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四十年前死于兵乱,尸体竟然没烂

发表时间:2016-10-31 18:32:05 点击:14962 回复:79

木鱼寻欢2017 联盟:【初恋联盟】 - 普通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迁坟动土、乡村怪事、灵异传说、神奇见闻、#

四十年以前,我奶奶死于兵乱,埋葬的时候到底发生过什么,没有人知道;四十年以后,墓地迁移,棺材打开的时候,种种怪事随之而来......

发表时间:2016-10-31 18:32:05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0月31日 18:33:31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木鱼寻欢的读者群:177 249 605 ,感谢您的关注!
  • 2016年10月31日 18:34:29

    我们家以前是地主,管着好几百亩地,家道殷实。太爷爷生了四个儿子,前三个跟着韩复渠当兵,地位颇高。只有我爷爷留在农村继承家业,人称小地主。

    爷爷结婚那年,李家还是名门,前来提亲的人络绎不绝,我爷爷选中一个最漂亮的。

  • 2016年10月31日 18:34:42

    他们俩结婚当年,韩复渠死在蒋介石手里,手下的军官们乱作一团。冲突中,在外当兵的三兄弟全部阵亡,各自的正房太太、姨太太们、连同子女一起,无一幸免,气得我太爷爷差点死过去。

    第二年开春,我奶奶怀孕,生下我父亲李卫国。可惜他命不好,童年还没过完,赶上鬼子扫荡,整个李家庄2000多口人几乎丧尽。

  • 2016年10月31日 18:35:01

    一场动乱过后,偌大的李家只剩下我爷爷和父亲二个人,一人挨了一刺刀,躲在尸体里逃得一命。

    鬼子投降以后,又是解放战争,连绵的战火打过来,李家庄原有居民只剩下3户,住在我们左边的张家、右边的高家,凄惨荒凉,相依为命。

    建国以后,李家庄外迁过来很多住户,以刘家为首,人多势众。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这些本地住户反而备受排挤,只能忍气吞声的过日子。

  • 2016年10月31日 18:35:12

    转眼间,来到那个年代,严厉打击地主老财。李家庄那些外来户们推举刘来福为村长,对我们这些本地“财主”展开清洗。

    张家和高家还好,世代贫民,可以免受牵连,我们家就不行了,属于老牌地主,自然而然的首当其冲。

    刘来福带着村民们把我们家土地分了,家具抢了,牲畜没收了,再把我爷爷和父亲撵到牛棚里住,天天和一群老黄牛吃住在一起,别提有多惨。

  • 2016年10月31日 18:35:24

    不仅如此,刘来福怀疑我们家藏着宝贝,把我们家祖宅拆了,地基挖开,掘地三尺的寻找宝物。

    一场风波刮过去,我爷爷一命归西,剩下我父亲一个人艰难生活,受尽了歧视。几年以后,赶上平反,终于把我父亲从牛鹏里放出来。可是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浑身是病,再也干不得重体力活。

    刘来福把我父亲安排进村西头最破的房子里,和张家的张二牛,高家的高鹏举住在一起。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本地户,理所应当的备受“尊敬”。

  • 2016年10月31日 18:35:35

    往后的许多年里,纵观整个李家庄,除了张家和高家以外,其他住户对我们敬而远之,生怕得罪了“官威显赫”的刘家。

    除了张家和高家以外,只有高鹏举的连襟千禧才——居住在魏家庄的半个神棍,因为职业的缘故,备受歧视的同时,和我们同病相怜。

    转眼间到了1971年,我爸30岁,可是他娶不到媳妇。都怪我们家太穷,成分也不好,乡亲们敬而远之。

  • 2016年10月31日 18:35:47

    千禧才给我爸出了个主意,让他去陇西地区讨一个外地媳妇。为此,张家、高家和千家一起凑钱,给我爸买上身黑色风衣,带上几斤沿海特产的黄花鱼,着火车来到陇西山区。

    凭借那些黄花鱼,差不多 5斤的样子,加上我父亲不错的相貌,换回一个漂亮媳妇。这事儿放到现在来看,简直就是个笑话,可是放在当年,竟然搞定了。

    后来听我妈说,她们老家非常闭塞,到处都是大山,从来没见过鱼。等她看到我父亲穿着风衣、拎着黄花鱼出现的时候,惊为天人,立刻被他征服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5:56

    我姥爷很早就死了老伴儿,只能跟着女婿养老,一看我妈答应下来,当然不能反对。等他们来到李家庄的时候,赫然发现——我们家除了十亩烂地以外,竟然啥都没有。

    我姥爷非常失望,可是他并未反悔,带着女儿想方设法的学习我们当地方言,帮着我父亲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陇西人,实在。

  • 2016年10月31日 18:36:08

    我爸结婚当年,多年无子的张家、高家和千家先后产子,在加上我们家,一年之内降生四个孩子,高兴的我姥爷逢人就说:“四喜临门,四喜临门。”

    先后出生的四个孩子里,最大的是张大壮,第二个是我,第三个高大山,最后一个是千禧才的闺女千雪,小名叫山楂。

    据说,山楂出生的时候,凑巧赶上她们家山楂树落果,一片红红火火,于是乎,她便有了一个十分接地气的小名——山楂。

  • 2016年10月31日 18:36:18

    我姥爷听说以后灵机一动,“既然那女娃娃叫山楂,咱们叫橙子好了,凑做一对儿。”

    问题在于,人家的小名山楂,大名叫千雪,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而我呢,小名叫橙子,大名还是橙子,难听到爆炸。可惜我当年太小,不懂得抗议,竟然就这么定下来。

