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原创区 > 原创文学 RRS

我和那些明媚果儿的情事—水妖

发表时间:2016-11-29 17:17:08 点击:7697 回复:24

你有一条未读信息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在去听音乐会的路上和一个果儿在车上..#

 

     路蔓蔓说:大叔,我要是做妓女,我肯定也很值钱

  这是路蔓蔓和我说的第二句话

  第一句是:大叔你好,我是路蔓蔓,你车挺值钱吧?

  当我第一眼看到路蔓蔓那奇葩服饰的时候,我心里对于她说什么话,我都想我可以坦然接受的,可 是我发现我还是错了。

  路蔓蔓是我在参加张北音乐节往回走的时候,麦子专门打电话让我捎回北京的乐友。

  可是当她穿着老东北花布衬衫,扎着哪吒头,眉心一点红的攀爬上我车的时候,我心里还是骂了一

  句麦子,你特码的是有多么不靠谱,才让我捎着这东北偏北的哪吒COSPLAYER.

  可是路蔓蔓的第三句话差点让我车毁人亡,因为她对着我说:大叔,我失恋了,你能和我做爱吗?

  夜凉如水,汽车在发出巨大的刹车声之后,勉强停在路边,我面如死水,如同两天前的那个夜晚。

  我眼睁睁地在自己家的阳台上看到苏蓉从豪车上下来,同那个男人恋恋不舍地在路边,拥抱,接吻。

  情到深处时,我看到那个男人的手掌不安分地揉搓苏蓉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屁股,那个我整整用了四年

  的追求才敢第一次装作无意触碰到的禁区。

 

发表时间:2016-11-29 17:17:08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29日 17:21:46
    我看到男人的手掌上移,我不忍心继续看,而是闭眼回头进屋。   十分钟后,苏蓉打开了我们家的房门,五分钟后,这个我当初引以为傲的房子,只剩下空洞的我和空洞的空间。   我悲哀的发现,从始至终苏蓉都没有正眼看我一眼,甚至当她走到房门前的时候连一丝的留恋都没有,而我则使劲抽动了一下鼻子,妄图留下一丝苏蓉我们曾经温暖的气息,可是很遗憾没有。   用麦子后来说我的话就是,我的爱情八年抗战在一场没有烟火味的分别里死去了,尽管我不想承认,可是我却没权利否认,因为周围全是漆黑和宁静。
  • 2016年11月29日 17:35:10
    对了,忘了介绍一下,麦子是我哥们,大学同学,北京土著,因为肤色接近熟透小麦而得名。麦子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庞和高大威猛的身材,却异常心细和贴心,特别是对异性,大学上半学期我们班级每个女生大姨妈串门的时间麦子都能记的一清二楚,当然还有很多其他班级漂亮的姑娘。

      我曾经打趣他说,麦子,你是我见过的不多的表里如一的人,外表很黄,内心也是黄色的。

      麦子则一脸恬不知耻的说,我不否认你说的对,谁让咱是妇女之友呢?我这是打进敌人内部,为你们全方位立体式了解敌人创造条件。

      麦子没有给我们了解异性人体创造条件,他倒是确实用他那金刚杵打进了很多妇女的内部。
  • 2016年11月29日 20:45:19
    可是我俩却相见恨晚的成了朋友,难道说,根据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理论,我也应该有很好的异性缘,可是我发现在苏蓉走后,她是大学所有异性的高度概括。

    当第二天一早,眼角还挂着新鲜眼屎的一脸疲软写在脸上的麦子出现在我家门口,然后扔给我一串车钥匙和一张音乐节的票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惊奇。

    麦子只是拍了拍我肩头就走了,我连送都没有,因为我看到音乐节在远离北京的地方,我要准备。

    大叔,你是不是不喜欢我这款的女孩啊?这是路蔓蔓在我停车后问的

    我茫然地转过昏沉的脑袋,对着路蔓蔓说了第一句话:小哪吒,我也失恋了,我们做爱吧!
  • 2016年11月29日 20:46:29
    当我在军训即将结束的时候,指着在前排指挥我们合唱的苏蓉对麦子说:麦子,我爱上前面那姑娘了,他让我激情澎湃,在这个秋枫昏黄的秋季,我却感觉到了春天荷尔蒙的气息。

    麦子则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你丫贫不贫,谁见了漂亮的姑娘不鼻翼张开,春心大动。你说咱们班23个男生,估计会有22个把她当做意淫的对象。

