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情感交流 RRS

我刚结婚,婆婆就喜欢站在门口,规定同房次数......

发表时间:2016-11-03 10:54:18 点击:14020 回复:37

公子MH3X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薄幸#

我和我老公新婚当天,他就被临时派出去出差了。
新婚当天老公不在,我心里自然不舒服,本来想找婆婆问个明白。
结果婆婆语气温和的跟我说:派老公出差是因为之前他哥哥是因为新婚太过亢奋,突发心机梗塞去世的,她是担心老公的身体,才让公公安排他出差的。
听到婆婆的话,我错愣了半天,硬是没法说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这个理由实在滑稽、可笑的很......难道他们娶我们回家就是当摆设的,他能一辈子出差,我和老公一辈子都不同房吗?
发表时间:2016-11-03 10:54:18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03日 11:24:21
      我心里很不舒服,但是想到自己刚嫁过来,婆媳关系不能因此闹僵了,便也没有再抱怨,但心底终究是不舒服的。
    婆婆担心我会不开心,便又拉着我解释了一番,还嘱咐我好好准备等老公回来,争取尽快为他们明家怀上孙子。
    看着她真诚热情的样子,我心底想,或许她也实在是因为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所以对这种事颇忌讳所以才会出此下策。
    从婆婆房间出来,我便和慌慌张张过来找婆婆的佣人撞了个满怀。
    她顾不上和我说话,已经匆匆的进了婆婆李晓红的房间。
  • 2016年11月03日 12:02:07
     我疑惑的朝着她看了一眼。
    佣人慌乱禀报说:“夫人,阁楼上的那人闹的厉害……她刺伤了小菊……”
    李晓红匆匆的朝着后院走去了。
    佣人紧跟在身后,看着我的目光格外的诡异。
    我犹豫了下,打算跟着婆婆去一看究竟,阁楼里到底住着什么人。可我刚要跟上去,婆婆就拦住了我,神情怪异的让我先去休息。
    我拗不过她,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到三楼的婚房,拿了睡衣走进浴室,刚脱下衣服,突然窗户边闪过一个黑影。
    我惊恐的盯着窗外,脸色煞白,目光死死的盯着。
  • 2016年11月03日 12:13:41
     “身材不错,果然是明诚喜欢的类型!”正当我死死的盯着窗外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猛地转身看向说话的人。
    那男人长的比女人还好看,狭长的丹凤眼在我身下打量着,五官精致的毫无瑕疵,薄唇微微勾起,他此时正怀抱着双臂斜靠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对上他的目光,我立刻就反应过来了,转身想要拿衣服遮掩。此刻,我身上只穿了内衣裤,除了重要部位遮挡着了,身材一览无遗。
    我窘迫又愤怒的朝着他喊道:“你到底是谁,怎么在这里?”说着拿了刚刚放在凳子上的睡衣遮住胸口部位,想要朝着门口跑去。
    他一把拉住我,一手勾住我的脸,一手扣住我的后脑,凑近我,灼热的呼吸刷过我的唇。
  • 2016年11月03日 12:20:12
      我顿时面红耳赤,咬牙朝着她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的?我在明家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是明家人。你识相的话赶紧走,否则我叫人了,你就走不了了!”
    他兴味的看着我,指腹轻轻的摸索着我的唇,双眸迫人,凝视了片刻,轻笑着说道:“许晓黎,我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你天真。你见过新婚夫妻,新婚当天就去出差的吗?据我所知,明诚在新婚之夜是带着其他女人去度蜜月了,而你……”
    他的话让我微微愣了愣,随即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冷声的说道:“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他看着我咯咯的笑了,猛地俯身吻住了我的唇。
    我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片刻,我终于反应过来了,伸手挣扎着,不停的捶着他的后背:“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来人啊,来人…..”
  • 2016年11月03日 12:34:27
    我顿时面红耳赤,咬牙朝着她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的?我在明家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是明家人。你识相的话赶紧走,否则我叫人了,你就走不了了!”
    他兴味的看着我,指腹轻轻的摸索着我的唇,双眸迫人,凝视了片刻,轻笑着说道:“许晓黎,我不知道该说你蠢,还是该说你天真。你见过新婚夫妻,新婚当天就去出差的吗?据我所知,明诚在新婚之夜是带着其他女人去度蜜月了,而你……”
    他的话让我微微愣了愣,随即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冷声的说道:“你放手,你再不放手我喊人了!”
    他看着我咯咯的笑了,猛地俯身吻住了我的唇。
