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城里太贵,当我想住农村……

发表时间:2016-11-12 12:02:52 点击:1124 回复:1

看了白拿才好玩 联盟:【文氓学院】 - 成员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啧啧,大平层!”“哪里?明明是独栋。”“哈哈哈……”躺在刚刚擦完浮灰的农家大床上,听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在农家院儿的静谧落寞中,M和我原来的失落情绪竟然一点一点化为惬意和戏谑。

我们是从城市逃离的度假客。当天,天气晴好,我推开虚掩的干裂的木门,却没有看到其乐融融的一家人。没有爱唠叨的热情大婶儿,没有犬吠,没有我一路上期待着的乡村式的欢迎,心里的暖意迅速流失。满院子地搜寻,却只有一地黄绿相间的梧桐叶沙沙地跟外来客交流。秋意已浓,风吹叶落,我感到不速之客式的孤独。

这是个被弃置了几年的院子,秋耕开始,家里只有一个六旬老人回村,老伴儿虽然逢人便说她在城里媳妇儿家受了多少闲气,但从她的举动来看,是宁愿在城里被压榨完最后的体力,也没有跟老头子回村的打算。我笑话着她本是庄稼人,却有市井气,蓦地开始怨恨起她来。

因为我出生的小城,以“小江南”的称号给了市民骄傲的资本,也赋予造城运动得天独厚的便利,和老太一样的农村人从四面八方涌进城里,有人的地方不只是江湖,更是生意场,城里的印钞机开足了马力,闹得什么都贵。

于是城市经济学M博士对我市资源发起调查,博士问:你们认为什么是城市最贵资源?有人喊:是水!是新鲜空气!人多偏遇水荒,有城就有雾霾。有人嚷:是人脉,有人能使鬼推磨。有人叫:不对!是房产!当老板辛苦一年,不如打工倒俩月房……而我,最直接的感触,是老太们挤压了我的空间,空间变得贼贵。

一天开始,我和全城的上班族一起,在上班的路上堵到心慌;一天结束,我和全城的上班族一起,在回家的路上堵到腿软。于是,“小江南”有了和澳门齐名的美称——堵城,城外来客进城的步伐却昼夜不息。城里人出门就像一脚踏进了最正点的菜市,小心翼翼侧身躲避,仍不时被人推来搡去。真到了菜市,倒有个省力的窍门儿可用,那就是跟着人流,闭上眼睛,想象着流水线上的传送带,即可脚不沾地从这个出口被运送到另一个出口。一周即将结束,高速拥堵的车流,景区晃动的人山,是城里人的出逃,而天价门票买不来空间。

现在,这里,没有人声,村里十室九空,时间却仿佛停了下来,让我可以矫情说落寞。

当我以为我终于是我自己,不是喧闹人海中的一个泡沫时,又不幸发现:这里的水咸得发苦!我皱眉吞咽,M偏要无比诚恳地看着我:我查了,水源那儿建了个饲料厂,水坏了。分分钟,盐水里我喝出来一股霉烂骨头味儿,“呕~~~”地吐了M一脸。

城里城外都是逃离故乡的人群,我突然明白那老太无奈的选择。人们都在他乡寻找着容身的地方。城里看城外好,城外看城里好,最后,我们都成了徘徊在城乡结合部的孤魂。


发表时间:2016-11-12 12:02:52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