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五花八门 RRS

11月11号和某平台一个女主播结了婚,20号就发现她出轨了

发表时间:2016-11-25 20:34:20 点击:7693 回复:25

无斗不成宫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和老婆是今年1010号领的证,1111号摆的酒席,1120号我就发现她出轨了。

我觉得我现在都快疯了,有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一想着最近发生的这些破事、倒霉事就忍不住边走边嘀咕,甚至会大骂出来,我旁边看着我的人一定认为我他妈就是个神经病。

1120号那天,因为当时我有事,就给她打电话说晚上可能不回家,她也没多问什么,就说好。

晚上9点多的时候,她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我回不回家,我说可能不回去了,让她早点睡。

11点多的时候,我事情忙完了,就回家了。

我想着太晚了,就没给她打电话。结果我回到家的时候,发现家里没人,我就打了她电话,通了,但是没人接。我又接着打了第二个,响了好一会儿她才接,她说她跟她一个姐妹,也是高中时候的一个同学在一起唱歌,刚唱了出来,准备回家。

我当时也没多想,毕竟才结婚没多久,我不可能就想着她和其他男人就啪啪啪了吧?

她回到家的时候,一股子酒味,走路都有点摇晃,不过人还是很清醒。

我问她怎么喝酒了,她估计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就想好了怎么应付了,那回答得简直是行如流水,她说她那姐妹非说我两结婚的时候没赶过来,唱歌的时候非要让她喝酒,她姐妹话都说到那份上了,她也不好拒绝,本来还打算叫我一起去的,但因为我有事,所以就没有告诉我。

坦白讲,她给出那样的解释,我当时还是没有多想。原因还是前面说的,毕竟我两才结婚,我没任何理由往她出轨的方向想。

我们聊了几句后,她就哈欠连天的样子,说太晚了,睡觉吧。然后我和她就去卫生间洗漱了。

洗漱完,我们就准备睡觉。


发表时间:2016-11-25 20:34:20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8日 17:31:32
    她穿的是条加绒的皮裤,里面就穿了一条内裤。 她把皮裤脱了之后,我当时就懵逼了。不过看她当时的反应,她应该还没发觉自己有什么异常。 她穿的是条黄色的三角裤,明显的男人风,我可以肯定那不是我的,因为我平时都是穿四角裤,我也可以肯定那不是她的。 我就指着她穿的那条内裤,问她穿的那内裤是什么意思。 她低头看了下,立马就慌了,慌的特别明显,我他妈不是傻-B,知道她这反应代表发生了什么事。
  • 2016年11月28日 17:32:27
    她吱吱唔唔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我气得不行,就使劲扯着她穿的那内裤,问她这内裤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也没给我好脸色看,冲我大吼大叫的,问我这么凶干什么,然后她给了这样一个解释,她说那内裤是她姐妹的,当时她俩在KTV里玩游戏,谁输了就穿那内裤,结果她输了。 两姐妹玩这种游戏,谁信?
  • 2016年11月28日 17:33:02
    我让她打她姐妹电话,但她死活不愿意。 我把她手机抢了过来,琢磨着,她之前既然出去了,那肯定和那人联系过,但我翻了通话记录,全他妈空的! 我看着她穿的那内裤就特别来气,我说你穿着这玩意合适吗?你们玩的是互换内裤的游戏吗?你就不知道回家的时候换回来吗? 我当时脑子里就开始脑补她这内裤到底是怎么穿上的,我想了很多画面,那男人趁她睡着的时候给她套上的?她被我打去的电话吓着了,惊慌失措,随便拿了条内裤就穿上了?…… 无论我怎么问那内裤的事,她就是不说。 我们两越吵越厉害,到后来,你们猜都猜不到她说了句什么话,我当时就忍不住大笑了。呵呵……
  • 2016年11月28日 17:33:36

    她突然就很淡定,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了一句,实话告诉你吧,我其实是一个很保守的人。


    我立马就懵了,这他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想表达什么?