    我完全无法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愣愣的看着他,片刻,我终于反应过来了,伸手挣扎着,不停的捶着他的后背:“你这个变态,你放开我!来人啊,来人…..”
  • 2016年11月03日 12:37:14
    李晓红警惕的看着他,余光别了我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这是阿诚的婚房,你进来做什么!” 我还想要问,但李晓红已经转身走了,临走前,朝着身后的男人说道:“走吧,有什么事下楼说清楚!”
    那男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在走出房间的时候,猛地凑近我说道:“想知道我是谁吗?想不想知道我和明家到底什么关系?”
    他的话说了一半就走出了房间。
    我下意识的想要跟下去,当我刚走出房间,李晓红转身朝着我说了句:“晓黎,你早点休息吧!”
    我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心底说不出的疑惑。
    后来,那男人什么时候走的我并不知道。
    等那男人走后没多久,我上床睡觉的时候,居然在被子上发现了一张名片,上面有联系方式。
    我犹豫了下,把名片收好了,愣愣的看着墙上我和明诚的结婚照出神。
  • 2016年11月03日 12:39:27
    一个月后
    明诚终于要回来了。
    一早,明家就开始忙碌了起来。
    下午的时候,我坐在大厅里等明诚。
    李晓红刚到家,佣人突然匆匆忙忙的过来禀报:“夫人,阁楼的那人自杀了!”
    听到佣人的话,李晓红的脸色骤然的变了,猛的起身,匆匆忙忙的朝着阁楼走去。
    我疑惑的看着他们,然后准备跟着一起过去。
    前几天,我也听到佣人过来禀报说阁楼有状况。
    那里到底住着什么人?
    明家似乎有很多外人不能知道的秘密,也好像有很多我不能知道的秘密。
    李晓红似想起了什么,转身朝着我解释了一句:“阁楼是明家以前的佣人,你还在新婚,不要过去了,煞气!”
  • 2016年11月03日 12:43:12
      听到婆婆的话,我心头疑惑却没敢再说什么。
    看着李晓红急切的背影,我心头的疑惑被无形的扩散。
    只是佣人能一次次的惊动李晓红?
    看着一屋子的佣人忙忙碌碌的,我被晾在客厅,拉住一个佣人低声问了句:“阁楼上住的是什么人?”
    佣人目光闪躲的回避着,片刻低声的说了句:“我是新来的,我也不知道。对不起,少夫人,我要拿毛巾上去。您有事问夫人和老爷吧,我只是个下人。”
    说着就挣脱了我的手匆匆的上去了。
    李晓红上阁楼没多久,两个医生也匆匆的上去了。
    阁楼经过一阵喧闹之后,终于安静了下来,李晓红这才下来。
    此时,佣人笑着进门:“少爷回来了!”
    我听到明诚回来了,有些激动的朝着门口看去。
    看到明诚拖着行李,痴痴的看着他。
    看到我,明诚浅浅的笑着,走近我,凑在我耳边暧昧的说道:“晓黎,我回来了,想我吗?”
    温润的笑容能软化人心。
    此时,我蓦的想起那个陌生男人的话,心莫名的一窒。
    “我很想你!”
    “……”
  • 2016年11月03日 12:47:14
    晚上吃饭,就他们三人,明建华打电话回来说有应酬,就不回家吃饭了。
    我心底还在想着那天那个出现浴室的男人,一顿饭显得心不在焉。
    明诚是能看出我的异样的,柔声的问了句:“晓黎,是不是晚上的饭菜不和你的胃口。”
    我这才回过神来,朝着明诚笑着摇了摇头:“没有,我本身就吃的不多。”
    接下来一顿饭,我也没再多说什么。
    等吃完晚饭,我和明诚准备上楼的时候,李晓红突然开口喊了一声:“晓黎,诚,你先不要上去,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我温顺的点了点头。
    客厅里,三人围坐在一起。
    李晓红脸色慎重看了我一眼,犹豫了下,然后开口说道:“晓黎,有些话妈一定要提前和你说,阿诚从小身体就不好,而且他哥哥死的有奇特,你们现在是新婚。我也年轻过,所以年轻人的想法我是能明白的。所以,为了阿诚的身体。你和阿诚是不是需要分房睡,一个月三天同房,其他时间最好分开住。我真的不想在看到阿诚哥哥那样的悲剧发生。”
  • 2016年11月03日 12:51:16
      听到李晓红的话,我猛的抬头朝着她看去。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李晓红。
    一个月三天同房?
    “妈……我们会注意的!但是……”我匪夷所思的看着婆婆。
    “晓黎,妈是过来人,也是从你们那个阶段过来的,两个人睡在一起,让你们什么都不做的确是为难你们了。所以妈才希望你们分房睡。”
    我尴尬的听着,错愣的朝着诚看去。
    明诚显然也是很震惊,错愣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妈,你的意思是我们俩一个月只有三天能同房,其他时候必须要分开睡?”
  • 2016年11月03日 12:57:29
     “妈也是过来人,你们是新婚,这中间的事我都懂,但是你们有一辈子要走,也不急于这段时间温存是不是?”李晓红柔声的说着,目光紧盯着我和明诚。
    我们两人的脸色都是格外难看。
    我满脸通红,低着头不说话。
    “妈,我们自己会注意的。”明诚沉默了片刻,尴尬的挤出几个字。
    李晓红蹙眉沉声的说道:“妈这是为你好。你的身子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此时就像吞了一口苍蝇,堵塞的说不出一个字。
    明诚不理会满脸阴沉的李晓红,烦躁的起身牵着我就朝着楼上去。
    进了房间,我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心头依旧堵的慌。
    一想到刚刚婆婆说的话,我就整个人浑身像针在扎,浑身难受。
  • 2016年11月03日 13:00:54

