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长篇古风小说连载】——《夏姬传》

发表时间:2016-11-07 13:02:42 点击:20490 回复:290

樱花蹁跹广度里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三为王后、七为夫人、九为寡妇的夏姬#

《夏姬传》第一章、公主及笄礼


作者:樱花蹁跹广度里


         郑穆公八年,我正好十五岁,君父曾说待吾儿及笄礼之时,一定要让举国上下看看郑国公主的天香国色之貌,让吾儿选天下最好的男子为婿。听闻这些,我早已是羞红了双颊,只得低头柔顺地说道,一切皆由君父作主。

        我对书上所写的夫唱妇随、举案齐眉甚是反感,表面上看似相敬如宾,实则,全是女子的忍耐和等待。

        我是郑国的公主,却出生在晋国,君父幼年时曾逃亡至晋国,待到我五岁时,才随君父回到郑国,因为年幼,之前的事,已然记不得太多。

        从我真正记事起,便一直在这郑宫里,宫中最不缺乏的便是美人。既便是大家认为最得君父宠爱的母妃,也不过是如此,日盼夜盼,只望多年以后,君父依旧能记得,还有这么一个人。至于荣宠不衰,不过也就是一个美好的祈愿,没有人会奢望得到一个君王的爱。可怜的是,更多的人却是连盼望也没有,便在这深宫中,年华老去,没有人会在意她们是否存在。

         若是这番言论,让母后听到,少不了一顿训责,在她眼里,我只是一个离经叛道的典型。母后并非我的生身母亲,她是君父的正妻,也就是郑国夫人,郑宫最为尊贵的女人,人称君夫人、或是王后。我的生身母亲是君父的少妃,名姚子,因着君父宠爱,大家都尊称为姚少妃,或是姚妃娘娘。

         而我,则是这郑宫之中,唯一的公主!


发表时间:2016-11-07 13:02:42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08日 20:27:40
      天还未亮,木槿和晚樱便侍候着我起床。   一身红色交领齐腰襦裙,金丝云绣褙子。及地的长袖,墨色长发及腰,衬的更是肌肤胜雪,面带桃红。晚樱放下梳子,痴痴地望着我,“奴婢虽未见过仙子,猜想着仙子肯定就是公主这般美貌。”   望着镜中的自己,我轻笑了一声,“别贫了,赶紧去看看,东西可都预备齐全了?”   晚樱把这琳琅满目的簪子、步摇一支支有条不紊地插入已经隆好的发髻里,金光闪烁,显得更是富贵华丽,她又仔细端详了一番,显然很是满意。“公主,您就放心吧,您吩咐的东西,奴婢都已预备齐了,还有其它的事情皆已安排妥当,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说完,还扳着手指轻声地数算了一遍。
  • 2016年11月08日 20:28:28
      “小声点儿。”   “诺!”晚樱往周围看了一眼,吩咐道,“你们都先下去吧,一会儿,待公主出门了,再进来收拾。”   “诺!”   几个婢女低头垂目往后退,到门口时,这才转身退了出去,留下木槿和晚樱,她俩虽名义上是我的贴身侍女,实则更像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
  • 2016年11月08日 20:33:00

    按君父的旨意,及笄礼要绕新郑京城一周,于郑国太庙举行。随后回宫,有了这次出宫的机会,自然不能就此错过。

    君父有十几位公子,却唯独只有我一位公主,自是十分宠爱。可既便如此,我百般恳请,君父也从未同意我出宫,只得从王兄那里听些故事,结合书上所写,去幻想外面的繁华世界。

  • 2016年11月08日 20:33:03

    按君父的旨意,及笄礼要绕新郑京城一周,于郑国太庙举行。随后回宫,有了这次出宫的机会,自然不能就此错过。

    君父有十几位公子,却唯独只有我一位公主,自是十分宠爱。可既便如此,我百般恳请,君父也从未同意我出宫,只得从王兄那里听些故事,结合书上所写,去幻想外面的繁华世界。

  • 2016年11月08日 20:34:03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郑宫,心中自是雀跃,木槿和晚樱更是乐不可支,她俩自小陪伴我长大,送进宫的时候,不过就七八岁,对外面的世界也仅仅是孩童时代的零碎记忆。此次出宫答应带上她们,早三个月前就开始细细预备。

    那日天气晴好,万里薄云,燕子成双成对划过天空,此情此景,脑海中不禁响起。

  • 2016年11月08日 20:34:31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 2016年11月08日 20:35:01

    丝丝凉风吹在脸上,心中一凌,这是一首送别的诗,于今时今日却是极不相符的,怎么会突然想起。未曾想三年后,我才恍然大悟,仿佛今日的一切,都在预示着今后所要发生的事情。

    突然的一阵风起,打乱了我所有的思绪,只见身侧墨发飞舞,裙摆摇曳。

    郑宫前殿站满了人,他们恭恭敬敬地站着,如同泥塑一般,风吹着彩色的飘带发出“噗噗”的声响,那姿态妩媚的如同翩然起舞的少女。我曾见过各位王兄的及冠礼,与今日比起来,虽然不相上下,却还是有差别的,今日更显隆重,也更别具一格。

  • 2016年11月08日 20:35:17

    宫里的奴才们,难免会有跟红顶白,扒高踩低之辈,本公主自然是最得君父宠爱的孩子,既便,我只是一位公主。

    也难怪有人私下里说我和母妃一般,妖媚惑主。可惜她们哪里会懂得,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由心而发,即便是对着君父也从不藏着掖着,不刻意卖弄,也不特意讨好,我只当君父是寻常的父亲,爱他敬他,会撒娇,也会耍赖。如此,反而得了一位寻常父亲的偏爱。

