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从末世穿越到陌生时空的女兵,如何在这乱世生存下来,且看且行。

发表时间:2016-11-04 09:14:43 点击:7808 回复:17

秋囚囚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绝宠之战神皇后#

第一章同归于尽

“前面有座工厂,冲进去!”

唐妍反手将差一点咬到她脖子的丧尸的头颅卸下,污血喷在脸上,她却浑然不顾。耳边响起一声痛嘶,她侧头,正看到一个丧尸咬下一块李一笑手臂上的肉来,咀嚼两口吞咽,又伸头再次去咬李一笑的脖子,而此时李一笑正将摔倒在地的齐欢拉开哪还有时间顾上这一块。

她大吼一声,不知是哪来的力气,身形灵巧的活动,赶在最后一刻一脚把丧尸踹飞。

“诗云,齐欢,将一笑带进工厂!”只来得及吼这一句,唐妍的周围又被丧尸围满。

因着她的帮忙,王诗云和齐欢周围的丧尸少了许多,让她们终于将李一笑拉进了工厂大门。

“队长!”李一笑看着被丧尸包围已经看不见身影的唐妍,痛哭出声。

她看着自己血流不止的手臂,惨白着脸,一片绝望,咬着唇急步往铁门外冲,边冲边说:“诗云,小欢,我被咬了,很快就会变成丧尸,队长不能有事,你们必须活下去!”

“一笑!”

李诗云和齐欢咬牙去拉李一笑,奈何李一笑这一刻爆发的速度之快,两人本就已经精疲力尽,根本追不上。

眼见着李一笑已经冲到大门,李诗云和齐欢眼睛血红的瞪着,神智几乎崩溃。

一直带领着她们的队长为了让她们安全逃进工厂,已被尸潮包围,而她们的队友被咬了,正义无反顾的往尸潮里跑。

正当两人心中决定要死大家一起死时,尸潮中突然冲出一道熟悉的身影,那道身影迅速的推开铁门,将李一笑撞倒在地,而后关门,上锁,动作一气呵成。

无数的丧尸被挡在铁门,沉闷噬人的低吼像是来自死神的呼唤,然而李诗云和齐欢眼里却迸发出夺目的光彩。

队长没有死!

唐妍来不及休息,她将倒在地上的李一笑负在身上,朝李诗云二人丢去眼色,两人瞬间明白过来,二话不说朝工厂内跑去。

幸好在末世来临前工厂已经废旧,因此里面根本没人,也就没有丧尸,让她们喘了口气。随后四人急步跑至工厂顶楼。

将李一笑放下来,唐妍从身上的背包拿出只剩下半瓶的二锅头和半瓶水,用水将匕首洗净,再拿出意大利制造的顶级启火器将匕首消毒,对一旁的李诗云和齐欢扬头,沉声道:“按住她!”

二人知道唐妍要做什么,二话不说将李一笑紧紧按住。李一笑也知道唐妍要做什么,然而她心中明白,没有人被丧尸咬了还能活着的。

“别怕。”唐妍对上李一笑的目光,血污的脸上突然绽放出一抹柔和的微笑,那双眼睛里充满坚定,绝望的李一笑心中突然注入了丝丝暖流,让她不由自主的点头。

“你不会变成那种怪物。”

伴随着这句话,唐妍手起刀落,一股血红溅出,李一笑全身剧烈抖动,惊心的痛苦从断臂处传来,而唐妍眼也不眨的将剩下的半瓶酒悉数倒进那断臂之处。

“唔。”斗大的汗珠从额头滴落,指甲划着地面,生生将地面划了几道划痕。纵使痛得全身都在抽搐,李一笑依旧没有痛喊出声,只死死的咬着嘴唇,鲜血顺着唇角一点一点滑落。

唐妍已经迅速从包里拿出干净的毛巾将李一笑断臂裹住,喷涌的鲜血顿时止住,做完这一切,她像是浑身力量被抽干般,软在了地上。

然而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候,那道薄弱的铁门根本抵不住庞大的尸潮,一旦铁门倒下,已经没有任何弹药的四人只会淹没在这些怪物之中,成为它们口中的食物。

