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原创】生不能为人,死不得全魂,一个陪丧女的传奇人生

发表时间:2016-11-18 15:06:22 点击:17036 回复:28

梦露莫妮卡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鬼怪##灵异##

陪丧女,又称陪丧奴,是现在很多偏僻的农村还在延续的一种陋习,有话讲,生不能为人,死不得全魂,同生者伤,伴逝者行,称之为奴,陪丧奴。
从小,我就被同村的人视为不祥,不同其他女娃子一样招人待见,因为我是从一个乱葬岗被捡回来的野丫头,而我的养父,更是村中人见人躲的哭丧人。
不过哭丧人这个职业毕竟是白事之首,不能成为养父人见人厌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养父总是喜欢研究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我和村里的很多人都曾亲眼看到,养父活生生的挖出了一只大黑狗的眼睛,并且吞了下去。
其实八岁之前,养父一直对我很好,也不是这样残忍的人,当时因为养父在白活儿这一块确实有真本事,村里的人对他还算尊敬。
可是我还记得八岁生日那一天,住在我们附近的一户人家半夜死了男人,那男人的媳妇大清早就来找养父,让他去帮忙。
有白事,养父自然不敢含糊,直接收拾好了东西,临走的时候还爱抚的摸着我的脑袋:
“小蝶乖,好好看家,中午回来给你过生日。”
庄晓蝶,是我的名字,养父取自庄周晓梦迷蝴蝶一句,不过后来因为太难写了,被改成了小蝶。
允许我擅自改名这一点也说明了养父对我的溺爱,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一趟活儿之后,曾经那个疼爱我的养父竟然再也没有回来……
从清晨一直到晚上九点,我透过窗户眼睁睁的看着养父进了那女人家,却一直都没有出来。
心中委屈,明明说好的中午回来,让我一直等到现在,年幼的我当时心里只想着养父食言了,噘着嘴直接朝着那女人的家走去,那女人比养父小不了几岁,死去的男人姓张,那时候我管女人叫张婶儿。
当时稚嫩的我只有满心的不情愿,也顾不得死人什么的那么多,就直接朝着张婶儿家里走了过去,就要推门。
还没等推门,我突然听到屋里,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这声音是张婶儿发出来的,但是仔细听听,却感觉不像是痛苦,反而带着几分享受。
我虽然小,却也知道,平常人家死了人传来的都是哭声,为什么张婶儿家传来的却是呻吟的声音?
或许如果我再大一点,听到这声音也就不会贸然闯入了,可是那时候我却直接推门冲了进去。
刚打开门,我愣住了,只看见地上铺着一张黄布,而黄布上面,有三具赤裸裸的身体,其中两个是养父和张婶儿,另外一个是张叔。
屋子里面,摆放着十几根大红蜡烛,将整个房间都映照的很明亮,也将两个活人的身体映照的十分红润。
两人一尸全都一丝不挂,面对面的坐着,全都发出低沉的喘息声,尸体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眼睛还瞪得大大的,似乎在看着两个活人,也好像在盯着我看一样……
开门的一瞬间,红色蜡烛摇曳,随后养父直接暴怒,大喝了一声:
“滚!”
眼前的场景确实也让我慌了,那时候的我不懂他们在干什么,却也知道肯定是大人的私密事。
直接跑回了家里,过了没多长时间,养父脸色铁青的回来了,衣服还有些凌乱,死死的盯着我看了半天,嘴里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是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些什么。

