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当你亲眼目睹美女出浴,会是怎么样的感受?

发表时间:2016-10-29 12:23:36 点击:6967 回复:11

淡忘alpk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出浴 美女 三围 迷人#

楚云飞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视线被朦胧的水蒸气所模糊,他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呼吸,不过手依旧抖的厉害,唯一保持安静的是他的眼睛,从进来到现在自始至终没有眨一下……

 

对面的女人长什么样子,说真的楚云飞的确没看清楚,从他转身到这个女人突然从浴室出来,仅仅只有短暂的十几秒钟时间,只不过楚云飞现在的目光停留在她胸部的时间依旧比看她脸的时间要多很多。

 

905783……

 

这样的三围恐怕走到任何地方,也会成为男人关注的焦点。

 

光洁如缎的肌肤看似吹弹可破,浑圆天成的双-峰散发着成熟的味道,简直是好到爆的一幅极品身材,纤细的腰身和修长的美腿,是那么的迷人。

 

还有……

 

还有被水蒸气模糊的那片黑森林,茂密之中带着狂野。

 

女人的尖叫打破了这幅美妙而香-艳的画面,楚云飞发现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下,确切的说是两腿之间,那个令她羞涩的部位。

 

楚云飞低下头才看见,自己的小弟弟原来一直都耀武扬威的从拉链中呼之欲出,那股膨胀,令他极其难受。

 

那一刻,楚云飞无法证明自己是完全纯洁的。

 

我是来擦外墙玻璃的。

 

楚云飞到警局之后一直理直气壮的给面前的警官解释着,甚至已经有些偏执。不过效果似乎并不明显,至少负责给他记录的警察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过他。

 

因为属于民事纠纷,所以楚云飞和浴室里看到的女人,被安排在一间房中询问案发经过。

 

楚云飞听到了她对女警说自己的名字。

 

楚若晴!

 

她看自己的眼神很是怨恨,如果面前有把刀,楚云飞相信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不过可能是刚才的经历太让她震惊恐慌,所以到了这里,她的身体还在轻微的发抖,楚云飞居然想要去安慰她,很可笑的想法,其实楚云飞现在比她还要害怕。

 

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居然会进警察局,而且还是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楚云飞有点抓狂。

 

并且按照目前的状况,即便楚云飞还能从这里走出去,自己的名声也不会好到什么地方去,恐怕走到任何地方也会被戳背脊骨,人言可畏,楚云飞已经开始相信早晚会死在声讨自己的唾沫星子里。

 

女警官问完楚若晴后,出去整理资料,进来的是一个相貌堂堂一脸正气的男警官,他炯炯有神的目光像把刀,好像可以看穿一切,突然想到包青天,如此天下奇冤,恐怕也只有他老人家才能帮自己沉冤得雪。

 

“说说事情的经过!”

 

男警官声音很威压,不容有半点迟疑。

 

楚云飞怯生生的把事情的缘由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态度很诚恳,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无辜,实际上自己本来就无辜。

 

“你说你是去擦外墙玻璃的?”

 

楚云飞拼命的点头,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般看着他。

 

“既然是擦玻璃,怎么擦到户主家里去了,而且还出现在浴室?”

 

楚云飞一时语塞,这个问题连自己现在都没想明白,愣了半天才支支吾吾的说。

 

“尿急……”

 

“嗯……”

 

警察点了一支烟,漫不经心的点点头。“这么说你并不知道,房间里有人,更不知道女房主在卫生间洗澡?”

 

“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对天发誓我要是知道,出门就被车撞!”

 

“别给我发誓,一般杀人犯到这里来,和你说的都一样,谁信啊!”

 

楚云飞的心开始往下沉,很明显这个警察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先入为主,不管自己说什么,他都会用怀疑的眼光审视。

 

“然后呢?然后你看见什么?”

