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很多美女上了我的车之后,第二天都疯了,真相是……

发表时间:2016-11-24 13:51:06 点击:21759 回复:101

酒小瘾 联盟:【初恋联盟】 - 普通作者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老子是神棍 怀孕期间破例遭恶灵缠身#

每个在深夜忙碌的黑车司机总要遇到几个美女和一些不干净的脏东西,因为他们总是与那些孤魂野鬼擦肩而过,当然了,我也不能例外。
发表时间:2016-11-24 13:51:06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4日 14:10:25
    老规矩,一楼群号,欢迎加入楼主的撕逼群,群号码:167535622
    我叫欧阳千城,今年刚好二十四岁,是一个开黑车的出租车司机,常年穿梭在城市里的每个大街小巷。
      开黑车的当然只能在晚上出来活动,偶尔深夜去偏远的服务区接人,收入还不少。还经常碰到一些半夜里喝得烂醉如泥的大美女,不过也遇到过很多不干净的东西。
  • 2016年11月24日 14:13:33

      我有个妻子叫陆小瑞,小我两岁,已经怀孕有六个月,我们已经很久没做那个。但我是一个好男人,即使忍不住,也从来不去那些红灯区解决问题,也怕得病。
      陆小瑞之前有过一个孩子,三岁的时候就夭折了,不过我没有伤心,因为那个孩子不是我的骨肉。确切的说那是拖油瓶,陆小瑞嫁过来的时候就带在肚子里,那是她前男友的杰作。
  • 2016年11月24日 14:14:05

      之后遇见了我,可能是缘分吧,我们两个走到一起,并且接受她肚子里的孩子,爱一个人就该这样,不是吗。
      我们日子过得十分安稳,虽然我老是遇到怪事,但每个黑车司机不遇到几个怪事呢,深更半夜还在奔波,难免遇到脏东西。
  • 2016年11月24日 14:14:35
    有一晚上,我深夜才回到家里,看到妻子顶着小肚子迷糊的睡了,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睡衣,非常的迷人,身材又好,看起来都不像一个挺大肚子的孕妇。
      在没回来之前,我和几个玩得好的黑车师傅喝了点白酒,都是因为开黑车嘛,总得有几个朋友帮忙拉客和解决一些不必要的事情。
  • 2016年11月24日 14:15:10
    此时酒有点发作,看着躺在床上的娇美妻子,心里突然有一股激动劲控制不住,于是我没洗脚就爬上床去,温柔的翻云覆雨一番,因为医生交代过,适当的行房要温柔。
      然后自从我们在她怀孕期间破例做那个了之后,我就尼玛莫名其妙的突然爆瘦,从一百三十斤的健壮体格直接是瘦到八十斤,而且可能还有再瘦下去的趋势。
  • 2016年11月24日 14:15:37

      妻子也变得极为不正常,每次都控制不住,想要被占有,说是东西在控制着她,具体是什么也说不清楚,像是被鬼上身一样。她说经常梦见一个小孩冲她喊救命,但是记不住那个孩子长什么模样,还一直对她笑。
      而我更是惨不忍睹,一直爆瘦,还有就算是看到大美女,心里竟然没有半点非分之想。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男人嘛,都喜欢美女,可是我变了,变得对任何一个美女都不为所动,原因是自己硬气不起来。
  • 2016年11月24日 14:16:10
    妻子看到这样也急了,心想,怎么在怀孕期间破例一次就会突然瘦成这个样子。
      我们也去医院做过检查,医生说没事,也就是查不出原因出来,但瘦可以理解,可三天瘦成这样谁不害怕。
      无奈之下我决定去街上找那些算命先生算算是怎么回事,可妻子是一个无神论者,说医生都医治不了,那些骗子怎么可能有办法,才打消这个念头。
  • 2016年11月24日 14:16:37
    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常做着一个梦,有一个小孩站在血泊里拿着刀说要杀我,他的眼睛里全是血丝。
      就这样,在噩梦的惊吓之下我在十天内又瘦了十多斤,但出租车还是要继续开,为了生活也是没办法。
  • 2016年11月24日 14:17:04
    同行的朋友看到我的变化也是吓得不轻,有些还嘻我说是射多了,身体吃不消。
      但尽管瘦成这样,妻子还是破天荒的挑逗我,每晚都是如此反复,总说是控制不住。当然我没敢要,还是保住小命要紧,妻子的怪异举动让我害怕。
  • 2016年11月24日 14:17:38
    过了几天后,妻子才慢慢变化过来,而我总是甩不掉那个噩梦,身子还在日益消瘦。
      晚上开车遇到的怪事更是不少,总感觉有一个血淋淋的孩子跟在我的车后面走,还得我差点死了几回。
      也就是在前天,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的车上来了一对母子,他们都是凌晨的下班族,虽然艰辛,不过他们的工资很高。
  • 2016年11月24日 14:18:23

