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奶奶是鬼婆,而我从小就能看到诡异画面,于是我开了一个灵异直播

发表时间:2016-11-21 11:28:15 点击:13963 回复:24

梦露莫妮卡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每一次直播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随着摄像头的打开和关闭,你所看到的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我的故事同样从这里开始!
404直播室的画面开着,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靠在沙发上,左腿很悠闲的搭在右腿上,经历了那些事之后,早已习惯了背后那只恐怖的人偶,还有放在手边那个被斩断了脖子的尸骨。
我叫夏沫,夏天的夏,泡沫的沫,名字其实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是我那个喜欢喝酒、赌博的老爸随便起的,据说我妈生我的那天,因为是女孩,所以,他一个人一直喝到嘴里吐沫,于是就有了夏沫。
在我刚记事不久,我就在父母的吵闹声中被送到了乡下,当时我躲在妈妈的身后一直不肯出去。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奶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都很不愿意提到这个名字,也从来没有人提起我的爷爷。
我躲在后面偷偷的往前看,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背是弯的,奶奶的个子看着很小,下一刻,我下意识地缩了回去。
奶奶抬起头看我了我一眼,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脸上长了一个很大的肉瘤,特别吓人。
我吵着要回去,但是被无情的甩开,任凭我如何的哭喊,都无法挽留那两个执意离开的人,就这样,我留在了那里。
时间久了,我开始发现,奶奶人真的很好,至少是发自心里的对我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村子里的人都怕奶奶。
那些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孩子见到我都会指着我的鼻子喊,“你奶奶是鬼婆。”
当时觉得很委屈,奶奶搂着我,拍着我的肩膀哄我,给我讲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
八岁那年,我放学回来,看到奶奶家隔壁的门口放了两个特别大的花,五颜六色的很好看。
院子的中间架起一个棚子,就是用木板简易搭起来的那种,上面坐了几个人鼓着腮帮子吹着手里的喇叭,下面跪着几个人,脑袋上身上披着奇怪的东西。
我问奶奶,为什么有人哭。
奶奶说,有人离开了,因为不舍,就会哭,不过,眼泪是会骗人的,长大了你就会明白。
那一晚,不知道为什么,半夜的时候,我突然醒了,奶奶居然没有在屋里睡觉,被子里面是空的。
当时有点尿急,乡下这种地方都是旱厕,在院子里用木板搭一个,很简陋的那种,我迷迷糊糊从被窝里爬出来,从里屋推开门往外走,奶奶家的门很破,上面的玻璃碎了一大块,只是用报纸糊住,有风进来的时候会哗啦、哗啦的响。
奶奶不在,我推开外面的房门走了出去,隐约看到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个人弯着背站在那,一定是奶奶,我快步跑过去,打开院门的时候,那个人居然进了隔壁的院子。
我跟着往里走,院子里的棚子还在,今天看到跪在那哭的人已经没在了。
我隐约看到里面有人,于是小心翼翼往里走,嘴里不停喊着奶奶,那个人慢慢转身,居然是隔壁的刘爷爷。
