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玄界之门】玄界漫谈—焰舞烟罗篇

发表时间:2016-11-08 16:50:47 点击:11382 回复:2

猫pu2014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总会有那样一个形象——
初见,波光潋滟。
一瞥,又翩若惊鸿。
好似充盈着幻想、希冀般,烙印心间。
挥之不去。

比如——
烟罗。


其实想写烟罗很久了。

故事里,她就像搅动尘沙的一片迷雾。
越想拨开来细探寻,那些尘沙又反迷人眼。
越想涤荡清澈,反倒越有无从落笔之感。

上篇写香珠,后面回复楼层我就说过——
烟罗是唯独让我极度偏爱的角色!

其实偏爱与否,说到底,也只是被故事代入的个人情愫;并非把角色强行带出的主观臆想。
所以,我从来不是某个女主党。
但考虑写评的公允,一般也大都避嫌不写。
就像凡人时代,从没正儿八经写过紫灵一样。

其实这次写评,因为绕不开烟罗,这篇算是比较郑重了。
也没敢写太随意。甚至动笔前还逐条排了遍逻辑大纲。
也算是份小小诚意吧。对烟罗。

所以,开篇前先说好:
万一本篇列位读来,觉得在下黄健翔附体了,老道我可绝不负责。。


好。
闲话不多聊,进入正题。
拨开那些尘沙迷雾,一起来逐层细品:


—————————分割线————————

宿命:

犹记得,多年前看的第一部网络小说,叫超级骷髅兵。
主角是一具聪明的骷髅。
那本书,开创了一个不死流派。
写书的情终流水,后来也被台湾鲜网读者尊称一声“骷髅君王”。
他写故事其实挺有趣。
只不过,因为更新问题,在起点一直花样扑街。比较惨淡。。

应该说,最初我对网文的猎奇感,就源于那么个说不太清的骷髅情结。
理所当然的,第一次惊艳到我的角色,也是个骷髅——
风月。
来自烟雨江南的亵渎。

这个从尘缘中觉醒,新生;如鲜花怒放般,刹那芳华的形象。
着实深邃的刺入人心。让老道怀念了好多年。。

如果说,罗格的形象包罗人性所有罪恶了。
那么风月,就一定代表着每个人心底,最后的净土。
恰如角色塑造之惊艳——
从丑陋骷髅,到圣洁的神女。
就像生于污泥秽土,再到莲花盛放一般。


而玄界里,烟罗就是那朵尘世彼岸,不染一丝亵垢的花。
如今同样盛放的花瓣,两厢轻轻重叠在一起。
就仿佛倏忽间跨越时空般,恍如旧识了。。

就像烟罗身上有很深的风月烙印——
同样的惊艳。。
同样一直追溯的前世今生。。
同样的重生觉醒。。
同样的造化弄人。。。

我想,这未尝也不失为一份致敬吧!
并非单纯为了角色,也为那片人心的净土。

所以,烟罗才是冠绝无双的美。

比如名字:
烟缕缱绻 ,罗带轻曼——
只缘于刹那意境。
并不柔情的石头,随口取的。
妙手偶得一般,却又如此曼妙贴切。

比如宿命:
风月之于罗格。烟罗之于石牧。
就那么不期而遇的出现在他们命运里。
不足挂怀的红粉骷髅,转眼又都成了俏生生的羁绊。
所谓生死相依,便是一寸寸长出的不离弃。

就像生而为仆,同样被召唤所桎梏。
但无论风月,还是烟罗,几乎转瞬就能挣脱掉契约束缚。
好似原本就不属于尘俗,更不屑命运捉弄。
可惜,终究都逃不开的,反又正是情感。
剪不清,理又乱。
真是……然并卵啊。。



烟罗的世界其实很无趣。
除了花,石牧,就只剩一份懵比的追逐。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

花是有颜色的。能妆点她对美的执念;或者,是不自知的祭奠。
其它所有一切,是非善恶也好,芸芸众生也罢,反倒都是些没有色彩的漠然罢了。

石牧呢,却像是一个烟罗绕不开的BUG。
敲开就是一堆乱码。
一旦这弱鸡遭遇生死危机,她就昏头胀脑瞬间化身成虎妞。。
管你什么天位,什么无尘道人,一概照打不误!
这,啧。。
实在太特么惆怅了。。。
每次看的我都直嘬牙花子。

其实,除了三首凶蟒那次,是不得已。
实际上,后来契约早都名存实亡了。
这么聪明的骷髅,却每每跨阶硬拼,虎口夺食。
简直二杆子嘛。
董存瑞似的。。还经常两面都有胶——
典型的,如扎古。。。
就是花样嘬出来的屎。


烟罗缺心眼么?
并不是。
而是能让她珍视的东西,已几乎都随前世一起湮灭,所剩无几了。
真是寂寞凄惶到骨头疼……
太惨了。。

白猿和石牧,如今重叠到一起的这个人,令她如此挂怀,又百般迷惑。
这份情感在目下,恐怕连她自己也参不透。

与此相比鲜明的,是冥月教出海,那么多的精英教徒。
他们的命运生死,在烟罗眼里,草芥都不如。


有种狗血的感慨,叫——“你是我的劫难”。
或许,这就是烟罗的宿命吧!