发表时间:2016-11-18 15:06:22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18日 16:44:14
    突然之间,养父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那是记忆中养父第一次打我,随后对我的哭泣声置之不理,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喝起酒来。 后来养父跟张婶儿有一腿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传了出去,足足几天的时间,可能是因为丢人,养父都闭门不出。 而我则能看到张婶儿的家里扯上了红色的绸带,是红色而不是白色,就如同操办婚礼一样的办丧事。 村里人都说张婶儿疯了,这样办丧事,在整个村子里面,还是头一回!一场丧事,办的冷冷清清,根本没人敢来,就连出殡的抬棺人,都是花了大价钱从外乡请来的。 而就在张叔头七的这一天夜里,养父如同往常一样坐在屋里喝酒,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砸门声,有人告诉养父,张婶儿上吊死了! 原本养父喝酒就喝的脸通红,听到这个消息,更是连眼睛都成了红的,直接拽着我就朝着张婶儿的家里冲过去。 孩子的眼睛干净,能够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西,养父以前一直都怕吓着我,从来不会让我看尸体。 上次看见张叔的尸体之后,我连着做了好几宿的噩梦。 可是这回,养父偏偏将我拽到了张婶儿的家里,我看着张婶儿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浓妆艳抹,涂着非常厚的脂粉,乍一看,就好像陪葬的纸人一样。 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好像在朝着某个方向看一样,舌头长长的伸了出来,已经呈现出了青紫色。 看到尸体的一瞬间,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尸体,而这次看到的尸体明显更加狰狞。
  • 2016年11月21日 11:10:38
    “啪!” 就在我哭出来的一瞬间,养父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 “你哭个蛋!都他娘的是因为你,你这丧门星,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让你死在乱葬岗!” 养父和张婶儿早已被人们当成了奸夫淫妇,人人唾骂,人们背地里都说养父是个人渣,祸害了张婶儿,让张婶儿蒙羞而死。 而养父更如同心中有愧一般,村里没人愿意帮他处理这丧事,觉得晦气,张婶儿没有太近的亲戚,只有几个远方亲戚也全都敬而远之。 养父一个人办下了所有的白事,实在做不到的事情,就花高价请外乡人来办,更是亲自带人抬着棺材进了老张家的坟地。 而就在这丧事办完之后,养父开始变了,开始变得嗜酒,开始变得疯狂…… 他强迫我继承他的手艺,每天都告诉我哭丧的活儿应该怎么做,为此经常拿鞭子抽我,说是想让我找到哭的感觉,因此我很多时候,嗓子都哭哑了,身上更是每天青一块紫一块。 村里也有好心人劝养父,一个小姑娘,不能这么对待,可养父从未理会过。 不光如此,养父经常强迫我看他做一些残忍的事情,比如将捡来的野猫扔进锅里活生生的煮死,将偷来的小狗崽活生生的勒死。 而且从我九岁开始,养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我吃下一种药丸一样的东西,那药丸散发着腥臭的味道,很恶心,可是在养父的监视之下,我不得不吃。 我十五岁的时候,养父在喝多了对我一顿毒打之后,开始让我当陪丧女,一般只有惨死之人才会请陪丧女,而陪丧女不仅仅要帮助死人承办很多白事,更是要如同亲人一般,在死者入土的当晚,守护在坟前,陪死者走完最后一程,尽一个奴婢应尽的义务。 在养父的虐待和村民的白眼之下,我做了两年的丧奴,这两年,我给养父换来了大把的钞票,养父做白活儿也能赚到不少钱,可不知为何,家里的日子却越过越穷,养父更是每天喝的烂醉,我不知道他将钱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我也尝试过想逃离养父身边,因为从张婶儿那件事之后,疼爱早已变成了折磨,我受不了这样的生活。 但是我自己都想不通为何,我逃了五次,不管我藏在哪里,跑的多远,养父总能找到我,将我带回家之后,就是一顿毒打。 而就在我十七岁生日这一天,养父让我吃了药,然后告诉我: “村口的李二伯去了,今天出殡,你去送他一程。”
  • 2016年11月21日 11:42:53
      我站在养父跟前,漠然的点了点头,多年的虐待,让我心中只有冷漠和仇恨,我不知道面对这个男人应该说些什么。 从给死者整理仪容,一直到死者彻底入棺钉钉,整个过程丧奴必须全部参与,毕竟为奴,讲的就是一个陪伴,一个服侍。 跟在抬棺人的后面,我哭泣着,用那种哭丧者特有的节奏,这些年做活,我从不是因为死者而悲哀,而是为自己,我比死者更悲哀。 到了晚上,我坐在坟前,阵阵凉风透骨,周围的人全都已经离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陪在这里。 这是一片很大的坟地,这些年在坟地呆的多了,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脸上是养父用狗血画的密密麻麻的符号,散发着一股腥臭的味道,周围传来一阵阵的猫头鹰和虫子的叫声。 风吹动着树叶,突然之间,我听到一阵咔咔的声音,似乎是有什么人在用铁锹挖掘着一样……
  • 2016年11月21日 12:12:00
    我心中一颤,难不成是有盗墓贼?微微皱眉,我朝着四周张望而去,我们这小山村,穷乡僻壤的坟地,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值钱的陪葬品,怎么会有盗墓贼呢?
    随后,我听到远处,传来阵阵呻吟声,这呻吟声……无比的熟悉……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座坟头上面,有一道人影在动,这么多年在坟地,谁的坟头我几乎都能认得清。
    这个坟头我更是不会忘记,这是……张婶儿的坟头!
    随之我猛然想起,今天不光是我的生日,也是撞破养父和张婶儿秘密的日子……
    按照我们这边的说法,陪丧女因为沾染了太多枉死之人的怨气,本身就是不吉利的,更不可能如同其他白活或者阴阳先生一般的受人尊重。
    李二伯死的很惨,是自家的骡子突然发了疯,朝着李二伯的身上踩,活活将人踩死了,更是将脑袋都蹋了个稀巴烂,很是渗人。
    原本农村盛行鬼怪之说,活活被骡子踩死,在村子里更是被传的沸沸扬扬,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用铁锨挖地的声音,也不由得一阵阵发毛。

