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风雨中的蒲公英

发表时间:2016-11-12 15:53:35 点击:4660 回复:0

13832661770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风雨中的蒲公英 ——谨以此文献给我们的中学同学以及那曾经的岁月 序 小小的蒲公英啊,长在田地头,星星点点,摇曳着青春的裙。风来了,雨来了,风雨过后,依然清清爽爽的站着,不染一丝的尘,终将站成我生命中不能缺少的灯,我愿做一棵大树,时时刻刻把你来庇护…… 正文 树和霞同年同月出生,他是她的左邻,她是他的右舍,两家只有一墙之隔。他们从小一起玩耍,一起读书,一起成长。“青梅竹马”,这个最美妙,最传情,最浪漫的词也许就是为他们造的。 霞,温柔善良。在树的记忆中,霞从来没有像其它村里的女孩子那样大声嚷嚷,她的声音总是那么轻柔甜美;在树的记忆里,霞尊老爱幼,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夸她懂事。而树,则和其他男孩子一样,总是调皮捣蛋,上树掏鸟,下河摸鱼,并且抓来了,都要带回家里玩,经常玩弄致死。霞这时总会轻轻的跟树说:“树,放了它们吧,怪可怜的!”其他人的话,树从来不放在心上,总是当做耳旁风;但是,只要是霞说的,树总会乖乖的放生。每当这时,树的妈妈就对霞的妈妈开玩笑说:“你瞧瞧,我家的土匪看见你家霞就好像换了个人儿,老话说的好,一物降一物,以后我家树要能让你家霞管着,我就放心了……” 树家的院子里长着好多果树,石榴,苹果,梨树,桃树。霞家的院子里却载满了漂亮的花,那全是霞的杰作。苹果树长的高大,枝桠都伸到了霞家的院子里。于是,树就不用走大门,爬上树就能到霞家玩。每次果子长的时候,树都会认真观察每一个果子,把他认为是最好的,用花布袋装起来,直到成熟。然后挑出最大最美的给霞吃。 霞,爱美,总把她养的漂亮的花送给树,有时连花盆一起送来,有时候剪下几枝插到瓶子里放到树的书桌上。霞也爱整洁。霞总是把小辫梳理得整整齐齐,在辫稍点缀一个小小的饰物,那小小的饰物是她自己用小碎花布做成的。树的妈妈是裁缝,霞的衣服都是树妈妈帮着裁剪的。霞总是把她想要的效果告诉树妈妈,树妈妈也特乐意打扮这个女孩子,好像霞是自己的女儿一样! 树和霞比着赶着学习。小学六年,她们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有难题一起攻克。只要跟霞在一起,树就会很用功。小学升初中,他俩竟然一起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全县最好的重点初中。爸爸妈妈们高兴极了,两个孩子一起去遥远的学校读书,有个伴,他们多放心。树妈妈还一直叮嘱树:“走在路上要多照顾霞,在学校里要保护霞。”这还用你们提醒吗?我义不容辞。树心里感觉大人的叮嘱都是多余的。 初中,一个新的小小的世界。树和霞竟然分到了一个班。可是这个世界又已经与他们原来的世界迥然不同。来自全县各个地方的优秀男生女生聚到一起,但男生和女生却好像突然分成了两个不同的物种。三点一线,宿舍—食堂—教室,学习,吃饭,休息时间被安排的满满的。虽然树和霞依然在一起读书,但他们却很少有时间聚在一起说话了。相反,他们很快各自都有了自己一帮新的朋友,那些和他们住在一个大通铺的兄弟姐妹。 霞依然是个温柔的女孩子,男同学们都这么评价她。霞依然惹人喜爱,和她交往的同学那么多,包括他们班上最个性的男孩子都说:这个班他只和两个女生说话,其中一个就是霞,另一个是霞的好朋友。每当别人夸奖霞的时候,树的心里都像喝了蜜一样甜,好像他们夸的是他一样。 不过有一天,树开始不喜欢别人评论霞了。