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给顾客背上纹了条青龙,第二天他就死于暴毙!

发表时间:2016-11-04 10:35:45 点击:27259 回复:77

秋之却邪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叫韩朝,23岁,在江城市生活,开着一家小纹身店,每个月赚个三五千,抛去房租什么的,生活还可以维持着。
说到这纹身,那这里面的由头也有很多,纹身在古代的时候又被称作为刺绣,流传至今也有三千五百年了,而且纹身是和血液相融,俗称“养神”,这个养神说的是神灵的神。
而在刺青里还有一种流传下来的东西,叫阴阳绣,阴阳绣大概是从宋朝开始有的,和纹身一样都是将图案纹在人的身体上,但是他不是普通的纹身,而是用阴魂灌注到颜料里,而这阴魂便是和鬼魂结合,这和泰国的养小鬼倒是有几分相似。
而阴阳绣在宋朝时期也就被传为阴术,很多人都想通过阴阳刺绣来改变人的运气。
阴阳绣,绣阴阳,可绣富贵,可绣平安,可招鬼怪,可招神灵,总之阴阳绣这种东西很邪门,而我爷爷也是个道术大家,但是我爷爷却在做阴阳绣的时候,无故放跑了阴魂,导致最后自己命都丢在了里面,从那以后我没有动过阴绣的念头了。
早上,我骑着车子刚刚到店里的时候,开始清洗着自己平时刺青用的绣针以及那些小工具。
正忙活着的时候一个精壮汉子,搂着一个漂亮的姑娘走了进来,姑娘,脸蛋非常的漂亮,穿着一件粉色的低胸装,一片酥胸如同凝脂白玉,半遮半掩,下身穿着一件超短裤,一双水润匀称的双腿裸露在外,身材丰盈诱人,但是整个人却带着一股浓浓的风尘之气。
搂着女子的精壮汉子不是别人,正是张旭,我平日里跟他叫旭哥,而这个旭哥就是我所在的这片地区的一个大哥,外号不夜城城主,我所在的这个地方就是不夜城。
至于眼前这个这个风尘女子,她叫虹姐,以前是不夜城里的头牌小姐,但是现在据说是和旭哥在一起以后就金盆洗手了。
旭哥这个时候看着我笑了笑说道:“老弟,哥哥今天给你拉了个客户,你看看给虹姐上个什么纹身?”
我回过头擦了一下手上的水渍,看着眼前的女人客气的笑了一下说道:“嫂子,你想上个什么纹身呢?”说着话我把自己平时给客人看的底图都拿了出来。
虹姐回过头冲着我妩媚的一笑,眨巴着一对眉眼,纤细的玉手拍打在了我的肩膀上笑吟吟的说道:“我想给胸口纹个玫瑰花,得多少钱?”两片半球笑的花枝招颤的。
我看着虹姐笑了笑伸出三个指头看了一眼旭哥开口说道:“你是旭哥介绍来的,也不能跟你多要了,三百,你看行不?”
虹姐跟着笑呵呵的点头说道:“好啊。”
这个时候旭哥走了过来,看着我笑了笑说道:“老弟,你看看什么时候能给哥哥我把青龙上一下?”
我听见旭哥的这句话以后,下意识的就皱了皱眉,因为旭哥不止一次跟我说要上五爪青龙的事情,但是我知道他不能上青龙,跟着我开口:“旭哥,你这八字我找人看过,不够硬,我怕你背不动最后把命都丢了。”
旭哥这个时候拍了拍我的肩膀,随手点了一支烟叼在嘴上一脸痞子样看着我说道:“你说你来这不夜城这么长时间了,我啥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说到这以后,旭哥有些不屑的说道:“这不夜城还能有我背不动的东西?”
发表时间:2016-11-04 10:35:45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04日 10:36:01
    听完旭哥的话以后我冲着旭哥摇了摇头说道:“旭哥,你走吧,带着嫂子走吧,青龙的事情没得商量。”我直接拒绝了旭哥。
    其实说来旭哥这个人还是相当讲究的,每次给我拉客户,有时候小混混来这闹事了,都是旭哥给摆平的,对于旭哥我心里还是相当感激的,但是他要上青龙的事情是我绝对不会做的事情。
    这个青龙不是普通的青龙,而是五爪青龙,属于阴灵的一种,如果命格不够硬,背在身上会给自己招灾的,况且阴阳绣本就邪门霸道。
    他也不止一次跟我说过要上青龙,但是都被我拒绝了,但是我没想到这么多次了,旭哥对于这阴阳绣还没死心。

  • 2016年11月04日 10:36:24
    旭哥倒是也不急,看着我笑说道:“只要你说个数,多少钱我都肯掏。”说到这以后旭哥顿了一下“咱江城市,会阴阳绣的人也有,但是大多都是一些江湖骗子,普通的纹身师也纹不出来哥哥想要的效果,所以老哥我才来找你的不是?”
    说实话,我动过心,但是我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去做事,毕竟青龙也属于阴灵的一种,命格不够硬的人是背不动青龙的,想到这以后我看着旭哥摇了摇头说道:“旭哥,这不是钱的事情。”
    旭哥依旧是不死心的看着我说道:“小朝啊,旭哥啥实力你又不是不知道,旭哥这隔三差五的给你拉个生意拉个客户的,别的不说,你就说旭哥我这人讲究不?”

  • 2016年11月04日 10:36:39
    我看着旭哥不置可否的点点头说道:“旭哥,你的好意我都记在心里呢,但是青龙这个东西真的不能随便上的。”看到旭哥给我打感情牌,我确实有些无奈,如果能上的话早就给他上了。
    旭哥见拿我没办法了,深深的吸了口烟以后看着我说道:“那行,你先忙,回头哥再来找你。”
    我跟着点点头以后,虹姐这个时候看着旭哥准备离开了紧跟着开口说道:“那行,小朝,我过几天再来找你上这纹身哈。”说完之后虹姐顺带着冲我抛了一个眉眼。
    我点点头以后,虹姐媚笑一下,挽着旭哥的手臂两个人走出了我的纹身店。

  • 2016年11月04日 10:36:59
    我看着旭哥离去的背影,心里忍不住的叹了口气,饶是旭哥是一方大哥,但是命格不合,还是没办法上青龙的。
    就这样,旭哥离开了纹身店,倒是也没说什么,我刚刚回到自己租住的小房子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是我女朋友给我打来的电话,我和我女朋友也一直都是异地恋,我因为大学毕业以后跟着我爷爷去学了刺绣,而她选择去别的城市拼搏,我们两个人也都是断断续续的有着联系。
    我按了一下接听键以后,便听到了我女朋友刘欣那个熟悉的声音“小朝。”
    我跟着干笑了一下说道:“是我,怎么了,媳妇?”
    “那个,我爸妈想让咱们买房子,然后咱们争取明年就把婚事订下来。”刘欣好像有些为难的样子说道。

