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鬼话 > 鬼话连篇 RRS

遇到个女鬼竟然要非礼我......

发表时间:2016-11-30 10:57:05 点击:5917 回复:17

黑羽大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叫木墓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无业游民。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父母,是被一个要饭的从坟里捡到的,而因为这个原因被那个要饭的取名木墓。 说起那个要饭的其实不错,他一直把我养活到了十八岁,还给我留下了两间小瓦房。 要饭的所在的村子叫疙瘩岭,是陕西西安境内的一个小村子。 要饭的叫什么一直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管他叫爹。 爹多俗啊,这年头谁还这么叫。 我没有听那要饭的,一直管他叫爸。 对于孤儿来说有个爸那是一件天上掉下个金元宝砸到脚面上的幸事,然而我这不着调的爸在我十八岁那年走了一直没有回来。 有的时候人在的时候不怎么觉得,而人忽然不见了以后才知道怀念。 记得我爸不见了以后,我在村口一直坐了三天。 三天后我就回到了我爸留下的小瓦房,继续过着无业游民的日子。 无业游民就无业游民,我从来没有觉得无业游民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因为无业游民并不代表我什么事情不干。 相反的我会的很多,大到盖房架梁,小到杀鸡宰羊我是无一不精。 会的多能怎样,因为家里穷的缘故没少受人欺负。 正比如今天,黄家的黄平就带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我的家里。 “你想干吗,当我好欺负是吗,你来一个试试!”一见对方人多我赶紧拿了一个大棒拿在手中。 “你,你还说我欺负你,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黄平眼圈通红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黄家人什么德性,村里人又不是不知道。!”我说道。 “你,你这小子做了缺德的事情还在这里埋汰人,我今天弄死你。”黄平说着就动起了手。 对方人多我必须要让他们恐惧,否则一旦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我,这是多少念了打架的经验,于是我轮起大棒就在黄平的脑袋上来了一下。 这一下之后黄平的脑袋当即流了血,这小子惊的哇哇乱叫:“啊,竟敢打我,给我上,打死这小子。” 黄平身后的那七八个人一起朝我冲了过来。 “给我出去,给我滚!”早都防着他们这手,就在他们冲上的时候,我抽出了藏在桌底的菜刀。 一见菜刀,这七八个人都怂了,乖乖的退到了院子之中。 “你,你这小子扒了我媳妇的衣服居然还在这里耍横,别人怕我不怕,我今天跟你拼了。”一向胆小怕事的黄平居然朝我的菜刀撞了过来。 我赶紧收起菜刀一把摁住他的脑袋:“你少在这里胡说霸道,玷污了我的清白我跟你没完。” “他说的是真的!”就在我跟黄平吵架的时候,村长黄贵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 村长黄贵是黄平的伯父,他虽然和黄平带着亲,可是在村里办事还算公平。 “叔,你好,请你给我一个解释,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我说道。 “你往那颗杏子树上看。”黄贵说道。 顺着黄贵指的方向我才发现院中的杏树上居然挂着一件女人的衣服,一件崭新的寿衣。 看见这件寿衣我才想起黄平的媳妇于十天前刚刚死去,在七天前刚刚埋葬。 也就是说黄平的媳妇刚刚入土三天就被人扒了衣服还挂在了我家的树上。 这可是一件大事,我要是说不清那可真会闹出人命的,谁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看着那件在风里不断摆动的寿衣,我冷静了下来给黄平鞠了一躬:“兄弟你冷静一下,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衣服在那挂着那你还想抵赖。”黄平说道。 黄平正在气头上根本无法说通,我只好给黄贵鞠躬:“叔,真不是我做的,我虽然穷但是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啊,再说了又有谁会去偷死人的衣服还专门挂在树上不嫌晦气么。” 