      只是深夜她还带着一个七岁的小孩子让我有点纳闷,这个美女母亲十分好看。浓眉杏眼,穿着碎花短裙配保暖肉色打底裤,长发飘飘,轻舞飞扬,但却不怎么管她旁边的儿子。
      “去哪个地方?小朋友?”
      她们一上车我就问了起那个小脸苍白的小男孩,做我们这行嘛,嘴巴必须要甜,而她母亲看到我装出来的笑脸似乎很厌烦。
  • 2016年11月24日 19:33:52
    “去七号公寓,我们家就住在哪里?”
      那个小男孩冷冷的回了一句话,声音有点打颤,她妈妈还是没有说话。
  • 2016年11月24日 19:34:45
    “怎么走?叔叔还没有听说过七号公寓这个名字呢?”
      确实这个七号公寓我真的没有听说过,算起来我在这个城里呆得也有三四年,没听人提起过七号公寓。
  • 2016年11月24日 19:35:18
    “跟着我的手势走,叫你右转就右转,左转就左转,那地方很近的,谢谢叔叔。”
      又是小男孩那颤抖的声音,但这是大冬天,说话这样也可以理解。
      跟着小男孩指的路线,车子七拐八拐的行驶起来,那个靓丽女人也终于肯把小男孩抱在怀里暖和。
  • 2016年11月24日 19:35:47
    凌晨两点多的公路上车子非常少,可以随便加速,我开得很快,因为时间就是金钱,多拉一个顾客就会多一点收入。
      而后车子渐渐进入了一条泥巴路上面去,这得减速,那个小男孩说一直往前走就是。
  • 2016年11月24日 19:36:22
    我们开黑车的就喜欢跑距离远的路,只要是离开了城区,价格就得翻倍。而且开黑车的很少有人敢赖账,虽然在晚上开车偶尔也会碰到一些地痞流氓,但是我车上配了一根电棍。
      可以说每个开黑车的司机都有一个防身武器,都是些跟电有关的东西,比如电棍电棒,还有带高压的手电筒。
  • 2016年11月24日 19:36:54
    车子越开越远,车上这一对母子都已经睡着,那个小男孩睡得面无表情,而那个靓丽女子睡得很死,毕竟这是凌晨两点的深夜,瞌睡虫容易作祟。
      车子大约行驶了半把个钟头左右,来到了一栋大楼前面,旁边长满了杂草,一盏灯都没有亮起,不像人住的地方。
  • 2016年11月24日 19:37:25
    我把车开到大楼前,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全是枯树枝和一些坟堆,除了这一栋大楼没其他建筑物。
      这下我的后背不知名的冒起了冷汗,车熄火以后四周变得十分安静,静得可以听见一些从心里面幻想出来的惊悚声音。
  • 2016年11月24日 19:37:50
    我看了一下车上的那一对熟睡的母子,幸好还有两个活人和我在一起。再看看这栋大楼,门口立着的那个石碑上确实是写着七号公寓。
      “到了美女,付钱吧!我得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太他妈的诡异了。”
  • 2016年11月24日 19:38:14
    我很温柔的准备叫醒熟睡的那个美女,心里想着一个人回去的路上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喊了几声,那个美女还是没有醒,我回头看她睡得确实很香,她那事业线和柳岩有得一拼,加上那脸蛋,不禁让我心跳加速。
  • 2016年11月24日 19:39:00
    “小朋友,快醒醒噢,你们安全到家了。”
      见美女没吱声,我就用手指碰了那个小朋友几下,没敢碰那个美女,怕人家说我非礼。
  • 2016年11月24日 19:39:51
    可是我发现,她怀里那个小孩一点肉感都没有,全身冰凉,有一种毛茸茸的感觉。
      现在已是深夜,每个还在忙碌的人都很疲惫,我也是一样,睡意朦胧,还以为自己弄错。于是揉了揉眼睛,再看四下还是一片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当我再次转过头看这一对母子时,当时就吓得说不出话。
  • 2016年11月25日 10:37:40
    啊……!
      我这一声尖叫,把那个靓丽的美女给吓醒了,她不耐烦的丢开怀里的布娃娃,朝我看了看。
  • 2016年11月25日 10:37:57
    是的。而她怀里的那个小男孩确实是一个毛绒绒的布娃娃,刚才还以为我看错,现在更确定它只是一个布娃娃而已,根本不是什么小孩。
      我的后背直冒汗,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小男孩竟然是一个布娃娃,还是他指引着我们来到七号公寓。
      卧擦!
  • 2016年11月25日 10:38:23
    眼睛到底怎么了?怎么好好的一个小男孩怎么突然会变成一个毛绒绒的布娃娃,难道今晚见鬼了不成?
      “救命啊……!救命!”
