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长篇情感小说连载】《章琪》第一、二章 by虎皮妈

发表时间:2016-11-29 13:40:28 点击:6167 回复:2

喜食肥肉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章琪】第一章 福佑坊

章琪直到十几岁才知道自己家的石库门叫“福佑坊”。小时候她报家门,都是说,我是中华路99弄的。孙优婷讲给章琪听之后,章琪常常会想:为什么叫福佑坊呢?真的会有福气来保佑我们么?


福佑坊是新式石库门,从圆拱门进去之后,路比周围的弄堂要宽敞。章琪没什么方向感,小时候给老师画家访地图,永远标不清路名和东南西北。只能说:从学校出来,左手转弯,沿着鸡粥店那边走,走到面包房,就是99弄了。进来后,左手边第三条支弄,走到底,右手边二楼,就是我家了。鸡粥店的粥,她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写,从书架上取下皱皱的小开本新华字典,努力在密密麻麻的小字里探索着。大开本的汉语大词典要十五块钱,妈妈答应考完初中再给她买。


孙优婷家住在最后那条支弄里,再往前走两步,就通到小菜场。上初中前,章琪只见过孙优婷几次,也并不敢去和她亲近。周围邻居大人讲起孙优婷来,总说“27号孙家的那只小姑娘”。上海话里的“只”或许没有普通话里那么明显的贬义含义。但可能还是有一点的吧?否则为什么章琪听了之后会心里不舒服,从而暗暗有点戒备呢?


虽然不在一个小学上学,但章琪是一直知道孙优婷的,也知道她和只在房间里看书的自己是完全不一样的。一直偷偷关注的人,寥寥的几次见面,都惊心动魄,让章琪印象深刻。


第一次是一个大冬天,章琪那时候大概七八岁,弄堂里来了卖爆米花的人。那个时候的爆米花,真的是米做的,而那个时候的爆米花机,是一个黑色的、椭圆的铁家伙。一碗米倒进去,一只大手就把住机器的一边慢慢摇着,摇的那个人通常面色黝黑,气定神闲。长长队伍里的大人们都装作若无其事地闲扯,但章琪直觉气氛里有一些微妙的兴奋。大家都在等,等那个黑色的铁家伙开天辟地一声巨响,然后天女散花的爆米花汩汩地涌出来。章琪又怕又期待,把两只手贴在耳朵下面,时刻准备着盖住耳朵。


突然,两声尖叫从章琪的左边传来。“侬只小娘匹要死啊!我今朝不打死你!”章琪忘记了盖耳朵,转过脸去,看到一个又矮又胖的女人歇斯底里地对着一个门洞怒吼。章琪认识她,她是福佑坊里有名的“扎巴”,家家户户的八卦她都知道,花蝴蝶一样每天飞在不同的人家里。章琪的爸爸叫她“克克勃”,章琪的妈妈就没那么客气,叫她“十三点”。


还没等扎巴骂完,第二盆水又浇出来了,这次扎巴有准备,往后一躲,只浇湿了裤腿和棉鞋。章琪仔细一看,其实扎巴身上的羽绒服也早已经湿了大半,滴滴答答在往下面滴水。扎巴的脸又青又紫,细缝眼怒张,两只手不停地在空中挥舞,嘴里“册那”系列的脏话一浪接一浪朝章琪这边涌来。


还没等她骂畅快,门洞里突然冲出一个红衣服女孩,一头就顶在了扎巴的肚子上面。扎巴没站稳,被顶倒在地,但手上使劲,搂住了女孩的头。女孩到底劲儿小,也被拽到了地上。只见扎巴一个翻身,就骑在了女孩的身上。


这时候等爆米花和看热闹的人都围上去了:“好来好来,哪能好打小孩的!两度电的事情,不要闹来!”几个男男女女半推半拉架起了扎巴。扎巴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一会给这个看手上擦伤的伤口,一会儿走到那个人前面,指着自己湿透的衣服裤子,然后跳着脚指着地上的女孩骂。


章琪惊讶地望着半坐在地上的女孩。那个女孩看着跟自己差不多大,也就是七八岁的年纪,皮肤白得像个雪娃娃,显得脸上几条血红的指甲印更刺眼。她恶狠狠地盯着扎巴,眼睛里完全没有半点胆怯。她站起来,“呸”地往地上吐口口水,脆生生指着扎巴:“你要是再欺负我婆婆胡说八道,我一把火烧了你家你信不信!”


