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辰少的独家绝宠》我借酒消愁,不料在醉酒中竟错上了别人的床……

发表时间:2016-11-29 00:18:47 点击:3718 回复:17

浅笑吟歌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言情 甜宠 总裁 日久生情#

    桐城,维多利亚高级会所。

    

    流转炫彩的灯光打在空旷的走廊上,周围的包间内隐约传出嬉笑的喧闹声,帅气的waiter身着燕尾服立于过道两旁,有人经过时便会恭恭敬敬的俯首致礼。


    精致的妆容,诱惑的红唇,水晶流苏耳饰点缀的恰到好处,金色高跟鞋在灯光下发出熠熠的光芒,我望着镜中的自己,大红色紧身晚礼服勾勒出凹凸的曲线,没有一丝浮夸的图案,却也能如此张扬夺目,摄人心魄。


    我挎上纯白色真皮包包,如画龙点睛般,使得整个装扮又多了一份优雅。


    红唇勾起满意的弧度,我转头离开卫生间,迈着自信的步伐,朝着走廊尽头的包间走去。


    不一会儿,便到了1108包间门口。我深吸一口气,令烨华,今天,我一定要让你为你曾经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轻轻推开包间门,刺耳的歌声传来,我抬眼望去,正扯着嗓子唱歌的是我们公司副总方建州,《一千个伤心的理由》这么悠扬婉转的歌被他一副公鸭嗓唱的跟车祸现场似的,他一个人陶醉的唱着,其他人的表情无不扭曲抽搐,甚至还有人偷偷还捂上了耳朵。


    这画面令我忍俊不禁,若不是他身居高位,这样的场合怕是谁都不愿意跟他同来的吧!雅座上的部主任吴昱瞥见了我,那副神情就像是见了救星一样,连忙大声道:“小雅!你来了!”


发表时间:2016-11-29 00:18:47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9日 14:35:48
          我汗颜,喊这么大声,看来是生怕副总听不见不停下来,不过,却也正合我意。

          我扫视一周,目光停滞在包间内最暗的角落。那里好整以暇坐着的男子,一只手懒懒的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摆弄着一枚斟满香槟的高脚杯,他垂着眼眸,并不为刚才吴昱的叫声所动,只是默默的盯着酒杯,仿佛与世隔绝,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干扰到他分毫。

           他穿着灰蓝色西装,脖间的领带松松的挂在胸前,白色衬衣微微敞开,领口处露出白净微凸的锁骨,成熟而又魅惑。

          我心中猛然一动接着又是一沉,令烨华,这么多年过去,你还是能对我做到不闻不问,而我,依旧无法抵抗你在不经意间所散发出的魅力,是我不思进取,还是你心如磐石?

           可是不管哪般,我也早已不是曾经的我!

          我定了心神,巧笑嫣然的走了进去,娇柔道:“真是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方总见我进来,喜上眉梢,笑的眼角都堆起了层层褶皱。

           “小雅,晚来的要自罚三杯呦!”方总一脸坏笑的望着我。

         我也不推脱,朝他媚然轻笑,随即端起桌上的酒杯饮尽三盅,酒杯翻倒,不漏一滴。

          “哈哈,好!小雅不愧是小雅!真是豪爽!”


  • 2016年11月29日 14:36:09
          方总满意的大加夸赞,房内传起了阵阵掌声,我自然明白,在这掌声中,有佩服,有不屑,有嫉妒,也有羡艳,不过这些我早已处之泰然,毕竟这么多年,我聂小雅在职场也不是白混的!

         此时,我唯一在意的,便是角落里的男子,余光扫去,他一如方才那般,连看都不看我一眼!

         “对了,小雅,烨华是咱们公司新上任的策划部总监,人家可是海归博士,你还不赶紧过去碰一杯?!”方总对我使了使眼色,我立马明白了大概。

         虽然令烨华相貌才识皆是完美,可那怪癖的性格,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和他聊到一起去,就连方总这样的商场老手,也有些捉摸不透他吧。

         作为公司活动的暖场小能手,看来我今天不仅是吴昱的救星,还当了回方总的救星!

