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说好一起到白头,可你中途焗了油

发表时间:2016-11-02 15:42:44 点击:2242 回复:1

ishansong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青葱年代,总有一段曾以为能一起到白头的爱情,长大后却发现,当年所有的合适如今全变成了隔阂。

陈赫有了宝宝,可是孩子的妈却不是许婧。十四年的感情,却无法再延续。不是不爱了,只是再也找不回曾经的感觉。

我和林一相恋在高三。

因为我是艺术生的缘故,分数十拿九稳能考上大学。林一是班里的尖子生,随便一发挥也会是个211,我俩便更加肆无忌惮。一起上山打鸟,一起翻墙看烟花,一起逃课去偷石榴……我俩拉手回宿舍,被主任发现,林一迅速把我推向人群,张开双臂一把抱住主任,脑袋左右摇晃的挡着主任视线,拼命喊:“别回头,快跑!”

我撒丫子拼命跑回宿舍,他死活不供出我,最后开回家反省一周。

后来我顺利进入大学,林一却只过了普通一本线,“丫头,明年在211大学门口等我,拉个大横幅,林一我爱你,听见没!”他用力揉搓着我的头发。

他决定复读。

那时校园里还流行插卡电话,人家课间冲向厕所,而他眼里,只有电话。可是每次只能说一两分钟,因为后面排队的人很多。听说,因为来不及上厕所,顺道浇灌过很多“祖国的小草”。

有一次我跑到长春看他,晚上下着大雪我一个人到了宾馆,他出不来,我自己开着灯睡了一夜。第二天他背着我说:“明年我们要把今天还没来得及走的路全都走个够。”

我的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融化了的雪花,我好眷恋趴在他肩上的感觉,想这一刻就此停止。有些爱情,虽然距离很远,却不需要刻意维护,它也会被保护的很好。

(图片摘自网络)

后来,林一考上了烟台一所大学,两人见面只能坐13个小时的火车。

大三那年,我得了严重的肠胃炎,在医院打了一夜吊瓶。左半边胳膊的凉,至今都还记得。自己举着吊瓶去厕所,差点就哭出声来。我第一次感觉,一句照顾好自己永远比不上,我马上到。

他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时候的样子,因为只有他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才最寂寞。我没有埋怨,始终相信,熬过去异地的这几年,一切都会好起来。

那天我决定,我要考研去他所在的城市。这样他大四的时候,我读研一,异地的时间就能少了一年。结果,考研失败。我决定二战,正好可以跟他一起考,于是去了他学校一起自习。

自习室本来的位置是固定的,可总有没占到座位的人,于是就每天一轮。天还没亮我们就去自习室等老师开门,可不管多早,总有比我们更早的人在已经在排队等着了。一开门,大家像蚂蜂一样把门挤得水泄不通,要说考研怎么死的,一定是被门夹死的!

为了占座我坚守阵地,他一个人去买饭,为了买我喜欢吃的菜,一顿要跑好几个餐厅。

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一个人很少很安静的教室,连续去了几天都有空座。有天中午我刚坐到座位上,一个尖锐的声音骂骂咧咧到:

“哪个不要脸的偷了我的笔记?”

一个尖酸的女生,双手叉腰,趾高气扬的喊到。突然刻薄的眼神扫到我桌子上,伸手就想去拿,我一看书架缝里的那笔记真的不是我的。

“你,哪个学校的?自己学校没有笔记嘛?”说的我一愣一愣的,“不是我拿的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跑我这里了。”我正要起身解释。“特么还狡辩。”说着她把没站稳的我一把推到座位上。

“你说谁呢!”林一正好买回饭来,把饭菜往她脚下一摔,恶狠狠的瞪着她。

那女生同行的男生,一把拽住林一,“你们特么最好别在这个教室学习,怎么外校的阿猫阿狗全都往学校领,赶紧给我滚。”

林一一拳捣在他脸上,两人扭打在一起。听说,那人的大伯是小院院长。自然,今后我再也不能进那个教室学习了。

“对不起林一。”