  • 2016年11月04日 10:37:33
    我听见以后有些诧异的问道:“在哪里买房?”
    “在江北这边,我爸妈看好房子了,你给付个首付就行了,剩下的钱咱们一起还。”
    我听见刘欣这句话以后,顿时有些黯然失色,我哪儿里有什么钱除了这个纹身店,想到这以后我跟着对着电话说道:“媳妇,你等等,我会想办法的。”说完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
    我挂了电话以后便开始坐在沙发上愣神了,我始终没有想到怎么去赚钱,靠着这个纹身店,我是肯定赚不到那么多的钱,江北的房价我还是清楚一些的,想到这以后我不禁黯然的叹了口气。
    突然脑海里闪现出一样东西,阴阳绣,虽然说这东西有些邪门,但是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来钱快的也只有阴阳绣了。
  • 2016年11月04日 10:38:01
    我动了这个想法以后,便拿出来自己的手机开始在自己的朋友圈里,还有几个班级群里发出去了广告:本人承接阴阳绣,可招财转运,可破煞防鬼,不灵不要钱。
    谁知道朋友圈刚刚发完以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旭哥的电话,我心里有些好奇,但是还是接了电话。只听见电话里的旭哥没好气的说道:“朝儿,你这人做人有点不地道了,你说,上午你还跟我说不做阴阳绣呢,怎么到了晚上就变卦了?”
    我听见旭哥的话以后,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想来是因为旭哥看到我朋友圈里发的那些信息了,但是我确实是迫于无奈。
    跟着开口把事情的经过全部都说了一遍,旭哥听完以后倒是不怎么生气了,好像非常淡定的样子对着我笑了笑说道:“行了,你说吧,多少钱能上青龙。”

  • 2016年11月07日 16:31:43
    继续更新,即会获得置顶机会哦!
  • 2016年11月07日 22:58:23
    木有了啊,期待
  • 2016年11月08日 03:00:26
    挺好看,继续更!!加油
  • 2016年11月12日 22:38:46
    太监了啊,这小说叫什么名字?
  • 2016年11月13日 06:26:52
    太监了?人呢?
  • 2016年11月14日 13:59:04
    真太监了
  • 2016年11月15日 17:24:06
    我听见旭哥这话以后思索了一下,自己现在确实是缺钱,而且看旭哥的这个样子,这阴阳绣就算我不做,他恐怕也会找别人做的,想到这以后我跟着心一横开口说道:“旭哥,你对老弟不错,我不说别的,你给我拿一万块吧。”
    旭哥听见我这么爽快的答应了以后对着电话笑了笑说道:“那行,明天我就把钱给你拿过去。”
    而我爷爷临终的叮嘱此时也早就被我忘记在了一旁,我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多赚钱,帮家里还钱,而我赚钱快而又不违法的唯一途径便是这阴阳绣了。

  • 2016年11月15日 17:24:24
    次日,清晨,我便早早的起床了,我想旭哥估计应该还在那里等着我给他上青龙呢,而且我了解旭哥这个人,性子有点急,这青龙他也等了不短的时间了。
    就这样我洗漱完以后,骑着自己的小电瓶车冲着纹身店便行驶了过去,快到了门口的时候,旭哥那精壮的身躯出现在了我的视线里。
    我看着旭哥笑着打了个招呼说道:“旭哥,你今天来的挺早的?”说着话我便把门打开了。
    旭哥进去以后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跟着把钱扔在了茶几上,看着我笑了笑说道:“小朝,这钱,你数一下,看看够不够。”

  • 2016年11月15日 17:24:40
    我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钱,并没有去数,而是一脸严肃的样子看着旭哥开口问道:“旭哥,你确定你样这阴阳绣吗?即使他给你带来的是杀身之祸你也做是吗?”
    旭哥有些嫌弃的看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不是废话么,出来混的,还能怕了这个不成?”
    我跟着点点头说道:“那行,旭哥,你先稍等一下,我去准备准备,今天就给你上了这青龙。”
    旭哥点点头以后,我转身走向了一个小黑屋子里,我打开房间的灯以后,看着眼前的阴暗的牌位上面刻着几个字:刘青云之位。

  • 2016年11月15日 17:25:04
    刘青云正是我的爷爷,教我刺青的爷爷,同时我爷爷也是一名道术大家,以前也教过我捉鬼看风水,只是我爱好于阴阳绣之术所以道术什么的便没有认真的去学,也是一直到了后面我才明白,我爷爷当初为什么教我道术。
    我跟着拿出来三支香点燃以后冲着我爷爷狠狠的磕了磕头以后看着我爷爷的牌位说道:“爷爷,徒弟今天要动用这阴阳绣了,望您老人家在天之灵保佑徒儿一切顺利。”
    说完这些话以后我便起身站了起来,把三炷香插到了香炉里面,从柜子里拿出来了那套专做阴阳绣的针具。

  • 2016年11月15日 17:25:29
    我出来以后,旭哥看着我饶有兴趣的说道:“工具倒是挺多的?”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打开了盒子以后,把那些阴阳绣的工具拿了出来,跟着拿出来一根刺针看着旭哥说道:“旭哥,你先趴在青案上,我这就给你纹。”
    底图什么的就不用选了,因为很早以前的时候旭哥就已经告诉过我想上什么样的青龙了。
    很快,我便开始给旭哥上这青龙,由于青龙的底图比较大,上了五个多小时才上完,旭哥倒也是个汉子,五个多小时愣是哼都没有哼一声的,要知道这阴阳绣是用阴针一针针的刺上去的,一般人很难忍受这种疼痛,尤其是青龙这么大的一个图案。

  • 2016年11月15日 17:25:46
    上完了以后,旭哥站了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看着我说道:“我这青龙怎么看起来死气沉沉的?”
    我跟着开口说道:“这还没上色呢,明天你过来,我给你上色,上了色这青龙就是活阴灵了。”我说着话便开始收拾自己的工具了。
    旭哥跟着点点头以后冲着我比了个大拇指说道:“不过你这手艺是真不错,你放心,以后有什么生意老哥我都给你拉过来。”
    我听见这句话以后冲着旭哥感激的点点头说道:“那就多多仰仗旭哥了。”阴阳绣既然已经开始做了,我便不打算回头了,别人的生与死与我何干,我只想赚钱,只要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就好。

  • 2016年11月15日 17:26:09
    当天中午,旭哥穿好了衣服以后便早早的离开了,我的心里倒是没什么感触,但是需要上色的话,那还得需要一个凶魂,这个凶魂可不简单,必须是杀人犯,或者一些沾染太多血气的人,只有这样的魂魄做颜料才可以让这青龙活起来,人的气运才能得到改变。
    如果要是捉魂的话,那只能找一个人了,陈叔,陈叔原名叫陈博祥,是在南郊殡仪馆工作,而且我爷爷生前都是从他那里捉魂,而且我当时也常跟着我爷爷一起去捉魂,对于陈叔多少还是有些认识的。
    我紧跟着开始翻箱倒柜的找陈叔的名片了,果然,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陈叔的名片。

  • 2016年11月15日 17:26:26
    我按照名片上的电话把号码拨了过去,很快,陈叔那边便接通了电话,带着职业性的微笑问道:“你好,请问你是哪儿位?”
    我跟着开口说道:“陈叔,是我,我是小朝,刘青云的孙子。”
    谁知道我说完这句话以后,电话里的陈叔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小朝,你小子怎么想起来给我这把老骨头打电话了?”
    我笑了笑说道:“陈叔,你这话不就说的远了么,您跟我爷爷关系那么好,我跟您打电话叙叙旧这不也是情理之中么?”
    陈叔哈哈的笑了起来“你还是直说吧,什么事情,需要我这把老骨头了?”
    我被陈叔的这番话说的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笑对着电话说道:“陈叔,我想去您那捉魂,您给我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凶魂,越凶怨气越大的越好。”