唐妍深吸一口气,直起身子,拿出纸笔,匆匆画出简易的图纸,指着工厂东北方向,那里她画了一条铁轨,“刚才逃进厂房时,我看到东北方向离厂房大概三百米左右的铁轨上停着一辆载货火车,末世降临,司机要么死了要么逃了,这辆载货火车肯定还有油,开往的方向应该是W市。从广播上听,W市建立了一个相对较安全的基地,你们只要安全到达W市,以你们的能力,一定能活下去。齐欢,我记得你会开火车对吗?”

齐欢点点头,她皱眉道:“可我们现在已经被丧尸包围,又没有子弹,如何突破这层包围进入到火车里?”

“你不用管那么多,我只问你们,如果西北口的丧尸只剩下一成,你们有信心将一笑安全带进火车吗?!”

李诗云和齐欢对视一眼,均重重点头。

“那好,一笑就交给你们了。”唐妍说完,眼里闪过一抹欣慰。

突然之间,李诗云三人明白了唐妍的意图,明白过来的她们脸色在瞬间变得悲怆起来。

李一笑挣扎着站起来,她脸色白如金纸,缠在断臂处的毛巾已被血染红,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唐妍的眼睛缓缓道:“队长,你看我现在的情况,失了一条手臂,就算侥幸没有变成丧尸,我以后也会是个废人,在这末世中,废人意味着活不长。可是你不一样,你是带领我们在这座已经沦陷的城市活了二个月的队长,没有你,我们早就死了。只有你才能将诗云她们带离这座死城,如果你不在了,我们的希望就没有了。”

李诗云和齐欢在旁边重重点头,齐欢更是道:“队长,你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我们绝对不能没有你。”她转过头看向李一笑,道,“还有一笑,你的身手是大家公认的,而我,你们都知道,我一直在拖大家后腿,刚刚要不是因为救我你根本不会被丧尸咬。”说到这里,齐欢已经哽咽出声,但她却拼命抑制夺眶的泪水,“所以,如此弱小的我早就该死了。就让我最后为你们尽一点心意,好吗?”

李诗云却在一旁怒喝出声,“小欢你说什么呢!你才没有拖我们的后腿,这两个月要不是你一直不懈的寻找物资,我们早就饿死了,而且我们当中只有你会开火车,你不能死!要死也是我死!”

她眸子坚定的看着唐妍,“队长,我留下来!”

“不行,我留下来!”

看着她们三人为谁留下来争执,唐妍无奈的笑了,留下来就是死,可她们却如此义无反顾。

“你们不用争,我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了。”

“队长!”

唐妍抹了把脸上的污血,随后在三人惊恐的目光中掀开了腰侧的衣服,劲瘦的腰际上,一个血烂大洞狰狞的伫立,森森骨头露出,隐约可见里面跳动的内脏,而那血洞周围的肌肉正以一种几乎可以看到的速度变成腐青色。

“队长!”李诗云扑了过来,一直以来坚强的没流过泪的女孩此刻脸上布满泪水,眼前的女子,明明只比她们大几岁,可是到底是用怎样的毅力从铁门冲进来背起李一笑再奔至楼顶,甚至冷静无比的处理李一笑的咬伤。

李一笑更是已经哭得不成样子,“队长,你为什么不处理自己的伤?为什么要先给我处理?”如果第一时间给自己处理,说不定队长就不会有事了。

这样想着李一笑只觉心中绞痛,看向唐妍的目光已经带上深深的自责与痛苦。

唐妍只看了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轻声道:“我和你不一样,这伤口太大,就算处理了也没用。”而且瓶子里只有半瓶酒,只够一个人的消毒。

齐欢默默的看着她,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好了,别哭着一张脸,我曾经教过你们什么?”

纵使现在痛苦不已,三人仍是条件反射的回答:“不到最后一刻,绝不放弃!”