    当时那个年代,我们家,包括张家、高家和千家在内,全都穷的跟狗一样,一下添了四个孩子,肯定吃不饱。

  • 2016年10月31日 18:36:27

    姥爷没办法,只能背着我到处溜达,逮着什么喂什么...半熟的庄稼、烤熟的昆虫、各种草根...但凡他能发现的,统统嚼碎了喂给我吃。

    一开始的时候,我当然不适应,一个劲儿的拉肚子,后来就习惯了,无论吃什么都不闹肚子,一个劲儿的长肉。就这样,反而比同龄人强壮很多。

    等我长大以后,天天和大壮、大山子腻在一起,山楂也不去魏家庄,长期住在她表哥大山子家里,一个小女孩,整天跟着我们瞎晃荡。

  • 2016年10月31日 18:36:35

    我们的童年时光算不上太美好,刘来福的二小子刘万峰整天带着人欺负我们。他们家有钱,又是村长,人多势众,我们四个总是吃亏。

    就算我们偶尔赢一次,刘万峰的哥哥刘万林就来了,他比我们大10岁,轻而易举的打跑我们。

    1988年,我17岁,继承了老爸的外貌基因,浓眉大眼国字脸,不怒自威;又继承了我姥爷那边的彪悍体魄,长得虎背熊腰,刘万峰早就不敢随便欺负我们。可惜我读书不灵,大壮和大山子同样扯淡,兄弟三人全部辍学在家。

  • 2016年10月31日 18:36:46

    只有千雪是个例外,刘万峰也是,他们俩都在读高二,很有希望考上大学。这个时候,因为千雪上学的缘故,早就和我们聚少离多。

    同年正月初八,刘来福召集村里人开会,通过一项重要决议——整顿那些埋着尸体的公共墓地。

    墓地里埋藏的几乎都是我们李家、高家和张家的先祖,岂能说迁就迁?这项决议分明是冲着我们这些本地户来的。

    更何况,刘来福定下的迁坟日期还没出正月,大家正在过年呢,简直太欺负人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6:55

    可是,这项操蛋的政策得到了所有外来村民的同意,不管我们这些本地户如何抗议,很快就铺展开来。

    正月初八下午,通过决策的当天,刘来福找来挖掘机,率先把那些无主坟墓一口气挖掉,丢弃的遗骸到处都是,乱糟糟的不成样子。

    挖掘机轰鸣的时候,刘来福耀武扬威的走到我们三家面前:“李卫国、张二牛、高鹏举,你们是自己挖呢?还是等我来挖?”

    这个王八蛋把坟地里弄得乱糟糟的,我们哪敢让他挖?只能自己来!

  • 2016年10月31日 18:37:02

    刘来福给我们三天时间,让我们把所有的祖坟全部迁走,而他划给我们三家的墓地又特别小,想要正儿八经的安放起所有的祖先那是不可能了。

    我和大山子他们气不过,想找刘来福算账。老人们却说:“民不与官斗,忍了吧。

    是啊,刘来福是村长,好的大官呀。

    听说我们迁坟,千禧才主动跑过来帮忙。他是个神棍,很懂得迁坟讲究,好心为我们筹划起先祖骨灰安置工作。

  • 2016年10月31日 18:37:13

    千禧才说:“墓地太小,只能把三代以内的先祖遗骸正儿八经的埋葬,再把三代以上的归拢在一起,建一个大大的墓穴,统一码放。这样的做法有些愧对先祖,但是没有办法,誰让村里人排挤你们呢,实在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当天晚上,迁坟工作立即展开。我爸身体不好,经不起劳累,我姥爷更别提,都快70岁的人,只能留在家里看家,主力军只有我一个人。

    挖坟的时候弄出来很多黄白色的人骨头,有的骨头上带着黑斑和青毛,吓的我不瑟瑟发抖。

  • 2016年10月31日 18:37:21

    千禧才说:“那些都是先人遗骸,值得我们好好尊重,有什么好怕的?带着诚心收拾就好。”

    我对千禧才非常敬仰,乐意听他吩咐,逐渐安定下来,也算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硬着头皮往前冲。

    第一天开展的十分顺利,第二天继续进行。有了前一天的铺垫,我越来越稳重,再也不像昨天那样动不动就吓坏了。

    当天上午,祖坟较少的张家和高家迁坟完毕,一起跑过来帮我们,大大的加快了迁坟节奏,到了傍晚的时候,只剩下我奶奶的坟墓尚未搞定。

  • 2016年10月31日 18:37:29

    挖开坟墓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大家都有些害怕,只想尽快干完活,尽快回家。我估摸着,如果棺木里没有积水的话,差不多有个30分钟也就搞定了。

    棺木开启以后,千幸万幸,里面一点儿积水都没有,我长舒一口气,开始移动骸骨,按照千禧才的吩咐,首先拿起一张黄纸,盖在尸骸脸上。

    父亲说:“你奶奶去世四十年了,很有可能已经高度腐烂,别看棺木里没有积水,很难保证尸骸上没有粘液,橙子你多拿几张黄纸。”

  • 2016年10月31日 18:37:39

    我点点头,一下子抄起来十几张。放下黄纸的时候,由于手里拿的太多,一不小心飘下去三五张,散落的棺材里到处都是。父亲很不开心,让我捡起来重放。

    千禧才也说:“散了不好。”

    按照千禧才的要求,在我盖好黄纸以前,不能把手电筒光线照进棺材里去,所以我只能摸摸索索的捡拾黄纸,效率不是很高,摸了半天,才摸出三五张来。

    我有些着急,不耐烦耽误时间,胡乱把手伸到棺材里去,大幅度的瞎摸,摸索过程中,一不小心触碰到某个滑滑的东西,感觉起来怪怪的。

  • 2016年10月31日 18:37:46

    我顺着光滑摸过去,一点点试探着轮廓,好像......好像是一只手掌,手掌上带着戒指,摸起来很有弹性的样子。

    弹性?!