    “你别管我妈,她年纪大了,老思想。而且我哥死的有些……”明诚突然闯进浴室,低声的和我说道。

    明诚盯着我目光一动不动。

    我连忙用浴巾裹住自己的身子,窘迫的说道:“阿诚,你先出去,我不好意思。”

    明诚低声的笑了起来:“都嫁给我了,给老公看,有什么不好意思。”

    我的脸涨的更红了,低着头不敢去看明诚。

    明诚一把抱起我,急切的走出浴室。

    我低着头嘀咕了一声:“阿诚,我还没有洗澡。”

    明诚凑在她耳边,暧昧的说了句:“一会儿我们一起洗。”

    我的脸更红了,脖子都发红,窝在明诚的怀中,心不规则的跳着,心头对初夜终究是有期待的。

    他把我放在床上。

    明诚显得格外的急切,直接朝着我扑过来,双眸紧盯着我。

    房间的温度不断的攀升。

    “恩,诚……”我嘤咛了声。

    娇柔的声音似乎给了明诚更大的动力,他轻吻着我,低声的说着:“晓黎,一结婚就出差委屈你了。”

  • 2016年11月03日 13:08:00
    娇柔的声音似乎给了明诚更大的动力,他轻吻着我,低声的说着:“晓黎,一结婚就出差委屈你了。”。
    门口,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的热情因为门口的声音瞬间荡然无存,猛的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明诚显然也听到声音了,眼底带着戾气,朝着门口冷冷的看了一眼。
    我凑近他低声的说了一句:“阿诚,你去看看。门口好像有人。”
    明诚烦躁的起身,猛的打开门。
    门一打开,居然是李晓红!
    明诚裸着上半身,下身穿着平角的裤子,看到是母亲,离开转身朝着床上跑去,立刻拿了浴巾给我围上。
    我也看到李晓红了,涨红了脸往被子里钻。
  • 2016年11月03日 13:10:48
      看着两人的样子,明眼人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她尴尬的朝着明诚说道:“没事,妈只是正好经过,不小心碰到了门。”
    说着转身就走了。
    回到房间。
    明诚再次把人横抱到床上。
    因为刚刚的事,我心底已经也阴影,被明诚平放在床上,我的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
    明诚的唇再次封住了我的,轻啃着她的耳垂,暧昧的说着:“晓黎,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能娶到你真是我的幸福?”
    我羞涩的点了点头,双颊红透了。
    明诚沿着曲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这会儿,门口悉悉索索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我轻轻的推开了明诚。
    明诚终于也被彻底的惹怒了,脸色的怒气,朝着门口走去。
    门再次被打开了。
    还是李晓红!
  • 2016年11月03日 13:14:58
     “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明诚带着怒气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着。
    我羞涩而愤怒。
    这一个月的委屈都涌上来,满脸泪痕的看着门口。
    “妈,你......”
    就在此时,佣人慌乱的上来:“夫人,门口来了一个泼辣的女人,怎么赶都赶不走,她说肚子里怀着少爷的孩子。说她是未来的少夫人,可是……”
    明诚和李晓红的目光都看向我,两人脸上的神情都是说不出的诡异和异样。
    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两人相视了一眼,然后李晓红匆匆下楼去了。
    明诚折返回来,低声的安抚我:“晓黎,我下楼去看看是谁在闹事!”
    我呆滞的看着明诚也匆匆下楼的背影,心底的不安不断的扩散。
  • 2016年11月03日 13:19:02
    我在房间等了半个小时,明诚也没上楼,我穿了衣服也下楼去了。
    等我到门口的时候,果然看到一个女人在门口大吵大闹。
    李晓红和明诚正在极力的和她争辩什么。
    听到脚步声,三人都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
    看到我下来,明诚的脸色变了变,然后朝着那女人推搡了一下,冷声的说了句:“你先回去,我有事再找你。”
    那女人哪里肯甘心,朝着我走近,趾高气昂的对我说道:“你就是许晓黎?”
    我朝着那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眼,蹙了蹙眉,又朝着李晓红和明诚看了一眼:“阿诚,妈,她是谁啊?”
    那女人嘲弄的笑了笑:“你知道阿诚和你结婚后的这一个月在干嘛吗?什么所谓的婚后一个月不见面,你也信,我真不知道说你蠢还是说你天真。他结婚当天就是在陪着我,这一个月一直陪着我,跟我在一起腻歪。”她得意的说着。
    杜李晓红脸色难看的喝止住她:“沈小敏,住嘴!”
  • 2016年11月03日 13:24:22
     那女人哪里肯罢休。
    “我现在肚子里已经有阿诚的孩子了!”她得意的朝着我说道,眼底带着轻蔑和嘲弄。
    李晓红此时脸色难看的很,刚想要继续说话,却被我打断了:“所以你今天来是想要干什么的?”
    闻言,沈小敏朝着我走的更近了:“我今天就是想要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和为自己讨个名分的。”
    “小敏,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明天来找你。”明诚终于开口说话了。
    “明诚,你明明说爱的人是我。我帮你们明家谈成了多少合作。你还告诉我你娶这个女人就是为了她家的钱而已。你说过,只要我怀孕,你就会给我一个名分的。”她紧抓着明诚的手急切的朝着他说道。。
    “小敏,你不要闹了,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他目光闪躲的说了句。
    看着明诚,我的心不断的往下沉,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怪不得我和他一结婚,他就出差了。
    我的蜜月期我老公陪着小三,可笑而可悲.....
  • 2016年11月03日 13:30:55

