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直播连载 RRS

浮生馆梦记--第一梦 梧桐花雨(一个构思了很久的故事)

发表时间:2016-10-30 14:01:14 点击:14791 回复:34

李老猫999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一个构思了很久的依托恐怖故事布局的故事#

引子 个人背景的介绍

 

大学毕业后作为一个普通学校的本科狗在面对从大到小一票企业全部进入面试环节并最终无不意外落选的窘境后,惆怅地滚回了离着学校不远的老家。又机缘巧合进入了本地最大的制造企业开启了5年厂狗的生涯。

 

也许是为了下面故事发生而无意的安排,几年下来我踏访大半个中国。出于习惯,每到一地我总抽出时间去寺庙逛逛。看看寺院,看看雕塑,慢慢也能大致分出哪个朝代的建筑风格。偶然遇到个和尚会说我有佛缘,不过这总觉的是要我朝着捐款箱扔钱的说法。

 

寺庙去的多少都会粘些香火味道,而自己对烟火消散后那种淡淡香气也有些迷恋。于是乎寺院越去越多。不过在外几年总是有惊无险也有着庇护的意味。

 

5年工作下来人也快中年,因为几次职位调换的原因升职希望越来越小,苦干到头也只是报表统计分析和做做ppt这类消耗大脑还没出路的技术岗位加之第五个年头工作下总是不很顺心,于是我辞职了。仗着这几年没有丢下的拍照和ps手艺,我开了一家小小摄影馆,两层50平的面积

 

摄影馆名字叫浮生梦馆,位置选在了老家的核心旅游区。离着房子不远的地方有尊地藏王菩萨,香火一般,烦躁时候我就去那边转转,看着肃穆的雕塑心总会静下来。

 

其实所谓核心旅游区就是新建成片仿古建筑群,水榭楼台该有的都有,做外景最合适。由于对ps技术自信,我没有请化妆师傅,讲真也请不起,开销刚抵够收入。对于客户没有化妆师傅的抱怨我总是用ps技术和自然外景这些借口随口打发掉,对于真正对照片上心的大客户我通常会建议他们自己带妆。不过多是外景大场景镜头也大多是中远焦距,一个人也能应付来。

 

而在低廉很多的价格下客人也多数妥协了,并对成片效果和整套照片的价格表示满意。不过每每手忙脚乱地固定反光板或者闪光灯时候总会想起多一个人的好。

 

有钱真好,等有钱了请个萌妹子养眼。对,必须萌妹子,要短裙高跟鞋大长腿那种。”这在有段时间成了我励志的口号,简单但很实际,让人冲满动力。

 

我选的房子位置正对着一条小街道,这个街道有个古老的称呼枪刀营街。那也是老师范和文庙所在地方。一条小巷穿梭于古巷红墙和3a景区间,十几颗两人多粗的老梧桐树错落于四五人宽的小路两旁。那条路我从初中一直走到了高中,每当梧桐花开,看着漫天的花朵和红墙下飘散的白色残花,感受透过树枝间隙望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宛如天境。

 

在关于梧桐花杂乱的记忆中,总是夹杂着一个留着辫子的女生,娇小的个子轻快穿梭于梧桐花瓣间。那是大我几岁的陌生女生,见人都是浅浅一笑的女生。那时我初中,她高中,几年上下学间有时候会碰到。等我来到和她一座高中以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她应该毕业了。往后的几年只要是梧桐花开的时候我都会回来看一看,不过再也没有遇到过那偶尔同行之人。

 

 

(题外话 本编是鬼故事,是我构想的一连串本地故事集的第一篇,第一个故事我构思了很多年,今年终于有决心写下去,或许是老城区的消失给我带来的触动吧。要不然很多人都快忘了这片地方原来是这样的。第一篇完结后下一篇会是城门夜人,鬼话方便在于可以说出很多人不敢说的话。几年没有动笔写东西,但这次我想要保持下去,给自己一个交代。各个篇章基于本地民间传说或者自己道听途说瞎编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每天尽量保持更新。)