    我瞪大眼问她啥意思,她还是一本正经地说,你做过包皮手术的事,我接受不了。


    他妈的,这又是他妈的什么鬼?她很保守和我做个包皮手术有关系吗?他妈的有关系吗?


    真的,我当时就忍不住笑了。

  • 2016年11月28日 17:33:50

    我做包皮手术的事,在和她暧昧期间的时候就告诉过她了,她并没有说什么接受不了啊?现在来给我说她思想保守,接受不了我做过包皮手术?呵呵……
    我当时真想一耳巴子给她扇过去,不过忍住了。
    人在气头上,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
    我当时说话就挺难听的,我说你接受不了,那你之前给我口的时候是怎么接受过来的?那时候你怎么不说你思想保守,怎么不说你接受不了我做过包皮手术?

  • 2016年11月28日 17:34:24

    我这么一说之后,她脾气爆的不行,直接就扇了我一耳光,还爆粗口了,说你他妈说话怎么这么难听,我是你老婆,起码现在还是你老婆,你这样和你老婆说话合适吗?我以前能和你好上,我真是瞎了眼了。
    她这句话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尖叫出来的,跟那高音喇叭似的,当时又夜深人静,我怀疑整个小区都能听得见。
    她吼完之后还没完,又拿起电脑桌上一个台灯直接咂在了地上。

    她越是吵吵,我就越气愤。
    吵了一会儿,她就爆粗口说离婚,我说行,然后我又问关于内裤的事,她还是不说,还把话题给岔开了,我又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她说我们现在快离婚了,我没必要给你说那么多,这是属于我的隐私。她说这话的时候,那他妈一个理直气壮。

  • 2016年11月28日 17:34:42

    又那么乱七八糟的吵了一会儿,她就想穿裤子走人,边穿裤子边说第二天就去离婚。
    我心里头全是-泥-马在狂奔,穿条其它男人的内裤回来,现在又说走就走,有那么好的事吗?
    我直接把她皮裤抢了过来扔在了地上,然后扯着她穿的那条内裤。
    我承认我当时有些变态,但在我理智的时候回想着那晚发生的事,我感到并不是愧疚,而是恶心,真的!我他妈觉得就是恶心!

    那天晚上我做的变态事具体步骤就不说了,就一句话,算是我把她强了吧!

  • 2016年11月28日 17:35:00

    不过期间发生的有些事,让我觉得特别的……怎么说呢,既有趣又喜剧,那是我当时绝对没有想到的。以致于我现在经常在想一个问题,男人和女人在性-欲面前是不是都是一样的?

    当时她想走,但被我强行拽回来了,我就直接把她按在了床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个时候突然就有了生理反应,就把她扒了个干净,就想干她。
    她刚开始的时候还拼命的挣扎,说实话,她挣扎的时候那位置还真不好进,于是我就用手抠,这倒是好使。

  • 2016年11月28日 17:35:14

    她一边挣扎的时候还一边威胁我,说什么她要报警,要告我,我根本听不进去。说来也奇怪,她越是这样威胁我,我干她的欲望就越是强烈。
    我手进去之后没一会儿,她反应开始就变了,连呼吸声都变了,时不时还会装着很痛苦的叫几声,嘴上还是会说着威胁的话。不过我和她相处了这么久,知道她这是有感觉了。
    我当时感觉真是他妈的又可气又可笑。
    这种情况下,她竟然还能达到高潮,我他妈真的是服的不行。
    做过爱的人应该都知道,女人一旦有感觉了,下面就容易湿润。
    我手忙活了一会儿,就拿出来了,用下面去弄,她还是会假装挣扎,不过没几下就进去了。