“小沫,饿了吧,给你吃的。”
“我不要。”我连忙摆手,这是奶奶教我的。
“吃吧,爷爷也吃。”
嘎嘣,嘎嘣,刘爷爷嚼着手上的糖果发出很清脆的声音。
看着那些红色的糖果,我忍不住伸出手,就在我准备塞进嘴里的时候,我听到奶奶的声音,“放下。”
那一刻,奶奶跑的特别快,一下子冲到我的面前打掉我手里的糖果。
我哇的一声哭了,当时觉得特别委屈,奶奶捂住我的眼睛,后来发生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
第二天才听人说,隔壁的刘爷爷前天死了,因为年纪大,不小心吃东西噎死的。
这件事并没有对我造成太大影响,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小,对人死了会怎么样还不清楚。只是好奇,那晚我看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如果不是奶奶,为什么会弯着腰站在奶奶家的门口。
上初中的时候,父母终于把我接回市里,那也是我第一次住上宽敞的大房子,看着街上跑的汽车,然后坐在可以冲水的马桶上,不过,我还是怀念乡下的生活,无拘无束,至少不用每天听着大人的争吵。
转学的第一天,我就出了丑,因为我在课堂上突然喊了起来,正在讲课的韩老师转过头看着我,“夏沫,你没事吧?”
他是初中语文组的组长,人长得很帅,而且说话的声音很好听,班里很多女生暗地里喜欢他,韩老师冲着我笑了一下。
我当时浑身冒冷汗,因为上课的时候我看见了韩老师另外一张脸,一张扭曲的脸。
第二天,韩老师死了,昨晚在学校的宿舍自杀,死的时候整张脸完全变形,特别的吓人。后来听人说,这个男老师有家室,然后还和女学生胡搞,搞大了女学生的肚子,弄得那个女学生跳楼自杀,后来赔了钱,家属也就不闹了,这件事也就过去了。
后来,我身边发生的事越来越奇怪,我几乎很少和人说话,我妈担心我得了自闭症,因为当初把我送到乡下心里有些愧疚,于是带着我去了几次医院。
后来,我再也不想去那个地方,因为那里会有更恐怖的东西出现。
幸运的是,我顺利的考上了大学,终于可以一个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就好像小时候在乡下一样,一个人在空旷的原野不停的疯跑。
好了,这些不可思议的故事以后再说,接下来开始讲关于直播的故事,今晚的主题是“死亡。”
死亡是什么?
有人说是命中注定,阎王要你三更死,绝不留你过四更,在我的眼里,死亡早已变得习惯,病死、自杀、意外……如果你不仔细思考,根本不会想到,原来死亡拥有如此多的方式。
如果换做是你,你会选择哪一种?
我知道,下一刻,一定会有人死去,而且会在404屏幕出现之后发生,而我要做的就是阻止这一次死亡的发生。
嘎吱,嘎吱,身后传出门被风吹开的声音,我没有回头,因为我很清楚记得,这一次进来的时候很仔细的关好门,整个四楼的窗户是封着的,根本没有风。
对于这些,我早已习惯,抬头看了一眼之间,还剩下最后三分钟,那一刻,我死死盯住屏幕的画面,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向前。
显示器的屏幕亮了。
画面上出现一个女人,我看到她眼神中透着茫然,下一刻,她的手臂抬起,我清晰的看到,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刀。
紧接着,那个女人举起手臂疯狂的刺向自己的胸口,鲜红的血一下子从身体里涌了出来。
这不是鬼电影,而是一场真实的直播。
从我进入404直播间的的第一天开始,已经深陷其中,就像是一场梦魇,无时无刻缠着自己,让我没有办法逃离。
下一刻,女人的手再次抬起,锋利的刀子刺进那个女人的脸,然后用力往下划。
“不要。”
我忍不住喊出声来,显示器的屏幕一下子黑了,我深吸一口气,这种情形下,还是会莫名的紧张。
刚才的从容只是我装出来的,还剩下最后三十秒,我要的答案一定会在最后几秒钟出现,就像是一个约定。
‘XXX停车场’,就在时间将要走完的最后一刻,屏幕上出现一行带血的文字。