因为那天,他第一次感到了危机。那天,树和一帮男孩子在操场踢球,霞抱着同学们的英语作业本从老师办公室回教室,不知道那个人脚那么臭,一脚踢出去,球璇转着,刚好砸在霞的背上,作业本洒落了一地。可能是力量太大,霞一下子被砸趴在地。同学们都不踢球了,一群人围拢过来。那个个子高大的男生把霞扶起来,急急的问霞怎么样。霞的眼里含着泪花,忍着疼痛,嘴上却说没事没事。树想上前去,却被同学挤了出来。那个高大男生把霞半扶半抱着送回了女生宿舍。女生宿舍挤了一堆男同学,争相嘘寒问暖,树倒是没有机会问候。树偷偷的趁门卫看门大爷不注意,跑到学校外面买了点霞爱吃的水果。晚自习,霞没来上课,树哪能安心读书,趁大家不注意,从后门溜出去,拿出买来的水果,来到霞的宿舍。敲门进去,霞正坐在桌子旁边吃药,桌边的凳子上竟然还有一个人,就是送霞回宿舍的那个男生。霞说:“树,你怎么也来了,我没事。涛也来看我,你们都回去上课吧,不用管我,我休息休息就好了!”树极不友好的问涛:”你怎么也来了?”涛说:“球是我踢到霞身上的,我得来看望看望呀!”鬼才相信是你踢的球,树嘟哝着。霞不停的催促树和涛赶紧去上课,别耽误功课。树无奈,拽起涛说:“走吧,还在这里呆着干什么?”走到院子里,树很生气的对涛说:“唉,以后你离霞远一点!”涛也挑战似的说:“霞是我同学,你凭什么让我远离她?”树竟然语塞。到现在,树才意识到:他和霞的世界里已经多了那么多人!在这个世界里,他得接受挑战。 在那情窦初开都算不上的小小年纪,喜欢霞,或许只是成了树的一种习惯。那种情感谈不上浓或淡;爱也许更算不上,就像青春岁月经历的每一件事情那样——清纯、自然。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读高中的年纪。树由于学习很好,代表学校参加了省教育局组织的全省物理竞赛,并荣获二等奖,获得了免试,直接被保送到省重点高中读书的资格。树日常在学校寄宿,一月才有一次回家探亲的机会。而霞通过普通中考,考入了县城一中,两人不能在一起读书了。这个时候,树的爸也因为工作原因调到了外省,妈妈跟着爸爸去了外省,索性把老家的房子交给霞的爸妈来料理了。终于两家的院墙上开了一扇门,可以像一家一样出入。可惜他们却天各一方,只有在假期里,树回到老家时,才能见到霞。由于父母要工作,所以假期经常是父母陪树几天,便匆匆赶往外省,把树就留到霞家,吃在霞家,住在自己家。 这个时候是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他又可以和霞天天呆在一起了。霞慢慢的长成大姑娘了,更加的水灵,更加的楚楚动人。霞的性格也更加温和,安然自得,无欲无求。有时树会感觉到霞恬静的就像平静的湖面。树也曾有过念头——如果自己投一颗心进去,不知会不会激起涟漪?不过树还是没那么做,他静静的享受着她的恬淡,不想破坏眼前的平静。 一晃又是数年,他们在各自的世界里成长着。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中国海事大学,而霞也考入了省里的师范学院。除了假期里的重逢,兴奋的谈起彼此成长的插曲,他们似乎再没有其它联系。那份埋藏于内心的爱恋,却从未说出口。 毕业后,树当了一名海员,并逐渐成为一艘轮船的管理者,陆上呆的时间少了。霞则成为了一名优秀的教师。这个职业适合她,她是那样的善解人意,温柔可亲。学生们都戏称她可爱的漂亮老师,她欣然接受,她像孩子一样,所以跟她的学生自然亲近。 在一次远航后,树回到陆上,趁休假时回到家乡,想看一看朝思暮想的霞。但得到的却是霞送他的喜糖,霞嫁人了。 那个男人,树也见了,是个好男人。从霞的眼睛里,树看到了幸福的光芒。那天,树的心格外的疼,他突然感觉自己竟是多么的傻,青梅竹马那么多年,心中的那份爱恋埋藏那么久,然而自己连句喜欢的话都未向霞表白,就失去了霞,永远的失去了。