         真是天助我也,我端起一杯酒,慢慢朝令烨华靠近,这次,我看你还怎么无视我!
  • 2016年11月29日 14:39:56
      我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停在令烨华面前,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脸上漾起绚烂的笑容。

          “令总!小雅敬您一杯,您应该不会不给小雅这个面子吧!”我笑盈盈的将酒杯举到他的面前,虽极力保持冷静和自若,可那久违的心跳却如何也压抑不住,我一边暗暗骂着自己的没出息,一边将脸上的笑容溢的更浓。

         令烨华嘴角弯起,拿着酒杯起身与我的相碰,叮铃的声响又在我心中激起一阵巨浪,他声音如磁,淡淡开口:“多谢聂小姐好意。”

         仅仅几个字却恍若隔世,我微笑着对上他的目光,那双眸如星辰般耀眼,却又清冷似鹰,黑曜石样的瞳孔深邃,神秘。

         他笑的温柔,同我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一样,令我沉溺于他的眼眸,醉心在他的笑容。

         若不是之后发生的那件事,或许,我这一辈子,也无法从他所赋予的汪洋中逃出生天。

         可如今,再次看见他的微笑,却令我有些隐隐作呕。

         “令总太客气了,小雅见你一人独坐这里,似乎有些孤单,不如让小雅坐在您身边可好?”

         “随意,请坐。”

         令烨华说完,稍稍挪向一旁,摊手示意我坐下。

         这也在我意料之中,反正这些人也不知道我与他的过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这令烨华,可是最怕麻烦的。

  • 2016年11月29日 14:41:18

         “哈哈,还是我们小雅厉害。烨华,这次你该相信我说的了吧?”方总举着话筒笑道,声音从话筒中传出,刺耳响亮。

         咦?方总说什么了?难道是和我有关的?我疑惑的望向令烨华,却见他轻轻一笑,转头凝视着我说:“相信,如此深谙人情世故,不愧是你公司的金牌业务员。”

         我怎么听他这句话,都是三分褒奖,七分戏谑呢?我尴尬的笑了笑说:“令先生过奖了,小雅可不敢当。”

         “哈哈,小雅就不要再谦虚了,要不是你签下了梦宣的单子,也不会有今天的庆功宴啊!”方总似乎很是高兴,从我进来起,他的笑脸就没有散去过。

         “是啊,小雅,我们大家伙儿敬你一杯!”吴主任也站了起来,附和道,其他职员见状,也纷纷起身,端起酒杯朝我举来。

         看到这阵势,我赶忙站起回敬,笑脸相迎:“谢谢大家,这其实都是方总和主任的功劳,小雅不过是借花献佛而已!”

         我仰头饮酒时,偷偷斜眼,得意的瞄了瞄令烨华。他怕是怎么也想不到,曾经懦弱内向,任由他摆布的聂小雅,有一天竟然变得能说会道,成为了金牌业务员!

         一番奉承过后,大家坐回了原位,继续说笑起来。

         我紧紧捏着手指,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却见令烨华站了起来,朝着方总举起酒杯:“感谢方总今日招待,只不过我还有事,要先走一步了。”

         说罢,仰头喝完杯子里的酒。

         什么?他这就要走?今日为了他,我精心打扮了这么久,期待了这么久,才刚来几分钟,话也没说两句,他就要离开,那我这些准备岂不都是白费了?!


  • 2016年11月29日 14:41:25
          “这……那……好吧。”方总看起来也有些惊讶,但又不好拒绝,毕竟令烨华是公司高薪为挖来的核心人才,还没来公司之前,大名就传遍了公司各个部门,公司对他拉拢还来不及,更加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忤了他的意。

          令烨华绅士的低头示礼,提起公文包就朝门外走去。

          我顾不得的许多,猛地起身朝他喊道:“我送你吧!”

          这一喊吸引了包间中所有人的目光,就连方总也不可思议的望着我。

          我意识到自己表现的有些太过于热情了,连忙展开笑容,从容的解释道:“我代表公司送一送令总,桐城这几年变化巨大,令总刚从国外回来,怎么也会有些生疏吧!”

          方总听此,狠狠拍了一下手道:“哎呀,这个……小雅说的太对了!我都没有想到,哎,真是考虑不周……考虑不周啊!小雅,那你快去送送令总!”

