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烩首页 > 大杂烩 > 社会杂谈 RRS

盲目的个人崇拜

发表时间:2016-12-02 08:07:27 点击:1245 回复:0

隔水望伊人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从初二开始,我开始疯狂地崇拜普希金和泰戈尔,我认为他们像神一样的存在。每天我同学和我说话,我都爱理不理,心里想,你们这些小屁孩,懂什么?这可是我的宝贝——当我开心和不开心的时候,翻开他们的诗选,朗诵一两首诗歌,眼眶里的泪和心底的欢喜顿时倾倒而出。我崇拜他们是有缘由的,一来他们有才,二来是由于我的孤独,我无法和任何人去聊起我的忧伤,我已经很久不说话了。我喝了诗歌的药引,心灵一下子得到了解脱和释放。
 
      这些个人崇拜直到高中的时候才得以缓解,但并未消退。班主任让我参加听教育的讲座,恰巧碰到隔壁班的杨明敏同学。以后的日子里,有一次我们聊起崇拜的偶像,我说起泰戈尔和普希金,两眼不自觉地睁得老大,心底犹如翻江倒海难以自控。杨明敏只是很轻蔑地说,普希金?就是一个大情种,到哪里处处留情。
 
      说完之后,我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尴尬。我说:“你可以不喜欢普希金,但是你不能这么说他。”如果站在杨明敏面前的是初二的我,我一定会和她绝交的。但是高中的我已经开始理性的回归,仔细地听完杨明敏的话,然后我回想了普希金的问题,也许是他年少气盛,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所致。
 
      我喜欢普希金,最初是由于他的多情,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被感情伤害了那么多次,还会义无反顾地相信爱情呢?普希金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迷一样的存在。但在读完《奥涅金》后,我突然明白了普希金没有那么简单,他对当时的整个社会拜金等不良风气的洞察那么深刻,使我明白,要做一个影响世界的伟人,除了广博的知识之外,还要有远见,这样的人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被人遗忘在脑后。相反,他们会被人们记得更清楚。
 
      大学开始,我已经开始读哲学、经济管理、文学等方面的书,随着视野的开拓,我明白普希金不是那么完美,他只是一个凡人。但是他又是那么独特,不仅是因为他才高八斗,更因为他心中对祖国的炽热的爱。我曾经因为普希金的死而对他的妻子怨怼,如果不是因为你,他就不会傻到和一个专业选手决斗,这是沙皇的阴谋。但是我转念一想,如果他不维护他妻子的名誉,贪生怕死,那么他还是我喜欢的普希金吗?这么一想,他的死是必然的。
 
      我曾经有一个梦,就是住到俄罗斯普希金墓附近,每天起床,采摘一朵美丽的大红色的玫瑰到他的墓前放好,然后坐在他的墓前,和他聊聊天。但是,我心里更愿意为他建立一个小墓碑,当我心底困顿的时候想到他,对自己是一个激励。我不会再盲目崇拜普希金了,我知道盲目崇拜会失去自我,不自觉地失去自我判断能力。我需要的是对他的崇敬,而非崇拜,任何历史的伟人都不是神,他们身上有光芒的地方,也有阴暗的角落,我们倘若不能加以区分,造成的狂热的个人崇拜风潮,诸如希特勒的个人崇拜,那么我们自身的命运是可想而知的。 

发表时间:2016-12-02 08:07:27

快速回复

发表回复

回复
楼主的其他的文章 more
  • 神回复
  • 我要发帖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大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6小时

    救生圈

    使用该道具可将帖子置顶到:

    大杂烩

    时效:30分钟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返回顶部