扎巴显然被孙优婷的气势吓住了。但回过神来,用更大的尖叫拉着周围的人:“你们听到了伐!你们都听到了啊!要烧我家房子哦!三岁看到老,天生就是个杀人强盗胚!这家人一个个男盗女娼啊!你们都听到啦!你们都给我做个见证啊!110!你们打110呀,把这个杀人胚捉起来!”


正在吵吵闹闹的时候,一个瘦弱的老婆婆从门洞里扑了出来,“婷婷啊婷婷”地叫着。孙优婷挡在她面前:“婆婆,以后再有人欺负你,你不要怕,你告诉我!我一天比一天大,这种人一天比一天老,我才不会怕她!”


这一天到后来,有没有买到爆米花,章琪忘记了,人群是怎么散了的,章琪也忘记了。章琪只记得孙优婷那张好看而倔强的脸,眼睛里闪着光,脸上红扑扑的。“妈妈,什么叫男盗女娼啊?”走回家的半路上,章琪摇摇陈秀珠的手,犹疑地问。陈秀珠脸色一凛:“这种瞎讲八讲的话小孩子也好问的啊!不要听人家乱说!”


大人不肯跟她讲,但他们间的窃窃私语却从生活的缝隙里细细索索地塞了进来。章琪的爷爷开着老式收音机,大蒲扇在汗衫背心上一摇,琵琶三弦的评弹声袅袅娜娜地升起。


有时候是金戈铁马。


“孙家老二什么时候放出来啊?”“还会放出来啊?听说是无期徒刑呀,投机倒把。”“是投机倒把么?不是搞流氓么?”“我怎么知道,孙家又不说的。”


有时候是鸳鸯蝴蝶。


“今朝有个男人到孙家去来!”“是不是伊拉婷婷爸爸?离婚后我就没看到他过。”“不是的,婷婷爸爸小梅认识的,小梅说是个秃顶,还跟阿凤手勾牢,腰搂好……”声音细密地低下去,似笑非笑地暧昧,然后久久,有人叹口气:“孙家阿婆也苦的,儿子女儿没一个省心的。以前多少精神漂亮的一个人啊,这两年头发也白了背也抬不起来了。”“你也别小看孙老太,你以为她是省油的灯?你们搬来得晚不晓得,我们家里老太说的,她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只狐狸精唉!”“啊?你的意思……”“我的意思么……”


一记一记拉在心上的,都是模模糊糊的陈年旧事。“窈窕风流杜十娘,自怜身落在平康。” 章琪有时候在路上望见孙优婷的侧面或背影,心里那种骚动的神秘感,都让自己心潮澎湃。


真的和孙优婷说上话,是那年夏天夜晚,在弄堂里乘风凉的时候。


暑日傍晚,一吃过晚饭,弄堂里的家家户户就出动了。搬来躺椅,抢占各种好位置,开两个西瓜,搬两个盆。乘风凉的时候,男人们要么打赤膊,要么穿一件小背心,粗粗鲁鲁地嘎山胡。有人回来晚了,就能看到一辆自行车进来,然后一摁铃,嘴里叫“当心当心”。不一会儿他又出来弄堂里了,穿一条短裤,拿根皮管子接上水龙头就开始众目睽睽下冲凉。


女人们就是高声低声地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谁家的婆媳关系,谁家分了房子,谁的老公能干,谁的姑子难缠。孩子们一群群疯跑,而章琪这个“深闺大小姐”,就给一群五六岁的小孩讲故事:看到天上的星星了么?北斗七星,牛郎织女讲一通。大人们都喜欢她,喜欢自己小孩斯斯文文坐着听故事。“你们家阿琪,以后去做老师倒蛮好!”一个两个都这么跟陈秀珠说。


