心窍,想着要害我?”
  • 2016年10月29日 11:06:48
       “哈哈!”
       芒哥说完,小虎竟然笑了,他笑着说道:“没错,我是想害你,可因为你是我大哥,我有几次机会杀你,可是我都没有下得了手。要不然,我也不会落到今天这样东躲西藏的地步!”
       芒哥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好了,小虎,过去的事就让它都过去吧。今天你就跟我一起回去,重新去做回那个让人害怕和敬畏的张虎!”
       张虎脸上的笑变得复杂,他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哥,我们已经回不去了,你知道吗?”
       张芒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你我兄弟情深,我们怎么可能回不去?”
       张虎笑道:“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从你让人杀了啊瑶的那天开始我们就回不去了!”
       这时,张芒将搭在张虎肩膀上的手抽了回来,有些迟疑的说道:“你背叛我,还想要害我,就是为了那个挑拨离间的女人?”
       张虎低声答道:“没错,我就是为了啊瑶,我就是想要为她报仇!”
       张芒大声道:“可是,我们是兄弟,你为了一个女人,你竟然要杀我?”
       听了张芒这话,张虎那张软弱的脸突然变得刚硬起来,他说道:“没错,我们是兄弟,可是,啊瑶却是我心爱的女人!”
       张芒后退了一步,?冷声说道:“这么说来,你我兄弟真的是要到了手足相残的地步了吗?”
       张虎闭上眼睛,哽咽着说道:“哥,我也不想这样。可这都是你逼我的,因为我一直都知道,你也根本就不想放过我!”
      “怎么会呢,你是我兄弟啊,我怎么会不想放过你呢!”
       张芒说到这里,显得非常的激动,甚至连脸上的肉都有些变形了!
  • 2016年10月29日 11:07:09
     张虎的脸变得阴沉了起来,他说道:“不,我们回不到从前,也做不回兄弟了!”
       张芒道:“不,小虎,你跟我回去,我们还是兄弟……”
       张虎却摇了摇头,大声吼道:“哥,对不起了……”
       张虎吼完这声,站在张芒身后那人像是收到了暗示一样,猛的举起关刀,向着张芒的脖子砍去。
       关刀厚重,挥刀那人力沉,这一刀下去,张芒的脑袋一定得分家!
       好个张芒,他好像脑后长眼一样,那人才刚刚挥刀,他便像看见了一样,立刻躬身后退,在躲开身后关刀的同时,迅速退到回到那人身前,手肘猛的向后一拐,重重的击在那人肚子上。
       那人被张芒一肘击在肚子上,手里的关刀掉落在了地上,闷哼一声倒在了地上。
       张芒一击得手,便立刻转身,向车的方向大步逃来。不过,他身子刚动,另一把关刀又向他拦腰砍了下来。见关刀来得迅猛,张芒身子突然后撤躲开了砍下的关刀,接着飞起一脚,将砍他的人踢翻在地。
       张芒虽然解决了前面拦他那人,可后面的人已经追到,又一把关刀向他后背挥过,张芒反应极快,身子迅速前跃,刚刚躲开了关刀,那关刀擦着他后背的衣服划过。
       张芒的身手不错,在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放到了两个拿关刀的人,更躲过了致命一击,而这也使得他从包围圈中冲了出来。
       “快,把车开过来啊!”
       张芒边快速向着车子飞奔,边向我大喊。
       我不再犹豫,踩了一脚油门,车子向箭一样射向了张芒跑来的方向。
       “乒乒乓乓……”
       追赶张芒的那些人的关刀不断的砍在了张芒身后的地上,溅起点点火花,也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这将近八十米的距离,张芒一定觉得非常的遥远。不过,仅仅几秒的时间,我的车已经开到了他的身边。
       伴随着巨大的刹车声,车身擦着张芒开过,撞飞了一个要追到张芒的人之后,我把车在张芒的身边停了下来,我打开了车门,张芒便迅速从外面跳了进来。
  • 2016年10月29日 11:07:30
    “快,开车!”
       张芒对我大喊,声音虽然有些慌乱,却也不失从容。
       “当!”
       关刀砍在车头引擎盖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提着关刀的另外一些人已经追到了车前,并挥刀砍来。此时已经来不及掉头了,因此我挂了倒挡,一脚油门踩下,车子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便快速的往后退去。
       车虽然是在倒退行驶,可是这比起人的速度却要快了不少。因此,瞬间的功夫,我们的车便和他们拉开了不小的距离。不过,眼见车子驶远,张虎和提关刀的那些人却并没有放弃,他们依然向着这辆飞速后退的车,拼命的追赶!
       “好了,小兄弟,现在你可以把车停下来了!”
       在和追赶我们车子的人拉开了四十米左右的距离时,张芒却让我把车停下来。
       停车,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决定。我们虽然有车,可如果等他们追上,用关刀一顿乱砍,那我们根本没有逃的机会了。
       不过,现在我还没有完成我的工作,张芒依然是我的顾客。顾客的话虽然让我感到不解,不过我却还是照做了!