  • 2016年11月15日 17:30:15
    陈叔在电话里听见我的这几句话以后显然愣了一下,随即开口说道:“小朝,我记得你爷爷临终前叮嘱过你,不准碰阴阳绣了吧?”
    我听见陈叔的这句话以后跟着开口把自己家里的事情跟陈叔说了一遍,随即陈叔听完以后也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凶魂倒是有一个,这人生前是个杀猪屠夫,因为自己姑娘被混混糟蹋了,所以一怒之下杀了混混的全家,后来自己也畏罪自杀了,今天刚刚给送过来。”
    我听见陈叔的话以后心里顿时有些喜出望外,这样的凶魂正好,最适合我上色用了,想到这以后我呲牙笑了笑对着电话里的陈叔开口说道:“陈叔,晚上我就过去吧。”

  • 2016年11月15日 17:30:39
    陈叔跟着开口说道:“好,价格不变。”
    我跟着开口说道:“叔,你放心,我都懂。”
    说完之后我便挂断了电话,以前都是跟着我爷爷去捉魂,现在该我自己去捉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就这样,一下午店里没有生意,到了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骑着自己的电瓶车冲着南郊殡仪馆行驶了过去,到了南郊殡仪馆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了。
    我停放好了自己的电瓶车以后,找到了陈叔的号码就拨了过去,陈叔接通来电话以后,我对着陈叔通知了一下自己已经到了,便挂了电话了。

  • 2016年11月15日 17:30:46
    陈叔这个时候从殡仪馆里走了出来,抬起头看着我说道:“你这个时辰来的不早不晚。”说着话陈叔上下打量了一遍我以后继续说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吧?”
    我跟着点点头说道:“都准备好了,陈叔,你就放心吧。”
    陈叔这个时候点点头以后,便大步流星的往前走了,我跟在陈叔的身后便一起走进了这殡仪馆里。
    到了殡仪馆以后,陈叔带着我来到停尸间,跟着找到了一个48号的冷箱,打开这个冷箱以后陈叔回过头看着我说道:“就是这个人了。”
  • 2016年11月16日 14:21:06
    我跟着抬腿走上前,看了一眼下冷箱,只见冷箱里的人此时冒着一股冰冷的寒气,脸上的表情也有些狰狞,我抬起头看着陈叔有些害怕的问道:“叔,你说这人是屠夫?”
    “是啊?不然还能有假的吗?”陈叔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扫了我一眼“刚看见的时候我也以为是亡命徒呢,不过看这人的长相确实不像是是一般农户家的屠夫,但是人家是这么说的,我们也就只能这么相信了。”
    我跟着点点头以后,心一狠,看着陈叔开口说道:“那行,陈叔,你出去吧,我准备做法,把他的魂魄牵引出来。”

  • 2016年11月16日 14:21:16
    陈叔紧跟着点点头以后便转身走出了停尸间,我看着眼前的尸体,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紧张,以前都是跟着我爷爷一起来捉魂,这次是我自己来捉魂,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随即我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来一些工具,镇魂符,引魂水,包括糯米,雄黄粉,还有专门牵引魂魄用到的红线,也叫招魂绳。
    当我把这些工具都整齐全以后先抓了一把糯米洒在了地上,糯米洒在地上是防止阴魂逃跑,也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抵挡一阵,但是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想起了我爷爷,我爷爷就是因为当初不小心将阴魂放跑了,导致后来连命都丢了,而在阴阳绣里最忌讳的便是阴魂跑掉,因为这样捉阴魂的刺青师会遭报应的。
    紧跟着把镇魂符贴在了停尸间的四周,这样就防止这凶魂跑出这停尸间。

  • 2016年11月16日 14:21:26
    布置好这些以后,我深呼了口气便开始准备动手,我走到了尸体的前面,拿出来引魂水滴了一滴在那个尸体的额头上,只见这个时候尸体放佛是活了一般,突然睁开了血红的眼睛,怒不可遏的看着我,看到这一幕我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是尸怨所造成的。
    当然我也被这尸体盯得也是一阵阵的头皮发麻,随即,心一狠,眼睛一闭上以后,把手里红线顺着绑在了尸体中指上。
    中指是人连接魂魄的命脉之处,所以连接在中指上以后,我便能顺势牵将这凶魂牵引过来。
    紧跟着我刚刚念了几句咒语以后,尸体突然开始挣扎了起来,只见屠夫满脸是血,眼睛里流着绿色的浓血,耳朵里也都是这样,看起来非常的恶心。

  • 2016年11月16日 14:21:37
    我看到眼前的场景以后,心里忍不住有些反胃,随即,我深呼了口气,我深呼了口气以后,跟着嘴里默念了一句口诀“神武真君,速速显灵!破!”
    只听破字一出口,尸体轰然倒在了地上,我跟着心里放松了一点,想来这魂魄应该已经被我成功的牵引出来了,只见这个时候我的招魂绳显然已经从屠夫的中指之间脱落了。
    忽然间看到红绳的另一头站着一个阴森森的男人,脸上没有一点生气,仿若没有一点意识一般盯着我。
    这不禁让我心里有些发怵,深呼了口气,轻轻的拉动了一下自己手里的红绳,只见红绳拉动之后,那凶魂突然脸色大变,冲着我就扑了上来,而我手里的红绳此时已经脱手了。

  • 2016年11月16日 14:22:35
    暗道了一声,糟糕,凶魂冲着我扑过来以后,我赶忙抓起来自己手里的糯米洒了上去。
    只见这凶魂顿时化作了一阵青烟,再一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惨叫了一声以后转身撒腿就准备跑。
    一边跑,一边从自己的身上摸出来一个镇魂符,嘴里默默的念了几句口诀以后冲着那凶魂的身上就招呼了上去。
    只见凶魂露出一抹狰狞之色以后,回过头对着我桀桀的怪笑着,而我的镇魂符贴在了凶魂的身上显然没有一点作用。
    我有些害怕了,这次不会丢了自己的小命吧?
    只见这个时候凶魂不知道一下子站在了我的面前,我看着眼前的凶魂,感觉整个人都如同被一盆凉水从上浇到了下。

  • 2016年11月16日 14:22:47
    凶魂突然间冲着我张开血口,冲着我的脖颈处就咬了上来,我跟着又抓起来一把糯米直接塞在了凶魂的嘴里,以至于他没有咬到我。
    此时的凶魂有些痛苦的样子,我跟着赶忙拿起来自己的家伙事,继续冲着凶魂招呼了起来,凶魂相反好像并不害怕我一样,再一次冲着我的身上扑了上来,我一下子就被凶魂这股力量狠狠的摔飞了出去。
    我摔在地上,顾不得拍打自己身上的灰尘,赶忙站了起来,这个时候凶魂看着我肆虐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你们都得死!!”这个声音刚刚说完以后,凶魂突然间冲着我扑了上来。
    我来不及躲避,刚刚准备撒腿跑的时候,只见凶魂已经到了我的面前,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脖领,将我举得老高老高的,我顿时感觉整个人都快窒息了。

