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与梅女有关 3

发表时间:2016-11-16 07:49:48 点击:523 回复:0

博客自传第一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与梅女有关(七)
 
天寒风急人匆匆,跟雪梅看场电影真难,这次又没看成只好又把两张票到电影院门口打折搏出去。但这次亏本的生意却给了我一个又惊又喜的意外,惊的是好像雪梅的那个人在这样的鬼天气依然在到处周游,四下嬉戏,张扬玩耍。而喜的是我有一双发现的眼睛,因为就在我把电影票刚刚出手转身一抬眼皮时刻,虽然这不是一个无意识的动作,这个必须让我发现了雪梅的影子好像是。有意无意必须巧合,巧合耦合暗藏机缘,机缘随缘你我爱恋,你爱我恋天意慧眼。仅此顺便一抬眼,仅此一瞬的寻看,我像个问号似的被雪梅一扫而过的眼线勾的六神无主,鬼使神差着迅速跟过去。我赶上去,我要再次确定下,当她又在高声喧哗叽叽喳喳时我也大叫了一声她。猛回她的头,发先了风中跟随的我,她没事似的一笑转过头去说:你们先走。我没有多说多问,你去吧,带上我给你的chocolate。
你不是说过以后只跟我玩吗,你不是说以后天天跟我玩吗?骗我的吧,你还有多少心事没有跟我讲清楚,别再让我等的忧心忡忡,别再让我等的心绪不安,别再利用你的美丽让我伤感。告诉我你的真实想法吧,我的耐心很有限,我只等这一天。
奶奶为了她可爱的重孙子,不小心摔了一跤,但她还是很清醒:别扶我,稍待会儿我自个儿慢慢起来。
没想到那个经常打够级输我烟卷的小伙子会有这样的结局,这几个刚进厂的小子前几天在东风影院玩耍时不知为啥与他人打群架。这小子虽然精神又清秀像个愣头青但个头太矮又瘦瘦弱弱,本来打不过人家少吃点亏快跑就是,而他却是不服因为他家老子曾经是我们当地家喻户晓的武术高手打架能手,他就把他老子的威名报出来本想借老子当年的余威吓跑他们也算输得有面子但你爹又不是李刚,因此没成想他们的对手不听则罢一听反而来了精神说:本来不知道他是你老子还想放你一马,既然知道了新仇旧恨咱们一起算,今天把你打死我就算扬名立万。这下可苦了这小子,对方举刀挥棒都向他打杀过去,最后虽然没有死但光昏迷就是多半年,后来就成了痴呆傻愣一族。可后来从他父亲那里传出来的消息却说后悔死了没有让他儿子多练武功,后来他父亲还真就是后悔窝囊死的可能是感觉太没有面子。其实这样的人是没有办法接受教训的,我父亲练一辈子武功没有跟真人真打过一次架,我小时候被逼着练过几年后来就不敢练了因为我害怕啥武功没练成只练的浑身是胆雄赳赳。
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母亲还在教我梳头发,你说气人不气人。
你还多,你什么多,我看你吐酒的经验多,自慰的经验多。要不你为何常常吐酒,还买本《新婚必读》偷着读。
好像所谓的规律是物质世界本质的固有的东西,看上去杂乱无章其实是你在犯错误,物质和自然现象本身并没有错。如果说错也是人在说因为这个世界只有人在犯错误,当然也只有人可能知道自己犯了错误,可惜的只有一点就是人总是知错犯错不知悔改。任何事物都会有范围和限度,比如叫你“开放”你就要开放。但如果你想开放到动摇让你开放的人的利益的时候,他就会割下你的舌头,再割去你的喉头,也会割你的头颅。
用刚刚结婚的老同学君的话来说:奋斗生活的最终目的无非是“吃肉喝酒”,幸福就是要尽量比别人的生活好,就要笑到最后。我想如果雪梅需要,我是不是应该把自考的事暂时先放一放,我是不是应该先把雪梅搞到手再说,因为你不把她中和掉,她就会时刻跟你起反应。酸碱中和生成盐,盐是男女必需品,因此我愿意为了爱暂时放下我的自考。
如果人也是物人就有物的一切特质,物的暂时独立使人有可能找出它的中心和重心或是轴线。人的活动也是如此,人在具备自觉活动能力之后也是依照这样一条活动轴线进行的。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并不妨碍这条轴线在起作用,因此你的活动无论在哪个范围内都可以在这条轴线上找到投影。
看孩子不仅仅是哄他们一起睡大觉,还要给他们打扫臭臭。
三月一日,我第三次买好电影票,不知道今晚还会不会去打折搏票。
这次又没看成,但也没去打折搏票,而是在雪梅家与她聊天。我记得她说的最吓人的一句话是:你这人跟别人不一样。我跟别人不一样,我跟别人哪里不一样,别的男人什么样,你见过多少别的男人样,你咋知道我跟别的男人不一样。