发表时间:2016-10-30 14:01:14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30日 14:02:08
    第一个梦 这几年汉服复兴,大大小小的汉服社或者类似的团体养活了我刚开张的小本买卖。白天忙着外景拍照,晚上熬夜后期,辛辛苦苦也算有些收益,看着手里的老尼康颇有灭门转头索尼的冲动,但想想也就只是想想。由于短短的几平方千米的地盘盘踞着大大小小几家影楼,火并的氛围很浓。 眼见生意冷清,我把目光投向了那片梧桐树,满树花骨朵起来了,马上就是大好花开时节,那里做外景很美。犹豫几天,我网上订购了一台挂微单无人机,打起了高视角的主意,人站得再高也没飞机高,六米以上高度的新视角足够震撼下外拍的中高端市场。 周六那天小飞机到了,约的外拍老朋友也到了。 老朋友看着这飞机打趣道,“你不怕摔了然后哭惨啊。” 我一脸正经说道,“男人要对自己狠一点。” 老朋友很不淑女的大笑,狠狠打了我几拳头。 “别别,这要被别人看到了,这拳头可就换成你老公的啦。他那体格我可受不来。” 她沉默了,我也沉默了。一时无言。 “走吧,外拍去。我好不容易化的妆,等等我换身衣服就去。”她转移了话题 “还有不该看的别看。小心我打你。” 看着那件低胸的裙子,我若有所思。 。。。。。。。。。 看着换好衣服的老友,我有些兴奋。 “美女。大美女.” 我毫不吝啬得赞美。 “好了,一切就绪,准备出发。” 提着装好小飞机的箱子,我有些激动,毕竟眼馋飞机好久想试试效果。 老朋友却赌气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前几天订好外拍时候我说的话没记住啊。你换身西服我才去。堂堂大摄影师连身好衣服都不穿。” 无奈下,我套上了为摄影馆专门准备的西服。看着镜子的自己有几分帅气。 “老帅哥走了。小妹我先行一步”老朋友满意的出门。我匆忙背着设备跟上去。 那天天空泛着蓝色,通过树叶的阳光有些金黄。一身拖地红裙的老朋友在红砖映衬出女神的气质。远处一个小姑娘奶声奶气的大喊,“妈妈,那个新娘子真漂亮,我长大了也要像她一样。”我看了看老朋友一脸尴尬,老朋友指着我想要发脾气,脸却不正常的红起来。 。。。。。。。。。。。。 或许是辛苦或许是别的,老朋友红润的脸颊很是好看。 。。。。。。。。。。。。 小飞机拍到最后一块电池,老朋友打趣道,“老帅哥要不要一起拍张照啊。” “我”我迟疑了一下,看着老朋友有些疑惑。 “就是你 ” 老朋友拉着脸发脾气,“ 难道还找别人啊? 别说你拍不了。骗鬼的话我不信。” 我看着老朋友微微泛红的脸颊,想到了我和她的衣服,好像明白了什么。 “这是我瞎想,什么都乱想。”我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响声吓到了老朋友。她愣住身子,低头就小声哭了。 “别哭。是我不好。”我狠狠又打了自己两下。 老朋友抱头蹲在大石狮子正对的老树旁,我默默收好家当。 “走吧”我伸出手“要我抱你走啊,这么多人看着啊,我会死的。” 老朋友抬头左右看看几个人人正盯着她,很是不好意思。 “扶本宫起来,小李子。” “去你的”我拉起老朋友。 看着老朋友眼角的泪痕,我又打了自己两下,声音脆脆。 “你活该挨打。”老朋友笑了。 “活该”我笑着附和但是却很想哭。 “不要和我说话。”老朋友板着脸说道。“你就是混蛋。”说完却自己笑了。 “还有跟在我后面,帮我扶着裙摆,知不知道。”她又摇了摇拳头,一脸母老虎的样子。白白的拳头张牙舞爪,很是好看。 “是啊,我就是混蛋。要不是混蛋,我怎么混这么惨。”我暗暗自嘲道。 认识老朋友4年多,从她单身到结婚生子,想想认识她这几年,我确实是个混蛋,要不然她老公可能是我。 。。。。。。。。。。 那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远远一个少女穿梭于梧桐花雨间,我也回到了少年时正骑车飞奔向学校,但奇怪的是在少女回头时却变成了老朋友的脸。然后少女衣衫缓缓消失,人随之湮灭在梧桐落花间。 “身材真不错,竟然还是步兵。”梦里的我还会自嘲。 然后我梦遗了。 ”妈蛋” 我狠狠掐红自己大腿。“结婚的人你不要碰。你是人不是禽兽。好不容保持了这么多年朋友,不要连朋友都做不了。” 第二天我整理房间时候发现摆在床对面桌子上的关羽模型竟然有些稍微的变动,长刀和手臂有些摆动。我恢复了老姿势,想想是不是换个支架把兵人弄结实些。 (题外话 故事总算开始了展开,感情戏都是胡编乱造,绝对胡编乱造。人到30总会有些东西要总结,想发泄。希望这个故事可以理顺自己。下一节开始鬼故事开展,但本质还是感情故事。借鬼话说人话。几年没写东西也不知道这个风格还有没有人喜欢。上一次动笔模仿某本小说苦于社会经历的限制总写不出想要的文字。希望这次能达到某本小说一半的水平,也就心满意足了。)
  • 2016年10月30日 14:44:47
    希望大家提提意见。我也想知道这种文风现在还有没有人看。
  • 2016年10月30日 16:46:18
    沙发。。。猫扑现在都没人来了
  • 2016年10月30日 16:46:25
    沙发。。。猫扑现在都没人来了
  • [猫5] 匿名用户