发表时间:2016-11-08 16:50:47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08日 16:51:25
    ————————分割线———————— 前世: 一个动人的故事,成功塑造的人物永远是其灵魂。 而人物塑造,核心又是性格。 就像多米诺骨牌倒下的第一张。性格,是牵动故事线的本源。 每个核心角色的性格塑形,都有为故事服务的诸多诱因。 之于烟罗,便是前世今生。 烟罗的前世,是仙女。 或者按故事里对仙的设定,理解为更高层星域的,更高资质的修炼者。 如此,才会有超脱低等规则理解的许多神力。 在西贺,相似的瀑布场景,神女惊鸿一现。恍如春梦。 醒来后,石牧觉得烙印极深。 实在是个美到爆表,无法以言辞形容的女人。偏偏,还有种莫名熟悉之感。 美人,往往是印记不灭的。 越美艳绝伦,容颜就越是烙进男人心底的通关文牒。 所以,才有石头这痴汉,做梦石化,醒了懵比的一幕…… 不仅当局者迷。还挺冤—— 他确实也没见过烟罗的法相:容颜、一袭纯白、服饰、还有自带的花瓣特效。。。 不然或许还容易联想。 我们是旁观者清。知道那是烟罗的前世毫无悬念。 可对限定条件的石头来说,脑筋就各种跳闸了。 根本无迹可寻! 因此,由这强行懵比的熟悉感,我们或可推断:其感知是缘于另种层面了—— 比方说,灵魂层面。或者叫神魂 。 那也是有触感的。 别忘了,石头最强的还是空间属性。。 当然,这里边白猿魂念作祟的原因,就需要深入分析了…… 好。 先从这点说——神魂。 这也是烟罗联结前世今生的纽带。 初见烟罗,是在帮助鞠胖子偷渡死灵界面,于一场乱军大战中,貌似极其偶然的情境之下。 然而,仔细推敲,那些状似巧合的条件,实则却是极度苛刻与矛盾的—— 先是“一股古怪的力量扑面而来,他和鞠胖子神识所化光点同时一震,瞬间分散开来。。”好巧不巧的,就正好到了烟罗所在的地方。。。 接着,石头以后天武道修为,术士学徒的境界,元神诡异的超时滞留死灵界面,甚至好整以暇的吃瓜围观乱战。。(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就在石头发觉精神力不支,苦于找不到目标沮丧焦急之时;“两头原本纠缠在一起的庞大怪兽一下子分开,三头尸犬庞大的身体不知为何被一下打飞。。。”骨鸟又适时喷出风柱卷起烟罗。。 鬼使神差的像配了歌词——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于是很应景的,其余一起抛飞的所有骷髅全都摔了个稀碎,唯独把烟罗包邮了。 真心surprise。。。 石头果断好评,果断毫不控制施展出无敌简陋的拘灵术。。。 烟罗也诡异的“丝毫没有抵挡的接受了石牧的神识标记。。。” 皆大欢喜。。。 这就是整个相遇并种下标记的过程。。。 果真算得上是巧妙至极吧! ——毫无PS痕迹! 喝喝。。。 牙疼。 其实整件事都像是个阴谋—— 石头哪来的空间元素感知能力? 异血给的! 哪来的精神力吃瓜围观? 异血给的! 哪来的烟罗精准坐标和什么古怪力量扑面而来传送的? 还是异血给的! 甚至人家两头怪兽打的好好的,那三头尸犬怎么就日了狗被莫名其妙的打飞;那只懵比骨鸟怎么就弄出个神助攻?! 极度怀疑还是异血搞的鬼! 至于烟罗被顺利种下标记的原因:“似乎因为被摔的太惨。。”于是神魂衰弱,才毫不抵抗的接受了。。 喝喝。。 哪里有什么“似乎被摔。。”要真是被摔的,早碎成渣了,哪还能留得下全须全影的。。 这摆明了是有什么在操控,骷髅的魂力也被压制了! 关于压制,可以对照标记前后,烟罗的魂火: “眼眶中两个豆粒大绿焰摇曳晃动,似乎快要熄灭。。”和之后“眼中碧焰微微一闪。。” 前一幕说明神魂被什么压制住了,后一幕说明直到此一刻才算摆脱控制,恢复主观能动了。 “周身散发的嗜血暴虐气息,竟然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也印证了之前一直就是嗜血暴虐的状态。 哪有可能精神暴虐,意识却主动小绵羊缴械投降的?! 这得是多诡异的矛盾体?! 所以,还是异血的手笔! 没错,再往前追溯因果,从头到尾也都是异血在作祟! 而异血越是妖异骚动,恰恰越是得以窥见一点—— 白猿残存神魂的卧薪尝胆与不甘! 也唯有如此,逻辑上才畅通无虞! 有关异血的尿性,其实已经屡见不鲜了。 说白了,其血脉神通,核心就一点—— 吞噬! 这才是白猿这种特殊天兽的妖孽之处! 这种吞噬神通,已近似掠夺一般。几乎可以移花接木了。。 结合最近九转玄功的信息,当初白猿为何不共戴天般猎杀九头金蛟,也就恍然了—— 主因,必是为了寥寥几种适合修炼的天兽血脉! 而九头金蛟,也一定是适合血脉的天兽之一。 因此,他杀九头蛟才那般如饥似渴吸食蛟血。。 所以,他修炼玄功的法门,才必须按照小九转的开启的方法——部分肢体融入某种至阳之火。。 说明他本身,并不具备适合修炼的血脉。 也因此,白眉老者才惋惜的说了什么,最终扔下功法典籍,飘然而去。 才会令他那般悲恸啸叫—— 皆因他任性妄为,犯了错,闯了祸,终至被无奈逐出师门。。 