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娱乐八卦 > 八卦爆料 RRS

王子文:做我们这行的心理永远都是不平衡的

发表时间:2016-11-04 09:41:27 点击:25059 回复:11

Helen_hoo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上一次采访王子文的时候,《欢乐颂》还没播,她还远没有像今天这样抢手:没有一群媒体长枪短炮地围着,没有人想尽办法瓜分她的时间。当时她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背带裤,一边的背带耷拉着,采访完还能跟记者闲聊几句分享她的瘦身经验。而这一次在《如果蜗牛有爱情》发布会后台见到的王子文,就完全是个女明星的样子了。坐在镜前灯底下的她化着一丝不苟的精致妆容,造型师在她身旁转圈反复检视刚打理好的妆发,“这里的头发不要这么翘着吧”、“头顶有点太扁了,有点像我妈的发型”,王子文盯着镜子中的自己发话。“口红呢?”助理从化妆包里拿出三支口红摆着她面前,她挨个涂试,最后钦点了一款橘粉色。

2016年正好是王子文出道的第十年,这一年里,她的事业就好像被谁踩了一脚油门,蹭地一下就飞了出去——4月《欢乐颂》热播,9月她就凭借该剧拿下第十九届华鼎奖最喜爱的影视明星奖。紧接着《如果蜗牛有爱情》、《追凶者也》、《双刺》、《跨界歌王》等影视综艺继续接棒,为其人气再添一把火。从一个籍籍无名的配角晋升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王子文只用了半年。

临出发,王子文脱下防寒的黑色羽绒服,露出精致的小礼服,助理开始往她身上迅速地擦拭乳液。团队帮她准备了一双华丽的10厘米尖头高跟鞋,她拎起鞋,又侧身从桌上拿来一卷双面胶,熟练地撕下来四段贴在鞋底。这是王子文自己发明的防掉跟妙招,“因为我脚太小了,34码穿着都大。”她笑着穿上高跟鞋,后脚跟果然空出一指的缝隙。

换装后的王子文走到吧台前,开始给媒体拍照。她熟练掌握一系列拍照技巧,迅速而自然地切换各个动作和角度:比如,站立时让脚背尽量立起来,坐下的时候只接触凳子的三分之一等,都会使身形看起来更加修长。两组大片拍摄完成,她只用了不到十分钟。

十五岁那年,她在成都被经纪公司发掘来到北京,懵懵懂懂地打算成为一名歌手。而在她二十九岁的这一年,她已经成为一名语速飞快思维清晰的女明星。她在这个圈子里度过了她人生的一半时间,或许可以这么说,她是在这个圈里长大成人的。

她清晰地感知到那些发生自己身上的变化,比如“越来越不会爱了”——这符合大多数人的成长规律,但与大多数人不同的是,她也“越来越喜欢下雨天”“泪点越来越低”“笑点也越来越低”。此外,她还从一个不婚主义者变成了认为“婚姻是人生里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只是她仍然有一张小女孩的脸与小女孩一样的身形。她需要凭借这张脸走得更远,然而她又需要走出这张脸的桎梏。毕竟,这已经是她二字头最后的时光了。

《如果蜗牛有爱情》原著一开篇,对女主人公许诩的描写是,“她有一米六吗?那么瘦小一个,即使端坐在椅子里,也像个未成年少女。而且皮肤苍白得没有血色,五官也长得很‘轻描淡写’。乍一眼望去,像……对了,像美剧里的吸血小僵尸。”

这样的人物描写,看起来似乎立刻可以与王子文对号入座——然而实际上,让自己成为许诩,王子文还是费了一番周折。在刚刚进入《蜗牛》剧组的时候,导演给她提的要求是“许诩表情要呆萌,声音要成熟,要让人听了产生生理反应。”这种内外表象的分割,她回酒店反复练习都找不到感觉,后来她才发现,关键的地方在于“不要让许诩有任何处理的感觉,就让自己最最放松,最最自然的状态,就对了。”

实际上,就算是在做王子文本人的时候,她也并不拥有太多的放松机会,“我现在是在卖萌”,她对记者说,对自己此刻所身处的这个明星身份心知肚明,“其实很多时候我是在卖着萌的,要很呆又很可爱的样子,说话有点像动画片的声音”。这种声音也被导演批评了,“导演说那是什么声音,许诩的声音是成熟的女人,明白吗?”