    2016年10月30日 23:06:50
    楼主在问有没有人在看,我们只想问楼主什么时候再更新?
  • 2016年11月01日 07:46:53

    第二个梦

     

    老朋友帮忙的宣传照很成功,预约的计划也排满了每日的工作。白天外拍,晚上后期。辛苦中也忘了之前的拍照的尴尬。不过接下几天也会梦到那片梧桐树。

     

    “看来梧桐是拍多了,做梦都取景。”我自嘲起来。梦里只有梧桐树,更没有儿童不宜的画面。

     

    想请老朋友带上家属吃顿饭做谢礼,可她说什么也不答应。最后许下她将来孩子从在肚子到3岁所有的艺术照承包这个超级大礼包,老朋友才勉强同意。不过电话中明显感到她真心笑了。

     

    老朋友高兴就好。

     

     

     

     

    。。。。。。。。。

     

    几天后阳光大好,趁着空闲,我正舒服地补下午觉。

     

    “接个电话都这么慢,难道还在睡觉。这都几点了?”老朋友电话响了。“我带个朋友过去拍组外景。”

     

    “好”我感觉自己明显在梦游。

     

    4点半到。这可是看了我的宣传照来的”老朋友有些得意。“我们可是特意翘班。她只是要普通的照片,不要小飞机拍那种。”

     

    “四点半”我清醒了,看看手表。时间是320

     

     

    准备出门时候已经是420了。关好门就看到老朋友带着一个朋友远远走来。

     

    “大摄影师睡醒了啊”老朋友的磕碜声远远传来。“快来接下我们啊,没看到我们大包小包的过来。”

     

    我这才看见老朋友后面跟着一个较小的女生,160左右的个子和老朋友164加高跟鞋的身高明显有些差距。女生很瘦,远远看去就像十几岁的小孩子。

     

    “老姐妹,你要减肥啊,看看她看看你。”趁着女生换衣服,我打趣道。

    “滚”老朋友叉腰比划出一个芙蓉姐姐的招牌s型姿势“看看,你真是眼瞎。”

     

    我拿出色眼从上向下扫遍老朋友全身。左手擦了擦嘴角。一脸痴汉。

     

    “有料。有料。前凸后翘。就是大腿粗。”我摆出一副风水先生的样子点评。

     

    “滚”“快滚”“马上滚”

     

     

    “你们关系真好。”女生换好衣服出来,正看到我和老朋友的打闹。

    “必须。”老朋友一脸自豪。

     

    “这次冰的照片你敢收超。过一百,你就等着”老朋友一脸老板娘样子,一锤定音。小手狠狠往我脖子比划了下。

     

    “不好吧。”冰声音有些小。细细的嗓音普通话很标准。

     

