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男友口味太重,啪啪时喜欢各种稀奇古怪的姿势

发表时间:2016-11-18 11:30:35 点击:8403 回复:4

锦官城百货业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心然,今晚9号包厢归你了,据说这次来的都是大人物,你要是伺候好了,小费不少呢。”蓉姐推耸了我一下,还对我使了个眼色。
9号包厢,是月梦夜总会的VIP包厢,能进去的基本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达官显贵,名利金钱在这些人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我对着蓉姐淡淡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多说什么,昨天的时候也是被分配到9号包厢,光是小费就三千,看来今天再去一次,下个月的房费都有着落了。
我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再次走到了9号包厢的门口,却不知这一次进去,将会成为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
我拖着酒盘,另一只手轻轻的打开房门,扑面而来糜烂的气息让我脑仁一阵一阵泛疼,好像每次进来,胸口就会发闷,我很不喜欢里面的氛围。
可是我知道没办法,既然来了,就已经没有回头路了,硬着头皮将包厢的门带上,我将手里的酒盘放在大理石桌子上。
旁边的小沙发上坐了三四个,他们桌子前面摆放着稀稀散散的白色粉末,而正中间欧式真皮沙发上却只坐了一个男人,因为灯光有些暗,所以我并没有看清楚他长什么样。
只是原先听蓉姐说,这一次来的是个大人物,从这样的座位来看,这个男人想来身份地位都不低。
我将酒摆放好后,就在大理石桌子旁边蹲了下来,像是古代的丫鬟一般,等待着调遣或者吩咐。
这是月梦的规矩,一般只要是月梦夜总会的服务员都是被经过精心训练过的,在月梦服侍客人,被分配到的包厢如果客人不走,服务员也不能走,直到客人离开,才能下班。
“倒酒倒酒,愣着干嘛?”只听见不耐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连忙拿起酒用开瓶器打开,半跪在毛毯上的身子移到那个人面前,恭恭敬敬的给他倒了一杯酒,随后又移到原地。
我抬起头有些好奇的看了眼他们,发现其中一个男人拿起一把小刀,在一个透明包装的袋子上划开一个口子,里面装的全是白色粉末。
男人将这些粉末倒在一张白纸上,其余的几个人纷纷围了过去,拿起一根白色的吸管,吸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是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我有些心颤,这样的画面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虽然我知道出入这月梦夜总会的都是一些有身份地位的人,但就算再有地位,也不能在这样的场所公然的吸毒吧?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总感觉在我注视这群人吸粉的时候,有道冰冷和阴沉的视线也一直跟着我,这样的感觉让我很心惊,连忙的收回目光,敛下心神,继续垂着脑袋。
“还不快给阎少倒酒?你这个服务员是木头做的?”
也不知道是谁踢了我一脚,我连忙点了点头,拿起酒瓶半跪着移到那张欧式真皮沙发旁边,就算是到了这个男人的面前,我都不敢抬起眼睛去看他,只是认真的给他倒了杯酒:“先生,您的酒。”
“抬起头。”沙发上的男人说话了,淡淡的语气却带着一丝阴沉。
我虽然有些心颤,但还是抬起头,毕竟在这里,客人最大。
抬头的瞬间对上的是一双异常好看的眼睛,幽深的眸子里没有丝毫的情绪,而这个男人的五官简直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礼物,完美如同雕刻般的五官让他看起来优雅,冷漠,高贵。
我有些楞了,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到长得如此完美的男人,我连手中的酒瓶都忘记放下,就那样呆愣的和他对视了好久。
直到旁边响起揶揄的声音:“怎么,被我们阎少迷住了?你要是服侍好了,说不定阎少就包了你,这样下辈子都不愁吃穿了。”
我回过神来,连忙将手里的酒瓶放下,垂下脑袋,不吭声,眼前这个男人太危险了,我惹不起。
“和我们阎少睡一觉,得到的绝对比你做服务员多了去了,怎么样,小妹妹?”旁边的人也开始起哄,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我依旧垂着脑袋,任由他们说着一些污秽的话,反正做这一行,也早就习惯了,懂得忍耐才是上上策。
阎迟暮接过我的酒,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碰触到了我的手,停顿了数秒才离开,冰冷的触感让我皱起眉头。
男人细细的抿了一口烈酒,随后慵懒的倚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阎迟暮带着轻佻出声:“喂,你出台吗?”
