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这里鬼很多

发表时间:2016-11-04 13:29:48 点击:9420 回复:29

大神惜墨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大神惜墨:一个法师的的命运#

三年前我去了一趟苗疆,在哪里学会了辟谷,催眠,解梦看八字……

回到我们县城,我给自己开了一个工作室,营业第一天,我就招来一单不详的生意。

“姑娘,请说出你的情况。”

“请问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助?”

她一直不语,我有些火了,站起来道: “你是怎么回事,我这里虽然不是医院,但也是跟医院一个性质的,你一直不言不语,让我怎么帮你?”

这时候姑娘说话了。

“你能帮我与亡人对话吗?我可以答应你的一切条件,包括我自己。”她说话之时,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感到无法拒绝,但是我还是拒绝了她。

“不行,你的忙我根本帮不了,请回吧!”我说完话将身子转过去,但是她不走。

这样的时间,大约过了一个小时,我实在没有办法,便转过身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

“帮我?”

我气得握着拳头,很想一拳砸在面前的桌子上,但还是忍了。“好,不过在此之前,我有一个要求,就是你必须将你的故事全部说出来,要不然我是不会帮你的。”

“我叫雪莹……”

雪莹点点头,一五一十的将故事说了出来,我听了之后,觉得雪莹非常可怜,背弃家人跟一个民工在一起,民工还被人活活打死,后来工地硬说是突然重病而死,连一分钱都不赔。

雪莹报警,警察了解之后只说证据不足就完了,她没有办法,只好作罢,想再找个人嫁了,但是那个死了的民工却每晚托梦,让她半年来一直心神不宁。

雪莹把故事说完,我让她先冷静一会儿,自己准备了一些法器,就让她带路,去她住的地方。

到了她住的地方,我才真正知道她有多可怜,受了多少苦,那是一间只有十个平方左右的房子,房子里面除了有一台电风扇外,再没有别的家用电器。

房间很乱,她的内裤胸罩衣服堆在床上,让人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发表时间:2016-11-04 13:29:48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04日 13:32:38
    “我现在要怎么做?”   “没什么要做的,晚上要见你的亡夫,现在最好先休息一下。”   “噢!”   雪莹听从我的安排,脱掉鞋子睡在床上,也许是因为有人在不觉得害怕的原因,她很快熟睡过去,我将目光从她身上收回来,开始准备招鬼用的铜铃,纸符,木剑等法器。   做好这些,我再布了一个小型的阵法,以防不时之需。   “啊!”   这时候,她突然尖叫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恐惧,显然是做噩梦了。   我走到她跟前,刚想点住她的穴道,她却吓得惊醒,起身抱住了我。   我看到那样惊恐的她,也不忍心推开她,就让她那样抱着。   她身上的汗水流在我胸膛上,我下意识的低下头,无意间透过她的衣领,竟然看到了她若隐若现的白皙玉兔。   “我的天,罪过……”   “咳。”   她好像发现了我,咳嗽一声,将我抱的更紧了。   “你松开一点,这样我会不舒服。”   她没有听我的,将脸从我的怀里移到我的脖子上,一股股热气开始在我的脖子上游走,我身不由己的咽了一口唾沫,重新注意起她。   细细看去,她长得确实不错,身高在一米七左右,胸脯很挺,屁股很翘,耳垂很美,脖子很白,这些对一个未行房事的人来说,简直有着致命引诱,我不由的硬了。   “你想不想要我?”也许是我的变化,触动了她极其需要男人的神经,她竟是向我说出这句话。   我傻了,我是来帮她见鬼的,可从没想过占她便宜。   “我是一个被亡夫夜夜惦记的女人,我的身体里面充满着阴气,一般人一碰我,都会产生幻觉,吓得离我而去。”   “可我不想这样,我还年轻,凭什么我男人死了,我就不能再找男人了,我现在有些恨我的男人,我今天找你帮我见他,也是想跟他说清楚,让她以后请不要再烦我了。”   她说着说着就哭了,我的内心也开始脆弱,从没想到世界上有这么苦命的女人,某一分钟我突然萌发出一个念头,保护眼前的这个女人,可是这个念头轻轻一闪,很快就消失了。   “我会帮助你的,实在不行,我帮你将他镇压在棺材里面,让他永远不要出来。”   雪莹安静了几秒钟。“最好不要这样,他曾经对我说,只要我给他报了仇,他就不再烦我。”   我点了点头,将她推开,因为这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我必须让她准备一下,要不然待会儿遇到麻烦,就没有办法应对了。   “我需要在你肩膀上画一道符,护住你的玉枕穴,中丹田,命门,你转过身去,将衣服松一下。”   她听到我的安排,将身子转过去,轻轻解开扣子,慢慢地将白皙的肩膀露在我的眼前,我突然间竟是诞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很想将她推倒,看看她隐藏在衣服里面的部分。   我深呼了一口气,抹杀掉那个念头,将自己手指咬破,用自己的血在她的肩膀上画起了符。   她感觉到我的触碰,轻叫出来,让我身不由己的将身体靠近她。   我画完符,赶紧去房间外面,舒了口气,重新回到房间。   “你现在可以将衣服穿好了。”   她闻言看了我一眼,我不敢看她,将道袍从行礼中拿出来穿在身上。   她穿好,我向她道:“我要开始了,你准备好了吗?”   她咬着嘴唇向我点头,我拿起桌上的铃铛,闭上眼睛,一边摇着铃铛,一边念着咒语。   开始的时候,一阵大风从房间外面刮来,吹得桌子上的东西东倒西歪,我是第一次招鬼,也不知道鬼什么时候出现,她吓得颤抖着身子,躲在我的身后。   几分钟后,从外面而来的风更大了,桌子上的蜡烛被吹灭,一道满身是血的人影从外面走进来,目光直视向她,吓得她向后倒退。   我修炼过辟谷,此时已经开了天目,所以对那鬼看的清清楚楚,但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是紧张,我知道这是作为一个招鬼师不应该具有的心里素质,但是我却控制不住紧张。   “雪莹,你要帮我报仇,去告那个黑心的包工头,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她闻声,壮着胆子道:“我知道你死得冤枉,但是这个社会是有钱人的社会,以我的能力,根本斗不过他们,求你饶了我,不要再骚扰我了。”   “雪莹,你不帮我报仇,我一直就纠缠你。”   雪莹哭起来,撞着胆子大声吼道:“你现在是鬼,你为什么不自己去找他报仇,非要缠着我不放,我不想过这种非人的生活。”   “那个人身上帖了护身符,我近不了那个人的身。”   “那你想让我怎么给你报仇,说的具体一些?”   “那个人害死了很多民工,你去找证据,一定会有证据的,要不然我永远缠着你。”   那个鬼说完,身影向我这边而来,我向后退了几步,用桃木剑指着那道鬼影。“邪物,休得再向前来,要不然定让你元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你作为一个法师,为什么要破坏我和雪莹的感情?”   “你胡说什么,赶紧离开。”   “我胡说,雪莹曾经那么爱我,都是因为你,雪莹才不让我骚扰他的,我掐死你……”那个鬼说着话,双手向我抓来。   我用桃木剑去撮他,他轻轻一躲,就躲开了桃木剑,突然之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脖子非常紧,好像马上就要被捏死了一般。   这时候,我从包袱里面拿出一面镜子,向他上丹田拍了过去,他被那面镜子打中,啊的一声,身上冒起了浓烟。   我看到这一幕,赶紧住手,那个鬼就凄惨的逃了。   这时候,房间里面的蜡烛再次亮起,我喘着粗气,将缠在脖子上的几根头发轻轻拔掉,一团肉都被我生生的扯了下来。   我用打火机将那些血头发清理掉,过了一会儿,我开始收拾东西。“姑娘,今天差点被你害死,你请我招鬼的钱我也不要了,用那些钱给你的亡夫卖一些纸钱烧了,让你的亡夫早日超生。”   我说完话,就背起包袱,向房间外面走去,她跑到我面前,将我挡住了。   我满脸苦涩的问她。“又怎么了,我已经帮你见到亡夫了?”   她不说话,我向前踏出一步,她一步不让。   “你到底想怎能样,你到底怎样才肯放过我?”我无奈的问出这句话,青筋都气得涌动起来。   “帮我给亡夫报仇。”   我听到这句话,很想扇她一下。“姑娘,你没搞错吧!我跟你没任何关系,你亡夫也跟我没任何关系,我凭什么要帮你。”   我说这句话,只是因为生气,没想到她冲到我怀里,紧紧的将我抱住,我霎时间疆在了原地。   “姑娘,请不要这样,你虽然死了男朋友,但还是有美好的未来的。”她没有听我说话,直接解开了她的衣服,白皙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我身前,我作为男人,无法控制自己的看起了她的身材。   “姑娘,赶紧穿上衣服,请不要这样,你这样不仅是在作贱自己,而且是在污辱我的人格。”   “我作贱自己,我现在的情况,还有什么作贱自己的,亡夫不断骚扰,没有一个男人敢要我,就连号称敢降妖捉鬼的你,都不敢看我一眼,我还有什么作贱自己的?她说着话哭起来,眼泪好像雨珠子一般,我在这时候竟是心软了,好想抱着她不让她哭。   “你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不这样?”我没有办法忽视她的眼泪,因为她确实是一个非常命苦的女人,我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出于怜悯,都应该再帮助她。   “要了我……和我一起去调查那个包工头,还我亡夫一个公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我,眼神中充满了无助和祈求。
  • 2016年11月04日 13:33:24
    我犹豫了几秒钟。“好吧!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希望完了之后,你不要再纠缠我。”
    “嗯!只要你助我给亡夫报仇,我发誓再不纠缠你。”她点头向我道。
    “那你把那个工头的情况向我说一下?”
    她点头,将她所知道的情况全部告诉了我,我心里暗暗惊讶,对那个包工头产生了一丝忌惮,因为她说那个包工头是捣斗出身,不但自身会一点功夫,手底下还养着十几个厉害的打手。
    “按你这么说,我们要找到那个包工头的犯罪证据,就得好好计划一下了。”
    她看着我,我闭上眼睛思考了一会儿,将眼睛睁开。“这样吧!你在家等我,我趁着黑夜去你亡夫出事的现场找证据。”
    她答应我的要求,我转身离开她住的地方,按照她说的方向,到了一处建筑工地。
    建筑工地有保安把守,我没办法直接进去,咬破手指,将一滴血摸在眉毛上,惊奇的发现有十几道鬼影,在建筑工地外面盘旋,但就是被工地的两个太极图挡在外面,进不了工地。
    再仔细看向工地,发现工地阴气缭绕,时不时还有鬼叫声发出。
    “阴气这样盛的工地,小区建成之后还能住人吗?”我嘀咕完这句话,算是初步了解了这个工地,完全相信那个姑娘的亡夫是被活活打死的了。
    “真是一个可恶的包工头,竟然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现在即使雪莹不求我,我都要将这种人渣送进监狱。”我愤怒的下定决心,悄悄走近那两个保安,对那两个保安施展出催眠术,那两个保安很快就幸福的睡着了。
    我进入工地,大量的阴气向我涌来,我咬破手指,在身前画了几道符文,那些阴气才不向我靠近了。
    倒霉的是我还没向工地里面走几步,一辆黑色奥迪从工地外面驶来,开车司机按了几下喇叭,没人开门,在后排坐的包工头感到不对,下车进入保安室,在那两名保安身上点了几下,那两名保安就醒了。
    这一幕我看在眼里,惊得有些失神。“竟然是一个辟谷高手,难怪这么厉害。”
    我嘀咕完,不敢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一个闪身到了工地出口,向工地外面跑去。
    “谁,给我追。”那个工头发现了我,身子一转向那两名保安下令,那两名保安赶紧和工头一起上车,开车追向我。
    我虽然在苗疆学过催眠,辟谷,风水,算是一名最初级辟谷高手,但是要以自己的速度跟汽车比,那差太远了。
    没有办法,我逃了三四分钟,看到路边上有一家宾馆,冲进了进去。
    “催眠……”
    我用催眠术催眠宾馆前台,闯进了一个有爱爱声传出的房间。
    那个工头带人追上来。
    “牛总,那个混蛋不见了。”
    牛总轻轻一笑。“你们之前是怎样睡着的?”
    那两名保安不敢回答。
    “说……”