发表时间:2016-11-21 11:28:15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2日 18:14:21
      我快速看了两遍,确认位置没有记错,然后转身开始往外跑。 门居然没有拉开,这还是第一次,404直播间的门只是很普通的那种,上面并没有锁,我用出最大的力气,嘴里喊着,“快点开。” 下一刻,门真的开了。 我感觉到一阵阴风迎面吹了过来,这个时候已经顾不了那么多,前面就是楼梯,随着一阵蹬蹬蹬的脚步声,我从四楼冲到了一楼。 门口停着一辆警车,里面有人,车门是开着的,这辆警车就是在等我,至于为什么,看完后面的故事你就会清楚。 “XXX停车场。” 我跳上车,顺势用力拉上车门,然后一下子靠在车子的背椅上,当时一动都不想动,只有一个想法,阻止这场死亡。 车子快速开出公司,速度很快,道路两旁的灯光不断的向后飞逝。 我闭上眼睛,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只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别人玩直播都是名利双收,随便唱唱歌跳跳舞一个月下来十几万甚至上百万。 到了我这,直播反而变成一个不断出现的死亡现场。 那些预示着死亡的画面一件接着一件发生,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这不是一个玩笑。就像是一个死亡约定,如果我不能阻止,死亡还会继续。 当然,每天都有人会死。
  • 2016年11月22日 18:14:49
    嘎的一声,车子快速停下,停车场的前面,两辆车撞到了一起,两伙人正在大声的理论,感觉马上就要动手的样子,随着警车停下,一瞬间,所有人停了下来。 “让开。” 开车的那个人不停按着喇叭,前面的空间根本没有办法通过,下一刻,我推开车门开始往里跑。 时间就是生命,这句话,从来没有这样深刻的领会。 我跑的不算快,至少在学校的运动会上,每一次都拿不到成绩,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那些警察居然被我甩在了后面。 午夜的停车场,总是让人有一种莫名的恐慌,里面越来越黑,我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左手捂住胸口,借着手机的光亮快步往里走。 很快,墙上出现一个标记,那是一个很醒目的标记,印在白色的墙上,就是这里,刚才的死亡画面上曾经出现过。 随着手机的光亮向外延伸,我看到一个人站在里面,背对着自己,只能隐约分辨出是个女人。 “放过她。”
  • 2016年11月22日 18:18:17
    这一次真的赶上了,死亡事件并没有发生,我朝着前面大声的喊,听到我的声音那个人缓缓转身,我看到她的脸,她居然在哭,脑袋不停的晃,她的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刀。
    “求求你,放过她。”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管用,她的手里有刀,只希望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改变这个结局。
    “我错了。”
    她的声音在发抖,下一刻,那个女人拿着刀的手一下子抬了起来,眼前的一幕居然和我十几分钟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
    “不要再缠着我。”
    我拼命的冲上去,试图抓住她的手臂来阻止这一次死亡的发生,就在我跑过去的时候,脚上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那一下很突然,下一瞬间,我一下子趴到地上。
    我挣扎着爬起来,手机的光亮还在,就在我的脑袋前面,同样趴着一个人,随着手机光亮接近,我吓得叫了一声然后开始往后退。
    那是一张血肉模糊的脸,还有一双泛白的眼睛,刚才那一刻居然在盯着我,而且她居然还在笑。
    我快速向后爬,因为恐惧,两条腿已经没有办法立刻站起来,前面一下子亮了,和我一起来的三个警察出现在我的面前。