       车一停下,便让追赶的人迅速的拉进了距离。几秒的时间,追赶的人已经追到了车前。他们满脸疯狂之色,而他们手里的关刀也已经向着我们前面的车窗玻璃砍了下来。
       在关刀砍下的瞬间,我看了一眼张芒,只见他一脸从容,更是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关刀闪着寒光从空中落下,就在这时,一道白色的人影从我们车顶跃过。接着,空中一道刀光光过,那道人影的身子像一只鸟一样轻盈,他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稳稳的落在了我们车头前的空地上。
       而那几把砍向车头的关刀,在半空中便变得软弱无力,从空中跌落在地上了。
  • 2016年10月29日 11:07:45
    “咳,咳……”
       提着关刀最先追上来的那两人,他们手里的关刀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他们用双手紧紧捏住了自己的脖子,发出恐惧、含混不清的喘息,脚步凌乱的向后退去。
       “嘭、嘭!”
       两声巨响,用力捏着自己脖子的那两人最终还是重重的砸在了地上。此时,他们松开了捏住了脖子的双手,鲜血从脖子上喷涌而出。
       他们双眼圆瞪,眼中全是恐惧,张大了嘴巴,可是却发不出声音来。他们在地上不断的抽搐,在努力做着死前最后的挣扎。
       而在我们的车头之前,是一个一身白色西服的瘦高背影,他笔直的站在那里,像是一根钉在车前的木桩一样,一动不动。
       在他的右手上,是一把长约三十厘米、刀身细窄的柳叶刀。
       那柳叶刀的刀尖上,一串血珠一滴一滴的洒落在地上,发出“嗒、嗒”的轻响。
       刀,真是好快的刀!
       刀,真是杀人的刀!
  • 2016年10月29日 11:08:03
    第三章  人,杀人之人
       空气一下子变得安静,所有的一切都像是静止了一样。
       “小刀,是屠夫小刀!”
       终于,有人发出了一句带着强烈害怕的喊叫!
       “没错,真是小刀……”?有人附和说道,而声音竟带着颤抖。
       见有人害怕,跟在张虎右后侧那人大声喊道:“怕什么,我们这么多人,而他只是一个,我们并肩上,乱刀砍死他!”
       听了这话,果然有一人提刀冲向了小刀,对站立在车前的小刀挥刀劈下。
       见有人冲来,小刀不慌不忙,向前一步跨出,身子微侧,手中的柳叶刀自下而上的划过,接着迅速后退,恢复成了之前站立的样子。
       “叮当……”
       关刀掉在地上,砸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嗬嗬……”
       冲向小刀那人抱着自己的脖子,直挺挺的往地下倒去。
      “嘭!”
       那人的身子重重砸在地上,砸得地上的尘土四散飞扬!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又一个同伴的倒下,终于将恐惧放大,有人丢了手中的关刀,撒腿逃跑!
       那人冲出人群,想要绕过小刀逃离这个地狱般的地方。
       “嘿,想跑!”
       那人才跑出两步,小刀冷笑一声,往前迈出一步,手中的柳叶刀随手掷出!
       刀带着一道冷光,从逃跑那人迈出的右腿后腿腕划过,接着撞在地上的一块碎石上,反弹回了小刀的手里。
       “啊!”
       刀过,身落!
  • 2016年10月29日 11:08:34
    那个逃跑的人在再次迈开下一步时,惨叫一声,身子重重砸在了地上。
       “哎呦……”
       倒地那人爬在地上便立刻缩腿回来,却见自己腿腕处已被划破,血像一道血箭,从脚腕喷射而出。
       “别,刀哥,求你不要杀我……”
       那人本想要去按脚上的伤口,却见小刀一步步走向了他,手伸出了一半,却不知道要按哪里,他的脸上一片死灰,眼神里全是绝望。
       小刀慢慢的走到了倒地那人身边,在他的头前慢慢的蹲了下去,用左手扶住了那人的头,将手里柳叶刀擦着他的脖子穿了过去,才摇头说道:“哎,你太让我失望了,既然我小刀来了,那怎么还能让你跑了呢!”
       “不,不要……”
       那人一句话没有说完,小刀迅速起身,柳叶刀从地上那人的脖子上拉过,带起了一片血雾!
  • 2016年10月29日 11:08:55
    “还有谁?”
       小刀提刀而立,抬头看着前面那几个还活着的人,阴声问道:“请问,现在还有谁想要跑?”
       “啊,你这个恶魔,我跟你拼了!”
       当一个人恐惧到了极点的时候,反而会变得疯狂!
       此时,有人或许已经疯了,提着关刀不顾一切的冲向了小刀。
       “好,想死,那我成全你!”
       小刀身子往前冲出,反手撩出一刀,冲来那人的脖子上一道血光闪过,身子便软软倒在了地上!