    我奇怪的问,那还有一个呢?
  • 2016年11月29日 20:49:37
    麦子笑着说:剩下的一个就是我,我告诉你,我喜欢你这样的小白脸男生。

    我心里一阵恶寒,赶紧离麦子远了一些,麦子则无所谓的把手臂搭在我肩头说:不过这个苏蓉,可不是一般的妞,挺装的,而且假清纯。

    我听了麦子的话,厌恶的把他手臂甩出去好远,因为他玷污了我心里的完美女神,苏蓉那时候在我面前都是带着光的,如此耀眼和纯净。
  • 2016年11月29日 20:56:15
    四年之后,当苏蓉洁白如玉的躺在我的床上等着我进入身体的时候,虽然她眼角带着泪,可还是那么的光彩照人。

    可是当我笨拙得找不到让我意淫了四年的突破口,满头大汗时,苏蓉却勾住我脖子在我耳边低喃道:舒童,你将来会好好爱我吗?我可是第一次。

    我听了之后,在终于要将作案凶器学会使用的一刻,一泻千里。

    我很奇怪的是,我在有一瞬间竟然想到的是麦子当年诡异的笑容。

    当路蔓蔓一丝不挂地也被我压在身下也趴在我耳边对我说:大叔,你轻点,我是第一次的时候,我几乎是带着怨恨的BUFF将凶器使劲捅了进去,然后我竟然看到了路蔓蔓的眼泪。
  • 2016年11月30日 10:20:40
    当她指甲掐入我肉里的时候,我俩几乎同时喊了疼。

      第二天,我和路蔓蔓重新上路的时候,我才算是看清了路蔓蔓的本来面目,一个眉毛修长,皮肤白皙,五官精致的女孩子,她今天没有继续穿东北大花衣和扎起哪吒头,而是穿了一件可爱的吊带裤和白衬衫,头发被她扎了一个顺直的马尾,可爱的翘在脑后。

      要不是她上车时和我要烟和熟练的点火姿势,我都以为昨天在床上和我疯狂翻云覆雨的小妖精和眼前清纯的天使不是一个人。

      我们一路沉默,我其实想说句对不起的,可是想想男欢女爱,谁又能说谁对不起谁呢?

      大叔,你昨天弄疼我了,我都和你说了我是第一次,你还这样粗鲁,你多久没有性生活了?

      路蔓蔓点燃一口烟吐向我,不紧不慢的说道
  • 2016年11月30日 10:22:06
    我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却对旁边这个身材单薄的姑娘充满了鄙视,女人所谓的第一次都只不过是为了增加怜爱的筹码,这个世界上哪有这么多第一次,即使早上起床我在床下那团卫生纸上看到了鲜红的一抹,我也选择不相信。因为这个世界上所谓地贞操不过是被用过万次却仍然可以随时扔在地上破碎的盘子。

      苏蓉在我一泻千里之后对我说的是,舒童,别伤心,男人第一次都这样。

      然后她用柔软的唇安慰着我的唇,滑腻的香舌也如同灵巧的蛇一样游动和滑行到我的鼻尖,我的眼睛,我选择了闭上眼睛,然后感觉那一股温热慢慢的往下蔓延到我的胸膛,我的腹部,然后我感觉到了全世界涌来的惬意和舒适。
  • 2016年11月30日 11:36:14
    怎么现在猫扑这么冷清,一个回复的没有,好几年不登录了,怀念09年的猫扑,自己的原创帖子自己会更新完毕的
  • 2016年11月30日 13:29:35
    支持一把,文笔非常喜欢,加油
  • 2016年11月30日 15:07:38
    昨天晚上,路蔓蔓其实也带我去天堂走了一遭,可是苏蓉的唇是温热的,而她的则是凉凉的。

      我看着路蔓蔓的嘴唇,是那样的小巧红润,而且绝对没有化学原料的修饰,我竟然在车上再次有了蠢蠢欲动的感觉。

      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我选择打开了车上的音响,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的征询路蔓蔓的意见:你是喜欢二手玫瑰和痛仰吗?

