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我的那些岁月

发表时间:2016-11-04 08:15:27 点击:1640 回复:0

丿煙熏妝灬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很感激那些岁月,当时所处的环境,因为物质与精神资源的缺乏,我们得以更加诚恳的记住那些有限的知识。

 

十四年前的农村没有幼儿园,当孩子们六岁大的时候就给他们做一个布袋,就是那种用一块布做成的书包。印象中的自我梳着俩麻花辫,一身花布衫和阔裤子,露着脚面的盼带布鞋是奶奶一针一线做的,里面穿着一双白灰白灰的袜子。那个时候从我们村到学校的路程是半个小时。徒步,从此开启了我的学业生涯。

 

三年级这个点很重要!一来,我的班主任是个中年男人,三四十岁,身材发福,有点像此刻的郭德纲。他有一双粗糙厚实的大手,奶奶的,我可没少挨他手的毒打。二来,威严极高,同学们都避之不及。倘若每一天重复做一件事,似乎很难不被它所倾倒。每一天到黑板上默写字词诗,一旦字写不出来,我的头便会与他的手来个摩擦。久而久之,我爱上了他的毒打,但是也背诵默写了很多古诗词。说来,我要感谢我的班主任,狗日的,背了这么多诗词文章,写了这么多的诗词,头也越长越结实了。许多年后,我才意识到那时的“挨打”是多么宝贵。我说的宝贵的意思是在读书默写抄书中,我用诚恳而又直接的方式,感受到了中国文学隐隐跳动的脉搏。

 

日复一日。放学回家,到家门口,双开的木头大门紧闭,上头锁着一把生锈的大锁,我明白那是爷爷奶奶下地还没有回来。匍匐下去,趴在地上,伸着脑袋使劲往里看试图想找到钥匙,无果。把书包从门低下推进去,去玩了。天黑回家,走进院子看见地上的碎纸片还有上蹿下跳摇着尾巴舔我的大黄狗,一脚踢开,撒腿就往屋里跑看我桌子上的书包,果然。爷爷说那是大黄挣脱狗链所导致的。我“哇”地做到地上开始哭。这晚,狗被我打了个半死。

 

第二天还是去上学了。事后还是东窗事发,这次没有挨打反而发了一本新书。我开始感慨,原先这个粗糙大汉也有柔情的一面。至于这条狗,从此再也没了自由……

 

我略感遗憾,一个少女的文学萌芽,让一条狗给撕碎了。

 

之后学习了鲁迅,我开始沉迷于鲁迅的文章不能自拔。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到《藤野先生》再到《孔乙己》,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屁孩读鲁迅确实有点少年老成的味道,那是因为真的喜欢。那时也喜欢跟哥哥探讨。有次在苞米地里拔草,我们突然在文学上产生了交集。在深秋的田野,一身臭汗,居然讨论起了高贵的文学,我忽然感概“鲁迅的文章读着就是跟别人的不一样”!哥哥欣喜问我“不一样在哪”?我努力想找一个适合的词,但就是找不出来,心里一急“狗日的,就是写得好”!话音刚落,哥哥一个巴掌把我扇到了草丛里。

 

那一年我十五岁,人生最大的梦想就是买一本鲁迅的书。多年后我才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如今,鲁迅的文章在我枕边的手机里,跟着我度过了一年又一年,邂逅了人生无限的可能。感激所处的那个年代,获得了空前的解放,不必学那些以后注定会忘记的知识。感激那些岁月。

发表时间:2016-11-04 08:15:27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