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贾宝玉为什么不喜欢读书?

发表时间:2016-11-01 16:13:58 点击:1060 回复:0

聚焦职教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在《红楼梦》中,贾宝玉常常被父亲贾政训斥,种种令父亲不满的品行中常被提及的便是不喜欢读书,究竟宝玉为什么不喜欢读书?怎样不喜欢读书?不喜欢读什么书?



宝玉与姐妹们结社作诗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时,只说宝玉抓周,净抓些脂粉钗环之类,长了十来岁,淘气异常,爱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等等。到了第三回,黛玉初来贾府,听王夫人说起有个“孽根祸胎,混世魔王”时,想起“素闻母亲说过,有个内侄乃衔玉而生,顽劣异常,不喜读书,最喜在内帏厮混”,这才加上了一条:“不喜读书”。

究竟宝玉为什么不喜读书?怎样不喜读书?不喜读什么书?不喜到什么程度呢?

同在第三回,马上就是宝玉第一次与黛玉相见,要给黛玉取一个表字:颦颦。探春在旁,问道:“何处出典?”宝玉道:“《古今人物通考》上说:‘西方有石名黛,可代画眉之墨。’况这妹妹眉尖若蹙,取这个字岂不美?”探春笑道:“只怕又是杜撰!”宝玉笑道:“除了‘四书’,杜撰的也太多呢。”看了这一节,人们更有疑问:这像是个不喜读书的孩子说的话么?他把“四书”同其他的书分开,又是什么意思呢?

没有几天,第五回里,宝玉随贾母等在宁府家宴赏梅,饭后宝玉要睡中觉。秦可卿引他来到一间房子。“宝玉抬头看见是一幅画挂在上面,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心中便有些不快。又有一副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移到秦可卿的卧室,“刚至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墙上挂的是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两旁是秦太虚写的对联:“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袭人是酒香。”宝玉这才含笑连声说:“这里好!这里好!”

这是一个极富表现力的细节,不用宝玉发什么大议论,更不用作者作什么抽象的解释和分析,一下子就把宝玉憎恶什么喜欢什么清清楚楚地表现出来。《燃藜图》是劝人“勤学”的,已经使宝玉心中有些不快,但似乎还可以勉强容忍。及至看清那副对联,宝玉才认为这里不可一刻居,连呼“快出去”。这就已经说明:宝玉不愿勤学,不爱读书,实在有着特定的内容;就是说,他不愿做的是以“洞明世事”为动力为内容为目的的学问,他不爱读的是以“练达人情”为源泉为题材为主题的文章。这种“学问文章”,通常被认为“男儿事业”,而从宝玉看来,正是“泥做的骨肉”的“须眉浊物”的勾当。对比之下,唐伯虎的画,秦太虚的对联,还有那一股细细的甜香,全是女性的形象、意境和情调,宝玉当然要连赞“这里好”了。



宝玉读书

接着第八回,回目是“贾宝玉奇缘识金锁 薛宝钗巧合认通灵”,主要事件是宝玉去看宝钗,互看金锁和通灵宝玉,然后黛玉也来了,薛姨妈留了他们吃酒。而在这个情节的进行中,宝玉不爱读书的问题,附带地得到进一步展开。

先是宝玉要去梨香院看宝钗,“若从上房后角门过去,恐怕遇见别事缠绕,又怕遇见他父亲,更为不妥,宁可绕个远儿”。他从穿堂向东北边绕过厅后而去,遇见两个清客相公,说是要往贾政那里去,但又笑着说:“老爷在梦坡斋小书房里歇中觉呢,不妨事的。”说的宝玉也笑了。这都是突出地表现宝玉最怕见父亲,能避开就避开,连门下的清客相公都知道他这种心理。等到薛姨妈留他们吃酒,宝玉吃过三杯,“正在个心甜意洽之时”,李嬷嬷拦阻他不要再喝,他不肯停止,李嬷嬷便吓唬他道:“你可仔细今儿老爷在家,提防着问你的书!”“宝玉听了此话,便心中大不悦,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薛姨妈连忙劝慰:“别怕,别怕,我的儿!来到这里,没好的给你吃,别把这点子东西吓的存在心里,倒叫我不安。”