    我突然间反应过来,奶奶已经去世四十年了,怎么可能拥有弹性手掌?我他妈的到底摸到了个什么?!

  • 2016年10月31日 18:37:54

    当时可把我吓坏了,腾,腾,腾,连续退出去三五步远,拼命的喊出一句:“我滴娘哎......”软塌塌的倒在棺木旁边,浑身剩下好像被抽空了一半,脑子里乱糟糟的!

    天呀,我奶奶去世四十年了,怎么可能拥有一双皮肤光滑弹性手掌?这事儿太吓人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8:03

    漆黑一片的墓地里凉风阵阵,到处都是丢弃的尸骸,疑神疑鬼是难免的。当我突然接触到某些难以理解的事情,比如说,棺木里出现弹性手掌一事,很容易让人陷入崩溃。

    当时我害怕极了,蜷缩起身子一劲儿的颤抖,完全处于失控状态,三五分钟都没缓过劲儿来。

  • 2016年10月31日 18:38:11

    父亲感觉我很不正常,赶紧把我拖起来,顺路往棺木里横扫一眼,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老人家很不满意的瞪我一眼,责备道:“没有什么特别啊,干嘛一惊一乍的?当心惊到先祖遗骸!”

    他不提遗骸也就罢了,一提,我顿时想起那只弹性手掌来,害怕的不行,哆哆嗦嗦道:“爸......那棺木里...好像...有一个活人的手,摸起来滑滑的带着弹性!”

  • 2016年10月31日 18:38:19

    我爸听完以后,脸色十分难看,就差当众给我一脚了,斩钉截铁道:“什么弹性手掌?不可能!刚才我都看过来,棺木里十分正常啊!”

    不管是父亲看过了,千禧才也看过,同样没有发现异常,笑着跟我说:“橙子,你奶奶去世四十年了,遗骸早就腐烂了,怎么可能有弹性手掌?居然还滑滑的?你小子多半摸到陪葬品上去了,自己吓自己罢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8:26

    我们家以前是名门望族,埋葬老人的时候讲究颇多,先前时候,已经在坟墓里挖出很多的金银玉器,差不多堆满了半个箩筐。

    不光我们家如此,就连那些没有主人的坟墓里,同样挖出很多东西,全都被村民们抢走了。到了我奶奶这边,挖出陪葬品一类不足为奇。

    因此,千禧才的说法立刻得到众人肯定。

    我看他们信誓旦旦,逐渐安定下来。毕竟我父亲他们全都看过棺木,并没有发现异常状况,看来是我看花眼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8:35

    我鼓足勇气,继续来到棺木旁边,想要看一个究竟。靠近棺木以前,我已经适应了夜色,可以看的非常清楚。

    来到棺木旁边,第一时间看向遗骸手部,上帝保佑,果然没有弹性手掌,我只看到一个翠玉镯子!

    看来我真的摸错了,凑巧抹在了手镯上,差点把自己吓死。如此看来,这就是疑心生暗鬼了。本来没啥事,自己把自己吓坏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8:42

    得出结论以后,我越来越放松,再也不像从前那么害怕,一张张捡起散落的黄纸。捡到遗骸面部的时候,突然看到——棺材里躺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

    她的五官很精致,长得很美,只是脸色有些苍白,但是没有尸斑!!!

    苍天啊!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又是我看花眼了?

    眼前出现的场景冲击力太大,和我以前看到的腐烂尸骸截然不同,所以我迟钝了几秒钟,根本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 2016年10月31日 18:38:51

    毕竟我奶奶去世四十年了,按道理来说,她的遗骸早就应该腐烂了才是!怎么可能面容姣好呢?

    鉴于上一次“摸错”手掌的教训,我并没有立刻惊慌,使劲儿的揉了揉眼睛,想要看的真切一些,免得被人笑话我不稳重,动不动就一惊一乍。

    年轻人嘛,总是要面子的,可不能第二次丢人现眼。

    再一次看过去的时候,我把视线放在遗骸手掌上,发现那手掌腐烂到极致,除此以外,并没有所谓的鲜活一说。这让我更加安定,心说,既然那手掌都腐烂了,面容也是腐烂的,肯定是我看花眼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9:03

    等我扭过头去观察遗骸面部的时候,终于看清楚——她是真的、真的、没有腐烂!真的、真的、面容姣好!

    我滴个娘啊!

    这一次我再也绷不住了,只感觉心脏部位猛地一跳,带动的脑子里一片混沌!哆哆嗦嗦的全身冒汗,整个人都木掉了!

  • 2016年10月31日 18:39:11

    至少在起初的三五秒钟里,我的确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只感觉脑子里乱糟糟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竟然是真的!

    苍天啊,我奶奶去世四十年了,怎么可能遗骸不腐?!

    太不合常理了!

    简直颠覆了我的三观!

    等我终于回过神来,终于感受到强烈的、近乎杀人的恐惧,时间已经过去了至少5秒钟!

  • 2016年10月31日 18:39:22

    在这五秒钟里,我完全是混沌的,不知道自己想了些啥,又遭遇了些啥!等我回过神来以后,下意识的再看那具尸骸,她......竟然也是腐烂的!

    所谓的姣好的面容根本就没有!

    我彻底蒙了,脑子里跟浆糊一样,完全没有思考能力,身体不受控制的打着摆子,手里的冷汗把黄纸都侵透了!

    老半天以后,我哆哆嗦嗦的转过身来,结结巴巴道:“你...你们帮我看一眼,到底有没有......鲜活面容?”