  • 2016年11月08日 20:35:33

    木槿和晚樱扶我坐上八抬步辇,出了宫门。

    此时正值阳春三月,万物复苏之季,宫内外早已是桃红柳绿,一片生机盎然……

    街上已是围满了郑国的百姓,都要一睹传说中的公主容颜。关于郑国公主的美貌不仅在郑国,在周边各国都有流传,只是大家都无从见过,只不过是郑国的大夫或是各国的使臣偶在郑宫中碰过一面,回去便是大肆渲染,不得见的人更是一传十,十传百。

  • 2016年11月08日 20:35:46

    大家都伸长脖子,恨不能插上翅膀,只是这步辇挂满珠帘,辇外前后左右整齐站满了两排建章营骑,百姓们都探着脑袋,跟随着步辇一步一趋。步辇周围的人越挤越多,每行一步都异常困难,建章营骑艰难地维持着秩序。

    只是这人流越来越多,根本无法再前行半步,我用指尖轻揭珠帘,不曾想更是引起一阵骚乱,不断往前拥挤的人潮发生踩踏。

    忽闻一幼童啼哭,我心中不忍,便示意木槿停轿!

  • 2016年11月08日 20:36:06

    木槿高声喊道,“停轿!”

    待步辇稳稳当当停妥,我轻揭轿帘,想从轿中走出,木槿出言阻止。

    “公主,这里人实在是太多了,您这样出来,恐会有危险。”

    “不防事儿,你无须紧张。”

    “公主,若是在路上耽误久了,恐怕会误了吉时……”她双手搀扶着我,依旧担心地抗议着。

  • 2016年11月08日 20:36:18

    “你看,现在还走的了吗?”

    “可是……”

    “别可是了,他们无非就是想看看本公主,那就见上一面吧。”

    见我态度坚决,她只得低低了回了一个字,“诺!”

  • 2016年11月08日 20:37:05
    就在出轿门的那一刹那,人群突然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愣 了,一阵阵倒吸气的声音在人群中传来,甚至还有夸张的张大嘴作出 “哇”的惊叹口型……虽已是见怪不怪,但看到这群朴实的人,我忍不住扬了扬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不知谁喊了一句 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人 这才纷纷跪下山呼千岁。
  • 2016年11月08日 20:37:44

    我抬了抬手,“起来吧。”

    木槿大声喊道“平身。”

    “谢公主。”

    我径直向摔倒的那个女孩儿走去,有建章营骑赶紧出来阻止,“公主?”

    “无防。”他们左右护着我,生怕有一丝一毫的损伤。

  • 2016年11月08日 20:38:39

    人群让开了些许,那小姑娘还侧腿坐在地上,巴巴地望着我,我伸手扶她起来,只见她小脸上依旧挂着泪珠,一抽一抽地吸着鼻子,痴痴地盯着我问道:“您是仙女吗?”

    我笑着反问她,“你可曾见过仙女?”

    “不曾见过。”她摇头道,“我觉得您就是仙女。”

  • 2016年11月08日 20:39:17

    “也许你说的对。”

    “今天能见到您,我觉得特别高兴,回家我要告诉我兄长,我见到仙女了。”

    “见到你,我也很高兴。”

    “真的吗?”

    “自然是真的,还疼吗?”

  • 2016年11月08日 20:39:52

    “不疼了,您真美,比画上的仙女还要美,我希望等我长大了,也会变得很美。”

    “会的。不过,你是跟谁一起来的,你的娘亲呢?”

    正在这时,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妇人,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赶紧跪下,“参见公主,民妇正是她的娘亲,刚才人太多,没拉住,差点挤丢了,惊了公主的驾,请公主恕罪。”

  • 2016年11月08日 20:40:29

    “不要紧,你且起来吧。”

    “谢公主。”

    那小女孩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怎会,我自己会回家的。”她又转头对我说,“公主,谢谢您。”

  • 2016年11月08日 20:40:39

    “不要紧,你且起来吧。”

    “谢公主。”

    那小女孩笑了起来,露出两颗小小的虎牙,“怎会,我自己会回家的。”她又转头对我说,“公主,谢谢您。”

  • 2016年11月08日 20:46:10
    我摸 摸她的小脑袋,又冲着大家招了招手,就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不远处有一秀美的男子,一身素衣锦袍,遗世而独立,他冲着我一笑,并作了一 。只见他俊秀的面庞,轮廓清晰,眼若桃花,一双眸子乌黑晶亮,仿佛盛满了璀璨星华,整个人 散发着一种超凡脱俗的从容气质。特别是那一笑,哪怕是这阳春三月的美景都蓦然失了颜色。
  • 2016年11月08日 20:47:12

    我的心仿佛漏跳了半拍,以浅浅一笑还礼,为了掩饰慌张,只得转身上了步辇,行人终于让道。

    浩浩荡荡的公主阵仗继续向前行去,周围的百姓这才缓过神来。

    再次纷纷跪下,高声呼喊,“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 2016年11月09日 13:18:55

    《夏姬传》第二章、郑国太庙

    作者:樱花蹁跹广度里

    沿途数万百姓夹道相迎,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与宫中日复一日,乏善可陈的生活比起来,我更喜欢这宫外。

    母妃先行一步,早已在郑国太庙等我。

    这太庙成“回”形建筑,院落重重,层层递进,回廊曲折,环环相绕,果然好生气派。在这太庙里供奉的是我们姬姓的先祖,和掌管万事万物的上天。青竹白砖,飞檐斗拱,这气势绝不输郑宫分毫。