      那个妖艳美女是一个警觉的女人,见这是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就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救命,以为我是一个黑心司机,黑的不只是钱,还有色。
      她突然又重新抱起那个毛绒绒的布娃娃,只见那个布娃娃在对着我笑,面无表情。布娃娃脸上有点红,这又让我想起妻子之前怀的那个孩子,恰好脸上也有一块红色胎记。
  • 2016年11月25日 10:39:14
    这时我知道怎么解释这美女也不会信,果断忍了五分钟没有跟她搭话,让她先冷静的想一想那些犯罪份子的残忍手段,再想想我像不像。
      “你他么到底想干嘛?这是什么地方?赶快带我回去,不然我真报警了你信不信?”
  • 2016年11月25日 19:32:43
    2美女红色的嘴唇颤抖着警告我不要乱来,如果我告诉她刚才是她的布娃娃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她不会信,正常人也不会相信。
      “美女不要误会,刚才他么的见鬼了,把你的布娃娃看成是一个七岁小男孩,是他把我们带到这个鬼地方来,说了你可能不会信,不过是真他么遇见脏东西了。”
  • 2016年11月25日 19:33:12
    我在跟那个美女细心的解释着,同时准备掉头按原路返回县城,可那个美女明显是不相信我的话。打开车门就下车,并且拿着手机打电话求救,车上剩下那个布娃娃在诡异的呆着,眼睛似乎要滴血一样看着我。
      无奈之下我只能在车上等她回来,然后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那些伙伴吹几句来缓解恐惧,结果一看,这里竟然没有信号。
  • 2016年11月25日 19:33:42
    “啊…!啊…!”
      是那个美女的叫声,她没走几步就尖叫着跑回车里面,好像是被什么吓到一样。
      “怎么了?”
    我问。
  • 2016年11月25日 19:34:03
     “这里是七…七号公寓,这里是死人呆的地方,你他妈是人是鬼?”
      那美女这么一说,确实我也吓得够呛,她竟然怀疑我是鬼,可毕竟这里有很多的坟堆,这七号公寓也没人居住,她产生这个想法可以理解。
  • 2016年11月25日 19:34:26
    “美女别害怕,我是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只是瘦了点。现在你总该相信我了吧?不是我故意要来,我们得马上掉头按原路回去。”
      说着我就启动机子,在公寓门前转了两次,成功掉头,这时后山的树林里突然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哀叫声,像有小孩再哭,很吓人。
      天空飘起了雨点,接着响了几个炸雷,闪电划出一条可怕的弧线,照得整个诡异的七号公寓和那些枯木和坟堆清晰可见,十分诡异。
  • 2016年11月25日 19:35:03
    “帅哥,我得上前和你一起坐,在后面我害怕,总觉得有人在后面盯着我看。”
      那个美女也胆小,从座椅中间勉强爬了过来,一阵香气跟着扑鼻而来,她丢下那个诡异的布娃娃躺在后座。然后她拽着我的手臂靠在我肩膀上,那波涛汹涌的大白兔实在可爱,本来二哥一直心无杂念,而现在整得二哥立马雄赳赳的,这是奇迹。
  • 2016年11月25日 19:35:58
    雨是越下越大,甚至比夏天的狂风暴雨要猛烈,这个大冬天的怎么可能这样,平常都是毛毛雨,反正不会有大暴雨的情况出现。
      由于是泥巴路面,再有雨水冲刷,行驶很困难,稍微一个不注意就会翻车。四周竟然逐渐升起了白雾,笼罩了整个夜空,开车的清晰度不足两米,只得慢慢行驶。
  • 2016年11月25日 19:36:23
    约莫十分钟左右,我们离开了七号公寓,在茫茫白雾中心惊胆战的行驶。可我发现反光镜里面常常出现一个小孩,就在车尾跟随,怎么甩都甩不掉,那个小孩很像美女的布娃娃。
      车开了一会儿来到一个岔路口,这个岔路口处插了一个十字架,我以为是指路牌,可上面没有字。
  • 2016年11月25日 19:36:45
    让我惊慌的是,刚才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岔路口,难道是我开得太快没注意看?因为来的时候没下雨。
      “走那一条?”
  • 2016年11月25日 19:39:37
    拿不定主意,我问了一下那个美女的意见。
      “你他么都不知道走那条?我怎么知道?今晚上了你的车可真够倒霉,你就是一个灾星。”
  • 2016年11月25日 19:39:57
    那个美女抱怨道,我没有搭话,确实是倒霉,无缘无故来到这个鬼地方,但我又能怎么办。
      