    随后,我听到远处,传来阵阵呻吟声,这呻吟声……无比的熟悉……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座坟头上面,有一道人影在动,这么多年在坟地,谁的坟头我几乎都能认得清。
    这个坟头我更是不会忘记,这是……张婶儿的坟头!
    随之我猛然想起,今天不光是我的生日,也是撞破养父和张婶儿秘密的日子……
    按照我们这边的说法,陪丧女因为沾染了太多枉死之人的怨气,本身就是不吉利的,更不可能如同其他白活或者阴阳先生一般的受人尊重。
    李二伯死的很惨,是自家的骡子突然发了疯,朝着李二伯的身上踩,活活将人踩死了,更是将脑袋都蹋了个稀巴烂,很是渗人。
    原本农村盛行鬼怪之说,活活被骡子踩死,在村子里更是被传的沸沸扬扬,此时我突然听到有人用铁锨挖地的声音,也不由得一阵阵发毛。

  • 2016年11月21日 12:16:15
    看着张婶儿坟头的那个人影,我脑袋嗡的一下,感觉后背一阵阵的凉气冒出来,从小到大听到的各种鬼怪之谈,此时也不断的在我脑海之中回荡着。
    做了两年的丧奴,这一次真的见鬼了么?
    村里的坟地在山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想赶紧下山,可是……真的离开坟地的话,就是违背了丧奴的规矩。
    养父说过,丧奴如果坏了规矩,可能会迁怒鬼神,招来厄运。
    就算不扯这些鬼神之说,若是被养父知道我没完成丧奴的任务,这一顿毒打,肯定是在所难免了。
    “嘿嘿嘿……嘿嘿嘿……”
    这个时候,我听到那人影竟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这声音就好像是得了失心疯一样,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很机械的笑……却无比的熟悉……
    我蜷缩在李二伯墓碑的旁边,突然,天上的云慢慢的移动,月光渐渐地落在了那个人影的身上,此时我慢慢的看到了那个人影的真容。

  • 2016年11月22日 18:15:50
    养父!竟然是养父!此时的养父竟然拿着铁锹卖力的挖掘着,眼睛也死死的盯着自己挖出来的大坑,更是发出一阵阵诡异的笑声。
    我几乎要按耐不住心中的恐惧,全身都在颤抖着,为什么?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出现在这里?
    今天李二伯家里刚刚给了钱,他不是应该在家里喝酒么?怎么会大半夜的跑出来挖坟,而且……还是那个女人的坟?
    就在我盯着养父的时候,养父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朝着我慢慢的靠近。
    养父很强壮,虽然多年酗酒,却没有将身体喝垮,而我因为营养不良,却显得无比瘦弱,面对养父,毫无招架之力。
    “爹……爹……”
    我惊恐的喊着养父,但是养父却好像痴呆了一样,直勾勾的盯着我,手中的铁锹高高举了起来,然后木然的看着李二伯的坟:
    “这事儿不算完。”
    话音一落,他毫不在乎我已经满是泪水的双眼,一铁锨砸在了我的脑袋上,我只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一阵响,然后眼前慢慢黑了下来,失去了意识。
    ……
    ……