      路蔓蔓却没有理我,而是嘟着嘴看着车窗外呼啸而过的景致,我看到她的眼泪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

      我尴尬的拿出烟来,也给自己点燃了一颗,那青烟升腾而起的时刻,让我眼里星星点点的布满泪水。
  • 2016年11月30日 15:08:44
    我第一次抽烟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晚苏蓉给我发短信说,她今晚要去亲戚家住下,不上晚自习了,让我自己去上自习。

      我兴奋地给麦子打电话,约好一起去网吧通宵魔兽。

      可是那一晚我们谁也没有去网吧,因为我们刚出校门就看到苏蓉挽着一个男生的手臂坐上了出租车。

      麦子看了我一眼,然后也挥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跟到一家快捷酒店的门口,然后看到苏蓉他们下车,走进大厅,嬉笑搂抱着登记。

      麦子用金属打火机叮的点燃一支烟说,你再不进去可就晚了啊?

      我则眼圈通红的呜咽着说:麦子,给我一支烟。

      当第二天早晨,我看到苏蓉和那个男的从玻璃门走出的时候,我低头的时候才发现,我脚下密密麻麻的全是我昨晚我抽的烟头。

      汽车继续往南开,周围的景色单调而乏味,车上除了发动机的声音,让人睡意昏沉。

      副驾驶上的路蔓蔓早就已经进入梦乡,只是梦里撅起的小嘴巴让我还是想轻轻地啄上去。

      大叔,到哪里了?你放首歌咱们听听吧?

      不知道何时,路蔓蔓已经醒了,眨巴着眼睛冲我笑的一脸天真无邪。

  • 2016年12月01日 08:43:58
    昨天晚上最后一次的时候,她也这样看着我,然后说:大叔,你和我做爱舒服吗?

      我看着她无邪的目光,几乎就相信她是处女的时候,却头脑一片空白,一丝畅快涌上心头,身体也仅仅剩下了一片白茫茫。

      我打开车载音响,然后痛仰乐队的声音想起,路蔓蔓一下兴奋地抱住我胳膊大喊道,大叔,我也喜欢痛仰乐队!高虎老牛逼了,我好想做他的萨芬娜。

      我一瞬间有些感动,苏蓉也曾经在大庭广众下这样拥抱过我一次,因为那次篮球赛我替我们系队投进了最后的绝杀球,我成了系的英雄,而苏蓉在那一瞬,愿意做英雄的女人。

      我张了张嘴巴,却没有否认我是痛仰乐队的乐迷,其实麦子才是铁杆,我也喜欢痛仰的歌曲,但是我更爱许巍,可惜正如苏蓉说我的:舒童,你永远不明白,喜欢和爱是不一样的!

      小哪吒,你和麦子是怎么认识的?

      我不叫小哪吒,我叫路蔓蔓,麦子哥使我们北京歌迷会的会长,我们线下聚会的时候认识的。

      对了,大叔,你叫什么名字?

      舒童,你可以叫我童哥,别叫大叔了行不?

      为什么不叫舒哥呢?

      不为什么,因为我不想当开坦克的老鼠,最主要是我不需要贝塔。

      哈哈,舒克和贝塔啊?童哥,我还是叫你大叔吧,因为你本来就是大舒。还有大叔,你能不能以后刮刮你的胡子,昨天扎着我了。

      我尴尬的朝镜子里看了看我一脸沧桑的脸,还真是憔悴损容颜,一脸衰相。

      尽管如此,我还是转头认真的对路蔓蔓说,你还是叫我童哥吧,估计麦子也不愿意你叫我大叔,因为那样我俩就会差辈了。

      路蔓蔓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那不正好,以后我见了他就可以直接叫小麦了。
  • 2016年12月01日 08:46:34
    我突然发现路蔓蔓不光嘴唇红艳艳的美丽,她笑起来俩眼眯起来的模样也很美丽,可是我还是祈祷她别叫麦子叫小麦。

      大学军训结束的时候,我们班级相约在校门外聚餐吃烧烤,那时候我们辅导员在军训的时候给我们指派了一个临时班长,是个北京当地人。而他也确实也把北京人的骄傲挂在了眼睛上,因为他的口头禅就是你们外地人怎么怎么样,而苏蓉那时候则被他别有用心的指派成了女生负责人。

      当时私底下传言有人看见他俩在军训结束后的晚上钻过学校的小树林,而我打死也不愿意相信,因为那个北京人长得就真如历史书上北京猿人一样丑,而我们认为他唯一的特长可能就是普通话比我们好一些。我俩不在一个宿舍,他应该也感觉到我看向苏蓉时炙热的目光,因此对我充满了敌意。

