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时政热点:需要检讨的是群众,还是什么?

发表时间:2016-11-10 15:17:28 点击:8932 回复:0

云南中公教育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近日,全国优秀县委书记陈行甲写的一篇文章《精准扶贫中,自强感恩教育要跟上》,在微信朋友圈里流传。文中所列现象确实存在,基层干部或多或少遇到过类似情况,心中不免委屈,因此不少干部对该文点赞附和。老实说,我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我一直在想,需要检讨的到底是群众,还是什么?

想先说说我儿时的记忆。小时候家里很穷,但是记得常有县乡驻村工作队的干部住在家里,或着来吃“派饭”(村里安排驻村干部到农民家里轮流吃饭),那是在上世纪80年代吧。那时干部真是同吃同住,南瓜饭、红薯饭就着萝卜白菜,印象中难得有荤腥,偶尔一次做个豆腐、鸡蛋就算加餐。晚上“打地铺”,用一捆稻草铺在地上,然后铺上被子就在上面睡。白天干部会帮着做农活,晚上会围在一起拉家常。干部走的时候,会悄悄在柜子上放几块十几块钱,留作生活费。记得每次母亲拿到钱的时候,都会很欣喜和不安。有时邻里之间还会比较哪个干部留的钱多,每个人都会兴奋地夸她家住的干部如何如何好。那时候村里的干部晚上也经常窜门,家长里短,一唠一晚上。干部通知开会也是挨家挨户上门,记得队里还常在我家院子里开群众会。后来我上初中高中,念大学,好象慢慢没有干部住过家里或吃过“派饭”了,驻村干部甚至村干部到家里也越来越少了。后来我参加工作,交通、通讯越来越发达,县乡干部下村都是车去车回,村干部到农民家里也越来越少了,有的一年到头难得把全村群众家里都走一遍。我自己到乡村去调研,也总是走马观花、来去匆匆。

还有一件事也值得深思。今年我工作的县遭遇百年一遇的洪涝灾害,在抗洪抗灾中,有的地方干部在前面抢险救灾,群众却在后面袖手旁观;干部组织劳力,群众要谈工钱;干部要挖土备料,群众阻拦要补偿。有的基层干部很委屈,回想起九八年抗洪,说那时干部一呼百应,群众从来不计报酬,抗洪需要什么,群众就从家里拿什么。干部感到不解,这些年在农村办了多少实事,农业税免了,水泥路通了,自来水用上,种粮有补贴了,群众怎么还不满足啊?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在通讯发达了,我们与群众的联系却少了;交通便利了,我们到群众的距离却远了;政策更好了,群众对我们的怨言却多了?有一句话说,脚上沾满多少泥土,心中就积淀多少真情。在我小时侯那个年代,干部与群众的感情是在进村入户的脚步中丈量出来的,是在同吃同住的日子里沉淀下来的,是在家常里短的闲聊中唠出来的。可以想象,有多少情绪在这样心心相牵的感情交流中得以理顺,有多少矛盾在这样润物无声的群众工作中得以化解。相比较而言,现在我们的群众工作实在过于简单甚至粗暴,总是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和群众分割开来、对立起来,没有沉下去、住下来,真正和群众坐到一条板凳上,以为做群众工作就是为老百姓解决点困难、办几件实事,或者做了点事,群众就应该感恩。说到底,这是我们的群众观念、群众工作方式方法出了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面对面、心贴心、实打实做好群众工作。我们存在的问题是,面对面不多,心贴心不够,实打实太少!很多时候,我们是被动的高高在上的在做群众工作。曾在某地工作时,有一项工作叫作新型农民教育,心里总觉得不妥当,农民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怎么去教育他们呢?后来将活动改为新型农民培育,群众更易于接受,认同度更高了。《农民日报》副总编何兰生说的好:“如果认为农民需要教育,那一刻你就自以为是上帝,真诚地俯视众生。而历史和现实一再证明,当我们认为自己很高明、农民很愚蠢时,实际上恰恰相反。”

值得深思的恐怕不止我们的群众工作方式方法。这些年,我们制定的有些政策,或者一些政策的执行,也值得反思。比如有的地方过去村民拖欠村集体的提留款,有了惠农补贴政策后,为了把补贴发放到群众手中,一些地方规定不得扣留这些欠债村民的惠农补贴用于还债。这个规定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但是这样“一刀切”的办法,导致少数有偿还能力的人也不还债。对于有经济能力的人,为什么不能扣留他们的补贴偿还拖欠的村集体债务呢?这样的规定显然形成了错误的导向,对于以前按时交纳提留款的村民也显失公平。类似的例子还很多。我们的一些惠农政策、帮扶措施在执行过程中,助长了一些群众“等靠要”的思想,在扶贫工作中,对自力更生、勤劳致富缺少有效的激励和引导。

还有,我们在一些工作中的急功近利也应该检讨。中央制定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的目标,到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和贫困人口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有的地方到了省里变成2019年全面脱贫,市里变成了2018年,县里提前到2017年。这种层层加码的“提前脱贫”,实质是一种急功近利的脱贫急躁症。

今天看了两篇文章:《农民日报》的《是农民不懂感恩,还是干部不懂群众》和《中国青年报》的《扶贫要放弃对“感恩”的幻想》。我想说的是,在精准扶贫路上,我们如果能够真正视群众为衣食父母,在感情上贴近群众,在工作中多一点耐心韧性,少一点急功近利,多一点“授人以渔”,少一点“被动脱贫”,多做一些实打实的群众需要的事,不贪一时之功,不图一时之名,甘做铺垫工作,甘抓未成之事,保持一种“功成不必在我”的襟怀和气度,我们的心态一定能够淡定平和很多,既不会计较衣食父母有没有对我们“感恩”,也不会急功近利去做一些衣食父母不高兴不赞成的事。如此,政府想做的事,群众需要的事,才能真正同频共振。

发表时间:2016-11-10 15:17:28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