  • 2016年10月31日 18:39:32

    千禧才他们终于发现我不对劲,一起围过来看,细细查看以后,众人一起说:“橙子,棺木里没有异常啊,更没有什么鲜活面容!”

    大概有那么几分钟,我害怕的要死,只顾着打哆嗦,根本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等我父亲搀扶我的时候,我才慢慢的回过劲儿来,心惊胆战的追问:“刚才你们看到什么了?”

    “没什么啊,”大壮笑着走过来,打开手电筒往棺木里乱照,顺手拿起一块骸骨,跟我说:“橙子你看,遗骸就腐烂了,根本没有鲜活一说,肯定是你看花眼了。”

    “是...吗?”

  • 2016年10月31日 18:39:46

    连番出现诡异事件,把我吓得神经兮兮,根本拿不准自己到底看到了啥,说起话来很没底气。众人言辞凿凿,都说我看花眼了。

    再看千禧才他们,非常镇定的看着我,不像是发生过异常的样子,于是我终于安定下来,红着脸挠头道:“可能真是我看花眼了。”

    千禧才笑道:“行了,不要自己吓自己,赶紧把遗骸收拾好,火化了埋掉吧。”

  • 2016年10月31日 18:39:53

    当天晚上,我们把祖先遗骸归拢到位,架上马车,连夜送往火葬场。到达火葬场以后,挨个儿完成火化。

    遗骸火化完毕,我们连夜赶回来,在千禧才的指导下,分门别类的埋放在公共墓地中。

    工作结束以后,已经是晚上九点半。父亲说:“今天真是辛苦你们,我让橙子他娘准备了酒菜,喝完再走。”

    众人也不推辞,一起来到我家喝酒。喝酒的时候,他们乘着酒兴说起墓地里挖出的宝贝,一个个兴致盎然。

  • 2016年10月31日 18:40:03

    我们几户人家全都是穷怕了,此番挖出很多宝物,当然很亢奋,好像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如此局面下,没有人关心我曾经看到鲜活遗骸到底是不是真的,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大家伙儿全都沉浸在即将发财的喜悦中,喝起酒来兴致十足。

    没过多久,除了我这个滴酒不沾的人以外,竟然全都喝高了。张大壮尤其夸张,已经醉到大着舌头胡言乱语的地步。

    千禧才也醉了,可是他做事稳重,早早派人把他闺女千雪接来,提前住在大山子家里,方便照顾他。

  • 2016年10月31日 18:40:15

    大山子是千雪的表哥,家房子又多,非常方便招待客人,以往的时候,每当千禧才喝醉酒,都是住在大山子家里的,今天也不例外。

    送别千禧才的时候,大壮个混球耍酒疯,趁着酒劲,拉住千雪喊媳妇,气得大山子差点和他打起来,导致我和千雪也没说上话,赶紧拉着大壮离开。

    走到中途,大壮醉醺醺道:“橙子,我跟你说个牛逼事儿。今天我拿起你奶奶骸骨的时候,突然有一阵阴风刮起来,被我一口气吹散了,你说我牛-逼不?”

  • 2016年11月01日 10:27:45

    人是感情动物。

    当我们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很容易把注意力放在各自关心的人群身上,从而忽视了其它事情。

    大壮趁着酒劲儿说起阴风来,我却沉浸在“没能和千雪说上话”的郁闷情绪中,听的不是很真切。

  • 2016年11月01日 10:28:01

    等他一个劲儿的跟我念叨时,我才回过神来,难以置信道:“你说什么?什么阴风?”

    大壮醉的很厉害,斜着眼睛看我,大着舌头结结巴巴道:“阴风?我有说阴风吗?”

    这个死兔崽子,刚才还跟我念叨起阴风,来来回回念叨了七八遍,等我正儿八经问他的时候,他却忘记了。

  • 2016年11月01日 10:28:10

    醉酒的人真是没办法沟通,刚才他明明说过阴风的,转眼就忘了。等我进一步询问时,他又给我扯到玉皇大帝和王母娘娘上去了。

    还说,雇他卸粮食的老板心黑,累死累活的抗麻袋,一个月才给他100快钱,早晚不得好死......又说千雪长的好看,非要抢过来当媳妇。

    我听他越说越扯淡,根本没有办法交流,更加不乐意听他磨磨唧唧的谈论千雪,只好把他硬扛回去。至于阴风的事情,等他明天酒醒了以后再问吧。

  • 2016年11月01日 10:28:20

    我把大壮哥安顿好,重新来到大山子家中,想要找千雪说会儿话。这时候千雪已经把千禧才安顿好了。小丫头看到我进门,远远的说:“橙子哥,大壮没事儿吧?”

    我、大壮和大山子,从小跟千雪一起长大,熟的不能再熟。自从她跑到镇上念书以后,见面机会就很少了。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才能见上一面。

    小时候,千雪经常缠着我玩,两个人特别好。现在她长大了,反而害羞起来,见到我以后躲着看。

  • 2016年11月01日 10:28:37

    今天,要不是大半夜的,千雪断然不会如此轻松的跟我说话,至少要红着脸的,看起来特别好玩。

    趁着夜色,我大起胆子,悄悄打量千雪,她穿着一身宽大的棉服,显不出身材如何,椭圆形脸蛋,皮肤白白的,眼睛和眉毛长得特别好看,看的我一愣一愣的。小山楂越长越美了。

    千雪早就知道我盯着她看,小声道:“看什么看,没见过啊。”微微有点儿撒娇的模样,看得我越发痴了。

  • 2016年11月01日 10:28:48

    说来也怪,自从我见到千雪以后,脑子里再也不想其它的事情,只想这样看着她,天荒地老才好。

    千雪红着脸再一次提醒我,我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颇有些尴尬道:“山楂你越长越好看了,一不小心就看楞了神。”

    千雪说我贫嘴,心里却是高兴的,低声道:“我真的很好看吗?”