然后就埋头吃西瓜。西瓜切成一片片,咬一口咬两口,然后“呸呸呸”一排排的黑色瓜子吐出来,在脸盆里叮叮当当作响。奢一点的人家,西瓜是对半切的,孩子们只吃最中间最甜的囊。


那一天,章琪正在专心致志地吐西瓜子,忽然看到一个漂亮女人牵着孙优婷朝自己走来。


那个漂亮女人章琪不认识,但她知道这大概是孙优婷的妈妈——大家都说她妈妈是美人。漂亮女人穿着飘逸的白衬衫,下面7分的阔脚裤,勒得细腰盈盈一握,脚上的高跟鞋铿锵有力,TATATA的精神。穿睡衣或赤膊的人们都停下来,看着她们。章琪的眼睛落在孙优婷身上,她穿了白色的连衣裙,但怎么看都和自己穿的那种不一样。孙优婷手上抱着一个精致的大眼睛娃娃,和自己家里那种,也不一样。


高跟鞋越走越近,最后竟然停在了章琪面前。“你就是阿琪啊?你妈妈呢?”漂亮女人凑过来时,章琪闻到一阵强烈的香味,像被一束玫瑰花铺头盖面地堵住了鼻孔。陈秀珠扔下手里在洗的衣服跑过来了:“阿凤,稀客啊,有什么事啊?”


章琪盯着孙优婷,孙优婷也盯着章琪。孙优婷的大眼睛配着又长又卷的睫毛,章琪心里别别跳。她忽然有个强烈的愿望,希望眼前这个小女孩能喜欢自己,和自己做朋友。“你们婷婷也考到二中去啦?那太好啦,以后两个小姑娘有伴可以一起上学了,”章琪听到陈秀珠说。


“你会骑车么?”孙优婷的声音出乎意料地有点低沉。章琪盯着她脸看,之间皮肤白得透明,但鼻子两边,却有对称的几个雀斑,说话的时候,好像展翅高飞的蝴蝶。“不会,”章琪摇摇头,心虚了。“没事,我载你,你也不胖,”孙优婷说着,用手来捏了章琪手臂一下,以证实自己的判断。“确实不胖,”孙优婷笑起来。章琪也笑起来。


章琪上楼之后,在一片风油精和花露水的味道里不由自主地笑。拍蚊子的手啪啪啪地打在四肢胸口,电扇低低轰鸣,隔壁周家的麻将声响到半夜很晚。但章琪的心思却飞得很远。起起落落,像踩在了一朵一朵棉花糖上,脚一软,就跌出一串香甜的音符。那天晚上,章琪的嘴角一直挂着笑。


(待续)

如果有喜欢听书的朋友也可以去点这里听,现在已经有前19章了!

发表时间:2016-11-29 13:40:28
热评帖子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9日 13:40:55
    该回复已删除
  • 2016年11月29日 13:41:48
    【章琪】第二章 沈逸超

    二中并不是章琪的理想学校。几分之差,从市重点落到这个区重点,她耿耿于怀了一个暑假。数学考试时,有一题问:立方体切掉一个三角,剩下几条边?章琪画了半面草稿纸,越画越想不清楚,胡乱写了个8。但后来才知道,很多人是用刀片切了橡皮一个角,直接数出来的。章琪倒吸一口气,隐隐觉得自己有点笨,想不到巧办法,于是更沮丧了。


    问到孙优婷,孙优婷满不在乎说:“二中不是挺好?离家近啊。而且二中的高中部有重点班,考大学也很好,去年有十几个进交通大学呢。”12岁的章琪听得一愣一愣。她的世界里,一向只有小学,初中,从来没有人和她讨论过高中和大学的事。她愈发地倾佩起孙优婷来,于是按捺下了“交通大学是指挥交通的么”这个自己想想就觉得傻的问题,小心翼翼转问:“你怎么懂得那么多啊?”孙优婷蹙着眉:“我三楼的邻居哥哥就是二中的啊。”章琪起初觉得孙优婷皱眉是表示对自己的不耐烦,心里有点忐忑,熟悉了以后才发现,只要她认真起来,都是这同一个表情。