      当聚餐快结束的时候,他和苏蓉自觉地跟发扬主人翁的精神,挨着桌子给我们敬酒。到了我这桌的时候,他端着个啤酒杯不怀好意地对我说:舒童,你们山东人是不是天天吃煎饼卷大葱啊,我怎么每次走进你都有一股葱味啊?来我们北京吃羊肉串习惯吗?
  • 2016年12月01日 08:46:59
    其实照着以前的脾气,我早就把杯子里的酒倒到北京猿人的脸上了,可是现在他旁边却站着一个乔楚楚咧嘴笑的苏蓉。   我张口结舌半天,却木讷的说不出半句话,反而脸被憋得通红。
  • 2016年12月01日 13:54:18
    坐我旁边的麦子却站了起来说道:装什么大尾巴狼,你爹的丰台乡下,也好意思叫北京人,顶多山顶洞人。还有我忘了是谁开学的时候骑着辆破摩托还以为是宝马车?

      我看到北京猿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因为别人都没有资格说他的话,麦子可是地地道道的北京土著,而且开学的时候是扎扎实实开着豪车来报道的。

      北京猿人无地自容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然后说了一句估计让他后悔终生的话:有钱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上这个破学校,还麦子,你就是叫海子也就是一个花钱买进学校的渣子,垃圾。

      我没有听到北京猿人接下来说的什么,因为我只看到一个啤酒瓶被一下甩到了他脑袋上,然后才是满地的玻璃碴和血流满面的脸庞,可是有那么一瞬间我第一时间想的竟然是冲过去保护被吓得面色苍白的苏蓉。

      麦子甩出的第二个啤酒瓶被我硬生生的用的胳膊接了下来,然后我却听到麦子说道:老子最讨厌别人叫我渣子了,还有你特妈的还敢侮辱我的偶像海子。

      我强忍着胳膊上的疼痛问道:大爷,你还不喜欢别人说什么,你和我们说,我们改行不?

      麦子楞了一下笑了笑说:我还最讨厌别人叫我小麦,弄得我跟个小兽一样。

      班级好好的第一次聚会却成了一次恶性流血事件,这场闹剧的结局就是麦子赔了北京猿人很多钱,然后我俩成了好哥们,好到大学时代像是一双筷子一样,彼此绑定
  • 2016年12月01日 14:19:52
    麦子在军训结束后,被我们民主投票选为了正式班长,而苏蓉还是俏生生的站在他身旁,做了班级的团支书。而关于她俩的传言又甚嚣尘上,我有一次偷偷地问麦子,你有没有和苏蓉钻过学校的小树林。

      麦子则一脸玩味的看着我说,你怎么不问苏蓉去啊,她想的美,可是老子不愿意。

      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当他说的是玩笑话,多年之后,我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

      大叔,你怎么傻了啊?我看到我眼前一个俏生生的小手。

      麦子曾经说我早晚死在开车的时候走神,我还骂他说的晦气。

      大叔,我能不能换首歌听啊,我心情不好,不想听痛仰。

      为什么啊,你不是喜欢痛仰吗?不为什么?

      我看到路蔓蔓一首一首的开始换歌曲,可是每首都听不过十秒钟。

      这是什么歌,大叔?

      水妖!许巍的水妖

      大叔,你喜欢水妖吗?

      我没有说话,而是沉浸在许巍沙哑的声音里,我其实想说我不喜欢水妖,我喜欢水仙。

      这冬天充满阳光可我依然迷茫

      我听到你的歌声随风飘荡

      你站在水的中央让我充满幻想

      你让我进入水底长发会永远不脏

      这诱惑让我向往这歌声给我幻想

      我却总回头留恋岸上风光

      你站在水的中央让我充满幻想

      你让我进入水底长发会永远不脏

      这诱惑让我向往这歌声给我幻想

      我却总回头留恋岸上风光

      这夏天没有阳光我还站在岸上

      河水已经干枯不再流淌

      听不到你的歌声只有风声在响

      看不到你的身影今昔梦在何方

      无所谓什么坚强无所谓什么悲伤

      我从来都是这样没有方向

      这夏天没有阳光我还站在岸上

      河水已经干枯不再流淌

      听不到你的歌声只有风声在响

      看不到你的身影今昔梦在何方

      无所谓什么坚强无所谓什么悲伤

      我从来都是这样没有方向

  • 2016年12月02日 09:21:07
    大叔,过几天是我们学校的中秋晚会,我有表演节目,你来看吗?

