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情感交流 RRS

怎么可以连自己的路都不认识

发表时间:2016-11-08 15:44:27 点击:1750 回复:0

丿煙熏妝灬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她离开那天,天空刚刚飘过雨。哑默的黄昏,惨白的街灯,一阵清风吹过,树影中流动着丝丝凉意。

 

没有送别,也没有亲友的陪伴,她一个人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在沉寂的街上踽踽独行,竟像一只晚来无巢可归的雀儿那般徘徊着。灰白的上衣,黑的裤,头发也凌乱不堪,她看着自己的影子在路的转角被另一片黑暗吞没,忽然就觉得自己不是在走,也不是在逃,而像是幽灵一般的飘。

 

人影在路角的黑暗中消失,他的声音却还在今日街头的空气里残留着,我爱上了别人,请你原谅。她本能地想去挽留他,而从他口中吐出的话却是那样地决绝,她沉默了。

 

遥想在十年前,她与他刚刚大学毕业,他也曾用类似于今天这般决绝的口气对她说,我爱上了你,请你嫁给我。她依然记得他看向她时的眼神,恍若看着一位颠倒众生的丽姝。黄昏里,他轻轻地伏在她的耳畔说着一些暖暖的情话,他许她年华不老,许她轮回之约,十年已去,如今逝水东流,她蓦然发现,誓言或许仍是曾经的誓言,因为那不过是一句话而已,但是那个许诺的人绝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了。

 

她结婚时,几乎所有人都是反对的。他是家中的长子,黑壮敦实,生于农家,长在农家,毕业后就进了一家普通的食品厂工作,拿着不多的薪水,等到两个人结婚的时候,他就连买房的首付都交不起。她的父母以断绝关系恐吓不成,索性就由她去了。她真得愿意嫁给他,因为他是真心实意地对她好。

 

她跟他一样,漂泊在这一座大城市里,为了能省下几百块的租金,她愿意跟他居住在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地下室里。不管是洗衣做饭擦地刷马桶,他从不让她碰。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再贵他也舍得买。她跟他吵架,他从不跟她计较,只会嘿嘿一笑。她一直以为,他会这样疼爱她一辈子,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这个夜夜躺在她枕边的人儿,她还能相信谁呢?

 

她就这样在他的疼爱和呵护里,无比幸福地走过了10年。10年的相濡以沫,让这对租住在地下室里的不被外界看好的夫妻,顺利地度过了七年之痒,成了“北漂”幸福婚姻的典范。

 

再后来,他的老家开始拆迁整改,那些沸沸扬扬了许多年的话终于变成了现实。他分了一套一百多平米的大房子,他果断辞职下海,利用那一笔补偿款经营了一个很大的玻璃厂,不出半年,就赚了个盆满钵溢。

 

因为当初父母的强烈反对,结婚后,她从来没有带他回过家。可是那年秋收时节,他软磨硬泡,非要她带他一起回去。她想了想,就同意了。

 

就像所有的大老板那样,他专门雇了两个司机,驾着自己的豪车就驶进了她昔日的小村庄。一进村,她就呆了,眼前男女老少,挤挤挨挨,百十号人,把小小的乡村公路围得水泄不通。他笑着打开车门,把一个个鼓鼓的红包分发给前来迎接的邻里相亲们,就像一个衣锦还乡的英雄。她分明看见,立在田里收庄稼的父母把头埋得低低的,甚至连看都没看自己的女婿一眼。

 

那时,她对他的感觉忽然就变了,她不解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他轻描淡写地回答,我安排的,用不了几万块就能将他们一一打发了。

 

一进家门,他的表现就更加让她生气了。当着父母的面,他不让司机饮用家里的自来水,弄得大家都尴尬不已。他嫌家里的碗筷不卫生,在父母的眼皮子底下就吃起了自带的干粮。第一次,她跟他吵架了,吵得很凶,母亲痴痴地看着她隆起的小腹,在一旁心疼地直抹眼泪。

 

在父母的极力劝说下,她跟他一起回到了那一个空空荡荡的大房子里。只一进门,她就忍不住冲着他大吼起来,跟往常一样,他嘿嘿一笑,却从此彻夜不归,她的枕边忽然就空了。

 

她整个人都崩溃了。她忽然很怀念那些租住在地下室的日子,琐碎而又平常,柴米油盐的烟火生活,全然没有今时今日的触目惊心。心,抽搐着疼,她颤抖着手拨通了婆婆家的电话,却迎来了婆婆不分青红皂白的谩骂,她嘲讽道,亏你还是一个读过书的人,难道你不知道一个妻子的本分吗?你吃我儿子的,喝我儿子的,睡我儿子的,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默默地挂断了电话,颤抖着双唇,难过得一句话也讲不出来。她的爱,于他而言,再也没有任何吸引力。而他的无情,于她,一点一滴,都在心中。

 

她终于懂得,做一个全职太太是一件相当有风险的事情,而远嫁已然让她失去了太多太多。她多想给远在家乡的母亲打一个电话,可是她不敢,她怯了,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哭出声来。

 