  • 2016年11月09日 13:19:29

    阳春三月,人间早已是花团锦簇,这里地处半山腰,群山环绕,却寒意尚未褪尽,只露出一丝羞涩的嫩绿,一切却恰是正好。

    此次及笄礼,除却宫中几位得宠的妃嫔,还有我的几位教习夫子,只邀请了各位王公贵族的夫人和小姐们,皆为女子。

    各夫人行了礼,早已围着母妃恭维,她们无非是想从母妃那里讨些护肤的秘方。宫中曾一度流传,说母妃会什么妖术,采阳补阴,这种怪力乱神之谈,竟然也会有人相信。

  • 2016年11月09日 13:20:51

    宫中的女子,最在意的也不过就是权利和财富,她们想要的这些,只有君父可以给予,所以女人间的忌妒,也都是来源于君父。

    母妃虽不是最得宠爱的那一位,但绝对是常宠不衰的一位,她能做到在这深宫中四季常青,屹立不倒。此中缘由也许一半是因为母妃性情温和,有着与世无争的从容,而另一半,想来也是因为有我。

  • 2016年11月09日 13:21:17

    但在外人看来,这一切全都是因为母妃那不曾衰老半分的容颜,还有那被人称之为一脸媚相的,含笑的眉眼。君父生病那些天,更是流言四起,流言的起因皆是因为母妃已三十有余,却看着如同二八的少女。无奈之下,母妃便整理了一本四季宜忌,与众夫人们分享,这才平息了一场女人间私下里的战争。

    内竖婢女们忙碌地穿梭在这厅院里,这是我人生的大事,对郑国所有人来说都是,君父和母妃是这么说的。而我却心猿意马,怎么也不能收心,来专注于这件大家认为的大事之中去。

  • 2016年11月09日 13:21:45

    见过母妃,我便被领去了太庙后山的天然露天温泉,沐浴净身。

    这太庙依山傍水而建,果然是风景秀丽。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风中带着若有似无的淡淡的青草味道,不浓不腻,让人倍觉神清气爽。

    侍女们早已预备妥当,玫瑰花瓣飘浮在这温热的泉水中,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木槿和晚樱侍候着我,脱去衣衫,我用脚尖轻挑了一下水面,温度正好,便缓缓走入泉水之中……

  • 2016年11月09日 13:22:22

    这温暖的泉水滋养着每一寸肌肤,玫瑰花的香味更是扑鼻而来。水气渐散,岩壁上露出三个娟秀的字迹“沏香泉”。这岩壁常年因这泉水的雾气浸润,青苔丛生,更显得绿意葱茏,与这山这林这泉浑然天成。

    清晨的阳光,透过这稀疏的树影,落下光影斑驳,在半空中晕染出彩色的光环,更是美不胜收……

  • 2016年11月09日 13:22:28

    这温暖的泉水滋养着每一寸肌肤,玫瑰花的香味更是扑鼻而来。水气渐散,岩壁上露出三个娟秀的字迹“沏香泉”。这岩壁常年因这泉水的雾气浸润,青苔丛生,更显得绿意葱茏,与这山这林这泉浑然天成。

    清晨的阳光,透过这稀疏的树影,落下光影斑驳,在半空中晕染出彩色的光环,更是美不胜收……

  • 2016年11月09日 13:24:25

    我的心开始飘到刚才路上的所见所闻,虽然隔着帘子,但那种陌生的气息,还是一丝不落地传递给我。

    那个明媚的笑脸在脑海中辗转,我轻笑,果然是深养宫中,从未见过别的男子。只不过是一个笑,便如此,要是让人知道,还不笑死了去。

  • 2016年11月09日 13:24:45

    我的心开始飘到刚才路上的所见所闻,虽然隔着帘子,但那种陌生的气息,还是一丝不落地传递给我。

    那个明媚的笑脸在脑海中辗转,我轻笑,果然是深养宫中,从未见过别的男子。只不过是一个笑,便如此,要是让人知道,还不笑死了去。

  • 2016年11月09日 13:25:45

    净身完毕,换上采衣采履,宽袖随风而摆,暗香浮动,此时此景,仿若置身仙境。

    “公主,您在笑什么呢?”

    “笑我自己。”

    “自己有什么好笑的。”

    “笑自己坐井观天,短见薄识。”

  • 2016年11月09日 13:26:21

    “公主怎么会是短见薄识呢?公主,您看过那么多的书简,要是是个男儿身,都可以参加选官了。”

    “进朝为官吗?”

    “那是自然。”

    “读再多的书,也不过是画饼充饥罢了。”

    “公主,您饿了吗?”听了晚樱的话,我和木槿不禁乐了。

  • 2016年11月09日 13:27:00

    “是啊,有点饿。”

    “那可怎么办?朝食让您多用些,您偏是不听,现在就饿了,可怎么熬得到饷食……”

    木槿实在忍不住,“你呀,公主平日里,让你多读书习字,你偏是听不进去,每每就惹出这些笑话来。”

    “公主方才不是说饼啊、饥啊什么的?”

    “公主说只看书,不出来走走,就如同画饼充饥。”

  • 2016年11月09日 13:28:00

    “懂了,就是说光看书,不解馋,需要出来看看书里写的这个世界。”

    “真聪明。”

    “那是自然。”晚樱愣了一下,“你俩别笑,刚才这词,怎么说来着。”

    “画饼充饥。”

    “画,饼,充,饥,嗯,又学了一个新词儿。”

  • 2016年11月09日 13:28:42

    “赶紧帮公主把头发梳理一下。”

    “诺。”

    经过太庙的弄堂,旁边的小巫祝们早已看呆,大巫祝不住地轻咳提醒着,越咳越重,似乎也拉不回这走散了的元神,只得双手合十,一边闭着眼晴,一边口中不停地念叨,“罪过罪过……”

  • 2016年11月09日 16:38:24

    木槿和晚樱早已忍不住笑出声来。

    “每个初次见到公主的人,都是如此,实在是好玩儿。”