          我朝着方总笑意荡然的说:“好的,方总。”

          令烨华稍有驻足,但却什么也没说,径直离开了包间。

          想走?没那么容易!

          我朝大家告别后,拎起包,飞快的追了出去。
  • 2016年11月29日 21:14:53

    “令烨华!你给我站住!”

    跑出包间,我追上令烨华,终于不用再在人前伪装,我抓住他的衣袖,迫使他停住了脚步。

    他缓缓转身,低头望着我,突然伸手拉住了我拽他衣袖的手臂,我惊讶看去,心跳不止,他宽大的手掌温暖有力,可下一秒,他便狠狠甩开了我的手!

    他盯着我,目光冰冷的如同寒冬时的霜雪,他冷冷开口:“聂小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请你不要再跟着我,回去吧!”

    我感到自己身体微微擅抖,但又极力维持着镇定,强挤出笑容说道:“方总让我来送你,我就得来送你!毕竟我只是一个小职员,必须完成领导的嘱托,不然丢了饭碗,谁负责?所以……希望令总不要为难我。”

  • 2016年11月29日 21:15:20

    令烨华轻轻一笑:“聂小姐的三寸不烂之舌还真是厉害!不过,我的未婚妻现在正在外面等我,你若觉得合适,我倒也不介意你和我们一起走!”


    未婚妻?!我没有听错吧?令烨华要结婚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年我一直默默关注着他,从各种途径得到他的消息,为了他我来到了华创广告有限公司,为了他我努力拼命的跑业务,为了他,我开始变的不像我……


    目的便是可以让一个耳目一新的自己出现在他面前,让他……重新爱上我!可是现在……他就要结婚了!


    那么我这些年来做的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 2016年11月29日 21:15:52

    “是她么?”我攥着双拳,努力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


    “恩。”


    他的回答没有任何犹豫,令我的心瞬间坠入冰窟,我冷笑一声道:“没想到,你们还在一起呢。”


    “恩。”


    “她真的有那么好?”我带着微弱的哭腔,湿润了眼眶,我低下头,努力抑制自己即将流下的泪水。


    “小雅……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从前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希望你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令烨华又恢复了一如既往温柔的腔调,可在我听来确实那么刺耳。


    “呵呵,幸福?”我感到自己的心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的剜着,直到鲜血淋漓,“令烨华,你没有资格说这些话,因为你根本没有资格得到幸福!我不会原谅你们……我希望你们不幸福!”


    我几乎是咆哮着说出这些话,在眼泪涌下的一刹那,我转过身背对他,不愿让他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样子。


    “令烨华,我恨你。”

  • 2016年11月29日 21:16:15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出了会所,一个人像疯子一样在大街上哭喊狂奔,从前的种种如同放电影一般在脑海中划过,一幕又一幕,记录着我的天真和无知。


    令烨华,你为什么这么残忍,一次一次的摧毁我,一次一次的伤害我,我不会放过你,不会让你们好过,我一定要让你们为曾经所做过的一切付出代价!!!


    不知道跑了多久,泪水模糊了前方的道路,旁边闪烁着五彩的灯光,我侧头望去,五颜六色的门牌上刻着“KISS ME 酒吧”几个字样,我扬起笑容,走了进去。

  • 2016年11月29日 21:16:40

    都说借酒消愁,确实不假。


    酒似乎有一种魔力,似醉非醉间便能让人忘乎所以,忘记一切的烦恼,大声地哭,放肆的笑,不用在乎任何人的眼光。


    酒吧舞池内,形形色色的人扭动着身躯,跟随者喧嚣的音乐,摇头晃脑,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


    我找了一处没有旁人的角落,点了一打啤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


    人在伤心的时候,总是特别容易醉,酒才刚过一半,我的脑袋就阵阵眩晕起来,眼前也变得有些模糊,可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我一会咧着嘴笑,一会抱着头哭,嘴里喊的心里念的,全部都是“令烨华” 。

  • 2016年11月29日 21:17:06

    “咦?小姐,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喝闷酒啊?”


    突然有声音传来,我趴在桌上,隐约看到面前立着几个人影,却又看不清是谁。


    “不如……让兄弟们陪你一起喝,那多开心啊!哈哈哈!”