       “你们,都得死!”
       小刀冷冷说了一句,接着转过刀锋,便往前冲了出去!
       此时,拿关刀的那群人,已经只剩下四五个人了,而他们被小刀刚才屠夫般的凶恶模样一吓,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子,在看到小刀冲来,哪里还有招架之力!
       生命,在有的时候,简直脆弱到了极点。几秒的时间里,那些拿关刀的人已经全部睡在了地上,他们无一例外,全是颈部中刀,并且都是被一刀毙命!
       最后一个拿关刀的人倒地时,小刀在离张虎三人三米的地方站住,他身子斜侧,手里的刀斜指地面,刀尖上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刀上泛着森森寒气。
       小刀身上气势汹汹,将刀从右指左,分别指向了张虎身后两人,冷声说道:?“老鬼,黑狗,我听金芒的兄弟说,你们两的身手很好,两人联手甚至能打败我。可是,我一直都不信,今天终于可以试试了!”
       张虎身后的老鬼缓缓走到张虎身前,低声说道:“以前别人说你是金芒第一,我也一直不信。不过,今天看到你的刀法,我老鬼自问不是你的对手!”
       老鬼的声音很细,听起来带着森森鬼气,如果是一般人,或许会被他的声音吓到。可是,在如恶魔般的小刀面前,完全没有优势可言。
  • 2016年10月29日 11:09:16
    小刀听了这话,得意笑道:?“嘿,自然你有自知之明,那你还不自我了断!”
       老鬼咧嘴笑道:“我一个人虽然打不过你,可是在加上黑狗,我也不信不能赢你。”
       老鬼这话说完,黑狗也从张虎身后走了出来,从口袋里拿出一根二十厘米左右的铁棍,从中扭开变成了两截用铁链相连的双截棍,他捏住棍子的两头,一言不发的站在老鬼身边。
       小刀看了黑狗一眼,然后对老鬼冷声说道:“好,黑狗的是双截棍,那你的兵器呢,老鬼?”
       老鬼脸上挂笑,阴声说道:“我用什么兵器,用不着向你汇报吧?”
       小刀左脚虚跨一步,脸上升起了凝重之色,沉声说道:?“好,既然如此,那就别说废话了,好久没有痛快的打一场了,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
       小刀话音刚落,黑狗猛然上前,放开了左手棍头,双截棍抡成半圆,自下而上只击小刀下巴!
       见棍袭来,小刀迅速后退,同时手中的柳叶刀横刀拦下!
       “当”一声响,小刀和黑狗各自迅速退开,互相保持着防守的姿势。
       “好,好棍法,还真是有力!”
       小刀这话说完,黑狗再次欺身上前,双截棍在左右手不断互换,舞得身前滴水不漏。
  • 2016年10月29日 11:09:34
    小刀站在原地不动,只等黑狗到了身前,才一刀刺了出去。小刀这刀刺出,穿过了黑狗的双截棍只刺向他的胸口。这一刀,拿捏得极准,让黑狗不得不撤步躲闪。
       小刀一刀逼退了黑狗,不给黑狗回旋的余地,手中的柳叶刀快速挥出,连劈带削,逼得黑狗接连后退!
       眼见黑狗抵挡不住小刀凌厉的攻势,一直在一旁观战的老鬼伸手猛的往腰间一抽,一片银光闪过,接着伸手前刺,一道寒光直逼小刀颈部。
       黑狗节节败退,本已不敌,但老鬼突然向小刀发起偷袭,小刀不得不放弃对黑狗的杀招转身自救!
       “叮当!”一声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过,小刀身影一闪,从黑狗和老鬼中间退了出来。
       小刀站定,伸手往脸上一抹,指尖已沾满了血!小刀将满是鲜血的手指放进嘴里,冷声说道:“好,软剑用起来却是这般厉害,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老鬼面色阴沉,手中软剑软软的掉在地上,和黑狗左右站立,眼睛死死的盯着前面的小刀!
      “上!”
       老鬼大吼一声,和黑狗一前一后的往小刀逼来。老鬼手中软剑在空中挥舞,瞬间满天剑影向小刀头上罩下。黑狗棍打下路,每一棍挥出,都是虎虎生风。
       老鬼和黑狗两人联手,威力立刻大增,小刀不敢直面锋芒,只有举刀边打边退。
       瞬间功夫,三人已经交手十余招,小刀虽落下风却不显败迹。
       而此时,小刀也已退到车前,眼见退无可退,小刀双脚在车头一蹬,借力高高跃起,在空中一刀划下。
       刀光向一道闪电一样一闪而过,小刀从空中落下,稳稳落在了老鬼和黑狗身后。他背身而立,手中的柳叶刀直指空中。
  • 2016年10月29日 11:10:03
    “这是什么刀法?”
       老鬼转过身来,向背对自己的小刀发问!
       “惊天一刀!”