唐妍满意的点头,她的目光从三人身上依次划过,声音虽轻,却像惊雷一般砸在三人心中:“有我在,你们一定能逃出这座死城。”

将腰间的衣服放回去,唐妍抿了抿已经开始泛青的嘴唇,从包里掏出她一直舍不得用的最后一枚手榴弹,如今正好派上用场。

“我等会儿会将丧尸引进厂房,你们将楼顶的门关紧,注意西北口的情况,丧尸一减少直接从这里下去。”想了想,又道,“一笑的伤口再拿衣服裹着,血腥味太重,丧尸会吸引过去。”

说完之后,对着悲痛欲绝的三人勾了勾唇,“相信你们的队长,创下了无数奇迹,或许我不会死。”

话音一落,人已经迅速蹿下楼,来到已经被丧尸压弯的铁门前,刚要伸手将铁门打开,眼珠瞟到中间的高台上。心中突然有了一计,这样更有把握一些。

用匕首在手腕上狠狠一划,鲜血顺着铁门隙缝洒进尸群中,新鲜血液的味道让本就狂躁的尸群更是不顾一切的往前挤,刹那之间,铁门应声而倒,无数的丧尸朝着唐妍扑了过去。而唐妍早在铁门倒下的瞬间奔到高台上,那高台有两米高,一时之间丧尸还近不了她的身。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丧尸围过来,一层叠一层,爬上高台是迟早的事。

唐妍不时将爬上来的丧尸踢下去,抬头看向顶楼,齐欢扶着李一笑,李诗云手握双刀,三人深深看了一眼唐妍,六滴晶莹的泪珠划过空间,滴落在楼下一个丧尸头顶,那丧尸伸出干枯腐烂的手摸了摸只剩一半的脑门,茫然的朝楼顶看去,却只有一片空白。

脑中越来越空白,一股对鲜血的渴望自胸中传来,唐妍知道,病毒快要侵蚀自己的神智了。

她可不想变成这些令人恶心的怪物。

估摸着时间,唐妍一屁股坐下,也不再管那些爬上来的丧尸,仰头看向天空,那双琉璃般透明的眸子落进了夕阳的余辉,美得不似真人。

“都已经末世了,夕阳的余辉还是没变啊。”