      但话说回来也不全是我的错,如果不是她,今晚我也不会来这个荒村,我们两个都很生气,都在互相责怪对方。
  • 2016年11月25日 19:40:43
    可既然不知道走那条,我就选择了走左边,我们不可能干等着,眼看雨越下越大,可能会遇到山体滑坡的危险。
      出租车又一直走一直走,反光镜里那个满脸血丝的小孩依然紧随其后。
  • 2016年11月25日 19:41:09
    这时我无聊就歪头看看那美女的布娃娃,结果发现那个布娃娃不见了,顿时吓得我用手抹了一下眼睛,再看一次发现确实不见了,我心一惊。
      不会是车后面那个布满血丝的男孩吧?心里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那个布娃娃难道是会走路不成。
  • 2016年11月25日 19:41:48
    “哎,美女,你那个布娃娃怎么不见了?”
      寻思我就问道,那美女歪头一看也吓傻了,紧紧的向我靠过来。
      我看了看表,现在是凌晨四点钟,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竟然还没有到县城,心想可能是走错道了,要不然就是遇到鬼拦路。
  • 2016年11月25日 19:42:33
    但随车灯看,见不远处隐隐约约出现一个村庄,此刻所有人正在熟睡之中,这下我更确定的是我们走错道了,刚才来的时候根本没见什么村庄。
      雨势逐渐增大,水沟里稀里哗啦的涨大水,现在回去恐怕不行,这个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行驶在山路上很危险。
  • 2016年11月25日 19:43:01
    就在我们要靠近村庄时,尼玛车后面突然出现了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跟在车后面,笑容十分诡异,似乎没有眼睛。
      深更半夜出现这么一个老太太谁不怕,于是我加大油门,车速超快,可是那个老太太依然跟得上车的速度。
      人会跟得上车速吗?所以说那个老太太也许根本不是人,还有,她走着走着竟然就快要超过出租车,无论我的车速多块都没用。
  • 2016年11月25日 19:43:29
    那个美女哭了,扑在我的怀里不敢看,雨点猛烈的拍打着车窗,那个老太太就在车窗外面用手摸着玻璃,她的眼神十分的吓人。
  • 2016年11月26日 08:20:03
    “你们的车好像走不动了,可以先到我家去休息,明早再走。”
      那个老太太竟然开口说话,声音沧桑浑浊,她不停的拍打车窗玻璃。
      我紧张的打开车窗瞧瞧,原来老太太是一个活人,不是她追得了出租车,而是我们的车子抛锚,原地不动,无论怎么加油门都原地不动。
      无奈我们只能去这个老太太家里住上一晚,此时的老太太全身湿漉漉,我车上恰好也没有雨伞,都只能淋着雨走路去。
      “美女?你发什么楞?赶紧下车走吧,要再不走今晚可要葬在这里都说不准?”
  • 2016年11月26日 08:20:31
     见那个美女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我赶忙催促道。
      “雨下得这么大怎么走,那还不得全身湿透,我就在车上过得了,反正马上天亮,你也必须留下来陪我。”
  • 2016年11月26日 08:21:09
    那个美女这番话让那个我有些卵火烫,按说要是平常和一个美女在车里共度一夜我自然愿意,可是现在正狂风暴雨。要是真在这里过夜,会不会有车震这么一回事,再说了我怕二哥突然变硬气,怕犯错。
  • 2016年11月26日 08:21:35
    “我的祖宗,你可不要害了我,这高山地区容易引发泥石流,到时候你出事了,我可逃不了干系,你就算是为了自己行不行,赶快走吧。”
      在我极力的劝阻下,那美女才肯下车走路,嘴里一直说着倒霉。但他么试问一句,我又何尝不是,谁愿意遭这个罪。
  • 2016年11月26日 08:22:01
    我们顶着暴雨前进,问了那个老太太后才知道她竟然黑夜进山采药,说是有一种叫什么花的只有晚上才开,是奇药。
      到了老太太家的时候已是凌晨五点多,他家里有一老伴,在家里等的十分着急,这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她一个人挺着大肚子在家肯定等得心急如焚,可为了生活也没有办法。
  • 2016年11月26日 08:22:34
    她家的房子很简陋,只有两个老人住,可能家里的年轻人都出去打工。我们没有睡觉,烧了一炉旺盛的火,四个人围着火炉烤火。
      老头见我如此消瘦,一直盯着我端详,看得我不好意思。还好我穿着衣服他们根本看不出来,其实我瘦的差不多就能看到骨头。
  • 2016年11月26日 08:23:03
    “年轻人,老头看你脸色苍白,面黄肌瘦,是不是碰到什么脏东西了?”
      老头这么一问,让我有些惊讶,这阵子确实碰着脏东西了,不仅身体日益消瘦,总感觉有一个诡异的小男孩跟在身后。
  • 2016年11月26日 08:23:32
    于是我就问:“老大爷,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懂得一些奇门门遁甲之术?可否帮我解解?”
      结果那老头一脸雾水,可能他也不知道如何帮我赶走跟在我身后的那个脏东西。
      “老头只懂得病因却治不了病,你这是被鬼魂吸走了精气,才会突然变得如此消瘦,这不是药物所能根治,必须把鬼魂驱走。”
      老大爷的话吧我吓得半死,竟然是有鬼魂吸走了精气,不过想想也不是没有道理,人要是没了精气根本没法活。道家常说精气神是维持人活着的本能,没了其中一样,确实够呛。在者,医生也救治不了,现在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鬼神这种东西上。
  • 2016年11月26日 08:23:56