这就是关于做演员的奇妙所在:一个明星,她最放松的状态,最真实的状态,反而是在一个剧中的角色里。

王子文知道自己和许诩其实并不像,“许诩属于那种一盏灯亮着,其他灯都黑的那么一种人。那盏灯特别亮,超出普通人之上。比较典型的天才人物”。但是她知道怎么去成为许诩,“可能在思维这方面我赶不上她,但是我觉得我和她身上那股劲儿是相同的,你说是灵性也好,呆萌也好。”

当然,她也自认和曲筱绡并不像——在演曲筱绡的时候,她把自己的音调故意拔高了三度。她拥有的曲筱绡特质无非是“活泼、开朗,比较跳跃,语速比较快”,但是她同样需要在那段时间里,完全地成为曲筱绡,“很多人,包括我其实也会把自己有一些东西给藏起来,以换取别人的好感,但曲筱绡无所谓。包括对待爱情也是,她敢爱敢恨,只要喜欢我就要去表达、去追求。这是一种真正的自信,但我可能就做不到像她那么洒脱。”

最近她正在拍《欢乐颂2》,从《蜗牛》剧组杀青到《欢乐颂2》剧组,她一天都没休息。“其实这次我挺害怕我找不着曲筱绡了,因为这一年都在演许诩这种比较冷的女孩子”,她笑着说:“冷了一年了,我都不知道曲妖精还能不能活过来了。”

“我和她们都不像,她们都太极致了,我站在她们中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正常人”,王子文托着下巴,想着自己人生里两个最重要角色与自己的关系,随后又给出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答案:“但我觉得也都像,她们都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所以在演绎这些角色的时候,我需要做的调动就是把我这个人格完全放大。”

在《如果蜗牛有爱情》后面的情节里,两个人遭遇到危机时刻,王凯饰演的季白把许诩一把从火车上推下去,对她下命令“快跑!”许诩回头看了一眼季白的脸,转身拼了命往前冲,她跑过泥坑,跨过山沟,脑子里不断闪现出曾经与季白训练相处的场景。有好几次她都感觉自己已经陷进沼泽,泥浆没过小腿,泥土也飞溅到脸上,许诩也只能用手撑起身体爬出来,继续狂奔。到了一块空地,她从包里掏出急救棒,点燃,火花亮起的那一刻,她坐在地上放声大哭。

“咔!”导演喊停,王子文从地上起身,头发凌乱,脸上还挂着泪。她走到监视器旁边,发现在场也有人跟着哭了,“大家都被感染了,那时候就是悲情、绝望还有紧张交织。”她说,本来是演戏,当你下意识看到前面有泥坑的时候,肯定会想停下来跨过去或者是前面绕过去,“但我脑子里当时一下反应,说不行,如果减慢速度,可能季白就死了。”

那一刻,她彻底成为了深爱季白的许诩。

能够熟练调动和运用自己性格中的特质是一个演员开窍的标志,和王子文合作过电影《追凶者也》的导演曹保平透露,在选择她出演“杨淑华”这个角色时,并不是因为大众喜闻乐见的曲筱绡或者许诩这两个角色,而是因为他看了之前王子文在冯小刚电影《1942》里的表现。

在《1942》里,王子文饰演的是土财主范殿元(张国立饰)的女儿“星星”:一个娇生惯养的地主家小姐,后来陪父亲踏上逃荒路,经历轰炸、粮食被抢后,她的性格发生巨大转变,为了给刚生产的嫂嫂补身体,她献出一直带在身边的猫,再到最后为了活路让父亲卖掉自己。“星星”被视为全片中最柔软也是最具直击人心的女性角色。

而《追凶者也》中的王子文饰演的酒店服务员“杨淑华”,痴情得爱着镇上的古惑仔男友王友全。为了保全犯罪的男友,她不得不帮他隐瞒真相,每天以泪洗面,即使内心充满了恐惧但面对爱人仍然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最后还亲自买票送他离开。“他可以不追问王友全是否杀人,但是她却要追问他是否爱过她。”和“星星”一样,“杨淑华”也是这部电影的柔和剂,一定程度上缓冲了影片的凌厉风格。