    那两名保安将实情说出来。
    “呵呵,果然是跟我猜的一样,我们回去。”牛总言毕,转身走向酒店外面,那两名保安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跟在牛总的身后。
    我发现追我的人走了,目光看向那两个爱爱的人,男的被我直接吓死过去,女的缩在床上,用被子裹着自己。
    “你不要害怕,我不是坏人。”
    “鬼啊!”我说完话,那个女的尖叫一声,将头也裹在了被子下面,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眉毛上途着血迹,一声不响的出现在人家房间,确实有些恐怖。
    我找到卫生间,刚准备将眉毛上的血迹清洗掉,就听到一阵招魂的声音,那里还顾得上洗脸,闪身到卫生间外面,挡在被我吓晕的那个灵魂前面。
    “兄弟,你还没有死,我有办法将你救活,你赶紧回去。”岂知那鬼魂根本不听我的,径直向房间外面走去。
    我没办法了,再次咬破手指,在房门上画了几个符文,将那个魂魄挡了回去。
    这时候,我便听到了一阵对话声。“唉!奇怪,刚才我们明明闻到这里有死人的味道,怎么突然就不见了,这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我们闻错了,我们去别的地方吧!”
    “好。”
    我听到这样的声音消失,再次跑进卫生间,两手触在面盆上,美美的喘了一口气,才感觉轻松了一些。“真是倒霉啊!以前常听人说大师多么赚钱,我这才营业一天,就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以后还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
    我从洗手间出来,在那个男人的身上点了几下,按住那个男人的上丹田,默默念了几句咒语,那个男人就还魂了。
    这时候,我不敢在房间里面再呆下去,赶紧离开去见雪莹。
    到了雪莹那里,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她说了一遍,她傻傻地看着我。
    “放心吧!既然我答应帮你,就一定不会退缩,明天早上,你带我去你亡夫的墓地,我要给他还魂。”
    我的话,吓到了雪莹,雪莹的表情开始惊恐起来。“不要那么害怕,我只是想给他做一个草人,将灵魂附在草人上,等给他报完仇,我会亲手解决掉草人。”
    她听了我的解释,放松了一些,我目光再转向她。“雪莹,从传统文化的角度讲,你的名字很有问题,雪虽然代表着洁白圣洁,但是也代表着灾难,古代人通常不喜欢白,觉得白不吉利,所以我建议你取个吉利点的名字,那样才有好运。”
    “还有,所有的事情,都是有隐喻的,像你亡夫的名字,也非常不好。”
    “刘折光,将光都夭折了,年轻不死才怪。”
    雪莹听了我说的这些,再结合自己的实例,惊奇的发现我说的非常正确。
    “那我叫什么好?我姓王。”
    “叫王莹吧,王莹比王雪莹好多了。”
    “好,那我就叫王莹。”
    名字的事情解决了,我收回目光,向着房间外面走去。
    “不戒法师,这么晚了你还是别回去了,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早上我们去亡夫的墓地。”
    我停下脚步,觉得王莹说的有道理,就转过身走到了王莹跟前。
    “那好,你去睡吧!”我说完话,走到椅子跟前,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
  • 2016年11月04日 13:34:52
    王莹到了床上,将被子盖在身上,轻轻动了一会儿,将衣服脱光。
    这时候,她转头看着我,我不敢睁开眼睛,内心像着了火一般,很想上王莹的床。
    “不戒法师,你上来吧!”
    我听到这句话,好像心事被王莹看中一般,心虚起来。
    “不要胡思乱想,感觉乖乖睡觉。”我无意间说出这句话,说完才觉得语气有些暧昧。
    “嗯!”王莹乖巧地答应我,我脸都红了,要不是因为黑夜,这会儿我都觉得没脸见人。
    半夜的时候,王莹突然发出一声尖叫,我也惊得睁开眼睛,发现整个房间的东西开始摇摆,跟之前我招魂的情景简直一模一样。
    “不要害怕,是你的亡夫又来了,我让他回去就好。”说完,我目光转向房间外面,咬破手指,将一滴血甩向房间外面,屋子里的动静没有了,我再次闭上眼睛。
    第二天早上,我和王莹去她亡夫的墓地,到了墓地,我向周围扫视了几秒钟。
    “这块墓地的风水是谁帮你看的?”
    “我没有钱,他死了之后我觉得这里比较好,就找了个木工随便做了一俱棺材,找了几个民工挖了一个坑,将他下葬了,是不是风水不好,他才夜夜纠缠我的?”
    “不是,这里背靠青山,前流溪河,溪河之水,也来自两座龙山,如果你们有子的话,子必成器。”
    “这样的结局,我一点都不想有子。”王莹说话之时,情绪非常低沉,显然又陷入痛苦之中。
    我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与王莹纠缠。“我理解你的人生,也同情你的人生,但是却不建议你说这样的话,因为作为一个女人,如果经常抱怨的话,会有损福报的,抱怨的越多,命运就越不好。”
    我说完话,走到坟头前面,拔了一些草,编了一个草人。
    幸王莹在我编草人的时候,静静地站在原地,似乎在想我说的话,到底对不对。
    我编好草人,用工具挖开一个通道,打开矿灯,跟王莹一起下墓。
    墓穴很小,眨眼间到了尽头。
    这时候我将矿灯交给王莹,将草人拿出来,咬破手指,在草人上面画了几道血符,王莹亡夫的灵魂就从棺材里面爬出来,走进草人里面。
    王莹的亡夫复活,吓得王莹丢掉矿灯,向后倒退起来。
    “雪莹……”
    王莹的亡夫走向王莹,我轻声喝道:“刘折光,你站住。”
    刘折光停下,我向刘折光道:“我将你的灵魂引入在草人里面,目的是让你跟我们一起给你报仇,而不是让你再骚扰活人,你应该知道,死人纠缠活人,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我的话触动了刘折光,刘折光转身走到我跟前,向我点了点头。“谢谢你,只要你帮我报完仇,我就安心的去投胎。”
    “好,那我们离开这里。”我说完话,目光转向墓穴外面,刚要向外面走去,刘折光突然在墓穴里面拍了一把,我们脚下瞬间裂开一条宽缝,将我们全部掉了下去。
  • 2016年11月04日 14:08:41