轻轻呢喃一声,唐妍缓缓拉开了手榴弹上的拉环……

已经安全坐在火车头里的李诗云三人,听到身后传来的巨大爆炸声,眼角无声的滑下一行清泪。

发表时间:2016-11-04 09:14:43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04日 10:35:12
    QAQ
  • 2016年11月04日 14:40:11
    QAQ
  • 2016年11月04日 20:08:49
    第二章异世醒,战饿狼   大夏历四百二十三年,十二月初三,夜,大雪。   急促的马蹄声从青龙街道一路贯穿至申屠府门前,马上的申屠允翻身下马,顾不得满身雪花,大步踏进申屠府大门,早就等在门口的管家刘海立即候上去,与申屠允一起进入府内。   “母亲如何了?”申屠允将头顶的风帽掀下,露出一张白玉般的俊美脸庞,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双狭长的双眸在雪色中黑如深潭,一眼望去,深不见底,似乎连灵魂都能被吸进,叫人怎么也不相信一个少年会有如此深沉的双眼。   他的唇色嫣红如血,映在白玉般的脸庞上恰添一抹妩媚,如若不是那双寒星似的双眸以及微微上挑的眉尾,只怕会以为眼前之人是个婉约媚丽的绝色少女。   刘海有些忐忑,每每看到七少爷的眼睛,他总有种背后起凉意的感觉,此刻听到申屠允冰冷的声音,不由定了定神,“请了御医相看,夫人喝了药,已无大碍。”
  • 2016年11月04日 20:09:06
     申屠允焦急的心总算得到丝丝抚慰,在宫中听到消息说母亲突然晕厥,他自是飞快的赶回来,连圣宴都来不及参加。   而今听到母亲没事,急促的脚步终于缓慢下来,也有心思想别的事,想到另一则消息,他皱眉又问:“听说叔父被咬了?”   提起二老爷申屠德,刘海的脸色变了变,压低声音道:“是的,二老爷他……不行了。”   申屠允停下脚步,俊眉微拢:“不行了?”如果死了府里应该早就挂上白布了。   刘海头垂得更低了,垂在身侧的手有些轻微抖动,深度解释:“二老爷那个地方被咬断一半,御医说二老爷今后再也不能人道。”   换句话说,申屠德成了太监。
  • 2016年11月04日 20:09:20
    他以为听到消息的申屠允会震怒,毕竟二老爷是七少爷的亲叔父,不曾想却听到头顶传来一声轻笑,他怀疑自己听错了,正抬头要看申屠允的神色,申屠允已经继续问起来,声音听起来无甚起伏,但跟了申屠允这么些年的刘海直觉申屠允此刻的心情却是不错的。   “谁干的?”   “回禀的人说是一个乞儿做的。”想起这个,刘海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听说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见自己哥哥被抓走,扑到二老爷身上就咬,她身高不高,正好够着二老爷那地方,所以……”后面的话他是不敢说下去,但申屠允却是明白了。   一个小乞儿能懂什么,恰好身高刚够得上申屠德的命根子,自然是逮哪咬哪,也不知是那乞儿运气太好还是申屠德运气太差。想到申屠德的噬好,申屠允心中就是百般恶心。   “那乞儿如何了?”虽然心中已经料定那乞儿肯定活不了,但不知怎的,申屠允还是多嘴问了一句。   想起下人的回禀,刘海头皮有些发麻,道:“二老爷让人拔了乞儿的舌头,断了四肢,剖了肚子扔进了乱葬台,据说扔进去的时候还没死。不过乱葬台里蛇鼠狼虫爱光顾,只怕已经被啃噬得尸骨无存。”故意没让人打死,扔到乱葬台,就是要让对方感受身体被撕碎的感觉。   狠,太狠了!
  • 2016年11月05日 22:20:35
    申屠允听了,没有回话,空气越来越压迫,刘海额间隐约冒出汗珠,心里在想,眼前的这位爷听了小乞儿的下场是满意还是不满意?

    就在他以为申屠允不会说话时,申屠允突然又问他,“小乞儿的哥哥呢?”

    “被二老爷带回来了。”而今二老爷被这小乞儿弄得不能人道,然而二老爷却没有杀哥哥,想想也知道这哥哥的下场会比小乞儿更惨一百倍。

    “杀了他。”落下这句话,申屠允已经踏进了母亲的院落。

    徒留刘海一时伫立在雪中,眉目纠结。

    七少爷这是想给小乞儿哥哥一个痛快?!
  • 2016年11月05日 22:21:26
    乱葬台   呜咽的冷风和着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极夜中倾洒,墨色大地渐渐被雪白覆盖,为这墨黑的空间里,反射出一抹白光,竟是将乱葬台周围的环境微弱的映射了出来。   如此寒冷的风雪夜,虫蚁蛇鼠早已钻进洞穴中蜷缩冬眠,唯有那找不到食物饿极了的狼才会在这乱葬台里翻找,试图寻找裹腹之物。   大雪掩盖了一切气味,纵使嗅觉灵敏的狼也未能在这雪夜中的乱葬台里嗅到丝毫食物的味道,只能慢慢的用爪子翻找。
  • 2016年11月05日 22:21:45
     直到一声低低的嘶吟在这寂静的雪夜上空响起,这只饿狼几乎是瞬间抬头,绿油油的眼睛泛着噬人的光芒,刹那之间,饿狼箭一般的射向发出声音的方向。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卷走无数泠泠白雪,微弱的光芒下,只见一道影子急射而过,咔哒一声,急奔而过的饿狼踩碎一具白骨,脆裂的声音在黑夜中添上一抹肃杀。

        绿幽阴冷的狼眼中倒映着雪地上的情景,厚厚的积雪中,那一团微凸的雪团突然动了动,随后一只姿势怪异的胳膊彻底露了出来。

        没了积雪的掩盖,来自血肉的香味让本就饿极了的狼涎水暴涌,张开嘴摹的嚎叫一声,四肢用力朝那已经露出半个身体的纤细身影扑了过去!