    “等拍好了就放一两张在这里当宣传照。这次我不收钱。”

     

    一身旗袍的冰格外清冷,瘦小的身躯刚刚撑起衣服。

     

    “看傻了啊。”老朋友拉了我一把“走,拍照,拍照去。”

     

    “不。。”冰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老朋友推出大门。

     

    我笑笑关门跟上去。”有趣的小孩子。”

  • 2016年11月01日 07:49:07
    待续
  • 2016年11月01日 08:53:15

    外拍很顺利。冰的镜头感很好,简单的站姿就和环境很好的融合。

     

    看着老朋友在冰身边忙前忙后,很开心的样子。“有没有兴趣给我当助理啊。”我朝着老朋友打趣道。

     

    “你可请不起我。”老朋友满脸鄙视。

     

    “你俩个相声真好听。”冰笑了。笑着的冰很暖心。

     

     看着她,我心里莫名一动。拿起相机,抓拍下来。

     

    “你们先看看照片,我准备下闪光灯。”太阳虽然还没有落山,但小巷中有些漆黑。没有了太阳公公的温暖,我明显感到些阴冷。

     

    “好。”老朋友有些兴奋。

     

    “这次不拍了吧”冰有些疲倦。“我感觉不怎么舒服。”

     

    可能是不太习惯高跟鞋的缘故,冰有些站不稳一下子蹲在老树旁。

     

    老朋友上前拉她,她却只是坐着怎么也拉不动。

     

    “你怎么这么重啊。”老朋友抱怨。“你脸色发白。是不是腿抽筋了。”

     

    我快步过去,正要抱她起来。十几米远就有家社区医院。

     

    “没事。”冰站有些僵直的站起来。“我想拿着这棵树当背景拍张照。”

     

    还真是跟这棵树有缘,上次老朋友就在这哭过。

     

    老朋友又没心没肺的哭了。“你可吓到我了。”

     

    冰摸了摸老朋友的头。“哭什么。我很好。”

     

    我看着冰,她脸色有些苍白。声音很慢但也明显温暖。

     

    “准备”

     

    “笑”

     

    闪光灯闪过,冰完美定格在相机中。

     

    “收工。”

     

    我拿着相机准备给冰看下照片。老朋友早已蹦蹦跳跳的收拾东西。

     

    “好看”

     

    冰声音明显微弱,抬头看着我,眼睛里都是满足。

     

    “谢。。。”谢字还没有说完,她身体就是向下一滑。

     

    我一把抱住冰。看着她丝袜下的脚腕有些明显的擦伤。

     

    把相机递给老朋友。抱起她就去了社区医院。

     

    “脚都伤了还拍照。”我抱怨起来。“真是爱美不要命。”

     

    冰闭上眼。什么也没说。

     

  • 2016年11月01日 08:53:31
    待续
  • 2016年11月03日 17:26:29

    快到医院时候,我感觉冰身体扭了下。

     

    “放我下来”冰闭着眼声音有些颤,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

     

    “不行。”我没理会冰的要求。

     

    检查结果出来只是擦破了,护士包扎了下。

     

    “记得按时换药。”护士叮嘱冰道,护士跟冰相识,眼里都是慈祥。

     

    “还有你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客人的。这都受伤了。”护士对我就没有好脾气。

     

    “是我不小心。”冰低着头,像受伤的兔子。

     

    护士看看她,看看我,摇摇头。

     

    老朋友及时感到给我解了围,看着大包小包挂满全身的老朋友正要表示感谢,老朋友却一把胸前的包裹扔给我。

     

     

    我大脑一阵晕厥。“天,那包里是定焦镜头和备用机身。”

     

     

    老朋友围着冰叽叽喳喳。我紧紧抓住相机包,满是后怕。这一天大起大落太多,我怕自己承受不起。

     

    送回她们回到冰的住所顺带给叫了份两人的外卖外,威逼利诱下拜托老朋友多照顾下冰。

     

    “那个照片的钱”冰看着我要出门,有些着急。

     

    “不要钱。这周六日时候来我这选下照片吧。”我推门就走。

     

    “不好吧。”“就这么订了。”老朋友的声音盖住了冰的反驳。

     