这也是一个极富表现力的细节。它表明宝玉怕父亲到了何等的程度,也表明怕的内容就是他不喜读的书,父亲偏要他读,而且常常会考问他,父子矛盾的焦点,现在姑且可以说,就在读不读书,就在于读不读某一种书。

同在第八回里面,也进一步表现了宝玉并非真是什么书也不读,什么学问也没有,什么文化修养也不具备的。就在吃酒时,宝玉说从来爱吃冷酒,引起薛姨妈和宝钗母女二人一致反对。宝钗嘲笑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要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要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拿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可见宝玉平日在人们心目中,有一个“杂学旁收”的印象,也就是说,在所谓“正经学问”之外,他倒是勤于其他学问,知识面比较广的。又,宝玉在去梨香院的路上,遇着两个清客相公之后,又遇着了七个管事的头目。他们向宝玉讨斗方儿,说是曾在好几处看见宝玉写的斗方儿,“都称赞的了不得”。宝玉笑道:“不值什么,你们说给我的小幺儿们就是了。”宝玉从梨香院回房以后,又让黛玉看他早起写的“绛芸轩”三个大字,哪一个好?黛玉笑道:“个个都好。怎么写的这样好!明儿也替我写个匾。”可见宝玉在书法方面也很下功夫,常写斗方儿之类,写了都给小幺儿们掌管。管事头目转述的称赞的话,容或免不了“捧哥儿”的成分,但黛玉却是不会胡乱恭维人的。

如果说,第八回关于宝玉喜不喜读书的问题还是附带涉及,那么,接着第九回宝玉上学,便主要是写这个问题。宝玉是主动要到家塾上学的,动机却只是为了能和秦钟朝夕相处。到了这天,袭人的临行赠言说:“念书是很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了,终久怎样呢?”袭人连字也不识,但是,她说的读书的目的,只是为了“不然就潦倒一辈子了”,正是事情的本质。尊严的老爷贾政,高雅的小姐宝钗,他们坚决要求宝玉读书,也无非就是这个目的。从贾政到袭人,就在这共同的目的下,结成一个坚强的联合战线,同宝玉的不喜读书进行着始终不懈的斗争。书中安排了袭人来做第一个出阵的先锋,实在很有意思。



宝黛共读《西厢记》

但是,为什么目的读书,也就决定了该读什么书,而这却不是袭人说得出来的。于是,书中安排贾政接着出阵。当宝玉来见贾政,报告要去上学时,贾政冷笑道:“你要再提‘上学’两个字,连我也羞死了。依我的话,你竟玩你的去是正经。看仔细站腌臜了我这个地,靠腌臜了我这个门!”这是全书中贾政第一次正式出场,也是全书中宝玉第一次见父亲的场面,贾政这几句话是书中他第一次训子的话,凝结着他对宝玉不喜读书的全部憎恶、愤怒和仇恨。众清客从旁解劝,说是“今日世兄一去,二三年就可显身成名的”,等于作了一个注解,说明贾政的目的是与袭人一致的。接着贾政对着宝玉的跟班,痛斥宝玉“他到底念了些什么书!倒念了些流言混话在肚子里,学了些精致的淘气”,然后听说宝玉已经念到“第三本《诗经》”即“小雅”部分时,便下命令道:“那怕再念三十本《诗经》,也是掩耳盗铃,哄人而已。你去请学里太爷的安,就说我说的:什么《诗经》古文,一概不用虚应故事,只是先把‘四书’一齐讲明背熟,是最要紧的。”原来贾政心目中,只有“四书”才是“书”,只有把“四书”讲明而且背熟,才是“念书”。在儒家奉为经典的“十三经”当中,《诗经》不是赫然名列第三么?就在“四书”之首的《论语》里面,孔子不是一再叫儿子“学《诗》”,叫学生“学《诗》”么?为什么宝玉读《诗经》也不算“念书”,只算“虚应故事,掩耳盗铃,哄人而已”呢?很简单,明清科举考试,八股文的题目只出“四书”上的文句,所以只有把“四书”讲明背熟,才能够通过科举考试去猎取功名利禄罢了。为什么读书的目的,就是这样把该读什么书的范围,规定得清清楚楚。于是,贾政和宝玉之间的“父与子”的矛盾,前文表面上的焦点是读书不读书,现在就显露出,实质上是走不走科举考试、功名利禄、显身扬名的道路的矛盾。宝玉正惟其不愿走这条道路,所以他所谓不喜读书,其实只是不喜欢为作八股文而读“四书”。他在其他方面的学识和文采越多,越是被他父亲认为“流言混话”和“精致的淘气”。但是,时代还没有进步到使宝玉能根本否定“四书”的权威,宝玉自己仍然认为“除了《四书》,杜撰的也太多呢”,所以他并不能理直气壮地反对他父亲所要求的“读书”,只能害怕,躲避。