        眼见着那身影就要在这只狼嘴里被撕碎,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半身还埋在雪里的瘦小身影陡然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躲过了这只狼的攻击! 

        翻滚的时候带动身体的创伤,四肢无力的支点清楚的昭示着四肢被敲断的事实,腹部与口腔撕裂般的疼痛告诉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 2016年11月05日 22:22:49
    瘦小的身影陡然抬头,看着再度向她扑来的饿狼,迷茫的眸子快速滑过一抹亮光,不论现在是何种情况,首先得活下来才能弄明白发生了何事! 嘴巴从雪地里咬住一截枯骨,在饿狼扑过来的同时微微侧头。饿狼伸出尖利的牙齿咬住她的肩膀,几乎将她整个身体洞穿,她却浑然不顾。 漆黑的眼中充斥着冰冷的杀意,毫不迟疑的将嘴里的枯骨用力扎进饿狼眼中,噗嗤一声,鲜血四溅,饿狼惨叫,紧咬她肩膀的嘴松开,她趁此机会凑近饿狼咽喉,张嘴狠狠咬了下去! 刹那之间,大片大片滚烫的鲜血从狼的脖子飙射而出,饿狼死命挣扎,她死死咬紧毫不松嘴,翻滚中狼将她压在身下,红色的血液溅透至她全身,让她几乎成了一个血人,甚至连她身下的雪也被染成一大片红色,直到此时,那只凶猛无比的狼才慢慢停止挣扎,彻底没了声息。
  • 2016年11月06日 19:03:25
    雪下的越发大了,鹅毛般的雪扑簌扑簌的往下落,似乎是想将黑暗中的一切罪恶抹平。

        躺在狼尸身下的唐妍此时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她,二十一世纪女子军团第十七团团长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名团长——唐妍,在末世里为了救自己的下属与丧尸同归于尽,没想到会在这个小乞儿的身上醒来。

