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十三岁那年,我被迫嫁给了一个老和尚···········

发表时间:2016-11-25 19:01:00 点击:15324 回复:31

悬沐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燃犀角,人能与鬼通#

发表时间:2016-11-25 19:01:00

热门推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5日 19:01:13

    我们村现在叫“平安村”,多年前却是叫“尸槐村”,因为村里大都是从事于丧葬业的,很多尸体被安放在村里,并且村里还种了许多的槐树,故而得名。

    只是后人觉得这名字不吉利所以就改为了“平安”村,寓意村里人都平平安安的。

    可其实,并非只是之前的村名不吉利,也是因为那个不能提的“禁忌”,村里也是从那之后改的名字,这件事我还是从村头那疯子的嘴里听说的,一般大人是不会跟孩子说起那件事的。

    只是,她们越是不说,我们这些孩子就对那件事越感兴趣。

    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儿了,是一九四二年闹饥荒闹的最凶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吃不上饭菜,就连草根和书皮都被人给啃干净,挖光了。

    村里,但凡有点办法的都出去躲饥荒,而那时候姥姥家和村中大部分人都没有挪地方,不是不想走,而是不知道该去哪儿。

    外头又怎么样呢?镇上照样是饿死了不少的人,这本就饿的头晕脚软,她们是谁也不愿意走了。

    就连逃出去的村长他们,也从镇上退了回来。

    几十户的村民,都已经做好了要被这灾荒给饿死的准备,却不料,在这时候村里来了生人!

  • 2016年11月26日 17:00:22

    那人是一个光头和尚,手中还拿着干粮,他是路过此地的,只是看到村民饿的只剩下皮包骨头实在是可怜,于是,便将自己的的干粮拿出了大半准备分给村民。

    只是,大家都饿红了眼,一看到有粮食就扑上去哄抢,那和尚本想为自己留几个烧饼赶路,却不料被村民用石块打倒在地。

    姥姥那年才十岁,虽然没有抢到吃的,但是,也可怜那和尚,求着她的父母把和尚拖回了家中,给他包扎了伤口。

  • 2016年11月26日 17:07:16

    如果事情就这么结束了,也就罢了,可偏偏事情并非如此简单,七八个烧饼怎么够一个村的人分。

    看着和尚一直都不省人事,村里人动了歪心思,村长亲自带人来到家中,把和尚给带走了,说是今日村里人太过于失礼,和尚毕竟是给了我们吃的,所以要亲自接走给和尚医治。

    姥姥的父母便同意了,那晚,村里还点上了篝火。

    饥荒年间,那天夜里村里人却吃上了肉汤,还有鲜美的烤肉,村长说了,那是野猪肉,是他和他的大儿子上山去给村民们打的。

  • 2016年11月26日 17:09:18

    其实,就算他不这么说,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山上要是还能逮到野猪,那大家还用得着饿成这样?

    况且,那和尚也从那天之后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等到饥荒过去了,村长家却接连出了祸事儿,先是大儿子死了,然后文革期间又莫名的被拉去批斗,一大家子的人四分五裂死的死,残的残。

    村里人都说是因为四二年他们杀了那和尚,和尚的鬼魂来寻仇了。

  • 2016年11月26日 17:17:42

    只是,这仇也并非寻他一家,村里打那之后,但凡孕妇怀孕,生出畸形胎的概率就极高,他们这才改了村名祈求平平安安。

    并且,还从那村长家的后院里挖出了一个坛子,那坛子里据说就是那和尚的骨头。

    村民准备将他好好的埋葬在后山,可是无论怎么埋,第二天一准盖在上头的黄土就会不见。

    那个时候在村里还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说是成年男子未娶妻就死的,会死不瞑目,必须要给他结了亲,他才能安安心心的离开,怨气也能消散。

    只是,死的是个和尚,难不成还要给和尚娶亲不成。

  • 2016年11月26日 17:22:13

    一开始,大家都有些含含糊糊的,想把这件事先搁下,可是村里又发生了怪事儿,族长的儿媳妇也生了个畸形胎儿,就连男女都看不出来,最后在族长的住持之下,给这和尚配了一个纸人媳妇儿。

    可是怪事儿依旧是不断,最后村民之中就有传闻,说是这怨灵必定是想要个活生生的媳妇儿,村里人就开始抽签,抽到的人就把自家的女儿给这“白骨”做媳妇儿。

    而姥姥家,当时很不幸的抽中了,只是姥姥那时候已经出嫁,所以只能是姥姥的小妹嫁给了那“白骨”。

  • 2016年11月28日 16:09:53
    有木有人呀?
  • 2016年11月28日 16:12:18
    现在开始更新咯!
  • 2016年11月28日 16:19:15