       小刀没有回身,冷冷答了一句!
       “好,好刀法!”
       老鬼说完这句,手中的软剑掉落在地,脖子上一股血水喷溅而出,溅得我们车前的挡风玻璃全部都是。
       在老鬼倒下的时候,黑狗也丢掉了自己的双截棍,双手紧紧捏住自己的脖子,慢慢倒在了地上!
       这时,小刀转过脸来,只见他肤色雪白,眉眼如画,像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一样。不过,此时的他,脸上全是阴森的微笑,右脸一道细长的口子,在灯光照射下,整张脸都溢着邪气,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
  • 2016年10月29日 16:52:59
    第四章  梨花带雨
        小刀对车里的芒哥和我咧嘴一笑,然后转回身去,对张虎阴声说道:“虎哥,现在可轮到到你咯!”
        “操,去死!”
        张虎怒吼一声,从腰间拔出一支枪来,对着小刀举枪便射!
        小刀和张虎的距离不算近,可是也说不上远。而且张虎又是突然开枪,在正常情况下,这样的距离,只要枪法不是太差,那么一定能够射中!
        只是,在张虎开枪的时候,小刀身子迅速右移,甚至让人看去像是拉出了一串虚幻的身影一样,身子瞬间从原地移开了一米多的距离。
        “砰!”
        小刀闪身避开,子弹便打在了路虎车的前挡风玻璃上,出现了子弹雪花般的裂缝!
        见这么近的一枪没能打中小刀,张虎也有些惊讶,举枪迟疑了片刻却看到了坐在车中的张芒。他眼中充满了怒火,把枪指向了车中的张芒!
        眼见张虎要向张芒开枪,小刀身子高高跃起,将手中的刀向张虎射了出去。
       ?“啊……”
        张虎一声惨叫,手里的枪还来不及发射便掉在了地上,此时,只见他的右手手臂上,小刀的柳叶刀贯穿而过!
        小刀一击得手,身子电射而出,迅速冲到张虎身前,伸手握住了柳叶刀的刀柄,猛的向上一提。
       “啊!”
        张虎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左手本能的向小刀脖子砍去。见张虎手掌击来,小刀左手拉住张虎手掌,右手用力上拉,便将刀从张虎手臂中拔出,接着挥刀便往空中削去。
        “啊……”
        惨叫声再次响起,刀光闪过,张虎左手的半截手掌带着鲜血掉落在了地上,那手掌上的手指还在地上弯曲、收缩。
        张虎脸色惨白,他的脸上升起了豆大的冷汗,他痛苦的惨叫,身子哆嗦着往后蹒跚退去!
        小刀将刀拖在地上,向着后退的张虎一步步逼近!
        “哎……”
        看到这里,张芒叹了口气,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 2016年10月29日 16:53:20
    “小刀,把刀给我,你退下!”
        张芒走到了小刀身边,小刀将刀递给了张芒,乖乖退到了张芒身后!
        张芒用手扶住了后退的张虎,轻声说道:“小虎,哥不忍心看到你这么痛苦,所以,你别怪哥!”
        “呸!”
        张虎一口痰吐到了张芒脸上,怒吼道:“你别他妈假惺惺了,如果还讲情分能看在我们兄弟一场的话,给老子来个痛快的!”
        “好!”
        张芒不在犹豫,一刀捅进了张虎胸口!
       “哥,哥……”
        刀插进了胸口,张虎那张因痛苦而变了形的脸反而变得平静,他对着张芒低声喊了两声,身子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张芒提着刀,看着地上张虎的尸体,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一直站了很久,很久。而在他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他伸手擦去了脸上流下的眼泪。
        张芒提着刀向我走来,他对我怒目而视,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冲满了杀气!
        小刀快步跟上了张芒,不知在他耳旁嘀咕了几句什么之后。张芒放慢了脚步,眼中的杀意一点一点的退去了。
        “这里,你留下来处理干净!”
        张芒将刀还给了小刀,打开车门坐了进来!
       “放心吧,芒哥,我会处理干净!”
        小刀接过刀,答应了一声,走到前面一具尸体旁将刀上的血擦拭干净,将刀放进了背着的刀鞘里,然后走到一旁打电话!
  • 2016年10月29日 16:53:38
    上车坐稳后,张芒看了我一眼,见我一脸平静的样子,他的脸上浮起了一丝惊讶之色。张芒问道:“小兄弟,怎么你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却似乎对你毫无影响的样子?”
        我笑道:“芒哥,因为那是你们的事情,跟我毫无关系!”
        张芒接着说道:“那你就不怕我杀了你灭口!”
        我耸了耸肩说道:“我已经说过了,你们的事跟我毫无关系,那么,我还怕什么?”
        张芒听后竟然笑了,他笑着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很想杀了你,但是小刀刚才告诉我,他说他看不透你,我们也杀不了你。不过,刚才我不信,现在我却信了!”