不肖种种大承笞挞

但这一次宝玉受了父亲一顿训斥,有没有一点悔改之心呢?书中似乎没有直接写这一点,但写了他接着去黛玉处作辞。“彼时黛玉正在窗下对镜理妆,听宝玉说上学去,因笑道:‘好!这一去,可是要蟾宫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宝玉道:‘好妹妹,等我下学再吃晚饭。那胭脂膏子也等我来再制。’唠叨了半日,方抽身去了。黛玉忙又叫住问道:‘你怎么不去辞你宝姐姐来呢?’宝玉笑而不答,一径同秦钟上学去了。”黛玉说的“蟾宫折桂”云云,即使还不到反语讥嘲的程度,至少总是对贾政他们认为最庄严的大事,开一个轻松的玩笑。宝玉的答复,态度更是鲜明,等于说:什么“蟾宫折桂”才不是我关心的哩,我关心的只是你要等我一起吃晚饭,等我一起制胭脂膏子。他特地来辞黛玉,而在黛玉问起何以不去辞宝钗以后仍不去辞宝钗,这也是鲜明的态度。如果贾政听到宝玉这两句话,想想他那一番训斥竟得到这个效果,想想宝玉竟是带着念念不忘同女孩子一起制胭脂膏子的心思去上学,恐怕真会气昏过去。

贾政要求宝玉走科第功名之路,是坚决的;宝玉拒绝走这条路,也是坚决的。贾政的坚决性,表现在他的动辄“断喝一声”,直到拿起大竹板乱打。而宝玉的坚决性,并不表现在针锋相对,据理力争,慷慨陈词,晓以新义;而是表现在当时毫无反抗,战战兢兢,事后我行我素,屡教不悛。这当然是宝玉的时代、身份和性格所决定的。除了上举的例子,还有另一个例子是第二十三回,贾政偶然听到袭人的名字,怒问“是谁起这样刁钻名字”。宝玉承认:“因素日读诗,曾记古人有句诗云:‘花气袭人知昼暖’,因这丫头姓花,便随意起的。”王夫人忙向宝玉说道:“你回去改了罢。——老爷也不用为这小事生气。”贾政道:“其实也无妨碍,不用改。只可见宝玉不务正,专在这些浓词艳诗上做工夫。”说毕,断喝了一声:“作孽的畜生!还不出去!”这又是一个训子的镜头。接着就写宝玉搬进大观园住,不久做了四首《四时即事诗》,全是些“风流妖艳之句”,流传出去,被写在扇头壁上,吟哦赏赞,“因此上竟有人来寻诗觅字,倩画求题,这宝玉一发得意了,每日家做这些外务”。又接着,更偷看起《西厢记》之类的书来。上述前后两个镜头的组接更有意思。“花气袭人知骤(原句作骤,不作昼。)暖”是陆放翁句,放翁诗而被评为“浓词艳诗”,真是破天荒的奇闻。不料那个“作孽的畜生”恭聆庭训之后,索性大做起“风流妖艳之句”,大读起真正的“浓词艳诗”,贾政在这一回合又是一败涂地。

宝玉为什么不喜读书,怎样不喜读书,不喜读什么书,不喜到什么程度的问题,如果由作者作抽象的分析,或是让宝玉自己发一通大议论,也许不用很多话,但在文字上是无力的。《红楼梦》却完全通过具体的艺术形象,有说服力地把这一切都表现得清清楚楚,这是现实主义的卓越的能力。
发表时间:2016-11-01 16:13:58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