  • 2016年11月28日 17:35:30

    完事之后,我就忍不住嘲讽她,说你真够可以的,这样都能达到高潮。
    她狡辩,还让我搞清楚状态,说我这是在强J她。

    没说几句,她就走了。
    这一次她走,我就没拦她了。

  • 2016年11月28日 17:35:48

    她走了之后,我就在想,男人是不是和女人一样,哪怕是恨对方,但在某种情况下也会产生性——欲?
    ……
    我和她认识这一年多就结婚了,真的,在我们结婚之前,或者说就是在这件事没有发生之前,我一直觉得,我两就是上天安排好的一对,简直是天赐良缘。
    呵呵,现在看来,这是老天爷安排她来折磨我的。
    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想过我会和一个主播结婚,而且我之前对那些平台的主播是没有什么好印象的。
    如果没有发生这内裤事件,我把我和她认识的经历说出来,大家一定会觉得,这他妈太神奇了!

     

  • 2016年11月28日 17:36:15

    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她应该在我出事那一天就开始有离婚的念头了。
    我以前比较喜欢赌,挣的钱几乎都拿去赌博了,一年到头存不了什么钱。有亲戚朋友劝过我,让我别那么赌了,不年轻了,要为以后打算打算。
    道理大家都懂,我每次输了之后,也想过以后再也不赌了,但真的很难控制。不过后来我挣了钱就会放一点在我姐那儿,我给我姐说,那钱除非我做什么生意她才给我,否则一律不给。我姐也真是守信用,好几次我输了钱,找她要,她都不给,有两次还吵红了脸。
    我也是近几年才开始收心,不过还是会赌,只是不像以前那样没有分寸的赌博了,知道节制了。
    后来我就投资开了个饭店,我姐知道我是真心要做生意了,就把钱都还给我了。
    我运气也还不错,开那饭店生意一直都挺好,赚了一些钱。
    我和这个老婆是去年在一个直播平台认识的,因为我平时无聊的时候会玩英雄联盟,晚上睡觉的时候会看下某直播平台的一些主播直播。

  • 2016年11月28日 17:36:27

    我平时一般都是看英雄联盟和地下城的直播,而且我直播有个习惯,就是不会一直锁定一个人的直播看,我会看一会儿这个人的直播然后又看下其他人的,有时候遇到自己喜欢玩的英雄就会多看一会儿。

    那天晚上我是被一个直播间的标题给吸引了,标题的全名我记不清了,不过大概意思是,妹子盖伦打野,怎么怎么的。

    我点进那直播间的时候,一看右下角框框里的她的视频头像,第一感觉很面熟。我想了一会儿,终于想起来了,我在现实生活中见过这个女的,而且还见过两次,不过也仅仅只是见过面,没有任何交流。

    为什么我会有印象,因为见过她这两次印象挺深刻的。

    有一次看见她是在我的饭店里,我正好从走廊路过,而她正好从旁边的厕所出来。她当时穿的是裙子,有一节裙摆就扎在了内裤里,能看见大半个屁股,那画面能脑补吧?

    我当时很想提醒她一下的,但又怕太尴尬,就装着什么也没看见,然后就什么也没说,最后她进了旁边的一个包厢。

  • 2016年11月28日 17:36:48

    还有一次看见她是在一个游乐园,我和几个朋友坐海盗船,当时她也在那海盗船上,不过当时我看见她的时候,只是觉得面熟,后来海盗船完了,我还想了好一阵才想起她就是我在饭店里看见的那女的。

    说实话,那天晚上在那直播平台上再次看到她的时候,我挺兴奋,完全没想到看个游戏直播也能碰见她,但更神奇的还在后面。

     

    因为那盘游戏她们劣势很大,而她的数据也很糟糕,然后就有人开始喷她了。

    玩过英雄联盟的朋友都知道,游戏里的有些喷子骂起人来还是比较绝的,操你祖宗十八代什么的那都是比较温和的了,当时骂她那人就骂得挺难听的,她也回嘴了,说对方一个大男人的骂女人不要脸,一点风度也没有。

    她游戏ID是隐藏了的,我只能看见血量,不能看见她的名字,但她骂她队友的时候,她的名字就在屏幕上显示出来了,我看着她那游戏ID的时候再次被惊着了,因为之前玩英雄联盟的时候和那游戏ID匹配到过一次。

    肯定大家又有疑惑了,玩个游戏还能记住别人ID,谁信?

