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铁路往事

发表时间:2016-11-07 02:16:09 点击:1990 回复:0

NBbt小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喜欢跟"刘疤瘌"一起跑车,当他的伙计有意思。 第一次见“刘疤瘌”心里惶惶的,我悄悄的观察他,过铁道口时候用余光看他脖子上的大疤瘌,像玫瑰花的枝,顺着他粗粗的脖子往上爬。后来这个矮墩墩的,黑黝黝的师傅告诉我,那是他当副司机时候在火车的机械间里摔倒,被一根铁丝挂的。从那以后,我在进火车头后面的机械间,格外小心。 当然现在见“刘疤瘌”不慌了,混熟了么。不过有时候我还是常和他开玩笑,“刘师傅,你当火车司机前是不是道上混的啊?”于是他总会努力的伸长脖子,努力的把疤瘌露出来,用大拇指指着脖子说,”哎,道上都混成这样了,还是来开火车吧。” 开火车是个枯燥的事,尤其是晚上,厕所一般大的空间里,师徒俩盯着车窗外黑漆漆的戈壁滩,其实看不到什么,只能看清楚火车头灯照亮两条平行的钢轨,然后就是越来越近的信号灯。偶尔别的列车从车旁呼啸而过,卷起的沙尘打在挡风玻璃上,噼里啪啦的。这种感觉,怎能一个困字形容呢? 为了防止困意,在这荒凉的寒冷的夜里总是不断的喝着热茶提神,看着火车操纵台上眼花缭乱的仪表和按钮,师徒俩总是不断的呼唤应答,互相提醒着别犯困。我喜欢跟“刘疤瘌”一起跑车是因为和他搭一班一点都不觉得开火车寂寞,枯燥。当然当师傅的总是很严厉的劝徒弟多背背考司机的题。除过这个之外,刘疤瘌是相当有意思的。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寒冬的夜里,因为线路上的种种原因,我们停在某个小站上,或者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机外,对着车窗外吐口痰,落地绝对结成冰。这片茫茫的西北戈壁上,就火车头里这么点微弱的灯光随着火车柴油机的震动,有节奏的晃动着。 这时候,“刘疤瘌”总会把杯子递到我面前,让我给他倒满茶,然后给我讲个提神的故事,很刺激,很有意思,同时也让人联想翩翩。在这样荒凉的大漠里,晚上听个这样的故事,真是堪比3D电影院的效果。 “刘疤瘌”的故事就像他脖子上的疤痕一样真实立体。一直有一个记忆犹新的故事留在我的脑海里。那天我们停在小泉东火车站的机外,小泉东火车站外几十公里一棵树都没有,荒凉的不得了。“刘疤瘌"像往常一样喝饱了茶水,开始讲故事。他告诉我曾经在这条铁路上这个荒凉的小站外,一个真实,刺激,恐怖的故事。主人公已经记不得,故事也是”刘疤瘌"当伙计的时候,他的师父给他讲的。 在那个火一样的年代,中国铁路最早期的建设者们,其中有一个工种,叫巡道工。其实就是从一个小站出发,顺着铁道走,走到下一个小站,目的就是看护铁路,防止铁路被人或者自然原因等破坏。夜里也要巡逻的,不论风吹雪下。有这么一个张师傅,是巡道工,那时也是这么一个寒冷的夜晚,张师傅左手提着手电,右手拎着小锤,像往常一样去巡道,仔细的在荒郊野外检查着铁道。其实我向来佩服在野外工作的人们。谁知道荒郊野外有什么东西出没,狼,应该是人们第一想到的。但是这些在野外工作的铁路劳动人民,从无畏惧。已经离开小泉东火车站很远了,只有点点星光在远处闪动着,可能经常在这条线路上巡逻,很熟悉这里的环境,张师傅有些放松警惕,哼着曲子在行走间,突然有人从后面拍住张师傅的两个肩膀。听到这,我脊背上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刘刀疤"继续讲,在这深更半夜的,又这么冷的荒郊野外,哪里有人会去拍你的肩膀呢,张师傅的后脊背一阵凉,额头上的冷汗瞬间就开始往外冒,心里猛地一惊,脑海里比平时一下子清醒许多倍。坏了,遇上狼了,刚才大意,也没顾得警惕的看四周,现在被这玩意盯上了,还被狼搭了背。听老人们讲故事的孩子都知道,狼很聪明,从后面用两只爪子搭到行人的后肩膀,这时候人就会回头看把脖子彻底露出来了,然后,狼就会趁机从后面一口咬住人的喉咙不放口,一直到咬死。想想这是一种多么阴险可怕的动物。张师傅现在就遇上了这个情况。不过张师傅大概也有很多野外的经验,虽然吓得够呛,但是还是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心里默念,别动,别回头。急中生智这个词大概就是这么来的,着急嘛,急的脑子里突然就有了办法。张师傅猛地扔掉手里的手电和锤子,两胳膊一抬,紧紧抓住狼搭在他肩膀的两个毛爪子,同时一缩头,往后一顶,就把狼的下巴顶在他头顶了,然后把狼背起来,大步的朝前面的小站跑去。这狼也着急了,下巴被张师傅用头顶顶着,嘴巴也张不开,两只爪子也被张师傅用力的卡着,上半身简直动弹不得,只有下面两只后腿不断地蹬来蹬去。人在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往往能够超长的发挥,能够拥有比平时更大的力气,耐力等等。就这样张师傅背着狼一口气跑了十来公里,跑到最近的火车站。到了小站,在施工的工人一看这架势,都操起棒子上来帮张师傅打狼,张师傅也不敢松手,越抓越紧,狼使劲的蹬后腿,尖利的爪子把张师傅的屁股挠的稀巴烂。最后,狼被活活打死,用力的蹬了最后一下,咽气了。张师傅抓着狼的手,很久都不敢松开,终于在工人的帮助下,把死狼拽下来。只见地上的死狼,个头肥大,足有大半个人那么高,吓得张师傅深深地喘了口气,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真是命大,福大。 讲到这里,忽然司机室里的电台响了,是前方车站呼叫我们开车,电台猛地一响,我还沉浸在故事里,这声音吓得我头发根都竖起来了。”刘疤瘌“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猛地喝口茶转过身开始工作了。 这是我在当徒弟的时候,我的师傅”刘疤瘌"给我讲的关于新疆乌鲁木齐铁路局铁路劳动人民的一个真实的故事。也许故事本身没有这么夸张,没有这么精彩刺激。但是这个故事却真真切切的表现了铁路劳动人民从一个艰苦的环境,多少艰辛艰难走到今天。今天,一辆辆崭新的动车从车站呼啸着略过,今天一辆辆拉着五千吨煤的电力机车给全国输送煤炭。今天,不论白天还是黑夜,线路上的狼已经灭绝了。偶尔能看到几只黄羊跳跃着跑过,偶尔能看到成群的沙鸡在铁道边觅食。那个关于狼的故事,已经成了铁路的传说。只是,今天我也已经是个师傅了,在副驾驶也坐着那个如同我当年一样的伙计。只是今天,我同样讲给他这个传奇的故事......
本帖来自:3g.mop.com
发表时间:2016-11-07 02:16:09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