  • 2016年11月16日 14:23:07
    让我有些喘不过气的样子,我感觉现在自己的脑袋都开始有些眩晕了,紧跟着这个时候我以为自己的生命就要就此终结的时候,突然停尸房的门被打开了。
    陈叔看见我的样子以后,也不知道嘴里念叨了什么东西,只见一道手诀打了过来,凶魂嗷呜的惨叫了一声以后,撒手就把我扔在了地上。
    我跟着咳嗽了几声以后,抬起头听到陈叔开口说道:“想逃?”说着话陈叔把我扔在地上的收魂瓶随手拿了起来。
    然后又是一道口诀,顺带着把红线从地上拿了起来,对着凶魂抛了过去,只见凶魂这个时候已经被绑在了红线上,我心里不得不佩服陈叔道术的高深。

  • 2016年11月16日 14:23:21
    只见陈叔轻哼了一声,顺手一拉,那凶魂便乖乖的钻进了收魂瓶中,这个时候陈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看着我说道:“你小子差点把自己的命玩进去你知道吗?”
    我哪儿能不知道呢?若不是陈叔来的早的话,恐怕现在我已经是亡魂了,想到这以后我感激的看了一眼陈叔开口说道:“陈叔,为什么我就抓不住这凶魂呢?”
    陈叔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你是做阴阳绣的,属于阴人,身上阴气太重,克制不住这凶魂,外加上这凶魂又不是普通的凶魂,身上的戾气足以压制你的气息了。”
    我跟着暗自庆幸,幸亏刚刚陈叔来的及时,否则丧命的恐怕就该是我了,这个时候陈叔把手里的瓶子递给了我说道:“这凶魂已经给你装到瓶子里了,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谨慎。”

  • 2016年11月16日 14:23:36
    我跟着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这收魂瓶,对于陈叔我现在突然产生了一种好奇心,以前一直以为陈叔就是个普通人,在这殡仪馆里上班纯属是为了讨生活,但是他今天这么一出手,我感觉这陈叔也不是一般人。
    陈叔放佛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开口说道:“行了,别在胡思乱想了。”
    我收拾好东西以后看着陈叔开口说道:“陈叔,这是答应给你的钱,你收着。”说完之后我从自己口袋里摸出来五百块放在了陈叔的桌子上。
    这五百块是老规矩了,不管是我来这里捉魂也好,还是我爷爷生前在这里捉魂也好,每次捉魂都会给陈叔五百。
    陈叔倒是没有拒绝,冲着我点点头说道:“快回去吧,我得把这里好好收拾收拾了。”

  • 2016年11月16日 14:24:01
    经过我和凶魂这么一翻的折腾,这个停尸间明显有些乱糟糟的样子,我跟着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以后转身离开了。
    走出殡仪馆的时候,我忽然间发现一个很懊恼的事情,我的电瓶车的电瓶居然被人给偷了!!
    妈蛋,这年头还有来殡仪馆门口偷东西呢,想到这以后我心里不禁有些愤恨。
    无奈之下我只好推着自己的电瓶车往回走了,到了家以后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我把东西都归置以后,自己匆匆忙忙的洗了个澡,困意便涌了上来,我就早早的睡下了。
    第二天早上,我抻着懒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忍不住的打了个哈欠,昨天晚上睡得确实有些晚了,而且最可恶的是我的电瓶车居然还被人偷走了。
  • 2016年11月17日 14:05:00
    我正犹豫要吃点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是一个陌生号,随即跟着按了一下接听键,只听见电话里的人开口说道:“您好,请问您是韩先生吗?”这人说话还是非常有礼貌的样子。
    我跟着点点头对着电话说道:“我是韩朝,请问您是哪儿位?”
    电话里的人犹豫了一下以后开口说道:“是这样的韩先生,我姓李,是一名出租车李大哥,看到你在同城网上发了一个关于阴阳绣可以捉鬼改运,我想问一下这个是真的吗?”
    我一听顿时就来了兴趣,看来我这是来了生意了,我跟着开口说道:“你放心吧,保证管用,要是不管用了退钱都可以。”
  • 2016年11月17日 14:05:14
    说到这之后我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这样,你先去我的纹身店吧,我待会把纹身店的地址放在你手机上。”
    “好,那我现在就过去。”
    我跟着挂断了电话以后把自己纹身店的地址给这位李大哥发了过去,跟着我只好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去纹身店了。
    我到了纹身店的时候,果然一个中年男人站在那里四处张望着,想来这个中年男人应该就是电话里跟我说话的那个李姓李大哥了吧?
    我停放好了车子以后,中年男人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我跟着开口说道:“您就是李大哥吧?我这纹身店虽不起眼,但是做的也是真真正正的阴阳绣。”说着以后我便招呼着李大哥走了进来。

  • 2016年11月17日 14:05:24
    李大哥刚刚走进来以后,旭哥这个时候也叼着烟走了进来,冲着我笑了笑说道:“朝儿,我这青龙什么时候上色?”旭哥说完以后看了一眼点上李大哥。
    我看着旭哥开口说道:“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来上色吧,材料什么的都已经给你准齐全了。”
    旭哥跟着点点头说道:“那妥妥滴!”说完之后旭哥冲着我招了招手以后便转身离开了。
    这个时候边上的李大哥看着我有些不相信的样子说道:“这个是不夜城的大哥?张旭?”
    我跟着点点头说道:“对,他的青龙就是在我这里纹的。”说着话我开始打量眼前这个李大哥了,看着李大哥的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有钱人,但是仔细看一下他的脸庞,你会发现他的眉心之处聚着一股弄弄的黑气。

  • 2016年11月17日 14:05:33
    这可正是印堂发黑的症状,而且黑的有些过头了,马上就要变色了,等到这颜色彻底变紫的时候恐怕这李大哥的性命估计就没了,想到这以后我看着李大哥开口说道:“大哥,你是碰着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吧?”
    李大哥看着我点点头说道:“确实是碰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说到这以后李大哥对着我苦笑了一下以后便把整件事情的因果关系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那天晚上这个这李大哥跑出租车,晚上看着几个人一脸焦急的样子站在路边拦车。
    跑出租的都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拉客从不拉孕妇,当时这大哥也是看着没人拉这孕妇,心里也过意不去便好心好意的拉着孕妇上了车。

  • 2016年11月17日 14:06:24
    当时上了车以后,李大哥就听见孕妇一阵哀嚎声,当李大哥回过头一看的时候,自己的后座上全部都是血,这孕妇大出血了,当时李大哥也慌了,后来到了医院的时候,孕妇就已经没气了。
    后来这李大哥看着车子就回去了,当天晚上这李大哥就做了一个噩梦,梦里面是一对母子,女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殒命了的孕妇,而那个孩子李大哥告诉我应该是孕妇的孩子,梦里面那对母子一脸怨恨的样子看着这李大哥,嘴里还不停的说:为什么不能早点把我们母子送到医院。
    后来李大哥吓醒了以后觉得就只是个梦,便没有在意,但是当天晚上李大哥去跑出租的时候,一个怪异的现象出现了,只要一到晚上那个时间,自己的出租车上就会出现一阵孕妇的哀嚎声。