我一愣,抬起头正好撞进他的眼神里,那双幽深带着魅惑的眸子,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竟然连开口说话都不会了。
“阎少问你话呢,发什么呆。”
旁边的人又踢了我一脚,我回过神来,摇着头坚定的说:“我不出台。”
我知道在月梦出台的服务员每个月拿到的小费是我现在的五倍,对于我这种特别缺钱的人来说,无疑是一条赚钱的快捷路,蓉姐也劝过我,让我直接出台,这样再也不会每天打着两份工,累死累活。
但是都被我拒绝了,当初来月梦工作,我就告诉自己,这就是底线,无论如何都不能去破坏。
“呵。”阎迟暮冷笑了一声,拿起真皮皮夹从里面抽出一叠钞票,对着我胸前塞了进去。
“别装出一副纯情样,机会只有一次。”阎迟暮好像是故意的,塞钱的时候还接触到了我胸部。
我感觉到冰凉的触感,却只能一言不发的半跪在原地,可是心口却泛起一阵阵的屈辱感。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的门被打开了,我回过头望了望,发现是蓉姐领着五个美女进来,一个个穿着性感的工作装,这些美女就是出台小姐,一晚上可是上十万。
其他的人看见有美女进来,都流露出一副色眯眯迫不及待的模样,还有些吹起了口哨,我挪了挪身子,想借着混乱挪到比较偏僻的地方。
“阎少,各位少爷,你们要的美女都带来了,这个呢叫露露,第一次出台,干净的很,按照阎少的吩咐给找的。”蓉姐带着谄媚的笑讨好似得看了眼阎迟暮。

发表时间:2016-11-18 11:30:35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1日 12:17:20
     我看了眼那个叫露露的女孩,看起来像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长得很清秀很漂亮,也挺羞涩的。   我看着露露,心口却莫名的发闷,我其实知道,自愿来到月梦的女孩,没有一个不是生活所逼,眼前的这个露露,这么小,也不知道是谁将她带进这么一个狼窝。   “露露快过来,这是阎少,你要伺候的少爷。”蓉姐对着露露招了招手,一脸讨好的笑容将她推到阎迟暮身边。   露露本来从未经历过这些,但是来之前也都是经过精心调教的,尤其在看到阎迟暮的面容时,小脸都红了起来,带着少女的娇羞依偎在男人的胸膛。   只见阎迟暮也不顾在场多少人,丝毫不客气的双手就开始在露露身上游走,引来女孩的一阵阵娇喘,而其余的美女也都纷纷的走到自己客人身边坐了下来。   蓉姐临走的时候还对我使了个眼色,看着她嘴角的笑容,我就知道,这一次的出台,她这个领班估计赚了不老少,对于蓉姐,我一直抱着很奇怪的看法,有偏见,也有心疼,总之说不上来。   我跪的有些发麻,却不敢站起来,耳边充斥着娇喘和糜烂的声音,我很讨厌这些声音,但是却又不得不去听。   我轻轻闭上眼睛,放空自己,好像只有这样,我才能觉得舒服一点,也不知道阎迟暮这个男人怎么想的,一边调戏这身上的女人,一双眼睛却一直看着我,时不时的还让我去倒酒。   阎迟暮不过是情场高手,没一会就听见露露欲罢不能的娇喘声,还有撒娇声。   我想应该是要到了她们要出台的时候了,可是很奇怪,只见沙发上的男人突然站起身,露露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有些怔楞,一脸无辜和无措的跌坐在沙发旁边,身上的衣服也被弄的凌乱不堪,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我也有些楞了,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站起身淡漠的整理了下略微褶皱的昂贵西装,高大的身躯没有丝毫停留,往门外离开,其余的人虽然搞不明白,但也只得跟着离开。   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倒是没有太多的情绪,把胸口的钞票取了出来,数了数,这个数目很多,看来也够我下个月的房费了。   “心然姐,他怎么走了。”露露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金主已经离开了房间,眼神里带着依依不舍和懊恼。   我从地上站起身,看了眼沙发上衣衫不整的露露,看着她那张只有十七八岁的脸蛋,还是忍不住的开口说了一句:“露露,你还小,以后肯定有赚钱的机会,不用这样……”   我以为自己是在好心的劝告她,可是却被曲解了:“心然姐,你不也一样,管好你自己吧。”   