    “妈也是过来人,你们是新婚,这中间的事我都懂,但是你们有一辈子要走,也不急于这段时间温存是不是?”李晓红柔声的说着,目光紧盯着我和明诚。

    我们两人的脸色都是格外难看。

    我满脸通红,低着头不说话。

    “妈,我们自己会注意的。”明诚沉默了片刻,尴尬的挤出几个字。

    李晓红蹙眉沉声的说道:“妈这是为你好。你的身子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此时就像吞了一口苍蝇,堵塞的说不出一个字。

    明诚不理会满脸阴沉的李晓红,烦躁的起身牵着我就朝着楼上去。

    进了房间,我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心头依旧堵的慌。

    一想到刚刚婆婆说的话,我就整个人浑身像针在扎,浑身难受。

    “你别管我妈,她年纪大了,老思想。而且我哥死的有些……”明诚突然闯进浴室,低声的和我说道。

    话音刚落,他的目光就落在我没有穿衣服的身子上。

    我的身材称的上是妖娆,前凸后翘,浑身肌肤光滑,没有一丝的瑕疵,修长的双腿匀称而漂亮。

    明诚盯着我目光一动不动。

    我连忙用浴巾裹住自己的身子,窘迫的说道:“阿诚,你先出去,我不好意思。”

    明诚低声的笑了起来:“都嫁给我了,给老公看,有什么不好意思。”

    我的脸涨的更红了,低着头不敢去看明诚。

    明诚一把抱起我,急切的走出浴室。

    我低着头嘀咕了一声:“阿诚,我还没有洗澡。”

    明诚凑在我耳边,暧昧的说了句:“一会儿我们一起洗。”

    我的脸更红了,脖子都发红,窝在明诚的怀中,心不规则的跳着,心头对初夜终究是有期待的。

    他把我放在床上。

    明诚显得格外的急切,直接朝着我扑过来,双眸紧盯着我。

    他的唇吻住了我的唇。

    我回吻着着他,他感觉到我的反应好像更激动了。

    房间的温度不断的攀升。

    “恩,诚……”我嘤咛了声。

    娇柔的声音似乎给了明诚更大的动力,他轻吻着我,低声的说着:“晓黎,一结婚就出差委屈你了。”。

    门口,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我的热情因为门口的声音瞬间荡然无存,猛的抬头朝着门口看去。

    明诚显然也听到声音了,眼底带着戾气,朝着门口冷冷的看了一眼。

    我凑近他低声的说了一句:“阿诚,你去看看。门口好像有人。”

    明诚烦躁的起身,猛的打开门。

    门一打开,居然是李晓红!

