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出殡当天棺材落地,怪事频出,两个借宿的男人说要我跟他们走……

发表时间:2016-11-19 13:56:01 点击:8601 回复:7

中果条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十六年前的冬末,东盐镇下了一场大雪,积雪足有半人厚,黏在一起,光照不化。一脚踩进去,很难再抬起来,运气好,废一条腿保命,运气不好,整个人都被活活冻死在雪地里,呈狰狞的僵直状。一个多月的断水断粮,一条条街道上,站满了这样的人肉雕像。面皮挂霜,涂成绛紫,惧目慞惶。一连数日,尸体力搬不动,泪哭不倒,几条街数十号人,无一例外。

村里的老人说,这是天要人亡,降此灾祸来收他们的性命。

村长选出了几个壮汉,家家户户拆掉门板,合力在雪上拼出一座桥来,进山寻求高人相救,那个人就是我师父,沈霈。


发表时间:2016-11-19 13:56:01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19日 15:43:49

    时隔多年许多细节都已模糊,我记得师父做法时的样子,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当人把我从雪地里抱出来时,师父跪在地上,说护其一生,必将好生相待,只求放下执念,让万物归于自然。

     

    街道上的尸体发出哀嚎,纷纷倒落在地,尸身下冰雪融化,寒冬天村子里枯木发芽,遍地芳草,视为祥瑞福泽,全村人在门前跪拜大哭,以谢天恩。

  • 2016年11月19日 15:44:27

    那一年我九岁,掩于灾祸而活,天眼开能接阴阳,人脉闭不可断前路,除姓名外,记忆全失。师父说我这一生为守护之命,必定步步坎坷,让我服下树上最后一片叶子上的雪,在我体内设下封印,大千世界顿时失去了所有色彩,只剩黑白。我问师父,这封印如何破解,师父喟然摇头,只送我一块檀木印章,赐字淮愈,说等我长大,自然会懂。

     

    东盐镇人人都知道师父有一身本事,也曾有人花大价钱来请他出山做法事,可师父却告诫我,沈记数百年单传,只做棺木,不与天斗,倘若有违师道,必遭天谴人罚。

     

    沈记棺材铺坐落在章青山脚下的一个山坡上,从祖师爷辈上论起,从没变过,风水极好,附近的人有白事,第一个想到的定是沈记。

     

    我谨记教诲,习得一门手艺,原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平淡的过下去,可十年前,师父收到一封书信,说过去曾欠了一位旧友的人情债,到了该还的时候,要离开一月,让我守着沈记。却不曾想,这一守,就是十年。

  • 2016年11月19日 15:45:29

    “师父——师父——”敲门声穿过蒙蒙细雨,我站起身,将窗关了,打断了思路。

     

    子未站在门口,姿态恭顺,“张家的女子到了,东西已经准备齐全。”

     

    我点点头,出了房门,看到尸体已经摆在了外厅。

     

    张家的女儿死于落水,尸体在河里泡了几天,浮肿得没了人样,家人接受不了,她的母亲找到我时,希望我能让她走的体面一点。

     

    沈记祖传的手艺里,有一门画皮之术,倒也不难,以朱砂、糯米调和,借皮用普通的法子重绘一张脸入殓即可。借皮多是指豆皮,人皮也有,不常用,乃害人之法。

     

    子未将需要的东西按照步骤一一交到我手上,轻声告知颜色,描眉勾黛,胭脂绯红,妆容画罢了,又是一副不输活人的精致面孔。

     

    “好看吗?”我望向身后张家女儿的魂魄,借来的皮挂在她脸上,看不出异样,掩了面嘤嘤哭泣,泪渗透了指缝。

     

    我站起身,子未在身后封棺,娘家人开始哭起来。

  • 2016年11月19日 15:45:56

    我叫沈清,沈记第七代掌柜。祖上规矩,手艺代代相传,必是一男一女,女子入殓,男子下葬,但凡入门,终身不可逾越退离。

     