说完露露瞪了我一眼,踏着高跟鞋走出了包厢。   对于她那句‘你不也一样’我无法反驳,难不成我非要跟一个小孩子去纠结,服务员和出台小姐的区别?我们本来就是一丘之貉,谁不比谁高贵,这个道理,我明白。   我看着满桌的狼藉开始收拾起来,看了眼时间,刚好是凌晨,看来今天还算早的了,桌子上还有几瓶未开启的威士忌,我脸上露出一点欣慰的笑容,好在这剩下的酒还能卖个好价钱。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阎迟暮离开是带着露露去开房了,因为这件事在月梦第二天就传开了,9号包厢的客人,无论是谁在里面出过台,就会比其他的出台小姐高人一等,有些甚至直接被客人包养,要什么有什么。   我来到化妆间,看见露露穿着很性感的紧身短裙,脸上画着很厚的妆容,手上脖子上戴着昂贵的银质手链和项链,果然跟上次在包厢里见的不一样了,整个人也变得有些高傲起来。   “露露,快给我们讲讲呗,听蓉姐说,上次9号包厢的客人可是阎迟暮,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小玉凑到露露的身边,一脸好奇的问着。   “阎迟暮啊?不会是真的吧,这可是真正的钻石单身汉,有钱有地位有身份,简直了!”旁边的人听到阎迟暮这三个字,眼睛像是闪着光一样,也凑了过去。   “露露你这个项链可是蒂芙尼限量款哎,就单单这条项链,你这辈子都不愁吃了!天啊,这个阎迟暮可真的大方,该不会看上你了吧,好羡慕你啊,一下子就遇到这么大的金主。”其她人眼里闪过羡慕和嫉妒。   我退到一边,给自己画了画妆,听着她们的闲聊,心底却有些叹气,像阎迟暮那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看上一个女人,但是这件事我不过是旁观者,也没有太多资格去做评论。   “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不过是露露人年轻,等再过几年,玩腻了,肯定就扔了。”说话的是莉莉,她可是这里出了名的贪慕虚荣,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   莉莉看着露露脖子上的项链,眼里全是嫉妒和不满,双手高傲的环抱在胸前,不屑的眼神扫过她们。   “莉莉你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你不就嫉妒别人年轻貌美,不过说起来,你也该退休了吧,在月梦做这一行的,你的年纪可是最大的,怪不得到现在还没人愿意养你。”小玉一直看不惯莉莉了,两个人在月梦经常斗嘴吵架,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其实莉莉的年纪也不大,也才22岁,但是在月梦出台的女孩子,普遍是在20岁左右,最小的16岁,所以对于已经22岁的莉莉来说,是显得年纪有些大了。   “呵呵,也不知道是谁,被金主包养三天就被退货了,说什么不干净,还说什么烂东西,啧啧,真的丢月梦的脸。”莉莉不甘示弱的回了一句。   “你,王莉你别过分了。”小玉涨红一张小脸,瞪着她。   “哟,狗急跳墙?难道我说错了?”莉莉踩到小玉的痛处,更加得理不饶人。   “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姐妹,吵什么吵。”其她的人知道再闹下去会出事,连忙出来制止。   这个时候蓉姐进来了,看起来很着急的模样:“你们谁会跳舞啊,今天的舞女琳达出了点事,来不了,你们谁会跳舞,一个小时五千。”   
  • 2016年11月21日 12:17:40
     “五千啊!”大家的眼睛纷纷瞪大。   我也有些错愕,一个小时五千,比起我接三个包厢的钱还要多,看着其余没人说话,我咬了咬牙,走到了蓉姐面前,看着她说:“我会。”   “真的吗?”蓉姐一脸开心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说:“以前参加过跳舞比赛得过奖。”   “那好,那好,你现在赶快去换衣服,记住跳舞的时候一定要放开一点,别拘束,跳多久你自己看着去,反正一个小时五千,你要是想多赚钱就多跳会,快快快。”蓉姐将舞女的衣服塞给我,然后把我推到换衣间。   