  • 2016年11月22日 18:16:21
    将我惊醒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睁开眼睛,一张充斥着愤怒的脸呈现在我面前,让我心头一紧。
    也正是这张脸的主人,在我昏迷的时候,朝着我的肚子狠狠踹了一脚,让我汗水和泪水在醒来的一瞬间全都流淌了出来。
    这是一个很壮实的男人,村民都管他叫大熊,算是村里一个比较出名的恶霸,仗着体格不错,经常在村里横行霸道。
    而在他的身后,站着不少村民,全都怒视着我,好像我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样。
    原本就惊恐的内心变得更为恐惧了,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顾不得脑子的昏沉,急忙坐了起来。
    多年来承受的痛苦,看到的残忍画面,让我不善与人交际,心中更是充斥着阴暗,对活着的东西有一种本能的恐惧和排斥。
    但是大熊自然不会在意我恐惧的目光,直接拎着我的领子将我提了起来,冷冷的说道:
    “小丫头片子,没看出来你胆子那么大啊,亏你那死鬼爹打你的时候我还帮你求过情,没想到贱骨头的女儿,也是贱骨头!
    你爹偷活人,你偷死人,胆子真大啊!”
    一边说着,大熊手中的力道也加重了,我感觉自己的领口被紧紧的勒着,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小丫头肯定有同伙,她瘦的更小鸡子一样,怎么可能一夜就把村子里近几年的坟全给刨开了。”
    “这野丫头跟着她那个变态爹学,肯定学不出好,说不定从小就开始偷男人,这事儿没准就是这个小婊子和哪个野男人干的。”
    ……
    ……

  • 2016年11月22日 18:17:23
    围观的男男女女议论纷纷,而在众人灼热的目光和肮脏的言语之下,我感觉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也被狠狠的踩在了地上……
    诸如偷男人,从小就陪养父睡,此类的话语不断,我的眼泪似乎都已经快流干了,漠然的看着这些面孔……
    我从未做过什么坏事,为什么偏偏要承受这样的折磨?难道……这就是陪丧女的报应么?
    从村民们的议论声中,我得知了昨天晚上,村中近十年的坟全都被抛开了,那些还算完整的棺材全都被打开,而尸体,就暴露在外面。
    几年前死去的张叔张婶儿两人,尸体更是被偷走了,不知道被弄到了哪里。
    得知这些,我也很震惊,昨天晚上分明看见了养父,难道这些全都是养父做的?他为什么这么做?没钱买酒喝所以盗墓么?

  • 2016年11月22日 18:24:47
    “不是我……不是我……是我爹干的!我昨天晚上看见我爹来坟地了!”
    我现在对养父的感情,除了仇恨,再无其他,所以我不介意当着全村人的面撕开他丑恶的嘴脸。
    没想到我这话音刚落,大熊突然在我的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然后一把捏住了我的下巴,让我的脑袋高高扬起。
    面对大熊我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屈辱承受的太多了,渐渐地麻木了,泪水还在不断流淌,已经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我不明白大熊为什么打我,诧异的盯着他,而这个时候,大熊将脸凑到了我跟前,跟我离得很近,低沉的对我说:
    “忘了告诉你了,你那杂种爹,昨天晚上就上吊死了。

  • 2016年11月22日 18:29:30
      看着我慢慢瞪大的眼睛,大熊冷冷的笑了一下,用怪异的语气继续说道:
    “为什么上吊呢?会不会是因为自己发泄变态欲望的工具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羞愧的自杀了?”
    一边说着,大熊朝着我平坦的胸口抓了过来,我的两只手下意识的护住胸口,虽然从小就受到虐待,但是养父在男女之事上,思想是非常保守的,所以我也并非是不懂廉耻,跟养父更不存在什么苟且之事!
    “呦呵,还假惺惺的护着,其实很想尝尝别的男人的滋味吧。”
    大熊一边说着,一边拽我护着胸口的胳膊,因为营养不良,我的胸部基本上没怎么发育,只有两个微微的隆起。
    “行了!别闹了!差不多得了!这姑娘一个人也不可能挖开这么多坟,说不定不是她干的。
    况且她爹的尸体还一直在那吊着呢,等把她爹的丧事办完了,这些事儿咱们再研究!”
    说话的这个人是村里的村长,毕竟是一村之长,在村中还是有些威望的,这句话一落下,大熊的手也慢慢松开了。
    “那我家的坟被挖了咋办!”
    “就说是的,总得有个交代吧!”