    我连连点头:“当然好看了,再也没有比你更好看的人了。”

  • 2016年11月01日 10:28:56

    “少来哄我开心,”千雪突然间笑起来,谦虚道:“我就是个普通人,比我好看的姑娘多了去了,是你自己见过的女孩太少。”

    “是吗?”我笑着跟她说:“有空我出去见识见识。”

    千雪问我:“橙子哥,你想过将来吗?比如说,上个技校,学门技术什么的。”

    技校我早就听说过,可是我们家没钱,交不起学费,只能说:“学费太贵了,一个学期200多,我可上不起。”

  • 2016年11月01日 10:29:05

    “你可以打工赚钱啊,”千雪替我出主意说:“农忙的时候回家种地,不忙的时候跑出去赚钱,两不耽误,等你攒够了钱,就能上技校了。”

    我一想也是,笑道:“山楂,还是你聪明,那我就按照你说的办。”

    千雪红着脸说:“死橙子,跟你说过很多次了,以后不要叫我山楂,喊我千雪就好,或者叫我小雪也行,总之要比山楂好听。”

    小时候,她很喜欢山楂这个名字,自从初中以后,女大十八变,越长越漂亮的同时,开始嫌弃山楂不够好听。

  • 2016年11月01日 10:29:14

    可是我喊惯了山楂,总是改不过来,害的千雪屡次提醒我,但是她又害羞,说起话来总是红着脸,特别逗。

    我跟她打趣道:“山楂怎么了?我还叫橙子呢,多接地气儿!”

    “那是你,一贯的厚脸皮,”千雪读书以后更加矜持了,说起话来特别轻,柔声细语的提醒我:“总之你以后叫我千雪或者小雪,不许你再喊山楂,同学们会笑话我的。”

    “好吧,山楂啊~~~”我想要改过自新,一开口就喊错了,千雪瞪我一眼,吓得我赶紧改口:“哦~~是千雪,请问你什么时候开学?”

    千雪说:“正月十七,还早呢。”

  • 2016年11月01日 10:29:23

    “啊~~~~?嗯!”我突然有些紧张,莫名其妙的自卑起来,可惜我读书不灵,和千雪越走越远,于是我越来越自卑,不敢和她交流太多,生怕露怯。

    千雪倒是没什么,一直和我小声的说话,还是跟从前一样。但是我应对的越来越吃力,终于沮丧道:“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走了。”

    千雪可能察觉到什么,远远的说:“橙子哥,你要自信。”

    我“嗯”了一声,真的没啥底气,垂头丧气的回家去了。

    躺在土炕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子全都是千雪,我仿佛看到她考上大学,戴着大红花毕业,嫁给一个城里人家,欢天喜地的样子。

  • 2016年11月01日 10:29:31

    我心里酸酸的,难受无比,好不容易把千雪忘了,迷迷糊糊开始睡着,却又梦见我奶奶了。

    老人家站在我面前,长的棺木里一模一样,还是那副熟悉的鲜活面容,双眼无神的看着我,口中说:“乖孙,来,我给你戴个镯子.....

    我感觉她手里的镯子有些眼熟,好像是墓地里的陪葬品,等她把镯子戴在我左手手腕上,半梦半醒中,真的感觉左手手腕凉飕飕的。

  • 2016年11月01日 10:29:39

    当时可把我吓坏了,浑身上下一个激灵,立马就醒了,扯着脖子大喊道:“啊~~~~不要过来......救命啊!”

    突然间出现的手镯、一开始面容姣好的遗骸,瞬间苍老的面孔、老人家张开的嘴巴......各种可怕的事情一起涌过来,吓得我六神无主,蜷缩在土炕上不停的抽搐着。

    突然,有一个声音响起:“把他给我摁住!”紧接着,好几道声音一起扑过来......

    我害怕极了,完全失去理智,根本不管那些靠近我的声音来自于何方,生怕替他们伤害到我,死命的挣扎......

  • 2016年11月01日 10:29:48

    挣扎过程中,突然感觉嘴唇上方,靠近鼻子的位置,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疼的我头皮发麻,一下子清醒过来。

    此时才发现,我横躺在土炕上四仰八叉,姥爷和父亲一左一右,喘着粗气摁在我身上,抬起膝盖压住我肩膀和腿,两个人全都瞪圆了眼睛,咬着后槽牙,脖子上青筋突出,死死的固定住我。

    我妈妈更是夸张,竟然坐在我肚子上,伸出左手大拇指摁在我人中穴上,恨不得把全身力气都用上。

    当时可把我疼坏了,嗷嗷喊道:“妈,你干嘛掐我啊!”

    我妈这才松开手,喘着粗气说:“好了,好了,终于没事儿了。”

  • 2016年11月01日 10:29:56

    松开我以后,只感觉浑上下一点儿劲儿都没有,又累又酸又疼。可是我顾不上太多,第一时间查看左手手腕——还好,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爸见我冷静下来,长舒一口气,缓缓坐起身来,气喘吁吁的开骂:“你这个死兔崽子,发什么羊癫疯?我们好几个人一起出马,差点摁不住你!”

    我回想起刚才那个可怕的噩梦,后怕的不行,哭丧着脸说:“爸,刚才我梦到奶奶了,她给我戴了个手镯......

  • 2016年11月01日 10:30:03

    “做梦而已,干嘛大惊小怪?”我爸不以为然道:“这几天你总是接触尸骸,大概是惊着梦了,定下神来就好,没事儿的。”

    姥爷和妈妈同时劝我,好歹让我安定下来。等我继续睡觉的时候,怎么都睡不着,索性来到院子里抽烟。

    刚刚点上火,好像听到隔壁院子里大壮的声音,嘟囔什么:“时间到了,我得走了......