与梅女有关(八)
 
想得越多,得到的就越少。那也要想下去,不然可怎么活啊。
千奇百怪的人生世间事,有多少是自己做的主,而那些自觉和不自觉撞在身上的又有多少是你真正想要的,说是非道曲直没完没了。爱,人人可以定义。从古到今从老到少,纵横相贯无一脱逃,没有一次说清楚。男女好事,人人向往都在追求,初涉此地的男女会心惊肉跳,老练的男女则老气横秋。享受本能,体会极乐,却也让你为难有苦衷。
“你与别人不一样”,我为何要与别人一个样,为何要与他们雷同。人除去大部分共性只剩一丁点少得可怜的差别还要藏起来,干嘛啊。保持自己的个性追求信念和行为准则不好吗,不做下贱之人,不做市俗之人,不做被世人仰望称颂之人,但也决不做大多数人的随从,更不会做顺势而下的污泥浊水,谁管它水善水恶。
人是有自控能力的动物,具备完全的自控力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在你面前,我没有放任我的举动和言辞,你可能体会的是我对你的爱还在犹豫还不自信,而我好几次已经站到放纵和失控的临界点上,虽然最后被自律控制住但为何会如此却也值的你深思。其实我是把放纵和人格联系在了一起因此,为了顾全真情和人格,我要再次确认彼此。因为我不知道你的河里可曾游过几条鱼,不知道你的河岸可曾架过几座桥,不知道你的河心可曾激恶浪,不知道你的河岸养过多少草,不知道你的胸怀倒影过哪朵云,不知道是谁在你的河里偷偷洗过脚。我不能保证你有多圣洁,只好保护我自己。
屈指算来与雪梅搞恋爱也一月有余,我没有用我朋友给我传授的可以马上深入到屁股的方法,我们甚至都没有含情脉脉地对望过,也没有深情地拉过手,没有来电的感觉。但一个女孩的心思不就是爱吗,要爱就别假正经,不是看过半部《少女之心》吗,在一起哪里那么多正经话啊。语言再有风采再幽默也不能充饥不是,只有销魂的举动才是满足饥渴的良药还不苦口。只有让她先进了你的被窝你才会有主动权,不然她就跟你瞎折腾也会忽远忽近因为她说不出来啊。“在你这里没意思,你光看书就行。”,雪梅每次这样对我说完就想走。“我姐夫奇能干,在我家。”,这分明是要我常去她家,顺便干点活。“如果家里人都说好,就是我不愿意也不行。”,这话就是责怪我不常去她家。“你想干什么你就干,就会讲些大道理。”,这不就是鼓励我上她吗。
“灵魂”,可怕可憎也可爱。始终没有搞明白人类灵魂工程师是个什么工作,因为“灵魂”是包罗万象的概念,是“真善美与假恶丑”的混合物。你看看上面我想的都是些高尚的东西吗,谁又有理由说这些灵魂不高尚呢,我不写出来你们知道吗,不知道就能证明我没有这样想过吗,我就这样想了谁能把我咋地。如果“灵魂”是可以加工的,这个工程师就更不值得尊敬,因为他在造假的同时产生了大量垃圾。
在雪梅给我详细讲解如何进她家门如何去与她家人友好以后,我决定去试试。记得那天我为她精心挑选了一条白色的丝巾而没有给她家人带礼物,她不要但最后还是收下我就很高兴。其实我去的真正目的是想勇敢地拥抱她一次,我试着几次鼓足勇气,但最后终于没有理由那样做不知为什么。
理想是,原来无法实现的一盏明灯。






与梅女有关(九)
 