    一般情况下,玩完一盘游戏之后,我确实是记不住自己的队友叫什么名字,可我为什么偏偏把她那个游戏ID记住了?那肯定是有原因的。

    因为之前匹配到她的那盘游戏时,一进了游戏画面,她当时就说了句,妹子是坑,轻喷!

    而她的ID名也很特别,是很长一串同一个字,而且还是我不认识的字。那一盘她确实很坑,比我还坑,然后我们队友就骂她了,说她是人妖怎么怎么的。

    我平时玩游戏基本不喷人,输赢对我而言不是很重要,又不是输钱。

    当时他们对骂的时候,我也没吱声,觉得就是两小屁孩。

    后来游戏结束之后,我还特意在网上查了下那个字。

    我不知道大家遇到这样神奇的事会是怎样一个反应,反正当时的我在那一刻,只有一个感觉:不可思议!

    我看她直播的时候就忍不住问她是不是XX城市的,后来我两就慢慢聊了起来,有时候我也会给她刷个礼物什么的。

    我们越聊越熟,后来慢慢的就走在一起了。

    真的,我以前觉得我两真的是太他妈太他妈太他妈有缘分了。

    算了,那些温馨的事就不说了,感觉很恶心。

    说实话,在没遇到她之前,我是没打算这么快结婚的。虽然说我已经30来岁了,但我觉得我还是挺年轻的。呵,其实,我之前真正不想结婚的原因是因为我姐,我喜欢我姐,我姐也喜欢我,但我爸妈不愿意我两在一起,他们觉得这很丢人。

  • 2016年11月28日 17:37:06

    算了,不说这个伤感的事,还是说说和她结婚后的事吧。

    我们今年1010号领的正,1111号摆的酒席。

    让我没想到的是,刚结婚后就出事了。

    我之前本来一直琢磨着要把饭店重新装修下,后来决定结婚之后再装修,沾沾喜气。

    结果狗日的,喜气没沾着,沾了一地丧气。

    1113号,我就找人开始弄饭店。

    我找的工人是以前认识的,不是找的什么装潢公司。

    13号下午的时候,我就接到电话,说饭店出事了,死人了,还是两个。


  • 2016年11月28日 17:37:19
    有人在看吗?
  • 2016年12月01日 18:46:44
    没人啊。
  • 2016年12月01日 22:31:24
    继续更新啊
  • 2016年12月03日 19:03:20

    后来死者家属就找到我闹,让我赔钱,刚开始本来已经谈好了,一家各赔偿70万,因为我手头没那么多钱,就先各家给了30万,但是我向死者家属保证,剩下的钱,我绝对会在一个月内还上,死者家属表示能接受。结果到晚上的时候,两家的死者家属又出尔反尔了,要我至少每家赔偿200万。这把我惹火了,我就直接跟他们说我只愿意赔偿30万,多一分都没有了,不服的话,去告我,法院判下来该赔偿多少我都认了。

    本来才结了婚,按理说是该高兴的日子,结果因为饭店出了事,最近就一直很烦。谁会知道更烦的还在后头,1111号才摆婚宴,1120她就给老子出轨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她可能是觉得我饭店没了,死者家属又一直在闹,对于她而言,我没什么利用价值了,该踹了。

    1121号早上的时候,这女人打电话来说离婚,刚开始她还挺豪爽的,说她一分钱不要。结果到下午的时候,不知道是她自己琢磨了一下,还是有人给她提醒了什么,说离婚要分钱,我把她臭骂了一顿。

    我们到现在都还没离婚,不是我不想离,而是她这几天不知道在干什么,一直没露面,电话经常是关机状态。

    我姐还是挺关心我的,虽然我结婚的第二天她就离开了,但饭店出事之后她时不时会给我打电话,关注我这边的情况。我和这个女主播发生的事暂时还没告诉我姐。

    因为我爸妈一直反对我和我姐交往,所以这些年来,我和我姐很少来往。

  • 2016年12月03日 19:03:40

    我和这个女主播交往之后,渐渐地就把我姐忘了,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我又忍不住会想起关于我和我姐的事,哎!