    那天晚上我又做梦了。依旧是梧桐树的场景但是却加入了女人。这次里面的女人从老朋友变成冰。梦里的冰正蹲坐在梧桐树边退下小腿处的丝袜,细小脚腕处鲜红的伤口映衬着冰雪白的肌肤。我正要上前女人却变成了另一个面孔,世界也从春夏之交变成了寒冬。鹅毛大的飘雪下眼镜瞬间就被模糊,视线更是狭小。一阵强光照过,伴随着刹车声我感到自己身体被车狠狠的冲撞出去。

     

    “撞到人。好像是伤到腿了。”两个酒气弥撒的男人推搡着下了车。

    “走。回家接着喝酒。今天怎么倒霉撞到这么大头人。”

    “喝酒,接着喝。把它扔了就走。这么挡道。”

     

    两人把我抬起摔到台阶上,坠落的碰撞夹着骨头撕裂肉体的痛刺激着我大脑。

     

    “晦气啊。”几次启动车辆未果,副驾驶位的男人声音有些颤抖。

     

    “怕什么怕,看我的。”司机下车就往我小腿跺去,我明显感到皮鞋接触的位置上骨头的撕裂。

     

    “看到没有,有什么邪性。”说着他又朝着胸口跺了几下。

     

    “够了。车着了。走人。”另一个男人朝他喊道。

     

    司机收回脚,把鞋子狠狠往雪地摩擦。“晦气。”一口痰吐到了我的伤口处。

     

     

    。。。。。。。。。。。

     

     

    我醒了。

     

    现实中的我就醒了。但梦中失血的恐惧,体温一点点流去的冰凉却无法一同消散。明知自己身在梦中却无法清醒,四肢仿佛被固定一般,没有丝毫地活动可能。

     

    “这就是鬼压床。”大脑的清醒了更加重了对鬼神之类的无力感。后背早被汗渍打成冰凉。

     

    pia一声,四肢的桎梏陡然间散去,我开灯狠狠呼吸着空气。“活着真好。”

     

    关羽的兵人摔倒在桌子上,支架已然断了。

     

    (第二个梦结束,断网了两天。今天补上。这次写的有些少,好吧,是不想写了。我写的很慢。越精简的对话越难写。每次写完都要修改几次。最后关于鬼话的设定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反正我没有被吓到。好像人比鬼更可怕。第三个梦接着继续

  • 2016年11月03日 17:26:31

    快到医院时候,我感觉冰身体扭了下。

     

    “放我下来”冰闭着眼声音有些颤,苍白的脸泛起了红晕。

     

    “不行。”我没理会冰的要求。

     

    检查结果出来只是擦破了,护士包扎了下。

     

    “记得按时换药。”护士叮嘱冰道,护士跟冰相识,眼里都是慈祥。

     

    “还有你个大男人怎么照顾客人的。这都受伤了。”护士对我就没有好脾气。

     

    “是我不小心。”冰低着头,像受伤的兔子。

     

    护士看看她,看看我,摇摇头。

     

    老朋友及时感到给我解了围,看着大包小包挂满全身的老朋友正要表示感谢,老朋友却一把胸前的包裹扔给我。

     

     

    我大脑一阵晕厥。“天,那包里是定焦镜头和备用机身。”

     

     

    老朋友围着冰叽叽喳喳。我紧紧抓住相机包,满是后怕。这一天大起大落太多,我怕自己承受不起。

     

    送回她们回到冰的住所顺带给叫了份两人的外卖外,威逼利诱下拜托老朋友多照顾下冰。

     

    “那个照片的钱”冰看着我要出门,有些着急。

     

    “不要钱。这周六日时候来我这选下照片吧。”我推门就走。

     

    “不好吧。”“就这么订了。”老朋友的声音盖住了冰的反驳。

     

    那天晚上我又做梦了。依旧是梧桐树的场景但是却加入了女人。这次里面的女人从老朋友变成冰。梦里的冰正蹲坐在梧桐树边退下小腿处的丝袜,细小脚腕处鲜红的伤口映衬着冰雪白的肌肤。我正要上前女人却变成了另一个面孔,世界也从春夏之交变成了寒冬。鹅毛大的飘雪下眼镜瞬间就被模糊,视线更是狭小。一阵强光照过,伴随着刹车声我感到自己身体被车狠狠的冲撞出去。