    “就是,哪怕是灵通上天的巫祝们,都无法忽视咱们公主的绝世容颜。”

    “就数你们俩嘴甜。”

  • 2016年11月09日 16:38:49

    “公主,我们说的可都是实话。”

    “你们快看那个小巫祝。”顺着晚樱所指着的方向,那最前面站着个七八岁的小巫祝,探着个小脑袋,嘴巴张的都快合不上了,旁边的人一直在轻轻地拿胳膊撞他,应是在提醒他——别太出阁了。

    “估计一会儿大巫祝得好好管教管教他,非礼勿视了。”

  • 2016年11月09日 16:39:14

    木槿和晚樱虚扶着我,一路嘻笑说闹,这两人都被我宠坏了,正事都不能收心。

    三人进到正堂,这才收了神,一脸正经地目不斜视。

    “国君驾到,王后驾到……”

    门外传来一声高呼,在座的各位赶紧起身,纷纷跪倒,行了大礼。

  • 2016年11月09日 16:39:45

    只见君父坐在上位,笑望着我,脸上尽是慈爱和宠溺,我忍不住歪着脑袋做了个鬼脸,他佯装生气地瞪了我一下,我无声的笑了。

    右侧坐着母后,一身华服,雍容华贵,她轻瞪了我一眼,又笑着对君父说了几句什么,君父的脸稍严肃了些。

  • 2016年11月09日 16:40:14

    母妃则坐在左侧,气质如兰,如出尘的仙女降世,眉眼中盈满慈爱,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君父和她说了几句,她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行了礼,我被搀回厢房等候吉时。

    “时辰到……”

  • 2016年11月09日 16:40:53

    随着一声高呼,木槿搀着我从东厢房走出,盈盈拜倒,是母妃为我梳头加笄,簪上发钗、钗冠。

    一遍遍的,我像个牵线木偶一般,半日下来,早已是精疲力竭。那天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记得这些,只记得换衣服,只记得君父给我取字——少,从现在开始我的名字就叫——姬少(上孔下皿)。

  • 2016年11月09日 16:41:36
    我的心早已飘到樱梦园,那个我朝思慕想的世外桃源,仿佛人偶一般站起,跪下,听着竹简上记录的文字,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是,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一个成人了,成人的世界是否能多些随心所欲,我不得而知。
  • 2016年11月09日 16:42:12
    也许是我太不知足了,除了不能出宫,君父对我是百依百顺,要星星绝不给月亮。在及笈礼之前,君父甚至赏赐了一块封地,虽然很小,却是离新郑最近的,这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难怪在 国的后宫,大家都盼着生个 公主,结果是生了一位公子,又一位公子。
  • 2016年11月09日 16:42:15
    也许是我太不知足了,除了不能出宫,君父对我是百依百顺,要星星绝不给月亮。在及笈礼之前,君父甚至赏赐了一块封地,虽然很小,却是离新郑最近的,这是有史以来,从来没有过的事情。难怪在 国的后宫,大家都盼着生个 公主,结果是生了一位公子,又一位公子。
  • 2016年11月09日 16:42:54
    各位王兄对我也是百般疼爱,虽然后宫争宠,但对我这唯一的 妹,却是宠爱有加 。带着我练骑射、习剑术,少不了一通责罚。与我关系最好的当数公子去疾, 他排行第三,是我的三王兄。去疾王兄 为人谦逊有礼,聪明机智,不似公子夷,自认为是嫡长子,从不把众公子放在眼里。只是 去疾 王兄的母妃不受宠, 他也 少不了被排挤。
  • 2016年11月09日 16:43:32
    那是我三岁的时候,去疾王兄蹲在一旁,看别人玩耍,我便去拉他的手,要他陪我一起玩。那时 王兄们还都小,笑话去疾王兄是个女子,还说 我长大 就嫁给公子去疾。把我气哭了,到君父那里告状,王兄们被训斥了一顿,君父要他们好好研习,玩的时候带上 妹,不然就不要玩了。
  • 2016年11月09日 16:44:32

    刚开始他们心中还甚是不服气,但随着年纪增长,倒是越来越喜欢我这个王妹。所以,宫中不论是嫔妃夫人美人们,还是各宫的婢女寺人皆是另眼相待。

    后来,王兄们搬出宫,住到了各自的府上,有的提前去了封地。连与我关系最为亲近的子蛮王兄去年也搬出了宫,开府建牙、自立门户。子蛮王兄排行第六,是我的六王兄,现在,宫中只剩下年幼的王弟们,就更没意思了。

  • 2016年11月09日 16:45:10

    “礼成”!

    终于要结束了!

    母妃执着我的手说道,“我的女儿已经长大成人了,母妃不求其它,只望你找个长情的男子,一生相伴,琴瑟和鸣。”

  • 2016年11月09日 16:45:48

    “孩儿谢过母妃。”

    “别怪母妃从小对你严加管教,女人仅仅只是一时的美貌,是不能让男子衷情一生的。”

    “孩儿明白。”

    “乖。”母妃轻轻的抚了抚我眼前的碎发,柔声说道,“随母妃回宫吧。”

    “额……”

  • 2016年11月09日 16:47:42

    “怎么了?”