 

警察的指头敲击着桌面很严肃的问。

 

“我看见她……她从浴缸里走出来……”

 

楚云飞的声音很小,似乎是不想让旁边的楚若晴听见。

 

“说具体点!我要听事情的详细经过!”

 

楚云飞被警察不满而严厉的质问吓了一跳,蠕动着喉结怯生生的说。

 

“我想去上厕所,谁知道转过头看见她站在我面前……身上什么都没穿!”

 

“你声音这么小干什么?敢做就要敢当,声音大声点,我听不见,再说详细点!”

 

楚云飞茫然的看着警察,很明显他已经完全相信了楚若晴的描述,既然是这样还问自己做什么。

 

楚云飞心里抱怨了一句,对于他反复强调的再详细一点,楚云飞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我看见她没穿衣服……胸围估计是32c……”

 

楚云飞实在想不到还要怎么说才算是详细,这是他知道唯一详细的事情了。

 

“啪!”

 

楚云飞又吓了一跳,警察一巴掌拍着他面前的桌子上,指着他身后的墙大声吼道。

 

“你这样的人我见太多了,看你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知道后面的字是什么意思吗,抗拒从严,我看你摆明是打算和我们顽抗到底了,嘴里没有一句是实话。”

 

楚云飞很想哭,太TM憋屈了,这关长相什么事,至少走到街上还能让几个MM回头打望几眼,怎么在警察眼中就变成不是好东西呢,而且自哪句话说错了,说自己偷-窥楚若晴,但是她也看见自己那个东西了,为什么就不说她看自己呢。

 

楚云飞虽然心里忿忿不平的替自己辩护,但脸上任然是唯唯诺诺的胆怯,现在怎么看,他现在都活脱脱像是阿Q

 

警察下面说的一句话,彻底的改变了楚云飞对他的看法,一时间对他如同惊为天人,原来高人手真的在民间啊!

 

“她是32c吗?是吗?她现在穿着衣服我都能看出是32B,你小子近距离观察居然说是32C,你这个不是隐瞒是什么?”

 

楚云飞用崇敬的目光在膜拜他,真的,那一刻楚云飞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居然笑了起来。

 

“您太专业了,当时浴室蒸汽太多,我不敢确定,听您这样说,我想起来了,应该是32B才对!”

 

楚若晴已经在一脸羞涩和无语中摔门而去,明明是欲哭无泪的受害者,不知不觉变成了楚云飞警察品头论足的对象,这样的事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吧。