    大家不要多想,我和我姐没血缘关系,但在我爸妈眼里,如果我和我姐结了婚,那就是乱伦了。我们家的关系比较乱,一言两语说不清。

     

    第三章:悲惨的家境

    想想我从小到大也挺不容易的。可以这么说,我算是一个富二代吧,但我却从来没享受过富二代该有的待遇。

    这女主播之前不是说过她很保守,接受不了我做过包皮手术吗?你们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做的包皮手术吗?说出来你们可能都不相信,我这手术是1994年做的,那一年我才10岁。

     

    我一直在怀疑,我是不是中国第一个做包皮手术的人。

    我爸在某些方面思想很开放,我这个包皮手术就是他的主意,给我做包皮手术这医生就是他以前认识的一个在国外进修过的朋友

    我爷爷以前算是个有钱人吧,不过干的都是见不得光的事,毒品生意!

    虽然我爷爷这辈子挣了不少钱,也成功地金盆洗手,但寿命不长,他和我奶奶都只活了50多岁。

  • 2016年12月03日 19:04:00

    我爷爷奶奶一共有三个儿子他们去世之后,家产就被三个儿子分了。
    我爸是老大,从小就爱赌,我感觉我就是遗传了他赌博这方面的基因。

    因为我爸爱赌,而且又特爱专研这方面的东西,所以后来成了个老千,赢了不少钱至于我爸具体有多少钱我不清楚,不过几百万肯定是有的那年代的几百万和现在是没法相提并论的。

    我二爸和幺爸都是混子,在87年严打的时候直接被枪毙了,连个后人都没有。其实在现在看来,我二爸和幺爸虽然是个混子,但也没犯什么严重的罪,按照现在的说法就是嫖娼比较多而已,绝对不至于被枪毙,但在87年严打的时候就这么枪毙了。

    可能现在很多人不了解87年严打是个什么概念,觉得我说的这个很夸张,你们不信的可以问问你们家里的那些长辈关于87年严打的事,有可能你们那些长辈说的比我这个更夸张。
    说实话,我虽然不信鬼神,但信报应,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就拿我爷爷来说吧,我承认,他挣了很多钱,可结果呢,换来了什么?自己50多岁就去世了,自己的后代也落得如此下场。

  • 2016年12月03日 19:04:24

    我爸偶尔还会说,他87年如果没在国外的话,可能也一命呜呼了。
    虽然我爸在当年也算一个小小的有钱人,但真的,我可以摸着我自己良心说,我这辈子没怎么花我爸的钱。

    我一岁多的时候,我爸就和我妈离婚了,表面上我跟的我爸,但实际上,他几乎就没带过我,他和我妈离婚不到两个月,他就直接把我送回农村了,让一个隔壁邻居带我,所以说,从小到大,我基本上都是在隔壁邻居家渡过的,只有有时放寒、暑假才会把我接到他居住的城市玩一玩,要开学的时候又把我送回农村。


    我们家农村是有房子的,我爷爷是从农村出来的,后来发了财,就回老家盖了房子,再到后来我爸这辈,我爸又把家里的老房子大改革了一下,修了个四合院,在我们那村子里算是最牛的了。相信从农村出来的朋友都知道,有些农村出去的人,如果发了财的话,会回去把自己家的老房子重新整修一下,一个方面可能是为了炫耀,二个方面是觉得老屋基好,所谓的风水好,保留着。而我爷爷就是觉得农村老家那老屋基好,必须得留着我爸可能多多少少也有点这个思想。