“王子文的表演很细腻,有灵气。”曹保平评价。在这部电影里,王子文需要全程用方言表演,并且到后期哭戏非常多,“子文在试戏的时候就毫无忌讳,落落大方,试了两三场戏我就敲定她了。从她的表演能力我就能感知到,她演绎地很细微,很多情感细腻的地方和尺度都控制得很好。而且正式拍摄的时候比在试戏的时候呈现的能量更大,精准性也很好。”

从冯小刚到赵宝刚,再到侯鸿亮、孔笙和曹保平,王子文凭借努力得到了诸多大导演的青睐,但鲜少有人知道,她并非表演科班出身。上学的时候,王子文学的是金融,但她理科从小就不好,对数字完全没概念,不久便转行了。十五岁那年,王子文在成都被经纪公司的人发掘,跟着就来了北京,在公司的安排下,她还去韩国当过一段时间练习生。

“那个时候是打算做歌手,对音乐的喜欢也许也是遗传我爸爸的,但我做事也是经常玩世不恭,不像他老人家那么钻研。”王子文在后来的博客中写道。她本以为自己以后就是唱歌了,但没想到计划不如变化快,她的组合很快因为各种原因解散了,王子文的歌手之路也暂时宣告塌方。

“路堵住了就绕道走呗,于是我做了演员。”她初入演员道路很懵懂,“别人就说我脸小,为什么不演戏呢?来试试吧,那我就心想试试就试试吧。”王子文刚开始还报了一个中央戏剧学院的研修班,但在进修的过程中没两天就被剧组选走了,那正是王子文出演的第一部电视剧,《谁是我爸爸》。

时隔十年,王子文仍清楚记得初入剧组的尴尬,“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我记得那个时候很傻的,每天对着镜子演戏,就是你会自己想好对方的表情,然后就对着镜子练,等到现场发现完全跟你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就懵了。”在之后的过程中,她也一直是窘迫大于享受。

她曾经甚至在采访中坦承自己对表演并没有巨大的热情,事实上,王子文一度认为自己对任何事物都没有热情。有记者问她小时候的梦想是什么,她想都没带想地回答说:“我是个没有梦想的人!”

“是的,以前的我是个混时间过日子的人,对自己要求不高,也没想过说意义这玩意儿有多重要。梦想对我来说太奢侈,需要付出太多,说来说去就是不想委屈自己。”在一篇名为《没有梦想的我走出一条梦想路》的博文里,王子文如是写道。这是2011年。

但在彼时的王子文心里,梦想并非什么了不起的、遥不可及的事物,“梦想,想有就能有的,尤其是对于我这个喜欢幻想的双鱼女来说。我想要做的事情多得数不清。”

双鱼座是冬天和黄道带的最后一个星座。有传说冬天在它即将离去的时候,把相对意识留给了双鱼座的人。所以双鱼女通常温情,灵活而且神秘,对世界上发生的一切,乃至虚无缥缈的事物都有兴趣。

而双鱼女王子文从表演中找到的兴趣,则是从就是体会不同的人生开始的:“《姨妈的后现代生活》里的飞飞,叛逆的装束,大黑眼影,黑口红,红头发,从小就想这么打扮来着,学校家里都不许。《生死桥》里的丹丹,一朵带刺的玫瑰,为自己爱的人死去,这事儿我真没胆儿去做。《家,N次方》的齐齐,身为动漫迷的我这回能把COS的装备穿上大街也是我一直没勇气做的。《李献计历险记》(动画版 真人版)里的王倩,能遇到一个李献计这样的男朋友,这事儿估计也只能再戏里过把瘾了……”她写道。

“做了演员以后才发现这些梦想正在一点点照进现实,它们一个个真的都在我另一个世界里实现了!”字里行间,你似乎都能想象到某天夜里,王子文独自坐在电脑前,欣喜地敲下这行她对梦想的宣言。