我看着手上这薄的不能再薄的衣服,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很排斥,但好像没有别的办法,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蓉姐,你说她行不行啊,一个服务员会跳哪门子的舞啊,要不我去吧。”不就是跳舞吗,会扭就行了。   “好了,好了,你就别添乱了行不行。”蓉姐知道她的想法,不留情面的驳回了。   我换好了衣服走了出去,第一次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怎么都觉得很别扭,但是被蓉姐一路牵着走到了舞池里。   “下面有请我们最性感的舞女带领大家一起嗨起来!”   我站在舞池中间,一瞬间所有的聚光灯照射在我身上,虽然心底在打鼓,但是还是抬头挺胸做好准备,音乐响起来的瞬间,我试着忘却自我,将自己真正的投入这场奢靡的游戏当中。   跳了一个小时我再也坚持不了了,就走下了舞台,蓉姐看见我满头大汗,给我递了一瓶水过来说:“心然没想到啊,你舞跳的这么好,完全比的上人家跳了两三年的,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在这上面发展啊,做舞女可是比服务员更加赚钱,就是会经常被客人吃豆腐,但是做我们这行的,这不是难免的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蓉姐的话,但是见我这样,蓉姐也大概能够明白我的意思,所以也没打算已经在这个话题上和我多做沟通了。   当我拿着五千块钱正准备下班的时候,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带着墨镜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我有些疑惑和不解:“你是?”   “这位小姐,我们老板有请。”戴着墨镜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着,还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你们老板是谁?”我有些警惕的看向他,但是这个男人好像并不打算回答我的问题,摆放的姿势仍旧没动,我只能带着警惕跟着他离开。   是9号包厢,难道是阎迟暮?   我推开了包厢的门,果不其然看见阎迟暮坐在那张欧式沙发上,姿态慵懒神态高贵,仿佛对于她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波动。   “请问,阎先生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我不明白这个男人的意思,也不知道他找自己来是什么用意。   阎迟暮优雅的敲着二郎腿,倨傲的下巴在微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冷然,墨黑的眸子带着一丝讥讽打量起我的穿着,随即吐出几个字:“陪我睡一晚,怎样。”   我一愣,难道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这个?也对,这倒挺像他的作风,我看着他没有丝毫在开玩笑的意思,心底有些发冷,看着他的眼神多了一分坚定。   “阎先生,我说了,我不过是月梦的服务员,不出台,如果阎先生需要小姐,我可以为您安排。”我不怕得罪他,就算蓉姐说这个是大财主,我也不怕,因为在原则性的问题上,我有我的坚持。   包厢里出奇的安静,阎迟暮并没有因为我的话恼怒,只是一直看着我,那种眼神让我感觉头皮发麻,却也无计可施。   “既然这样,喝了这杯酒。”说着,阎迟暮将面前的烈酒往我方向移了移,挑眉看了我一眼。   我犹豫了会,还是拿起了酒杯一饮而尽,烈酒灼热着我的喉咙,不自禁的咳了几声,我本身就不擅长喝酒,酒量跟那些陪酒女相差太远了。   阎迟暮见我这般爽快,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打了个响指,又将另一杯酒移到我面前:“喝。”   我被他带着命令又冰冷的话给吓住了,虽然心里有百般不愿意,但还是拿起酒杯喝完了,这一次我明显感觉自己的脑袋开始昏昏沉沉,有些醉酒了。   谁知道他又往我面前递了一杯酒,我皱了皱眉头说:“先生,很抱歉,我不能喝了。”   得到拒绝的阎迟暮好像并不是很高兴,只见他若有所思的看了我一眼,缓慢的举起那杯被我拒绝的酒,对着我胸前倒了进去,我被冰冷的触感吓得赶快起来,一双眼睛带着微怒瞪着他。   