        张芒虽然不是个好人,但他却算一个坦荡的坏人。因为他刚才的所想,现在却也诚实的说了出来!
        我笑道:“那真是谢谢芒哥的不杀之恩!”
        张芒摇头道:“其实说谢谢的应该是我,要不是你冲过去救我,躺在地上的应该就是我了吧!只是,我想不通的是,像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屈身在夜总会那样的地方!”
        我脸上的笑意不减,我说道:“因为在那里,我感到自由!”
        张芒脸上挂笑,他说道:“好,既然兄弟不愿意说,那我也不打破砂锅问到底。今天有幸认识兄弟,我叫张芒,是金芒集团的董事长,却不知小兄弟贵姓?”
        金芒集团我知道,是这个城市中非常有名的一家企业,有着众多的员工,也是政府认可的正规企业。不过,这身为董事长的张芒却绝不是一个专心于走正道的人。
        听张芒问起,我回答道:“我叫小七,是夜总会的服务生!”
        张芒不再发问,他闭目靠在靠椅上,脸上尽显疲惫之色,好像刚才所经历的事情,已经消耗光了他所有的精力,他低声说道:?“好了,小七兄弟,我已经记得你了!现在,你可以送我回家吗?”
        我说:“当然可以,因为你是我的顾客!”
        我说完,发动了车子,驾车驶离了老工业园区!
  • 2016年10月29日 16:53:57
    走的时候,对身后的屠杀之地,我没有再看一眼,因为我知道,这里,将在明天清晨,将什么也看不到,这十几具尸体,将永远的消失。没有人知道昨晚这里发生了什么,这十几个人去了哪里。
        而这,就是这里的江湖,更是这里生存的规则!
        我把张芒送回了家,然后打车回到了夜总会,接着开始我夜总会服务小生的工作。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白天睡觉,晚上工作。而我,再也没有看到过张芒!
        这一天,时间又到了凌晨四点。我像往常一样,在夜总会里端茶送酒,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干活!只不过,在陪客人喝了几瓶啤酒后,我尿意上升。于是,我让小六暂时帮我顶一下班,我到厕所去放水!
        我们夜总会是本市所有夜总会中最豪华之一,就连卫生间也装修得高端大气上档次,并且请了清洁员进行全天的打扫。
        而现在这个时间点,已经快要到夜场结束的时候了,所以基本上没有客人到卫生间了。
  • 2016年10月29日 16:54:13
    只是,在我要走到卫生间的时候,我却听到了一阵低声的抽泣,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这凌晨的卫生间里听得人汗毛直立。
        我走进了卫生间时,看到在公共区的洗涑台的镜子前面,一个穿着保洁员衣服的女人扶着洗涑台在伤心的抽泣着,她虽然穿着保洁员的衣服,却无法掩饰她高挑的身材!
        此时,她背对着我站立,我却从她前面的镜子里看到了她的脸,她已经拉掉了戴在脸上的口罩,站在镜子前伤心的哭泣。
        虽然她在哭,可是却能看到她的脸雪白如意,脸上的五官出尘脱俗,而且她在哭的时候,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我没有想到这保洁员,竟然是一个绝美的女孩啊!
        看到哭泣的女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梨花带雨!
        而此时,她似乎看到了站在卫生间门口的我,立刻停止了哭泣,慌忙拉上了口罩!
       “操,是哪个臭娘们在卫生间里鬼哭狼嚎,吓到你大爷了知不知道?”
        就在这时,一声带着浓浓酒意的男中音响起,打破了我刚才看见的美好画面!
  • 2016年10月29日 21:39:51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30日 17:19:00
    第五章  人渣,是用来抽的
        随着叫骂声,一个穿着黑色西服,身材臃肿,戴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摇摇晃晃的从卫生间外面走了进来。
        他长得肥头大耳,挺一个很大的肚子,很像国家机关的领导干部!不过,此时的他满脸通红,一路骂骂咧咧的模样,只让人觉得很恶心。
       “马哥,马哥,您慢点……”
        一个身材瘦小,同样穿着西服的长脸小青年,紧紧的跟在那个像是国家机关干部的肥胖男身后,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直让人想上去狠狠抽他。
       “你鬼哭狼嚎的嚎什么,啊,死妈啦?”
        肥胖男一进卫生间,便指着为卫生间保洁的女孩破口大骂。
        肥胖男的谩骂难听而恶毒,女孩皱了皱眉,不过依然向肥胖男道歉道:“先生,对不起,今天确实是我心情不好,所以没有忍住!”
        女孩的声音清脆动听,虽然是向肥胖男道歉,可是却也听不到卑亢。
  • 2016年10月30日 17:19:23
     肥胖男却是不依不饶,大声骂道:“操,你只是一个扫厕所的,不是外面坐台的小姐,用不着卖笑,更用不着装哭来骗钱!”