黄平还想说些什么被黄贵制止了下来:“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我们遇事要冷静。” 黄贵出面摆平了这件事情,他让黄贵重新安葬了媳妇,这件事情慢慢调查。 这件事情弄得我很是郁闷,然而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第二天早上,那件寿衣又出现在了我家的杏子树上。 第一次可以说是误会,第二次那就说不过去了,黄平召集了二十几号人拿着大棍冲进了我家。 “木墓你给我滚出来!”黄平人未到声先到。 要放以往我铁定好好的打上一架,可是这次我淡定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你杀了我吧,这事不是我做的。”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你害得我丢尽了人。”黄平拿起大棒就往我的脑门招呼不过被黄贵给拦了下来。 我恭敬的给黄贵鞠了一躬:“叔,我不知道这咋回事。” “你这孩子,叔昨天刚给你摆平,可是这,这。”黄贵指着寿衣一脸的气愤。 “叔,真不是我做的,那东西又不能卖钱,再说我和黄平兄弟又没有仇恨我为什么这样干,即使我要盗墓也会去盗古墓,不会盗他家的墓。”我说道。 “叔也想帮你,可是这样的事情总得给个说法不是,出了这件事叔也得给黄平一个交代不是。”黄贵说道。 “只要你们拿出我做这件事情的证据,还有谁亲眼看见了,我任你们处置。”我说道。 “你,你这是耍赖是吧!”黄平说道。 “只要你亲眼看见我扒了你媳妇衣服,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我说道。 我的冷静与镇定吓住了黄平,他挠了挠脑门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他么真是倒霉,这种事情摊我头上。”
本帖来自:3g.mop.com
发表时间:2016-11-30 10:57:05

快速回复

回复置顶区

使用月灵符 ,可让您的回复出现在此区域
  • 2016年11月30日 17:31:26
    你大爷,你不会少发点
  • 2016年11月30日 17:51:30
    我叫木墓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无业游民。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父母,是被一个要饭的从坟里捡到的,而因为这个原因被那个要饭的取名木墓。 说起那个要饭的其实不错,他一直把我养活到了十八岁,还给我留下了两间小瓦房。 要饭的所在的村子叫疙瘩岭,是陕西西安境内的一个小村子。 要饭的叫什么一直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管他叫爹。 爹多俗啊,这年头谁还这么叫。 我没有听那要饭的,一直管他叫爸。 对于孤儿来说有个爸那是一件天上掉下个金元宝砸到脚面上的幸事,然而我这不着调的爸在我十八岁那年走了一直没有回来。 有的时候人在的时候不怎么觉得,而人忽然不见了以后才知道怀念。 记得我爸不见了以后,我在村口一直坐了三天。 三天后我就回到了我爸留下的小瓦房,继续过着无业游民的日子。 无业游民就无业游民,我从来没有觉得无业游民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因为无业游民并不代表我什么事情不干。 相反的我会的很多,大到盖房架梁,小到杀鸡宰羊我是无一不精。 会的多能怎样,因为家里穷的缘故没少受人欺负。 正比如今天,黄家的黄平就带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我的家里。 “你想干吗,当我好欺负是吗,你来一个试试!”一见对方人多我赶紧拿了一个大棒拿在手中。 “你,你还说我欺负你,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黄平眼圈通红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黄家人什么德性,村里人又不是不知道。!”我说道。 “你,你这小子做了缺德的事情还在这里埋汰人,我今天弄死你。”黄平说着就动起了手。 对方人多我必须要让他们恐惧,否则一旦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我,这是多少念了打架的经验,于是我轮起大棒就在黄平的脑袋上来了一下。 这一下之后黄平的脑袋当即流了血,这小子惊的哇哇乱叫:“啊,竟敢打我,给我上,打死这小子。” 