  • 2016年11月17日 14:06:46
    而李大哥吓得也不轻,现在每天晚上做梦都是那个梦,还有一晚上要不是自己媳妇当时醒了,自己差点把自己掐死,而且现在走到哪儿都能听见自己耳边有一个女鬼痛苦的呼喊声。
    我听到这的时候顿时明白了,这是怨灵作祟,人死后有冤魂,有怨灵,怨灵的怨气要比冤魂大许多,想到这以后我看着李大哥开口问道:“这对母子死了多久了?”
    李大哥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今天好像是第五天了吧?”
    我看着李大哥李大哥,跟着点点头以后非常肯定的样子说道:“如果我没猜错话,大哥,你活不过第七天了。”
  • 2016年11月17日 14:14:37
    说着话我就拿出来自己的镜子递给了李大哥说道:“不信你可以看看你的印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前几天你的印堂应该是黑色,今天已经呈紫色了,那就说明怨灵的怨气越来越大了,头七之前他们一定会带走你的。”
    我说完之后李大哥有些诧异的看着我说道:“小伙子,你说的居然和那个道士一模一样。”
    我看着李大哥笑了笑说道:“大哥,你要是还想活命的话,就从我这纹个纹身,我保证让你一点事情没有,还能转运。”
    李大哥看着我犹豫了一下说道:“小兄弟,你这阴阳绣,纹一个得多少钱?”
    看着眼前的李大哥倒也是个好人,毕竟他也是好心载着那个孕妇却不成想这孕妇死了以后反而缠上了李大哥,想到这以后我开口说道:“大哥,我也不跟你多要,一万块,你看你能不能接受。”

  • 2016年11月17日 14:14:53
    李大哥一听我说一万块,顿时焉儿了“小兄弟,你这纹身准不准呢?虽然我跑出租车的,但是我这钱赚的也不容易,还得养家糊口的。”
    我笑了一下以后开口说道:“不准不要钱,如果不准的话,我倒贴给你钱都行。”
    李大哥听完我的话以后,沉吟了一下以后开口说道:“这样,毕竟一万块不是个小数字,你容我回去考虑考虑吧?”
    我看着李大哥李大哥的样子,估计八成是没戏了,这一万块算是泡汤了,随即点点头说道:“那行李大哥,你先回去想想,你还有两天的时间,最好早做打算。”我顺道奉劝了李大哥一句。

  • 2016年11月17日 14:15:12
    这李大哥跟着点点头说道:“那行,我先回去跟我媳妇商量商量,要是行的话,我就再来找你。”
    我冲着李大哥点点头,李大哥点点头以后便转身离开了,我把李大哥送到门口的时候,李大哥转身打开车门上了车以后,车子缓缓发动以后,我突然间看到了吓人的一幕,李大哥的出租车的后座里居然真的载着一对母子,那对母子脸色煞白,看见我以后,脸色变得异常的狰狞,我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而李大哥这个时候却还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因为他根本没有看到后面那对母子,也许他知道,却还在犹豫。

  • 2016年11月17日 14:15:18
    我回到店里以后,便开始翻看着关于这子母怨灵的事情,看完以后我几乎已经肯定自己刚才所说的,这李大哥只有两天的时间了。
    当天晚上的时候,旭哥来了我的纹身店,我看着旭哥笑了笑说道:“旭哥,你先趴在那吧,我去准备准备材料,然后这就开始给你上色。”说完以后我指了指边上的青案,也就是所谓的纹身床。
    跟着我起身把所有的门窗全部关闭了,拿着自己买好的糯米以及硫磺顺着青案的边上洒了一圈,旭哥这个时候忍不住好奇的看着我说道:“小朝,这是啥意思?” 
  • 2016年11月18日 09:50:51
    “鬼魂最怕的就是这糯米和硫磺,撒上这些东西防止待会上色的时候产生异变,比如泄魂,鬼魂要是跑了的话,那麻烦就大了,而且你绣的是阴阳绣,不是普通的刺青。”
    紧跟着我拿好收魂瓶,顺着撕掉了魂瓶上的封条,果然瓶子又开始挣扎了起来,我心里默念着:“阴灵速速归主,阴灵速速归主。”
    紧跟着把魂魄倒进了颜料以后,颜料的颜色都发生了异变,开始咕嘟咕嘟的冒起了青烟,我拿起边上的一个刺针顺着搅拌了一下以后,颜料恢复了平静。

  • 2016年11月18日 09:54:04
    我看了一眼旭哥以后缓缓的开口说道:“旭哥,你确定要纹武圣了?”即使到了现在这一步了,我还是忍不住的想再问一遍旭哥。
    旭哥有些嫌弃的看着我说道:“我说小朝,大老爷们就要有个大老爷们的样子,磨磨唧唧啥呢,赶紧上色吧。”
    既然旭哥都这样说了,我也不好在说什么了,而当我拿起了刺针正准备上色的时候,突然间眼前出现了一个模糊影子,是个屠夫的影子,手里拎着一个菜刀,“桀桀”的怪叫着,我心里顿时有些慌了,本以为这阴阳绣会非常容易就上去呢。
    但是没想到还是泄魂了,“泄魂”也是行话,说白了就是鬼魂不想被人用掉,所以逃出来颜料里,不过好在我提前在青案的周围洒了糯米和雄黄粉,所以这凶魂即使再强悍,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但是不敢保证时间久了会不会发生别的什么变故。

  • 2016年11月18日 09:54:24
    这个时候旭哥也听见了这笑声,有些毛骨悚然的样子看着说道:“小朝,这啥声音?”
    我看了一眼旭哥,其实这个时候我自己心里也非常的紧张,以前只是看我爷爷这么做过,我现在也就是比葫芦画瓢了。
    随即我看着旭哥开口说道:“泄魂了,这凶魂实在是太强悍,没那么容易屈服。”说完以后我拿着自己准备好的黄纸,沾着自己边上的颜料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嘴里跟着开始念叨了起来“鬼武真君封印符,破!”随即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了,只求顺顺利利了,随即我拿起来自己的符咒冲着鬼影贴了上去,只见鬼影这个时候被符咒贴上以后顿时冒出了一阵青烟。

  • 2016年11月18日 09:54:56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符咒“嘭”的一声从我的手中炸开了,完了,这凶魂要跑,随即我也顾不上太多,顺势抓起来一把雄黄,洒了上去,只听见“嗷呜”一声凄厉的怪叫声,着实的刺耳。
    不过看着眼前的凶魂,已经有些畏惧了,模糊的影子开始不住的发抖,我深呼了口气以后,拿起来另一张符咒冲着凶魂在一次贴了上去,只见这个时候鬼影的力量明显小了许多。
    我顺势牵引过来以后,顺手连带着把符咒直接贴在了颜料里面,这样就可以用了,我心里也在这个时候顿时松了口气,这个时候旭哥抬起头看着我呲牙的笑了一下说道:“这阴阳绣就是不一般。”

  • 2016年11月18日 09:56:40
    我点点头以后看着旭哥开口说道:“现在就开始给你上色了,别太紧张。”说完之后顿了一下看着旭哥说道:“现在需要滴血认主,把你的血滴在我的青墨里面。”
    旭哥倒是没有半点犹豫的样子,拿起了边上的一个小刀顺着自己的手指就割了下去,这个时候血液全部滴在了青墨里面,也就是我颜料里面,很快就和这些东西融合了,而纹身就是靠着血来养的。
    阴阳绣更是如此。
    为了防止旭哥紧张容易跑针,所以我都是跟旭哥一边说话一边上色,为的就是让他放松下来,终于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我非常满意的看着旭哥身上的纹身,开口说道:“旭哥,大功告成!”说完之后我拍了拍旭哥的肩膀。