  • 2016年11月02日 09:42:20

    大晚上的,大壮想要干啥去?我感觉非常好奇,马上冲进里屋穿好衣服,悄默声儿的出门,远远的跟上去,想要一探究竟。

    那一天夜色很浓,我却不怎么害怕,只想跟大壮看个究竟。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也是不太正常的,只是我自己不能察觉罢了。

  • 2016年11月02日 09:42:34

    临出门的时候路过客厅,抬头看一眼挂钟,刚好是晚上11点半。夜晚的寒风很冷,我穿着棉袄和棉裤都要忍不住打哆嗦,可是那大壮只穿了一身秋衣秋裤,竟然还红着脸,看样子还在冒汗。

    我越看越惊讶,想要追上去问个明白,但是我追不上他,这小子跑的比平时快多了,有点奔跑如飞的意思。

    两个人一前一后往西跑,经过街道的时候,有一只大黑狗嗷嗷直叫。听到狗叫声以后,大壮很不耐烦,冲着那黑狗一顿咆哮,听上去就跟醉酒的人哑着嗓子吼吼一样。

  • 2016年11月02日 09:42:44

    当时我刚刚跑出去不久,还没有适应漆黑的夜色,加上大壮哥离我比较远,并没看清他脸上的模样。

    但是我猜,大壮脸上的表情应该非常凶恶,他把黑狗都吓退了,再也不敢嗷嗷乱叫。

    吓退黑狗以后,大壮哥沿着街道一直跑,最后跑到墓地中,站在墓地中央,静静的发呆。

    那个地方我很熟悉,正是埋葬我奶奶的老坟,现如今,已经被挖掘机平成了一片乱土。等我喘着粗气追上来的时候,发现大壮哥低着头,根本不理我。

    我大着胆子走上前去,想要跟他说话。

  • 2016年11月02日 09:42:56

    他却蹲下身来,伸出双手开始捧土,把那些半干半湿的泥土握在手里,使劲儿捏着,直到它们变成一个个土坷垃为止。

    大壮把土坷垃压扁,做成小砖头的样子,看起来不太规则,却也有着砖头的形状。一个个的砖头弄好以后,大壮把它们堆在一起,垒成一个小房子。

    这个房子没有窗户和门,长方形的,看上起来有些像...棺材。他一共垒出两个棺材房子,嘟囔道:“新郎一个,新娘一个。”

  • 2016年11月02日 09:43:05

    当时可把我纳闷坏了,大着胆子问他:“大壮哥,你在干啥呢?”

    听到我说话的时候,大壮哥并没有惊慌,抬起头来傻傻的笑,目光有些呆滞:“我在盖房子啊,你看我盖得好不好?”

    盖房子?

    棺材模样的?

    恰好盖在我奶奶老坟上?

    我再也不淡定了,总感觉事情不对劲,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镇定下来,结结巴巴道:“大壮哥,你......干嘛摆弄这些东西?”

  • 2016年11月02日 09:43:17

    后来我回想起当晚的事情,发现我自己真的很不正常——大晚上的,在一片漆黑的坟地里,看到大壮哥摆弄棺材,还能保持住镇定和他说话,简直太......邪门了!

    但是在当时看来,我并没有发现自己不对劲,只是有些害怕而已,甚至连紧张都谈不上,询问起大壮来有模有样的,十分诡异。

    听到我询问以后,大壮哥语气淡然道:“橙子,这些房子都是你的,你和你媳妇一人一个。”

    我和我媳妇?

    棺材房子?

    当时把我听晕了,纳闷道:“大壮哥,我没媳妇啊,所谓的媳妇从何说起?”

  • 2016年11月02日 09:43:28

    大壮哥好整以暇道:“你媳妇是千雪啊,今天我替你做过媒了。”

    “什么?!”

    我再也按耐不住,大声尖叫起来,一下子回想起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当时大壮喝醉了酒,追着千雪喊媳妇......难道说......那个时候他在做媒?

    准确来说,乃是中了邪的大壮,再替邪物做媒?!他想让我和千雪住到棺材里成亲!天呐,太邪乎了!

    我立刻害怕了,不管不顾的拽起他来,大声喊道:“大壮哥!你还认的我吗?!”

    这声喊叫过后,大壮哥突然清醒过来,刚好看到我面目狰狞的盯着他,反倒把他吓了一跳,猛地挣脱出去,皱着眉头问我:“橙子,你咋了?”

  • 2016年11月02日 09:43:37

    我原本铁青着脸,听他喊我“橙子”以后,这才放松下来,擦了把冷汗说:“还好,你小子还记得我!”

    我稍微定了定神,询问道:“大壮哥,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些泥土棺材到底怎么回事?”

    大壮哥低下头一看,乖乖不得了,地面上竟然有两个小棺材,整整齐齐摆放在一起,这小子难以置信道:“这……这是我干的?”

    我听得嘴角直抽抽,没好气道:“不是你还能是我啊?!我亲眼看着你弄出来的!”

    “不可能!”大壮哥一万个不肯相信。

  • 2016年11月02日 09:43:48

    我板着脸骂他:“看你装的!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大半夜的跑到坟地里来?”

    “我也不知道啊,”大壮迷迷糊糊道:“你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我看他迷迷瞪瞪的,根本没法沟通,拽住他说:“你小子肯定不对劲,赶紧跟我找千禧才去,让他帮你瞧一瞧,此事牵连到我和千雪,不敢过夜啊!”