她知道,自己姣好的容颜不再了,而眉眼之间早已泯灭了风情。这一切,跟他心头的那一个刚出名校大门的女孩相比,除了一个受伤了的女人的衰败,还能剩下什么呢?她的手不经意地滑落到自己的腹部,她的心猛然就动了一下,就当她以为自己失去了全世界的时候,就当她打算用一瓶安眠药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候,她忽然就感知到了腹中的他——一个新的生命。

 

于是,她倔强地抬起头来,把一瓶子药丸全部倒进了马桶,手指轻轻一按,就冲掉了所有的恐惧和不安。这条路,她已然知道了该怎么走,那就是带着一颗永不言弃的决心和爱心,好好地活下去,永远不放弃自己和来得及的明天。

 

她主动提了离婚,没有哭或者闹,连他的财产,她也没有张口去要。他大吃一惊,他本以为她会跟他对簿公堂,至少,她会刮去他一半的财产。于是,他早就打好了自己的小算盘,悄悄地转移财产,开分店,进原料,占用一切可以占用的资金,但这一切,在她面前,竟然显得如此不堪。最后,她说,还是我走吧,房子和车子我都不要,家都不在了,我还要那些没人情味儿的东西做什么呢?

 

他的唇颤抖了一下,说,还是等等吧,等你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再说,好好地离什么婚呢?

 

我的孩子自然是要生的,能生也能养,靠自己,我也能生活。她淡淡地说。

 

那天黄昏,她一个人拖着行李箱离开了那一个大房子,开始了新的生活。不管怎样,她还是有点儿积蓄的,何曾料想,那些为父母攒下的防老钱提前用到了她自己的身上,念及此处,她觉得自己连哭得力气都耗尽了。

 

离了婚的她,开起了一家鲜花店,还雇了两个员工同她一起来打理生意。她依旧按时去医院做检查,散步,晒太阳,偶尔说起她和他的故事,蜻蜓点水般地一语带过。她知道,那些海誓山盟的纯情年代已经过去了,从此,就是她和孩子一起相依为命。

 

她的运气的确很好,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花店也开了好几家,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不超半年,她就在一处僻静的地方买了一所小房子,独门独院的设计,悠然南山的景致却一点儿也不显得冷清。店员常常这样问她,有钱了,为什么不买一处大房子?她抿着嘴笑了,许久,才答非所问地回了一句,空间不大,要看里面住着谁,其实,如果我们的要求不高,十几平米也是豪宅。

 

她就是过得这样灿烂,还遇见了一个懂她的人,居然是一个小她6岁的男子,两个人常常一起在黄昏下压马路,他一手细心地扶着她的腰,一手紧紧地拉着她的手,她笑着,笑着,慢慢地就笑出泪花来。

 

她分娩那天,他也去了,只是看着徘徊在病房门口的那一个心急如焚的男子,他的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总觉得特别不是滋味。他以为,她说得都是气话,他只是没想到,她竟真得离开了他,而且是净身出户。看到她又有了新的爱情,他不是应该祝福一下吗?不,不是这样的,她过得很好,或许是因为她运气太好,他竟然羡慕起她来,慢慢地,一股嫉妒之意从心底油然而生。

 

隐忍了许久,他还是忍不住找上门去。在一个残阳如血的黄昏,他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来开门的人并不是她,而那个男子还是礼貌地把他请了进去,然后识趣地躲进了书房。

 

你还好吗?他问。

 

很好。她淡淡地回答,依旧是表情漠然地窝在沙发里,像从前那样,时不时地瞥一眼杂志上的菜谱,只是菜谱里再也看不到他熟悉的影子。

 

我,想看看孩子,他小声说。

 

她的唇颤抖了一下,顿了顿,说,好。

 

那个细微的瞬间他捕捉到了,她的唇颤抖了一下!从我们的孩子,到我的孩子,她用了不到十个月,他却要为此搭上后半生的思念和愧疚。而他们爱情的结晶,此时此刻,正躺在婴儿床里冲着他们咿呀地笑着。

 

埋下头,他和她都忍不住将孩子嫩嫩的小手握在掌心轻轻地摩挲,片刻,她感觉她的手背划过几滴清凉,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她还是知道,他哭了。

 

曾经,她所有的变化全部都在他的视线之内,始终被他牢牢地拴在心头,小心翼翼地呵护她,爱怜她,疼惜她,从什么时候起,他变得那么膨胀了呢?恐怕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了。他只知道,那一个年轻貌美的名校大学生,不过是迷恋上了他的钱,仅此而已。

 

他离开了,没有回头,而身后的那一扇门“嘭”地一声就紧紧地合上了。他终于明白,对于一个犯了错误的人来说,善良才是一种令其悔过自新的拯救。

 

他离开以后, 她自然地关上了家里的门,没有丝毫地迟疑。她始终记得有一本书告诉过她:“不要在春天就失去夏天。”

 

时光渐远,人海中,她还会遇到许多人,经历很多事,而往日的梦幻已成过眼云烟。她早已懂得,走自己的路,把握自己的幸福,只要你值得被爱,总会有一个人来爱你。是的,她相信,一直都相信。

发表时间:2016-11-08 15:44:27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