其实把一干梦境,按时间线排序,已经可以推出来,前尘往事大体的一个因果雏形了: 那灵气化瀑的场景,白猿初遇天女,应该是一切因果的起点。 那方世界,也应该是白猿的诞生之地。 而天女当时的愁肠百结,或许也正是埋下日后所有爆发的种子和诱因。 她把小白猿带走,也便如同将其带进了她的生活、委屈还有桎梏里。。 可以肯定,白猿与天女绝不是灵兽与主人的关系。 更多类似的只是陪伴。 所以她才会为年幼的白猿启蒙。让他拜师,引导他修炼,以免空耗天资。 甚至,就连陨铁神兵,也容易让人浮想联翩——是不是她为白猿觅得的?! 不然如今在烟罗手中,为何那般如臂使指,驱从圆融。。对吧?! 当然,这并不一定成立。暂且容后再述。 但不论如何,对陨铁那份怅然的熟悉,那迷惘的追思,就如勇士禁地烟罗初见石牧化身的形象时,都是同样剧烈的那一股血脉悸动! 那么不可遏制一般,仿佛全都直指前尘往昔。。 人生若只如初见。。 或许,前世正因相伴,他们才日渐成为彼此最亲近的人。 至于爱慕,或许有。 但这开始,却一定是白猿对天女的单恋。 就像石头想要变强,好能令自己配得上天阴姹女;又如想得到更强的力量,才能好好保护钟秀一样。 面对爱慕的女子,这种雄性的荷尔蒙爆发,就像传染病毒一样通用蔓延。。 白猿自然也免不了落入窠臼。 于是他从懵懂到经世,从天真顽劣到偏执暴虐! 情之一字,果真是罪恶元凶。。 白猿随性,万事遵从本心,不避陈规教化。因而显得灵动十足。 白眉老者或许也正因如此,才对他诸多偏心: 传道授业开小灶(敲头三下)。。练功磨难给捷径(镇魂咒)。。甚至连逐出师门后还不忘为他留下逃命后手(传送符——对比褚袍老者的反应)。。。 诸般事由都出于私心。甚至溺爱! 根本就是赤果果的毫不加以掩饰。 真可谓师恩重如山岳了。。 白猿率性妄为,但也知恩义。待师尊如父如孝。 所以,才会在忤逆老者后,那般撕心裂肺的悲恸长啸。 其实因由种种,却不难推断:白眉老者如此宠溺爱徒,原本就是打算传他九转玄功的。 没有条件制造条件,也要把爱徒培养成为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只不过,师尊身在体制内,诸多顾忌。所施方法或许也过于温和渐进了。 而白猿,必定是因为某个迫之不及的原因,才会选择急进。 这因由,白眉老者想必是知晓的。 所以,最后的最后,也还是传了爱徒功法典籍。徒留一声惋惜长叹。。 而白猿不顾一切的行为背后,所表现出的,其实是种决绝!一种偏执和疯狂! 那么,能令白猿不惜忤逆如师如父,如此宠溺自己的白眉老者;所为何人,到此也就不言而喻了吧。。 于是一切又回到了那个灵气如瀑的原点。 回到了烟罗前世的天女悲梦里。。。 故事里,白眉老者一方,显然是弱势的。 九头金蛟与褚袍老道所在的势力,却显得庞然大物般强势。 而这,十有八九便是烟罗前世因果恶孽的源头。 是以恶其余绪,白猿才泄愤一般虐杀了九头蛟。直杀得畅快淋漓。。 而并非选择或如师尊希望的,某些脱离低级趣味的方式得血。 彼时,又在九转玄功尚未修成之时,遭到褚袍老道不死不休的追杀。 穷途末路之际,又是师尊的溺爱救下他一命。 那玄奥无比的传送符文,我猜,应该是跨空间类传送了。 而西贺秘史一章里,也可以佐证——白猿的确是从天而降。 于是,才有了数千年前,白猿带领众妖横扫西贺的桥段。 这个过程,其实也是他修炼玄功一个蛰伏的阶段。 关于前世一切因果的追根溯源,普遍的一种猜测,是天女被逼婚之类的缘由。 的确,是有很大可能性。 然而,本质上,必定是两个势力间的一种利益周旋。 所以,烟罗前世的天女身份必定不凡。很可能是白眉老者一方继承者——类似圣女般的存在。 如此,褚袍道人一方,作为更加庞大的势力,强迫联姻,就可以算作赤果果的阳谋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想必白眉老者这边,一定是怀有某种重宝,类似凡人中的掌天瓶之类。 或是逆天禁术功法,恰如九转玄功一般的秘藏。 这才是冲突的关键。 继而,道义上,或被觊觎的敌对势力挖字眼做文章,然后声讨。 千年老梗了,永远嚼不烂。 这就好比通天仙教觊觎西夏资源,从道义上伪善的将冥月教钉死在十字架上同理。 说到底,无非贪欲和强权罢了。 另一点猜测:即所谓冥主的方向。 或与白眉老者一方有极大关联。 这点,也算补全上述的因果源头。 文中白猿梦境,镇魂咒这个片段:从时间上看应是白猿刚步入白眉老者修炼体系不久。或者说,是在锻体之前。 这梦境描述的是什么? 没错,锻魂! 而且手段非常极端。若非镇魂咒,恐怕根本就是非人可以承受的。 所以,这套非常成熟完整的修炼体系、功法秘术,由此是可见一斑的。 而重魂力这一点,与冥月教又有某种吻合。 另外一处信息:凌天秘库一段梦境:“潮湿腥臭空间”布置的十二根巨型灰色石柱。 十二根石柱雕刻了十二只栩栩如生的妖兽图案。其描述是——“此刻在白色萤火的照耀下,显得有些狰狞可怖。。” 石柱所在的空间特征,对照死灵界环境,是有些相似之处的。 而石柱,包括雕像图案的描述,也似有深意。 比方说:石柱的颜色——灰色。 