        女孩听了肥胖男这话,抬起头来直视着他,高声说道:“先生,你说话请自重,我知道哭确实不对,可是,我的工作,我也并没有做不好!”
        肥胖男没有想到女孩竟然如此顶撞他,气得指着女孩骂道:“你,你,你,信不信我让你连厕所都扫不了?”
        女孩冷声说道:“我没有在工作上范一点错,所以,就算我不能再继续这份工作,我也心安理得。可是你却要因为你的无理而让我丢掉工作,那么你是否能问心无愧?”
       “我操,你这个贱人……”
        肥胖大声的叫骂着,挥拳向女孩冲了过去,却不料因为地板刚拖,水份未干,再加上自己喝醉了酒,才迈出两步,就以一个狗啃式砸在了地上。
       “哎呀,马哥,马哥,我的马哥诶,你老可没事吧!”
        瘦弱男见自己的大哥跌倒,连忙上前去扶,却是脚下一滑,身子压在了肥胖男的背上。
        肥胖男被压在地上,痛得大骂道: “哎呦,你这个臭小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他妈要死啊……”
        “马哥,您老别生气,我马上起来……”
        瘦弱男一阵慌乱,反而没能从肥胖男背上爬起来。
        两人狼狈的样子,却让女孩眉毛一挑,眉间挂笑。
        “你怎么搞得,怎么拖得地,你知不知道马哥是谁?”
        瘦弱男好不容易才把他的马哥扶起来,指着女孩高声大骂!
        女孩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不过,地上的有水迹没有处理干净确实是我的错,我向你们道歉,对不起!”
        瘦弱男不依不饶,接着骂道:“你知不知道,马哥可是城市建设局的马永华马主任,你惹了马主任,一句道歉就可以了吗?”
        女孩道:“我已经道了歉,还有,我会把这些水迹处理干净!”
        瘦弱男怒道:“你……”
       “好,可以,你只要把这地面处理干净了,我就原谅你,并且放过你!”
        马永华打断了瘦弱男,脸上的愤怒之色减弱,反而挂了一丝阴笑!
  • 2016年10月30日 17:19:41
    “好,我马上处理!”
        女孩松了一口气,拿着拖把就要上前拖地!
        不想,马永华却止住了她,摇头说道:“不是用那个!”
        女孩惊讶道:“那要用什么?”
        马永华冷冷说道:“用嘴,你给我把地舔干净!”
       “哈哈,这个好,这个好,,马哥您老真是太有才啦!”
        瘦弱男附和了一句,和马永华一起得意的放声大笑!尊严,在他们看来就是用来取乐的。
        女孩听了马永华的话,眉头紧锁,眼中也泛起了泪花。
        女孩的声音有些愤怒, 她高声说道: “马先生,请你不要这么侮辱人,可以吗?”
        马永华却狠声道:“卧槽,你一个扫厕所的,别他妈跟我谈侮辱两个字,你他妈不配,你今天舔也得舔,不舔也得给老子把地舔干净!”
        女孩抬起头怒视马永华,眼中升起倔强,她冷声道:“那如果我不呢?”
        马永华看了一眼盯着他的女孩,不屑道:“你敢!你不舔,那你就别想从这里走出去!”
        “啪!”
        马永华话音刚落,女孩戴着手套的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被一巴掌抽脸上,马永华竟然楞住了。或许,马永华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他眼中扫厕所的,竟然敢抽他嘴巴,而且还是戴着扫厕所的手套抽他!
       “你,你,你……你这个臭婊子,老子今天打死你……”
        马永华愣了几秒,怒吼着对女孩一巴掌挥了过去!
  • 2016年10月30日 17:19:58
     “啊!”
        女孩害怕的叫了一声,后退一步,扬着头闭上了眼睛!
        “啊!”
         一声惨叫声从马永华的嘴中传出,而他的巴掌却没有打到女孩。因为他挥落的手,被我捏住了手腕!
         刚才的一切,我都一丝不落的看在眼里,在马永华想要动手打女孩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冲上前来,捏住了他挥下的肥手!
        “你,你他妈干什么?”
         马永华见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我,破口大骂着想要收回手去,却哪里能够抽得出去!
        “啊,啊,啊,痛,痛,痛……”
         我手上加力,马永华就是一阵哭天抢地的惨叫,用另一只手来扶住被我捏住的右手,痛得弯下了身子。
        “操,你干什么,快放开马哥!”
         瘦弱男见马永华被我控制,叫骂着向我冲了过来。
        “啪!”
         我的左手反手一抽,一巴掌打在了瘦弱男的脸上,他一个360度旋转,身子重重跌倒在地上,再也不敢从地上爬起来。
  • 2016年10月30日 17:20:18
    马永华见我一巴掌抽到了瘦弱男,脸上马上浮起了害怕之色,颤抖着向我问道: “你,你,你,要干嘛?”
         我对他咧嘴一笑,悠悠说道:“不干嘛,只是想抽你!”