      
     
      
      
      
      
      “我应该怎么做?求大叔给指一条明路,要是这病能好,绝对忘记不了大叔的恩德。”
  • 2016年11月26日 20:29:37
    3老头为难的摇摇头,这让我更心急了,但又无可奈何,他也说了只知道病因,不懂治病。
      “不过我到可以给你推荐一个老神棍,他住在市里面古玩市场的杨家胡同里,你去打听一下,外号杨麻子。”
  • 2016年11月26日 20:30:32
    这是老头给我推荐的一位神秘的人物,听着名字确实不同凡响,看来也是一个有名的神算子。
      不过就是不知道他能不能治好我的病,然后我就又好奇问这好心的老头一句。“这杨麻子到底是什么样一个老先生?”
  • 2016年11月26日 20:31:01
    老头没回答,抽起了他自个的旱烟,旁边的那美女特无聊透顶,想玩手机可是这破地方没信号。
      “大爷?你知道杨麻子到底是什么级别的老先生?”
      我又问道。
  • 2016年11月26日 20:31:24
    老头磕了磕旱烟。“他可是一个摸金校尉,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些风水秘术和奇门遁甲之术他都懂。”
      看来果然真是一个神人,回去定要去拜访一下,不然我怕自己得暴瘦到要和这个世界说拜拜。
  • 2016年11月26日 20:31:51
    第二天早上,那美女和我来到车里边,此时天上仍然飘着毛毛雨,不过路面不怎么滑,勉强能行驶。
      告别了老头和老太太,我们朝市里面走,车上我问那个美女布娃娃是不是她扔的?她确定了不是。顿时我觉得不可思议,怎么可能突然飞走了呢?果然真他妈的邪门。
  • 2016年11月26日 20:32:10
    半小时后进了市里面,美女直接上班,这是命,像我一样虽然生病也要晚上开车。她给了我一百元,我退了她五十,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有一半也是我的失误。
      白天我们开黑车的是不敢招揽生意的,我只能回家看看妻子有没有事?然后决定去一趟古玩市场的杨家胡同,瞧瞧那位神秘的杨麻子。
  • 2016年11月26日 20:32:40
    把车停在院子里,我悄悄的进屋,看到妻子再做一顿丰盛的早餐,我从后面抱住了她,这样子真的幸福。
      “别逗了,快点吃早餐吧!应该饿了吧?”
      妻子把牛奶满上,给我端了一杯过来。
  • 2016年11月26日 20:33:12
    我一边喝一边说道:等下我要去一趟杨家胡同找一位神秘人物,这几天又瘦了几斤,实在太可怕了。
      妻子说:“那些坑钱的先生会治什么病?不过现在医院都治不了也只能信鬼神了。”
      妻子说得对,人往往这样,虽说不信鬼,但连人都帮不了的话,何不求一下鬼,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
  • 2016年11月27日 09:16:25
    “这几天孩子一直在踢我的肚子,可能一个多月就要出生了?我们给他取一个名字?”
      妻子又说起怀孕的事,让我心理打了一个激灵,总觉得她肚子里有什么东西要害我,为什么我们做了之后就突然暴瘦?
  • 2016年11月27日 09:16:47
    如果不这样解释,那是谁吸走我的精气。
      我说“好好,那你都想好了名字没有?”
      “是男的叫欧阳澈,女的就叫欧阳朵,怎么样?”
  • 2016年11月27日 09:17:08
    妻子很激动,可能她早就要想好了名字,只等着孩子到来,而我心里却高兴不起来。
      提到名字,这让我又想起了妻子陆瑞之前生的孩子欧阳风,虽不是我的亲骨肉,但我包容了妻子自然也接受她的孩子,所以跟我姓。不过孩子已经夭折,而我又经常梦见一个孩子,跟欧阳风差不多一样,那个孩子每次都拿刀准备要砍我。
  • 2016年11月27日 09:17:36
    既然妻子同意了我去杨家胡同,吃饭过后,别了妻子就开车朝杨家胡同走去。
      估摸十点钟左右到了杨家胡同,这里人来人往,奇奇怪怪的人都有,来自五湖四海,目的都是来淘宝。
  • 2016年11月27日 09:17:56
    说的淘宝不是上淘宝网上购物,而是淘宝贝,一些古代存留下来的稀罕之物,所以这古玩市场也聚集了不少的盗墓贼。
      在这里算命的更有不少,但都是有实力的家伙,眼瞎的,耳聋的,哑巴的,也都是些残疾的老者。但都不可小视,一个个都是大神,往往能看到脏东西也属这些眼瞎耳聋的人,至于那些市场上算命的则是从一些书上学的本事,动点脑子就能糊弄人。
  • 2016年11月27日 09:18:19
    就走在古玩市场时我忽然想到那老头说的话不完全,他说是杨麻子就住在杨家胡同,可杨家胡同那么大,那杨麻子到底住在哪里?这谁知道。
      不过话又说回来,既然杨麻子那么牛逼,认识的人定不少,打听一下便知。
  • 2016年11月27日 09:18:59
    对与打听杨麻子这种神秘人物并不困难,到算命的摊上一问便知。
      于是我便找了一个戴黑墨镜的算命先生打听,看来是一个眼瞎的先生,他面前摆了很多卜卦的卜卦封。旁边还有一只色彩斑斓的鸟,什么品种的我不知道,只见那先生拿它在手上把玩。
      我走近了黑墨镜先生,他便立马问道:“先生需要算命吗?来老夫为你算上一卦,有邪就除,无邪安心。”
  • 2016年11月27日 09:19:24
    看来果然有一套,竟然知道我是知道男人。
      “先生怎么知道我是一个男人?莫非先生的眼睛不坏?戴墨镜只是为了装逼耍帅?”
  • 2016年11月27日 09:19:55
    我玩笑的问了这老先生,当然我不忙着打听杨麻子,先让他给我来一卦试试他的真本事。
      老先生笑笑说。“老夫眼睛确实坏了,辨认男女这也不是什么难事?从气味上就可以辨认出来是男是女。”
  • 2016年11月27日 09:20:24
    “我什么有什么气味?”
      “烟味。”
      “开什么玩笑?我从来不抽烟。”
      “那就是你粘了别人身上的烟味。”
      这么一说确实可能,就是在那个老头家里的时候,老头是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和我们聊天。
      “女人粘了男人的烟味又怎么辨认?”
  • 2016年11月27日 14:08:18