    想看的跟帖,把帖子顶起来,这是原创小说,小说名春色不戒

    大神惜墨: 大神惜墨的读者群号,293786427

  • 2016年11月04日 14:10:30
    “啊!”  
    我们三人落到下面,王莹被摔的发出尖叫,我和刘折光也爬到了地面上,过了好几秒钟才从地面上爬起来,目光扫向周围,一盏盏油灯相继发亮,我和王莹紧张地看向刘折光。  
    “刘折光,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你的墓穴下面,还有一个墓穴,拉我们下给你陪葬?”  
    刘折光道。“不错,我活着不能和雪莹在一起,死了一定要和雪莹在一起,这处墓穴大清贝勒墓,里面机关重重,你们这次死定了。”  
    刘折光说完话,还看向王莹,王莹看着刘折光的眼神,已经对刘折光开始讨厌。  
    “刘折光,不要做梦了,即使是死,我也不要和你在一起。”  
    王莹的话,刺激到了刘折光,刘折光看向我,满满的都是仇恨。  
    我看着刘折光的眼睛。“真是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们帮你报仇,你却设计陷害我们。”  
    “不要将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你要不是想占我媳妇的便宜,怎么可能帮我。”
  • 2016年11月04日 14:28:56
    我闻言更加生气,默默念了几句咒语,刘折光痛苦的倒在地上,灵魂挣扎着要从草人中出来,却始终逃不出草人的控制,渐渐地变成草人,我将草人收了起来。  
    王莹吓得走到我身边,挽住我的胳膊。“对不起,不戒法师,都是我不好,害你被困墓穴之中。”  
    “这不管你的事,我将你亡夫暂时控制起来了,我们向前走,看能不能寻到墓穴的出口。”  
    “嗯!”王莹一边答应着,一边松开我的胳膊,躲在我的后面,我拿出一把开光匕首,一步步地向前。  
    “啊!”  
    走着走着,王莹发现一具尸体,尸体上面爬满了黑压压的虫子,看起来非常恐怖。  
    “是尸虫,快屏住呼吸。”我说出这句话,那些尸虫已经从尸体上爬下来,向我们这边而来。  
    “来不及了,你站着不要乱动。”我为了不让尸虫伤到王莹,迅速向前踏出几步,将那些尸虫全部吸引到我跟前。  
    “扑哧。”
  • 2016年11月04日 16:39:30
    刀光一闪,几只尸虫被我处死,更多的尸虫却爬在我身上,咬的我浑身发痛。  
    “不能这样,这样下去我肯定会被尸虫咬死。”我想到这里,拿出一张纸符,将纸符点燃帖在我身上,我身上迅速燃起了熊熊火焰。  
    王莹看到这一幕,吓得抱着头向后退,我身上的火焰越来越旺,那些尸虫经不住火焰的燃烧,接二连三的被烧死,我也被火焰烧成黑人倒在地上。  
    火焰熄灭,我挣扎着爬起来,打坐在墓穴里面,雪莹跑到我跟前,急得大哭。  
    “王莹,没事的,一俱肉身而已,我打坐几个时辰,肉身就恢复了。”  
    我说完话,全身心的打坐下来,心里默默念起龙腾九式修炼功法。  
    三个时辰之后,我的肉身恢复,王莹高兴的抱住我,不断亲我。  
    我咳嗽一声,王莹不好意思,将头低了下去。“王莹,谢谢你这三个时辰的守护。”
  • 2016年11月05日 14:57:27
    “不,不,不,我什么都没做。”
    “在这种时刻,你没有离开我,就是对我的守护,我们去看看那具尸体吧!”我站起来,走向那具尸体,王莹小心地跟在我后面。
    到了那俱尸体跟前,我什么都 没有发现,无奈的摇摇头,刚要转身离开,王莹却拉着我的衣服,指着尸体下面,我往四体下面一看,便看到了一束淡淡的银光。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光发出?”我在心里嘀咕一句,一脚踢在那尸体上面,尸体散架,那一束光完全暴露在了外面。
    “是一把银刀……”我说着话,转头看了一眼王莹。
    王莹道:“我们赶紧走吧,那刀应该是那死人的。”
    “我们找死人,就是想从死人身上寻到一些线索,现在看到了死人的刀,怎么能离开,我将那刀拿起来看看。”我说完话,向前踏出一步,弯腰抓向那把银刀,岂知那把银刀在这时候释放出一道光芒,将我的手臂笼罩在光芒里面,生生的吸在了银刀上面。
    王莹看到这一幕要帮我,我急得向王莹道:“赶快向后倒退,不要靠近我,要不然你也会被银刀吸住的。”
    “可是我……”王莹后退着,眼睛直直的看着我。
    “不要看我,你要是不想看着我死,就赶紧向后退。”
    王莹听了我的话,赶紧向后倒退,我目光转向那把银刀,用意念去控制那把银刀,那把银刀被我激怒,直接从地上飞起来,带着我在墓穴里面撞,每撞一次,我都要吐出一口鲜血,要不是我从小皮糙肉厚,这一会儿恐怕已经被撞死了。
  • 2016年11月05日 14:57:53
    “这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怪刀,怎么这样厉害。”我此时此刻,虽然被摔地遍体鳞伤,但意识还是清楚的,不停地想着降伏那把银刀的办法。
    王莹看到我凄惨的样子,咬了咬嘴唇,竟是不怕死的扑向我,这让我感动,更让我头疼。
    “呼……”
    王莹扑到我跟前,将我抓住,我感觉一股阴柔的力量通过我的双膝进入我身体,最后到了银刀之中,银刀竟然在这时候温顺下来,将我摔到了地面上。
    这一次,我正好压在王莹身上,一股淡淡的发香进入我的鼻孔,我在全身火热的同时,也流出了鼻血,我的兄弟紧贴着王莹的下面,让我不敢乱动。