    明诚裸着上半身,下身穿着平角的裤子,看到是母亲,离开转身朝着床上跑去,立刻拿了浴巾给我围上。

    我也看到李晓红了,涨红了脸往被子里钻。

    看着两人的样子,明眼人都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她尴尬的朝着明诚说道:“没事,妈只是正好经过,不小心碰到了门。”

    说着转身就走了。

    回到房间。

    明诚再次把人横抱到床上。

    因为刚刚的事,我心底已经也阴影,被明诚平放在床上,我的目光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门口。

    明诚的唇再次封住了我的,轻啃着她的耳垂,暧昧的说着:“晓黎,从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爱上了你,能娶到你真是我的幸福?”

    我羞涩的点了点头,双颊红透了。

    明诚沿着曲线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这会儿,门口悉悉索索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的心彻底的沉了下去。我轻轻的推开了明诚。

    明诚终于也被彻底的惹怒了,脸色的怒气,朝着门口走去。

    门再次被打开了。

    还是李晓红!

    “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明诚带着怒气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着。

    我羞涩而愤怒。

    这一个月的委屈都涌上来,满脸泪痕的看着门口。

    “妈,你......”

    就在此时,佣人慌乱的上来:“夫人,门口来了一个泼辣的女人,怎么赶都赶不走,她说肚子里怀着少爷的孩子。说她是未来的少夫人,可是……”

    明诚和李晓红的目光都看向我,两人脸上的神情都是说不出的诡异和异样。

    我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两人相视了一眼,然后李晓红匆匆下楼去了。

    明诚折返回来,低声的安抚我:“晓黎,我下楼去看看是谁在闹事!”

    我呆滞的看着明诚也匆匆下楼的背影,心底的不安不断的扩散。

    ......

    我在房间等了半个小时,明诚也没上楼,我穿了衣服也下楼去了。

    等我到门口的时候,果然看到一个女人在门口大吵大闹。

    李晓红和明诚正在极力的和她争辩什么。

    听到脚步声,三人都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

    看到我下来,明诚的脸色变了变,然后朝着那女人推搡了一下,冷声的说了句:“你先回去,我有事再找你。”

    那女人哪里肯甘心,朝着我走近,趾高气昂的对我说道:“你就是许晓黎?”

    我朝着那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眼,蹙了蹙眉,又朝着李晓红和明诚看了一眼:“阿诚,妈,她是谁啊?”

    那女人嘲弄的笑了笑:“你知道阿诚和你结婚后的这一个月在干嘛吗?什么所谓的婚后一个月不见面,你也信,我真不知道说你蠢还是说你天真。他结婚当天就是在陪着我,这一个月一直陪着我,跟我在一起腻歪。”她得意的说着。

    杜李晓红脸色难看的喝止住她:“杜月容,住嘴!”

    那女人哪里肯罢休。

    “我现在肚子里已经有阿诚的孩子了!”她得意的朝着我说道,眼底带着轻蔑和嘲弄。

    李晓红此时脸色难看的很,刚想要继续说话,却被我打断了:“所以你今天来是想要干什么的?”

    闻言,杜月容朝着我走的更近了:“我今天就是想要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和为自己讨个名分的。”

    “月容,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我明天来找你。”明诚终于开口说话了。

    “明诚,你明明说爱的人是我。我帮你们明家谈成了多少合作。你还告诉我你娶这个女人就是为了她家的钱而已。你说过,只要我怀孕,你就会给我一个名分的。”她紧抓着明诚的手急切的朝着他说道。。

    “月容,你不要闹了,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他目光闪躲的说了句。

    看着明诚,我的心不断的往下沉,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怪不得我和他一结婚,他就出差了。

    我的蜜月期我老公陪着小三,可笑而可悲.....

    “不行,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要不要这个孩子,你要不要我!”她趾高气昂的说着。

    李晓红看了我一眼,然后朝着我对面的女人沉声的说道:“你进来说吧!这件事也不是我能决定的。”说着朝着佣人说了句:“给老爷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

    我对面的女人听到明建华要回来,底气没有刚刚足了,气势弱了一些:“你们明家给我过承诺,说会对我负责的。我肚子里是阿诚的孩子,明家的孩子!我现在怀孕了,你们应该兑现你们的承诺了!”

