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成都城市音乐酒店强拆真相调查

发表时间:2016-11-09 15:15:31 点击:6280 回复:0

一月的风景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核心提示:重庆一家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与四川一家知名学府以“川渝兄弟一家亲”的姿态携手合作,准备强强联手在蓉城大干一番。

重庆一家实力雄厚的民营企业与四川一家知名学府以“川渝兄弟一家亲”的姿态携手合作,准备强强联手在蓉城大干一番。然而,事与愿违,美好的愿望一次次落空,在利益博弈中兄弟反目,矛盾日益恶化,以致发展到重庆这家民营企业投入巨资经营的酒店,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遭到 暴 力 拆 迁,处于正常经营状态下的酒店及办公区内的所有设施设备、办公用品、企业档案、财务凭证包括职工个人物品,随着突如其来的 暴 力 拆 迁化为乌有。为了解强拆背后的真相,本社派出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渝商赴蓉投资欲大显身手
2008年4月,重庆恒耀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恒耀集团)应四川音乐学院盛情邀请,双方在成都签署了一个总投资20亿元的一揽子合作协议,包括武侯区内的“红瓦寺项目改造”、新都区内的“新都音乐厅项目建设”“四川音乐学院培训中心改建项目”。其中,四川音乐学院培训中心(以下简称川音培训中心)改建项目采取BOT模式(即该项目由重庆恒耀集团全额投资建设,享受25年经营权,每年上交四川音乐学院管理费,经营期满后将房屋及设施设备交还给四川音乐学院)。但由于四川音乐学院未按协议约定完成规划方案等报建审批手续,使该项目无法按原协议约定拆除重建。后经双方协商,将培训中心建筑物进行结构加固、外立面改造、培训楼按4星标准装修及电梯工程改造,仍采取BOT模式合作。
重庆恒耀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称,经成都市建设委员会等 政 府职能 部 门批准并完善相关手续后,重庆恒耀集团投资4000余万元,对培训中心的建筑主体进行整体加固、外立面改造及室内装饰,并对院落进行统一规划建设、总平管网布置,同时,新建附属设施约2000平方米,于2011年8月将培训中心更名为“城市音乐酒店”,经工商、税务等行业主管 部 门批准后,以崭新面貌正式对外营业。该负责人向本社记者提供了成都市建设委员会、四川音乐学院相关批文、函件、会议纪要予以佐证。
重庆恒耀集团为全面履行与四川音乐学院的项目合作,于2008年9月6日在成都注册成立了与之相匹配的全资公司——四川川音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建投公司),全权负责武侯区内的“红瓦寺项目改造”、新都区内的“新都音乐厅项目建设”“四川音乐学院培训中心改建项目”三个项目的投资建设和管理。
渝商在蓉身陷困境进退维谷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该集团先后对武侯区内的“红瓦寺项目改造”、新都区内的“新都音乐厅项目建设”进行项目前期投入,同时调集上亿元资金准备轰轰烈烈大干一场之时,不利的消息却一个接一个传来:“红瓦寺项目改造”“新都音乐厅项目建设”均因四川音乐学院相关工作落实不到位及签约时隐瞒历史遗留问题,导致川建投公司在两个项目上先期投入2000多万元后被迫停摆,至本社记者发稿之时,仍处于停建状态。
川建投公司及重庆恒耀集团经多次以书面形式向四川音乐学院沟通和交涉,四川音乐学院均未实际履约。川建投公司原总经理钟代福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表示:“合作协议没有履行下去,其责任完全在四川音乐学院,因为按协议约定他们该做的事没有做,该尽的义务没有尽,导致项目无法启动,也导致我方调集的一亿多资金在成都闲置多年,产生的财务利息损失达2000余万元。”