可以查证一下: 文中有一处描写死灵特征极为细致的场景,即石牧布置阵法,跨界召唤烟罗的一幕—— 第一百零七章 首次布阵。 当时出现的典型颜色有两种:黑色和灰色。 黑色与石牧术士灵根测试吻合,代表空间属性特征。 剩下灰色,则代表了阴属性特征,也即是文中所谓的,太阴之力。 后文也曾多次出现过。 这也算死灵界专属颜色符号了。。 而太阴之力,显然是直接与魂力关联的。甚至可以说,是魂力进阶的本源。 再直观的一点信息: 巨熊妖王当时耐不住好奇,伸手触摸了其中一根石柱。结果,那雕像顷刻间似活转过来一般躁动起来。 表现出了明显妖异的魂力特征! 而白猿打出的法诀,从外观看,是类似一种隔绝的禁制。光幕中的狮鹫这才渐渐安静下来。 这不由的令人联想到:东海海族之前布下绝灵镇魂大阵,封禁陨铁岛的一幕。对吧?! 都是禁魂类的秘术,两种禁制何其相似! 香珠的禁制秘术出自蛮族。蛮族这秘术又封藏在勇士禁地之中。 唯一从大祭司手中流出的线索,就是疑似其私生子冯离的那条项链。 冯离的图腾也是大手笔。貌似封印的,是与白猿有交集的灰猿魂力。 却因无法承受魂力,从文中看,显然是封印失败,并遭到反噬了。 只封印进一部分猿魂,另一部分禁锢在项链里。 而项链,恰如是种补全之策。 其中所藏,就极似是与绝灵镇魂大阵同源的镇魂秘术。 那么,把这些串联起来,此等秘术,是不是跟九转玄功师出同源,就很耐人寻味了。 再注意狮鹫雕像被触发的条件——表面上看,是与生灵接触。 但若结合其魂力特征与疑似的太阴之力,这个触发条件,必是神魂接触,也就不言而喻了。 所以隔绝开来,石像才归于平静。 更加玩味的是,之后白猿表现的,似乎有点恼怒:“狠狠瞪了一眼巨熊妖族,随后不知跟它们说了什么,众妖惊惧,再也无人敢随意触碰这些雕像。。” 能令一众妖王如此惊惧的,恐怕是远超出他们境界,或是理解范畴的危险了。 我猜,最为可能的就是——神魂会被吸收。 那这石像,得是多大一个幺蛾子!!! 而故事里,冥月教最核心的教义,就是向冥主献祭。 目前有迹可循的:这个世界并非直接连通西冥鬼域。这方天地里的修士死去,也并不能直接归入其中。能去此界的,唯有冥月教的献祭。。 说白了,即是向所谓的冥主,进献魂力。 通过祭坛类疑似阵法的力量,将尸体传送过去。而明月教徒手中,那种不知名兽骨质地的令牌,就如钥匙般,具有开启空间传送的作用。传送费用似乎全由冥主买单。 真是豪。 若真有所谓的冥主存在。这货一定超级妖孽。 能掌控一界法则之力,甚至力量通达生死轮回了。 若果真与玄功一脉相连,那——九转玄功就必然出自冥主! 但目前来,这冥主又极像是出状况了。 冥月教徒每每临死,总会撂上一句狠嗑——冥主不会放过你! 冥主却从没降下过什么神迹。 索要那么多的献祭,除了通过莫名转化;很可能还是法则之力的转化,反馈给信徒一丢丢法力和能量。剩下都私吞了。 未见其野心。 反倒像是重伤不治。 死灵界似乎也从未出现过冥主踪迹。 唯一变化的,就是天空中悬挂的十二轮血月。这数字又跟巨石雕像数量一致。 我总怀疑这其中是有猫腻。 诸如高等生命的烟罗前世、白虎仙兽,死后却能莫名出现在死灵界。 烟罗躯体都碎的那么感人了,却似乎一点不落,都被冥主拾掇去了。 包括原本守护所谓妖族秘藏的四大亲卫妖族,如今变成了三支。唯独少了蛮牛妖王一支。 可恰恰死灵界出了一个牛妖法相的罗天鬼王。。 并且,与白虎鬼王一样,还知道同冥月教签订契约,借力修身。 不得不让人有种错觉——白猿一方的亲友团,或知晓所谓西冥鬼域的内幕操作;或直接就是与之相关联。 或许,这便是诸如褚袍老道所在的,那些“正义联盟”般的势力敢于明晃晃针对白眉老者一方,最好的攻伐借口了。 某种程度上说,若是掌控了生死轮回;哪怕只是其中一丢丢,也必然被其余所有势力所忌惮和不容。 毕竟,谁也不想死后反被炮制摆布,转回头再给自己老家一顿暴击吧! 这不越打越多么。。。 而冥主也好,轮回之力也罢,我猜这其中还是另有蹊跷。不是直接HOLD住的。 至少制约了白眉老者一方,没法无所顾忌的放开手脚。 要是连一点条件、限制也没有,真就没谁了。白眉老者这边早就全超神了。 根本也不会有什么杯具。 而这限定的条件与其中的蹊跷,很可能就出在九转玄功里。 所以,我相信,九转玄功必是一门禁术般的逆天功法。 只不过门槛太高,无法普及修炼。否则早就横扫星河了。 而只须修到六转,便能滴血重生,毛发成躯。我觉得也并非夸大之言。 否则这功法,也不会成为白猿最大的依仗。 白猿渴望的是实力,为此,偏执暴虐。 而令他隐忍的原因,也是实力。。 天女之扰,白猿之忧。。 所以,前世的一切因果,似乎都在等待白猿九转玄功的大成,才会做个了结。 强者为尊。霸者立规定矩。 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不破不立。。 可惜,世间安得那诸般圆满! 终究或许还是提早了。。未必能等到他九转完满。 或许是出了什么突发状况。 所以导致西贺霸业未竟,白猿就急匆匆的,如他曾经出现一般突然消失了。 我猜,应该就是天女身上出了岔子。。 所以白猿才急不可耐般奔向爱人。 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也留下了万一不测的后手。 