    我心一点点的变冷,目光悲戚的看向明诚。

    他到此时也没有和我多说一个字,只是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甚至没有和我解释一个字。

    这个男人就是我嫁的男人,我一往情深的男人。

    “进去说吧!我打电话给我爸妈,正好一起商量一下离婚的事。”我不哭也不闹,平静的和他们说道。

    我的话让李晓红和明诚的脸色都变了。

    “晓黎,你听我解释,这件事不是这样的!”

  • 2016年11月03日 13:35:52
    因为我上面把名字弄错了,整章重新发了一下
  • 2016年11月03日 13:38:39
      李晓红着急的朝着明诚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安抚我。
    明诚看到婆婆使眼色,着急的拉住我的手。
    我面无表情的推开明诚的手,看着对面的女人,冷冷的说道:“既然你都上门了,那就进来把话说清楚吧!”
    那女人朝着明诚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直接朝着明家走去。
    李晓红看局面控制不住了,朝着佣人说道:“赶快去给老爷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说家里有事!”
    我听到李晓红的话,转身也朝着佣人说了一句:“也给我父母打电话,让他们马上来!”
    那佣人愣了愣,犹豫的朝着李晓红看了一眼,看到李晓红朝着她点了点头,然后匆匆的打电话去了。
    那女人进去之后直接坐在沙发上,嘲弄的看着我。
  • 2016年11月03日 13:40:11
      我和她面对面坐着,她嘲弄而轻蔑的看着我。
    明诚坐在我身边,低声的和我说道:“晓黎,我和她是和你结婚之前的事,她是我公司的员工,我现在和她已经断了。”
    我缓慢的抬头朝着明诚看去,平静的朝着明诚说道:“断了?那她哪来的孩子!她肚子里的孩子难道不是你的。”
    明诚听到我的话,彻底不说话了。
    没多久,明建华就回来了。他看到那女人的时候,脸色变了变,然后朝着明诚狠狠的瞪了一眼。
    “杜月容,你怎么在这里!”他直接冷着脸朝她说道。
    杜月容起身,指了指自己的小腹:“董事长,我记得你和我说过,只要我肚子里怀了明家的孩子,你会让我进门的。”
    他迟疑了一下,然后朝着我深深的看了一眼,静默了片刻,冷冷的朝着杜月容说了句:“你跟我进来!”
  • 2016年11月03日 13:41:46
      那个杜月容经过我的身边的时候,得意的笑了笑。
    等他们上楼之后,明诚走近我低声的说道:“晓黎,你心里爱的人是你,我这辈子只爱你。我早就不爱她了。”
    我听到他的话,觉得可笑而讽刺,悲凉的朝着他说道:“明诚,那你告诉我,这几个月你真的是在出差吗?”
    明诚迟疑的朝着李晓红看了一眼,然后低声的和我说道:“那是自然。如果我真的那么胡闹,爸妈都不允许。我不可能做出那么对比起你的事。”他说的理直气壮。
    我心底嘲讽的冷哼了一声。
    “晓黎,妈是把你当成自己亲身女儿的,我是真的喜欢你。当时明诚要娶你的时候,我们家千万个满意,真的!”李晓红握着我的手苦口婆心的说着:“杜月容那种女人无非就是想要依仗一个孩子嫁入豪门。你放心,妈这辈子就只认你一个媳妇!”
  • 2016年11月03日 13:43:50
      她的话音刚落,杜月容和明建华从书房走出来了。
    从书房出来之后,杜月容的神情更得意了。
    明建华下楼后,走到我面前,沉声的说道:“晓黎,不管怎么样,月容肚子里的孩子都是我们明家的,我们明家是不可能让这个孩子流落在外的。所以我打算让月容先在明家安置下来。你放心,等她生下这个孩子,到时候这个孩子是名下的孩子。我们明家是大户人家,有一两个孩子很正常的。”
    我听到明建华的话,缓慢的抬头,然后静静的笑了起来。。
    “你们明家生多少孩子都没有关系,但是我是不会做后妈的,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会生。既然现在杜月容孩子都帮明诚怀上了,那应该识趣的,把这个位置给她腾出来。”我说的冷漠而绝情。
    明家的态度让我明白我以后的位置。
    我居然真的相信新婚之夜出差这种屁话。
    我嫁给明诚这三个月,他原来是在和别的女人度蜜月,我如今都心疼自己。
  • 2016年11月03日 13:48:59
      “晓黎,不要任性。你还是和父母商量一下吧!”明建华语气冰冷的对我说道,话语里并没有任何的心虚和愧疚。
    我目光扫过所有人的脸,悲怆的笑了起来:“我父母会同意我的选择的。”我咬牙启齿的说道。
    我的话音刚落,我爸妈已经匆匆忙忙的进来了。
    他们看到我,疑惑的问道:“突然叫我们来,发生什么事了。”
    我走到他们身边,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要和明诚离婚。”
    他们听到我的话,不可置信的朝着我问道:“好好的,为啥要离婚啊!”
    没等我说话,杜月容已经起身走到他们面前,轻笑着说道:“因为我怀了明诚的孩子!”
    我皱眉愤怒的看着她。
    她的盛气凌人,她轻蔑说到底都是明家人给了她的。
    如今,我还以为明建华是不想要自己的孙子流落在外,后来,当我知道他留下孩子的目的后,觉得无尽的讽刺。
  • 2016年11月03日 13:52:30
      我爸妈顿时脸色铁青,猛地抬头看向明诚和明建华,错愣的朝着他们说道:“到底怎么回事!”
    明诚心虚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着头不说话。
    明建华轻咳了一声,然后朝着杜月容瞪了一眼。
    杜月容立刻就不说话了。
    我妈拉住我的手,柔声的说道:“晓黎,你放心,爸妈会帮你做主的。”
    我妈这句话勾起了我所有的委屈,眼眶瞬间就红了。