发表时间:2016-10-29 12:23:36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30日 12:50:45
    楚云飞的开心仅仅只持续了不到30秒的时间,随着警察脸上阴冷的微笑,突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呵呵,终于承认了吧,你还敢说自己不是有意进入女户主的房间意图不轨,既然是无意你为什么能看的那么清楚,还记得如此真实……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鸟。” 楚云飞的头上冒着的全都是黑线,他居然是在这里等着自己的,现在恐怕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人证物证俱在,而且自己还在无意中供认不讳,后果会怎么样,楚云飞已经不敢再去想。 楚云飞在警察局的拘留室关了一天后才被放出来,走到门口时又遇到审问他的那个警察。 他现在的样子分明是有些不服气,一张充满正义的脸上,写满了公正不阿的宣言,似乎像是因为不能把楚云飞绳之以法的懊悔,指头在他鼻子上点了几下。 “你最好给我老实点,下次不要再落到我手上!” 楚云飞还是很无语的苦笑,不就擦玻璃嘛,怎么就变成千夫所指的阶级敌人呢? 芋头在警察局门口蹲在,嘴角叼了一支烟,寒风从街口吹过来,整个身体都在轻微的发抖,斜着眼任然不忘来回欣赏着从身边走过的美女。 用芋头的话说,这年头,美女已经不多了,恐龙满大街都是,所以他更愿意选择性的去审美。 因此他蹲的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大腿…… “你能不能换个地方猥琐?” 楚云飞走过去鄙视的白了他一眼。 “我猥琐吗?我猥琐吗?” 芋头抽完最后一口烟,意味深长的笑着站起来。“我再猥琐也不至于去偷-窥。” “我真没偷-窥,天地良心,我和你一起去擦外墙玻璃,29楼啊,大哥!” 楚云飞接过芋头递给来的烟无力的解释。“29楼……200多米的高度,我的小命就靠一根绳子吊着,风大一点我都快成风筝了,我哪儿还有心思去看女人洗澡啊。” “这个你真不用给我解释,呵呵,平时看你道貌岸然的,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好这一口。” 芋头在旁边呲牙咧嘴的笑,忽然一本正经的问。“你说我还记起来了,你在29楼的外墙……怎么……怎么就跑到人家女人家里去了,而且还……还出现在浴室?” “尿急!我真的尿急,憋了很久,实在不行了,刚好这家的窗户是开着的,我就想着进去上厕所,然后再出来,神不知鬼不晓,谁知道……谁知道居然她会在浴室洗澡!” “看完了?” 芋头笑嘻嘻的问。 “我没想看,是她主动让我看的!” 楚云飞偏执的回答。 “你小子艳福不浅啊,擦一个外墙玻璃,也能让你遇到美人出浴图,而且还是真人版的。” “你以为我想啊,你来试试。” 楚云飞指着自己还红肿的脸颊没好气的说。“一巴掌加上拘留室一晚,这个代价你来试试。” “你就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如果是我,不要说一巴掌,就是再关我三天,我也愿意。” 芋头摸着下巴样子猥琐的让楚云飞很想打人。 “公司那边怎么说?” 楚云飞抽了一口烟认真的问。
  • 2016年10月30日 12:51:32

    “你还有心情惦记这个,我在行政部磨了大半天才给你要了工作证明,不然你还指不定要关多久,什么公司啊,不就一个破家政,你也别惦记了,我来的时候人事部让我给你带句话。”

     

    芋头一边说一边掏出几张钱递给楚云飞。“由于你违反公司规定,已经被解雇了,这是你这个月的薪水,一共300元,哦……只有295了,我买了一包烟!”

     

    楚云飞一脸苦笑的摇了摇手中的几张钞票,一天到晚爬几百米高,提着脑袋辛辛苦苦干了大半个月就为这点银子,想想真他妈的不值。

     

    “算了,也不怪他们,我擅自入室本来就是我的错,不把我给解雇了,以后公司怕是揽不到活的。”

     

    楚云飞随手把钱揣进衣兜里,无所谓的笑了笑。“我也想换一个工作,每天爬这么高心惊胆战的。”

     

    “要不……要不咱们去找一个做办公室的工作吧!”

     

    芋头在旁边漫不经心的说。

     

    “你?你也不想干了?”

     

    “靠,不就一个擦外墙玻璃的破差事嘛,谁爱干谁干去,有钱难买爷高兴,他们说不要你了,我当时也就说不干了,说真的,干着差事真不图那几个破银子,以后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芋头憨憨的笑笑,脸上干净的很。

     

    楚云飞感激的用力拍了拍芋头肩膀,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家政公司干了大半年,其他的没得到,就认识了芋头这个兄弟,其实芋头的名字叫乐方圆,人如其名,人长的的确方方圆圆,怎么看都像一个芋头。

     

    高中没毕业就出来混饭吃,人简单的很,再复杂的事到他这儿也能变的简单,嘴里藏不住一句话,想到什么就往外蹦,平时楚云飞总是变着方占他便宜,抽烟吃饭喝酒,每一样不是最后输给楚云飞,每次掏钱的时候虽然脸上极其不服气,但半点怨言都没有。

     

    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楚云飞特别开心,因为芋头有时候让他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和芋头呆的时间长了,也发现自己变的简单轻松了。

     

    “行!咱们去换一个好工作,就依你的,去坐办公室去,咱们也当当白领。”

     

    楚云飞胸有成竹的冲芋头笑笑,表情很快有黯淡下来。“我说……你这衬衣也该洗洗了吧,就你这样还白领呢,都快成黑领了!”