    “不戒法师,你流鼻血了……”
    我听到王莹的声音,赶紧从王莹身上翻下来,慌张的向王莹道:“哦!没事,可能是刚才碰到墙壁上了。”我的这个谎言,说的连自己都不信,但是王莹信了。
    王莹起身,背过我将自己的衣扣系好,我再次走到那把银刀跟前。
    “王莹,你拉住我的左手。”
    “啊!”
    “拉住我的左手。”
    “噢!”
    王莹答应,拉住我的左手,我用右手去抓那把银刀,那把银刀竟是乖乖的让我抓在手中。
    “村正……怎么是岛国人的名字,难道之前的那俱尸体是岛国人的。”
    “岛国人来这里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盗墓。”我看到银刀上面刻着村正两个字,就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而且觉得事情越来越麻烦。
  • 2016年11月05日 14:58:12
    “如果说之前的那俱尸体,真的是岛国人的,那这座大清贝勒墓,百分之八十已经被岛国人盗了。”
    ”还有,这把银刀为什么这么奇怪,只要王莹的手抓住我的手,它就显得非常安静,一旦王莹的手松开,它就开始动了,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就因为王莹是女的,拥有着阴柔之力?”
    “算了,还是暂时不想这个问题了,继续向前走。”我想到这里,在银刀上贴了几张纸符,将银刀收起来。
    “我们继续前进。”我说完话,再次拿好匕首,向墓穴深处走去,王莹还是跟在我后面,我们走的很小心,每向前一步,都是将周围的环境仔细看一遍。
    “前面有两个岔口,我们走那个?”王莹看到前面的岔口,害怕地抓着我的衣服,向我问道。
    “吉人自有天相,我们随便选一条往前走吧!”我说完话,带着王莹进入右边的一个岔口。
    不久,前方出现了好多俱尸体,尸体上面,同样是爬着好多尸虫,王莹吓得躲到我后面,我有了上次灭尸虫的经验,直接拿出几张纸符点着后扔向那些尸虫。
    前方燃起熊熊大火,火焰中竟是出现了凄惨的鬼叫声,一个个岛国士兵的影子,向着火焰外面扑来,我立刻咬破手指,在身前画起了一道道符文,王莹吓得蹲在地上,身子不停地发抖。
    “啊!”
    那些鬼影到了我画的符文跟前,被我画的符文击中,发出更加恐怖的叫声,最后消失不见。
    火光随着尸虫的减少,慢慢变小,我弯腰拉起王莹,王莹一下子扑倒我怀里,我明显地感觉到王莹的害怕。
    “不要怕,没事了?”
    “我们赶快离开这里吧!这里就像是地狱,太恐怖了……”王莹颤抖着声音,向我说道。
    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不想带王莹离开,而是不知道怎样带王莹离开,之前进入这处墓穴的那条裂缝,已经合上了,现在要离开,只能重新寻找出口,可是出口到底在哪里,自己一点都不知道。
    “刘折光……”
  • 2016年11月05日 14:58:35
    想到这个问题,我突然记起刘折光,刘折光既然知道这是一个大清贝勒的墓穴,就说明他来过这处墓穴,说不定他知道出口。
    我有了决定,将那个草人拿出来,解开对刘折光的封印,刘折光就出现了。
    “刘折光,告诉我们离开的方法,要不然我现在就让你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刘折光根本不在乎我的威胁,瞪了我一眼,看向了王莹。
    “雪莹,你不要再跟着那个混蛋了,我们在地下做一对恩爱夫妻好不好?”
    王莹吓得躲到我身后。“刘折光,你就死了跟王莹在一起的心吧!,赶紧告诉我们离开这里的方法。”
    刘折光闻言看了我一眼,向着墙壁撞去,看样子是想毁掉草人,跟草人一起烟消云散,我赶紧用精血定住刘折光,将刘折光变成草人,重新收起来。
    “看来刘折光是铁了心的让我们给他陪葬,我们偏偏不给他陪葬,相信我,我一定能带你离开这里的。”我此时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对王莹说一些自信的话,让王莹对我产生信任,加强王莹求生意志,要不然以王莹的心态,还没找到离开的方法,就先被吓死了。
    东方文化认为,任何事物都跟心有关系的,一旦心受到攻击,那危险就大了。
    王莹被我的话感染到了,看着我的眼睛点了点头,我拉着王莹的手继续前进。
    过了一会儿,我们听到水声,以为是到了出口,便加快了脚步,结果却让我们失望了。
    “水面上怎么会有那么多船,而且船怎么一闪一闪的,一会儿消失了,一会儿又出现了。”王莹发现这个问题,向我发问,我的身影却在这时候不见了。
    王莹看不见我,尖叫一声,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边转身向相反的路奔跑。
  • 2016年11月07日 13:08:25
    在这时候,我也是一样,看着眼前的小船,在周围寻找着王莹。
    “王莹……”
    可是我不管怎么喊,怎么都听不到王莹的回声,看不到王莹的影子,我心里也越来越紧张起来。
    “不要紧张,不能紧张……”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想想事情的经过,但还是毫无头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不见了,还有这个地方,怎么会有哪么多船?”