  • 2016年11月22日 18:29:50
    大熊的手虽然松开,但是仍然有人不依不饶,我看着那些人疯狂的面孔,身体不断的颤抖着,从小就没怎么跟别人接触过,现在被这么多人围着,我感觉无比的恐惧。 最后还是村长承诺,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等我处理完丧事就着手调查,村民们这才让我离开。 刚才我的脑袋还有些迷迷糊糊,而现在终于清醒了过来,昨天晚上养父拍我的那一下让我晕了过去,但是却没有在我脑袋上留下什么伤痕,只是现在还很疼。 村长带着我一边朝着山下走,一边摸着我的脑袋说道: “苦命的姑娘,难为你了。” 对于村长,此时我心中充满了感激,强忍住泪水,擦了一把脸: “谢谢村长,村长,你知道我爹为什么上吊么?” “谁知道呢,而且你爹不是在自己家上吊的,是……是在你们斜对面的那间破屋,就是以前你张叔他们住的那个。
  • 2016年11月23日 17:09:01
    昨天下午你刚走没多长时间,就有村民看见你爹进了那屋子,挺长时间都没出来,那村民觉得奇怪,就过去看,结果……就发现了你爹的尸体。”
    听到村长这句话,我全身颤动了一下,双腿都有些发软,顿了一下脚步问道:
    “我爹的尸体……什么时候被发现的?”
    “晚上七点左右吧,你爹生前邪门,死的更蹊跷,他的尸体也没人敢动,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唉。”
    村长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从我的脑袋上慢慢划到了我的肩上,然后放在了我的腰部……
    这让我有些抵触,下意识的前移了几步,脑子却无比的凌乱。
    养父昨天晚上七点多就死了,那我昨天深夜看见的是谁!我看的真真切切,那分明是养父!
    还有,养父的尸体有什么蹊跷,看村长的脸色,很难看,似乎……那尸体也很诡异……

  • 2016年11月23日 17:21:16
    看见我闪了过去,村长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但是那时候我没有注意到村长的表情,直接朝着张婶儿家跑了过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在深夜能够看见明明已经死去的养父?难道说真的见鬼了么? 以我的职业来说,对鬼神之事自然是相信的,但是如果说亲眼看见鬼,并且还被鬼打晕了,这一点我怎么都不信。 一夜挖遍村中坟的,难不成,真的是鬼? 很快我就来到了张婶儿以前的房子,张叔张婶儿已经死去多年了,因为当时张婶儿是上吊死的,而且还穿的花花绿绿,所以多年来,这房子一直都空着,也没人敢住进去,也不曾拆了盖新的。 而从张婶儿死去之后,养父每隔七天,就会来到这空房子之中打扫一番,每一次来这空屋子都会带上一大包的东西,回来的时候则就只剩下一个空的包裹,包里的东西自然就是留在了空房子。 多年来,这个习惯一直未曾间断,平时养父将那空房子当成自己家一样,换了一把新锁,自己拿着一把钥匙。
  • 2016年11月23日 17:24:00
    毕竟是没人愿意接近的房子,不少村民也知道养父换锁的事情,不过养父每天疯疯癫癫的,村民们都不愿意跟他计较,也就由着他来了。 而这房子一直都是我心中的阴影,养父的冷酷无情更是深入我的内心,这些年我虽然也好奇养父往房子里面带的是什么,却也从来没有鼓起勇气探究一下。 这么多年,能够坚守一个习惯,不知道养父是忏悔,还是对张婶儿真的有着某种特殊的感情。 此时我年纪大了,自然也明白了,养父和张婶儿,当年在干什么,虽说我对养父充斥着仇恨,但是对张婶儿,确实有着几分愧疚。 若不是我年少无知,张婶儿……或许不会死…… 此时来到了张婶儿家的门口,这房子的门微微开着,而门口血淋漓的,门上也带着几个血手印。 我微微皱眉,养父不是上吊死的么?为什么还会有血呢?
  • 2016年11月23日 17:24:16
    这些年见到的死人也有不少了,被骡子踩死的人死相何其凄惨,我都亲眼见过,一颗心早就已经变得冰冷麻木了。 可是一想到里面死去的人,是虐待了我多年的养父,我的心中就百味杂陈。 此时的我是悲伤,还是畅快?自己也说不好,他活着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盼着他能够死去,甚至想要杀死他。 但是……现在他死了,我却并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那种畅快。 推开门,眼前是一副狰狞的场景,养父的全身都被染成了血红色,吊在房顶上,身体似乎还在微微的晃动着。 眼睛瞪着,舌头伸得老长,跟当年张婶儿的死相如出一辙。 最为诡异的是,抛开身上的鲜血不提,养父穿的是一条花花绿绿的长裙,只是被血液染成了其他颜色,是女人的衣服!脸上更是涂着脂粉,腮红,口红,如同一个纸人一般!
  • 2016年11月24日 10:43:33
    而身上的血液,则是因为养父的手腕和脚腕全都被割开了,伤口并不是特别大,可是这么悬挂在半空中,血液流淌的不少,顺着地面,一直蔓延到了门口。
    手腕和脚腕都被割开了,那么门口的血手印和血迹,就可以解释了……
    可是既然是抱着自杀之心,又何苦要这么折磨自己呢?还有,为什么偏偏是选择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时间与地点自杀?
    仅仅是巧合么?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在半空悬着晃晃悠悠的养父,颤抖着说了一句:
    “爹,这就是你今天送我的生日礼物么?”
    百感交集,对死人的话似乎比对活人多,此时却不知道从何说起。