     

    芋头满不在乎的看看衣领,忽然很认真的问。

     

    “可我们要文凭没文凭,要技术没技术,你说……谁会要咱啊?”

     

    “文凭?这年头文凭有屁用!满大街随便抓十个,有九个是大学生,剩下一个不是研究生就是海龟,现在谁还看重这个啊。”

     

    楚云飞不屑一顾的回答。

     

    “那……那现在都看重啥?”

     

    芋头抬起头,目光憨厚的让楚云飞有些无语。

     

    “这儿!”

     

    楚云飞指着芋头的嘴意味深长的说。“好工作到处都有,想要找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就看你会不会说了,这年头不怕疯子,就怕哑巴,你能把黑的说成白的,没有的说成有的,当然,把死人说活的本事就不指望你了,你只要充分发扬浮夸风精神,时时刻刻发挥亩产万斤的状态,月薪过万指日可待!”

  • 2016年11月01日 14:58:46

    “……真的假的啊?胡说八道谁不会,可是骗人总归不好吧。”

     

    楚云飞无奈的皱了皱眉头,好半天才平静下来,很无力的解释。

     

    “谁让你骗人了,说的是口才!口才!懂吗?就算给你整个博士后,口上说不出来,问你三句答不上一句,去哪儿都是没人要的货,没看电视上天天都在说啊,实际操作比理论更重要。”

     

    “……我……我还是不懂。”

     

    芋头挠着脑袋笑了笑。“没关系,你说啥就啥,我听你的,反正你主意多。”

     

    “瞧你这点出息,我要是哪天把你给买了,搞不好你还帮我数钱呢。”

     

    楚云飞吐了一口烟搂着芋头肩膀笑嘻嘻的说。

     

    “不会的,我妈说,只要我对别人好,别人就会对我好。”

     

    “……”

     

    楚云飞无力的拍了一下额头,苦笑着说。“你妈把你教的……真是出类拔萃……!

     

    “那……那我们现在就去人才市场?”

     

    “去哪儿干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找工作啊,我要当白领!”

     

    “……你……我要是现在有把刀,我真想拨开你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 2016年11月01日 14:59:01

    楚云飞没好气的白了芋头一眼。“你都说了要找好工作,人才市场能有什么好工作等着你,真正的大公司都是去媒体上发招聘,谁还去人才市场啊,叫你芋头一点都不错,你就是一个榆木脑袋!”

     

    “哦……”

     

    芋头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不去人才市场……那去什么地方啊?”

     

    “去九天世纪!”

     

    “九天……九天世纪是什么?”

     

    “现在圈钱最历害的当然是那些建房子的公司,没看房价一天一个价吗,房地产上班给的银子多,而现在手中圈地最多,楼盘最多,口碑最好,当然,福利待遇最优厚的……就算这个九天世纪了!”

     

    “我们……我们能进这样的大公司?”

     

    芋头还是有些不确定的看看楚云飞。

     

    “呵呵,不就一个房地产公司嘛,没啥难度,哥说能,就一定能。”

     

    楚云飞拍了拍胸口,很自信的说。“你……你身上还有多少钱?”

     

    “不到400了。”

     

    芋头拧着头好奇的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装,继续装,你那点能耐还敢在我面前显摆,也不掂量掂量,赶紧说,身上一共有多少钱?”

     

    “……前前后后这大半年就存了3000,全部家当了,还想留着过年给我妈呢。”

     

    芋头支吾了半天老老实实的回答。

     

    3000,加上我的300。”

  • 2016年11月01日 14:59:15

    楚云飞想了想,点着头微笑。“够了,走,去银行全取出来。”

     

    “干什么?”

     

    “买衣服啊!”