  • 2016年11月18日 09:57:27
    旭哥这个时候起身从青案上了坐了起来,走到镜子面前看着自己后背的大青龙,上了色以后的青龙,面如雷霆之色,栩栩如生,不愧是阴阳绣,此刻的青龙已经不是死的了,而是阴灵,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武圣,一个嗜血的武圣。
    旭哥照完镜子以后非常满意,回过头看着我笑说道:“小朝,你这手艺是真不错。”说完以后旭哥对我夸赞道:“下次我要是还有兄弟想做这阴阳绣了,我就都给你拉过来。”
    我冲着旭哥比了一个“稳妥”的手势以后笑着说道:“那就多谢旭哥了。”
    旭哥点点头以后一边穿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回过头看着我说道:“那行,小朝,哥哥我就先走了,等有时间了,我做东,咱哥俩好好喝点。”

  • 2016年11月18日 09:58:04
    旭哥说完话以后,便离开了我的纹身店,我看着地上的糯米和雄黄粉觉得自己应该打扫一下了,而我打扫的时候赫然的注意到了,刚刚鬼影出现的那一片,糯米居然全部变成黑色了,这说明这凶魂刚刚一定是在挣扎了,如果这里的糯米全部变成了黑色,那么这个凶魂很有可能就逃出去了,更有甚者,反噬到我自己。
    想到这以后我心里不禁有些后怕,但是也没有想太多,赶紧收拾了一下以后,打开了门窗,透透气。
    当天晚上给旭哥上完色以后,我便早早的关了纹身店,早早的离开了纹身店。
    第二天依旧是跟往常一样,店里几乎没有什么生意,我到了店里的时候,可以说是闲置了一上午,心里也有点糟心了,早知道昨天就多劝劝李哥,把他那单生意留下来我也能为我和刘欣买房结婚的事情在出一份力。

  • 2016年11月18日 09:58:47
    下午我打完钱以后,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号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随即我忍着心里的好奇接通了电话。
    电话里此时传来一个甜美的女声“小朝,现在还在江城市吗?”
    我听着这个女生的声音感觉有些耳熟,但是心里又不太确定,随即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刘倩?”
    只听见电话里那个女生有些嬉笑的说道:“当然了,不然你还以为是谁呢?”说到这的时候陈倩顿了一下,对着电话笑着说道:“老同学,我昨天看朋友圈才知道,你在江川做纹身师的,生意怎么样?”
    想到这以后我不禁感觉有些苦涩,苦笑了一下对着刘倩说道:“得过且过吧,对了,你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 2016年11月18日 09:59:13
    电话里的刘倩听见我的语气有些苦涩以后对着我说道:“我可能要来江城市这边工作,知道了你在江城市以后,我想着给你打个电话,毕竟咱们也都是老同学了,好久没有聚聚了。”
    刘倩在大学的时候可是我们班的班花,我和她的关系也确实一直都不错,后来我毕业了以后跟了我爷爷以后便一直在江城市工作了,跟刘倩也没有联系过了,一晃毕业也有三年了,想到这以后我不禁有些感叹的说道:“是啊,一晃都这么多年过来了,等你来了,咱们聚聚。”
    “好,那等我到了之后给你打电话吧。”刘倩对着电话说道。
    随即我嗯了一声之后又跟着刘倩随便聊了几句以后便挂断了电话,挂断了电话以后不禁有些苦涩,恐怕在大学同学里我是混的最差劲的一个了吧?想到这以后我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回自己的纹身店了。

  • 2016年11月18日 09:59:49

    到了下午的,我正坐在纹身店百无聊赖的时候,李大哥走了进来,这不禁让我有些喜出望外,我仔细看了一眼李大哥印堂上,此时印堂上的黑色雾气也越来越浓重了。

    我看着李大哥走进来了以后,便起身迎了上去,随即试探性的问道:“大哥,想好了?”

    李大哥冲着我狠狠的点点头说道:“老弟,你这阴阳绣到底准不准?我昨天又做噩梦了,还是跟之前的情况一样啊。”
    我冲着司机大哥点点头说道:“我这阴阳绣绝对准,你没看么?不夜城的大哥做刺青都是在我这做的?不灵不要钱。”
    李大哥这个时候犹豫了一下,跟着点点头说道:“那行,那今天就能做是吗?”
  • 2016年11月19日 13:02:13
    我跟着开口说道:“能做,你是被恶鬼缠身了,所以我已经想好了你应该纹个什么。”说着话我把手里的底图哪儿出来递给了李大哥,让大哥自己挑选。
    李大哥看了看我递给他的几幅底图以后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小兄弟,你这纹身的图案怎么看起来都那么狰狞呢?”说到这以后李大哥好像有些想要退却的样子。
    我跟着笑了笑,冲着李大哥开口解释道:“这阴阳绣呢,就是阴灵,而你被鬼怪缠身,所以自然不能用这灌注了阴魂的阴阳绣,所以这几幅底图呢都是一些专门吃鬼的邪灵,纹上他们,我保证你时来运转,以后绝对不会在有恶鬼缠身。”

  • 2016年11月19日 13:02:46
    而我却非常想把这笔生意谈下来,至少把这笔生意谈下来以后,我和我媳妇买房子的事情就又能进展一步了。
    李大哥面色有些踌躇不定的样子,我看着李大哥跟着再一次捅咕了李大哥一句“李大哥,不用犹豫,我这阴阳绣呢,绝对准,要是不准了,我把这纹身店送给你都行。”
    李大哥听见我这么一说以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那行,现在就做吧。”说完之后李大哥抽出来一副底图递给我说道:“就这幅吧。”
    我看了一眼底图上的邪灵,是一个叫做辟邪的邪灵,偏邪不正,传说是一种邪灵,长着一对犄角,却又是一个马蹄,样子和貔貅有几分相似,但是真正知道辟邪的人都知道他不是貔貅,书中又有过记载“地衣镇角香狮子,帘额侵钩绣辟邪。”

  • 2016年11月19日 13:03:11
    而自古以来辟邪就是专门以食鬼魂为主,而这这母子怨灵也属于鬼魂的一种,自然也能被这辟邪给食用,所以给李大哥纹上这个辟邪也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想到这以后我看着李大哥笑了一下开口说道:“李大哥,你这个阴灵只能用降,所以我想给纹在后背上,你看行不?”
    李大哥这个时候已经脱了上衣了,光着膀子趴在青案上冲着我点点头说道:“行,没问题的。”
    按照习惯,我在这青案的边上撒了一圈雄黄粉和糯米。
    弄完这些以后,我回过头拿起来桌子上的青墨看着李大哥开口说道:“李大哥,来吧,先第一滴血进去,让这阴灵认主。”说到这以后我把青墨端到了李大哥的面前。

  • 2016年11月19日 13:55:13
    李大哥显然没有想到阴阳绣还有这么一说的,其实我也不敢直接就给李大哥上阴阳绣,毕竟这阴阳绣是需要认主的,如果这刺绣不同意你,那么你即使上了这阴阳绣,也得不到什么好的福报。
    李大哥回过头,有些怯懦的样子看着我说道:“老弟啊,你这阴阳绣怎么越整越邪乎呢?”
    我一看李大哥有准备退缩了,赶忙劝解道:“大哥,你就放心吧,我这阴阳绣保证灵验,这都是规矩,要是没点规矩,那这阴阳绣还不是谁都能纹了?”
    “那要是认主失败了呢?”李大哥回过头看了我一眼。
    我干笑了两声以后开口说道:“一般是不会的。”