妈妈惋惜的对树说:“多好的女孩子,咋就没成我儿媳呢?儿子呀,你个木头,你怎么就没把霞留住呢!”树也恨自己,怎么就没把霞留住呢!其实树一直都在想:等我毕业了,等我工作了,等我买了房子,等我再优秀些,等我准备好了一切……,我要向霞表白,然而爱情却经不起那么多的等待。 那一夜,树喝多了,没人能劝的住他。也许唯有喝醉,才能让他暂时忘记所有的悔恨和痛苦。在他记忆即将失去的那模糊一刻,他仿佛看到霞正微笑的向他走来,幸福的对他说:“我爱你,我愿意嫁给你……” 当树的意识逐渐恢复,清楚的看清周围的一切时,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边的霞,原来看到树喝了那么多酒,醉的不省人事,霞放心不下,就像小时候一样,整整照顾了他一夜。霞的眼角分明泛着泪花,话语还是那样的轻:“你这是何苦呢?你是个优秀的男人,我配不上你的…...”那一刹,树再也忍不住了,伏在霞的肩头,哭出了声,那也是他平生第一次畅酣淋漓的痛哭…… 树买了房子,也买了车,但却娶了另外一个女子。过日子嘛,反正没了霞,跟谁都一样——树这样想。 总以为霞会幸福一辈子,总以为霞应该幸福一辈子。 天有不测风云。当树又一次远航归来,到达陆地的时候,妈妈告诉树:“霞的丈夫一个月前死于意外交通事故!”树的心马上感觉好疼好疼,自己心爱的霞,命运为何要和你开这么大的玩笑?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霞身边,虽然树知道自己给不了霞安慰,但他总是想看看她,看看她的境况。树都来不及回家看一眼妻子,便匆匆从南方坐了最快航班,飞往了北方城市。租了车,直奔霞的学校。霞明显的清瘦了,原来水嫩丰腴的面庞变成了典型的瓜子脸,眼睛里是深深的忧伤。树找不到一句合适的话去安慰霞,只是不停的问东问西,问她忙不忙,累不累?请她到南方去散散心。霞说她不能没有工作,不能没有讲台,不能没有朝夕相处的孩子们!只有在讲台上,她才能忘记发生的一切。霞让树放心,她会努力调整自己。从幸福的巅峰摔到悲伤的深渊,谁能指望一夜之间治愈好心灵的伤口。 树多想告诉霞,他一直爱着她。可现在他还有这个资格吗?自己已经有妻子,自己又该怎样面对那无辜的女子。况且,树更觉得自己不能玷污霞的清誉,她那么的洁身自好,那么的纯洁善良!树只有继续将爱深藏在心底,只能继续以兄妹般的感情去对待霞。霞的伤痛不是谁能治愈的,只有让伤口长出新肉,慢慢愈合。霞是个有韧性的女子,就像田地头的蒲公英,生命力及其顽强。把眼泪擦干,埋头于她的工作。投入工作中的女子,也是别一样美丽。 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承担着工作,是何等的不易。但霞是个自立的女子,白天忙于教书育人,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摩挲着爱人的遗像,伤口似乎还在汩汩的流血。曾经宠爱霞到极致,这么一抛开,让霞怎么承受?多少个不眠之夜,多少次辗转反侧!逝者长已矣!逝者也不愿看到一个这么好的女子如花一般凋谢。年迈的父亲,年幼的孩子,视如己出的公婆,都希望霞站起来,她还要上养公婆,下养幼女。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在父母公婆及亲戚朋友的劝说下,霞开始了一段新的感情。这个男人爱霞的情深意长,爱霞的孝顺,爱霞的美丽善良,愿意抚养孩子,愿意接受霞的公婆。孩子也需要一个父亲,霞经过深思熟虑,决定再嫁。 树未能赶上霞的婚礼,但树深信,霞一定能够再次获得幸福。谁娶了霞是谁上辈子修来的福分,那个男子碰上都应该好好珍惜。 然而好景不长,美好的日子并没有延续太久,命运好像又一次和霞开了个玩笑。