八七年的三八节单位里分的电影票,男职工一张女职工两张,没有人舍身把票给我,我只好把票送出去她就乐的不行说一家三口都去看。不知道所谓“男女平等”的真谛是什么,每年一个节日多一张电影票又能说明什么,难道“平等”也是个面子。
随着与雪梅交往时间的加长,见面的机会多却也把矛盾和不满带了来。许是还有少许不舍得,许是刚开始的美好印象还留在当初。但人生若只如初见,也不如不见。
终于不用预约去她家,终于看全她家的五口人,父母,姐哥,让他们品评我也在。
当下社会,婚姻过程,有儿子和儿子多的平民家庭真是遭罪。男孩要在女孩面前殷勤,自矮,其家人也要如此。小心翼翼照应尽心尽力伺候一呼百应满足,最终常常得个怒脸,得个竖眉,得个怨声载道的唾骂。女孩得意,出自哪里我追问不舍。但如果到女方家里就有大不同,看上去特别是女孩的母亲好似也要出嫁的摸样,一副不理睬还偷瞄的嘴巴显示家有女儿显神威。但怪之又怪的是婚后双方几面又极想要儿子得外子孙,传宗接代无后为大荒唐到让人死的地步。要儿做什么,儿子有何用,百无一用是儿子,还是女儿好啊。
“礼拜天,有对象的小伙子哪个不去丈母娘家干活?”雪梅在质问我。我想我们还没发展到如此关系,难道你已经同意嫁给我了吗,难道要先干活先接受考验才能娶女方家的女儿吗,这也太低三下四了吧。这样的方式搞对象我不快乐,一点也不像小说电影里表现的那样。但看她说的很认真我也向雪梅施加压力说:四月要自考,少见面。她马上向我发威说:周围有很多小男孩约我玩,更愿意来我家干活。这个我似乎有点相信,我似乎隐约发现那颗藏在爱字里的“心”在爱字里没有位置,它本来就不该生在爱字里面,许是现代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才会毫不犹豫地将“心”从爱字里面清除掉。爱,当下已经无需与“心”结合。也许就因此吧,我对她始终无处下手,也找不到向无“心”示爱的冲动。
“尊重人才,尊重科学”,我对这样口号的提出感兴趣是我感觉自己或多少跟它们有些关系,毕业一年我就自动升级为“技术员”技术职务。但稍微深究一下就不难发现这些口号的提出者和实施者都是当权者,他们连最基本的尊重“人”都做不到你能相信他们会真的尊重人才科学,自古就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何况他们根本就不想做。
有好朋友提醒我说:你当心雪梅脚踩两只船啊,因为听说她在单位里问她的闺蜜说:你说我是跟个爱学习的好呢还是跟个能说上话来的好。听到这个善意的提醒我先是如释重负后又为雪梅难过和担心,女孩子也不容易也真难为她,或可她也正为自己的终身大事而夜夜大伤脑筋。她在为自己挑选合适的男人,而且挑得很认真,她在反复斟酌哪一个个更适合她,这是她的权力没有错。因为我既然有做一只船的机会,就不怕让女孩子踩来踩去。我只想你一定要踩踏实才对,你两只脚分别踩在两只船上难道你认为我们是可以并行的两只船吗,激流险滩风大浪急万一来场革命你如何才能做到不被劈腿。比如现在我有资格随时去你家,那个他也可以吗,你不怕撞夫吗,也或许我是第一选择他还没有这样的资质呢。其实雪梅这样处理两个男人也算合理合情,吃着我这个已经在碗里的看着那位还在锅里煮着的,首先对她中意的下手再留一手后手,这就叫留有两手准备两手,两手都要硬用爱的两只手反制不爱的两只手有备无患。
其实听到这个消息我还真是有些沮丧和恼怒,我淡定不下来。做为一个男人,做为一个参与者,既然加入进这个争斗的行列,就不能被动,输给一个毛头小子我会感觉很没面子。因此这几天我打人了,打出血了。(这一事件另作交代)
雪梅把家门打开让我进屋后说:来了,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自从有了她脚踩两只船的阴影我是越来越不自信越来越感觉我们之间真的没有共同语言,她还不满意我说:你就是不会来事。因此我想放弃却又心不甘,因为她的确生的很好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带给她欢乐,为什么我在她面前幽默不起来,她需要的那些笑话我为何不能讲到她心里,每次她都笑得不自然不开心。其实笑和笑也是有不同之处的,同样是笑,有的戛然而止也有时间很长好像笑到最后似的。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利用把握好笑泉神经的大脑,或是过早地把一生的笑挥霍而毫无节制。雪梅,我还是想劝你谨慎选择不要被昙花所迷惑,虽然它那么暂时的奇妙。有悬崖峭壁在你面前会有特独风景你可要盯紧,他不仅仅风景奇炫充满未知的诱惑还有一条常青藤在攀爬你看仔细,你再向下看就能发现他的目标是悬崖之巅,如果你肯奉献做他根深的泥土,他会把你滋养的希望托举成最久长的阳光。
雪梅在家里怎么吹的我,三倒手她给我揽一个差事,维修一台录音机。算了,我还是另请高明吧,我不会,也没说过会修。
发表时间:2016-11-16 07:49:48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