    我爸从进来开始就没说过话,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许久后,朝着明建华说道:“明老,我们把女儿嫁给你不是让她来受委屈的。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还站在这呢,这个女人就已经爬到我们女儿头上了,说话可真是盛气凌人。我们要是不在了,只怕是受尽委屈了。”
    明建华一听,脸色顿时变了:“许老,您这话实在是冤枉我们明家了,你自己问晓黎,除了这件事,我们明家对她如何!这件事我们明家也必定会给一个交代的。”
  • 2016年11月03日 13:54:05
      他说着转身朝着杜月容看了一眼,然后又朝着我父亲说道:“许老,你放心,等这个孩子生下来之后,这个孩子便是晓黎的,我们不会委屈了晓黎。我们就算让杜月容生下孩子,也只是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我听着这些话,心底不仅悲凉而且嘲弄。
    我父亲陷入了沉默,目光紧盯着我,许久都不说话。
    过了很久,我父亲拉住我的手:“晓黎,爸有些话跟你说!”
    他拉过我的手,走到另一处,低声的和我说道:“晓黎,爸知道你的委屈,但是明家和许家有生意上的往来,现在已经不是你个人的事了,现在父亲的公司和明家有融资,一旦关系破裂,你让爸怎么办!”
    听着父亲的话,我猝然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爸爸,我嫁给明诚当天他就和杜月容出国了。这三个月,他就是和杜月容在一起。他们如果把我当回事,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晓黎,就当是为了许家,你委屈一些,他们也说了,让杜月容进门只是让她生下这个孩子。到时候她白忙活,这个孩子在你名下,明家知道你受了委屈,不会亏待你的。”我父亲低声的叹了口气。
  • 2016年11月03日 13:56:32
      我目光悲凉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心蓦的的抽痛。
    连我最亲的人居然也这么说。
    我从我父亲手中抽调自己的手,面无表情的说道:“爸,我如果非要离婚呢!”
    “晓黎,别任性!现在外面哪个男人不是这样。只要明家的位置是你的,你就没有必要追究这么多。”
    他的话,让我彻底的心寒。
    我转身朝着明家人走去,走到明诚面前,一字字朝着他说道:“明诚,我会让尽快让律师把离婚协议给你的!”
    说着转身就要走。
    我父亲一把拉住我,沉声的朝着我说道:“晓黎,你什么时候这么任性了!”
    我愤怒的甩开他的手悲怆的朝着他说道:“爸,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女儿吗?我的幸福你在意吗?我以后过什么样的日子,你想过吗?在你眼里只有许家的利益,我这个女儿在你心里永远比不上你的钱!要不要离婚我自己决定。日子是我自己过,你没有资格帮我做决定!”
    “胡闹!”啪一巴掌朝着我脸上挥过来!
    我捂着脸朝着我父亲看去,泪水在眼眶打转。
  • 2016年11月03日 13:58:06
    今天没有了,明天下午继续
  • 2016年11月04日 15:38:11
      我面无表情的扫过所有人,最后定格在明诚脸上,然后转身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了。
    走到明家门口的时候,正好撞到了一个人。
    那人被我撞的措手不及,手里的伞被我撞飞了。
    外面下着倾盆大雨,我狼狈的抬头看向那男人。
    看到他的脸时,我彻底的呆住了。
    就是那天的那个男人。他蹙眉看着我,伞已经被风吹跑了。
    “怎么是你!”我诧异的朝着那男人问道。
    他目光慵懒的看着我,戏谑的轻笑着:‘这是怎么了?跑的这么急,明诚出差回来了?有没有给你带什么好消息来!”他浅笑的看着我,一副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的模样。
  • 2016年11月04日 15:50:47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然后沉声的朝着他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之前会出现在明家!”
    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忽的凑近我,轻笑着说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说着直接拽着我的手又走进了明家。
    我用力的挣脱着他的手。
    刚走了几步,他转身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神秘的笑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明家到底藏了多少秘密吗?”
    我挣扎的动作因为他的话停了下来。
    对明诚刚刚的话和举动,我的心真的寒透。
    我的丈夫,我的夫家,从一开始他们就在欺骗我。而我的父母并不为我讨回公道,而是对我说忍忍。
  • 2016年11月04日 16:00:46
      我母亲走到我身边,把我拉倒一边,柔声的和我说道:“晓黎,爸妈都知道你委屈,但现在我们家的生意已经和明家息息相关。我们两家一旦翻脸,损失不可预估。你是我们的女儿,我们怎么不心疼你呢。正如你爸爸说的,男人其实都一样,有哪个男人不偷腥,只要你的地位稳固,其他都不重要了。”
    我猛地抬头看向我的母亲,冷笑的说道:“那您的意思是要让我默认那个女人登堂入室吗?”
    “晓黎,如今已经这样了,我们还能怎么样呢!难道你真的想要离婚吗?明家心里知道对你有亏欠,会在其他方面弥补的。”我妈说的苦口婆心。
    我看着自己的这对父母。
    我以为,当我无助绝望的时候,就算所有人不帮我,他们也会帮我的。
    然而,真的是我太天真了。