      我记得那天路蔓蔓好像跟我发生过邀请,可是却被我当成了耳旁风,因为那时候我正在翻钱包给路蔓蔓拿1000块钱,当路蔓蔓接过钱咧嘴和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却在思考路蔓蔓不会真是一个妓女吧?可是她和我说她是纯洁无暇的处女,有一瞬间我看她背影貌似成了迷幻地水妖。

      过了几天,当麦子在我楼下不停地按动车喇叭的时候,我还在回味路蔓蔓倒地是处女还是妓女,她要不是妓女,为什么会跟我要1000块钱,她要不是处女,为什么那揉皱的卫生纸上有一抹鲜艳。

      我脑子里一个美丽的仙女就在水面跳着孤独的芭蕾舞,可是当我仔细看去的时候,我却发现一个同样美丽白发披散的水妖蛰伏在水底,而他两个的面孔却好像是一个。

      麦子打上电话来骂道:舒童,你他娘的捯饬完了没有,路蔓蔓演出快开始了,当初不是你答应的吗?

      我没好气的说道:催你大爷啊,我不是现在也是单身狗,想在路蔓蔓那里留个好印象啊。

      麦子大声笑道,什么好印象,我才不信上次你俩孤男寡女一路,没做出点伤天害理的事情来。

      我一听急了说:麦子,可别乱说,路蔓蔓那丁点骨头架子我还真没有相中,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路蔓蔓说她们宿舍有个ABCD组合,都是大美女。

      麦子一听咧着个嘴大声说道:行啊,既然有美女出没,要不咱们再去炫一把吉他去,肯定拉风。

      我愣了一下,原来不光我没有忘记啊!
  • 2016年12月02日 09:23:22
     苏蓉第一次跟我讲话就是军训结束后不久的中秋晚会上,用麦子的话说,这是有史以来我们班级组织的第一次大型活动,也是他作为班长烧起的第一把火,麦子忙前忙后的租了个小礼堂,搞得跟奥斯卡颁奖礼一样,花红柳绿的。

      当然麦子还要求班级有才艺的同学自己表演个节目。

      临近活动开始前几天,麦子才拿了一把吉他到宿舍,然后每天53231323的蹂躏我们的耳朵。

      有一次,他问我,舒童,你有什么特长,表演个什么节目?

      我那时候正刷着牙,然后我口齿不清的回应说:我鸡巴特长,我表演个吊。

      麦子一甩他那文艺青年的标志性长发说,看你就是没文化的娃娃,我还头发特长来,就知道你不支持哥们工作。

      我那时候已经刷完牙,放下口杯,然后拿起他那把吉他给他指弹了一曲超级玛丽,麦子眼睛瞪得溜圆然后无耻的对我说:你给我伴奏吧!

      那晚,我和麦子合唱了一把水木年华的《在他乡》,多少年后,我都还记得苏蓉一把把头发撩到身后,一边眼含秋水看着我说:你是舒童吧,没想到你弹吉他这么棒啊,我叫苏蓉,来自南京。

      然后伸出了俏生生的小手,我犹豫了一下,刚想鼓起勇气牵一下女神的小手,讨厌的麦子却一下坐到了我俩中间,然后捏住苏蓉的小手说:舒童害羞,我替他。

      就是麦子这一握,让我和苏蓉的第一次亲密接触足足晚了两年。
  • 2016年12月02日 09:26:11
    路蔓蔓的学校在文化气息浓郁的海淀,而北京这个城市的堵车并不会因为今天是举头望明月的中秋而破例。

      我和麦子无奈地在车上吸着烟,有一句每一句的扯淡。

      舒童,你感觉路蔓蔓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反问道

      人怎么样啊?难道还会问你活怎么样啊?麦子从嘴里吐出个烟圈说

      人挺不错的,听说和你一个粉丝协会的,那不是你的菜吗?

      舒童,要是有合适的就谈一个吧,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了,苏蓉不是什么好鸟。你得跟我学,别千年等一回,要潇洒走一回。

      麦子使劲按了按喇叭,提醒前面的车继续前行。

      我则把头扭到车窗外看着路边的路灯,是啊,北京就是不缺人,因为除了男人就是女人。
  • 2016年12月02日 15:15:56
    当我和麦子赶到晚会现场时,路蔓蔓的节目刚好开始,我满心以为她兴冲冲的把我和麦子叫来,会有一个独唱或者朗诵,可是她却只是歌伴舞里的一个小绿叶叶,如此渺小,而我和麦子也并没有手拿望远镜。