钟代福向记者讲述其自2008年被重庆恒耀集团派往成都担任川建投公司负责人至今年9月离职所经历的许多无奈颇为感慨:“集团把这么重要的工作交给我是对我的极大信任,我也想努力把工作做好,干出成绩来。但事与愿违,我方与四川音乐学院签订的三个合作项目中,两个项目中止至今,一个项目未如约履行,进退两难,苦苦支撑。只愿等待四川音乐学院新一届领 导 班 子能践约,全面履行协议的那一天早点出现。”
川建投公司一边经营着“城市音乐酒店”,一边耐心等待着四川音乐学院完善武侯区“红瓦寺改造项目”、新都区“新都音乐厅建设项目”的法定报批手续。但是,川建投公司做梦也没想到,在苦苦支撑了6年之后,情况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首先,四川音乐学院的主要领 导更换,新领 导上任后很快启动了与成都城投集团、中友房产合作开发“成都城市音乐厅”及“音乐坊”配套商业项目,在未与川建投公司进行事前沟通、协商的情况下,将正在经营的“城市音乐酒店”区域纳入该项目。川渝兄弟的矛盾由此产生,并愈演愈烈。
强 拆之前的反复较量
2016年2月24日,四川音乐学院正式发函给川建投公司要求将培训中心(即城市音乐酒店)及附属建筑物、设施腾退给四川音乐学院。并在函中称,该院与重庆恒耀集团合作的三个项目因“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及相关政策”规定,合作内容“均属无效”。同时,认定川建投公司占用培训中心及附属建筑物设施用于经营酒店属于“非法占用”,要求川建投公司一个月内停止经营活动,将该房屋返还。
接到此函后,重庆恒耀集团高度重视,立即授权钟代福紧急面见四川音乐学院领 导,表达了支持四川音乐学院声称的“ 政 府一号工程”的意愿,同时也希望四川音乐学院尊重历史,以2008年双方签订的合作协议为依据,妥善处理双方合作关系及相关事宜。随后,川建投公司及重庆恒耀集团多次致函四川音乐学院,并提出多种处置建议。而四川音乐学院仍多次函告川建投公司,继续要求“退还房屋”,并将“城市音乐酒店”的基础法律关系称之为“房屋租赁关系”。
川建投公司依约经营培训中心(即城市音乐酒店)到底是不是非法占用?又是不是租赁行为?重庆恒耀集团向本社记者提供了包括四川音乐学院2010年1月14日给川建投公司《关于“实施培训楼装饰改造”的回函》、成都市建委“关于四川音乐学院培训楼外立面改造设计方案的审查意见”、四川音乐学院将培训中心院落建筑及附属设施移交给川建投公司的《移交清单》在内的8份文字依据,否认了四川音乐学院的说辞。
经多次沟通和磋商,川建投公司感到很难与四川音乐学院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遂通过正常渠道向四川省、成都市相关领 导和 部 门进行书面反映。重庆市工商联合会也以公函形式向四川省 人 民 政 府外来企业投诉中心书面反映,恳请妥善处理川建投公司在蓉投资建设的合法权益。2016年4月5日,成都市人民 政 府主要 领 导 同志在该函上作了批示,成都市 政 府为此还专门组织会议,专题协调解决“城市音乐酒店” 拆 迁赔偿事宜,会上确定了三个原则:尊重历史事实及原合作协议精神;依法协商解决双方经济纠纷;双方共同评估,按评估值协商补、赔偿金额。
但四川音乐学院未按此次会议精神予以配合,导致评估工作迟迟不能落实。
根据林丽提议,川建投公司从四川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入库名单中随机抽选了评估机构并办理评估委托手续。2016年6月27日,四川华信资产评估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出具了资产评估报告,评估结果为:拟 拆 迁资产的补偿金额在评估基准日2016年5月31日的评估值为7179.88万元,其中:“城市音乐酒店”剩余使用年限的经营权评估值为5099.53万元;“武侯区红瓦寺旧城改造项目”投资的评估值为1281.56万元;“新都区音乐厅项目”投资的评估值为798.79万元。
据重庆恒耀集团总裁助理廖先伟介绍,在这个评估结果出来以后,四川音乐学院才匆匆忙忙单方委托四川政通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就他们认为对“城市音乐酒店”赔偿范围的实物资产进行评估,评估结果认定这一部分实物资产为847.06万元。由此,双方关于赔偿数额的分歧过大,一时难以达成一致意见。
钟代福对本社记者说:2016年8月15日,四川音乐学院再次向川建投发出《关于尽快办理腾退房屋的函》中突然冒出一句“成都市规划局在2016年4月28日作出《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决定书》的决定”,要求在一个月内拆 除 违 法建筑物培训中心(即城市音乐酒店)。