    那人将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顺势揉捏了一下,一股厌恶感油然而生,我想拍开他的手,可身体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她好像醉了。”


    “啧啧,还是个美女呢!今天真是艳福不浅啊!”


    “赶紧的架起来,带走!”

  • 2016年11月29日 21:17:22
    有人在看吗?
  • 2016年11月30日 15:54:25

    我迷迷糊糊间听到那些人所说的话,言语间满是轻薄。


    该死!我心中大叫不好,想要起身离开,可却发现在酒精的作用下,身体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感觉有两个人生硬地拉起了我的胳膊,将我架了起来。


    我猛烈的挣扎,心中升起浓浓的恐惧,可大概在他们的眼中,我就如同一只待宰羔羊,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我恍然大悟,再多的挣扎也是无济于事……


    “你……你们是谁……带我去哪,放……开我……救……救命!”


    我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用所能发出的最大声音呼喊。


  • 2016年11月30日 15:54:55

    “嘿嘿,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放心,兄弟们会好好疼爱你的,一定会让你舒服到欲仙欲死,嘿嘿嘿!”


    “喂,是阳光宾馆吗?有房吧?……那好,给我定一间大床房……对,20分钟后我们就到!”


    虽然身体不听使唤,可是耳朵却听得清楚,这其中一人打了电话,从他的言语中我知道,如果就这样被他们带走,那我这二十五年来所维持的纯洁身体,便要在今晚被玷污的一干二净!


    这……怎么可以!


    我的第一次原本是要留给那个我最爱的人,等真正得到他的心后,再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给他。


    出身在工薪家庭的我,从小受到传统的教育,对自己的初次是非常看重的!


    而这些男人,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甚至连他们的样子都看不清!我怎么能被他们……


    想到这里,心里犯起恶心,加上刚才喝了那么多酒,胃里的东西突然如翻江倒海般涌入口中!


    我无法控制,全部吐了出来!


  • 2016年11月30日 15:55:25

    “喂!你往哪吐呢!恶心死了!”


    我吐在了其中一个架着我的男人身上,那人见状,松开了我的胳膊,连忙去拍自己身上的呕吐物。


    好机会!我趁机鼓足力气,甩开了另外一个人的手,然后拼尽全力跌跌撞撞的朝舞池中央冲去,人多的地方,他们总不能强拉硬拽吧!


    我眼前天旋地转,炫目的灯光照的人睁不开眼睛,可我顾不了那么多,只是一股劲的向前跑。


    谁知没跑多久,就撞进了一个温暖宽大的怀抱中!


    那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非常好闻,不知为什么,这个人给了我莫名的安全感,我抓着他的衣角,语无伦次的哀求道:“救……救我……求……求你!”


    “好。”


    他凑在我耳边低声道,温热的气息传来,令我惊恐的内心得到了一丝安定。


    他轻轻扶着我的肩,我听到他用严厉的声音对那些人说道:“她是我的女人!你们想干什么?!”


    “辰、辰少?!没、没干什么,就看她一个人喝醉了,想问问她要不要兄弟们帮忙送回家,哈哈,既然是辰少的人,我们就不多事了!”


    “滚!”


    “是、是!”


    听到他们离开,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我深深呼了一口气,醉意再次袭来,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朦胧中,我感到有人抱起了我,在我耳边低声细语,可我却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接着我好像被抱上了一辆车,过了不知多久,我被人放在了一张柔软的床上。


  • 2016年11月30日 15:55:38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烨华抱着我,说着甜蜜的情话。他将我压倒在一片玫瑰花海中,俯身亲吻,浓烈而又深沉,每一次的触感都是那么真实清晰。


    接着传来一阵疼痛,令我失声惊呼,他温柔的附上我的手与我十指紧扣,将我的头埋进他那坚实的胸膛里,我跟着他的节奏浑身颤动,慢慢的,痛感渐渐消失,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舒服,越来越美妙的感觉……


    “烨华……烨华……我爱你……”


    我一遍一遍喊着他的名字,对他倾诉着自己的心迹,我微笑着留下幸福的泪水。


    这个只属于我和他的梦,我希望永远也不要醒过来……

  • 2016年11月30日 15:56:24
    该回复已删除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