    看的回复一下呗
  • 2016年11月27日 21:21:11
    “这个简单,女人身上自古有一股味道,那烟味没那么厉害入侵。”
      老先生说得没有一点破绽,就像人家变魔术一般,只有仔细的人才会发现端倪,但这老头是真材实料。
      “要不要来一卦?”老先生又问。
  • 2016年11月27日 21:21:30
    我说:“那来一卦试试,多少钱算一卦?”
      “算卦二十块一卦,解卦五十一卦,解卦一百一卦。”
      老先生仔细介绍,价钱不算吓人。
  • 2016年11月27日 21:21:52
    我点点头,突然想到老先生是个瞎子,就说那就来一卦。
      “您贵姓?”
      “欧阳千城。”
      “大姓啊,先生结婚了没有?”
      “结了。”
      之后他没有再问,问的就这两个问题。
  • 2016年11月27日 21:22:21
    他把手中的斑斓鸟放下地来游走,只见斑斓鸟左右摇摆就过去叼那些卜卦封,选了很久才选中一张。
      瞎子老先生取下斑斓鸟口中的卜卦封,从卜卦封里面取出一片彩色羽毛,那羽毛是什么鸟类的我也不知道。
      他仔细的摸了摸羽毛,又五指开始掐算,嘴巴动了几下,眼睛闭没闭我看不到。
  • 2016年11月27日 21:22:52
    约莫一分钟,瞎子老先生才惊叫道。“欧阳先生这是最近遇上脏东西了呀?还是那种很邪恶的怨灵。”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算命,以前从来不信算命的神通广大,现在算是见识一番。可不过事情没有完,他说我摊上脏东西,或许是猜的也说不准,到要问问他是什么脏东西。
      “是一个已经死去的人,每天总是缠着你,你作梦都会梦到这个怨灵,而且你摆脱不了。”
      没等我问,瞎子就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确实如此,于是我没问了,算命都是天机不可泄露,只能点破一点,不能全解。
  • 2016年11月28日 11:40:29
    我就问瞎子。“老先生能破解我的凶卦吗?说实话您算得很对。”
      瞎子先生摇摇头。“老夫破不了,缠着你的恶灵身上怨气太重,我只是一个算命的老头,不是阴阳先生”
  • 2016年11月28日 11:40:56
     听瞎子先生一说,我吓得坐在地上,直冒冷汗,这是我从未有过的恐惧。
      “那你知道杨麻子住在杨家胡同几号?”
      “正要给你推荐这位高人相助与你呢,没想到你提出来了,想必今天你是来找他的吧?杨麻子就在杨家胡同七十四号。”
  • 2016年11月28日 11:41:19
    真是巧了,瞎子还真知道杨麻子,看来他的名气很大,名号肯定也是响当当。
      临走前,我给了瞎子老先生五十快钱。
      但他一口回绝了。“你这个钱我不能要,要的话怕是我又要有麻烦咯,老夫道行太浅。”
  • 2016年11月28日 11:41:42