    “孩儿忽然觉得有些乏了。”

    “不舒服吗?”母妃眼中盛满紧张,轻抚我的脑门。

    “哎呀,我没事儿。”我轻抓着她的手说道,“母妃不必担心,只是累了大半天,我想先休息片刻再回,请君父和母后、母妃先行一步。”

  • 2016年11月09日 16:49:24

    “也罢。”母妃转身吩咐道,“嬷嬷,你就留下来随公主一起回宫吧。”

    “诺。”

    “不用不用,我也就休息一盏茶的时间便回,还是让辛嬷嬷陪着母妃吧。”

    “那你可别耽误太久了。”

  • 2016年11月09日 16:50:25

    “孩儿明白。”

    松了口气,目送君父和母后、母妃离开后,这才转身和木槿回到厢房。那边晚樱已把京桃按我的样子装扮好了,我把衣服脱了下来,赶紧让京桃换上,然后示意旁边的婢女扶京桃坐上步辇。

    “公主……”京桃因强烈的恐惧感而瑟瑟发抖,为难地望着我。

  • 2016年11月09日 16:51:43

    “不必害怕,出去不会有人敢看你的脸,只要不把轿帘揭开,没人会认出你来。若是回了宫,让母妃发现,你就把这封信交给她,她不会怪罪于你。”

    待我说完,晚樱便把书信塞到京桃手中。

  • 2016年11月12日 13:38:24

    《夏姬传》第三章、樱梦园初识

    作者:樱花蹁跹广度里


    送走京桃,晚樱拿出先前已经准备好的衣衫,三个人仔细装扮了一番,木槿和晚樱是普通粗布婢女的打扮,而我则换成了男装,看上去有些别扭,忍不住相互笑看打趣。

    “两位小娘子,长的不错嘛。”我用手轻轻抬起晚樱的下巴,嘻笑着说道。


  • 2016年11月12日 13:39:21

    “公子,您可真讨厌。”晚樱故作娇羞状。

    “今日,可否陪本公子游园赏花?”

    “那,小女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边说着,边行了一万福。

    木槿笑道,“公主,您这样,成何体统。”

  • 2016年11月12日 13:39:59

    “哟,这位小娘子,脾气还挺大,不过,本大爷喜欢,哈哈哈哈哈……”

    “您可别闹了,再不出发,天色就该晚了。”

    收拾妥当,仨人便从侧门离开,晚樱托人找的马夫已在门外候着。

    “师傅,马车行稳妥些。”木槿吩咐了一声,随我进了车厢。

  • 2016年11月12日 13:40:33

    “姑娘,您就放心吧。”

    “可以走了。”

    “坐好喽……”

    随着马夫的一声高喊,两匹马撒开腿,直奔樱梦园,路上人群早已散去,只见两旁树木参天,莺飞燕舞,好一派明媚光景。

  • 2016年11月12日 13:41:17

    我像是被放出笼的小鸟,万千思绪无法言表,恨不得此时能长出一对强壮而有力的翅膀,让我可以直冲云霄,俯视郑国,飞遍每一个角落,去体会这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滋味。

    “公主,外头风沙大。”

    “是公子!”我纠正道。

    “是,公子,这一路上尘土飞扬,一会儿沙子吹迷了眼睛,那可如何是好。”

  • 2016年11月12日 13:42:04

    “我眯着眼睛看,不会被迷着的。”

    “公子,万一……”

    “没有万一。”

    “公子……”

    “行了,行了,我不看行了吧,一天到晚的唠唠叨叨,好不容易出来了,你还要接着唠叨。”

  • 2016年11月12日 13:43:28

    “公子,这您可冤枉奴婢了,奴婢要不提醒着您,您准什么事情都忘了。”

    “什么事儿?”

    “您看。”木槿递给我一把扇子。

    “扇子?这又是做什么?”

  • 2016年11月12日 13:54:55

    “公子,您还是拿扇子挡一挡吧,今儿个可是很多人见过您了,万一要是认出来,可就麻烦了。”

    “可这?”

    “公子,您看……”晚樱接过扇子半挡着脸,说道,“这样,还有这样。”

    “我怎么瞧着,这么难受。”

  • 2016年11月12日 13:55:09

    “那是因为奴婢穿着这身行头,不适合拿把扇子。”

    “那我拿着,倒是有点儿像那唱大戏的。”我接过扇子挡了一下。

    晚樱乐了,“公子,这又何仿,听说公子们出门都是拿着扇子的。”

    “你是从哪儿听说的?”

  • 2016年11月12日 13:55:22

    “公子蛮说的,这叫,这叫什么来着?”一时想不起来,急的晚樱抓耳挠腮。

    “怀袖雅物。”木槿赶紧接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怀袖雅物,据说外面,有学问的文人都好拿着一把扇子。”

    “明白了,这样才能显得本公子,特别有学识,对吧?”

  • 2016年11月12日 13:55:39

    “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我这才仔细注意这扇面上的字,“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公子,这上头写的什么意思?”

    “你都托谁给你买的?”

  • 2016年11月12日 13:55:49

    “小紫藤。”

    “我说呢。”

    “公子,您就别笑话她了,小紫藤跟掌柜的说,要一面最好的扇子,得适合风度翩翩的公子,上面的字要写的好看。掌柜的就给他拿了这面扇子,说这字写的龙飞凤舞,特别适合那些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

  • 2016年11月12日 13:56:05

    “风度翩翩?我瞧着倒像是个登徒浪子。”

    “可不是。”

    “你俩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这是一首男女相爱的情歌。”

    “啊?这个小紫藤,他跟奴婢说,这能体现男子的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看我回去不收拾他,竟敢诓我……”

  • 2016年11月12日 14:05:35

    听完,我和木槿忍不住笑出声来,那银铃般的笑声随着马车的跌起落下,更是欢快不已。

    “可只有这一面扇子,怎么办?”

