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忆,遗失的城,看了感觉有点感动

发表时间:2016-11-21 16:52:16 点击:680 回复:0

房价助手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时间如原上的草,疯狂地长,一川烟草。
——题记

小K要去Q市,我说,好,替我看看那栋楼那条江还有那对在学校旁边租书的残废夫妻。那栋楼那条江被昔日朋友念着,开窗是江水,碧幽幽地通向天际,舟在江上往来,可窥视夏日里江畔游泳的长腿丰臀的女子,也看到诸多人沉溺在水里安眠、忘忧。

那对租书的残废夫妻我是念着的,夫手残瘦高,妻腿脚废矮小,他们和善谦卑,书店很小,二十多平米,共我看了四年的书,店有个静雅的名字“枫林书屋”。常去看书租书,熟了,他们不收我的押金随便拿去看,看后拿回不检查,放下,继续挑书。他们有个儿子当时刚 读初中,长得清秀,手脚健全,想来如今读大学都要毕业了吧。毕竟已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流行着许多歌。大概是任贤齐的歌手在唱《依靠》,朋友在混帐的夜扯着嗓子喊:我让你依靠,让你靠……还有《飞天》,以及张雨生的绝响之作《大海》,不过张雨生淹没在台北滚滚车流中,死了,人又唱响了他的《我的未来不是梦》。那些歌,民谣的摇滚的校园的,听着唱着,整个学生时代也就这么过去了。 记得同龄人写过一篇文章说这些标志记忆的歌,最后一句说:“若干年后老了,坐在一棵歪脖树下对孙子说:‘这些啊,是我那时候的歌。不过,远了’。”

十多年不长不短的时间,从B城到Q城不近不远的距离,或许距离可以靠近却靠近不了十年前的距离。时间与距离在长短远近中有了隔膜。这样的时候容易招人 乱发感慨,尤其面对的又是昔日一块看过那些云那些水的人,时光在彼此的口中变得优美起来,优美的令人怀疑它的真实。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水那些云存在过,自然 是真的,只不过都远了,说过的话唱过的歌都风过耳,荡在日子里。

日子可以更向前追踪,那是一个小镇,我在那里依然是读书。那里也有一条河,不过河里流的都是污水,臭臭的,青蛙都不去讨生活。学校是一色红瓦房,西南角是女生宿舍,西北角是男生宿舍,男生站在房顶上西南望,斜斜一条线把学校隔成了两个三角形,中间隔着校办。校办只是遮住了平地的远眺,隔不住高出的遥 望,被关着的男女曲线进行着汇合,象河中的潜流,汹涌着。学校的墙外有农家的桃花,三月开的正艳,桃花下的男生正谈着西南禁区里那个桃花一样的女子。那个 女子没见过,姓郭,说是喜欢白色裙衫,男生给昵称她“蝈蝈”,大概是因为姓郭,所以谈论了成七嘴八舌如勺头碰锅沿般的叮当直响,甚至有人挥动老拳。挥拳的人忘了,挨拳的也忘了,只记得那个挥拳的事情,充满着活力。

每次回乡都要经过那个小镇,远远的能看到昔日爬上过的铁架台,六七十多米高,高耸,爬上过,站在上面看着校园和临村之间的田地,如一个足球场, 喊着地下的同学,遥遥的,听不到彼此的说话。曾在上面扔下一本历史书,《中国近现代史》,绿色封面,有着鸦片战争、甲午风云,一张张黑白的图片,沧桑而遥 远,书扔下不知落在那个角落,不见了,只是那飘落的姿势很美,在记忆里。那个铁架不远地方有个录相厅,面朝着公路,里面黑暗潮湿透着霉气,白天演着打打杀杀的片子,晚上演一些暧昧的片子。坐在那木头椅子上,硌的屁股疼,闻着霉气和汗臭的味道,扭捏着惊诧着不好意思的看着偷笑着,回去的路上扯着嗓子喊“我的爱——赤裸裸”,打着口哨轰然大笑,在夜里飘荡,很远。
 
曾无数次说,下次走到这个地方一定要下去,看看。听说,教室都叠成了教学楼,操场变得很大,足球场上的草地软的很,但是这些还是属于我的吗?想来,那 个叫“蝈蝈”的女子应该结婚生子了,那些授过我课的先生也未必认得我,或许只有那校外的桃花依旧年年生年年落,树下又在讨论着谁呢?

日子也可以向后延续,那是B城。B城说不出它的好与坏,那是一个大而空荡的城市,街上跑着很多人,男的女的老的幼的丑的俊的国外的国内的,乱七八糟一串串,但它让你在人群里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那个城里人象被皮鞭抽赶的驴,马不停蹄的奔,未来在哪里,看不到,只见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一座座楼轰隆隆的坍成废墟,如人的理想与希望。

在那座城的郊区朋友们租了一个院落,瓦房,简易,接近朴素。一群人开始奔波,有的成功了,搬出去了;有的失败了,去了另一个城市,最后不知所踪。

说的荒凉,笑的辛酸。
后来,我要离开B城。拖走了上千本的书,剩下涂鸦的文字零碎的穿不成串。那些字写的不好,是在B城七年一笔一划写在纸上的,里面有日日夜夜,那是光 阴隐没的地方。烧掉,可惜;不烧,无用。

喊来收费品的老头,卖掉,四公斤半,四块五毛钱。老头摇着铃,吆喝着“收费品”,声音渐远,我站在阳台,看着他的 身影也渐远,不见,如同我的几年光阴,消隐。

小K在Q城打电话来说,我们喝酒的“不夜城”酒楼没了,那栋楼那条江还有那对在学校旁边租书的残废夫妻都还在,只是苍老了,江坝上的铁栏杆换成了石头的。

一切都留不住,一切都无处安放,像父亲,像那些青春的光阴,一转身,走远了...
 时间如原上的草,疯狂地长,一川烟草。
发表时间:2016-11-21 16:52:16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