  • 2016年11月28日 18:29:06
    此时养父身上的伤口已经干枯了,胳膊和脖子这些没有化妆的地方,也呈现出惨白的颜色,一双瞪着的眼睛更是浑浊无比。
    养父的身体虽然还算强壮,但是多年酗酒,虽依然很强壮,却也不可能对身体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身上呈现出了许多同龄人没有的老态,花白的头发和胡茬,有些木讷呆板的表情……
    这个时候村长也到了张婶儿家门口,不过可能是心里害怕,迟迟没有进来,只是在外面等着。
    而我此时也定了定神,看着养父悬挂着的尸体的下面,竟然有一根根的棺材钉,全都倒立着,正对着尸体的脚心,此时也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深红色。

    如果养父真的是自杀,那么,这一切自然是他活着的时候就布置好的……

    ps:很抱歉,猫扑上更新不够及时,特别忙。全书放在:威信:羽书文学网,回复1054继续阅读。

  • 2016年11月28日 18:29:39
    可是如果自杀的话,没必要这般多此一举啊……会不会……杀害养父的,另有其人?
    养父这些年在村里疯疯癫癫,可是因为他这个人太邪性,而且跟白事沾边,加上农村人迷信,也就是背地里骂他,却从未有人真的对养父动过手。
    况且就算跟村里人结了一些梁子,也不至于有人动手杀他吧,还是用这种残忍手段?
    此时我的脚下黏糊糊的,那是养父的血液,昨天晚上就已经凝固了,屋子里明明没有风,可是我总觉得悬挂在屋顶上的尸体,好像在微微晃动一样……
    太多的疑问在我脑海之中充斥着,原本以为如果有一天养父死了,我就能够找回曾经的开朗和快乐,但是……这一刻我的心就好像被冻结了一样,似乎……再也没有任何的情绪了。
    周围的时间就好像凝固了一样,我愣愣的站在那里,甚至连应该做什么都不知道,这个时候,村长似乎在外面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探头探脑的进了屋。


  • 2016年11月28日 18:33:50
    看我呆呆的看着尸体,村长走了过来,将手掌搭在了我的腰上:
    “姑娘啊,先把你爹的尸体放下来吧,老这么吊着也不是个办法。”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地上的棺材钉给弄到了一边,村长帮着我将尸体放了下来,村长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体力原本就不是特别好,而我身体更是瘦弱。
    加上养父的身体僵硬,异常的沉重,我们两个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尸体放了下来,等到尸体落地,我已经是满头的汗了。
    即便如此,养父落地的一瞬间,因为我们两个体力不支,依然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也是摔在地上的刹那,养父的一只手臂猛然颤动了一下,一只手竟然死死的抓在了旁边村长的脚腕上面。
  • 2016年11月28日 18:35:13
    村长原本心里就十分紧张,这一刻更是直接叫了一声,死命的用另一只脚朝着养父的胳膊踹了几下。
    可是这条腿却怎么拔都拔不出来,拼命的挣扎带动着尸体都在微微的晃动。
    “村长,只是被勾住了,从另一个方向慢慢抽出来就好了。”
    这个时候我急忙说了一句,村长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太敏感了,尴尬的笑了笑。
    而我则府下身子,将村长被手勾住的脚慢慢抽出来。
    人在死后有一段时间会非常的僵硬,而在发生剧烈撞击的时候,身上的关节也会受到一些影响,产生一些自然的变化。