    “无防,别人又不会来注意这扇子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前些日子,去疾王兄来信说樱梦园的樱花又要开了,现在正是赏樱的好时节。他说樱花最美的时候,不是它开得如火如荼,而是即将凋零之时,那一朵朵细碎的花瓣从树上挣脱,在半空中绝然死去,那才叫一个动人心魄。余香缠绕,纷纷扬扬,如霏雪一般,婉转而下,铺就了一片粉白色的世界⋯⋯

  • 2016年11月12日 14:05:47

    多么美好的描述,我心心念念希望到此一游。

    一路上絮絮叨叨,不过行了半个多时辰,便到了,下了马车,这满眼的樱花似雪,落樱缤纷,我们仨不禁有些看呆了,大有误入九天仙境之感。

    清风习习,娇美柔弱的花瓣便轻轻地飘落下来,好似寒冬纷飞着粉白色的雪花,轻拂过我的脸庞。我忍不住伸手去接住它,那细腻的触感,柔软的如同丝绸,这嫩滑的色泽,仿若待嫁的少女一般,娇艳欲滴……

  • 2016年11月12日 14:05:59

    路上游人如织,或结伴出行,或独自游赏,若是待人群散去,月夜来此,想必更是怡然自得。我虽已换上公子的衣袍,只是相貌过于秀美,路上频频有少女投来羞涩的目光,成群结伴的窃窃私语。我浅笑着抛了一个媚眼,惹得一众芳龄少女连连惊呼,晚樱用轻咳来掩饰自己的笑意,而木槿只在一旁提醒道,“公子,切不可……”

    “知道了。”

    这樱梦园是京都第一避暑胜地,有着郑国最大的客栈酒楼,几千亩樱园,湖光山色,确实美如人间仙境。

  • 2016年11月12日 14:06:10

    在这来来往往的行人中间穿梭,我一边摇着扇子,一边欣赏这美景,还真有点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之感。

    一阵风来,樱花蹁跹,我频频伸手去接,几片花瓣便落在了手上,香味极轻,若有似无。

    “晚樱,收拾些干净的花瓣,带回去做香囊。”

    “诺。”晚樱的头发和衣衫,都落上了花瓣,那画面,实在是太美好了。

  • 2016年11月12日 14:06:21

    我转而同木槿说道,“这该是郑国最繁华之地了吧?!”

    “应该是,比皇宫还大。”

    “宫中不过就是些亭台楼阁,后花园还没这湖面大。”

    “公子,您看那边。”

    广阔天地,青山绿水,远处一群孩童在草地上放木鸢,奔跑追逐,嘻笑声传至好远,我竟有些看呆了。

  • 2016年11月12日 14:06:33

    “真好!”

    “什么真好?公子,您闻闻,可香了。”晚樱打开香袋递给我。

    “果然清香。”

    “我闻闻。”

    我把香袋递给木槿,“嗯,清香宜人,似有若无。”

    “公子,您刚才说什么真好!”

    “那远处的孩童,快乐的样子,真好!令人生羡。”

  • 2016年11月12日 14:06:50

    “公子,您还羡慕他们呢?他们羡慕您还来不及,在这郑国,不对,是全天下的人都羡慕您?”

    “羡慕我什么?”

    “公子,您可是郑国头一份尊贵呢,除了……”晚樱愣了一下“除了令尊,奴婢觉得您是最尊贵的。”

    “还令尊呢。”

    “这也是刚学的,新词儿。”

    就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

  • 2016年11月12日 14:07:04

    “哟哟哟,你瞧瞧,你瞧瞧,啊~~这位小哥儿长的,细皮嫩肉,我那新娶的小妾都不及这位小哥儿美艳。”

    “张爷说的是,人比花娇,当真是绝色,不过……”

    “不过什么?”

    “这位小哥,我怎么瞧着像个娘们儿。”

    “哈哈哈……”那被称为张爷的男子咧了一张大嘴,哈哈大笑,那满口黄牙,看了更是令人生厌,“你小子眼睛很毒啊,这都能瞧出来。”他挤眉弄眼、一脸猥琐地接着说道,“不若,你去瞧瞧。”

  • 2016年11月12日 14:07:22

    “小的遵命。”

    木槿和晚樱早已气结,拦在我前面。

    “不得对我家公,公子无礼。”

    “公子?哈哈哈……她说她是公子?你瞧瞧,你瞧瞧,连这小丫环们长得都水灵灵的。”

    “张爷说的是,粗布麻衣都盖不住这标致的小脸。”

    “不要败坏了本公子赏境的兴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我轻轻推开晚樱,目瞪这两个登徒浪子。

  • 2016年11月12日 14:07:33

    “太美了。”那姓张的愣愣地盯着我,吞了一口口水,“爷就喜欢这样的,不客气?爷就是想知道你想怎么不客气?”

    “无耻。”

    “爷我就无耻,就喜欢你对我不客气,怎么样?”边说着,边突然伸手想来拉我,还未及我出手,只见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三两下把他俩放倒在地。后面的家丁,正准备出手,可看到眼前这人,一脸冰冷嗜血的模样,早已吓的混身打颤,魂不附体。

  • 2016年11月12日 14:07:43

    那姓张的还不甘心,一个小厮扶着他,半躺在地上,大声喊道,“给我上!哎呦……给我弄死他……哎哟,哎、哎、哎哟……”听这声音,看来是伤的不轻,只是这嚣张气焰还没打压下去。

    只见来人五官如刀削一般立体分明,肌肤细腻,尤如美璧般无暇,可惜如此俊美无比的脸却冷若冰霜,仿佛周身笼罩着一层寒气。

    他的身手敏捷,轻而易举地就把那几个小厮掀翻在地,显然这帮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勉强爬起来,却不敢再造次。

  • 2016年11月12日 14:07:56

    “敢不敢报上你的名来,信不信老子让你在郑国呆不下去。”那姓张的吓得没了一点儿气势,依旧还嘴硬的叫嚣着。

    他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轻拍了一下衣袍,低声吼了一个字。“滚。”