    “那些船还忽隐忽现的,难道哪些船有问题,王莹消失,也跟那些船有关?”我怀着疑问,咬破手指,将一滴血逼在匕首上面,将匕首扔向那些船,那些船从水面上消失了。
    “那些船果然有问题,这条路看来行不通,我正好调转方向,一边去寻找王莹,一边去那条岔口。”
  • 2016年11月07日 13:08:45
    我萌发出这种想法,调转方向,刚向前踏出一步,又惊讶地返回来。
    “怎么回事,我明明转身了,怎么前方还是一片黑水?”
    我再转身看看,结果还是如此。
    “怎么办?难道我就要被永远困在这里了吗?”我犹豫了几秒钟,牙齿一咬,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走向黑水面,前方的画面竟是突然发生变好。
    黑水面消失,一个石洞出现,石洞上面用九根铁链悬挂着一俱寒棺,整个石洞里面因为那俱寒棺的存在,显得异常冰冷,王莹在寒棺下面,已经冻晕过去了。
    我走过去将王莹扶起来,紧紧地抱在怀里,用自己的温度救醒了王莹。
    “阿嚏……”
    王莹打了一个喷嚏,我松开王莹。
    “对不起,王莹,我刚才看你冻晕过去了,就抱了你一会儿。”我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有必要跟王莹解释清楚,就向王莹道。
  • 2016年11月07日 13:09:05
    王莹看向我。“谢谢你救我。”
    我轻轻一笑。“你刚才是怎么脱险的,我一直找你都找不见?”
    “我看不见你,非常害怕,就闭上眼睛向前跑,结果就到了这里。”
    “呵呵,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刚才我们应该是进入了幻境,如果我们无法从幻境中走出来,那就要被永远困在幻境中了,幸好我们走出来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说不定接下来就苦尽甘了,我们就能从这里出去。”我说完这句话,看向头顶的寒棺。
    “那俱棺材里面不断有寒气放出,一定是一俱不吉利的棺材,我们还是不要动了。”王莹担心我动了那俱棺材,引来一些麻烦,向我说道。
    我轻轻一笑。“都到这里了,还有什么好怕的,说不定打开那俱寒棺,就会看到出路。”我说完话,将匕首拿出来,身子一跃踏在石壁上面,三下五除二将悬挂寒棺的九根铁链全部砍断,那俱寒棺落到地面上,整个墓穴晃动起来。
  • 2016年11月07日 13:09:31
    我扑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王莹,待的墓穴不再晃动之后,才松开了王莹。
    王莹和我看向那俱寒棺,身体都有些发颤。“棺材上面的纸符是一位厉害的阴阳师留下的,我去将那些纸符化掉,看棺材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我说完这句话,走到那俱寒棺跟前,刚要动手,王莹向我喊道:“不戒法师,我知道你百无禁忌,但那种不详之物,还是别碰了。”
    我看着王莹微微一笑,将目光收回来,咬破手指,去化那些纸符,王莹吓得向后倒退起来。
    “呼……”
    当我将贴在寒棺上的九张纸符全部化掉,寒棺啪的一声裂开,强大的能量,将我冲的倒飞出去,待我停动下来,再次看向那俱寒棺之时,一名穿着古装的女子睡在地面上,美的让人窒息。
    我控制不住那种感觉,咽了一口唾沫,走到那女子跟前。“好像是清代美女,尸体保存的这样完好,真是少见。”
  • 2016年11月07日 13:09:50
    “不戒大师,我们赶紧离开这儿吧!我实在太害怕了。”我听到王莹的声音,往王莹身上一看,发现王莹的裤子都湿了一大片。
    我将目光收回来,在周围一扫,发现了一丝淡淡的光。
    “这里没有路了,按照古人的设计,在墓穴里面都会留一些通风口,那个有淡淡光射进来的地方,定是这里的通风口,我们过去扩大那个通风口,就能出去了。”
    我说完话,走到那个通风口跟前,用匕首一刀一刀地对通风口扩宽。
    半个小时之后,那个通风口被我扩成了能一人进出的窟窿。
    “出口打开了,外面是一片荒地,你先出去吧!”我打开通道向王莹道。
    王莹点头,从通道里面爬出去,我在爬出通道之前,再看了那俱尸体一眼,浑身哆嗦一下,爬出了通道。
  • 2016年11月07日 13:10:08
    “王莹,你现在还要回你住的地方吗?”我一出墓穴,就向王莹问道。
    王莹低下头。“我没钱,那个小房间的房租已经到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想了一想。“这样吧!你跟我去我哪里,我哪里是两室的,可以借给你一个房间。”
    “可以吗,我可以吗?”王莹闻言,激动的向我问道。
    我点点头,带着王莹去我那里,到了我住的地方,我将门打开,王莹惊讶的发出声来。
    “哇,这么好的房子……”
    我轻轻一笑。“呵呵,这套两居室是我租来的,你在我没找到女朋友之前,可以安心的住在这里,等我找到女朋友……”
    “明白。”王莹回答之时,咬着嘴唇。
  • 2016年11月07日 13:10:25
    “忙了一天了,我先去洗澡,至于给你亡夫报仇的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叶凡说完,就去了洗手间。