我敢怒不敢言的看了他好一会,也不打算说话,只是感觉这个男人实在很恶劣。   “开个价。”阎迟暮懒懒的将手里的空酒杯放置在大理石的桌面上,高大的身子慢慢欺向我。   我被他的逼近压的有些不敢喘气,好像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眼前的阎迟暮我也不能得罪,还需要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让自己脱身。   “阎先生,我说过了,我不出台,所以请放过我。”这句话我也不知道说过多少次了,但是阎迟暮仿佛永远都听不懂一般。   “五百万如何?做我情妇。”阎迟暮将我逼到墙角,无路可去的我只能紧紧的贴在墙身,眼神闪躲,不敢看他。   “阎少,我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卖自己的。”我的语气有点冷淡,因为我也真的有点生气了,面对这个男人一再的羞辱,再好的脾气也会被激发出来。   阎迟暮倏地抓住我的双手放置在我脑袋上,被人挟制的感觉真的特别不好,我带着害怕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不会他要在这里对我怎么样吧。   毕竟这里是9号包厢,就算阎迟暮把我怎么样,我就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敢来管,想到这里,我心一点一点往下沉,双手挣扎了几下,发现阎迟暮的手劲很大,完全都挣脱不了。   
  • 2016年11月21日 12:21:06
    他身上带着独特的气息传进我的鼻间,第一次和男人靠的这么近,我浑身都不舒服,因为刚刚喝了酒的原因,有些怒气的我感觉自己的耳根都发烫了。   “你放开我!”我也顾不上那么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阎迟暮完美的五官没有一丝动容,只是好整以暇的把我的怒气看在眼里,嘴角却迁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嘲讽。   过了好一会,他才松开了手,离开了我的身前,我像是得到自由一般,往包厢门口跑去,想要直接离开,可是手刚刚触碰到把手,只听见身后传来阎迟暮冷冷的声音:“怎样?月梦的服务员都像你这么没规矩吗。”   我放在门把上的手顿了顿,深吸一口气转过头看着他说:“阎先生很抱歉,今天我休假,所以不算是月梦的员工。”   “有意思。”阎迟暮倒是没想到我会这样回头,俊美的脸上挂起一抹趣味,从昂贵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支漂亮的金质钢笔,抽出一张纸巾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你会改变主意的,这是我联系方式,期待你来找我。”说着将那纸巾塞给了我,眼底划过一抹意味深长。   我看了看手里的纸巾,也没有扔掉什么的,只是礼貌的弯了弯声说:“如果先生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阎迟暮坐回沙发并没有搭理我什么,见他这样,我也一刻也不多停留拉开包厢的门离开了。   我本来是想将手里的纸巾扔掉的,但是又怕阎迟暮会因为这件事来找自己发难,那就得不偿失了,想到这里,我把纸巾随手搁置在自己的储物间。   我拿着手里的五千块存了起来,如果以后还有这样的赚钱的机会,我还是会去,但是不会为了钱刻意的去做。   第二天,我很早的就去挤公交车,去一家公司面试实习珠宝设计师,这是我大学学的专业,从很早之前就特别喜欢设计珠宝,但是因为我只是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学生,没有哪家公司愿意聘请我。   我也试着从实习生做起,但是很可惜,无论怎么努力,都比不上那些有身份或者有后台的人,后来因为奶奶病重,急需要用钱,我只得辞去实习生的工作,经过朋友的介绍来到了月梦。   刚开始我像发了疯一样,一天接三四个包厢,因为都是一些小包厢,一天的消费也才三千左右,但是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了,只要能维持着奶奶住院吃药的开支,就什么都好。   