唯愿能赶得上,为他的神女挺身而出。 以己之躯,化作她的坚强、依靠与守护。 哪怕身死。。 想必一定是段悲壮惨烈的记忆烙印。 他们彼此也都竭尽了全力。 只可惜,他们再也来不及了。。 徒留遗憾、不甘与怨念。。 前世的结局,是谱哀婉悲曲。 直至天女之殇。。。 一曲千年。 …… ——————————分割线———————————— 今生: 前尘过往,就这么痴男怨女般了结了。。 由这种狭隘的推测来看,这其实是个爱情故事啊! 而情爱,一直是从前老忘最为人所诟病的一点。 其实并非缺失,只是人家一直讲的含蓄罢了。。 我一直认为,忘语描述情感的方式高出某点一众人太多筹了。 硬要为了迎合而去填补那些留白,反倒是落了下乘。。 好。 再来从因果聊聊纠葛。 如果说,前世都是天女带给白猿的因。 那接下来,我们还是顺着狭隘,说说白猿还给天女今生的果。 我们把玄功六转:滴血重生与毛发成躯拆开来看。 与故事信息对照,这两点显然对应的就是神魂与躯体两部分。只有两相结合,才算复生终成! 神魂对应的异血自不必说,一直就是闹不住。 可是,躯体在哪? 迄今为止,其实故事明面上,都并未透露一丝一毫有关白猿躯体的信息。 不奇怪么?! 简直怪死了。 好像他被轰杀至渣了一样! 单从九转玄功锻体的妖孽来看,石头一转都没练满,左手就麒麟臂到弄谁谁怀孕了。 难以想像,白猿的躯体最终该是强横到何等境地! 所以,灭成渣这种假设,根本不可能成立! 再者,忘语的故事世界里,除了人类这些低等物种,高等种族越是大能者,身体发肤越是妖异多诡。 这种世界观,由凡人到魔天再到玄界,可以说贯彻始终—— 好比凡人中鲲鹏、罗睺这类真灵。魔天中各处封印的巨魔肢体等。。 而白猿呢?本体是天兽! 从目前设定看,差不多是最高等了。 同比一下: 蚌女的一颗伴生灵珠,离了本体还诸多妖异。。 九头蛟一颗头颅,尚能离体分魂。。 何况白猿呢?! 若论身死以后:无论烟罗的天女骸骨,还是当年与白猿嬉闹的白虎仙兽之躯,也都还存留很大一部分血脉天赋,或是超脱低等范畴理解的诡异神通和实力境界。 比如白虎仙兽。 陨落后,在西冥鬼域成为鬼王。并且成名已久。 这点,从东教浩劫,左护法临终施展禁术召唤它,侧面也能印证。 其中的妖异,可见一斑。 而烟罗与之相比,境界之所以相差如此悬殊,恐怕就在于躯体是被打散了的。 所以,她每找回一部分躯体骸骨 ,力量就暴涨一大截。灵智神魂也似能得以急剧完满。 这些都比较直观。 按理说,白猿作为天兽,加上西冥鬼域疑似与其的关联,若是身死,其后躯体应该更加不凡才对罢?! 然而,却并没有如烟罗和白虎的遗骸一般,现身西冥鬼域。 仿佛任何地方都没有出现过一丁点痕迹。 而恰恰,也正是这并未出现任何痕迹的一点,反倒可以印证“毛发成躯”。 即是说—— 躯体未灭。仍存世间。 那,这躯体就必然存在于某处。与神魂有关联的某个地方。 且即便脱离神魂,也还是活生生的。 而这,就又凸显出玄功的妖异了。 正所谓:九转玄功,神魂不灭,躯体不死。 是以,才不入九幽。 九转与九幽。。或许功法之名,便来于此处。。 好。 照此重新理顺一下。即: 白猿的陨落,并非形神俱灭。 躯体不灭。是而,逃出的残魂必与之相生相伴。一体同存。 或只须相合,就能真正意义重生。 当然,这前提——须九转玄功功法达成条件。 那么显然,一切就都看得清了。 与此对应的,便是序章无尽星空里逃遁的那一点朦胧金光——坠入东海,又化为岛屿般存在。 因此,再来还原陨铁神兵,就是另外一种推想了—— 没错,躯体所化! 失踪的躯体的确一直都在! 只不过被惯性思维遮蔽,我们会不自主地,把它局限在神兵利器的条框里。 对此,我们再仔细论证一二: 首先,这神兵从何而来?! 与白猿关联,目前文中明确有提及的,只有一处—— 横扫西贺的传说尾声,冥月教出场,劈开坠仙台的那一棍。 说明这个修炼九转玄功的蛰伏阶段,的确是有神兵在手。 好。这里可以做个标记。 我们再从最能直观还原白猿前世的,梦境串联起来的时间线看: 白猿的生平轨迹按目前信息,大体可以概括为—— 诞生-开启自带灵目神通-遇天女并交集-被带往疑似仙界之所-引导学艺,习得吞月式-伙同灰猿,偷食大量仙果,以吸日式炼化-锻魂并得到镇魂咒-疑似锻体期间,梦虎并收服-虐杀九头蛟得到适合的血脉并得到玄功功法-海岛参悟玄功-开启小九转正式修炼玄功-修炼未竟被褚袍道人追杀,穷途末路之际被跨空传送-来到西贺,收服众妖,炫耀实力,并开始熔岩淬体-最后动身之前,于凌天秘库布下以备万一的后手 已接近是一个完整的时间链条。 【梦境信息太多,本篇就不赘述了。 需要说明的一点:白猿并非这方世界的土著。 即便灵气充裕的西贺大陆,也远没达到灵气化瀑的程度。而白猿的诞生地,自然是与天女相遇的那方世界才对。 另外,容易混淆视听的,是梦境中出现过多次状似凌天峰的陡峭山峰。留心看—— 唯独白猿到了这方世界,貌似收服众妖后,炫耀实力,展翅飞翔这一次的梦境,才明确表述过凌天峰与西贺的地貌环境。无论是山峰颜色,还是与勇士禁地一致的植被特征,都表述很直观。 并且,也是石牧唯独怀疑过的一处梦境(参考第二百五十四章 梦境之疑)。 其它疑似的山峰与环境全都似是而非。】 