  • 2016年11月19日 08:17:28
    打卡
  • 2016年11月29日 17:59:22
    有人么?你们喜欢吗?
  • 2016年11月29日 17:59:54
    甚至有些神经还能起到作用,让尸体产生一些细微的动作,刚才养父的尸体摔在了地上,手只是不经意间勾住了村长的脚腕。
    我抓住养父已经冰冷僵硬的手腕,然后慢慢的从村长的脚腕上挪开。
    这个时候,我发现养父的这只手很怪异,虽然僵硬,但是隐约的呈现出一个指点的形状,不知道是在指点着什么方向。
    同时,我微微抬头,却猛然和养父四目相对,看见养父的一双眼睛好像在眼窝之中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仿佛一瞬间恢复了神采一般!
    这让我也惊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并没有如同村长一般过激,人的尸体很奇妙,死亡之后很长时间尸体和头发都会继续变长,所以……眼睛动一动,也不足为奇。
    已经发生了很多难以理解的事情了,我在尽可能的让这些怪事变得平常一些。

  • 2016年11月29日 18:02:45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1月29日 18:03:22
    我看着村长的脸色已经惨白了,心中有些惭愧:
    “村长,您先回去吧,剩下的事情我处理就好。”
    村长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听我这么说,还在努力的做出一副镇定的样子,然后说道:
    “也好,我要去山上的坟地看看,顺便稳定一下村民的情绪,你爹的丧事就找外乡人做吧,村里的人……恐怕……”
    剩下的话,村长没说,我也理解是什么意思,看着村长如逃跑一般的走了出去,我无奈的笑了一下,这笑中充斥着苦涩。
    死人更可怕,还是活人更可怕呢?我不知道。

  • 2016年11月29日 18:18:32
    坐在养父的尸体旁边,我看着那狰狞的表情,活着的时候狰狞,死后依然狰狞。
    “我恨你,但你毕竟养了我这么多年,教我糊口的本事。
    现在你死了,我帮你安葬,到时候,阴阳相隔,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恩恩怨怨,一死百消。
    给你当一回丧奴,陪你走完这最后一遭。”
    说着,我站起身来就要先离开,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看见养父的袖子下面,有一个沾满了鲜血的东西,上面的血液已经干枯,隐约能够看出,那似乎是一个信封,鼓鼓囊囊的,里面明显有不少的东西……
    这个信封应该是刚才养父的尸体落下来的一瞬间被摔出来的,而在此之前应该一直在养父的袖子里面放着。
  • 2016年12月01日 11:34:30
    是某种重要的东西么?即便是临死之前,也要随身带着?
    我从地上捡起了信封,干枯的血液就好像碎屑一样的落了下来,让我心中一阵恶心。
    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打开,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叠钱,不算多,而且每一张钱币上面,都画着一条白线,在钱币正中间的位置。
    这道白线我是认识的,是村子的一种习俗,中间一道白线,一半为阴,一半为阳,这样的钱币,被称之为白钱。
    白钱专门作为丧事用,农村有话说生前留白钱,死后不愁花,寄托了人们的一种愿望,而同样有说法,收钱的人将白钱上的白线擦掉,就相当于为死者超度,同时白钱经过流通,经钱人手,能保佑死者早日投胎。
    这种白钱有的是死者在临死之前就准备好的,而有的则是死者的亲人准备的,在准备白钱之前一定要筹划好办丧事会花多少钱,所留的白钱必须一分不剩的全部花掉。

  • 2016年12月02日 15:43:17
    我看着手中的一沓子白钱,微微皱眉,这白钱应该是养父为自己准备的。
    哭丧人和陪丧女收到的钱币虽然也是白钱,但是养父在收到钱的当天,都会将白线给擦掉。
    养父是个老光棍,没有什么至亲之人,之留给了我一把白钱和一个烂摊子么?我冷笑了一下,果然是个无情的人啊……
    手中的钱有不少,但是我翻动了一下,全都是白钱,也就是说必须全部花在葬礼上,家中分明已经一贫如洗,最后的一点钱,也要用在葬礼上么?
    我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伤感,原本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很自私的人,从小过惯了苦日子的我,对金钱也没有太大的概念,既然他想要用这些钱风光大葬,那我就满足他最后的愿望。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