        这具身体四肢尽断,腹部被剖开,舌头被利刃割掉,如此重伤,身体里原本的灵魂已然不在,在这个灵魂消失的同时,二十一世纪与丧尸同归于尽的她的灵魂进入了这具身体。
  • 2016年11月06日 19:05:38
    如若不是曾经执行任务见识过太多奇人异事,她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居然会借尸还魂。 而在她刚刚醒来时,还来不及思考任何事情,多年练就的超强感知让她在第一时间做了准确的判断,否则只怕早就成了饿狼的腹中餐。而又因身体重伤,曾经战无不胜的十七团团长九死一生才将一只狼灭杀。说出去,只怕那些被她暗杀掉的世界上响当当的恐怖分子都会笑掉大牙。 空气中的温度越来越低,这种温度仿佛连时间都能冻结。唐妍只觉得这具身体越来越凉,刚刚沾在身体上滚烫的狼血此刻仿若冰水一般凝固在体表,她知道,这具身体受伤太重,身上的血几乎失去三分之二,再加上外界的环境,再不处理,只怕她会再死一次。 而这次死了,谁知道是否能再重生呢。
  • 2016年11月06日 19:07:34
    她咬着牙耸动着肩膀一点一点从狼尸下挪出,光是这一动,剧痛就让她几乎丧失所有力气,好一会儿,她才狼狈的从狼尸下挪出来。 借着淡淡的光芒,她打量着这具身体,实在是太瘦小了,想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腹部上连衣服带肉被剖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或许是因为温度太低的缘故,那道伤口流出来的血化成冰块凝固在腹部,避免了更多鲜血的流出。但刚才的打斗,这道伤口已然炸开,鲜血汩汩的往外冒。 好在此时温度低,血流的速度非常慢,当然,也有可能是血快流干的原因。 这具身体上的衣服明显不是二十一世纪的衣服,有点类似宋代的服装。唐妍对古代历史不太了解,通过这服饰只能知道这不是现代的,也就是说她借尸还魂的这个时代不再是末世,而是古时候的某个朝代。
  • 2016年11月06日 19:09:14
    她稍稍松了口气,只要不再是那个末世,就算是她现在的情况,只要她活过今晚,她就一定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 她动了动稍稍能动的左手,刚才情况太紧急,她实在是没时间查看身上的伤势,除了腹部的致命伤口外,她的四肢都是被重力折断,初步判定应该是踩断的,幸运的,她发现左手只是脱臼而已。 曾经在训练和出任务时,她受过的伤不计其数,尤其是外伤,因此能第一时间判断左手只是脱臼,想到这里,她的眸子快速升起一抹亮光。只要有一只手能动,活过今晚的成功性又会多一些。 努力侧着身子,将头夹在左肩弯上,靠着雪地的支撑,只听得卡擦一声,不能活动的左手已经可以运转自如。
  • 2016年11月06日 19:10:07
    右手断的是手腕,唐妍只需要一摸便知道右手腕是真真切切的断了。几经摸索,很快摸清关节所在,只见她细细的左手握着右腕快速转动,不时听到细小的咔擦声。额头的冷汗一滴滴往下落,但她的表情却是丝毫未变,直到最后一阵轻微的扭动声之后,唐妍紧绷的身体终于松懈。 只是断骨不像脱臼,断骨接上后需要固定且有段时间不能使用,唐妍眯着眼从雪地下摸索出好几根枯枝与白骨,撕下袖子将之固定在右腕。 随后她如法炮制将两只断脚接上,整个过程她用时极快,且哪怕再痛,她也没有哼过一声。处理完四肢,唐妍将目光落在腹部,这才是最重的伤,这种伤口落在现世根本不是问题,缝合上就可以。
  • 2016年11月06日 19:10:51
    可对现在的她来说,却是致命的。她咬了咬唇,头越来越重,浑身止不住的发凉,唐妍很清楚,一旦她昏迷过去,只怕再也醒不过来了。 四肢的伤,口腔里的伤,腹部上的伤,肩膀上的伤,这些伤口就算落在她曾经的身体上都可以算是重伤了,何况这具幼童身体。 目光转在雪地上的狼尸身上,那身绒毛厚实的皮让唐妍眼睛一亮,有了这张狼皮,或许能抵制住外侵的寒冷。
  • 2016年11月06日 19:12:01
    二话不说,她将狼尸眼睛上尖锐的枯骨拔下来,费力的将狼皮从咽喉的伤口处划开,费了半个小时,她才将整张狼皮剥下来。 她曾经剥过狼皮,对剥狼皮自有一番独到的手法,若不是这手法,凭她现在的身体以及根本不是刀具的枯骨,想要剥下一张狼皮,无异于痴人说梦。 将狼皮披在身上,刹时一阵暖意袭来,让唐妍浑身不由自主打个哆嗦。狼皮能抵御住外界的低温,然而来自体内的低温却让唐妍毫无办法。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发高烧,这是重伤引起的。 行走困难,没有药物,饶是有千般想法,被困在这样一具弱小的身体里,唐妍亦是再次感受到了绝望。 上一辈子,在被尸潮包围的时候,她感受到绝望,随后她死了。而她刚刚才在这具身体里重新活过来,可是却再次体味到绝望的感觉。
  • 2016年11月06日 19:12:53
    老天可真是爱给她开玩笑,她索性躺在雪地上,手无意识的在雪地里抓着,却不小心抓着一物,她抬手一看,发现是枚锈迹般般的簪子。那簪子的尾端非常尖锐锋利,比她最先插进狼眼的那截枯骨还要尖锐得多,更重要的是那簪子头部有个圆孔,想来那圆孔下是有一串流苏,只不过时间太过久远,那串流苏已经不在。 做最后一博,唐妍心中默默对自己说。 简单的用雪将簪子上的铁锈清洗掉,她拔下自己的头发搓成极细的小股穿进簪子,忍住刻骨的疼痛将腹部上长长的伤口一点一点缝合。 做完这一切,她用狼皮把自己紧紧裹住,随后任由黑暗将自己吞噬。 醒过来了,是她的幸。 醒不过来,是她的命。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