  • 2016年11月22日 18:18:48
    “她死了。”
    我的声音抖得厉害,随着手电的光落在地上死掉的女人尸体上面,那一刻,所有人脸上的表情变得异常的奇怪。
    “刘队,XXX停车场发生命案,请求技术支援。”
    “看住现场,我们立刻就到。”
    “夏沫,没事吧?”
    我摇摇头,他伸出手,我拒绝他的好意,可能是和小时候的经历有关,很多事习惯了一个人。

  • 2016年11月22日 18:23:42
    我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捂住肚子开始拼命的吐,肚子里已经没有太多东西,当时根本无法控制自己,那种感觉就好像要把肚子里所有的东西吐出来才肯罢休,身体开始往外冒虚汗。
    “先送她去医院。”
    这是我在昏过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然后感觉到整个身体在不停的晃动,最后什么都不知道。
    “既然知道错了,为什么还要一次接着一次的犯错!”

  • 2016年11月22日 18:24:01
    我迷迷糊糊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里面很黑,我摸索着往里走,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求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犯错。” “原谅你,只会让你害更多的人,下地狱去吧。”那个女人的声音很凶,而且声音很近,我想去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居然看到之前的那个女人,低着头站在那,在她的前面同样站着另外一个人,那个人的手上拿着一把刀。 这是怎么了!那个女人明明已经死了。 下一刻,那个女人居然很听话的从对方手里接过那把刀,然后朝着我站的位置走了过来。她的眼神很凶,难道已经发现了我,我想跑,两条腿根本动不了,想喊,根本喊不出来。 我一下子醒了,居然是一个噩梦,这样的梦魇在我二十几年的人生中不止一次出现,我问过奶奶,为什么会做这些恐怖的梦,而且无论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醒过来。
  • 2016年11月22日 18:25:43
    当时奶奶笑着看我,“等你长大了,很多事就会明白。”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盼着长大,不仅仅是可以穿好看的衣服,我更想知道,那些恐怖的梦魇背后究竟隐藏怎样的秘密。 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白色被罩,白色的墙,这里一切居然都是白色,还有那道白色的门,惨白色的灯光下,这里的白让人透出一种不安。 这里应该是医院的病房,我从床上下来,身体还是有些不舒服,推开门从病房出去,外面漆黑的走廊,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之前说过,我很讨厌医院这种地方,因为真的会看到一些你不想看到的东西。
  • 2016年11月22日 18:27:41
      可能,有人会问,医院而已,其实没什么!
    面对这样的不屑,我一般都置之不理,世界上阴气最重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尤其是手术室和停尸房连接的地方,晚上经过的时候,就算是夏天最热的天气也会不由自主的打寒颤。如果不信,亲自试一下就知道。
    剩下的就是墓地、女厕、空旷的写字楼、死过人的凶宅......
    为什么医院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顺着走廊往前走,这种昏暗的光亮下,我会莫名的紧张,脑袋突然开始疼,就好像针扎一样,我用力在脑袋上敲了几下。
    从漆黑的走廊转过去,一间房间里居然亮着灯,有灯光从里面透出来,这里有人,我快步往前走,门并没有关严,我走过去的时候看到里面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白色的大褂,背对着我站在一张桌子的前面,应该是这里的医生,就在我准备去敲门的时候,突然看到桌子上面的白布动了一下,接着从里面露出一只人的手,而且还在动。
    桌子上居然躺着人。

  • 2016年11月22日 18:32:08
    看我呆呆的看着尸体,村长走了过来,将手掌搭在了我的腰上: “姑娘啊,先把你爹的尸体放下来吧,老这么吊着也不是个办法。” 我木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地上的棺材钉给弄到了一边,村长帮着我将尸体放了下来,村长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体力原本就不是特别好,而我身体更是瘦弱。 加上养父的身体僵硬,异常的沉重,我们两个废了好大的力气才将尸体放了下来,等到尸体落地,我已经是满头的汗了。 即便如此,养父落地的一瞬间,因为我们两个体力不支,依然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而也是摔在地上的刹那,养父的一只手臂猛然颤动了一下,一只手竟然死死的抓在了旁边村长的脚腕上面。
  • 2016年11月23日 17:10:08
    请忽略第九楼,发错了对不起
  • 2016年11月23日 17:10:17
      可能,有人会问,医院而已,其实没什么! 面对这样的不屑,我一般都置之不理,世界上阴气最重的地方应该就是这里,尤其是手术室和停尸房连接的地方,晚上经过的时候,就算是夏天最热的天气也会不由自主的打寒颤。如果不信,亲自试一下就知道。 剩下的就是墓地、女厕、空旷的写字楼、死过人的凶宅...... 为什么医院里一个人都没有! 我顺着走廊往前走,这种昏暗的光亮下,我会莫名的紧张,脑袋突然开始疼,就好像针扎一样,我用力在脑袋上敲了几下。 从漆黑的走廊转过去,一间房间里居然亮着灯,有灯光从里面透出来,这里有人,我快步往前走,门并没有关严,我走过去的时候看到里面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白色的大褂,背对着我站在一张桌子的前面,应该是这里的医生,就在我准备去敲门的时候,突然看到桌子上面的白布动了一下,接着从里面露出一只人的手,而且还在动。 桌子上居然躺着人。
  • 2016年11月23日 17:10:46
    随着白布掉到一旁,透过门缝,我隐约看到,躺在上面的那个人的手脚都用绳子紧紧绑住。
    一个用绳子绑住的人。
    我不知道,这里将要发生什么,下一刻,我一下子捂住嘴,当时差点喊出声来,因为那个人的手里拿着一把刀,然后划开了那个躺在桌上人的肚皮。
    我看到那个人在拼命的挣扎,但是被绳子绑在上面根本动不了。
    这是一场手术?为什么在这里进行,为什么没有麻药,为什么只有一个医生?我的脑袋里冒出一连串的疑问。
    这不是手术,而是谋杀。