    姥姥的小妹还不满二十,已经说好了人家,却被村民硬生生的披上了嫁衣,盖上了红盖头送到了山上和那白骨一起放入了棺椁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新娘,那和尚的怨气就消了,总之从那之后,村里就安静了下来,在那个动荡的时代,也没有再出过什么大事儿。

    只是,姥姥却在那样的时代背景之下,选择了做神婆,将自己的一生都给断送了,原本可以转到镇上做医生的她,只能留在村里,就连姥爷也被连累,一家人过的是苦哈哈的。

  • 2016年11月28日 16:26:54

    母亲的童年,也因为姥姥,变得晦暗。

    只是,村里人都知道,姥姥是有真本事儿的,并且姥姥一直在帮助村里的人,可哪怕是这样,母亲也恨姥姥。

    并且,村里人平时会刻意跟姥姥家保持距离,只有,有困难的时候,才会来找姥姥,直到文革结束,亲戚邻里才又开始走动。

  • 2016年11月28日 16:32:58

    母亲则是离开了姥姥,去了外地读书,后来,又嫁到了镇子上,跟姥姥没有了联系,直到怀我的时候,才主动回到了家中。

    这也并非是想念姥姥了,而是,有事儿求姥姥。

    我出生那年下了一场几十年都不曾见的大雪,原本只是回村探亲的母亲只能是留了下来,并且很意外的早产生下了我。

    说什么是瑞雪兆丰年,是个好兆头,姥爷对父亲夸口,母亲这一胎绝对是个带把的,父亲在我之前已经生过三个女儿了。

  • 2016年11月28日 16:35:49

    大姐早夭,二姐和三姐都在镇上由奶奶带着,她(他)们一心就想要个儿子,所以哪怕当时政策不允许,还是偷偷的怀了我,并且生下了。

    只不过,天不遂人愿,我依旧是个丫头,据姥爷说,父亲气的扭头就走,看都不看我这幺女一眼。

    奶奶原本是知道母亲要生,冒着大雪也要来村里,可结果出发之前父亲一个电话,说是个丫头,奶奶便也没有了动静。

    年后,母亲刚刚做完月子便离开了村,并且将我留给了姥姥。

  • 2016年11月28日 16:38:14

    用姥爷的话说,母亲算是彻彻底底的恨上了姥姥,因为姥姥的身份不一般,她是村里的接生婆,也是神婆子,母亲曾不止一次的让姥姥给她看看肚皮里孩子的性别,姥姥都闭口不说。

    “害”的她连续生了四个女儿,在婆家也彻彻底底的被人看不上了。

    对于这种指责,姥姥总是沉默的,在我懂事之后,甚至没有母亲来家里看望姥姥姥爷的记忆。

    姥爷常说我是祸水根子,说我出生那年下了大雪,本都说瑞雪兆丰年,可结果呢?三年的大灾啊。

  • 2016年11月28日 16:40:42

    姥爷在我的记忆里总是和酒壶联系在一起的,喝醉了就摇晃着脑袋指着我嚷嚷。

    姥姥也经常用极为担忧的目光看着我,嘴里念念有词的说道:“唉,命中注定只能是丫头,如果是个小子,就?”

    姥姥摸着我柔软的头发,那年我才七岁,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姥姥会忧心忡忡。

    别人都说因为我是个丫头片子,但是,我自己清楚,并不是,因为姥姥非常疼我,甚至到了宠溺的地步。

  • 2016年11月28日 16:41:03

    她经常抱着我,柔声跟我说着:“丫头这个世界包罗万象,时间也快到了,无论是人还是鬼,都只不过是在同一个空间生活而已,所以,如果某一天你真的看到了它们,千万别害怕。”

    “怕什么?”我问过许多次,姥姥总是欲言又止。

  • 2016年11月28日 22:00:25

    在我十三岁那年,我终于知道,姥姥口中的别怕,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一年我在村里读六年级,正上着课就觉得腹痛难忍,跟我玩的最要好的朋友刘秀丽帮我请了假并且扶着我回了家。

    在路上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下有一股暖流,低头一看裤子都被染红了,顿时吓的哇哇大哭,刘秀丽也慌了一边安抚我一边把我带回了家。

  • 2016年11月28日 22:07:22

    姥姥当时正在屋里给人合八字,我们这娶妻生子的,很多事儿都请姥姥看。

    “姥姥,我要死了。”我带着哭腔叫喊着,姥姥从屋里冲出来,看到我裤子上的血,便是眉头一蹙,紧接着就让刘秀丽先回去了,给我换了裤子,告诉我这是女生都要经历的死不了人。

    “姥姥,你骗人,如果我不是要死了,你哭什么?”我捂着肚子抬起眼眸望着姥姥,她那布满了皱纹的眼窝里隐隐的有泪水即将涌出。

  • 2016年11月28日 22:22:49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姥姥哭,姥姥一抹眼泪,也不多说什么,只是让我今天晚上千万别再出去疯跑了,就踏踏实实的在屋子里呆着哪儿也别去。