后来蓉姐见我做的不错,也开始带我去一些高档的包厢做服务员,高档的包厢就是比普通包厢的消费要高,我接一个包厢就够我不要命的接三个普通包厢来的值当。   尤其是9号包厢,我开始去了两次,赚的钱就够我两个月的房租和开支了,很轻松却也很痛苦。   我之所以想再去找份工作,是因为这几天赚的钱也足够奶奶近期和我最近的开支了,我想趁着这么一个缓冲期,让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一来可以完成自己的梦想,二来如果做的好,就不用再去月梦打工了。   我来到这家珠宝公司,看起来不是什么大公司,但是整体的装修和规模还是很正规的,我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这里并没有什么前台,也没有什么接待人。   “喂,你好,我是刘心然,昨天说好今天早上九点来面试的,我现在在你们公司,请问……”   我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电话一头传来匆忙的声音:“来面试的啊,这样吧,我现在手头上还有点事情处理,你自己找个地方坐一会,等我忙完了安排你面试,抱歉了啊。”   “我……”电话一头传来嘟嘟的声音,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总觉得这家公司很奇怪,却又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看了看时间八点十五分,看来只得找个地方坐一会了,环顾了周围,发现旁边不远处就有一个小沙发,我走了过去坐了下来,认真的打量起周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漫长的等待中竟然睡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中午了,然而直到现在也没有人来联系我,最后还是拿出手机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   “哎呀,你看我,忙着忙着都忘记了,刘心然小姐是吗,很抱歉,我现在安排你的面试,不要介意阿。”   本来我还是有点不满的,但是听到对方都道歉了,而自己只不过是来面试的,倒也没有在为难什么,没过多久的确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   “刘心然是吗,请跟我来。”听这声音不像是电话里的那个人,应该是这家公司的员工吧。   我点了点头跟在了他身后,乘坐电梯来到了三楼,只见所有人都很忙碌的在工作,看到这一幕,我倒是有些理解了。   “你好,我叫李源,和你简单的说一下,我们星辰公司成立了三年,在珠宝行业虽然说不上崭露头角,但是我们自己研发的产品还是受到很多大众的好评,你也看到了,公司不是很大,员工也不是很多,但是事情很多,每个人都很忙碌,几乎天天加班,忙到甚至泡面的时间都没有,我们原先的设计师因为受不了这样的苦,就辞职了,这几天可把我们老板着急坏了,看你的样子好像是刚毕业,应聘设计师没问题吗?”   李源一口气说完,随即又带着期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我有些疑惑的问:“我记得我应聘的是实习设计师。”   李源皱了皱眉,看着我说:“实习设计师?我们这里从来不招实习生,不过你既然来了,还是要去面试一下,实习设计师和设计师不过差的两个字,万一老板觉得你有这方面的天赋呢。”   我有些哑然,面对李源的这番话,我倒是不知道说什么了,如果我有天赋,也不会在别的公司做一年的实习生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夸赞吧。全文搜威~XIN~公~粽~号:ZA-0911,发送:公关,即可阅读   “就是这里了,我们老板亲自面试你,进去吧,我去给你们倒杯咖啡。”李源将办公室的门打开,就转身离开了。   我心里有些忐忑,但是也没有多做犹豫,礼貌性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出一道很有磁性的男声:“请进。”   
  • 2016年11月21日 19:28:47
    喜欢看的朋友叫更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