  • 2016年11月23日 17:11:02
    接下来那个人带着手套的左手居然伸了进去,然后抓住里面的肠子拼命的往外拉,血一下子喷了出来。 咣当,我的脑袋撞到门上,几乎同时,那个男人转过头,应该是发现了我,用那种恶毒的眼神看着我。 我拼命往回跑,我很确定,这不是一场手术,而是在杀人。 我摸了一下兜里,手机还在,手指快速在上面划了一下,按下和自己熟悉的警察的电话号码,电话那边传出一阵忙音,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人接。 我扭过头朝着后面看了一眼,那个人已经发现了我的存在,走廊里传出一阵沉重的脚步声。 怎么办,怎么办!
  • 2016年11月23日 17:11:17
    我真的有点抓狂,为什么偏偏让我遇到这种事,手机依然亮着,这个时候我发现前面的路居然没了。 这里已经是走廊的尽头,而且居然没有可以跳出去的窗户,没有办法,只能往回跑,对,可以回最开始那个病房。 我跑进来的时候,看到走廊里一道模糊的影子已经快速跟着跑了过来,我用身体堵住门,一颗心已经提到嗓子眼,外面有人用力的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因为紧张并没有把里面的门划划上。 外面传出一阵沉重的喘息声,我用身体死死顶住,下一刻,用力将门划推了上去,“接电话,接电话。” 这个时候只能给他打电话,因为他是警察,一直负责近期发生的死亡案件,他很有可能留在这里。
  • 2016年11月23日 17:14:32
    这是活下去唯一的希望,这是一个完全封闭的房间,只有那扇门。
    “接电话,死人,快接电话。”这不是诅咒,当时真的特别的急,那扇门随着外面的撞击在剧烈的晃动,那个人随时有可能会冲进来。
    电话这一次居然通了,“有个人要杀我,救我。”我对着电话拼命的喊,电话那边居然还是没有声音,撞门的声音随之消失。
    我拿着电话,因为紧张,手臂不停的发抖,看着上面的数字在不停的增加。
    “高明,说话,到底死了没有?”

  • 2016年11月23日 17:24:36
    “夏沫,你很快就会和他一样。” 电话里居然传出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我一下子把电话丢在地上,因为恐惧叫出声来。 不是高明,高明的手机怎么会在别人那里。 我蹲在地上,两只手死死抓住头发,电话里传出男人的笑声,这个时候脑海里突然闪现刚才在门缝看到的情形,那个被绑在病床上的人! 那个人是谁,这里的病人还是?随着我的记忆重现,这一次惊奇的发现,刚才丢在椅子上面的衣服居然是警队的警服。 警服!难道那个被杀死的人就是高明!所以他的手机才会到了别人的手里。听着手机里面传出来的笑声,突然脸上疼了一下。 “醒醒。”
  • 2016年11月23日 17:25:03
    我居然听到高明的声音,我睁开眼睛,当时脑门上都是汗,还是白色的病房,唯一不同的是,我的身边站着几个人。 一个是高明,不怀好意冲着我笑,我看到高明的身边站着一个人,金丝边的眼镜,浓密的眉毛加上下巴上的胡须,身上穿着干净的大褂。 我的手心开始往外冒汗,不会有错,高明身边的那个人就是拿着手术刀杀人的那个男人。 “高明,他要杀你。”我一下子喊出来,虽然那只是梦,但是特别真实,我看到他脸上的笑容随这我的喊声而消失。 “夏沫,你疯了吧,这是我大学同学,最好的朋友。” 那个人笑了一下,“无所谓,高明,她只是过度紧张加上睡不好。” “谢谢你,老同学。” “分内的事,真是羡慕你,可以做警察抓凶手,威风。” “你也不错,大法医,未来的医学界之星。” 我才没有心情听两个大男人在那互相吹捧,难道刚才只是一个梦,为什么那么真实,而且在梦境里为什么会重新出现死亡停车场的那一幕,那个黑暗中的女人又是什么人!脑袋疼的厉害,他说的没错,这段时间,我睡得很差。 “还不走。”
  • 2016年11月23日 17:25:17
    我一分钟都不想留在这里,顺手从高明手里抢过我的包往外走。 “有事微信。”高明还不忘回头和那个家伙说话。 “停车场的案子有消息?”高明从后面追上来的时候,我问了一句。 “技术部的人检验过,死者手里的匕首只有她本人的指纹,所以,你应该懂的。” “不可能,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杀人,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我会提前知道会有命案发生,自杀的方式有很多种,爱美是女人的天性,就算是我,绝对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 我冷哼一声,高明笑了一下,“这只是表面证据,技术部的人还会继续检查,夏沫,能不能和我说一下404直播间的事,我想知道,如果真的和你说的那样,我相信,这些案件的背后一定有关系。” “404?” 我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缓缓点头,虽然发生在不久前而且现在还在继续,不过,这是一段我再也不想提起的事情。
  • [猫19] 匿名用户