    “牵连到你和千雪?”大壮哥立刻紧张起来,一边跟着我往回跑,一边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把刚才看到的事情跟大壮哥说了一遍,听得大壮哥连连眨眼,可我说的煞有其事,他又不得不信。

  • 2016年11月02日 09:43:57

    我们俩喘着粗气一路飞奔,一口气跑回村子里,分别喊醒自家父母,连夜开大山子家门。

    千禧才喝醉了,睡得很沉,大山子鼓捣了半天才把他弄醒。醒来以后,我们七嘴八舌的说起刚才的事情,听得千禧才一头雾水。

    等我把情况说完以后,千禧才面色凝重,再也没有迷茫之色,郑重其事道:“这事儿不太对劲,可能有些麻烦!”

    他匆匆忙忙穿好衣服,叮嘱我们说:“当初去过墓地的人全都跟我走,我替你们好好的看一看。”

    大伙儿不敢怠慢,麻溜的集合起来,我载着父亲,大壮载着张二牛,大山子载着他爸,千雪载着千禧才,直奔魏家庄冲去。

  • 2016年11月02日 09:44:06

    等我们走到墓地附近的时候,千禧才特意停下来,独自一人走到老坟前,仔细观察。未过多久,他铁青着脸走回来,口中说:“邪物,绝对是邪物作祟!”

    听他这么说,我们更加紧张了,七嘴八舌的问:“到底是什么邪物?”

    千禧才闷声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回家看看再说!”

    一行人提心吊胆的赶路,摸着黑来到千禧才家中。开门以后,千禧才的爱人高云女士皱着眉头发问:“你们......怎么都来了?”

    千禧才十分严肃道:“大壮中邪了,很有可能牵连到橙子和山楂!”

    “啊?!”

  • 2016年11月02日 09:44:16

    千禧才的爱人猛地打了个激灵,一下子瞪大了双眼,连问都顾不上问,急匆匆往里屋跑去,口中说:“这还了得!我去给你拿施法材料!”

    进入客厅以后,高云女士把千禧才的大黑箱子摆出来,甚至还拿出几张符文,紧张的脸色苍白。

    等我们依次坐好,情绪安定之后,千禧才开始发问:“橙子,你跟我说一下具体情况,”他怕我听不明白,特意强调:“主要讲一下尸骸鲜活的事情!”

  • 2016年11月02日 09:44:24

    当初我提到尸骸鲜活,千禧才浑不在意,现在已经发生了邪事,千禧才再也不敢大意,询问起来一本正经的。

    我说:“昨天晚上,我好像看到奶奶的尸骸.....竟然是面容姣好的。起初我以为看花了眼,现在回想起来,多半是真的,要不然大壮为什么中邪?非要跑到我坟地里摆弄什么泥土棺材?”

  • 2016年11月03日 15:46:36
    当我描述起面容的时候,多次用到好像、仿佛、大约、差不多这类词语,搞得我的父亲很不开心。

    他板着脸说:“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怎么能说大约呢?你是想告诉我,我老娘...大约…死不瞑目?因此才有遗骸鲜活一说?”

  • 2016年11月03日 15:46:48
    父亲是个保守派,对于某些民间传说颇为看重,当他听说“面容姣好”以后,第一时间想到“我奶奶死不瞑目”上去,脸色铁青的吓人。 千禧才怕他过于激动,赶紧说,“老李!面容姣好未必就是死不瞑目!你不要乱猜好不好!” 父亲气愤道:“我不是乱猜,而是,”他哆哆嗦嗦的指着我,咬牙切齿道:“这个小兔崽子满嘴放炮,又是大约又是差不多的,没个准话!”
  • 2016年11月03日 15:47:25
    老人家气愤之余,突然间有些悲哀,浑身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抱着脑袋哽咽道:“那可是我老娘啊,去世四十年了!怎么可能面容姣好,遗骸鲜活?!”

    他流着眼泪抬起头来,十分痛苦的跟我说:“橙子,这种事儿不能乱讲的!你怎么好用大约啊,差不多,好像一类的词语糊弄我呢!”

    我不想看到父亲痛苦,更不想听说奶奶“死不瞑目”,可是我真的把不准嘛,只能用大约来形容。

  • 2016年11月03日 15:47:35
    千禧才怕我们吵起来,挥手道:“不要争论!当时橙子害怕,看不清晰也是常有的事儿!再说了,即便那遗骸曾经鲜活过,后来还不是腐烂掉了?所以,关键问题不是出在遗骸鲜活上,而是出在——她为什么鲜活!”

    随后,千禧才仔细的询问起奶奶的过往,可是我奶奶去世太早,父亲对她了解不多,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和我奶奶同龄的那批人,全都遭遇过兵灾,早就死掉了,那段历史几乎是空白的,谁都讲不明白。

  • 2016年11月03日 15:47:45
    千禧才没有办法,只能说:“这样好了,检查完活人再查墓地,检查完墓地再查陪葬物品,一个个的排查过来,总能发现端倪!”

    父亲担心道:“千师父,闹邪的事情一定和我老娘有关?”

    千禧才摇头道:“现在还不好说,但是也不能排除她!不管怎么说,咱们必须保持冷静,千万不要情绪化,如果咱们自乱阵脚,问题永远解决不了!”

    他是神棍,四里八村的威望很高,涉及到诡异方面谁也不敢质疑他,我父亲固然闷闷不乐,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千禧才让我仔细回忆种种遭遇,一字不落的说给他听。

  • 2016年11月03日 15:47:56
    等我把遗骸鲜活的事情讲完,顺路讲出今天夜里遭遇过的“手镯”梦境,千禧才猛地变了脸,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看他神色不对,很明显紧张过度,忐忑不安道:“千叔叔,这件事情很麻烦么?”