霞的再婚老公因为生意失败,把多年的积蓄全赔了进去,脾气一天天变得暴躁。埋怨霞是个不祥的女人,进而开始酗酒、吵架。霞一直温柔的规劝自己的老公,希望他能振作起来,重新赢得成功。然而事情并没有像小说一样,向好的方面发展,霞的老公进而演变成了摔盆摔碗,最后竟然当着孩子的面,打了霞。霞知道该结束了,霞选择了离婚。 当树闻讯霞离婚的消息后,呆呆的望着平静海面,整整两天没有进食,他的心已经不是在疼了,而是在一滴一滴的淌血…… 树就是怀着这样悲痛的心情,开始了他的又一次远航,可能他永远也想不到,这竟是他的最后一次远航,因为这次远航,改变了他的整个命运。 在海上,树得了脑炎,一直高烧不退。由于当时全球正禽流感肆虐,停靠的国家的医生竟给树误诊成了禽流感,隔离治疗20余日。等树被我国驻当地外事机构接出,送回树的家乡时,树的大脑已经病变。 霞得知讯息,第一时间赶到树家来看望树。霞给树讲小时候的故事:给他讲一年级时,树爸妈有事外出,把树寄托在霞家。第二天树咋也不起床,结果发现树尿了床的笑话;讲二年级时,树捡到的那只叫“瘸腿先生”受伤小麻雀,是霞帮着照看。他们一放学就一块到田里逮蚂蚱,等麻雀伤好,他们放飞的那一天,树哭的像个泪人;讲三年级时,村里的二蛋抢霞的橡皮筋,树强出头,找二蛋决“决斗”,结果被二蛋一顿狠揍时的可乐;讲四年级时,树拉痢疾,在家输液。霞每天放学第一时间去看望树,为树补课的认真;讲六年级那年下大雪。路滑,霞不小心滑倒扭伤了脚,树每天背着霞往返两公里上学时的感动;还有他们一起种过的花,养过的鱼,树省吃俭用,攒钱给霞买的发卡。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七二八三十一......那首跳皮筋时唱的歌谣似乎还在耳畔回荡......这一桩桩,一件件树都能记得,可树却已经不认得眼前的所有人。在树的另一种状态中,与现实已经完全隔绝。树口里喊着霞的名字,能准确说出霞的生日,模模糊糊的喊着:霞,我爱你。霞哭了,哭的是如此伤心,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自己这辈子最深爱的男人,然而这三个字从树口中说出,自己竟苦苦等了半辈子,等来的结果却是……也许……,霞已不能再想…… 树的意识已经高度模糊,他给所有的人说,霞是她的爱人,他的下意识里已经只剩下了霞。树的所做,也伤害了他的妻子。离婚吧,让这个可怜的女子重新找回她的归宿!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做一个丈夫。 霞一直照顾自己深爱着的这个男人。对于别人的风言风语,霞只是报以微笑。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苦和累有时也是一种幸福。每当霞在床边静坐,树总会握着霞的手,央求她到田地头采蒲公英来,树爱蒲公英,霞就是树心中的蒲公英。霞也希望树像蒲公英一样,无论风吹雨打,都能经受的住,慢慢的重新站起来,就像小时候一样。霞也坚信,树终归有一天会好起来,一天、两天…...一月、两月......一年、两年...…她可以等,错过了前半生,她不会再错过后半生! 妈妈说,树和霞的命都不好,一个丧夫离婚,一个变傻成痴。但只有树知道,自己并不傻,因为自己有自己深爱着的人,只是在青梅竹马的年纪,他们却阴差阳错中错过了各自的生活。 生活还在继续…… 窗外似乎在回放着一首歌曲: …… 南山南 北秋悲 南山有谷堆 南风喃 北海北 北海有墓碑 南山南 …… …… 《完》 罗吉利 2016年11月10日 (版权所有,严谨转载)
本帖来自:3g.mop.com
发表时间:2016-11-12 15:53:35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