黄平身后的那七八个人一起朝我冲了过来。 “给我出去,给我滚!”早都防着他们这手,就在他们冲上的时候,我抽出了藏在桌底的菜刀。 一见菜刀,这七八个人都怂了,乖乖的退到了院子之中。 “你,你这小子扒了我媳妇的衣服居然还在这里耍横,别人怕我不怕,我今天跟你拼了。”一向胆小怕事的黄平居然朝我的菜刀撞了过来。 我赶紧收起菜刀一把摁住他的脑袋:“你少在这里胡说霸道,玷污了我的清白我跟你没完。” “他说的是真的!”就在我跟黄平吵架的时候,村长黄贵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 村长黄贵是黄平的伯父,他虽然和黄平带着亲,可是在村里办事还算公平。 “叔,你好,请你给我一个解释,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我说道。 “你往那颗杏子树上看。”黄贵说道。 顺着黄贵指的方向我才发现院中的杏树上居然挂着一件女人的衣服,一件崭新的寿衣。 看见这件寿衣我才想起黄平的媳妇于十天前刚刚死去,在三天前刚刚埋葬。 也就是说黄平的媳妇刚刚入土三天就被人扒了衣服还挂在了我家的树上。 这可是一件大事,我要是说不清那可真会闹出人命的,谁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看着那件在风里不断摆动的寿衣,我冷静了下来给黄平鞠了一躬:“兄弟你冷静一下,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衣服在那挂着那你还想抵赖。”黄平说道。 黄平正在气头上根本无法说通,我只好给黄贵鞠躬:“叔,真不是我做的,我虽然穷但是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啊,再说了又有谁会去偷死人的衣服还专门挂在树上不嫌晦气么。” 黄平还想说些什么被黄贵制止了下来:“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我们遇事要冷静。” 黄贵出面摆平了这件事情,他让黄平重新安葬了媳妇,这件事情慢慢调查。 这件事情弄得我很是郁闷,然而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第二天早上,那件寿衣又出现在了我家的杏子树上。 第一次可以说是误会,第二次那就说不过去了,黄平召集了二十几号人拿着大棍冲进了我家。 “木墓你给我滚出来!”黄平人未到声先到。 要放以往我铁定好好的打上一架,可是这次我淡定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你杀了我吧,这事不是我做的。”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你害得我丢尽了人。”黄平拿起大棒就往我的脑门招呼不过被黄贵给拦了下来。 我恭敬的给黄贵鞠了一躬:“叔,我不知道这咋回事。” “你这孩子,叔昨天刚给你摆平,可是这,这。”黄贵指着寿衣一脸的气愤。 “叔,真不是我做的,那东西又不能卖钱,再说我和黄平兄弟又没有仇恨我为什么这样干,即使我要盗墓也会去盗古墓,不会盗他家的墓。”我说道。 “叔也想帮你,可是这样的事情总得给个说法不是,出了这件事叔也得给黄平一个交代不是。”黄贵说道。 “只要你们拿出我做这件事情的证据,还有谁亲眼看见了,我任你们处置。”我说道。 “你,你这是耍赖是吧!”黄平说道。 “只要你亲眼看见我扒了你媳妇衣服,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我说道。 我的冷静与镇定吓住了黄平,他挠了挠脑门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他么真是倒霉,这种事情摊我头上。”
  • 2016年11月30日 18:13:04
    不会发,怎么发出来是一大块。另发,一点点发。大家见谅。
  • 2016年11月30日 18:16:03
    我叫木墓今年二十三岁,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无业游民。 我从小就没见过我的父母,是被一个要饭的从坟里捡到的,而因为这个原因被那个要饭的取名木墓。
  • 2016年11月30日 18:17:38
    说起那个要饭的其实不错,他一直把我养活到了十八岁,还给我留下了两间小瓦房。 要饭的所在的村子叫疙瘩岭,是陕西西安境内的一个小村子。
  • 2016年11月30日 18:19:12
    要饭的叫什么一直没有告诉我,只是让我管他叫爹。 爹多俗啊,这年头谁还这么叫。 我没有听那要饭的,一直管他叫爸。 对于孤儿来说有个爸那是一件天上掉下个金元宝砸到脚面上的幸事,然而我这不着调的爸在我十八岁那年走了一直没有回来。 有的时候人在的时候不怎么觉得,而人忽然不见了以后才知道怀念。