“城市音乐酒店”怎么一下子又变成违法建筑了呢?于是,川建投公司于2016年8月16日向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经审查后,该机关书面通知川建投公司补充相关材料,但至本社记者发稿时,该机关的行政复议决定书尚未作出。
向 法 院 起诉后遭 暴 力 拆 迁
7月4日,武侯区常委副区长潘永革召开协调会,在当天的音视频资料上,潘永革一再强调音乐坊项目为成都市一号工程,林丽非常重视,自己因为协调不到位非常生气,当场电令一王(音)姓检 察 长对城市音乐酒店 立 案 调查,并安排经侦、刑 警 大 队后续跟进,下一步,把酒店的物业灭了,叫酒店血本无归。9月12日,记者将此资料向潘永革核对其真实性,潘永革以时间久远记不清为由不予确认。
接下来,一系列不利于“城市音乐酒店”正常经营的事情接连发生。川建投公司原总经理钟代福向本社记 者反映:由于公司承受不起来自 政 府 职 能 部 门、公用事业 部 门等方面不断加大的压力,“城市音乐酒店”被迫停业了一个半月。60多名酒店职工待岗,考虑到维稳而不敢停薪,致停业期间经济损失达200多万元。在酒店勉强恢复营业后,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时常来封堵酒店经营通道,供电局断电,天然气公司断气,试图再次迫使酒店停止营业。而四川音乐学院不再与川建投公司商谈 拆 迁赔偿事宜。
川建投公司此时才意识到通过沟通协商或依靠当地 政 府协调来有效解决这个 拆 迁 赔 偿争议只是一厢情愿,只能走诉讼程序来解决。
川建投公司向本社记者提供了当日 暴 力 拆 迁现场的音视频资料。
强拆次日上午,四川音乐学院以发放 现 金的形式擅自遣散“城市音乐酒店”的全体员工。钟代福拒绝在 现 金 支 付表上签字,并当场抗议四川音乐学院“越俎代庖”非法解除“城市音乐酒店”职工与川建投公司的劳动合同关系。
钟代福向本社记者表示:四川音乐学院及当地 政 府在实施偷拆之前从未发布《 拆 迁公告》,也未向“城市音乐酒店”的经营方川建投公司送达《 拆 迁通知》,甚至连一句口头通知都没有,就连《爆 破公告》上也未提及“城市音乐酒店”将被拆除的内容,更没有见到 法 院 裁定强拆的《裁定书》。有关 政 府 部 门也未签署《行政强拆令》。而是在“城市音乐酒店”的经营方没有被告知、无任何准备甚至连公司重要财务凭证和档案资料及员工私人物品都没带走的情况下,采取突然方式实施 暴 力 拆 迁和野蛮打砸,给川建投公司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
重庆恒耀集团和川建投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对这种故意隐瞒强拆计划,事前以‘周围要 爆 破需疏散’为由,采取‘调虎离山’的突击偷拆行为十分不理解,为什么要采取这种非法手段 暴 力偷 拆、野 蛮 打 砸呢?而且是在 法 院 受理此次合同纠纷 案、我方对‘城市音乐酒店’及附属建筑物申请‘证据保全’后采取这种 暴 力手段?我们有理由质疑这次 拆 迁的行为是为了彻底消除对他们不利的诉讼证 据,如酒店改建的相关批复证据、财务证 据等。”
四川音乐学院党委副 书 记侯钫在接受采访时说:“因自己去年才到学院,以前是什么情况不清楚。音乐坊是省市重点项目,与川建投公司无关。”
对于“城市音乐酒店”是哪个 部 门组 织 拆 迁的,侯钫表示,是四川铁建 爆 破工程公司 拆 迁的, 政 府组织协调的,在拆前不知道 法 院 已经 立 案 ,拆之后才知道,现在他们与川建投公司的经济纠纷在等 法 院 判 决。
而四川铁建 爆 破工程公司在记者采访时表示,川音培训中心的拆除是他们通过中房集团成都房地产开发公司招投标而来,是由武侯区 政 府组织 爆 破 拆 迁的。
潘永革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个项目是重点项目,土地直接行政划拨,不需要招拍挂。我们受领 导委托,只负责协调,对于四川音乐学院与川建投公司是租赁还是合作关系不清楚。在强拆前 法 院 是否介入不清楚,对这次强拆我们只负责外围安全,强拆是否告知川建投公司也不清楚。”
本刊将对此案继续关注。
(秦顺福)

发表时间:2016-11-09 15:15:31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