  • 2016年11月19日 13:55:25
    在我的一番劝解之下,李大哥终于同意把在青墨里滴血了,很快李大哥的血便和这青墨融在了一起,青墨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想了一下以后从桌子上拿起来工具开始给李大哥上这阴阳绣,谁知道阴阳绣刚刚上了没多久的时候,母子怨灵一脸怨毒的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我刚刚开始并没有注意到。
    而是我抬起头看着青案前面那个镜子的时候,看见了那对怨灵,女的一袭白衣长发飘飘,浑身都在颤抖,脸上毫无血色,只是那眼睛是血红色的,看着我的样子也是非常的恶毒,而在这个女人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全身煞白的小孩子,大概不到半米高,黑眼圈也非常的浓重,就像电影里的僵尸小子一般。

  • 2016年11月19日 13:55:38
    我心里不禁有些开始紧张了起来,辟邪这种阴灵在上的时候是不能断的,而那对母子双煞走进纹身店,明显是想来阻止我来完成这阴绣,看他们浑身发抖的样子,显然是被这纹身店里的邪灵的震慑到了,也就是我摆在,所以我要赶在他们走过来之前,把这辟邪的图案纹好,这样的话我和老司机一定都会平平安安的。
    而两个瑟瑟发抖的怨灵离我也越来越近了,我此时感觉自己整个人的后背都凉透了,不过我之前已经撒过了糯米和硫磺,想来应该可以抵挡他们一阵子。
    想到这以后我心里稍稍放心了一些,而这个时候,李大哥放佛也看到了镜子里的怨灵,我明显感觉到李大哥的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我赶忙深呼了口气说道:“李大哥,你就当什么都没看到。”

  • 2016年11月19日 13:56:10
    说着话我便开始和李大哥聊天了,我们都不在去看那对母子怨灵,为的就是不让李大哥紧张,所以只能装作出一副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也是通过这几分钟的聊天我才知道,原来李大哥家里还有个儿子,每天自己开出租供儿子上学,而自己媳妇在家里每天给他做饭烧菜,生活到也过的不错。
    而我这个时候感觉周围的温度一直在下降,因为我能感觉到那对母子还在靠近我,若不是因为这阴灵和这糯米硫磺的原因,恐怕这对母子怨灵早就冲过来将我和李大哥撕成两半了吧?
    我深呼了口气以后,加快了手中刺绣的速度,只有早点完成辟邪这幅图案,才能解决掉他们,而现在辟邪只能做到的是震慑住这对子母怨灵,在这阴绣不完整的情况下恐怕很难将他们除掉。

  • 2016年11月19日 13:56:38
    再看向李大哥的时候,李大哥虽然看起来很淡定,但是能感觉出来李大哥是在故作平静,这母子怨灵的怨气放佛还不小,我都感觉到身边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倍的感觉,骤然的冰冷,像是进入了一个冷库一般。
    而我这个时候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恐惧感了,我深呼了口气,再一次抬起头偷偷的看去的时候,整个人吓了一跳,我透过镜子里看到了那对母子怨灵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后,怨毒阴冷的表情,就站在我的身后,而旁边的小怨灵此时已经是一脸痛苦的样子,但是看向我的眼神也是无比的怨恨,想来应该是随着这阴绣的完成程度对他们无疑是一种伤害。
    而我看着李大哥背后的纹身,此时还差着几笔就能纹完了,但是这对母子怨灵此时那个怨毒的眼神恐怕是不会给我们机会了。
  • 2016年11月19日 13:56:47
    只见这个时候,镜子里面的母子怨灵一脸凶恶的样子,又往前走了几步。每走一步我都能听见那刺啦刺啦的焦灼声,这声音之中还伴随着这对母子的痛苦之声,而她们没接近一步,我身边的糯米便会变得焦黑了几分。
    我脑门子上的汗水此时都已经滴到了李大哥的后背了,而李大哥放佛也非常的紧张,显然他此时是可以看得见这些怨灵的。
    伴随着心里极度的恐惧感,我手里的绣着也绣的非常的快了,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把这阴绣给绣完,而这个时候我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一阵冰冷的凉意。


  • [猫63] 匿名用户

    2016年11月20日 11:22:49
    真实故事吗?
  • 2016年11月20日 16:29:30
    我一点点的抬起头,看到镜子里的母子怨灵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青案的边上,也就是我的身后,而那冰冷的凉意,正是那母子怨灵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此时我在透过镜子看那对母子怨灵的时候,那个小鬼此时已经坐在了那个女人的肩膀上。
    而此时趴在青案上的李大哥显然也看到了这一幕,开始瑟瑟发抖了,我只能装作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用着发抖的双手给李大哥继续完成这个纹身,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大哥脑袋一歪,整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我此时也有些慌乱了,这李大哥晕过去了,我还没纹完呢,这对母子怨灵明显是不想让我把这阴绣做完,就当我正准备继续绣下去的时候,只见那对母子怨灵顺势伸出冰冷的手,直接抓住了我的脖子,瞬间将我狠狠的扔了出去。

  • 2016年11月20日 16:30:12
    “咣当”一声,我直接被扔在了茶几上,好在没茶几是大理石的,但是我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骨头放佛都散架了一般,只见那对母子怨灵将我击飞之后,伸着手冲着已经晕倒的李哥就抓了上去。
    只见那母子怨灵还没有触碰到李哥的身体的时候,那对母子怨灵直接被一股力量狠狠的击飞了出去,而那对母子怨灵这个时候一下子腾空而起了,一对母子用着怨毒的眼神看着我,语气阴冷的说道:“既然带不走他,那你就陪我们一起去死吧!!”
    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我心里都已经凉透了,我虽然会捉阴魂,但是这种穷凶极恶的恶鬼,不是我想捉就能捉的,想到这以后我心里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接这个阴阳绣。

  • 2016年11月20日 16:31:20
    而那对母子说完话以后,还没有到了我身边的时候,只是稍稍的伸了一下手,我整个人顺势便腾空飞了起来,我感觉喉咙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疼的我根本说不出来话,甚至有些喘不上气。
    母子怨灵的脸上抹过一丝怨毒的色彩以后,只见远处那只冰冷的手跟着轻轻一捏,我顿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的感觉。
    我这个时候想起来我爷爷教我平时捉阴魂的口诀以后,嘴里默默念了一句“神武真君,速速显灵!破”
    只见我这一个破字出口以后,那对母子怨灵突然被一股力量狠狠的炸开了,我只见被扔在了地上,我深呼了口气,刚刚起身,准备逃跑的时候,那对母子怨灵不住地什么时候一句冲到了我的面前,语气冰冷的说道:“都得死!”