  • 2016年11月30日 18:20:52
    记得我爸不见了以后,我在村口一直坐了三天。 三天后我就回到了我爸留下的小瓦房,继续过着无业游民的日子。。。。。 无业游民就无业游民,我从来没有觉得无业游民是一件丢脸的事情,因为无业游民并不代表我什么事情不干。 。。。。。相反的我会的很多,大到盖房架梁,小到杀鸡宰羊我是无一不精。 会的多能怎样,因为家里穷的缘故没少受人欺负。
  • 2016年11月30日 18:22:34
    正比如今天,黄家的黄平就带了七八个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我的家里。 “你想干吗,当我好欺负是吗,你来一个试试!”一见对方人多我赶紧拿了一个大棒拿在手中。 “你,你还说我欺负你,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的!”黄平眼圈通红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
  • 2016年11月30日 18:24:21
    “黄家人什么德性,村里人又不是不知道。!”我说道。 “你,你这小子做了缺德的事情还在这里埋汰人,我今天弄死你。 ”黄平说着就动起了手。 对方人多我必须要让他们恐惧,否则一旦打起来吃亏的肯定是我,这是多少念了打架的经验,于是我轮起大棒就在黄平的脑袋上来了一下。 这一下之后黄平的脑袋当即流了血,这小子惊的哇哇乱叫:“啊,竟敢打我,给我上,打死这小子。” 黄平身后的那七八个人一起朝我冲了过来。
  • 2016年11月30日 18:26:22
    。 “给我出去,给我滚!”早都防着他们这手,就在他们冲上的时候,我抽出了藏在桌底的菜刀。 一见菜刀,这七八个人都怂了,乖乖的退到了院子之中。 “你,你这小子扒了我媳妇的衣服居然还在这里耍横,别人怕我不怕,我今天跟你拼了。”一向胆小怕事的黄平居然朝我的菜刀撞了过来。 我赶紧收起菜刀一把摁住他的脑袋:“你少在这里胡说霸道,玷污了我的清白我跟你没完。”
  • 2016年11月30日 18:27:35
    他说的是真的!”就在我跟黄平吵架的时候,村长黄贵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 村长黄贵是黄平的伯父,他虽然和黄平带着亲,可是在村里办事还算公平。 “叔,你好,请你给我一个解释,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我说道。 “你往那颗杏子树上看。”黄贵说道。 顺着黄贵指的方向我才发现院中的杏树上居然挂着一件女人的衣服,一件崭新的寿衣。
  • 2016年11月30日 18:28:42
    看见这件寿衣我才想起黄平的媳妇于十天前刚刚死去,在三天前刚刚埋葬。 也就是说黄平的媳妇刚刚入土三天就被人扒了衣服还挂在了我家的树上。 这可是一件大事,我要是说不清那可真会闹出人命的,谁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看着那件在风里不断摆动的寿衣,我冷静了下来给黄平鞠了一躬:“兄弟你冷静一下,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做的是谁做的,衣服在那挂着那你还想抵赖。”黄平说道。 黄平正在气头上根本无法说通,我只好给黄贵鞠躬:“叔,真不是我做的,我虽然穷但是也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啊,再说了又有谁会去偷死人的衣服还专门挂在树上不嫌晦气么。
  • 2016年11月30日 18:29:42
    黄平还想说些什么被黄贵制止了下来:“我也觉得这件事情不可思议,我们遇事要冷静。” 黄贵出面摆平了这件事情,他让黄平重新安葬了媳妇,这件事情慢慢调查。 这件事情弄得我很是郁闷,然而让我吃惊的还在后面呢。 第二天早上,那件寿衣又出现在了我家的杏子树上。 第一次可以说是误会,第二次那就说不过去了,黄平召集了二十几号人拿着大棍冲进了我家。 “木墓你给我滚出来!”黄平人未到声先到。 要放以往我铁定好好的打上一架,可是这次我淡定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你杀了我吧,这事不是我做的。”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你害得我丢尽了人。”黄平拿起大棒就往我的脑门招呼不过被黄贵给拦了下来。