      
      
      
      
      
      
      
      
     
      
      说着他把钱给了我,怎么劝他都不敢手下,最后他说是这种凶卦决不能收钱,不然会折阳寿。
      我千恩万谢后,继续找杨家胡同74号,也许只有杨麻子能够帮我破邪。
  • 2016年11月29日 17:30:09
    4走进杨家胡同最深处最是偏僻,房子也是那种破瓦房,十分破旧,但依然找不到74号,这个杨麻子到底藏在什么地方。
      无奈之下也只好问人,有个大叔告诉我杨麻子住在胡同最尽头,看看那个房子破旧不堪那就是杨麻子的住所了。
  • 2016年11月29日 17:30:40
    按照大叔的话,我顺利的找到一间破烂的红砖瓦房,但见门口摆放一个香炉,香炉上插满了各种香烛,有几根还在燃烧。
      另外,旁边还有一间看着邪门的房间,怎么说是邪门呢?因为门上挂着红布和门边同样是插满了香烛。
  • 2016年11月29日 17:31:14
    这间我不敢敲门,于是我敲了另外一间,许久没人回应,然后我又敲了几下,仍然没人出来。
      “杨麻子先生?您在家吗?”
      依旧没人回应,可我敲门的力气大,那门既然缓缓打开,我顺眼一瞧,里边没人,倒是有一个枯骨样的尸体,一丁点肉都没有。我吓得连忙退回来,心跳加速,这时一只冷冰冰的手突然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 2016年11月29日 17:31:51
    “小伙子,看你脸色苍白,六神无主,想必你是来找老夫的吧?”
      我转头一看,尼玛这个老头比我还瘦,脸如枯树皮一般,他身上有一股香烛的味道,他旁边站着一个美女。而我震惊的是,那个美女就是昨晚上我拉着去七号公寓的那个,也就是抱着一个诡异布娃娃的大胸小美女。

  • 2016年11月29日 17:32:14
    一看见她,二哥又开始雄起,似乎这段时间二哥只服过她。
      他们是从另外一间房间出来,就是那门口插满香烛的那间,我寻思着这个老头难道也好这一口?这是杨麻子吗?
    还有这个美女难道是站街女那种风骚的女人?
  • 2016年11月29日 17:33:15