由此,这个15岁开始懵懵懂懂入行的小女孩,找到了自己成年的意义。

在王子文的演艺生涯中,还有一个不可回避的名字,王朔。

他是王子文口中的她的“精神枕头”,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王子文的名字都与王朔牢牢捆绑在一起。

这两个人的故事,要从一场官司说起。王子文十五岁到北京,初涉娱乐圈时,曾糊里糊涂地与经纪公司签下一纸“卖身契”:15年内不能换公司,解约后20年内不能从事本行业,上一部戏抽成40%。因为经纪纠纷,王子文被老东家告上法庭。然而,当年的那场官司最受关注的新闻点,并不是她那纸合同,而是她的代理律师——大作家王朔。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当时的王朔甚至直接用“白毛女”来形容王子文的惨况,“都知道白毛女的故事吧?外地的孩子,一个喜儿要想在北京发展找谁管?”为了帮王子文获得舆论支持,王朔频繁登上电视、报纸制造声势。

有传闻还称,为了方便帮她处理事情,王朔甚至还主动请缨做了王子文的经纪人。随后王朔把王子文推荐给了冯小刚,使之得以出演《唐山大地震》和《1942》。和原来的经纪公司解约之后,王朔又为王子文和赵宝刚拉上线,《家的N次方》、《男人帮》等都是她加入赵宝刚公司之后的作品,时至今日,王子文也仍然签在赵宝刚的公司鑫宝源。

这些传闻并未得到回应,所有人都好奇两人到底有什么关系,再加上后来他们不断被偷拍到同出同入、甚至疑似同居一室,二人关系就被媒体板上钉钉地解读为忘年恋。

王朔也曾公开解释过他为什么要帮王子文,“因为这孩子是我们老王家的人。”他的意思是,两人都姓王。但显然这个理由很难使大众信服,他又接着解释:“王子文是王少初的孙女,王少初是谁知道吗?四川师范大学文学教授。第一次听说吧,她父亲叫王行克和我的朋友四川大学乔雨宁是朋友。而且王萌萌和王蒙同志就差一个字,是我们老王家的闺女,她和我们邻居是好朋友,我们邻居也姓王……”但这样暧昧复杂的联系反而使两人的关系变得更加神秘。

最初,王子文的回应也总是含糊不清,“我觉得男人和女人有很多种关系,我们的关系并不一定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 所谓的“精神枕头”这一说法也是那时候产生的,每每谈及王朔,王子文总将他比作一个“天才式的人物”,直言他就是自己在无助时的精神依靠。这无疑让外界的猜测更多。

这么多年过去,尽管两人多次公开澄清,但人总是愿意相信自己想看到的“现实”。时至今日,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王子文还会被偶尔问及“王朔”这个敏感的名字,时过境迁,王子文已不愿再多提,但她也未刻意回避。

王子文说,在她心里朋友都是被归好类的,不同类型的朋友会放进心里不同的格子,而王朔被放进了“良师益友”的格子。“他还真不是所有人眼里认为的只是一个作家而已,他远远高于大家对他的身份认可。在和他谈话时,他会给你一个你没有想到的一个角度,让你去思考。”在王子文心里,王朔仍然站在高处。但全程,王子文都将王朔的名字用“他”来代替。

在朋友乃至另一半的选择上,王子文仍然坚持最初的执念:精神上的沟通是第一位的。“因为两个人在一起除了吃喝玩乐以外,有很多是通过沟通来碰撞价值观的一个认可。其实我觉得两个人一定是价值观上认可了,就是很多事都是不谋而合的。”

早几年,王子文是秉承“不婚论”的,理由在于:“第一,恋爱跟婚姻其实是没有必然关系的。第二,婚姻是保证了你们的财产,而不是感情。如果两个爱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跟婚姻没关系。第三,如果我想要结婚,那么我是因为想要个孩子,否则我不会结婚。”在她眼里,婚姻只是一种经济制度,缺乏神圣感。

但如今再谈到这条法则时,王子文却笑着说:“已经不适用了”,她没有解释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是觉得我那时候很幼稚。每个人面对自己的婚姻都会觉得,你的人生翻开了另外一个篇章,你可能会过跟以前不一样的生活了,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发表时间:2016-11-04 09:41:27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