    那个年代的上海小孩,小学只上五年,到了中学上初一之前,多上一年,名曰“预备班”。章琪和孙优婷就这样开始了在二中的预备班生涯。


    每天早上,陈秀珠或者奶奶在给章琪梳头的时候,就会听到楼下清脆的“叮咚”车铃一响。孙优婷长得比章琪高半个头,已经近1米6的身高了,跨在26寸的成人女式自行车上,一点不觉得费力。章琪不顾正在编的辫子,奋力起身对着窗口喊:“马上好了”,就心急慌忙把泡饭倒进自己嘴里。“哦哟,急煞了啦,叠个小姑娘,明朝不要困懒觉呀!”奶奶一边抱怨着,一边把书包给拎过来。


    章琪怀揣着一只小兔下楼,见到孙优婷就兴奋挥手,然后急不可待又偷偷摸摸地瞄向孙优婷身后——今天沈逸超会不会跟她们一起上学?沈逸超就是孙优婷口中的,三楼的邻居哥哥。


    沈逸超大三岁,已经初三了。初三功课紧,上下学时间和她们低年级都不一样,所以章琪一开始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邻居哥哥存在。直到开学三个月后某一天,章琪和孙优婷走到校门口,忽然发现校门口两排执勤的学生里,有一个高大清爽的男生,紧紧盯住自己,在朝着自己笑。国字脸,白白净净,眼睛虽然不大,但特别有神,望着章琪时候,章琪觉得心房颤了一颤。


    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一颗石子投进来,沉下去,然后整个世界好像都不一样了。


    章琪正手足无措时,看到孙优婷正笑着向那个高年级男生走去:“超超哥哥,这个礼拜你执勤啊?”章琪立刻觉得自己脸上不烫了。那个高年级男生视线的温度已经移走,移到了面前的孙优婷身上。他的校服和红领巾干干净净的。章琪的心思慢半拍,还在那里想。


    “那个人是谁啊?”走进学校后,章琪问。“超超哥哥,住在我家三楼的,初三了,”孙优婷忽然望着章琪,“你都不认识邻居里面有些谁的哦?”章琪被她问得有点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忽然又看到孙优婷狡滑地笑,“你觉得他长得帅不帅?”章琪站在那里,孙优婷对着她左看看,右看看,意味深长地笑起来。章琪忽然有些委屈,但不好发作,因为自己觉得心虚。


    章琪家里其实并不希望她和孙优婷太过亲近。有一回去孙优婷家玩,章琪晚了点回家,陈秀珠的脸就拉下来了。


    “这种人家家里你少去去!”陈秀珠说。章琪的爸爸章中兴替女儿分辩:“你不想女儿跟她来往,那时候叫她们一起上学干嘛?”陈秀珠沉着脸:“那都是邻居,人家都来说了,我不好意思的呀。”章中兴反驳:“哦,你晓得不好意思的,人家叫女儿去她家玩,女儿也不好意思的呀!”奶奶这次倒是站在媳妇这边,在旁边帮腔:“孙家的女人,是当心点好。我们阿琪那么老实的,怎么搞得过她?秀珠说的对,以后少去。”


    但有了沈逸超之后,就不一样了。沈逸超直升考考上了市重点,不需要再中考,初三的最后几个月有了特别多的闲暇。福佑坊第一次有人考进市重点,成了大新闻。去找超超哥哥问题目,也变成章琪去找孙优婷最好的借口。


    沈逸超的家对章琪来说,就像一个充满了惊喜的游乐场。


    可以看录像带。旋风小子、追女仔、英雄本色。港台电影那时的恶俗搞笑和血肉情义,深深震撼了章琪。但她更喜欢听歌。沈逸超写字台的一个抽屉里,有满满一抽屉的磁带。玻璃台板下有谭永陵、张国荣的卡片,墙壁上贴着一个外国乐队的大海报。章琪和孙优婷一人一边耳机,把walkman放在中间,举着盗版歌词一个字一个字地辨认繁体字,看到喜欢的句子,常常相视一笑,然后抄在自己的本子上。一天只能听一盒,这满抽屉的磁带,什么时候才能听完呢?