    其实从刘折光拉王莹下墓的那一瞬间,王莹已经不想给刘折光报仇了,但是这时候,王莹不想将这件事情说出来,因为说出来之后,她就没理由再住在这里了。
    我从洗手间出来,进入我的卧室,拿出那把银刀,想起了墓下的事情。
    “那处墓穴从浅到深,没有一样宝物,也没有见到大清贝勒的尸体,但为什么刘折光说那是大清贝勒的墓呢!”
    “还有,那个装在寒棺中的女子是谁?女子虽然长得很漂亮,但显然不是公主那种身份的人啊!”
    “当、当、当。”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王莹,有事吗?”
    “我可以进去说吗?”
  • 2016年11月07日 13:10:51
    我从床上起来,走到门前,将门打开。
    “可、可、可以借我点钱吗?我来那个了,没钱买面包。”王莹说这些话的时候,很不好意思,说完就害羞的低下头,昨天见我时的那种勇气一扫而光,也许是因为现在跟我认识,反而觉得不好意思。
    我虽然没有女朋友,但是对女性生理问题,还是了解一些的。“走,我们一起去超市,正好我也要买一些东西。”
    我说完话,朝着王莹轻轻一笑,就走出自己房间。
    到了房间外面,我先给王莹一千块钱,让她待会儿自己选一些衣服,然后和王莹一起下楼。
    到了楼下,我突然看到一个身影,长得跟墓穴里面的那个姑娘一模一样,姑娘还盯着我看,我身子发抖了一下,王莹发现不对。“怎么了?”
    我听到王莹的声音,不想让王莹害怕,就收回目光,向王莹回答道:“没什么,我们去超市。”
    说完,我和王莹一起去超市,但是在心里面一直想着那个姑娘。
    从超市回来,我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继续想这个问题。
    “奇怪,那个姑娘明明已经死了,怎么可以在大白天的出现,难道我眼花了?”
    “不会,绝对不是那样,要是眼花了,那姑娘怎么还会看着我?”
    “还有,我怎么会那么的紧张,那种直觉为什么那么强烈?”
    “由此判断,一定不是我眼花的原因,那是为什么?”
    “难道……”
  • 2016年11月07日 13:11:09
    我想到这里,心头突然闪现出一个十分可怕的念头。
    “不可能,世界上绝对不会有那样不科学的事情发生。”我为了自己安心,赶紧下床打开电脑,搜索一些跟那个念头相关的词,结果却让我更加害怕。
    “清朝末年,民间传说,太不可思议,竟然真的有那样的事情。”我搜索到这些相关的内容,吓得一声冷汗,突然感觉那个姑娘的身影,已经在我身后,我赶紧咬破手指,将一滴血甩向身后,才慢慢平静下来。
    “啊!”
    就在此时,我听到王莹的声音,赶紧跑出房间,就看到王莹缩在卫生间门口。
    我扶起王莹。“怎么了,怎么了?”
    “鬼、鬼、刚才有鬼从你房间里面出来,从窗户跳下去了。”这一次,我彻底相信人被冻在寒冰里面,寒冰融化之后可变成不死人的事情了。
    “不要害怕,那个人影就是我们之前在墓穴里看到的那俱女尸,我们将她从寒冰里面放了出来,她应该不会伤害我们的。”
  • 2016年11月07日 13:11:26
    我说完这句话,王莹紧紧地抱住了我,我站起来,抱着王莹进入她的卧室,将她放在床上。
    “好好休息吧!我在你的房间外面画几张符,她绝对再进不来。”我说完就要转身,王莹拉住了我。
    “我一个人不敢睡,你跟我一起睡好吗?”我看着王莹祈求的眼神,不忍心拒绝。
    “你等一下,我画完符后就进来陪你。”言毕,我走出王莹的房间,内心却在不停地挣扎,待会儿到底要不要跟王莹一起睡,睡在一起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 2016年11月08日 11:29:52
    我慢吞吞的将符画好,但还是觉得很快,到了王莹的房间,我坐在床边上,王莹就将我的手拉住了。
    “王莹,你安心的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你。”我说完这句话,王莹慢慢闭上眼睛,看样子是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王莹起来看见我的两个黑眼圈,就不好意思道:“不戒法师,对不起,又害你一夜没睡。””
    我摇摇头。“好了,现在天亮了,我今天要去一趟工作室,晚上回来我们一起商量对付那个包工头的事情。”
    说完,我走出房间,默默念了几遍清心咒,感觉自己精神好多了,就起身去工作室。
    到了工作室,我将门打开,前来咨询问题的人很多,我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多,才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这时候我闭上眼睛,好好计划起对付那个包工头的办法。
  • 2016年11月08日 11:30:07
    “从那天晚上的事情来看,那个包工头的智商特别高,所以要战胜那个包工头,就只能智取,不能硬碰。”
    “只能智取,不能硬碰,要怎样智取呢?”我陷入了一阵深思之中。
    几分钟后,我突然有了注意,决定先走到那个包工头的身边,和那个包工头成为朋友,再收集他的犯罪证据。
    我有了这样的决定,就需要一个靠近那个包工头的身份。
    “身份,想靠近他最好的身份就是有一个工程,直接找他承包,那轻轻松松就成为他的朋友了。”
    “可是以我现在的经济实力,想办到那一点谈何容易,所以这件事情,还得一步一步来。”