我们再把这链条以九转玄功为轴来划分——即修炼前,与后。 陨铁神兵的轨迹,就比较直观了。 在修玄功之前,梦境里出现战斗的记忆片段只有两处: 梦虎和虐杀九头蛟。 有参考价值的也只有后者。 战斗之间,均是肉搏,或拼血脉之力。 而修玄功之后的梦境,目前信息尚少。且并未出现战斗相关记忆。 只能参考横扫西贺时,劈碎坠仙台的那一棍。 按此划分,显然,陨铁神兵其实是与修炼玄功后的这部分相关联。 这也侧面表明:陨铁神兵与玄功,至少存在某种渊源。 再从陨铁神兵的特性来看: 一是:类似活物修炼般,能自主吸收天地元气并增重。 这点有疑似躯体特征。 二是:对战时又具几乎吞噬一切属性的特征。 这点与白猿血脉之力吻合一致。 三是:并非靠寻常意义的法力与真气催动,而须气血灌注方能激活。否则便如死物般,连法器都算不上。 这就与血脉之力相贯通了。。 四是:激活以后,几乎无坚不摧! 这与目前石头触及一转的左手特性,有莫大相似! 五是:提纯后;即陨铁材质本身,无法刻入阵法,无法以炼器之法晋升品阶。 这就超脱于炼器范畴了。 最后补充的一点,其实是与第一个特征相印证——不能收入储物戒指。 关于这妖孽的活物性,其实东海海族封印陨铁岛一幕,也展现的淋漓尽致了。 这也最令人玩味。 种种特征都指向与白猿直接血脉相连。那么平时收摄在何处也就不言而喻了—— 身体里! 好。归根结底,又回到了九转玄功上。 这种妖孽的仙法炼出的兵器,很有些类似凡人金阙玉书中的百脉炼宝决。 区别只在于:一个是将外物炼入躯体,并孕养;一个却是锻体到极端,从躯体化出。。 至此,陨铁岛本体是什么,应该就好理解了—— 白猿殒身后的残躯而已。或许便是白猿的骨骼。 总之,躯体即神兵! 正如序章所言:“一点朦胧的金光。。”包裹残魂逃离。坠入星球表面大气,才化为流星陨铁。。 还原来说,便是躯体裹挟着神魂——残躯与残魂。 金光也并非白猿体表特征的银光,而是正如九转玄功功法特征般的光芒。 说明,的确须以玄功重生之力,护持躯体与神魂不灭。 也唯有玄功造化,才能有机会死而复生。 于是,仰仗玄功,他们逃回了曾经白猿霸业未竟的,这方偏僻星域的小小世界。 没错。 不是“他”,是“他们”。 终于把这部分的因,全部贯连起来了。 容我喘口气。。回回血。 铺的太开,就是这点懊恼。。忘语故事里隐晦,或者似是而非的信息遮蔽项,实在是太多了。不理清,就什么都讲不通顺。 老道我笔力有限,也只能多些文字表述。列位海涵。。。 好。 书归正题: 到这里,貌似就出现了逻辑上最大的矛盾之处了—— 既然玄功如此牛比,灵肉皆存的白猿,明显是有条件直接重生啊! 并没有。。 为毛还非得不远万里,一定非得回到这方偏僻世界?! 死心眼么。。 更加诡异的是:到了此界,不重生若是尚有理由;反倒灵、肉分离了。。这就真心没道理了罢?! 明显是包涵神魂的异血,脑残般跑去吞噬天蚌,反倒被人家封禁到珠子里去了。。。 这特么就太尴尬了。。 别急。这都不矛盾—— 这才要说回白猿还给天女今生的果!
  • 2016年11月08日 16:51:33
    正如刚才说:其实逃出的残魂,不单是白猿自己。不是“他”,是“他们”—— 白猿和天女。 所以,序章里才有如是描述:金光里“不时从中传出阵阵啼鸣之音,若断若续,若有若无,仿佛泣血之音,又如九幽狞笑。。” 何止是未到伤心时。。根本哭的是一脸血。。 这也是众道友敢断言,白猿必是深爱天女的原因。 何止是爱?!其情远胜于己身性命,根本已经超脱物外了! 真是。。。壮哉!我大白猿! 纯爷们到家了!!! 然而,两个残魂。一个修炼了玄功。掌控着功法的造化之力。 另一个,并没有。 是真的挂了。 被强行护住,才得以魂力不散。 或许,白猿的确可以做到重生,甚至很容易。对吧?! 可天女怎么办?! 典型的臣妾做不到啊。。。 看看烟罗这骸骨碎的。。 啧。。 畜生啊。。 仿佛生怕她死不透似的。。一顿补刀。。。都劈成鬼画符了。。。 仙侠故事老是说形神俱灭。。形神俱灭。 不过也就如此了吧。。。 太残暴了。。。 就像港片总爱说的那句——还有没有点人性啊。。。 老道我写到这都只想敲句号。画圈圈诅咒死他们。。 何况白猿呢。。 。。。。。。。。。。。。。。。。。。。。。。。。。。。。。。。。。。。。。。。。。。。。。。。。。。。。。。。。。。。。。。。。。。。。。。。。。。。。。。。。。。。。。。。。。。。。。。。。。。。。。。。。。。。。。。。。。。。。。。。。。。。。。。。。。。。。 这特么,怎么复活啊?! 寻常意义讲:这就是死了。透透的。。 即便强保魂力不散,也无冀生之望了。。 怎么办?! 白猿选择的,还是极端之法—— 将自身九转玄功滴血重生的造化之力,全都剥离给了爱人! 自己却几乎抽空了魂力,化为土壤般,挤出全部养分,为其守望。 只待莲花再开。 这偏执,一如当年他快意恩仇般虐杀九头蛟。同是那样的不计后果。 但反过来说,天女不能修炼功法,白猿强以滴血重生之力,护其灵昧不灭。自身也便失去神魂重生的能力了。 甚至可以说,本就苟延残喘,再几乎抽空魂力,已经等于是放弃己身筹谋了。 这,绝对算得上是舍死为生。。 再联系之前推测:西冥鬼域与其势力的猫腻。 