    家丁扶起自家主子,赶紧跑了,离着三五米远,就开始边跑边骂,骂声不大,倒是全传到我们耳里,转头去看时,早已一溜烟没影儿了。

  • 2016年11月12日 14:08:09

    回过头来,这才发现刚才那位先生,也已走出了三五米远,我赶紧追上前去。

    “多谢先生相救,敢问先生高姓大名,他日也好酬谢。”

    “不必。”只见他一直冷着一张脸,说了两个字,却没有停下脚步,也没有看我。

    “此人怎么这般无礼。”晚樱撇撇嘴说道。

    “我叫少。”我冲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你听见了没有,少。”

  • 2016年11月12日 14:08:20

    “公子何须理他,如此傲慢。”

    “你又何必在意这些,对他来说可能是举手之劳,不想劳别人千恩万谢。”

    “公子,您看。”

    木槿从地上拾起一块玉佩,交到我手中,只见那块玉上写着一个“巫”字,可能是打斗的时候落下了,可惜那人已是不见,只得暂时替他保管,他日若有缘相见,再还不迟。


  • 2016年11月12日 14:09:07

    《夏姬传》第四章、聚贤楼

    作者:樱花蹁跹广度里

    樱梦园的景色如梦似幻,虽被一伙不识趣的人打扰了兴致,心中留有些许不快,但也因此认识了一位……

    陡然之间,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只是觉得,不能让他就这么走了。

    只可惜,我们好像也不算不上认识……

    不过,好在我还有他的玉佩。


  • 2016年11月13日 17:57:43

    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再次碰上他,把这块玉佩归还给他?那么,下次我一定……

    “公子,您在想什么呢?”

    “没什么?”

    “没什么?你都能想入迷了。”

    “有吗?”

    “当然有,奴婢感觉您怪怪的,不会是被刚才那伙人吓着了吧。”

    “怎么会,刚才你不害怕吗?”

    “害怕,不过现在不害怕了。”

    “走,咱们去聚贤楼。”

  • 2016年11月14日 13:30:27

    “公子,咱们该回宫了,再晚怕是赶不上关宫门的时间。”木槿焦急地提醒道。

    “无防,我们有出宫令牌,只需赶上关城门的时间进城即可。”

    “这地方太乱了,要是再碰上刚才那伙人,可如何是好?”

    “青天白日的,我们还怕他们不成。再说,总会有人仗义出手的。”

  • 2016年11月14日 13:30:37

    “可是,万一被发现,上面怪罪下来,公子又该受罚了。”

    “不就是受罚嘛,我都习惯了。”

    “公子,您离上次受罚,还未过三个月。”

    “怎么又提这茬儿,别扫兴了,本公……本公子心里有数,到聚贤楼用完哺食再回去。”

    “诺!”

  • 2016年11月14日 13:30:50

    王兄说这聚贤楼门庭若市,宾客如云,美味堪比王宫,自然是要去的。这次若是不去,天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露天的楼台和亭院早已坐满了人,楼内也是熙熙攘攘,三层屋宇灯火通明。只见厅堂当中,一明眸善睐的女子正在弹琴,姿态妩媚,风情万种。

    那边还有说书的老者,声音抑扬顿挫,闻者时而鼓掌喝彩,时而哄笑不止,甚是热闹。

  • 2016年11月14日 13:31:01

    跑堂的小二瞧见我们过来,赶紧热络地招呼着,“客官,这边请,这边请……”

    只见他眼急手快,腿脚麻利,领我们到一边难得的空桌前坐下。

    “公子可是第一次来。”小二擦完桌子,立马又斟上茶水,速度之快,一气呵成。

    “是,我家公子第一次来,把你们这里最好吃的,全上来!”

  • 2016年11月14日 13:31:13

    “是是是,他日不防让下人提早通知,小的也好给公子留间厢房,今儿个只好委屈公子了。”小二讨好地说道。

    “不碍事。”我用扇子半挡着脸说道,“对了,那边弹琴的可是什么人?”

    “听口音,公子可不像是首次来京城?那姑娘可是京城妓坊的头牌花魁,人送美名——郑国第一美人。”

    “就她这样,还敢称第一?”晚樱冷笑了一声。

  • 2016年11月14日 13:31:23

    “当然当然,同姑娘您比起来,她也不过尔尔。”

    小二的皎洁机灵,真真是相当有趣儿。

    “你俩赶紧坐下来吧。”

    “公子,这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说合适就合适,赶紧坐吧。”

    “诺!”

  • 2016年11月14日 13:31:42

    这聚贤楼果然名不虚传,茶香酒美,菜色精致,不枉此行。

    我忽然有感而发,举杯道,“聚贤楼内待明月,一盏清茗酬知音。”

    “哪来的知音?”

    “你我三人,不正是知音吗?”

    “公子,这话可万万不敢说,尊卑有别。”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

    我们三人低声交谈,琴声悠悠,伴随着老者诙谐有趣的说话方式,别有一番风情在内。

  • 2016年11月14日 13:31:53
    故事讲的是 “烽火戏诸侯”,话说周幽王非常宠爱他的妃子——褒姒 褒姒心情郁结,不爱言笑,周幽王想尽办法,希望博她一乐,但她始终不曾笑过。有一回,周幽王点燃烽火,诸侯们都 急急 率兵赶了过来。 诸侯 到后 却发现并没有敌人,褒姒看到诸侯们惊慌失措的样子,果然露出了一丝笑意。周幽王非常高兴,因此 多次点燃烽火,就为逗褒姒一笑。后来,诸侯们再不信任,渐渐不肯应召前来。最后申国联合缯国、西夷犬戎攻打周幽王,周幽王紧急点燃烽火,希望召集众诸侯援救,诸侯却没有人前来援救,犬戎最终杀死了周幽王,俘虏褒姒,西周就此灭亡 ……
  • 2016年11月14日 13:32:05

    故事才讲到一半,底下就开始议论纷纷,“这褒姒就是个狐媚子,红颜祸水。”

    “娶妻娶贤,娶个妖孽,不亡国才怪。”

    “就是说嘛,我看这周幽王就是个色痨。”

    ……

    正当大伙谈论到兴致正高的时候,突然有人高声问道,“众位仁兄,今日七公主的及笄礼,可有谁亲眼见过公主?”