    2016年11月25日 23:12:12
    继续更啊
  • 2016年11月28日 18:32:33
    30天前的下午
    秋天的风透着些许的凉意,地上的落叶随着风不停的翻滚,如果不是即将毕业,如果不是即将面临饿着肚子的生活,我应该不会选择这条路。
    前面是一道通体白色的大门,那里就是我今天要去的地方,根据网上投递时看的地址,这里应该是一家从事文化传播方面的公司,公司的规模还算不错。
    幸运的是,这种公司居然招人,而且需要的是女性,播音主持专业。
    所有这一切完全和我相符,当时就感觉上天在关闭了我无数的求职之门以后再一次为我打开。
    这一次,一定要成功,我暗暗为自己鼓劲。
    “去哪?姑娘。”
    就在我接近大门的时候,从大门的旁边突然伸出一只干瘪的手,那一下特别突然,我当时吓得差点喊出来。

  • 2016年11月29日 17:58:40
    这里居然有人!
    真的有一个人缓缓的从里面站了起来,然后转过身朝旁边走了一步看着我。
    那是一个很瘦的老人,他的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我眼角的余光看到门的旁边放了一个很旧的木凳。
    木凳真的很旧,我记得奶奶也有一个差不多的凳子,小时候吃饭的时候都是坐在上面,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站在我面前的老人很瘦,可能是因为瘦的关系,眼睛显得很大,而且眼眶向内凹陷,给人第一眼的感觉略微有点恐怖。
    我笑了一下,“大爷,您好,我是来这里应聘的。”
    “公司又要招新人了!”那个老人没有理我,而是自己站在那自言自语,我看了一眼缓缓西沉的落日,因为一些事耽误,所以,我来的时候已经晚了,只能祈祷公司的职位没有招满。
    “进去吧,不要强求。”

  • 2016年11月29日 18:13:04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1月29日 18:17:49
    “好。”
    我点点头,这个看门的老人有点奇怪,为什么看到我会有那样大的反应,而且说出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想到马上就要面试,我不由自主抓紧手里的袋子,袋子里放着这次的求职简历,这是门面,在求职开始,几乎所有人开始往自己身上找门面,因为应聘往往就是那么几分钟,所以第一眼给人的感觉很重要。
    尤其是我们专业,从大三到大四,完全是不同的转变,如果一个人半年不出现,等她再出现的时候,你会感觉到她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想着怎么介绍自己,突然停了下来,这种感觉完全不是大脑控制,当时我在想别的事,身体居然自己停下。
    我缓缓转身,刚才升起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种感觉来自我的背后,我转身向后看,那个带着白帽子的老人居然站在大门那一直看着我。
    他在看什么!
    当然,这不是引起我停下的原因,就在我往前走的时候,突然脑海里闪现出他刚才说的几个字。

  • 2016年12月02日 15:44:12
    “姑娘。”
    他怎么可能知道我是一个女孩!因为我刚才走过去的时候,那个人一直是背对着自己坐在里面。难道是因为脚下的高跟鞋,应该不会,这里的地面不是那种石头或者大理石铺成,而是沙土,所以走在上面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那个人应该注意到我在看他,下一刻,他缓缓坐下,然后整个人靠在大门后面的水泥柱子上。
    “没什么!”
    我笑了一下,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人有时候真的会不自觉的去习惯一些事,或许这就是适者生存的道理。
    前面是五层白色的小楼,公司的位置略微有些偏,尤其是现代化发展的今天,几乎都是几十层的高楼大厦,这种几十年前的旧建筑已经不多见。
    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面试的位置是在二楼,从一楼进去的时候,我居然闻到一股特殊的味道,这种味道很熟悉。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