     

    “我有衣服啊!这钱是我好不容易才攒的……”

     

    “瞧你那点出息,你这也叫衣服,就你这黑领也敢去九天世纪丢人现眼?”

     

    楚云飞拧着芋头的衣领痛心疾首的说。“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就我们这打扮去了,人家看都不会多看我们一眼。”

     

    “我妈说了,人看重的是内在,肚子里有墨水比啥都强,穿什么别人都会尊重你,如果没有,即便让你穿龙袍也只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

  • 2016年11月01日 14:59:27

    楚云飞一时无语的苦笑,仰天长叹后无奈的说。“咱阿姨有见地,说的很对,不过……你回头给阿姨说,她老人家说的是586时代的事了,现在都酷睿4核,让她赶紧升级吧。”

     

    “买衣服也要不了这么多钱啊!”

     

    芋头心痛的皱着眉头。

     

    “还要去办证!”

     

    “办什么证?”

     

    “办假文凭啊,大哥!”

     

    “文凭?可……可刚才你不是说,现在文凭没啥用吗?”

     

    楚云飞捂着额头,半天才说出话来。

     

    “芋头!芋头哥,现在咱们去踢馆,手上总得拿个砸门的板砖吧!”

     

    “顾先生……你……你是哈佛毕业的?”

     

    对面的女人已经反复看了楚云飞交给她的简历和学历证书半小时后,才不确定的问。

     

    偌大的会议室里就坐了一个人,而且还是坐在房间的最中心,很显然这样的桌椅摆放是煞费苦心。

     

    女人总是用高跟鞋来征服地球和男人。

  • 2016年11月01日 14:59:47

    楚云飞面前这个女人的高跟鞋足有十公分高,楚云飞猜被她踩在脚下的男人一定有很多。

     

    她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资料,从她坐的位置看,这应该是一个控制欲和权力欲极强的女人,房间这样的布置就是在暗示所有进来的人,她永远是这里的核心和主角。

     

    其实楚云飞向来都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可能是他比较传统,老祖宗五千年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女子就要三从四德才好,性格上最好是温柔婉约的就更完美了。

     

    女人抬起头站了起来,楚云飞愣在原地。

     

    第一个想到的词是冰清玉洁。

     

    第二个是妖孽!

  • 2016年11月01日 15:00:03

    面前的女人身穿一套丝质的纯白色职业套装,上衣领子开的很低,隐约可以看到里面起伏的双峰,短裙很短只勉强包住臀部,大半截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一缕淡雅的清香从女人身上散发出来,让楚云飞不由有些心潮荡漾。

     

    她那张脸美的不但难以形容,而且身材也无可挑剔,该翘该凸的地方一分不多也一分不少,刚好恰到好处,身上散发着少女的娇嫩和成熟女人的韵味。

     

    突然楚云飞发现自己的想法太偏执,其实强势的女人也并没什么不好,至少自己面前的这个无可挑剔。

     

    “对,我是哈佛毕业的!”

     

    楚云飞理直气壮的回答。

     

    “你好!我叫赵倩宁,是这次面试的负责人!”

  • 2016年11月01日 15:00:14

    连声音都如此动听,楚云飞木讷的笑了笑,目光很快下意识的从她脸上移开,实际上和她对视的瞬间,楚云飞的心里莫名泛起一丝悸动,心脏像是被电流击穿,起伏的频率完成处于异常。

     

    赵倩宁看上去应该二十三、四,露出外面的皮肤白皙娇嫩的像婴儿,水嫩的如同一片竹叶,对!是竹叶,因为楚云飞现在脑子里很混乱,完全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形容词。

     

    这个年纪的女人对男人总是有一种难以自拔的吸引力,赵倩宁就是属于这个类型的女人。

     

    一举一动都透着成熟而妩媚的味道,特别是她的眼睛,媚眼如丝里面流动的恰是一江春水,楚云飞不知不觉就被淹没其中。

  • 2016年11月02日 14:25:23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1月03日 15:57:58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