    我这肚子本就绞痛难忍,压根就没有出去的心思,所以吃了放之后就在炕上趴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睡的正迷迷糊糊之际,我突然感觉好像有只湿答答的手正在抚摸着我的脸颊,水顺着我的脸颊朝着我的嘴里流淌,让我不由得睁开了眼眸。

  • 2016年11月28日 22:45:13

    “丽丽,你怎么都成落汤鸡了?”我眯着眼,借着屋子里的灯光望着眼前的刘秀丽。

    此刻的她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原本清秀的脸颊上还混着泥巴,脖子处有十分明显的掐痕。

    “丽丽你怎么了?”我望着她脖子上的掐痕,心头不由得一紧。

    刘秀丽的家住在村尾,她跟我们村里人不同姓是因为她是人们口中的“拖油瓶”,跟着母亲改嫁到我们村,虽然已经是成绩优异,非常听话,但是,一天到晚的没有少挨她继父“修理”。

    “呀,你的裤子怎么也红了,是不是也来例假了,快,换下来。”我说着就要起身。

    而她却突然流着眼泪冲着我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青紫色的嘴唇颤抖了一下,对我说道:“小犀,我好疼,好难受。”

  • 2016年11月29日 13:40:05

    “疼?我去叫姥姥姥爷来给你看看。”我看着刘秀丽,便坐了起来。

    刘秀丽却是什么也没有回答,直接转身就走出了我的屋子,我赶忙下床,抓了放在墙脚的雨伞就跟了出去,结果却没有看到刘秀丽的影子,就只看到了在厅里喝酒的姥爷。

    “姥爷,秀丽走了么。”我问姥爷。

    姥爷明显是喝高了,砸吧了一下嘴,撇了我一眼说道:“丫头片子,你是睡糊涂了,快回屋去。”

    姥爷平日里脾气就不好,大家都在背地里偷偷的说他是绝户,没有儿子,他便不爱出去整日喝酒,对姥姥也是大呼小叫的。

    我也不敢惹姥爷生气,乖乖的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心中却不免还是担心刘秀丽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 2016年11月29日 13:41:53

    当时,我并不知道,刘秀丽出事儿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听到村里有唢呐声响起,我们村只有办丧事儿的时候才会吹唢呐,听着外头的唢呐声,我便揉着眼睛爬了起来,一溜烟就跑到了家门口。

    姥姥正巧从外面回来,看起来是一脸的疲惫,见我还站在门口看,就沉下了脸来:“小犀啊,姥姥不是让你千万别出来了么,你怎么还?”

    “姥姥是谁死了。”我很是好奇的探着脑袋。

  • 2016年11月29日 13:51:45

    姥姥一边朝着唢呐声的方向看了一眼,一边拉着我到了屋子里。

    让我躺到炕上,盖上被子之后,才抿了抿嘴说道:“小犀啊,姥姥说了,你可别难过,是秀丽,她昨个晚上送你回来之后,就不小心淹死在小河边上了。”

    “什么?”我愕然的瞪大了眼睛望着姥姥。

    姥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秀丽是个好孩子,姥姥昨晚已经去看过她了,给她入殓,今天吹过哀乐之后,明天就火化,她母亲会把她的骨灰埋在后山。”

  • 2016年11月29日 13:56:37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姥姥您是去给秀丽入殓去了?”我有些懵。

    姥姥点了点头:“是啊,吃完晚饭她们家就来人了。”

    “不可能,昨晚秀丽还来看过我,我还跟她说话了。”我凝眉看着姥姥。

    姥姥先是一愣,然后便问:“昨晚?大概什么时候?”

    “快一点的时候。”我起来走到大厅的时候,撇了一眼时钟,差不多是一点。

    姥姥的身体猛的一颤,便伸出那布满了茧子的手,一把捂在了我的嘴巴上,她的手是这般的冰冷,好像是被吓到一般抖个不停。

  • 2016年11月29日 14:03:21

    “丫头,这件事,你不许跟其他人说,就连你姥爷也别说!”姥姥睁着血红的眸子瞪着我。

    看到姥姥这般紧张,我虽然还不明白,却也连忙点头。

    她这才松开了手,我望着她,犹豫了一下,对她说:“姥姥,我看到秀丽受伤了,她?”