    我爸在八、九十年代的时候确实风光了一阵,但在九十年代中后期他就不行了,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他可能还更贴切一点,这都是在我做包皮手术之后发生的事了。
    所以说,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相信报应一说了。表面上我爷爷风光到死去,但始终寿命不长,而且他的三个儿子也没有落得个好下场。这可能就是所谓的父债子还吧!
    再说说我爸,在某种意义上,他和我爷爷干的都是同一种勾当。我爸当时的老千技术还是挺牛的,要不然也不可能赢那么多钱,错了,是骗那么多钱。

  • 2016年12月03日 19:04:45

    虽然87年我爸逃过一劫,之后几年也过得风风光光,但十年不到的时间,他就彻底沦陷了。
    我爸这辈子玩的女人也不少,光是合法的婚姻他就结了四次,第一次是和我妈结的婚,和我妈离婚之后,他又结了三次婚,头两次婚姻一共加起来维持了两年多点的时间,没后代,第三次婚姻是在我7岁那年,他和一个比他小10的女人结了婚,后来那小女人怀孕了,但没多久流产了。我承认,那小女人流产和我有很大的关系。


    当时放暑假,我爸把我接到了他住的那城市。那小女人怀孕有好几个月了,肚子挺大的,小女人她妈也在。我爸平时在外面忙,就是小女人她妈照顾小女人。
    我爸让我叫小女人阿姨,叫小女人她妈奶奶。
    我当时对小女人母女两谈不上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就按照我爸的意思叫她们阿姨、奶奶了。
    过了几天,我爸就带着我去做了包皮手术。

    说实话,做完手术之后挺疼的,大概过了一个星期左右吧,才感觉没什么疼痛感了。
    我本来在我爸那儿玩得还算开心的,但有一天中午我睡了午觉起来突然听到小女人母女两在卧室里谈话,我当时那心呐别提有多难受了。
    小女人母女两大概意思是说我住在这儿怎么怎么碍着她们了,我爸以后会分多少家产给我。小女人她妈更夸张,说什么这一胎生了接着又生三四个,这样一来就可以多分几份我爸的家产。小女人也没安什么好心,说什么她现在才是我爸的老婆,以后我爸的钱只会是她和她孩子的,我别想拿走一分。
    我当时虽然年龄小,但我不傻,小女人母女两说的那些话我都能听明白是什么意思。

  • 2016年12月03日 19:05:11

    我在门口偷听了会儿,小女人她妈就把门打开了。
    其实,在小女人她妈没打开门之前我就已经听见脚步声了,但我没有跑,就那么站在门口边上,可能就是觉得不服气吧。
    小女人她妈看见我的时候,骂得特别难听,说我站在门口偷听她们说话,怎么怎么没教养,真的是有娘生没娘养……
    小女人也站在边上骂,说我这么小就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真缺德以后长大了还得了……哔哔哔哔一直说个不停。
    小女人她妈后来甚至还动手了,扇了我两耳光。
    我当时真的是气炸了,我指着她们母女两,说你们两个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图我爸的钱,然后我又对小女人说,我爸多大了,你又才多大,要不是我爸有钱,你会跟他结婚吗?如今回想起来,自己娶了个小10岁的老婆,真是一言难尽啊!

    母女两人又是一统乱骂,小女人挺着个肚子还想打我,我当时顺手推在了她肚子上,直接把她推倒在地了。我也没管她,回自己屋子了,只听到母女两鬼哭狼嚎的声音。

    过了会儿,小女人她妈就来使劲的敲门,边敲边骂,我还是没理她。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吧,我就听见屋子外有其他陌生人的声音了,应该是医院的人。
    直到外面没有声音了,我才把门打开出去看了看,这才看见地上有好多血。我当时心里还有有点怕,但没往流产方向想,因为我觉得就摔了一下,不至于就流产了。

    我把地清理了下就又回房间了,把门也反锁了。
    傍晚的时候,我爸回来了,听他敲门的力度和说话的语气,我知道他火气很重。

     

  • 2016年12月03日 19:05:33
    今天没了,明天继续吧。有人看就出个声啊。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