所以,白猿不敢说有办法;至少清楚,天女陨落后躯体的去向。 他要做的,是想方设法,破界去到天女残躯之地! 尤其是头颅所在。 然后将爱人的灵昧与残魂归体。 而那一界,恰恰生灵躯体是不可通融的。 并且,要去到,还需要空间天赋之力。 所以,他还需要一个契机。 因此,他才把神魂分离出来,驱动一少部分残躯所化陨铁,到处寻觅。 结果,后来恰恰遇上了天蚌,于是设伏,想要吞噬其天赋之力。 这,便是异血污秽灵珠的动机。也是上篇写香珠最令我困扰的一点。 从结果看,吞噬是吞噬了,却被人家封禁珠子里脱不了身。 或许正因魂力抽空护持天女,异血才会显得那般衰弱,再无余力施展神通。 总之,杯具了。。。 并且一直在消耗。。 关键,老子是真特么耗不起啊。。。 所以,最后被蚌女逼出灵珠时,他也没得选择了。 找个宿主,至少还能有个孕养之所。 这宿主之所以闹出个石猴废脉,其实也全拜异血所赐。 而石头本身,真的只是个普通人类小鬼。并不是天生神力,多好资质的躯体。 他自己练功,屁都练不出一个来。 这躯体根本也承受不了白猿魂力。 最关键,还是无法放开神魂所护的天女之灵! 所以,并不是异血不想,或没能力夺舍。实为不能罢了。。 只能将错就错。以血脉之力,一点点融合这躯体了。 通过梦境引导,将自身天赋一点点融入石牧这平凡之躯。。 继而,启迪这肉体凡胎的悟性,引导其一步步达到条件修炼。 无论吞月式,还是吸日式,躯体修炼了,某种程度上,也是对神魂的滋养。 所以我们看一些细节:无论这两种仙法哪一种法诀,其实都并未透露给石头分毫。 这里头必然也有猫腻:因为每次都是在梦中完成秘术,而石头所看到的,却仅仅只是醒来后的一点成果。 以吞月吸日之力,进境貌似。。真的过于缓慢了。 想必,猿魂是需要截留很大一部分能量滋养自身,并供以护持天女灵昧神魂的。 而最初的异血,是以血雾的形态存在。与凌天秘库的另一滴本命精血差异也很大。 或可猜测:那血雾形态,中间包裹的,就正是天女之灵。 另外,对比两次融入精血,石牧躯体前后表现的强烈反差,也很能说明问题。 为何在石头去凌天峰前,恰好梦境引导其开始修炼玄功?! 其实便是躯体承受魂力的原因。须锻体达到一定条件方可。 不是玄功典籍之前看不了,只是人家不想让你看罢了。。 一旦练了,即算激活整部功法了。 而锻体的需要,或许还只是因为——需要通过躯体进入,然后融合到主魂。 绕不开而已。 所以说,之前的异血附体,真的仅仅只是附体。 躯体并未承受过多大的反噬之力。皆因为——人家异血猿魂,全身心都投注在爱人身上呢。。 真真分不出多少余力在石头这庸才身上。 若真融入,他那皮囊也早爆成河豚了。。。 这便是故事常说的:无巧不成书! 然而,越高明的故事,其中就越没什么真巧合。 反倒似冥冥之中,一切都由因果生宿命。 前世种因,今生得果。 因果往复。 当我们再回过头,看烟罗的今生,一切就都豁然开朗了。 这就是为何第一次进入死灵界,石牧就能被某种未知的力量,准确而恰巧的,传送到烟罗身边了。 也才会有那么多状似碰巧的幺蛾子。。 所以,标记种下后,混沌中,才终于为烟罗开启了觉醒之门。 或许,正是那一点的灵昧归体,唤醒了神格。 而当订立下契约,神魂真正相联的那一刻,所有被庇护的前世遗芳,才被猿魂决然送入花蕊。真正算是归了位。 连带的,是白猿大部分的魂力,与玄功打了折扣的造化之能。 于是,烟罗被加了吞噬BUFF、与蚌女极似的瞬移光环;甚至跨界空间之能。。也能将陨铁神兵如臂使指般驱从圆融。 或许还有一份大礼——西冥鬼域的血月之力。 关于这点,我也只是基于白猿临走布下的后手,与故事开篇血脉狂潮的一点猜测。 死灵界,与白猿布阵巨石雕像疑似对应的十二轮血月,也的确是在烟罗觉醒神格的一刻,才开始逐次减少的。 与之对比鲜明的,便是烟罗迥异于规则的修为飞速精进。。。 总之,满满的,都是爱啊。。。 这,便是白猿还给天女此生的果报。 他的爱人,就这么一点点,恍如希冀般,在九转玄功的造化,与他倾命所赐的魂力里,一步步走上了重生之路。。 他要的——是复活一个与前世一般无二的天女。 为此,不惜一切代价! 待到花期所至,你仍是我眼里、心中、神魂里——唯一绽放,不染尘世烟火的那朵白莲。。。 或许,这便是白猿对天女今生的夙愿吧。 然而,这夙愿,又何尝不是枷锁一般套在烟罗神魂里的一方执念呢?! 一步差之毫厘,步步谬以千里。 这滴血重生之力,终究不是烟罗自身的本源。 即便,他把她元魂护持的完整不损,她也没有与之功法对应的躯体。 重生,也便不再是白猿祈望的残花再绽。 而她,将终究回不到前世的花期。回不到他神魂烙印里,那个不灭的天女了。。。 早在今生的原点,其实故事就已铺下了基调。 就在她有了新生名字的一章——烟罗: “它究竟要到哪里去? 烟罗不知道,只知道和先前那个男子见过一面后,它脑中就莫名多出一个意念来,不断驱使着其要变得更加强壮一些,同时内心深处也有某种咆哮声音回响不断,不断诉说着时间不多了,要快些找回某样东西去。 到底要找回什么东西? 烟罗心里有些纳闷,脑袋更是昏沉沉的不愿去多想什么,只是下意识的继续蹒跚而行,而对其来说,前行道路仿佛九泉之下的沉沦深渊,永远都没有尽头……” 来不及。。 今生再遇,她已新生了另个独立人格了。