  • 2016年11月21日 08:55:25
    我听见陈叔这句话的时候,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陈叔,问道:“陈叔,你不会帮我捉个鬼都算钱吧?”我心里突然就有些不满了,虽然陈叔是救了我,但是我现在的经济也已经非常的拮据了。
    陈叔看着我拿着手里的瓶子晃了晃,看着我说道:“那你还要这个不了?”
    我看到陈叔手里的收魂瓶,顿时就明白了,我说刚刚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原来是这小怨灵被陈叔收走了呢,我看着陈叔点点头以后,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来五百块钱递给了陈叔。
    陈叔接过钱以后,冲着我满意的点点头说道:“规矩不能坏了。”说完之后陈叔把收魂瓶放在了我的手里。

  • 2016年11月21日 08:55:42
    这生意也不算赔了,换了一个小怨灵,这个小怨灵倒是可以在下一次做阴阳绣的时候用上,但是谁会没事纹这么个小屁孩当纹身呢?想到这以后我不禁苦涩的摇了摇头。
    陈叔看着我一脸苦恼的样子,拍了拍我的肩膀开口说道:“行了,别太在意了,我这两天就去给你请个大师,给你把这女鬼驱跑。”
    我跟着无奈的点点头说道:“行吧。”说完这句话以后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随即开口问道:“对了,陈叔,你今天怎么想起来来这里了?”
    陈叔一脸淡然的样子冲着我笑了一下说道:“我今天翻了翻一些以前的古籍,看到一些跟你有关系的事情,所以想着来问问你。”

  • 2016年11月21日 08:56:07
    我听见以后愣了一下,跟我有关系的事情?难道是阴阳绣?想到这以后我看着陈叔问道:“陈叔,你说吧,什么事情。”
    “阴阳绣四针,你知道吗?”陈叔说完这句话以后开始盯着我看了起来。
    当我听见阴阳绣四针的时候,我心里跟着咯噔了一下子,我哪儿里不知道这阴阳绣四针呢,而我也只是会其中的两针罢了,也就是我吃饭的手艺,但是这个阴阳绣四针,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想到这以后我看着陈叔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我爷爷也没有跟我说过。”
    阴阳绣四针这个东西不能随便说出来的,我爷爷不让我碰阴阳绣那很有可能就和这阴阳绣四针有关系,所以我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还是会选择保守这个秘密的。

  • 2016年11月21日 08:57:02
    陈叔直直的盯着我看了一阵以后问道:“你真的不知道这阴阳绣四针?”
    我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没听说过这阴阳绣四针啊。”我说到这的时候依旧是一副故作淡定的样子,因为不想让陈叔看出来我知道这阴阳绣四针。
    陈叔看了我半天以后叹了口气说道:“那你爷爷临终前也没有跟你提起过这阴阳绣四针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还真没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爷爷那个人不爱说话,我能知道的都是他主动说出来的,他不想说,我也没办法不是?”
    陈叔跟着仰天长叹了一声说道:“罢了,罢了,你既然不知道就算了。”
    为了不让陈叔起疑心,我还假意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开口问道:“陈叔,什么是阴阳绣四针?”

  • 2016年11月21日 08:57:27
    陈叔听见我这么一问以后笑了笑说道:“第一针绣阴魂,愿阴魂投胎转世,第二针绣给人:绣福报,一生一世走好运,而这最重要的就是第三针和第四针,第三针:绣生死,无常厉鬼莫挡路(将死人绣活)第四针:绣因果三生三世轮回过。”
    我听见陈叔这么一说,我心里顿时明白了不少,陈叔果然是知道这阴阳绣四针的,但是这四针具体是什么作用我还不是太清楚,而我会的就是第一针和第二针,这两针足够我吃饭用了。
    陈叔说到这以后,看着我笑了笑继续说道:“你现在会的应该就是第一针和第二针了,至于这第三针和第四针,我想你爷爷应该是没有告诉你。”

  • 2016年11月21日 08:57:43
    我跟着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但是没有多说什么,刚刚想说话的时候,我才想起来,李大哥还在里面晕着呢,想到这以后我看着陈叔说道:“陈叔,我就不跟你扯了,我里面的辟邪还没上完呢,你记得帮我找大师除鬼的事情。”
    陈叔听闻以后点点头说道:“好,那我就先走了。”说完以后陈叔冲着我摆了摆手以后便转身离开了。
    我回到青案的边上,重新拿起来一根银针,挑着青墨给李大哥把这辟邪上完了,说是奇怪倒也真实奇怪了,我刚刚绣完这最后一针的时候,李大哥就醒过来了。
    李大哥揉了揉眼睛看着我开口问道:“小兄弟,刚才那对母子鬼跑了吗?”
    我想了一下便编了一个谎话说道:“那对母子怨灵已经被你背上的辟邪给吃掉了。”

  • 2016年11月21日 09:02:57
    李大哥听见我这么一说以后,放佛有些后悔的样子,挠了挠头说道:“真是可惜,我居然没有看到。”说到最后的时候李大哥放佛还有些沮丧。
    我心里不禁苦笑了一下,老子命差点都没了,你还沮丧呢,但是我知道我不能说,如果我这个时候说出来,李大哥一定会觉得我的阴阳绣没有什么作用的,这样的话就等于砸了我自己的招牌了,所以也只能咬着牙不说了。
    李大哥这个时候穿好了衣服以后,冲着我笑了笑说道:“那行,小兄弟,我就先走了。”说完之后李大哥从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摸出来一沓钱递给了我看着我说道:“你先数数这钱,看看够不够。”
    我跟着点点头以后,把钱数了一遍以后抬起头看着李大哥开口说道:“李大哥,刚好一万整,不多不少。”

  • 2016年11月21日 09:13:24
    李大哥点点头以后穿好自己的衣服便转身离开了纹身店,而我还在忙碌着纹身店的事情,经过刚刚那番打斗纹身店也是乱七八糟的,好在李大哥没有注意到我纹身店的情况,要不然李大哥问起来还真不好解释。
    我收拾完以后就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肚子也确实有些饿了,我锁好店门以后找了个地方吃了碗面以后便回自己家了。
    当天晚上回到家以后,我洗完澡以后发现自己的印堂也越发的变黑了,这让我心里有些紧张了毕竟那个女鬼还没除掉呢,如果女鬼不除掉的话,我觉得我始终都不能安心,想到这以后我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害怕的。

  • 2016年11月21日 09:13:41
    三天以后,陈叔给我请了个法师,说是从终南山请来的隐士,谈好了价格以后大师开始做法了,这场法师坐下来以后一共花了三万,这三万块花的我肉疼,我开始做阴阳绣到现在一共赚了两万块,这一下就倒出去三万,还好陈叔有点积蓄索性陈叔借给了我两万。
    法师做完法以后我额头上的黑气果然消失不见了,我也没办法只能期盼以后自己多接几单生意赚钱了,想到这以后我不禁有些苦恼了起来,我弟弟还欠着好几十万的赌债没还呢。

  • 2016年11月21日 09:14:56
    一连好几天我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生意,店里也没有什么人来,让我不得不怀疑,难道是因为我做了阴阳绣店里的生意才会减少的吗?
    那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我正在店里坐着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店门口,我不禁有些好奇这人是谁,但是看车子又感觉颇为眼熟。
    果然,下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大哥,李大哥下了车以后,冲着我的纹身店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道:“小兄弟,你那个阴阳绣,那是真神奇。”说着话李大哥还冲着我比了一个大拇指。
    我跟着笑了笑,试探性的问道:“尝到甜头了?”
  • 2016年11月21日 09:15:28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