  • 2016年11月04日 16:09:41
      明建华冷着脸朝着佣人斥责到:“下去,什么姑爷!胡说八道。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听着佣人的话,突然轻笑了起来。
    看来我真的是对明家一无所知。
    明诚的过去,他的为人,他的事,我真是一无所知。
    我居然连自己嫁了个什么人都不知道。
    我父亲听到佣人的话,阴着脸说道:“明总,你是不是把我许家坑大了!”
    明建华此时已经难看至极。
    他面无表情的朝着我看了一眼,语气生硬的说道:“许老,我们现在是亲家了,你们如果觉得把自己女儿嫁亏了,你们大可以把女儿领回去,没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以明家的条件,想要再找一个媳妇可容易的很。”
  • 2016年11月04日 16:10:35
      明建华冷着脸朝着佣人斥责到:“下去,什么姑爷!胡说八道。是不是不想干了!”
    我听着佣人的话,突然轻笑了起来。
    看来我真的是对明家一无所知。
    明诚的过去,他的为人,他的事,我真是一无所知。
    我居然连自己嫁了个什么人都不知道。
    我父亲听到佣人的话,阴着脸说道:“明总,你是不是把我许家坑大了!”
    明建华此时已经难看至极。
    他面无表情的朝着我看了一眼,语气生硬的说道:“许老,我们现在是亲家了,你们如果觉得把自己女儿嫁亏了,你们大可以把女儿领回去,没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以明家的条件,想要再找一个媳妇可容易的很。”
  • 2016年11月04日 16:14:25
      我父亲被呛的脸色铁青。
    事情变成这样,我以为不管怎么样,我父母都会站在我这一边,可没想到,我听到他们对我说:“晓黎,你和明诚好好的,爸妈先回去了!”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决然离开的背影。
    在他们眼中女儿的幸福真的这么一文不值吗?

  • 2016年11月04日 16:16:46
      明诚想要上来安慰我,明建华朝我冷冷的瞥了一眼,然后朝着明诚说道:“你跟我上来!”
    明诚犹豫着看着我。最后跟着他父亲上楼了。
    此时,李晓红上来打圆场:“晓黎,你放心,我们都知道你的委屈。她以前嫁不进明家,以后也不可能。就算现在她有了孩子,那也不是她的。等她孩子一生出来,我们就会赶走她。”
    听着李晓红的话,我觉得无比的可笑。
    我没有理她,恍惚的转身,走出明家。
    我走到雨中,任凭雨水砸在我的脸上,生疼,十二月的雨从脖子灌透后背,很凉,但是比不上我的心凉。
    刚刚的一幕已经让我看清楚了。
    没人会帮我,我一直以为的家人也不会帮我、
    我走在雨中,一步步,漫无目的。
    家不是家,亲人不是亲人,丈夫不是丈夫。

  • 楼主sb一枚!
  • 2016年11月05日 19:23:45
    奇葩啊没事我帮你。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