    在我拜入师门之前,东盐镇出过一门怪事,西街口的寡妇无缘无故怀了身孕,疯疯癫癫,不让人近身,怀足了十二个月才分娩,据说是自己剪断了脐带,诞下一男婴后自杀身亡。在那年头,人人自危,茶余饭后小声谈论几句,说这孩子是鬼胎,时间久了越说越玄乎,也无从辩证真假。这孩子打小居无定所,靠好心人相助活了下来,在东盐镇讨食百家饭长大。我到这儿的时候,他才六岁,饥寒脱相,眼神警惕,远远看去,一幅恶鬼的模样。师父失踪的第二年冬天,他躲在棺材里避寒晕倒。我瞧他与沈记有缘,醒来后便收了他为徒,行了师礼,按照相遇的年份时辰,取名子未带在身边,一晃八年过去,这孩子知恩,也从未辜负过我任何期望。

     

    我正洗手时,屋外有脚步声传来,男子清冽的声音传入耳中,“早听说沈记无做不好的白事,今日一见,当真名不虚传,好一副漂亮的皮囊!”


  • 2016年11月21日 17:33:56
    怪事多多了444555
  • 2016年11月24日 01:27:02
    钉棺材的声音停了,子未防备起来,直勾勾地盯紧了对方。  

    我拿过木架上的手巾将水擦干,转过身去,视线竟有些模糊。大片的图像晃成一团,阳光混在其中,我能看到其他人的样子,唯独站在最前的那个男人,蒙在了刺眼的光斑里,轮廓朦胧。  

    “师父!”子未上前,一把搀住我的手臂。就在这时,脑子里像被敲了一记警钟,浑噩霎时清明,透过他的目光,我终于看清他的面容。  

    来人很年轻,长相温润,脸上没有半分稚气,又显得稳重,眉目含笑,约莫二十六七,满身书卷气,一幅毫无伤害之意的样子。  

    我看着他,垂在身侧的手在颤抖。  

    自从师父在我体内设下封印,十多年里我只见黑白,山川草木,怪象乱石,无一例外。可就在抬头的那一刻,层层景象之后,我看到的,是一个完完整整,涂抹了光彩的男人。  

    我忍住诧异看向子未,看向张家女子,看向她的母亲,出殡的人。没变,什么变化都没有出现。他们还跟以前一样,黑白的,黯淡着。  

    我再一次看向那个男人,他眼神里似有疑惑,饶有趣味的一样也看着我,似乎在期待着我跟他说些什么,那神色,仿佛我们已是多年的旧相识。我探究他那双眼睛,灰白之间,浮着一点因为劳累而生出的血丝,红色的,带着冷色的笑意,雨水顺着他的头发滑下来,有那么一瞬间,没由来地让人感觉到柔情。我背后发冷,紧接着便升起一股熟悉感,不是故人相逢,而是另外某种所熟悉之物。
  • 2016年11月24日 01:27:42
    他向前迈出一步,抬了抬手,而我心里一惊,转身走向里屋,让子未送客。  

    “外面山雨路滑,我们并没有恶意,只想在贵地借宿一晚,若有打扰唐突之处……”他再次开口,跟着我走出几步,用言语拦住我的去路,见我停下,顿了一顿,眉眼间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抹异色,“除了抱歉,我愿意作出任何补偿。”  

    与他一起的矮个子抓着后脑勺疑惑地看过来,张开嘴巴想要说话,子未先问道:“你们是外来的旅客?”  

    “是是是,我们是来旅游的,这不是下雨了嘛,你们收留我们一晚,我们给钱。外面路不好走,早听说这地方人善,你们肯定不能见死不救不是?”矮个子忙不迭的回话,嘿嘿笑起来,讨好的意味十足。  

    子未犹豫了一下,转头看过来询问我的意见。我说:“这雨下了大半天,既然怕路不好走,你们是怎么上的山?”  

    矮个子一愣,语塞的吧嗒了两下嘴,“江询,说句话。”  

    被叫做江询的男人依旧看着我,坦言道:“我们来找人。”  

    “什么人?”  

    江询笑了笑,“能帮我们的人。”  

    章青山上除沈记之外再无二者,这一点,我确定无疑。他要找什么人,我们都心知肚明。  

    我冷眼望着他,说:“棺材铺不留活人,你们走吧,别碍了人家下葬的时辰。”  

    说完,递给子未一个眼神,让他跟其他人做好准备起尸抬棺。就在这时,江询忽然伸出手,挡在了我面前,笑容尚未敛尽,嘴角残留着一丝挑衅,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一定都是活人?”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