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国产”凌凌漆:北大毕业沦为卖肉摊主

发表时间:2016-11-22 13:43:49 点击:3319 回复:0

司母戊工作室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周星驰电影《国产凌凌漆》中凌凌漆作为国家后备特工,因长期被上级弃用,而沦为卖肉摊主。原本戏谑的剧情在现实中竟然也能找到惊人的相似:

两位北大学生毕业当了 “卖肉佬”

陆步轩,陕西籍高考状元,1985年以长安区文科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因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只好回到西安自谋出路。

第二次婚姻后,在妻子的帮助下,陆步轩在西安开起了一家“眼镜肉店”。2003年,一次偶然的机会,陆步轩和他的“眼镜肉店”引起当地媒体关注,以《北大毕业生长安卖肉》为题报道了陆步轩的现状,国内许多媒体相继跟进,使得“陆步轩现象”渐成社会大众关注的热门话题,并引发了一场大学生就业观念、人才标准、社会分配等问题的全国大讨论。

2008年5月,陆步轩在广州认识了同为北大校友、同是 “卖肉佬”的陈生,并于次年应邀赴广州协助陈生开办全国首家“屠夫学校”;2011年12月,继“北大才子”、卖肉佬、公务员的身份之后,陆步轩带着自己花4个月写的《猪肉营销学》讲义,走进广州“屠夫学校”当老师。

▲ “眼睛肉店”老板陆步轩

▶ 15年了没敢回过一次北大

2013年4月11日,陆步轩受邀与陈生一起回北大演讲。行前受访时,陆步轩告诉记者:“多年前也曾接受过母校邀请,但自觉混得比较差,没答应,所以毕业15年后才回过一次学校。”

演讲开始前,原中科院副院长、北大老校长许智宏致开场白:“卖猪肉在中国历史上都不是什么好专业,可是我在演讲的时候经常拿陆步轩当例子,这是一个普通的校友,有着辛酸的经历,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 两位北大毕业的“状元屠夫”被邀请回校演讲

生性耿直、不善言谈的“状元屠夫”陆步轩则开场直言:

“我只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一个小人物,一个受过高等教育而又为生活所迫,在西安街头摆摊卖肉的小贩。坐在这里我很彷徨,因为我给北大抹了黑,给母校丢了脸。在此,我只能作为反面教材,给学弟学妹们未来的职业生涯提供借鉴。”

说完这句话就几乎哽咽。

老校长轻松的表白与陆步轩略带沉重的表述形成明显反差,引起在场记者的诘问,问题很犀利:

“高考状元北大毕业卖猪肉,这是北大堕落的表现吗?”

“北大在人才培养方面出了什么问题?”

老校长微笑着回答:“北大学生可以做国家主席,可以做科学家,当然也可以卖猪肉。”

“卖猪肉用得上北大文凭吗?”面对记者没完没了的追问。老校长恼而不怒,笑而未答,问题很快抛给了陆步轩。

记者接着问:“现在看来,作为北大学生,北大究竟给了你什么?”

陆步轩据实回答:“北大给了我荣誉。没有北大,我卖猪肉也不会有人关注我。”

有记者问:“若再回到10多年前,让您重新选择的话,还会走卖猪肉这条路吗?”

陆步轩回答:“有其他选择我肯定不走(这条路),做白领多好?”

记者追问:“那么,您内心还是觉得卖猪肉是不体面,对吗?”

陆步轩回答:“那肯定的……”

演讲会后,陆步轩时长不到半小时的演讲和后来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的话,招致网络上的口诛笔伐。网友们批判他思想陈旧,满脑子“读书当官论”。

有人尖锐地指出:“你顶着北大才子的桂冠卖肉并不低人一等,而你对此所发表的悖论令人厌恶!哪家、哪条规定北大毕业生就不能当屠夫?”

面对网络口水,西北汉子陆步轩仍梗着脖子实话实说:

“那些励志的漂亮话说起来并无意义。因为当屠夫,并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一个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样可以做,当一个人在年轻时代花了多年时间接受专业训练之后,再去杀猪卖肉,对知识和智力都是一种浪费……如果认为北大学生卖肉完全正常的话,为什么不在北大开设屠夫系,内设屠宰专业、拔毛专业、剔皮剁骨专业,那样卖起肉来岂不更专业?”

同样一件事,由校领导和毕业生两个不同身份的当事人,站在各自不同的角度与高度、以两种不一样的逻辑方式去推理,竟然非常完美地将“状元”——“抢状元”——“状元异化”的悖论演绎成为某种正论:

尽管陆步轩“卖猪肉给母校抹了黑、丢了脸”的说法,过后受到舆论的普遍谴责,但正好给了那些攻击北大“荒废人才”论者一记耳光,因为大众也认可“状元屠夫”。

而且,陆步轩在演讲中虽未将自己的无奈之举提高到“与世俗抗争”的高度,却真实、低调地反证了即便是混得最差的北大毕业生,陷于逆境之中仍可以顽强、主动地驾驭生活,比别人过得好。这话也印证了另外一位北大校长的说辞:“即便他们(状元)出家做了僧人,也是出类拔萃的!”

老校长没说“卖猪肉的也是人才”,而是指出“北大学生可以做国家主席,可以做科学家,当然也可以卖猪肉”。

顺便敲打了那些牵强附会、“借刀杀人”的媒体:北大那么多优秀毕业生你们视而不见,老拿眼睛盯着一个屠夫,多没意思?

▶ 别拿屠夫不当状元!

“屠夫状元”,很合“行行出状元”之理,正能量;若是“状元当屠夫”,既不合“唯有读书高”的祖训,又属于“学非所用、大材小用”的资源浪费,是失败,负能量。

可是若将话反过来讲,按照现代人文价值观,职业不分贵贱,“高考状元”为什么就不可以当“屠夫”呢?

若非就事论事,这些听起来酷似绕口令、思之以偏概全的辩论似乎毫无意义,偌大的清华、北大,英才万千,有多少人当了城管、做了屠夫?即便出了几个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 陈生决定和陆步轩联手卖肉,做高端猪肉需求的品牌猪肉

2015年10月,“天地壹号”新三板挂牌公司进行了新一轮募资,总股份达到4.35亿股,按照当前30元/股的股价计算,持股超过8成的天地壹号董事长——自称“北大丑角”的陈生,其身价逼近100亿元。

另据报道,他们的“壹号土猪”年销售额已超10亿,再假以时日,必定又是一家市值超百亿的公司。两位北大高材生再次用时下最具说服力的数据回答了社会偏见对北大的攻击——“别拿屠夫不当状元!”

那么,仿佛现实又将我们拉回到原来的问题:

高考状元是赢在了起跑线?

高考状元还是输在了起跑线?

新书推介:

《谁输在起跑线上》百余位重要事件亲历者的故事,真实记录中国教育三十年

发表时间:2016-11-22 13:43:49

热门推荐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