    有一天,孙优婷突然大声宣布:“我变成荣迷了,张国荣是我的偶像!”章琪心里也喜欢张国荣,但既然那好朋友说了她喜欢,她就把自己的喜欢放在心里,笑笑表示:“我都挺喜欢的。”脑海里有时不自觉地响起《为你钟情》的旋律。“对我讲一声终于肯接受,以后共用我的姓。”忽然想到这是在沈逸超家里,章琪心虚地又红了脸。


    那一年多的时光,过得飞快,快到章琪想回头从那条时光轴上截下一个片段来仔细观看,都已经不可能。所有的记忆都是轻飘飘的、快乐的,但又是混沌的、模糊的。直到初一的暑假,章琪在游泳池摔了一跤,把她摔回了现实生活。


    章琪刚上岸,脚下一滑,下意识用手去撑。然后倒也不是觉得疼,而是整个身体突然像被抽空了一样,完全没有了力气。吵吵嚷嚷地围过来一些人,等一等,救生员也来了。“小姑娘,你怎么样?你没事吧?手怎么了?抬得起来么?”章琪抬不起来手。她害怕极了,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一部分不属于自己了。


    骨折,上了石膏定位,然后坐在章中兴的自行车后座回了家。刚进福佑坊,在路灯下面,章琪看到了孙优婷。孙优婷冲上来:“阿琪,你骨折啦?”章琪点点头。章中兴和陈秀珠都没停下来,于是孙优婷跟着章中兴的自行车后头,继续说:“我们回来就没看到你了,找了你好半天呢!”章琪心里的委屈变成了怒气,看了孙优婷一眼,暗想:你的意思倒是我的不好了?但忍一忍,不开口。陈秀珠倒是说话了:“好来,婷婷,阿琪也累了,今朝太晚了,你先回去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了。”孙优婷看看章琪,又看看陈秀珠,说:“阿姨,那我明天来你家看她。”


    等拐进了支弄,陈秀珠才开口:“你跟他们一起出去,他们又不带你玩,你跟出去干嘛?你摔了一跤骨折了他们都不知道。”章琪在妈妈面前还是嘴硬:“他们去深水区,我不敢去啊。”陈秀珠“哼”一声:“你在那里躺了多长时间?半个钟头有的,他们就没人回来看看你?他们平常是不是也就是自己管自己玩,把你晾在旁边啊?”章琪听着听着,不知道是因为心酸还是手痛,眼泪就落下来了。章中兴停好自行车,嘴里说:“好了好了,别说了,女儿不开心了。不过阿琪啊,爸爸早就想说了,女孩子大了,不要一天到晚老是到男同学家里去,还有学游泳这种,也不方便的。你要是真的想学,以后报个游泳班学学,好吧?”


    章琪养伤的时候,孙优婷来过几次,但章琪的语气表情都淡淡的,孙优婷也渐渐来得少了。最后一次,孙优婷眉飞色舞说,沈逸超带她们去的音响店又进了很多打口碟,等章琪拆了石膏再一起去。章琪也不看她,说:“我不去了。”孙优婷愣了一下:“为啥不去?”章琪下定了决心:“我爸爸说我大了,好人家的女孩子,不应该老是跟男生混在一起。”孙优婷皱起眉,然后眼睛越睁越大,“忽”一下从床边站起,冷着脸问:“你什么意思?”章琪话出口后有点懊恼,于是咬着嘴唇避开她的目光。孙优婷的声音更冷了:“章琪,那你以后千万不要找我了,我担不起带坏你这种责任!”


    很多年后章琪想起自己的初恋,她都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个夏天。但那个初恋是沈逸超还是孙优婷,她有一点点的不确定。


    (待续)

发表回复

回复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