下意识的,她会排斥他了。 来不及。。 除了白猿,她的神魂又烙下另个男人的声音了。这声音取给她另一个好听的名字——烟罗。 催促她变强。活下去。 找回躯体,找回前世。可是,又是为什么?!她已遗忘了。 那黄泉彼岸的前尘往昔,已经太过杳远。。 再前行,也只能沉沦无尽深渊,永远走不出,也回不到了。。。 吾所动容。猿魂所叹。。 令他叹息的,不是那花开不败的执念; 而是——待到花开盛放时节,他已不在那片花期里了。。 正所谓: 空留余念。此去经年。。 今生 依旧是个伤感故事罢了。。。 …… ———————————————————分割线———————————————————— 补完: 写了那么多评,说实话,这真的是最令老道伤神疲累的一篇了。 一直想写,之前也一直来回翻看原文,对主线反复琢磨。 之后又排逻辑纲领。。 结果动笔以后,还是各种卡文。。。 写前篇香珠时,是故事到二百章左右。 之后,除了出门的一月,烟罗这篇差不多也耗了一月多时间。。 这中间,因为故事进展,很多信息和链条全要翻回头,打碎,重排。。 着实是种磨难啊。 原本异血这条线,打算写上中下三篇的。 可惜实无再多笔力了。 只好把原本计划的白猿篇部分,挑拣一番,捏合到烟罗这篇一起了。。 反正,白猿部分,也随故事进境渐渐明朗化了。 老道我还是那个观点——白猿仍没放弃过重生。并且也一直筹谋着手段。 只不过,因其为烟罗牺牲了魂力本源的关系,他自身也算是放弃了直接复生的条件。只能曲线迂回罢了。 最近的章节,凌天秘库所留后手揭开——融精血,吞蛟魂。其实也于此有了某种印证。 说明:早在他离开之时,就已然料想到今日之局了。已然有过为天女,决绝牺牲自己直接重生的准备了。 只不过,结局,他未必会是另一个魔天。 且行且论吧。。。 对烟罗,是真心喜爱。爱这角色。 仅此而已。。 她是本书最为靓丽的纯彩。 原本想写更多点的。 包括她与白猿和石牧两个男人之间情感的纠葛。 后来觉得,其实缩影——也都在那反常规的,一次次破界护救的白色倩影里。。 就不在本篇赘述了。 本来也想写写她的性格: 从无到有,再到鲜丽动人—— 她是那般纯净、鲜活!无法归类到任何一种范畴里。 举手投足间,无不让人心旌摇动。 如梦似幻。。。 但一如开篇所言:怕写评误入其中,捎带了主观色彩,失了公允。 那反倒不美。 再者,也确实写的脱力了。 将这些留白,也或许更好些。。。 另外,要补充一点: 这篇耗时久了。故事最新进展多出的很多信息和线索,就不再归入,也懒得再做修改了。。 若是列位看来,觉得偶有出入之处,也还望包涵则个了。。 最后,就想说点心愿;抑或感慨——或许,与书评区繁荣有关罢。 也算是本次书评赛,整理完所有参赛书评的一点感言: 其实现在书评区貌似很繁华,可这繁华背后却隐约飘散着萧索凉意。 渐渐的,已经鲜少有人愿意撇去浮躁,静下心,去细细品味我们喜爱的这个作家,他所倾心讲述的故事。 很少有人愿意用心体味,去为这故事认真写写评了。 更多的只剩调侃。和胡乱跟风。 这种盲从很不好。 我很喜欢熊猫写的文。 也一直觉得——幽默这种东西,是天然的。 熊猫诚然是特别适合写调侃、恶搞桥段的。 并且每每总能准确抓住故事里的梗。 笑点都在点睛之笔上。 是个天生的段子手。 特别有才。 他为玄界这个书评区的贡献,也有目共睹。 书评区也特别需要这样惊才艳艳的大才! 喜闻乐见。 但花开盛放,亦须百家争鸣。 实在无须全都跟风亦云。。 这就好比:今年水蜜桃畅销,所有果农翌年翻回头,就全都跟风去种水蜜桃! 结果,满世界清一色成了水蜜桃的海洋。必然导致贱卖和卖不出去啊。。 大都直接烂在地里了。 单调、局限,只会令好东西失了成色。 书评区就正像是这片果园。 真正的繁华,需要姹紫嫣红的颜色,结出不一样的果来。 而不是浮华过后,渐生腐烂衰败。。 爱它,最好是能让它缤纷灿烂。花开能四季不败! 而不是如同我们看轻的,某些末流写手的后花园那般,最后沦落成—— 放眼木色连天,内里细观,原来长得都是草。。 生活已经够乏味了。 难得一遇的好故事,难道还不算是一片净土么?! 很多老修,常常怀念凡人时代。 并非是要把凡人如何如何捧上天。 也并非倚老卖老。 而是,那时更多的人,发自由心的表达观点,畅所欲言。 话题,都是基于故事。 每个人,都被故事带入情感。 各样的意识,各样话题,就像每个人都有自我标记的领地。 所有领地连在一起——就成了我们追寻的那片乐土。。 想到几句歌词: 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 我怀念的是一起作梦 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 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 孙燕姿——《我怀念的》 这些题外话,权当共勉罢了。 列位若觉得看了恶心,请在看第一句时,轻轻点击页面右上小叉。或是自动与正文屏蔽。 以不影响道心为佳。。。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