      
      “您是杨麻子老先生吗?”我一定好好确认。
      干老头说我就是。
      “那你们在里面.......?”
      我吞吐问道,反过来一想,都他么这么个岁数了应该不会这么活跃。
      杨麻子回答。“请神,驱鬼。”
      然后我们进了他的房间,大家聊完之后我就又懵逼了,那个美女说她白天也见鬼,看见一个布娃娃满脸是血。于是我就纳闷,难道我们刚分开没多久她就见鬼了,然后美女说自从去了七号公寓回来之后,她一闭眼就会看见一个恐怖鬼娃娃。
  • 2016年12月01日 09:13:09
    再说到鬼娃娃,我又汗珠子一阵往下流。
      杨麻子说那美女是被恶灵所缠,沾染了那些怨气,做梦就会梦到脏东西在向她索命,或是在阴气重的地方也容易遇见。
      之后美女走了,杨麻子说已经搞定她的事,刚才在房间里面的目的就为破邪。
  • 2016年12月01日 09:13:29
    杨麻子看着我,询问了一番。“这位先生,您的麻烦大了,面无神气,骨瘦如柴,应该是最近刚瘦下来的吧?”
      说的真准,也不知是神的指引还是他后天修得的本事。
      “您怎么知道?”我故意试探一下杨麻子。
  • 2016年12月01日 09:13:55
    “一看便知,你是被脏东西吸走了精气,不过幸运的是它没有吸走你的魂魄,不然那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杨麻子算得跟瞎子差不多,都说我是被吸走了精气,难道说我的老婆不是人?怎么可能?但我能确定的是,自从我们破例做了那个之后,我才变得如此消瘦,而且梦见那个鬼娃娃的次数也越是频繁。
  • 2016年12月01日 09:14:17
    或许是老婆也沾染了邪气,女人本来自身阴气就过重,所以吸走了我的阳气,怪不得她刚开始总是夜夜索求,莫不是真被恶鬼控制不成。
      我在胡思乱想,杨麻子却在悠闲的喝茶,没有打断我的思绪。
      “我说的对还是不对?”终于杨麻子放下茶杯,问了一句。
  • 2016年12月01日 09:14:43
    我点点头。“杨大爷,我想知道的是该怎么解决,这才是我来您这里的真正目的。”
      于是杨麻子叫我把发生的事情和我做过的事情一一跟他说个明白,我心想如果把我在妻子怀孕期间我们破例的事情说出来,他会骂我禽兽不如,准备忽略了这事。
  • 2016年12月01日 09:15:09
    可他最后来了一句。“不讲真话的话,老夫也无能为力,总要知道个前因后果,才好对症下药。”
      之后我把全部的事情都说出来,当然也包括了和妻子做的那事儿。
      杨麻子听后果然想骂我一通,结果忍住了,不过看他的表情,事情似乎很严重。
      “咋样?”
    我弱弱的问。
      杨麻子说:妻子怀孕期间破例本事大忌,不仅会伤了孩子,还会对男女有害,那段时间妻子的阴气过于旺盛,十分需要男人的阳气补给,你他妈不瘦才怪。
  • 2016年12月01日 09:15:39
    顿时我内疚了,千错万错都是自己畜生,不该忍不住就破例做那个,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可是您突然从一百三十斤的体格一下暴瘦到八十斤,确实很蹊跷。”杨麻子又故作高深的分析道。“您老婆有没有什么地方或者说举动让你觉得很不对劲?”
  • 2016年12月01日 09:16:08
    于是我把和妻子破例之后她夜夜索求,而且控制不住的怪异举动告诉了杨麻子,杨麻子说要亲自去看看我妻子,说是妻子有可能被鬼上了身,所以才身不由己。
      就这样,我们离开了杨家胡同,来到我住的小区。一路上杨麻子跟我聊了不少,说他在民国时期盗墓的牛逼事儿,但他盗墓还真不是为了钱财,而是寻找一些神秘稀罕的宝贝,都是关于一些道家和鬼神之类的东西。
      妻子看到杨麻子很忌惮,他是个无神论者,自来讨厌算命的江湖术士,还说要是能预知未来那还不得上天,这一次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她也不同意我去找杨麻子。
  • 2016年12月02日 16:05:20
     但讨厌归讨厌,一些待客道她还是得做到,很贴心的上了两杯龙井。
      杨麻子一边品茶一边看我们房子的布局,其实也就是一个蜗居,两室一厅一卫一厨,墙上白花花没有装饰物。
      待喝完一杯茶后,妻子突然变得暴怒起来,脸扭曲得可怕,拿着杯子朝杨麻子扔去,我大叫几声,因为实在没面子。之前我是经过她同意的,现在怎么突然来这招,即使讨厌算命先生也不能这样,毕竟人家是客。
      杨麻子没有生气,立马从兜里取出一张符纸放进我的茶杯里。“这是镇灵符纸,能镇定心神,同时压制住她体内的怨灵,快给她喝下去。”
  • 2016年12月02日 16:05:42
    我没时间考虑,端着杯子就给妻子猛灌下去,几秒后妻子恢复镇定,这时我心里是一惊一乍的出现很多偏激的想法。一是妻子之前看到杨麻子怎么没反应?现在又突然变这样,他么到底怎么回事?二是妻子不会真的中邪或是鬼上身了吧?
  • 2016年12月02日 16:06:04
    妻子无力的坐着,脸色比我还要苍白,杨麻子过来给妻子把脉,表情让人猜不透,随后他没有说话就离门而去。
      见到这个情景,我赶紧追出去,心想事情可能还更严重。
      “老先生,您这是几个意思?我妻子到底怎么了?你得救救我们。”
      我无奈只好用恳求的语气,杨麻子停住,脸色略显为难和苦衷。
      许久没说话,我们对望许久,还是许久没讲话,我是在等他的回答,他是想在想该如何回答。
      谁知杨麻子话一出口,我当时楞了半刻。
      杨麻子冷静的说。“你们把孩子打掉吧,这个孩子留着是个祸害。”
      “您说什么?”
  • 2016年12月02日 16:06:26

      
      
     
      
      
      “把孩子打掉。”
      杨麻子回答得依旧冷静和坚定。
      “为什么?”
      “因为这个孩子是个怨灵,知道为什么您和妻子行房事之后会突然暴瘦吗?因为是这个怨灵吸走您的精气。”
      杨麻子这么一说,我更楞了,瘫坐在地上,他竟然说妻子肚子里的孩子是怨灵,这让我又想起之前夭折的那个孩子欧阳风,该不会是他一直在作怪吧。
      会不会是妻子那夭折的拖油瓶欧阳风投胎在妻子的肚子里,所以吸走了我的精气,现在我只能这样想。
      “还有没有其他办法?孩子是不会打掉的,恳求您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好不好?”说得我是求他一样,其实根本也就是求,因为我害怕欧阳风的亡魂,生前我对他不怎么疼爱,也许就是因为这个。
      杨麻子依旧冷静的说。“真的必须打掉,所以我也很为难。”
      “滚,滚,你们懂什么?就知道拿人钱财,除了钱你们还懂什么?”妻子拿着一根鸡毛掸子追了出来,要打杨麻子。
      杨麻子无奈也只好离开,他还跟我说了有什么事可以去杨家胡同找他。他的这句话很灵验,也许他算准了我还会去找他。
  • 2016年12月03日 01:12:07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2月04日 14:46:57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