      因此当散场后,我和麦子来到预订的饭馆,妆都没卸的路蔓蔓一脸兴奋的问我们表演的怎么样的时候,我几乎本能的说道,表演的很精彩,你这舞蹈水平都可以参加村晚了。

      麦子听我这么一说,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然后偷偷地给我竖立起大拇指。

      看来麦子是肯定了我这几年干销售练就的拍马屁功能。他也不甘落后的对着路蔓蔓说:你可不能骄傲,争取下次咱能表演个独奏或者组合,你看我和你童哥,大学那时候是名震天下的213音乐组合。

      路蔓蔓一听我们贬低她的艺术水准和表演形式,一下跳起来说,谁说我们没有组合,我们宿舍也有大名鼎鼎的ABCD组合。我和麦子顺着他仙人指路的手指方向,看到饭店门口,有三个正在东张西望的女孩。

      这里,这里,路蔓蔓雀跃起来。

      然后我和麦子对视了一眼,看着三个女孩羞答答的落座,特别是最后一个高高的女孩坐下,我和麦子眼神才交流了一下。而多年老司机的默契感,让我俩这一目光意味深长。

      因为这妞确实不错,这不整一个年轻版的关之琳吗?

      麦子偷偷地扭头和我说,你知道为什么路蔓蔓说他们宿舍是ABCD组合了吗?

      我皱了皱眉毛说:不知道啊?

      那你问问路蔓蔓?

      我满怀狐疑的转脸问路蔓蔓说,蔓蔓,你刚才说你们宿舍是ABCD组合,为什么啊?

      路蔓蔓一脸懵懂的看着我说:你真想知道?

      我硬着头皮说:肯定啊!

      路蔓蔓用手指头点着自己说,我是A,她是B,这个是C,那位大美女是D,然后我们就是ABCD组合
  • 2016年12月02日 15:49:32
     我还是迷惑不解,一脸懵懂的看着路蔓蔓。

      路蔓蔓还在用手指着最后那个高个美女,嘴里说道:这是D啊!

      我顺着她白生生的手指尖看去,才看到那个挺拔丰满的胸,我才反应过来

      而麦子这时候早就已经乐得前仰后合了,那个D罩杯的美女,则一脸从容地伸出白净地小手对我说:你好,我是范琳琳,来自南京。

      我刚要伸手,却看到麦子再次抢先伸出罪恶的手,然后自我介绍说:你好,我是麦子,他是舒童,我们是18,19组合。

      麦子一脸自信的指着我说:他18,我19.

      我看到范琳琳的脸一下变的通红,只有路蔓蔓还拉着我胳膊问:你们刚才不是213组合吗?怎么一会就变了。

      我绷着脸说:路蔓蔓,你不觉得213合起来写是2B吗?
  • 2016年12月03日 10:11:55
    然后ABCD组合四位成员终于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那一晚,我们这顿饭吃的及其融洽,酒足饭饱后,麦子提议去唱歌,路蔓蔓举双手同意,范琳琳也同意。

      一进包间,路蔓蔓立刻变身成为麦霸模式,一路摇滚,一路痛仰,一路嘶吼。

      而组合的B和C则和在饭桌上一样发挥稳定的继续玩手机,而D罩杯的范琳琳则懂事的坐在了我身边。

      舒哥,喜欢唱什么歌,我给你你点上?

      不用了,我喝酒你们先点。

      对了,D罩。。。范琳琳,平常路蔓蔓也这样疯吗?我看着在包间又蹦又跳几近疯狂的她问道

      范琳琳犹豫了一下,趴在我耳边说:没有,平常挺文静的小妞,最近心情不好,失恋了。
  • 2016年12月03日 10:13:04
    我惊讶的看了一眼正在表演一字马的路蔓蔓,我想再问些什么,却看到麦子接过话筒说:下面我要演唱一首《好心分手》献给失恋的舒童,哪个女生和我配合一下呢?

      范琳琳惊讶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吧,我会唱粤语。

      我擦,麦子的大爷又被我在心里捅了无数次菊花,因为他最爱干的事情就是喧宾夺主。

      当年,我暗恋苏蓉的事情,虽然是我们宿舍公开的秘密,可是麦子却让这件事变成了全系都知晓的事情。

      路蔓蔓终于满头大汗的坐在了沙发上,问道:童哥,原来你也失恋了。

      我尴尬地发现进门后雷打不动玩手机的B和C都盯着我看起来。

      我无奈地转头对路蔓蔓说:我初恋前几天跟个有钱的出国了。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