         我说着,慢慢举起了左手。马永华大惊失色,大声喊道:“对不起,我错了,求你放过我……”
         我摇了摇头,将手又举高了一些,说道:“你没有对不起我,对不起不用跟我说!”
         听了我的话,马永华连忙向女孩说道: “对不起,阿姨,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啪!”
         我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马永华脸上,抽得马永华满脸错愕的看着我。
         我再次举起了左手,说道:“阿姨是你叫的吗?”
         马永华很听话,我刚说完,他立刻说道: “姐,我错了,求你原谅我!”
         “啪!”
         又一巴掌打在马永华脸上,我说:“姐什么姐,叫神仙姐姐!”
  • 2016年10月30日 17:20:33
     马永华愣了两秒,然后说道:“神仙姐姐,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啪!”
         再一巴掌抽在脸上,马永华的脸更加的错愕,他一头雾水的看着我!
         我说:“你错在哪里?”
         马永华立刻说道:“我错在素质低下,乱骂神仙姐姐,我错在不尊重神仙姐姐的劳动!”
         “啪!”
         马永华已经呆住了,他惊恐不安的看着我!我说:“可是神仙姐姐并没有原谅你!”
         此时的马永华满脸悲伤,向女孩求饶道:“神仙姐姐,请你原谅我,我真的知道错了!”
         或许是马永华满脸可怜的样子让女孩心软了,她轻声对我说道: “好了,我原谅他了,你就放了他吧!”
         我点了点头,正反两个巴掌抽在了马永华的脸上,然后才放开了捏住他手腕的右手!
         马永华已经哭了,他泪流满面的问我:“为什么,我已经道了歉啊,可你为什么还要打我?”
         我笑了,我说:“因为,人渣就是用来抽的!”
         马永华呆呆的看着我,他的金丝眼镜已经变了型,不过却依然挂在他的脸上,这让他显得非常可笑和猥琐!
         我再次缓缓举起了手,笑道:“怎么,还不走,这是还没有被抽过瘾吗?”

  • 2016年10月30日 19:10:41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0月30日 23:14:33
    第六章  霸气外露
        听了我这话,马永华如临大赦一般往洗手间外跑去,速度快得像一名短跑健将。而躺在地上装晕的瘦弱男,在马永华往外跑时,迅速翻身爬起,跟在马永华身后跑了出去。
       “敢打马哥,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你们给老子等着,老子要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马永华和瘦弱男出门后,骂骂咧咧的声音从外传了进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小,两人走出了走廊!
        等两人走后,女孩真诚的向我道谢道:“刚才,真的是非常的谢谢你!”
        我摇头笑道:“没什么,我只是看不惯有人欺负一个女孩子!”
        女孩的眼睛闪起了亮光,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她说:“真的要谢的,刚才你出手帮忙,真的很解气!哦,对了,我叫林慕,你是这里的服务员吗?”
  • 2016年10月30日 23:14:52
    我点头说道:“没错,我是这里的服务员小七!”
       “小七哥,很高兴认识你!”
        林慕说着,脱掉了右手的手套,向我伸出了手。
        看到林慕眼中真挚的眼神,面对她伸出的手,我不忍拒绝。
        我握住了林慕的手,感觉她的手柔弱无骨,握在手里很温暖,很舒服。我说:“现在,你最好离开这里,我想刚才那个人渣不可能轻易放过你和我!”
        林慕皱了皱眉头,摇头说道:“可是我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呢!”
        我说:“好汉不吃眼前亏,工作可以先放一放!”
        林慕再次摇头说道:“我不是好汉,我也不怕他们!”
        哎,还真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而正在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外面穿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小七,怎么是你?”
        强哥和保安啊飞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站在卫生间里的我和林慕,强哥满脸惊讶!
  • 2016年10月30日 23:15:23
    我说:“强哥,怎么了?”
        强哥着急道:“我刚刚听说马哥在卫生间被我们的一个服务员打了,所以经理让我过来看看,可是我没有想到打人的竟然是你!哎,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把马哥打了!”
        我笑了笑,说:“没办法,他就是那么欠打!”
        强哥急了,他大声说道:“你知不知道,马哥是川哥请来的人?”
        强哥所说川哥我知道,是本地一个有名的混混,领着一伙小弟专门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情。不过,他经常来夜总会消费,所以我们很多服务员都认识他!只是,我没有想到,这样的混混竟然能和建设局的一个主任混到一起。
        但是,我说:“不知道!”
        强哥一副气急败坏的神情,高声道:“好了,好了,我带你去和马哥道个歉,希望这件事能压下去!”
        我不想强哥为难,所以我说:“好的强哥,我跟你去!”
        说着,我便跟强哥,啊飞一起往外走!
       “等一等,小七哥,我也跟你们去!”
        见我们要走,林慕也放了拖把跟了出来!
        嘿,还是个仗义的女孩!我想了想,没有拒绝她的要求!