    “秀丽已经死了,以后不许再提她了,你啊好好休息,姥姥这几天会很忙,你记住,别乱跑。”姥姥一脸的愁云惨雾,我似懂非懂的点头。

  • 2016年11月29日 14:06:41

    中午姥姥给我端了饭菜进屋,就又出去了,外头还下着倾盆大雨,姥爷一边喝着白酒,一边骂骂咧咧的,说姥姥成天死在外头,就连酒都忘记给他买打了。

    我叹了一口气,坐在床上,脑子里都是昨夜刘秀丽来找我时的模样,实在是无法接受她已经死的事实。

    越想便是越难过,忍不住低低的哭了起来,最后哭累了趴在枕头上就又睡了过去。

    “小犀,小犀!”

    睡的正迷糊,又听到了有人在叫我,睁开眼寻声望去就看到刘秀丽站在我的房门口,身上的穿着我们农村的藏蓝色寿衣,但是扣子却是乱七八糟的耷拉着,衣衫不整。

  • 2016年11月29日 14:11:59

    “丽,丽,是,是,你吗。”明明已经借着床头的灯看清了她的脸,我却依旧是带着颤声问她,奶奶不是说昨晚刘秀丽就已经死了么,怎么现在她还在这。

    “小犀,我好疼,我不甘心,让你姥姥帮帮我吧。”刘秀丽说着抬起她那已经变得猩红的眸子。

    我吓了一跳,她的眸子里仿佛能沁出血来。

    “让你姥姥帮帮我,帮帮我。”她说着,便朝着身后退去,我激动的光着脚丫子就追出去了,但是,刘秀丽就跟昨晚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用力的掐了掐自己的脸颊,疼的很,不是在做梦,而且地上还有湿漉漉的脚印,刘秀丽真的来过,我知道她已经不是人了,但是,却并不害怕,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次日,我将刘秀丽说的那些话一字不漏的告诉了姥姥,我不知道刘秀丽要姥姥帮她什么,但是依旧帮着恳求姥姥。

  • 2016年12月02日 00:37:00
    撸主快更啊
  • 2016年12月02日 20:32:59

    一向对我百依百顺的姥姥,却想都不想一口回绝了,并且还第一次大声的吼了我。

    “姥姥昨天不是刚刚跟你说过么,以后这种事儿不要再说了,那秀丽要是真的再来找你,你就当看不见,还有这个你戴着,千万别摘。”姥姥说着给我戴上了一个三角形的护身符。

    我却是心中很是难过,因为,这是刘秀丽最后一个请求,我这个做朋友的却没能帮他。

    姥姥非但不帮丽丽,还将我锁在了房间里,不让我出去乱走。

    结果第二天,我就听姥爷说村里出事儿了,有“偷尸贼”进了村,把刘秀丽的尸体给偷走了。

  • 2016年12月02日 20:34:48

    发生了这种事儿刘秀丽的母亲当场就晕倒了,她现在是有身子的人,肚子里正怀着刘秀丽的弟弟,这么一晕,丧事什么的就都随随便便的办了,弄了一个衣冠冢就把刘秀丽给下葬了。

    只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我却再一次看到了刘秀丽。

    她就站在我房间的窗户前,我起声透过玻璃窗看着她,她的眼中居然溢出了血泪。

    我看着她不是恐惧而是心疼,心中想着刘秀丽的尸体被偷尸贼偷走了,那这会不会就是她的魂魄,打开窗户,想要靠近看看她。

    但是,她却在我靠近之后吓的飘的老远,脸上的皮肤也开始腐烂,指着我的胸口就喊着,她害怕。

    她这么一喊,我才知道是姥姥给我的护身符的问题。

     

  • 2016年12月02日 20:37:59

    刘秀丽落着血泪,哽咽着,说是来跟我告别的,让我把护身符给摘了,我犹豫着,刘秀丽则是声泪俱下,看的我心都软了,立刻摘下了护身符。

    就在我摘下护身符的那一刻,刘秀丽就突然朝着我猛冲了过来,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我能感觉到她的指甲已经嵌入了我的肉里。

    “丽,丽,丽丽你?”我挣扎着,想要挣脱,可是她的力气却大的出奇,掐的我直接就昏厥了过去。

    “一梳梳到尾,二梳白发齐眉,佳人才子,共协连理。红色嫁衣身上着,春宵苦短好缠绵。”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耳边传来了这般奇怪的歌谣声,而且越来越大声,让我不禁眨了眨眸子,眯着眼一看,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一张木床上,而且,身上还穿着红色嫁衣。

  • 2016年12月02日 20:40:11

    这是怎么回事儿?

    “夫人,时候不早了,阴亲既然已订,我定会护你周全,而你今后也当是我的夫人。”一个浑厚冰冷的声音响起,我不由得回过头去。

    刚刚我居然没有发现,床上居然躺着一个男人,因为桌上点的只是蜡烛,有些昏暗我看不清他的脸。

    但是,却清清楚楚的看到他是一个光头,而且,手腕上还有一串佛珠,这人是个和尚?

    “谁,谁是你夫人?”我的声音略带颤抖的说道。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