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特朗普当选在望:自由主义,不再听命于权威或政府

发表时间:2016-11-09 15:02:23 点击:970 回复:0

司母戊工作室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特朗普254:218暂时领先希拉里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投票计票于当地时间11月8日正式进行。据NBC11月9日最新消息,特朗普又拿下俄亥俄州、佛罗里达州、威斯康辛州、爱荷华州、佐治亚州,以254:218暂时领先希拉里。

环球时报:特朗普当选在望,宾夕法尼亚州开票98%,特朗普领先0.8个百分点;威斯康星州开票91%,特朗普领先3.4个百分点;密歇根州开票81%,特朗普领先1.4个百分点;亚利桑那州开票69%,特朗普领先3.7个百分点。不出意外,特朗普当选只是时间问题。

美国当代自由主义的工程就是在宗教之后,在一个没有固定意义的世界里苦苦寻找对立各方的共处之道。如罗尔斯一再强调的,他的正义论或政治自由主义所试图解决的,是一个像美国这样现代民主社会中出现的善观念多元化的问题,就是在没有官方信仰、没有最高指导思想的社会里如何协调正义,确定共享的价值。

多元化在美国历来是常态,并无争议。令美国人不安的是1960年代以来,美国国民的分歧一直在趋向两极化,一旦发生矛盾,就形成势均力敌的对峙,双方互不相让,近年来的总统选举也呈现出这种迹象。究其原因,还是60年代的冲击太大,将美国人分化了。凡是社会发生变化,都会产生支持和反对的两大派,变化越激烈,对立也越强烈。

消除对立只有疏导和压制两种办法,美国的宪法保护表达自由,这一点绝对不会动摇,但是一个动辄对立的社会毕竟是不安定的。因此,如何协调民主社会的多元,便是美国当代政治哲学家们全力探索的问题,也是民主制度本身必须解决的难题。罗尔斯和诺齐克虽然许多观点不同,但都同意权利优先于善,个人的法定权利是根本,在这个前提下,不同的善观念和平共处。

罗尔斯在《正义论》中试图找到民主制多元状态下的共识,既然人们不能形成同样的善观念,那么至少要形成对正义的共识,这里的正义几乎只剩下程序的正义了。他的公平公正理论引起了欧美的广泛注意,而他的差异原则受到了不少批评。

经过十余年的反思,罗尔斯在《政治自由主义》中对自己以前的观点作了不少修正,提出“重叠共识”的概念,只要求公民在政治范畴中达到最基本的共识,以便政治运作。

那么这个“重叠共识”是什么呢?又如何达到呢?说到底,它也就是宪政。谁都知道,在民主制中根本不可能,也不要求完全一致的共识,即便是公民表决,也不过是一次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结果罢了,连最高法院的裁决也不要求全票通过。罗尔斯强调正义,因为正义是拥有不同善观念的公民社会的共同善,是社会的第一美德。他说:“政治生活的善是伟大的政治之善……自由平等的公民承认彼此之间的公民性义务的善,公民有义务用公共理性规范其政治行为。”


当代的理论家们争论了很久很久,发表了无数的文字,但人们读后不禁怀疑,他们到底给现实政治增添了多少可供实施的新东西?

近年来美国关于社会公正的辩论有时令人厌烦,因为它越辩离社会现实越远,越辩越使人糊涂。这种辩论的结果只能是理论归理论,现实归现实。一种不可能实施的理论无论听起来多么公平完美,终究影响不了现实,现实还是得按照它自己的规则运转,被淘汰的只能是不可行的理论。有一句话说得好:“远离现实的抽象理论是知识分子精神的麻醉剂,如卢梭等人的思想在实际应用中所证明的,其后果必将导致人间惨剧。”

为什么有的政治理论离生活那么远?

原因之一很可能是由于对人性的误读。从根本上说,人和其他动物一样,都是为了自我保存而需要不断适应环境的,他既能为善,也能为恶。如果不是和“恶”相对照,“善”的概念就是苍白无力的,甚至毫无意义。老子说得好:“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

当代自由主义理论的一个突出点就是恶的缺失,不能全面客观地看待人,而违背人性的理论肯定不会奏效。

缺失的原因很简单:由于价值的平等,谁也不敢将任何价值形容为“恶”,这当然是皆大欢喜的假设。但问题是,不同的真的仅仅是“善”观念吗?真的不存在恶了吗?果真如此的话,人间岂非成了天堂?任何有关道德的贬义词都可以从词典中删除了,政府也就不必要了。从基督教的原罪论、清教的性恶论演变到否定恶人乃至恶的存在,这种理论虽说很受欢迎,但肯定无法解释社会现实,倒像是虚假做作的天真,因为这样说的人自己也不会在生活中无视恶的存在。

无论什么社会,人们一出门就会处处防范,以免受到伤害,甚至在家里也不是毫无戒备,否则又何必安什么报警装置、防盗门、护栏?如果不存在恶,如果人们对恶没有意识,还有这些必要吗?如果一种理论与人类社会的基本事实不符,照做的人肯定会发现自己上当受骗,就不可能接受它,那么这样的理论怎么能影响社会?沉溺于这些理论的大学又怎么能影响社会?相对于这些理论而言,常识要可靠得多,政治是一个公共领域,不应该高深得只有专业理论家才有发言权。

这些理论还有一个难解之处:既要求社会(或政府、国家)保持道德中立,又要求它们维护正义,似乎正义可以和道德分家。正义有没有可能仅仅是一个程序问题呢?再分配的正义难道不是在体现税富济贫的道德理念吗?奖惩的正义不是也在体现扬善惩恶的道德?

如果没有对于善恶的道德概念,也就无所谓正义,更不必说体现正义了。道德不可能那么彻底地退出政治领域,离开道德来谈正义必然是举步维艰,很难自圆其说,需要迂回曲折,还需要不停地修修补补,很有点捉襟见肘的尴尬。

当然,如果从美国之外来反观它,美国人的共识还是很多的,只是他们自己看不到。比如,承认不同善观念的合法性不就是共识吗?承认一个多元的各自坚守自己价值和信仰的民主不也是共识吗?承认个人自由、宪法权利,种族平等,性别平等,不都是共识吗?加在一起也许就足以维持这个国家的存在了。但民主就是众声喧哗,吵吵嚷嚷,有时难免使人厌倦,有时又使人担忧。

美国的历史是不可能退回到前自由主义时代了——再去听命于一个权威,一种善观念。自由的被滥用,以及自由主义对滥用自由行为的容忍,使不少美国人将它等同于这些行为,但这并非自由主义的本质。

人类还是要讲道德的,然而一个讲道德的社会不等于由政府来规定道德。自由主义的软肋也许也正是它的强项,那就是保证开放的自由空间,只要不同观念还都有同等表达的权利,舆论就不会受制于一种观点,人民迟早会选择更符合理性、更符合他们利益的做法。

即使他们一时选择错了,这也是民主必须承担的风险,只能寄希望于他们未来选择的正确。否则,一旦失去表达自由,民主必然随之丧失。犹如王道之于霸道,自由主义与强权相比,肯定显得优柔寡断,但从长远看,它的力量不是通过强制而是通过人心的归化来实现的,所以也就更加透明稳固。

发表时间:2016-11-09 15:02:23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