        我们走出了卫生间,往走廊方向走时,十几个人从走廊另一边吵吵嚷嚷的冲了过来!这十几个人,剪着稀奇古怪的发型,穿着怪异的衣服,在马永华和那个瘦弱男的带领下,气势汹汹的往卫生间方向冲过来!
        瘦弱男见了我们,立刻指着我对中间的一个留胡子的黄毛说道:“川哥,就是那个小子,就是他把马哥和我打了!”
        “没错,就是那个小子,今天我要让他后悔遇到我!”马永华也说。
        “操,找死!”
        一个长毛听了瘦弱男和马永华的话,提着一个啤酒瓶就想冲上来,不过却被川哥拦了下来!
        他们走到了我们面前,一个个气势汹汹的看着我们。这时,我看了一眼林慕,只见她的眼睛乱动,一副紧张的模样!我对她淡淡一笑,轻声说道:“没事的,有我在!”
        林慕听了我的话,坚定的点了点头,眼中的慌乱慢慢退去了。
        见川哥不发话,马永华连忙指着我说道:?“郭川,就是这小子打了我,今天我要让他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你把这事处理好了,工程的事,没有一点问题。”
  • 2016年10月30日 23:15:41
     郭川听了这话,眼睛一亮,对马永华点头说道:“没问题,马哥,看我的!”
        郭川向马永华说完,转头看向了我,嘴角挂起了一丝阴冷的怪笑,他说道:“小子,你好大的胆子,敢打我郭川请来的贵宾,你他妈真是不知死活!”
        见郭川发怒,强哥连忙上前,弯腰说道:“川哥,真是对不住了啊,小七他不知道马哥是你请来的人,你大人大量放过他吧!”
        郭川一把推开强哥,高声骂道:“滚一边去,这里没你的事!”
        强哥还想说什么,两个黄毛走上前来,用啤酒瓶指着强哥的鼻子,吓得强哥不敢说话了!
        我不想强哥为难,于是我对郭川说道:“人是我打的,跟强哥无关,别为难他,你就和我说说你要想怎么着吧!”
        郭川见我完全没有害怕之色,反而正视了我一眼,冷声说道:“你哪只手打了马哥,那么我就打断你的那只手!”
        郭川说完,我笑了,我说:“我两只手都打了他,那该怎么办?”
       “操,嚣张!”
        一个平头听了我这话,提着啤酒瓶就向我砸了过来。但不等他近身,我飞起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他整个人便横飞了出去,撞翻了他身后的两个人,然后才砸在了地上。
        郭川等人或许没有想到我这一脚的威力如此之大,愣了几秒,郭川才大声叫道:“死人啊你们,还不给老子上前打死他!”
        郭川喊完,他的几个小弟才反应过来,提着酒瓶全部向我冲了过来!
       “都他妈给老子住手,谁敢动了试试!”
        就在郭川的小弟们要动手时,一个响亮的声音从郭川等人后面传来。那个声音霸气十足,听起来不怒自威!
        不过说来也奇怪,那些要动手的小混混们,在听了这句话后,竟然都停了下来,转头去看身后的来人。
       “芒哥,您来啦!”
       “芒哥,芒哥好!”
        见到来人,小混混们竟然都变得毕恭毕敬,并自动在中间让开了一条路来。
  • 2016年10月30日 23:15:59
    这时,就见张芒从郭川等人后面走了过来,他边走边说道:“郭川,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在这里这么的耀武扬威?”
        张芒身子很直,一步一步的走得很慢,可是却有一股霸气外露的感觉,让那些小混混们不敢直视!
        不过,张芒虽然霸气,但我注意的却是张芒身后那人,那人年纪在四十岁左右,精瘦、黝黑,一副毫不起眼的样子。他跟在芒哥身后,耷拉着脑袋,似乎所有一切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一样。不过,他却让人觉得很冷,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
        看到张芒,郭川忙躬身说道: “芒哥,是这样的,那小子把马哥打了,所以我们想替马哥出出气!”
        “哦,是吗?”
        张芒似乎这才看到了马永华,脸上挂笑道:“原来是马主任啊,不知道马主任怎么满脸通红,怒气冲冲的!”
        听张芒说起自己的脸,马永华脸色一变,但可能是和张芒认识,却不好发火,只是冷冷说道:“张先生,你说我在工作之余来夜总会坐会儿,却遭到了这里服务员的殴打,郭川兄弟看不下去,所以来帮我出口气,这应不应该!”
        张芒点头说道:“听马主任这么一说,还确实应该啊!”
        一听张芒这么说,郭川便乐了,指着我说道: “没错吧芒哥,这小子就是该打!”
        然而,张芒却慢慢说道:“你想帮马主任出气,这本来没错。可是,打了马主任的小七却是我的兄弟,不知道你郭老大能不能卖我个面子,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 2016年10月31日 15:50:10
    看来不行啊,还是不更了吧!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