    “现在还不好说!”千禧才阴沉着脸,闷声道:“你们先出去,我给你们挨个检查,先给大壮看,如果能从他身上找出闹邪原因来,再好不过!”

    讲完以后,千禧才让我们一起出去,单独把张大壮留在客厅里。

  • 2016年11月03日 15:48:08
    等我们离开以后,千禧才打开黑色箱子,拿出一个褐色陶瓷碗、褐色小瓶子、外加一块四四方方的黑布,挺厚实的那种,两尺见方。

    千禧才把黑布平铺起来,再把褐色小瓶子打开,倒出很多褐色粉末,完全把瓷碗铺平,口中说:“这是坟头土,七月十五那天采集过来的,阴气很重,可以检查你是否被邪物纠缠。”

    大壮问他:“灵么?”

    千禧才说:“大部分情况下比较灵验。我说大壮啊,一会儿不管你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害怕,一定要保持镇定,知道么?”

    大壮点点头,嘴唇颤抖着,强笑道:“我......不怕!”

  • 2016年11月03日 15:48:18
    瓷碗里装满坟头土,千禧才拿出一块黑色木板,压在浮土上用力的按着,直到那些坟头土彻底平整为止,刚好铺平了整个瓷碗。

    紧接着,他拿起黑布裹在瓷碗上,再把黑布收拢,集合在瓷碗底部牢牢抓住,飞快的倒悬在空中。观其外形,像极了坟头上压着的土快,小时候被我们踢来踢去的那种。

    千禧才倒提着瓷碗,悬在大壮哥头顶上,大概一尺左右,不停的转动,口中念念有词:“十方土地,坐镇阴曹,敬请降临看世间……”后面他越念越快,我就听不真切了。

  • 2016年11月03日 15:48:30
    一通鼓捣过后,大约耗时一分钟,千禧才把陶瓷碗平放在桌面上,小心翼翼的打开黑布,仔细观察里面的内容,长舒一口气道:“的确有个邪物,幸好和你关联不大,已经被我收了。”

    大壮哥想要趴到瓷碗上看,千禧才却把陶瓷碗收了,再把坟头土重新抹平,笑道:“看不得。”

    我几个很好奇,七嘴八舌的询问:“这就完事儿了?”

    千禧才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点头:“恩,大壮中邪的事情算是完事了,但是那个邪物来路很怪,根源还没找到,看样子不太好对付,先给千雪看看再说。”

  • 2016年11月03日 15:48:40
    第二次施法之前,除了旧有的施法材料以外,千禧才额外拿出来一白一黑两块小石头,每一块都有指甲盖大小,郑重其事的摆在桌子上备用。

    随后,他把千雪喊出来,悬起陶瓷碗,在她头顶上转了几圈,然后又放下,颤抖着双手打开黑布。

    毕竟涉及到千雪,向来镇定的千禧才终于不镇定了,开启黑布的时候哆嗦的很厉害,半天都没成功。

    我们和千雪的母亲站在一起,远远的看着千禧才,心里着急的要命,却又不敢贸然闯进去,一个个喘着粗气。

  • 2016年11月03日 15:48:52
    大概过了三五分钟,千禧才终于把黑布揭开。黑布揭开的一刹那,千禧才呀了一声,猛地瘫软在椅子上,扶着额头半天没说话。他有些紧张过度,骤然间放松下来,导致整个人都有些虚脱。

    千雪傻傻的站在原地,不敢随便开口说话。她见惯了千禧才施法,知道他最怕打扰,答案给出以前,只能傻站着发呆。

    千雪都这样了,我们几个更不敢开口,傻站在客厅外各自紧张着,纷纷在想——如果千雪没事儿,是不是我们几个就要有事儿?

  • 2016年11月03日 15:49:04
    当时的气氛非常紧张,谁都不敢乱说话,甚至不敢互相对视,生怕被邪物“传染”了。

    千禧才终于缓过劲儿来,告诉千雪说:“没事了,你回屋去吧。”

    千雪离开之后,千禧才招呼道:“二牛先来,然后是老高、老李、大壮、大山子,橙子放在最后。”

    张二牛不敢怠慢,赶紧走进去,站在地上接受千禧才检查,还是刚才那套程序,结果却出的很快——张二牛没事儿。

    当时的局面有些古怪,每当前面那个人确认没事儿以后,后面的人越发紧张,总感觉自己要出事儿,大气都不敢喘。

  • 2016年11月03日 15:49:13
    千禧才检查完张二牛以后,让他回到院子里去,站在我们东边儿不远处,隔着一棵山楂树,不许他随便说话。

    等到大山子父亲、我爸、高鹏举和大山子依次接受完检查,确认没事儿以后,我已经紧张的不成样子,整个人都哆嗦成了一团。

    奶奶的,既然人家都没事儿,肯定就是我有事儿了!

    由于我太过紧张,等到千禧才招呼我进入客厅接受检查的时候,怎么都走不过去,身体僵硬的不成样子。

    千禧才笑着走过来,让我放松,我哪里放松的下?只能越发紧张。千禧才跟我说:“深呼吸,竭尽全力的吸气,然后在吐出去,重复几次以后你就不紧张了。”

  • 2016年11月03日 15:50:38
    我按照他的说法,站在原地深呼吸,大概重复了十来次,才把恐惧情绪赶走一些,可是我仍旧很害怕,走起路来硬邦邦的。

    千禧才跟我说:“橙子,你想在山楂面前认怂?”

    这句话起到巨大的激励作用,终于让我鼓足了勇气往里走。此刻我还是哆嗦着,好歹比以前勇敢了很多,终于走到客厅里去。

    来到客厅以后,千禧才按照惯例为我检查,等他揭开黑布的时候, 刹那间脸色苍白,小声嘟囔道:“怎么…怎么…会这样?”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