  • 2016年11月14日 13:32:15

    “没见过。”

    “人太多了,没见着”

    “是啊,挤都挤不过去,全是人。”众人纷纷表示可惜。

    大家私下里开始讨论这件事情,想来,本公主的及笄礼果然是全天下的大事,不管是皇亲贵族,还是平民百姓,都很是关注。

    有人便问他,“难不成,你见过?”

  • 2016年11月14日 13:32:28

    “我自然是见不着,只望见了公主的步辇。”

    “我见过,我见过……”所有人的注意都被那人引了过去,他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看到公主穿着红色的裙袍。”

    听他如此这般一说,引来一阵哄堂大笑。

    “我看你们都没见过,我夫人和我闺女亲眼见着了。”一位身穿青色衣服的男子站了起来。听他这般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他见众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便清了清嗓子,高声说道,“郑国七公主,美艳可谓天下无双,放眼周边列国,绝对找不出第二人,可以与她媲美的。”

  • 2016年11月14日 13:32:38

    “真的假的啊?”“虽说七公主美名四海皆知,也不过是遥传。”“是啊,没有人真正见过吧?”“我是听说有人见过,也不确定是真是假。”“我看,多半是假的。”……

    那人见大伙都对此十分感兴趣,更是得意洋洋,“嘿,你们别不信,我夫人说了,旁边众男子们都只管流口水,眼珠子都快出了堂。褒姒?”他撇撇嘴,不屑地摇头说道,“哼,怕是只配给七公主提鞋。”

    晚樱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我早用扇子半挡着脸,只露出两只眼晴,生怕有人认出。

  • 2016年11月14日 13:32:49

    “这位姑娘你笑啥?”

    晚樱只得接话道,“您说的,好像您亲眼见着似的。”

    “难不成,你见过?”

    “我倒也是没见过,只不过您说的流口水,眼珠子出了堂,我听着不信。”

    “我也不信。”“就是,我也不信。”……几个人纷纷附和道。

    “各位各位,大伙安静一下,听在下说一句。”又有人站了出来,只见这人,身材伟岸,皮肤黝黑,两只眼睛炯炯有神,“我也听说过,你们别不信,刚才那位仁兄说的,可一点儿都没错。”

  • 2016年11月14日 13:33:01

    “就是。”见有人支持他,那人更是得意,稍作了一揖道,“兄台,你给大伙好好说说。”

    众人被他刚才的话吸引住了,稍安静了些许,那壮汉慢条斯理地说道,“我有一位世交故友,曾在宫中当差,你们想想,他的话能有错吗?他肯定是亲眼见过七公主的。”

    “说这些做什么?”“就是,赶紧说说七公主。”……有人抗议道。

    他轻咳了一声,接着说道,“据他所说,在这世上很难会有第二个人,能有七公主这般貌美,引用他一句原话,就是……”那人卖关子似地停顿了一下。

  • 2016年11月14日 13:33:12

    众人皆是屏息凝气,几个没耐心的人催促道,“是什么?”“赶紧说!”

    他笑道,“原话就是——七公主,绝非这世间能有的女子。”

    “那不会同褒姒这般祸国殃民吧?”

    晚樱气的怒目驾瞪,正准备要站起来,我示意她稍安勿躁。

    “这位兄台怎么能如此说话,我远远地看过一眼。那七公主果真是绝色,仿若谪仙下凡,想来应该是我们郑国之幸。”

  • 2016年11月14日 13:33:25

    “真有这么美?”

    “那是自然。”

    那边兴致渐起,从褒姒那儿全转到我身上了。把今日所见和道听途说的添油加醋,包括我在晋国出生那日的满城桃花,还有我听过的没听过的,最后的总结就是,郑国七公主如此美艳无双,怕是会给郑国引来祸事。

    晚樱和木槿皆是气愤不已。

    “尽是胡说八道,公子,咱们走。”

    “不急。”我忍不住站起身为自己开脱,“各位说的不尽全对,从来男子起兵戈,却道红颜多祸国,红颜何其不幸。”

  • 2016年11月14日 13:33:36

    “看这位小哥尚还年幼,你有所不知,这女子过于妖媚,世间的男子必然都想得到,那不就引起了争夺之战。”

    “这只不过是男子的贪欲,怨不得这世间的红颜。”

    “在下同意这位小公子的看法。”二楼扶梯上,下来一位男子,一副从容淡定的优雅,众人皆是转头去看,只见他慢慢走下扶梯,向我走来。这不正是白日间,在街上碰到的那个男子,我只是点头示意了一下,扇子始终挡在眼前。

    只见这位男子,整整比我高出一头,看来,我若真是位公子,怕是在他们眼中,也仅仅是个黄口小儿。

  • 2016年11月14日 13:33:49

    他眉眼带笑,慢慢说道,“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若是强求,那岂能算是君子所为。公子,您说呢?”

    我说?我说什么?

    他笑意盈满眼眶,促狭地盯着我的眼睛,不对,好像是看着我的扇子,我赶紧把扇面换了一下,他满脸的笑意更浓了,什么意思?

    “这位公子,也可曾见过七公主?”有人问道。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