     

    “撞到人。好像是伤到腿了。”两个酒气弥撒的男人推搡着下了车。

    “走。回家接着喝酒。今天怎么倒霉撞到这么大头人。”

    “喝酒,接着喝。把它扔了就走。这么挡道。”

     

    两人把我抬起摔到台阶上,坠落的碰撞夹着骨头撕裂肉体的痛刺激着我大脑。

     

    “晦气啊。”几次启动车辆未果,副驾驶位的男人声音有些颤抖。

     

    “怕什么怕,看我的。”司机下车就往我小腿跺去,我明显感到皮鞋接触的位置上骨头的撕裂。

     

    “看到没有,有什么邪性。”说着他又朝着胸口跺了几下。

     

    “够了。车着了。走人。”另一个男人朝他喊道。

     

    司机收回脚,把鞋子狠狠往雪地摩擦。“晦气。”一口痰吐到了我的伤口处。

     

     

    。。。。。。。。。。。

     

     

    我醒了。

     

    现实中的我就醒了。但梦中失血的恐惧,体温一点点流去的冰凉却无法一同消散。明知自己身在梦中却无法清醒,四肢仿佛被固定一般,没有丝毫地活动可能。

     

    “这就是鬼压床。”大脑的清醒了更加重了对鬼神之类的无力感。后背早被汗渍打成冰凉。

     

    pia一声,四肢的桎梏陡然间散去,我开灯狠狠呼吸着空气。“活着真好。”

     

    关羽的兵人摔倒在桌子上,支架已然断了。

     

    (第二个梦结束,断网了两天。今天补上。这次写的有些少,好吧,是不想写了。我写的很慢。越精简的对话越难写。每次写完都要修改几次。最后关于鬼话的设定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反正我没有被吓到。好像人比鬼更可怕。第三个梦接着继续

  • 2016年11月20日 16:20:33
    身体需要多保养,铃声响响
  • 2016年11月20日 16:29:06
    开开心心收快递,花团锦簇歌飞扬
  • 2016年11月20日 16:37:18
    接天莲叶无穷碧,把美好统统收获
  • 2016年11月20日 16:45:09
    五一节快乐!,女人如歌
  • 2016年11月20日 16:54:15
    带不走的是祝福,不计较要宽恕
  • 2016年11月20日 17:04:22
    笑容或多或少,忧思多徘徊
  • 2016年11月20日 17:16:15
    柳絮飘飘婆娑在风中,带着祝福
  • 2016年11月20日 17:24:58
    再加点醋,九十年战天斗地
  • 2016年11月20日 17:34:34
    齐心协力国强民盛,平安吉祥的祝愿
  • 2016年11月20日 17:43:06
    枣仁粥汤滋润好,祝福温暖无寒冬
  • 2016年11月20日 17:52:15
    多吃蔬菜多喝水,人生就是一出戏
  • 2016年11月20日 17:59:59
    掩不了亲朋笑口欢颜,保暖又健康
  • 2016年11月20日 18:07:54
    风送菊花归,领钱数到手抽筋!
  • 2016年11月20日 18:16:21
    旺火煮沸,也祝我的你永远美丽
  • 2016年11月20日 18:25:11
    低碳环保,我在晨曦清醒
  • 2016年11月20日 18:33:18
    你是我的右手,五谷杂粮多入口
  • 2016年11月20日 18:41:11
    不偷懒喊累,祝你健康!
  • 2016年11月20日 18:49:25
    容易劳累、萎靡不振,一直以来
  • 2016年11月20日 18:57:55
    多情不见君北还,积极进取
  • 2016年11月20日 19:06:00
    沙锅就不会漏水了,把幸福留住
  • 2016年11月20日 19:15:41
    清明时节,口齿余味都是甜
  • 2016年11月20日 19:23:52
    别忘打包自己,骄阳似火
  • 2016年11月20日 19:32:55
    春风吹暖心田,幸福与人分享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