“说什么呢,傻丫头。”以后我们只能去抢人多的那些自习室了,那教室人少的原因,难道都是这样被逼走的么?我们也懒得想了。从那之后,林一每天比我早一个小时起床,清晨6点就去教室占座。虽然辛苦,但却充实幸福。

原来,爱情里最美的感觉是,每天都能看见你。但感觉似乎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不论摊开还是紧握终究还是会从指缝中一滴一滴流淌干净。

(图片摘自网络)

我们双双考研成功,那期间他还通过当地法院的考试。我俩商量后,林一决定去上班放弃读研,我继续上学,反正都在一个城市。

我们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感觉日子终于步入正轨。每天回家,他都给我分享今天又有什么案子了,我也会跟他说,我们音乐学院的老师多么有才,我又创作了一首什么曲子……

慢慢的,他给我热情洋溢的讲案子的时候,我会偷偷走个神,偶尔他会问一句,我却嗯嗯啊啊对不上话,再后来,他也不问了。就像我给他讲我新创作的曲子时,我总能看出,他强忍着没兴趣却摆出一副笑脸的尴尬,后来,我也不怎么给他讲了。晚上坐在一起,我俩竟找不到一个都感兴趣的话题。

有一次,研究生老师让我陪他跟一个作曲的吃饭,席间那人频频让我喝酒,说现在的小女生,喝了酒作曲才更有灵感。为了老师的面子,我不得不一杯又一杯地应付着……不知过了多久,林一破门而入,夺过我手里的酒杯,硬拽着我就要往外走。老师那朋友,拿过一杯红酒一下泼到他脸上,白衬衣瞬间面目全非,那是他生日时我送给他的。他疯了一样,拿起酒瓶冲着他的头就要砸。要不是我和老师反应快,后果真是不敢想。

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一路上什么也没说,我只记得,那轮子都要飞起来了。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但隐隐地感觉到,我俩之间出现了一丝陌生的距离感。

今年我的生日宴会上,朋友们都很嗨,拿着麦边唱边跳,不时吹个瓶。昏暗的灯光下,我隐隐看到一旁安静的林一,他自顾自的看着手机,跟这气氛格格不入,局促不安的神情中总觉得他想赶紧挣脱这个场合。女友的宴会,他已经无法控制局面,却成了一个旁观者。“你瞧你老公那木纳样!”一旁喝多的师兄,这一吆喝,林一起身走出了房间。我推开喝多了的师兄,赶紧追过去,林一说,分手吧。

曾经我的世界里只有他,他的世界里也只有我,现在都各自拥有了自己的世界,这种截然不同成了彼此的格格不入。

(图片摘自网络)

我们分手了,我并没有大吵大闹,我知道不是感情本身问题。

仅仅因为,我们再也不是彼此世界里的唯一。再也找不到同样的兴奋点,似乎所有的阻碍才是共同的话题,解决了所有之后却没有走进相同的世界,只能让两个人越走越远。

大哭一场后,我竟没有想象的那般锥心刺骨,人之所以会难受,只是因为没有彻底绝望。我大概是真的不抱希望了吧。

他仍然是我生命里最美的风景,可是我将永远不再触碰这段记忆,2010年的相识到2016年的转身,我会珍存。

即使一起走过青春又怎样?只是见证了彼此的成长,走过白头的才叫做爱情。

但依然感谢生命里那个陪我们成长的人,即使后来发现,所有的感觉可能已经变质,但至少,如今养成的气质里,都有彼此的痕迹。

后来,我收到一本diy相册。

上面写了12篇歌词,日期是这六年间我每年的生日和情人节,相片是相应日期的合照。最后一页工工整整的写着:

“曾经打算写满七年我们就结婚。”

“只是,我再也写不满了。”

我用了2个月的时间,为12首歌谱了曲子,还是将相册以同样的方式还给了他。

“歌曲完整了,这样的结束很完美。”

“谢谢你,曾路过我的生命。”

我把这两个闪送订单的收件密码和取件密码,刻在了琴键上,这数字和串串音符一样,始终跳动在我的生命里。

发表时间:2016-11-02 15:42:44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