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中国教育三十年,我们缺失了什么?

发表时间:2016-11-24 13:43:04 点击:6190 回复:0

司母戊工作室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 徐凯文《时代空心病与焦虑经济学》演讲节选

▍不是学生空心了,是整个社会空心了

我见过非常优秀的孩子,我要说的是,我现在所有说的学生在大学都是特别好特别优秀的学生。

有一个理工科的优秀博士生,在博士二年级时完成了研究,达到了博士水平,这是他导师告诉我的,他屡次三番尝试放弃自己的生命。他当时两次住院,用了所有的药物,所有电抽搐的治疗方法。出院时,我问他现在情况怎么样,他说精神科医生很幼稚,可笑。我表现开心一点,他们以为我抑郁就好了。

我要讲的是,他不是普通的抑郁症,是非常严重的新情况,我把它叫做“空心病,我不认为只是学生空心了,整个社会空心了,才有这样的结果。我们经常会说这样一句话,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大概家庭和老师都有问题,孩子本身是不会有问题的。

这是我的来访者,我得到他们的许可,他们将亲身感受写出来告诉我。有个高考状元说,他感觉自己在一个四分五裂的小岛上,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得到什么样的东西,时不时感觉到恐惧。19年来,他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也从来没有活过,所以他会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


三十年,我们缺失了什么?

众所周知的“钱学森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经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变迁,人们应该有了更清晰的观察。其实,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穿,所谓的“钱学森之问”实乃钱学森之盼

三十年来我们的教育事业拥有很多收获:基础教育取得傲人的成就,即使远在穷乡僻壤也播下知识的种子。

高等教育更是辉煌显赫,每年从大学校园里走出令全世界为之眩晕的大批工程师,还有腹藏孔孟老庄又熟知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人文学者。他们身影的背景是亮丽的教学大楼、雄厚的师资和无边际扩展的校区……这一切都可量化为庞大的数字,那数字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钱学森之盼依然悬浮于空中,可望未可及,现实与先生的希望相距甚远。

三十年来,从成人到孩子的芸芸众生,人们的理想在一点点消磨、抽空、褪变,遂把滚滚红尘的功名利禄当做毕生追求的渴望。

然而,什么是理想?它的词义并不深奥,无非是比行尸走肉、沐猴而冠又多了一点精神的意涵,却足可使人回肠荡气、血脉贲张。

一个有理想的民族,可以在一无所有的绝境中奋起;一个失却理想的民族,也可以在繁华似锦中枯萎凋零。

中国教育的话题被千千万万的家庭为之焦虑、为之困顿并寄予殷殷厚望,在这同时,又被一大群权威专家所热议、所剖析,并言之凿凿地指明出路,却未见成效;面对多元思辨的无解,在莫衷一是的窘困中,以及说起话来就激烈爆棚的语境下,我们究竟应该从何入手?

国人说起教育改革的宏论可谓滔滔不绝。不过,毕竟言者易,行者难。然而终究还是有人得踏出这一步,他们就是作家吴树还有记者蒋铮。

▲ 吴树(左),纪实作家,文化学者;蒋铮(右),羊城晚报主任记者,广东省十佳女新闻工作者

吴树、蒋铮历经三年,亲自走访中国内地数十家大中小学,与百余位重要事件的亲历者、知情者深入沟通,记录了三十年中若干个触目惊心的典型事件、人物经历命运,关注着人物和事件发展的各个节点,深知教育改革与发展仍需审视与反思。

不论是深受应试教育之害的学生,还是看似施害者的教师或家长,抑或是那些“超级考试工厂”的神话。那些受害者与施害者犹如在同一沸腾的炼狱中,互为因果也互相转换。每一真实的案例都展现一幅“风情万种”却“撕心裂肺”的画卷,合乎情理又出乎意料。

两位作者代价高昂、含辛茹苦、义无反顾的付出,其足迹遍及大江南北直至海外,在调查现场敏锐地应对变化莫测的前沿格局,以期捕捉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终于我们可以看到,这部书的精髓形于书内而修于书外。

《谁输在起跑线上》以基础教育领域为主要题材,《天骄之殇》以高等教育领域为主要题材,话语的环境氛围似乎一张一弛。

书中那个名叫麦麦的失踪少年,还有小小年纪就出国留学的龙凤胎,或是“天上人间”的刘彩霞,令人震撼之余,也伴随着一种近似禅宗的彻悟。

故事的高潮是那些升学率很高的“名校”,一人就读,全家动员;一届高考,千人拜树,万人放灯,夹道送考,弥漫着巫术般的狂迷。

人生的目标如此浅近,误把理想当做现实,错把现实等同理想,以致暑期后开学的大学校园,本应是“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礼记·大学》)的大好时光,我们看到却是另一派松弛凌乱的景象。

写作的过程中,作者并不止于病态现象层面的精致描述,而是抽丝剥茧般地剖解着高等学府的外弛与内张——为项目经费的撕搏,为评职称的剽窃,以及依附于官僚体制的腐败和挥之不去的暴戾之气。

通过一个个案例之后的链接、访谈和后记,从而将全书引向思辨的框架,向社会发出一声声叩问,并保持驾驭宏大话题应有的超然。

在这个意义上,此书的可读性对于众多关心我国教育问题的人士来说是无可替代的。中国教育后顾有忧,作者在书中击节长叹,其忧令此书的读者抚卷沉思!

中国教育的话题被千千万万的家庭为之焦虑、为之困顿并寄予殷殷厚望。钱学森世纪之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经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变迁,人们应该有了更清晰的观察。

纪实文学作家吴树和《羊城晚报》资深记者蒋铮历时三年,深入专注地调查走访了中国内地数十家大中小学,锲而不舍地采访了百余位重要事件的亲历者、知情者,真实记录了三十年中国教育发展历程中若干个触目惊心的典型事件以及独特曲折的人物经历命运,展现了当下青少年与教育从业者们面对的精神迷茫与困顿,揭示了教育改革与发展需要反思的方方面面和艰难的探索求变之路。

发表时间:2016-11-24 13:43:04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