    我正为此时发愁着呢,那个我最不想见到的姑娘从外面走进来。
  • 2016年11月08日 11:30:20
    她今天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了一套超短裙,黑丝袜,凉皮鞋,走近我时一扭一扭的,让我的心不停的砰砰跳。
    我虽然有些被她诱惑,但是脑子还是清醒的,手上时刻准备着对付她的手段。
    “你来干什么?”她坐在我对面,我冰冷的向她问道。
    她笑着向我回答。“我是来报恩的,谢谢你从寒冰棺材里面把我放出来。””
    “那你就离我远一些,这样就算报恩了。”我说话的语气依旧冰冷,其实不是因为我讨厌她,而是因为我害怕她。
    她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你害怕我,我又不伤害你,你怕我干什么?”
  • 2016年11月08日 11:30:37
    我没有否认对她的害怕。“你知道现在是什么年代了吗?你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希望你能明白。”
    我说的话好像激怒了她,她站起身哈哈大笑起来,顷刻间大风刮起,房门关上,屋子里面变得漆黑一片。
    我紧张的向后倒退几步,再次看向她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变成了古装,一丝丝极冷的寒气,已经从她的身体中释放出来。
    “呼……”
    她伸开十指,向我抓来,我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她制住了。
    “我警告你,别以为救了我一命,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她说完这句话,将我松开,房子灯亮起了,房门打开,她的衣服变成了超短裙,黑丝袜,凉皮鞋。
    “咳咳……”
    我咳嗽几声,坐到凳子上,她又坐到了我的对面,我默默发誓,一定要努力修炼,用最短的时间打败她。
  • 2016年11月08日 11:30:50
    “你很恨我。”
    “技不如人,谈不上恨。”我说的是真心话,我确实找不到恨她的理由。
    “嘻嘻,那就对了,你现在说吧,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我真的是来报恩的。”
    我瞪了她一眼。“姑且相信你一次,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一个身份,而拥有这个身份的前提是有钱。”
    “嘻嘻,这个好办,今天晚上我去抓个人吓一吓,明天你就有钱了。”她说完话就笑着离开,我很反对她刚才说的话,但是却没有能力阻止她怎么做。
    她离开后一个小时,我就收拾东西回到了住的地方。
    今天王莹看起来心情不错,做了满满一大桌菜。“回来了,赶紧洗手吃饭。”
    王莹说话的语气,很像个小媳妇,让我倒觉得不好意思,但我并没有拒绝,因为我知道王莹是好心。
  • 2016年11月08日 11:31:05
    洗完手坐下,王莹给我盛了一碗饭,我让王莹也坐下。“别忙了,你也坐下。”
    王莹看了我一眼,笑着坐到我对面。“不戒法师,你想到给我亡夫报仇的办法了吗?”
    其实从王莹内心来讲,王莹是不想问这件事情的,但是她现在之所以能跟我扯上关系,就是因为这一点,如果她不问我这一点,就显得不正常了。
    “想到了,但是具体实施起来有些蛮烦,不过你放心,我一定能做到。”
    “哦!”
    王莹哦了一声,身子动力一下。“怎么,不舒服?”
    “没事,我一直有肩膀痛的毛病,痛经的毛病,忍一忍就没事了?”
    “吃完饭我给你调理一下。”
  • 2016年11月08日 11:31:24
    王莹听了我的话,激动的向我道:“你还会看病?”
    “不是看病,其实从传统文化的角度来讲,每个人的身体不适,都是有隐喻的,像你肩膀痛,是因为你担子太重了,背的太多了。”
    “痛经是因为你感情出了问题,缺爱,所以成这样的。”
    我说的极对,一下子就触动了王莹。“不戒法师,你说的不错,在我的记忆中,我父母成天吵架,对我的伤害很大,因为我讨厌那个家庭,十三岁的时候,就学着离家出走,结果都没成功。”
    “十八岁的时候,刘折光追我,我觉得特别幸福,因此就背着家人跟他在一起,结果……”
    “呵呵,过去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你有这样的结果,有一半是家庭原因,有一半也是自己的原因,你现在要改变自己,就需要游戏的心态,那样你就好多了。”
    “游戏的心态,不理解……”
  • 2016年11月08日 11:31:45
    我说的话有些深了,王莹听不懂,我暂时打断这个话题。
    “先吃饭吧!吃完饭我帮你调理。”
    “嗯!”王莹点头,我们开始吃饭。
    饭后,我让王莹打坐在床上,我打坐在王莹身后。
    “身体放轻松,面带微笑,想着有一朵莲花,在内心中盛开。”
    “好,我开始给你点穴。”我做完点穴的铺垫工作,双手弯曲捏在王莹的肩膀上,王莹顿时身体抖了一下,脑子里面出现了幻觉。
    那种画面,让她非常渴望,画面之中,我爬在她身上,吻着她的脖子。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