  • 2016年11月30日 18:31:07
    我恭敬的给黄贵鞠了一躬:“叔,我不知道这咋回事。” “你这孩子,叔昨天刚给你摆平,可是这,这。”黄贵指着寿衣一脸的气愤。 “叔,真不是我做的,那东西又不能卖钱,再说我和黄平兄弟又没有仇恨我为什么这样干,即使我要盗墓也会去盗古墓,不会盗他家的墓。”我说道。 “叔也想帮你,可是这样的事情总得给个说法不是,出了这件事叔也得给黄平一个交代不是。”黄贵说道。 “只要你们拿出我做这件事情的证据,还有谁亲眼看见了,我任你们处置。”我说道。 “你,你这是耍赖是吧!”黄平说道。 “只要你亲眼看见我扒了你媳妇衣服,你现在就可以杀了我。”我说道。 我的冷静与镇定吓住了黄平,他挠了挠脑门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我他么真是倒霉,这种事情摊我头上。”
  • 2016年12月01日 14:18:54
    黄平恨恨的走了,黄贵也走了,走的时候还警告我这是最后一次,下一下他就不管了。 这种事情会有下一次吗,别说,下一次很快就到来了。 第三天的早上,那件寿衣又出现在了我家的树上。 看见那件寿衣我也恼了,就要拿下把它烧了,黄平又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小子,这次你怎么说,欺负人也不能这么欺负吧,今天你不给我一个说法,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你给我松开!”我一把挣脱了黄平的手臂。 “松开,我今天不弄死你就不是男人。”黄平根本听不进去我的解释,这次我俩狠狠的打了一架。 虽然打了架但是事情还是没能得到解决,黄平非得让我给一个说法,最后我说道:“你今天晚上来把我绑起来,如果明天早上那件寿衣还出现在树上的话就与我无关。” 黄平答应了我的要求,晚上亲自带人赶了过来,而第四天的早上,那件寿衣还是出现在了我家的树上。
  • 2016年12月01日 14:33:54
    这下黄平害怕了,他可是亲自在我身边坐了一晚上,他就是证人啊。 黄平虽然明白了寿衣不是我扒的,但是他并不打算放过我。 他要我半夜去守他媳妇的坟墓,看看是做了这样的事情。 我本来不愿意,可是我也想查出这个人是谁,于是就答应了下来,条件是必须黄平也去。 就在第四天的晚上,我和黄平一起来到了他媳妇的坟地。 半夜的坟地是阴风嘶嚎,怪虫乱叫,吓得黄平不住的哆嗦。 见黄平一副怂包的样子,我就说要不我们回去吧。 黄平腿直打哆嗦还装出一副爷们的模样不愿回去,只是一个劲的喝酒。 来坟地这小子居然还拿了那么多的酒,被我一顿鄙视。 黄平才不在乎我的鄙视,还大言不惭的说酒能壮胆还能暖身,喝点就不害怕了。
  • 2016年12月01日 14:35:39
    听到他的话我哈哈大笑,这不是终于承认了自己胆小了吗。 听到我的笑声黄平知道自己露了馅,瞪了我一眼只管狂喝。 大晚上的那么冷,我不能让着小子一个人享受,从他带来的包里拿出一瓶酒就喝了起来。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晚我俩居然全都喝醉了,等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黄平媳妇的坟墓开了一个豁口,寿衣又不见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我疑惑的往坟里望,一见我望见了他媳妇的身子,黄平非常的恼怒:“不许看,不许看,再看我跟你急。” “切,谁想看来这,你不觉得这件事情不寻常吗!”我说道。 “你什么意思?”黄平说道。 “你媳妇的坟上可有一层厚厚的水泥呢,就是一个大小伙子弄上一晚都不一定能把坟给挖了,照我说这就不是一个人干的,肯定是一伙人!”我说道。 “对啊,我咋没想到呢!”黄平说道。 要想找出那个挖坟人就必须好好的守上一晚,而我可不愿意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黄平一个人来也害怕,于是这小子就雇了一个人。 然而令人没想到的是,黄平雇的这个人居然在守坟的时候死在了坟地。 这下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黄平这小子头皮发麻,于是又来求我。 我本来不待见这小子,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觉得他也挺可怜,再说都在一个村上住着就答应了下来。 第六个晚上,我两穿的很多,也硬忍着没有睡觉,也就是这一晚我俩终于搞清了寿衣的秘密,原来它居然是自己飞出来的。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